我和母女 (2/2)

我剛剛偷偷按下遙控開關,沒想到JUDY真的如她所說穿上那件情趣內褲。

  害我老二當場也硬了起來。

  「呵呵……你真的有穿喔!」我笑著說。

  「哎呀∼好玩嘛,這東西真的好有趣。」JUDY說「我都舍不得拿下來。」

  「呵呵,真的嗎!那我開強一點!」

  「哎!你討厭啦∼」JUDY拿起她的那一個遙控開關關上跳蛋。

  「就是要這樣才好玩嘛。」我說。

  「待會而你別亂玩啊!」JUDY指著我鼻子說。「你真是的,弄得我都有
點尿急了。」

  「是∼」我聳聳肩膀說。

  電梯到了頂樓,JUDY先走了出去,不過她卻是直奔廁所,我則是找尋著
小娟的身影。

  就在一個靠窗邊的明亮角落,我看到了小娟美麗的身影。白色的及地長洋裝,
烏黑而亮麗的長發順服的披在肩上,纖纖玉手正端著杯咖啡,送到櫻桃小嘴邊輕
啜著。

  我慢慢走過去。

  「嗨∼小強∼」小娟放下咖啡對我輕揮手,臉上的笑容比太陽還要燦爛。

  「嗨∼隻有你?」我說。

  「我媽馬上就到。」小娟圈著我的手臂拉我坐在她旁邊。

  「嗯,這樣喔。」我說「對了,這麽急Call我,我沒帶禮物耶。」

  「沒關系啦!我幫你準備了,你看!」小娟拿出一副胸針。

  「哇,好漂亮喔。」我說。

  「對呀漂亮吧!我呀∼怕你不知道我媽的品味,先幫你準備了的呦。」

  「你真是聰明,親一個。」我輕輕親了一下她的耳垂。

  「哎呀!好癢!」小娟縮著脖子躲開。

  「是誰欺負我女兒呀?」我背後突然響起一個女人的聲音。

  「啊!媽∼」小娟興奮的說。

  「啊!伯……伯母。」嚇了一跳我趕緊站起來,回頭說。

  「啊!你……是……」伯母指著我說。

  「這是我媽,媽∼他是小強啦。」

  「伯……母……」我尴尬的點著頭。

  「小強,坐……坐啊。」小娟的媽說。

  「對呀,坐下啦。」小娟說。

  「嗯,伯母您請坐。」

  「他是你男朋友。」小娟的媽坐下後問。

  「嗯,是呀。」小娟說。

  「嗯,這麽英俊,真是嚇我一跳。」伯母說。

  「呵呵,很像電影明星是不是?」小娟得意的說「是呀!還有啊∼你覺得我
們長得像不像?」

  「呵呵,是呀,很像,真的很像。」伯母說「簡直像兄妹一樣。」

  「就是呀,好象是照鏡子哩。」小娟說。

  「請問需要些什麽嗎?」一個女服務生問著。

  「喔,我要一杯黑咖啡。」伯母說。「你呢?」

  「喔,給我一杯卡布奇諾。」

  「你們等我很久了嗎?」伯母問。

  「沒有,他也是剛到。」小娟說。在桌面下,小娟塞過來一隻盒子。

  「嗯,是啊,我也剛到。」我說「對了,這是送給伯母的。」

  「喔!?」伯母接過那盒子。「啊!好漂亮的胸針。」

  「希望可以襯托出伯母的年輕美麗。」

  「呵呵……你嘴巴真甜。」

  「咦?這項鏈新買的喔?」因爲我有點緊張,不自覺的摸了摸項鏈。小娟馬
上發現了。

  「嗯,是新買的。」

  「我看看,還不錯看。」小娟伸手過來拿「咦?這還可以壓下去耶。」

  「嗯……是……可以壓下去的。」

  因爲項鏈還挂在脖子上,所以小娟跟我的臉靠得很近,看起來很親密的動作。

  「你……們……兩個……」伯母有點尴尬的樣子。

  「媽,你看,好好玩喔。」小娟幹脆拔下來拿給她媽媽也玩一玩。「你試試
看,按下去這邊會亮燈耶。」

  「嗯,是……是呀……好……有趣……」伯母臉紅紅的尴尬的說。

  「你什麽時候買的呀,好有趣。」小娟說。

  「你……你別玩了吧……」伯母說。

  「呵呵……好玩嘛∼∼」小娟還是按來按去的玩著。

  「噢!」我的腳突然被踢了一下。

  「啊!對不起,我踢到你了。」伯母說。

  原來是伯母換腿,不小心踢到了我。

  「沒關系,沒事。」我說。

  小娟把鏈墜放下,關心的彎下腰看我的腳。我趁機把項鏈挂了回去,順手要
關上墜子的燈。

  「別關!」小娟說「這樣比較好玩。」

  「啊……可是會很浪費電耶。」

  「沒電再換就好了呀。」小娟笑咪咪的說。

  「喔……」我看到伯母偷偷搖了搖頭,像是對這女兒無可奈何似的。

  「伯母臉好紅,熱嗎?」我問。

  「不……不會。」伯母說。「嗯……有一點……是有一點點熱。」

  「媽∼你怎麽了?」

  「沒事,我很好。」

  「媽∼我們待會兒去逛街好不好。」小娟說。

  「不了……你們年輕人去就好,我才不要當電燈泡。」

  「噢!」我又暗叫一聲,因爲伯母她又換腿踢到我了。在小娟面前我不好意
思又哀哀叫,隻好忍住。

  伯母倒是頗有深意的看了看我。

  「不逛街,我們去看電影吧!」我說。

  「好呀!」小娟說著便要走人。

  「那我更不去了,電影我沒興趣。」

  「倒一下吧∼先把咖啡喝完吧!」我說,咖啡都還沒到嘴哩。

  「去去去……一杯咖啡有什麽關系。」伯母說「現在去時間剛好吧。」

  「耶,對耶,剛好有一場。」小娟說「我們去啦,別等了。」

  「喔,好吧。」我說「那伯母,我們先走了。」

  「嗯,去吧。」伯母說。

  「好,媽我們走了。」小娟說。

  終于逃離那種尴尬的場面。

  鏈墜上的紅燈仍舊亮著,我不禁擔心起JUDY,她的跳蛋還震動著哩!

  「你很心不在焉喔∼」小娟說。

  「是……是嗎?」我看著電影,但是心卻很亂。

  「怎樣,我媽很漂亮是不是?」小娟說。

  「嗯,看起來好年輕,跟你也很像。」

  「是呀,要是不說,很多人都以爲她是我姊姊呢。」

  「真的是很像姊妹。」我說。

  「呵呵……你這樣說是說我老喽?」小娟俏皮的說。

  「你老?某方面是很老啦!」我說。

  「什麽?」小娟當然聽不懂。

  「所謂,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比狼虎還要可怕,你的性年齡絕對是很老了!」

  「吼∼∼你笑我!」小娟突然槌我最脆弱的部位。

  「噢!」我忍著大叫,畢竟還在電影院�。

  「你好狠!」我說。

  「痛喔?我秀秀喔(台語)∼」小娟說。

  「你!」我被小娟接下來的舉動給嚇了一大跳!

  小娟伸手拉開我的拉煉,掏出我的老二,彎腰低頭,小口一張,含起熱狗猛
吸!



  「喔∼∼嗚∼∼」我除了感動的呻吟之外,我無話可說。

  這是小娟第一次吸我的屌!

  第一次居然就是在公開的電影院!

  第一次的技術,感覺還不錯,雖然偶而會被牙齒碰到,吸力也不是頂強,但
是,我就是爽到翻了!

  第一次覺得心理上的爽更勝過肉體的爽!

  我的女人在衆目睽睽下幫我吸屌耶!雖然是黑暗的電影院,可是前後左右可
都是有人呀!

  我一邊擔心被人發現,一邊享受著被小娟那生澀的口教技術服務,我的老二
莫名的興奮爆硬。

  天呀!我真是幸福!

  「喔∼∼我∼∼」我這次超快就要射了!

  我按著小娟的頭不讓她逃離!

  我射在她的喉嚨最深處!

  她一點一滴全部吞落肚!

  「呵呵……好舒服……」我對著她的耳朵說。

  「哼……說我是老虎,我就吃了你!」小娟說。

  「呵呵……像你這麽可愛的老虎,我自願被你吃!」

  「哼,貧嘴。」

  「真的!」我說「我自願再給你吃!」

  「才不要!」小娟說「又不好吃。」

  「呵呵……真的喔,可是我覺得你的都很好吃呀!」

  「哼!不正經。不理你了,我要看電影。」

  好一場情色電影!

  「小強!」JUDY重重敲了我一記腦袋「你這小壞蛋,那天在餐廳害我差
點就出糗了!」

  「啊!那天又不是我搞的鬼,真的是意外呀∼」我說。

  「我知道,可是還是該怪你!弄這種什麽遙控器。」

  「對……對不起啦!」

  「哼哼……下次我也幫你那邊裝東西!」JUDY說。

  「哎呀!別這樣啦!大不了我下次幫你女兒也裝一套就是了!都是她亂玩遙
控器才會這樣,下次她也裝一套,她一玩也會玩到自己,這樣好不好?」

  「她也裝?」JUDY說。

  「對呀,用同樣的遙控器。」

  「那怎麽行!我女兒都被你帶壞了。」JUDY說。

  「那怎麽辦?」

  「這麽好的東西當然是我自己用了!」

  「呵呵……你好色∼∼來吧,讓我來喂飽你!」我挺著老二壓著JUDY。

  「等等!你先告訴我,我跟我女兒你打算怎麽辦?你選誰?」JUDY說。

  「我當然是選你了!」我虛僞的說。

  「笨!」JUDY夾著我的腰說「我要你娶了我女兒。」

  「那你……」「你晚上陪我女兒……」JUDY說。「中午歸我……」「喔
∼∼」「這才是最好的抉擇不是嗎?!」JUDY說。

  我挺腰,大熱狗滋的一聲插入JUDY陰道深處……這真是個好選擇呀!

  一周後,我跟小娟求婚了,她……答應了。

  再過一個月後,小娟畢業後的第二個周日,我們結婚了。

  我的老二硬邦邦的,正在JUDY又濕又滑又熱的陰到來回穿梭,JUDY
的陰道不斷的收縮收縮在強力收縮,明顯的高潮,隻是她卻不敢放聲叫出來。

  因爲,我們兩個正在她的小別墅中的房間�,外面到處都是賓客。都是來參
加我跟小娟婚禮的賓客。

  JUDY趴在一面超大落地窗前,全身赤裸,面對著外面的花園,好幾個小
朋友在落地窗前的花圃,離我們兩個人不到三十公分。

  他們拿了幾支筆,對著落地窗畫著圖。隔著一層玻璃,就是我那新科丈母娘
的美乳了!

  我當著他們的面,狂幹著我的新科丈母娘!

  丈母娘全身赤裸,上半身貼在窗上,下半身翹著,被我的大肉棒插著,淫水
順著大腿滑落。

  「你看,他們在畫你的胸喔∼」一個小朋友不知從哪�弄來的口紅,正好在
JUDY胸部的位置畫著一朵花。

  「汪,你畫的花好好看喔∼」旁邊一個小女孩說。

  「我最繪畫花了,我再畫一朵不一樣的給你看!」叫做汪的小朋友說。

  「好呀!謝謝!」小女孩高興的說。

  這個小色胚,真是厲害,這麽小就會泡妞。更厲害的是,他另一朵花正好畫
在JUDY的另一邊胸口。真是好樣的。

  我的新娘子——-小娟,走了過來,端著一杯香槟。

  「小朋友,不要再這邊亂畫喔∼」小娟說。

  「新娘子耶,好漂亮喔∼」汪說。「我要把你畫在這邊。」

  這小色胚根本沒理我的新娘子說的話。

  「呵呵……你畫得不錯喔,要是把我畫得好,那就讓你畫。」小娟對小朋友
還真有愛心。

  「嗯,好看我的!」汪拿起口紅,很快的畫了一幅人像,很卡通,不過,一
眼就看得出是小娟。

  我繼續當著我的新娘,兩個小朋友幹著我的新科丈母娘!

  JUDY不斷的高潮,要不是趴在落地窗而被我頂著,她早軟到地上去了。

  不要懷疑,我的老婆跟兩個小朋友是看不到我跟JUDY的。這是一面魔術
鏡子,隻能看出去,外面看不進來。

  JUDY高潮不斷,給我的刺激超強。當著老婆小孩的面幹著丈母娘,心理
上更是超級刺激。可是,我一點也沒有想要射的快感。

  我腦袋�面都是老爸剛剛給我的一封信,一封我死去的媽給我的一封信。

  這封信是媽臨死前寫的,交代老爸我結婚的時候再給我,十幾年來老爸都沒
看過,因此內容連老爸都不知道。

  換句話說,這件事情在這世上隻剩我知道了。

  小娟,我的老婆,要是知道了這件事情會怎麽樣?我老二插著的丈母娘會怎
麽樣?我爸跟我嶽父又會怎麽樣?

  我無法想象。

  可是,我已經結婚了!要是這封信早一點拿出來,我會怎麽選擇?我不知道。

  但是現在,我相信隻有一個選擇了。

  幹吧!我用要刺穿JUDY似的力量全力頂,用盡全力幹著丈母娘。

  不!她是我媽的仇人!是的我媽的仇人,媽,我幫你幹她報仇!

  晚一點,我還會幹著你仇人的女兒報仇!

  小娟蹲下看著汪畫得畫像,卻好象是特地靠近看著我跟她媽的交媾,近距離
大特寫,要是你看到了,你會怎麽樣?

  我幹吧!我射吧!

  一股熱熱的精液,當著我的老婆的面,注入了她媽的子宮!

  「嗚∼∼」JUDY四有所感的嗚咽著。

  我抽出老二,最後一股白精,射在小娟臉上!

  「整理一下,你要快一點出來喔。」JUDY穿好那套豔麗的服裝,補了補
妝之後,開門出去時說。

  我翻出那封信,這封信……我拿出打火機點燃火,火從信的一角開始慢慢吞
噬……媽,我會幫你報仇的,那個遺棄你的男人,我會天天幹著她的老婆,幹著
她的女兒,最後接收他的財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