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的後母

母親在去年剛去世, 父親便急不及待娶大陸的二奶回來作我的後母。 本來此事亦很平常; 但因母親在生時他常不回家, 亦沒負任何家庭責任,所以芬姐在到家時, 我本想把一肚子氣發洩在她身上。 想不到當大門一大開, 我的氣立時煙消雲散, 我不能相信眼前的美女竟是我的後母。

芬姐自我介紹時我根本聽不進耳, 她擁有美麗的體形, 約1.63米高, 三圍應約有34c, 24, 34。 年紀大約28左右。

我想比我大12年左右吧。 最過份的是她那一雙美腿, 修長而均衡, 大腿上略多了少許肥肉; 但更增添她那成熟美。

我想她不可能不知道她那雙腳是那麼誘人, 否則不會第一次見新家人時便穿短裙。 我當時唯一爭氣的便是固作不理睬, 定眼的打量新來的後母。
然後一言不發的回房。

已過了一個多星期, 芬姐仍未能和我說話, 我看在眼裡亦滿意自己的表現, 因我家的間隔較差, 我便經常聽見她亦找我爸談談我們的事。
我爸因未能奈何亦隻可安慰她了事。 基本上我的氣亦已消了大半, 其實本已不是她全部責任, 更何況每天在家有這樣一個美女看, 什麼氣亦應消了。

老爸在一個月後便回大陸上班, 基本上他每個月隻會留在家2-3天, 這形成是我和芬姐的新居一樣。

我亦知芬姐急於在這暑假期間要和我打好關係,所以我亦樂於待她如工人一樣, 洗衣, 煮飯, 整理家居統統俟由她負責。

本來, 在母親未去世前,家裡便不是有很多東西要執拾, 隻有我和母親住,會太過份吧! 但現在為配合我的"半"肚子氣, 我每天也會將東西亂放, 務求芬姐每天都忙個不停。 我更故意將我的黃色雜誌打開,放在房間的床上或在書卓上, 令她不好意思進我房間。

一天, 我被一陣飲泣聲吵醒, 我想肯定是後母在哭, 我本想借機會發難; 但再細心一聽, 原來她在和鄉下的姐姐的通電話。

我立即將房內的分機拿起,聽聽她們說些什麼。 她們的談話外是說說現在的近況, 芬姐亦請教她如何才能和我好好相處。

當說到我有很多色情雜誌時, 她姐姐竟說應投其所好,叫芬姐多點散發女人的味道, 芬姐在想了好一陣子後竟回應說 "是" 。 她姐姐則教了好不同的方法, 又說明現代後母如要在新家庭立足,便必要用新方法才行。 過了一會, 她們便掛了線; 但我的心情則久久未能平伏。

芬姐在掛線後立即回房間並關上了門, 10分鐘過後我聽見她開門並走向我房間, 我立即奔回床上, 故作仍在睡覺。 她打開門後並走到我床邊, 輕輕推醒我,我一打開眼睛, 立時眼前一亮, 原來她回房間換回睡衣; 但她好像忘了除胸罩, 粉紅色的睡衣隻到大腿處, 內裡清潔看見黑色的, 喔士花的內衣。

原本想扮作再睡的樣子立時飛走。 她好像戰勝一樣, 挺胸凸腰站在床邊, 給我再重新打量。 她彎腰問我的早點吃什麼?

我剛好在我好那低V的睡衣內看到她那巨乳, 我亦不忌諱的直看, 她就好像已預備好一樣, 站立不動, 給我看個飽。

她那乳房好像快要破出的不停在微震,我想應是她太害羞吧。 過了好一陣子, 我才告訴她仍要再睡, 不要打擾我了。 她亦隻好沒趣的轉身預備離去, 在出房門前, 她回身說她亦要打掃,詢問我能否不關房門, 我無可無不可的不理睬她。

我聽見她回房內像再換衣服, 我的心立時再停了好一陣子。 她再出房門時我看見她已換了另一套衣服。 今次比之前的要高水準得多, 她穿一條白色鬆身短裙,在光線底下露出粉紅色的內褲, 上身則穿白色的也是鬆身的背心, 很輕易的便露出了粉紅色帶喱士邊的胸圍。

她在客廳上來回了好一陣子, 便進我房打掃。

我想她是預備第二次作戰計劃吧!

芬姐好不容易的進我房打掃, 一開始便扭動著她那豐滿的肉臀, 把地闆吸得乾淨, 她不停的在床邊處吸, 肉臀則在拼命的挺高, 有幾次差點便碰到我的面呢!她不時回頭望向我, 我隻有冷冷的向著她, 並說 :“快點吸吧, 吸塵器的聲音太吵, 我怎樣睡! “ 她太少看我了, 這種程度的誘惑, 根本連我的弟弟也不會有反應呢。 她見我如此冷淡的態度, 便像洩了氣一樣走出房門。 我立時有少許後悔我的說話, 錯失了觀看她肉臀的機會。 但當她帶那木梯子再入房間時, 我開始欣賞她的勇氣。

芬姐說 :“ 你房櫃頂好像已很欠沒清潔了, 現打掃一下好不好? 麻煩你幫我扶好梯子, 待我吸一吸吧。”

看她那期待的眼神, 我不可能再錯過此機會吧。 雖然我起身走過去; 但亦不忘回應她一句“ 你真是夠麻煩的“ 。 我把梯子放好在櫃旁, 她便急不及待的爬上去。 我立時慶幸自己沒有推辭, 我兩手扶好梯子, 舉頭一望, 便看到她那粉紅色的胸罩, 她的乳房把胸罩撐得滿滿, 像要走出來似的。 她努力的在吸櫃上的灰塵, 我則落力的在望。 我的小弟亦已開始起床了。 她好幾次望向我, 像是知道我在偷窺一樣, 把胸向前儘力的挺, 好讓我有更佳的角度欣賞。

為避免小弟立時發射, 我故意繞到她身後, 雙手仍扶好梯子, 好讓自己不會失禮。 但現在眼前就是肉臂, 說什麼也安靜不下來。

她像是預知一樣把肉臀挺向後, 我亦樂得有此接觸。 我索性把面貼在這肉臀上, 柔軟而富彈性的感覺在我面傳過來。

她微微的震動,完全沒有閃避的意思。 過了好一陣, 她說“吸完了”。 我說什麼也不捨得的把面移開, 她讓她從上退下來。

她徐徐的一步一步向下退, 當她的肉臀接觸到小弟弟的頂端時, 我感到她身體一震; 但仍舊挺肉臀, 用更慢的動作退下。 我的陽具貼她的肉臀, 興奮得向前挺。 她亦很配合的向後撐, 而且停下腳一兩秒, 好讓我感覺到她那肉臂是那麼柔軟的。

我雙手一軟, 梯子便搖動了一下, 她驚呼了一聲, 我回神立即把定梯子, 她徐徐轉過身來說 : “ 幸好有我在, 否則便跌下來 “。

現在她退下的位置剛好是她一對巨乳在我頭上, 我雙手用力的抓緊, 並說:“ 不用怕, 我會用力的抓穩。”她微微一笑的退下來。

她的胸部緊貼我的面, 一步步的向下走, 乳房雖然隔衣服和胸圍; 但仍感到她的柔軟彈性。 她更挺起胸部讓我嗅到她的乳香。

像我這樣的年紀何曾這樣接觸過。 就連她已站定在地上我亦不知道。 她看著我笑了笑, 輕輕的吻了我面旁一下, 說: “謝謝您”。 她甜甜的樣子令我立時紅了面, 跑回床上, 避免她看到我小弟弟的醜態。

芬姐說 : “ 為什麼你床頭上的晝掛歪了? “

她自個兒的走上我的床, 動手把晝掛正。 但不知道她有意或是無意, 兩腿站在我頭兩旁, 她那粉紅色喱士內褲立時在我眼前, 粉紅色的內褲根本包不住她的陰唇, 她兩片陰唇呈粉紅色, 帶少許深紅, 我記得在X片看到的全是深黑的, 何曾有此嬌嫩的顏色, 內褲中間還有少許水漬, 我想她也興奮到不得了。

突然在晝內走出一隻蟑螂似的昆蟲, 她立時驚叫起來, 跌坐在我的肚子上。 那隻蟑螂像更驚惶的竟跌在我和芬姐之間, 而且立時爬上芬姐的短裙上, 乘裙邊鑽上芬姐的背後。

她嚇得魂飛魄散的不停搖動身軀, “阿志, 快點幫我趕走那隻蟑螂! “芬姐大叫。 我立即伸手穿過她的背後, 把那蟑螂趕出, 我見那蟑螂像被我打暈一樣, 臥死在床邊; 但芬姐因面向我, 不知道蟑螂已死, 仍舊死命的搖動。我便說 :“ 蟑螂應已被我打死了!“ “不可能的, 蟑螂不會那麼容易死。 我覺得它仍在我背上走動, 幫忙快快趕它走。“ 芬姐回應道。

我立時靈光一閃, 說道:“ 呀, 可能是吧”我再伸手入她背內; 但今次則是乘機會摸她的肉背, 光滑的肉背隻有一條胸圍帶的阻隔, 她的皮膚光滑而有彈性, 像她的肉臀一樣。 現在的狀況像是抱住她一樣, 兩手在她背後肆意的撫摸。

她的胸部緊貼我的胸膛。 想起來, 我起床後仍未有機會穿上上衣, 她仍舊在搖動身體, 豐滿的乳房不停的在我胸膛磨來磨去, 感覺就好像兩團水袋在我身上遊來遊去, 當然, 芬姐的乳房比水袋更有質感。

她突然挺直身軀, 問道 :“ 看看是否走到身前, 我感到我胸前有東西在走動? “ 說拉開背心的領口讓我望, 我當然立即儘力的找,領口被她拉得大大的, 嬌嫩而豐滿的乳房仍微微的震動, 粉紅的乳暈亦被搖得走了半邊出來, 原來女人的乳暈可以是那麼小的! 正當我熱切期望乳頭亦會跑出來之際, 芬姐竟轉身並說 :“ 快點在我衫內裙內再找找。 “

說時遲, 動時快, 我阻止亦來不及, 她便轉身站起, 預備讓我徹底檢查一下。 她站起來向下望時, 便看到那死死的蟑螂臥死的床邊不遠處。

她的身體震動了一下, 喉頭亦”啊”了一聲。 像是恍然大悟一樣。 大家默不作聲了十多秒。 她回頭望向我, 笑了笑, 像是拆穿了我的把戲一樣, 而我那時亦紅臉的呆望她, 等候她的發落似的。 又過了一陣子的悶局, 我預備道歉之際, 她徐徐的背住在我前面, 說了一句我一生也忘不了的話。
“阿志, 還不快幫我找那蟑螂?”

我面向她的背部, 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呆立不敢一動。 芬姐續說 :“不知道那蟑螂走進衣內, 還是裙內, 快幫我找清楚。“ 當然芬姐說時已完全沒有剛才的驚惶。 她坐並向後退; 但肯定她未能感覺到我半軟的小弟弟已差不多觸到她的肉臀。

她徐徐的把頭躺在我的肩膊上, 兩手捉我的雙手, 她先把我的左手放入背心內, 還不停的向上爬, 直到接觸到胸圍邊才停下, 她靜靜的望我說:“要細心的幫我找呀!”她移動我那微震的左手在她的胸罩上開始摸索, 我不知是的心跳太大還是她也緊張, 放在她胸罩上的手不停的起伏。 她將那雙修長的大腿微微曲起, 並張開少許, 白色的短裙原本已退得很高, 現在更露出了粉紅色的花邊內褲。 她將我的右手放在她的大腿上, 說:“ 可能會走進裙內, 幫我找找看。“

現在我肯定我的小弟已完全興奮, 並緊貼芬姐的臀部, 還有少許已陷入她的股溝。 我那發滾的臉亦貼在她的臉頰。

我左手在她的胸罩上不停的撫摸, 右手則在她的大腿來回摸索。 她的大腿白得發亮, 配趁那粉紅色的內褲, 簡直令人觸目驚心。 我左手在她左邊的胸部搓了一會便轉到右邊的胸部去, 來來回回的, 希望永遠不用離去, 右手仍隻限在大腿處撫摸, 未敢再向上走。
芬姐像已被我摸得興起一樣, 喉嚨不時發出呻吟, 她不停在喘氣,令我的耳朵亦不好受, 正當我望向她之際, 她亦望向我說 :“ 為什麼仍找不到? 是否已走入了胸圍內? 幫我找得徹底點呀!“ 我立時興奮得差點射出來, 得到她這樣的鼓勵, 我大膽的把手放入她的右邊胸圍內, 拼命的搓, 她即時呻吟了一聲“ 不要那麼用力, 蟑螂也被你搓死!“



“ 對不起”說。 芬姐捉我的右手慢慢的向上爬, 說道 :“輕輕的找便可以了” 我想不到我第一次摸到女人乳頭的時候便可同時摸到陰部, 芬姐竟把我的手放在那粉紅色內褲的正中央, 她拉我手慢慢的摸起陰部來, 雖然是隔住內褲; 但仍不難感到它的水汪汪, 水漬不斷的浸出, 我伸出兩指在她那肥大的陰唇撫摸, 那柔軟而細緻的陰唇則像豆腐一樣, 滑來滑去的, 跟我左手形成強烈對比, 她的乳頭已堅硬如鐵, 拚命的凸出, 我隻好輕輕的搓, 用三隻手指圍乳頭, 有時輕輕的拉出, 有時便大力的搓整個乳房。 她雙腿因太刺激而不停的扭動, 我感到她的泉水不停的流出, 正當我預備再進一步時, 竟聽到“ 啪 “ 的一聲, 原來是她的腳剛好壓在床邊的死蟑螂上, 大家立時望向她的腳, 那死蟑螂已變了醬一樣, 黏在她的腳根位置。

芬姐即時驚叫, 掃去腳根的蟑螂醬, 紅臉的回望我, 說道 :“ 原來蟑螂已死了, 不用再找了。“ 我這才發現我雙手仍在其身上, 我才捨不得的縮回雙手, 她站起來走去洗手間清潔, 我則發呆的坐在床上, 回味剛才的豔福, 我現在相信女人是不可輕視的, 尤其是做了你後母的女人。 芬姐洗潔後經過我房, 停下來向我說道。

“ 阿志, 你爸說下次回家時一起去遊泳; 但我又沒有泳衣, 我現在去家旁邊的商場走走, 看看有沒有得賣。“
我衝口而出說 :“ 在樓下商場的二樓便有得賣啊! “

芬姐道 :“ 你知在那吧, 一起下去好不好? 一來又不用我四處找, 二來又可幫幫我眼, 看那一件漂亮!“

我知我自找麻煩了,便起身梳洗, 預備跟這充滿誘惑的後母去選泳衣了。

我梳洗完畢後, 便換過衣服, 走出客廳, 預備跟芬姐到樓下商場選購新衣, 見到芬姐已換好另一套衣服, 今次則保守得多了, 黑色的光絲短袖線衫, 配一條白色的及膝短裙, 成熟大方。 我們走出大門在走廊等候升降機時, 我不時的望她的肉臀, 剛好她也回望我, 她面紅紅的問 :“有什麼好望啊? “ 經過剛才一役, 我已知芬姐的作戰計劃, 我大膽的回應她, “那麼漂亮的身體, 誰都想看!“

但見她滿面通紅,像一個羞澀的女孩,呆立當場當門打開, 因我們家住頂樓, 內裡當然空無一人, 我立即走入升降機內的死角位, 希望繼續儘情的看個飽; 但聽她細聲的說:“ 如你喜歡, 什麼也可給你看”

她站在我面前並背向我, 可能她也不好意思吧! 升降機下到20樓,門一開, 立即湧進為數7-8個的小童, 可能是到樓下遊樂場玩耍吧, 立時將升降機塞得滿滿的, 芬姐不斷的向後退, 肉臀已緊貼我的小弟弟, 我忍不住的向前挺,希望能插入她的股溝一樣。 她也亳不退縮, 不住的往後退, 兩人不停的磨擦, 我竟發現我的小弟弟竟可以隔裙再深入少許, 我立時明白原來芬姐根本沒有穿內褲。 就當我預備發射時, 升降機已到地下,門打開, 我唯有硬生生的死忍才不至出醜,我們走進商場, 她牽我手, 死命的把一雙巨乳壓在我的手臂上, 我立時肯定她沒有穿胸罩, 一顆乳頭硬硬的在我手臂掃來掃去, 引得我心煩意亂。

從外人看來我們絕對是一雙情侶, 而不是母子。我亦不甘示弱,甩開她的手, 將右手放在她的腰位, 希望來個突擊,並問她 :“ 芬姐, 你想買些什麼款的泳裝 ?”可能是第一次正式的叫她, 她感動得停下腳部呆望我, 我當然不放個機會, 攬她的腰再追問, 乘機摸她的纖腰, 一下一下的槎 她紅面低下頭說 :“ 你喜歡什麼款便買什麼吧。”她更拉起我的右手, 放在她的右乳底下, 我知道我撫摸的範圍增大了, 我不停的用右手去摸, 有幾次接觸到她的乳頭時感覺很硬, 芬姐亦不時的咬下唇 我相信我們也很興奮吧。

我在這時亦已有自己的計劃, 所以我立即帶她走進運動店, 預備買一件白色的三點式泳裝, 當然是很細少的那種,芬姐見到我手拿的一套三點式,面紅紅的不好意思說 :“ 怎可穿這樣去遊泳呀? “ 雖然確是暴露了些;但想到她那完美的身軀, 我不恥的堅持。但她死命的拒絕, 突然發現我身邊亦有一件白色的泳衣, 就立即拿起說不如買此件吧。

雖然她選的是一件頭的泳衣; 但那胸前的大低V確又令人觸目, 我呆呆的拿在手上, 發覺它的下體重要部位, 竟是有2粒啪鈕的設計, 雖然腳側兩邊位置開得滿高的; 但看起來仍較保守,沒什麼看頭。 芬姐看到我沒精打彩的,沒好氣的說:“ 兩件都買吧! 在家當便服穿應該幾涼爽的。”我感動得差點流下眼淚。我嚷要她先試穿, 她紅臉的不肯, 可能是她沒穿內衣褲的關係,她怕弄汙泳衣呢。 最後店員說一星期內可以更換後,我立即付過帳,跟芬姐一起回家。

一進家門我便嚷芬姐試穿新泳裝,她立時回復媚態,扭肉臀進房內更換, 我傻傻跟她走, 到她房門前,她沒好氣的說叫我在我房內等她便可。我才發現自己的窘態。

我坐在床上等了好一陣子。芬姐輕軾的推開房門進來。確實,她進來時我有點失望, 因她雖然穿上那細細的三點式泳裝; 但在外亦加了一套睡衣。睡衣和睡褲在光線底下雖然很透明;但仍有看不清的地方。

芬姐問 :”漂不漂亮 ?”就當我想抗議之際, 她轉身背向我, 慢慢的退下睡褲, 看她睡褲從她的腰間退下來, 露出她那圓渾的肉臀,我興奮得要立即發射。她把睡褲踢在一旁,慢慢的轉身面向我, 我感到像有一個脫衣女郎在我面前一樣,她把一隻腳輕輕擡起,放在我的床上,慢慢的再解去睡衣,露出她的巨乳,白色細少的三點式襯托她那白晢的肌膚,像發光的天使一樣,站在我面前。 她的下半部跟我隻有一尺距離,我還嗅到她下半身的特有香味呢。

她看傻了眼的我,笑問:“ 漂不漂亮?“ 我隻懂呆呆的望她的下半身,她又說 :“ 質地像棉質一樣,蠻舒服的 。“ 說拉起我的手放在她的胸部,我興奮我大力的搾,她叫了一聲,將手放在我的手上輕輕的打轉,我另一隻手亦放在她擡起的大腿上,輕輕摸索。我沿她的大腿內側慢慢的向上爬,她的腿就興奮得不停抖顫,我終於爬到她的小泳褲邊沿,我感到她內裡的泉水已不斷湧出,我兩手不停的摸索;但仍不敢徐去她的三點式。 芬姐不停的喘氣,滿面通紅,媚眼的望著我, 偶然把舌頭舔性感的口唇, 蠻性感呢! 我忍不住撥開她的胸罩, 細意的輕摸她的乳頭。

她的乳頭已硬如石頭;但旁邊則柔滑如水。她儘力的挺起胸部,希望我舔她的乳房; 但我覺得這樣戲弄她已夠興奮, 不用太急吧。我右手不停的摸她的下體, 雖然是隔著泳褲; 但她的泉水像缺湜一樣, 長流不止。 她緊張得撥開她的泳褲邊, 拉著我手要我直接撫摸她的陰部, 我伸出兩指, 不停摸她的陰唇, 再用中指觸碰她的陰道口, 她興奮得彎下了腰。 突然, 我用中指大力的直插入她的桃園洞內, 她興奮得把我推倒在床上。

就在此時, 電話聲響起, 我倆像被一盤冷水倒頭淋一樣, 停下熱剌的撫摸。 我走出大廳去聽現話。 原來是父親在大陸打電話回家, 我把電話給芬姐聽, 她不知是因剛才和我撫摸的關係抑或是不好意思, 她臉紅紅的跟父親在談話。 我望著衣衫不整的她, 立時便想將她就地正法。 她媚眼的望著我, 不時還盯著我的下體, 看得我渾身不自在。 我見她跟父親再聊了幾句, 便把電話交給我。

“阿志, 要對芬姐好點, 她始終是你的新媽媽, 不要為難她啊, 你都長大了, 不要孩子氣。 “ 父親說我望著眼前的芬姐, 她仍媚眼的望著我已扯起的小弟弟, 我回應道 :“ 可以啦! 我知怎做的。 不用擔心。” 我見芬姐已轉身回房, 我立時便想掛上電話; 但聽父親又說 :“ 不要整天關上房門, 多點跟芬姐談天, 好好孝順她。“ 我差點笑了出來,“ 放心啦, 我會好好對芬姐的。“ 說完便掛上電話。

此時但聽見芬姐在房內叫我, 我走進房內, 輕輕的推開房門, 見芬姐已換上另一件泳裝, 可能是剛才已給她弄汙了。 很慶幸剛才在店子沒有拒絕她買此件泳裝, 原來此一件頭泳裝的質料超薄, 她粉紅色的乳頭跟那黑黑的下體, 簡直表露無遺。
“ 可能是早上打掃太累了, 可否幫我按摩一下 ? “

但見她媚眼的望著我, 我那有不幫忙的道理。 我亦知她的用意, 決定要再戲弄她一番。 我繞到她的背後, 細意的按摩她的肩膊, 我把兩腰纏著她的雙腳, 她亦任我擺佈, 我有意不觸碰她的重要部位, 隻不停的在她耳邊吹氣, 她緊閉著雙眼, 咬著下唇死忍; 但見她不停的掩著下半身, 相信她已開始流出淫水。

過了一會, 她終於忍不住轉身說 :“ 不如我幫你也按摩一下吧。 “ 見她臉紅紅的, 我也樂得休息一會。 我便放開手腳, 躺在床上。 她細意的按摩我的肩膊, 努力得汗水也出來。“ 芬姐, 不如你坐上我身按摩, 不用那麼吃力吧” 她望了望我的小弟弟, 我亦知她的意思, 我輕抱她的纖腰, 她雙腿張開坐在我的小弟弟上面, 我努力的把我的小弟弟扯起, 不時的輕輕搖晃下體或是向上的挺了又挺。 但見芬姐完全沒有閃避, 還不時的來回磨擦, 緊緊的貼著我的陽具。 大家在床上不停的搖動, 像做愛一樣。 儘在不言中。

“ 阿志, 不如幫你退去衣服, 用BB油按摩一下, 更舒服呢。”

我停眼的望著她, 來不及反應, 她已動手幫我退去上衣, 她拉下我的短褲同時, 竟一把連內褲也退下。 這時我的小弟弟已全完舉起, 高高的向她緻敬。 她轉身去取BB油時, 我發現她的泳衣已陷入她的肉臀, 而且有一大片水漬。 她雙腿大大的張開再坐上我身; 但今次已沒有了內褲, 我直接的接觸到她的體, 雖然是隔著泳衣; 但那感覺仍很充實。 現在她輕輕擺動她的下半身, 我已興奮得差點發射。 因她的泳衣底部有兩粒啪鈕的關係, 感覺更劇烈。 我忍不住叫了一聲出來。

“ 對不起, 我忘記了我的泳裝設計, 有沒有弄痛你?”

正當我怕她不坐在我身上, 不知怎樣回答時, 竟見芬姐伸出右手, 解去那啪鈕。 但見她慢慢的坐下, 今次真的完全沒有阻隔, 接觸到她的下體, 可能是她的淫水已不停的流出, 感覺是滑滑而溫暖的。

她將BB油倒在我胸上, 輕輕的按摩起來。 她也開始搖晃著她的下半身, 她濕滑的陰部正不停的磨擦著我的小弟弟。 速度還開始加快, 我緊張得兩手按著她的雙腿, 她亦會意的停下動作, 否則, 我便立刻射出。 我喘著氣的望向她, 她亦滿面通紅的望著我, 我感到她的泉水亦不停的湧出。 她緊貼著我的陽具, 慢慢的向前推, 擡高了她的肉臀, 順著我的小弟弟磨擦, 突然, 她擡高了肉臀, 離開了我的小弟弟; 但現在我的小弟弟正對著她的陰道口。 她定眼的望著我。 我兩手緊按著她的大腿, 怕她走失似的。 我輕輕的挺起下半身, 將小弟弟推向洞口試探著。芬姐沒有移開, 還慢慢的坐下。

我終於插入她的體內, 感覺真是超舒的。 她滑滑而緊窄的陰道包得我實實的, 我一下一下的向上挺, 芬姐則不停的搖動, 我扯去她的上半截, 她的雙乳立時跳出。 我大力的槎她的巨乳, 不時還把乳頭死命的搾實, 我興奮得不停的抽插她。 最後我死命的按實她的雙腿, 重重的射進她的子宮內。

我軟躺在床上, 芬姐抽起身子; 但沒有離開, 她低下頭細意的在舔我的小弟弟, 幫我清理一番,我望著她努力的舔著, 不禁佩服她的計劃。 我想我此後不能不認同她的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