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修行

老婆的修行

丈母娘是個看到廟就拜,沒事到處找廟拜的人,因此她女兒我老婆,也是個沈迷於宗教的人。
    有一次老婆跟我說他一個離職的同事,介紹他一位很厲害的師父,會看命也會幫人治病,我是興趣缺缺,她卻硬要我載她去台中去找那師父,沒法度,我隻好勉為其難的載她去,很怪的是不是約在道場,而是約在一家餐廳,看那師父感覺就不怎麼樣,老婆卻用很崇拜的心態跟他談話,一開始就說我一堆啥現在運勢不好,但是會遇貴人,會漸入佳境,我隻是聽聽,禮貌性的點頭應答,後來談到我老婆,他就說我老婆很漂亮,運勢不錯隻不過…,靠~~ 賣關子不說了,算了反正我也不想聽,老婆卻很著急想知道,他又轉移話題,說我老婆有點婦女病,我老婆說是沒錯,白帶有點多,他竟然還沒腦的對我說:你老婆陰毛很茂盛喔! 挖靠~ 我老婆陰毛幹你屁事啊!有點不爽,之後他們再談啥,我也沒仔細在聽,他突然說要跟我老婆要在旁邊談一下事情,我都還沒答應,老婆就站起來跟他到旁邊去了,沒多久回到座位,就天南地北的閒聊,聊到我老婆的婦女病時,雖然我是麵對老婆說,但是我眼角卻不小心瞄到那師父對我老婆搖一下頭,我老婆就回說:小病啦!沒啥關係,當時我就覺得怪怪的。
    在回程路上,我問老婆那師父當時為啥會對你搖頭,老婆一臉正經地說沒有阿!她沒看見,我越想越怪,到家裡我很嚴厲的跟她說,我感覺那師父不是一個正經的人,老婆卻跟我爭辯說那師父很厲害的,要我別胡說,兩人就因此爭辯很久,最後我跟老婆說,我不準你再去找那師父,她隻是”哼”,沒回應我,後來我們也都沒再提起這件事,直到幾個月後的有一天………
    老婆說他筆電好像中毒跑很慢,要我幫她看一下,平常她的電腦是不給我碰的,我基於尊重也沒去開來看過,我在檢查電腦時,瞄到一個WORD檔案,檔名是對不起,老婆突然有點不太正常的口氣跟我說,這裡沒問題啦,要我轉到另一個資料夾,我就覺得怪怪,於是就趁用隨身碟使用掃毒程式的時候,偷偷把那檔案夾複製下來,掃毒完畢,電腦正常了,老婆就把電腦拿回去,繼續玩她的遊戲,我也回我的工作室表示也要繼續玩我的電腦,打開那個檔案……
   
「雖然老公不準我再去找師父,但是我還是趁他出差那幾天自己跑去台中找師父了,因為他師父私下跟我說可以幫我改運,還可以治好我的婦女病,但是這是天機不可讓老公知道,否則改運會無效,於是隻好趁老公不在的時候偷偷跟師父聯絡,師父說因為道場人很多但是他希望能專心幫我處理,所以約在一間民宿,我是覺得孤男寡女約在民宿不好吧!他說師母也去要我放心,於是我去到那民宿,進了房間果然師母也在,我也放心不少。

一開始師父說要先治好我的婦女病,他有帶他的獨門藥方,示意要我把褲子脫下,我好猶豫,但是師母過來跟我說,這隻是醫生治病,沒必要害羞,我想也對,於是就脫下褲子,師母要我躺平在床上,把我的雙腳撐開,讓我陰部麵向師父,我好害羞,但是為了治病沒辦法,隻好用手遮住我通紅的雙臉,感覺到師父在用手撫摸我的陰唇,告知我正在診斷,,我隻好任由他撫弄,摸得我性慾都快起來了,突然就感覺到一隻手指伸入陰道裡,我輕呼一聲,師父笑笑地說,別緊張啦!現在要觸診裡麵,感覺到我的愛液氾濫的往屁股流下,師父的手指摳弄得用來越快,我…我…我…竟然高潮了,好害羞!拿起旁邊的枕頭蓋住臉遮羞,聽到師父說要塗藥囉!感覺一個熱熱的東西插入我的陰道,阿~該不會是…,,我不敢看,隻覺得那熱熱的東西不斷在我陰道裡進進出出,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就這樣任那東西在我陰道抽插,直到那東西頂到最底感覺一股股熱液,我…該不會被強暴了吧!我還是不敢看,師父要我起身,我拿開枕頭一看,怎麼師母不見了,師父旁邊多了我同事,師父解釋是要請我那同事幫我改運,我已經有點腦袋空空,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們兩人幫我把身上衣物全部脫光,師父解釋說,要用陰陽調和幫我改運,我任由他們擺布,我那同事躺在床上,師父要我坐在同事那根翹高的陰莖上,我不敢,師父就把我抱過去,坐下去的同時,陰莖也深入我的體內,然後師父把陰莖硬擠入我的口中,同事不斷搖擺我的屁股,師父那本來軟軟還帶點精液味道的陰莖在我口中也慢慢脹大,我能怎麼做,也隻能任由那兩根在我體內蹂躪,終於兩根都射了,師父還硬要我把精液吞進去,還很變態的用杯子盛起我陰道內流出來的精液,要我喝下去,他說這樣改運才有效,都到這地步了我也隻能喝下,在回程的路上,我隻希望不要懷孕。
    本來沒想再去師父那邊了,可是發覺婦女病好很多了,運勢也變好,還中了發票400元呢!剛好老妹也打電話跟我閒聊說她最近白帶蠻多,運氣也不太好,我就聯想到師父那邊,於是就跟師父預約,相約老妹一起去,一樣是約在民宿,一進門師父就要老妹脫下裙子內褲,老妹害羞不肯,還是我說服說這是醫療行為啦!不要胡思亂想,老妹隻得脫下躺在床上,我就看師父先在手上擦藥,還後就在老妹的陰唇上搓揉,老妹差點叫出來,忍住不敢叫,師父越搓手越來越濕,老妹也跟我一樣用枕頭蓋住臉不敢叫出聲音,師父這時也脫下褲子,在硬挺的陰莖上也塗藥物,就往老妹的陰道插進去了

2
阿∼我上次就是這樣被治療的,想像感覺的跟親眼看的很不相同,看到陰莖在陰道裡麵進進出出,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情景,好害羞但是還是忍不住偷看,師父這次沒射出來,抽出陰莖要我也脫下衣物,說是要一個人幫我們兩姊妹一起改運,我順從的脫光躺下,師父將老妹上身也脫掉,躺在床中間,我們兩姊妹麵向他躺兩側,他要我們兩上身貼緊他的胸膛,四粒柔軟的胸部就緊緊的堆在他胸口,他的手就開始摳弄著我們的陰部,老妹被摳到高潮了,師父要老妹躺著,要我反向趴在她身上,師父擡高我的屁股,陰莖就猛刺入我的陰道,陰莖沒入陰道之後,然後要老妹舔他的陰囊跟屁眼,就這樣插著我的陰道沒動,一直讓老妹舔,舔到他射精,阿~要死了,又射進去,等到陰莖軟化被我的陰道擠出來,他要我老妹含住舔乾淨,精液從我陰道流出來,他要我老妹用嘴承接,還用手指把我的陰道口弄大,讓精液整個流出來,老妹都吃到快嗆到了,結束之後他說還需要多來幾次才能完全改運喔!
    回程路上,老妹問我說:為什麼改運要做愛?我:我也不清楚,反正大師這樣要求,我們照作就是了。妹:感覺是在騙財騙色耶!一次玩弄我們兩姊妹。   我:你不要這樣想啦!大師這樣做必定有他的用意的,不然我們再去幾次,你覺得不好的話就不要再去。妹:你都這樣說了,好吧!於是我又再跟師父約十間,也把老妹的疑問跟師父說,師父說,下次他會跟老妹說明的。
    再次到師父那邊改運,老妹雖然有點遲疑,但是還是跟我去了。一見到師父,身邊還有四位師兄,師父表示這次會加強對老妹的施法,會讓她明顯感受到不同,這樣她就不會有疑慮了。我贊同師父所說的,沒想到我才點頭,他們就有點粗暴的把我兩姊妹衣服扒光,師父對我作法,其他四位師兄就包圍著老妹,也看不到他們在作啥,師父要我跪趴著,我順從照作,感覺到陰戶有溫熱濕滑的東西在我的陰唇遊移,阿∼該不會師父在用嘴幫我舔那裡,好害羞喔!舔到我淫水流出來,熱呼呼的東西就插進我的陰道了,師父把我轉向麵對老妹,隻見到老妹下麵被一個師兄插著,嘴巴也有一根陰莖,雙手被拉著各抓著一根陰莖,阿~這是怎樣的春宮畫麵阿,看的我慾望都有點起來了,師父不斷的抽插,師父不愧是有神威加持,我都看到插老妹陰道的人都換第三個了,師父還在猛力的抽插我,漸漸的我酥麻到快失去失感覺,隱約中看到老妹滿身是精液,那四位師兄好像輪了好幾次,等我醒來,隻見到老妹躺在旁邊,沒有見到其他人,老妹滿身乾掉的精液,我起身感覺到下麵有液體流出,我就把老妹叫醒,一起去浴室沖洗,老妹下麵紅腫到走路都會痛,回家的路上,老妹不斷責怪我害她被輪姦,我解釋說:或許是師父施法的方式你沒辦法接受吧?妹:唉~老姐,你有點執迷沒救了,今天這些事情最好別給姐夫知道,不然他不會原諒你的。我想想好像是這樣,於是決定真的不再去了。這件事我也不敢跟老公說,希望老公永遠不知道這件事。」



    看完我腦袋轟一聲,靠~老婆竟然被強暴了,連她妹妹都被牽連進去。他奶奶的,我本來很生氣,但是想說,她也不是故意願意跟別人發生性關係,我愛我老婆,所以我決定隱忍下來,沒多久,發現老婆怎麼常常晚回家,追問之下才跟我承認說她現在在一間到場學靈修,怕我不贊成所以不敢跟我說,我很生氣,大吵一架之後,我說隨便你,冷戰一段時間,雙方幾乎都不說話,有時會故意在她晚回家那天跟她做愛,平常我隻要用手先愛撫她的陰部,她總是會流很多愛液,甚至會有高潮,但是有幾次,我弄半天才流出一點點,一下子就乾掉很難插進去,她竟然跟我說是因為太緊張,這是啥鬼勞子理由啊!老夫老妻了緊張個屁啊!我心裡開始存疑了。於是我在趁機偷進入她的電腦,發現另一篇文章                                          

3
「靈修方麵雖然老公不太贊同,但是這是我的興趣,我應該跟宗教很有緣,所以我還是去道場修行,一開始老師很認真的教學,我也很認真地學,跟同學切磋,跟網路上的朋友分享,我很快樂,但是學到下一階層時我本來有點猶豫,因為老師說要我們同學間互相感應身體,我要找女同學搭配,老師說學到後期還是需要男女搭配,我因為前次經驗,有點怕又被騙色,老師說雖然平常上課他會開黃腔,但是他不會亂來的,看老師說的誠懇,於是我就繼續修習下去,
    剛開始我是跟女同學搭配,對方躺下用手去感應身體的氣場,我很認真學,液大概有這天份吧!很快的我學會感應對方氣場的好壞,之後老師說要跟我一起搭配他親自指導我,在我躺下時,在我身上上下感應,被一個男人的手上上下下的,雖然沒觸摸到,但是也覺得那感覺好怪,之後老師把手停留在我下腹部,說這部位可以打通任督二脈,讓我的功力更精進,我很有天分,應該要打開這任督二脈,但是可能要有肌膚之親,要我考慮,我求學心切,又自負有天分,就答應老師了。
    當晚我等其他學員都走了,剩下我跟老師,老師要我脫光衣服以便幫我打通脈絡,我起初不肯,但是老師激勵我說都到這階段了不再繼續修習下去很可惜,要我放心他不會亂來,看在老師感覺很誠懇的份上,我隻好咬牙脫下全身衣物,老師他說要先弄順我的氣場,開始用手在我的身體撫摸,隻感覺他在我胸部的地方停留特別久,他的意思是說因為我太緊張胸部氣不順,所以要多撫順,可是卻摸得我氣越來越喘,之後另一隻手往下從腹部開始遊移下去,怎麼感覺老師在玩我的陰毛,他解釋說這邊是打通的重點,必須要有點複雜的程序,弄完陰毛之後往下滑到我的陰部,手指在我的外陰手掌在我的陰毛上,說要開始運氣了,就開始上下快速搓弄,我被他的手指摸的我的陰部淫水直流,我身體一陣緊
繃…………,高潮了,抽蓄完身體癱軟無力,老師說因為不好打通要使用器具,就趁我全身沒力的時候,脫下他的褲子趴在我身上,陽具就用力往我的陰道挺進去,雖然有淫水潤滑,但是陽具有點大,硬擠得我好痛,我不斷哀叫喊痛,老師卻越用力抽插,我不斷掙紮,但是這點小抵抗一點作用都沒有,反而讓老師插得更快更深入,我已經痛到下麵沒感覺了,也沒力氣掙紮了,老師起身把他的大陽具塞進我的嘴裡,精液就不斷湧進我的嘴裡,還捏住我鼻子,害我不得不吞進去,事後老師說,他知道很痛但是為了打通任督二脈所以他不得不如此,要我吞精是要調和身體,天啊!平常老公要我幫他口交我都不願意的,沒想到竟然都是別的男人在我嘴裡射精,當晚老公想要愛愛,但是說真的下麵因為打通經脈還有點痛,根本沒性慾,本想幫老公口交,但是親吻到老公腹部位置之後,還是沒辦法
去含陰莖,隻好幫老公打手槍,交代過去,唉~真的很對不起老公。
    之後老師說因為要持續維持經脈通順,強行插進來幾次,每次都很痛,而有
一次因為我不想再吃精液,老師竟然射在我陰道裡麵,我好生氣!也怕懷孕,跟老師反應,可是他在下一次依然射在我體內,害我吃事後丸吃到月經都亂了,所以我決定不要繼續在這道場修習了,雖然我的修行能帶給老公好運勢,但是在這樣下去真的不是很舒服,還是換個道場吧」
   
難怪最近都不太想跟我做愛,老婆做這些事情,她不是紅杏出牆,本意也是希望我好,縱使我不贊同她的方式,但是她還是執迷不悟,我能怎樣作呢?忍住憤意,我繼續打開另一篇。
   
「換到另一個道場,這邊的修行主要以坐禪為主,一開始是聽禪師講道,然後坐禪修定,同一團員裡麵有二個師兄一個師姐,我們共同坐禪交流經驗,很快的我們這一團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這階段的修行需要兩人互相戒護,因為另外兩個組員是夫妻,所以我跟另一個師兄是一組,想說反正這師兄剛退伍年紀很小,沒關係吧!隻是小弟弟,這小師兄很關心我,常常會在散會時打電話問我到家沒,有時也會要我早點到,先去吃個晚餐再去道場,我們混得很熟,也因為對方年紀小沒戒心,有時在修行時會被他觸摸到身體,我也不以為意。
    之後要練到雙修了,竟然要男女脫光,麵對麵坐禪,另外兩位組員很大方地就脫光開始禪定,我身為組長也隻好脫光,反而是那小師兄在害羞不敢脫,我還糗他,我是女生都敢了,況且我是兩個孩子的媽的大姊姊了,沒什麼好害羞的啦!他才靦腆地脫下衣物,哈~看到他的陰莖竟然翹的好高,我還糗他,耶~跟我老公差不多大喔!別亂想了,快禪定吧!
     禪定一會兒,我張開眼睛,竟然發現他的陰莖竟然還在翹呢,真不愧是年輕人精力旺盛,往旁邊看我嚇到了!隻見那師兄躺平,師姐竟然是坐在他老二上禪定,那小師兄有發現了,大概看到現場春宮,忍不住,竟然把我撲倒,我極力反抗說不行,不然我幫你打手槍,讓你發洩吧!我讓她躺下我坐在旁邊,抓起陰莖開始套弄,小師兄的手也不安分的在我的胸部搓揉,我想算了,讓他摸吧!快點發洩不然手很酸,他的手開始往下摸摸我的陰部,,才剛觸摸到,我還來不及製止,他就洩了,還噴到我臉上,,他看到忙起身跟我說對不起,找衛生紙幫我擦乾淨,我笑他年輕人沒擋頭,他忙辯解說因為師姐太漂亮了,下次絕對會持久一點,我罵他,還下次咧!
     隔天小師兄一直打電話給我,問我下次可否早點去道場,電話接到老公都有點不爽了,我隻好答應小師兄,提早到了,我先跟小師兄去吃飯,吃完飯到了道場發現另兩位團員今天不來,我想還是繼續我的修行,看我脫衣服,小師兄這次也很快就脫掉了,開始坐禪,小師兄猛盯我的胸部看,想說是小弟弟就給他看吧,他突然冒出一句話,師姐你的胸部好漂亮,害我害羞了一下,回說神經喔!他又說師姐你的陰毛好茂密好性感,害我還真的有點冏的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又說師姐你那邊應該也很好看可以讓我看一下嗎?我當然不允許囉!那邊是要給老公
用的,怎麼可以隨便給人家看,他就一直盧我,盧到我都沒辦法專心修行,我隻好說,就隻能看喔!想說被看也不會少塊肉,於是就躺下把腿張開,他湊過來看的好仔細,我就把腿合閉坐起來說,看夠了吧!可以專心修行了嗎?他說好,然後
竟然就躺平,老二翹高高,我問他你再做啥,他說想跟那天師兄師姐的方式坐禪阿!我哪肯阿!不理他繼續我的禪定,那傢夥竟然很不安分的手在我的背後撫摸遊走,耶~想考驗我的定性喔!我不理他繼續禪定,他竟然得寸進尺的在撫弄我的乳頭,我一個深呼吸,深入禪定,不知過多久,我突然驚醒,他竟然趁我開腿盤坐時,在努力的摳挖我的陰部,我生氣了,把他推開,結束今天的修行,回家了,他不斷打電話跟我道歉,我快到家時,怕對話被老公知道,就說原諒他,不然老公那醋罈子,保證跟我翻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