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女俱樂部Ⅱ 第1-3章

第一章

  屈指算起來,我和女兒小傑做愛已經快滿五年了。想起在她16歲生日時用大
雞巴開苞作爲生日禮物,使她無法抗拒的被親生父親肏屄破處時,那涕淚扭曲的
小臉仍曆曆在目。

  雖然那是一次幾乎使她喪命的狂暴性交,但自從我的大龜頭撐開幼女的小逼,
將那層無比稚嫩的處女薄膜完全破壞,粗硬滾燙的雞巴抽搐著在她幼小的陰道中
灌滿精汁漿液,讓痛苦的肏逼變成性愛的高潮後。很快沈迷于性交的她就開始每
天祈求和我造愛,讓我堅硬滾燙的雞巴侵入她越來越潤滑擴張的稚嫩小屄和菊穴
肛腸,肆意抽插攪動,直到緊抵著她陰道深處的子宮頸口或腸道深處宿便的龜頭
馬眼噴出滾燙的精子。

  即使在不性交的日子�,乖巧的女兒也會在用香嫩的小舌頭將我包括沾屎屁
眼和腳趾泥漿在內的全身都舔個幹淨後,讓我惡臭撲鼻的肉棒在她的櫻桃小嘴�
抽插射精,或者毫無抗拒的接受我賜予的尿浴並喝下那腥騷的小便。

  五年來我們倆父女淫亂交合,玩遍所有變態的性愛遊戲。最近每逢和她同床
共眠,我就會給女兒穿上SM的緊束皮衣、用粗大強力的按摩棒深深插入她的幼
屄和屁眼後,才用堅硬滾燙的大龜頭摩擦著她可愛童真的小臉和口鼻,直到幼女
在前後性器雙重的刺激下登天潮吹,洩噴出大量的小便和陰精後,才會正式地把
大雞巴插入狹窄濕淋的小屄肉縫,一邊拉扯鏈接她乳頭上金屬夾扣的細鏈一邊進
行粗暴快速的抽插。

  小傑總是對我小鳥依人,溫柔體貼。不管是被我捆綁成人體便器、在小屄屁
眼中總共四根按摩棒的連續高潮下,用嬌嫩的小嘴零距離接受爸爸拉出的糞汁便
條。或是被金屬鐐铐束縛四肢,全身的每一個孔穴包括小嫩舌都插入電極、在強
烈的電擊中痙攣抽搐著被我用騷尿淋澆全身。甚至是戴上可愛的狗耳和項圈,菊
花中插著由十八節肛交球組成的小狗尾巴,被我牽著在整個城市爬行,與每一個
相遇的雄性不管是惡臭肮髒的流浪漢還是發情的男人性交淫亂,她都無所怨言的
承受了下來。

  每一次無限淫糜的亂交之後,我都會溫柔的抱住可愛淫亂的乖女兒,把已經
無精可射的半軟陽具塞入她的迷人溫暖的小嘴,直至睡著滑脫。

  盡管我們參加了一系列的亂交遊戲,小傑被無數爸爸之外的大屌肏屄口爆、
幾乎淪爲了最低賤的公共精液便器。但她並沒有被玩殘,仍然是那麽可愛。她的
小屄仍然保持著出處女時那麽嬌豔。唯一與處女有少許分別的,就是她現在被肏
小屄或屁眼時,淫汁和腸液的分泌會猶如湧泉一般。當我的陽具在她的陰道或腸
道�快速抽送而令到她高潮的時候,倆人器官交合的地方都會發出無比強烈淫蕩
的「啪嗒」聲。

  今年春節假期,爲了探望那隻替我生下可愛肉奴女兒的母畜,我們父女兩人
來到泰國休假旅遊。在曼谷最高級的幼女娼館中,那隻沒有名字,16歲時被我強
行開苞破處並連肏百次,最終生下小傑的少女母狗榮幸的目睹了親生女兒娴熟的
舔濕了那根無數次進入自己爛屄的粗硬雞巴,搖晃著性感的小屁股將雙手扒開的
小屄套入烏黑龜頭的瞬間。雖然在同時被幾十根全城最肮髒惡臭的巨屌出入于爛
屄、屁眼和嘴巴的她痛哭嗚咽的罵了我幾句類似禽獸之類的話,但很快的,噴滿
子宮腸道、頭臉軀體、口鼻眼耳的精液就徹底淹沒了她。在我痛快的在女兒的直
腸內射完最後幾滴精液時,隨著第三波替換輪奸她的巨屌出入爛屄肛門的騷臭精
漿已經風幹成了一灘白漬。

  因爲已經雇傭了一百名苦力輪奸那隻母狗,所以我和女兒盡興性交之後就離
開了娼館開始在曼谷遊玩,在一家人妖秀場,我們認識了一個英俊強壯父親和他
16歲的女兒。他們父女倆人都很外向,和我們有說有笑的,彼此間十分投契。

  那個女兒名叫鄧程華,純潔可愛,身材修長。穿著健康性感。泰國的天氣炎
熱,她的上身經常隻穿背心,下面有時穿短群,有時穿極短的運動褲。一對很美
麗的小腳丫上隻套著對日本拖鞋。我抵擋不了幼女的誘惑,經常偷眼欣賞她的*
體。

  程華最誘人的是胸前那對紅豆般大小的乳頭,隻要稍一彎腰,那白嫩平坦的
幼女裸體就會半露出來。還有那修長的大腿和玲珑的肉足。我真恨不得立刻把那
雙細白的嫩腳捧在手�用雞巴蹂躏玷汙,不過她畢竟是別人的女兒。我也隻能在
腦中亵玩淩辱而已,無法像對我女兒小傑,隨時都能把肉棒塞入她的嫩屄屁眼�
抽插射精甚至排洩臊尿。

  鄧爸爸也很英俊灑脫。他經常借故和我女兒小傑聊天,從他那充滿色欲的眼
神看得出她對我女兒小傑的肉體也是垂涎不已。我當然不會介意她淫亵的企圖。
這幾年來,我身邊的男性已經有不少人用大雞巴肏入過小傑柔嫩的陰道和屁眼,
在劇烈的抽插中將滾燙的精子射進了幼女的身體。而作爲交換的代價,那些男人
的女兒不管事前是否被父親的肉棒肏過,最後也無一例外的被我的大雞巴蹂躏的
欲死欲活。

  一天傍晚,我們一起在酒店的泳池遊水。我女兒小傑和鄧程華躺在泳池邊的
涼椅上。鄧爸爸和我浸在池水�聊天,他問我覺得她的女兒如何。我假裝正經的
回答道:『你女兒很可愛乖巧呀!』鄧爸爸嘿嘿的笑了幾聲說道:『可是我覺得
你女兒比起我女兒來,另有一種很討人喜歡的氣質哩!』

  我開玩笑的打了幾個哈哈說:『你說的氣質該不會是可以供男人發洩肏小屄
插屁眼的淫奴肉便器吧!』鄧爸爸立刻會心的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也和
我一樣,是個喜歡操女兒小逼菊穴的變態老爸呢,這可真是太好了!』他的視線
望向我女兒小傑躺在涼椅上的背影。小傑穿著淡黃色的泳衣,但是纖薄的彈性泳
衣並包不住她嬌美的幼女身材,反而更襯托出那健美嬌嫩的曲線和微微隆起的小
酥胸。我望望躺在另一張涼椅上的小程華,她今天更加的性感迷人,身上隻穿黑
色的丁字型泳褲,不但鼓起的小陰蒂清晰可見,連平時未見過的可愛小屁股也裸
露出來了,那對可愛的嫩腳兒高翹伸展著,我真想過去把她拉下水來,痛痛快快
地摸捏奸亵一番。

  我正在意淫幻想著程華的肉體,鄧爸爸突然說道:『不如我們來個換女遊戲,
好不好呢?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肏一肏女兒之外的可愛幼女了呀!』

  我當然不會拒絕這個戀*鬼父的提議,其實從第一眼見面,我就對她女兒鄧
程華垂涎欲滴,幻想一插屄菊了。但是出于暫時不想暴露經常換子淫交的經驗,
我假意對她說道:『遊完水我跟女兒說一聲,如果沒問題,就今晚進行吧!』

  晚飯時,我當著鄧先生的面試探我女兒是否願意玩這個換女的遊戲。小傑這
隻淫蕩的小母狗,這時竟借口與對方不熟悉裝作不肯,我假裝罵了她幾句,她才
一副不情願的答應了下來。當天晚上,鄧爸爸帶著她女兒來到我的房間,我女兒
小傑則跟著鄧爸爸到他的客房去了。

  房間�隻剩下了我和可愛的小程華了,眼看夢寐以求的幼女已經到手,我故
意假裝出了幾分拘謹的神態。鄧程華對我笑了一笑,便走去把門拴上。然後走到
我面前,大方地說道:『叔叔,你先幫我脫衣服,然後我再替你脫,好嗎?』

  我伸出顫抖的大手,替她脫下背心,小女孩平坦潔白的稚嫩肉體立即裸露出
來。我望著她美麗的肩胛發呆。鄧程華便牽著我的手放到了她的胸脯之上,女童
那細白如脂的肌膚和我女兒小傑的一樣柔軟而富具彈性。

  但因爲畢竟是別家女兒的肉體,這麽隨便的一摸,我的生理上立即起了反應,
硬起來的陽具幾乎把褲子撐破。鄧程華一眼見到,便將我的褲鏈拉下,把粗硬高
翹、青筋暴漲的大陽具釋放了出來。

  這個長著天使臉龐的小女孩戴著幾分媚態微笑道:『叔叔的肉棒好壯喲!看
來今晚人家有的好受罪了呢。不過,叔叔還沒有幫我脫完哩!』

  我把放在她胸脯上的雙手向下移動,解開了她的褲帶,把她的短褲脫下來。
隻見�面還有一件粉紅色的內褲。鄧程華故意背向我,讓我繼續把她僅餘的底褲
脫下來,眼前慢慢出現了一個雪白細嫩的小屁股。程華這才慢慢轉過身來來,原
來她小腹下面光脫脫的一根陰毛也沒有。我還沒有看清楚她那道隱藏著小屄的細
縫,她已經開始動手脫我的衣服。

  鄧程華的手法很熟練,我很快就被剝得精赤溜光,和她裸體相對。她撲到我
懷�,把小女孩軟滑清香的身體緊貼在我的胸前。

  我摟住她的嬌軀輕輕抱起,粗硬的大陽具不期然地頂在她的*穴的縫隙上。
程華用粉嫩的小手握住我大雞巴的棒身,隻是輕輕的擡起一條嫩腿,就將幼女的
嫩屄準確的套了上去。

  隻聽『滋』的一下,我的龜頭毫無阻礙的塞入了她濕潤的小肉洞。那溫軟緊
繃的陰道腔肉包圍著我的蘑菇頭,濕潤的屄穴就好像小嘴一樣吸咬著我的肉頸。
被巨屌侵入小屄的程華當然不可能沒有反應,她胸前兩顆如紅葡萄的粉嫩乳頭立
刻鼓漲了起來,嬌叫了數聲後整個人都貼在了我的胸部上,更似軟玉溫綿。

  我用手勾起她彎曲的雙腿,挺腰運氣,將整根搞翹的陰莖末根肏入幼女的陰
道。程華立刻至激地慘叫了一聲:『哇!好長!好大!啊啊啊!叔叔的肉棒插到
人家的肚子�了呀!』

  我自豪的看著程華那被因肉棒塞入而完全擴張開的紅潤*穴,一邊摸著伸出
舌頭失神呻吟女孩的臉龐笑一邊問道:『怎麽樣,叔叔的大雞雞是不是很棒啊?』
已經整個人被我的雞巴頂起的小程華艱難的懇求道:『啊啊!好叔叔……請你…
…躺到床上,讓我騎在你的上面……這樣比較好肏……』

  因爲塞滿了女孩的小屄而無法抽插的我接受了她的建議,褪出雞巴仰臥在大
床上。略感解放的小鄧程華立即跨到我身上,她細嫩的雙腿大大分開蹲在我腹部
的上方,一隻細長小手按摩著自己勃起的兩瓣陰唇,另一隻白嫩的手兒則扶著我
粗大的陰莖,擡起屁股,把龜頭對著那光脫脫的嫩屄裂縫摩擦濕潤了一陣,然後
才扭腰舞臀,一點一點的讓粗硬的大陽具開始在自己濕潤的肉洞出出入入。

  這種招式我也曾經和女兒玩過,但是我女兒小傑一讓我的巨屌插進她的肉體,
很快就會全身癱軟,不再懂得活動了,所以總是玩的不夠盡興。現在鄧程華不僅
主動地和我這樣玩,而且這名女孩的體力遠遠勝過我的女兒,她孜孜不倦地上下
活動著,我見到自己那條又粗又長的雞巴在她粉紅腔肉的包裹中吞吞吐吐。又見
到她稚嫩柔軟的上半身在我眼前劇烈晃動。就伸出右手捉住她的小奶頭又搓又捏,
左手則捏住她勃起的陰蒂摩擦揉捏,被我撫摸亵玩的小程華很快開始進入高潮。
她的小肉洞淫液浪汁橫溢,不斷的整根吐出我的雞巴又末根吞入。雖然女孩的騷
穴如吸水的海綿般按摩著整根陰莖,但是我仍然金槍不倒。

  過了一會兒,鄧程華一屁股坐下來,我仍很堅挺的陽具深深插入了她的陰道。
這個與我肛交淫亂的小母狗劇烈喘著氣媚笑說道:『叔叔你真強,人家不行了啦。
停一停再玩吧!』

  說著,她俯趴下來,把平坦柔軟的軀體緊貼在我的胸部就不再活動了。我立
刻毫不客氣的反客爲主,挺腰收腹,用腰力由緩到急的把滾燙的雞巴往她的嫩屄
�抽送起來。

  鄧程華『哼哼漬漬』地呻叫著,小肉洞的淫液仍不停地滲出,看來她也十分
享受。受到女孩欲仙欲死的叫床聲感染,我也逐漸進入高潮,于是停下肉棒的活
塞運動對鄧程華說:『我快要射出來了,你快點起來,讓我射在臉上吧!』

  小程華卻賴在我身上不動,嘴�說道:『反正今天晚上肯定要肏好幾次,顔
射可以等一下啦,叔叔你的第一發就射在人家的穴穴�吧!』說著,她竟還用力
收縮起了陰道快速的套弄起了小屄中的陰莖。我正當緊要關頭,讓她這麽一夾,
當場就火山爆發了。小程華興奮的感受著我的馬眼突突的往她幼女的子宮內大量
灌射著滾燙的精液,竟然在性交的高潮中從被尿道噴出了稀薄少量的尿水。

  等到最後一滴精液射入女孩的身體,淫糜的女孩肏奸終于漸漸平靜了下來。
稍微休息了一會兒,鄧程華在我耳邊說道:『叔叔你抱我到浴室沖洗一下,讓我
用嘴巴侍奉你厲害的肉棒,給人家來次濃精顔射,好不好呢?』

  對于女孩主動要爲我口交的提議我當然不會拒絕,于是,我抱著仍和我性器
相連的鄧程華來到浴室。平時我和女兒鴛鴦戲水時,都是她服侍我沐浴,但是現
在鄧程華卻要我替她沖洗。既然要享受我的服務,就免不了要付出點小代價。

  我慢慢的將程華的身子拔離我射精後漸漸軟化的肉棒,女孩被巨屌擴張的嫩
穴立刻傾漏出大股混合著愛液的濃精。我讓女孩跪座在大灘的白漿上面對著我,
用沾滿粘汁的大龜頭在她可愛的小臉上蹭了蹭說:『做好準備哦,小程華,叔叔
要幫你好好沖洗了哦。』

  程華立刻就明白了我的企圖,雖然微露不悅之色,但她還是順從的挺直了身
子,『叔叔你可真壞哦!竟然要用尿淋我這樣可愛的小女孩,真是大變態!』雖
然嘴上這麽說著,但這個淫浪小女孩躍躍欲試的眼神和張大欲飲的小嘴還是出賣
了她對黃金尿浴的真正態度。

  隨著一道筆直金黃色的小便從我龜頭的馬眼傾射而出,散發著腥騷熱氣的小
便開始從女孩的頭頂向下沖洗過程華的額頭、眼眉、口鼻、除了被她接到口中喝
下的部分外,大量金黃的尿液順著她的脖頸流淌過平坦的女孩胸脯、小腹,會聚
到並攏雙股間剛被巨屌擴張還未合攏的縫隙上,最終順著兩條美腿嫩足與地上的
精水混合在了一起。

  我一邊握著大雞巴爽快的用尿液沖洗著可愛的小女孩,一邊伸出另一隻手讓
她不斷改變姿勢,趁機亵玩她濕潤臊臭的稚嫩肉體。將她扶到馬桶上半躺擡腿,
那一對小巧玲珑的嫩腳兒終于得償所願可以捧在手�慢慢摸玩,我自然是愛不釋
手仔細掰開每一隻小腳趾,用最後的幾股小便徹底的淋澆了個遍。

  作爲黃金尿浴的回敬,在我徹底排洩之後,小程華仔細地把我的沾滿小便和
精汁的龜頭舔吸得幹幹淨淨。我的陽具被她軟綿靈巧的小舌頭一撥弄,立刻又堅
硬起來。因爲她的主動,也因爲已經和她有一次合體淫交的緣份,所以我也不再
對自己的本性進行什麽掩飾。

  我放肆的將女孩的全身搓捏摸玩,將方才我淋上的尿液塗抹遍她每一寸的肌
膚。甚至強硬翻開了她的兩瓣粉紅陰唇,將方才被內射過的*穴肉壁也把玩了一
番,小程華完全沒有躲避或抗拒的意思。當我把手指伸入她的臀縫,開始借尿液
潤滑扣弄柔軟的菊穴時,程華便笑著問道:『叔叔是不是想來二發走後門了啊!』

  我裝紳士回答:『如果你不想再被肏屁眼,就不要了吧!』鄧程華笑道:『
我知道你們這些喜歡玩幼女的變態老爸,是不會放過鑽我們小菊花的機會的啦。
你要玩就玩吧!在水�玩順滑一點,玩完了可以順便在這�洗洗。』



  這一次鄧程華不再任由我改變約定的內容,她半逼著我躺在浴缸�,然後她
騎了上來,把我碩大烏黑的龜頭緩緩地納入她的臀洞�。

  這次進入鄧程華的菊穴,乃是我第第次與這個淫蕩小母狗的肛交性愛!小程
華一邊扭動著細腰,一邊望著我抛媚眼兒。

  這個可愛的小女孩淫笑著說:『剛才套弄叔叔雞巴的時候,人家被你的大雞
巴肏的太爽,竟然都潮吹了呢,這次我要拿出的本事,一定要弄到你精盡人亡爲
止!』

  我突然想起問道:『你是什麽時候開始和爸爸做愛的呢?』鄧程華歎了氣回
答道:『不記得啦,反正我從很小的時候就被爸爸的雞巴給肏了!媽媽說還是要
不是那之前爸爸已經在她的淫穴和屁眼中發洩過幾次,我的小屄肯定就被肏的血
肉模糊啦。』

  『你和爸爸進行過好多次父女交換了嗎?』不想過多了解別家隱私的我換了
個話題。『是呀!看起來叔叔你也不是第一次吧!其實老是對著自己爸爸的雞巴
也沒什麽趣味吧?偶然交換一下伴侶享受不同尺寸、粗細的才比較刺激呢!』鄧
程華嘴�回答,套弄肉棒的菊穴卻並沒有停止活動。

  我將雙手伸到她的跨間用手指攪動著那早已淫汁橫流的小屄,在浴缸浸泡的
狀況下,她稚嫩的幼女性器更加滑膩柔嫩。雖然剛才已經和鄧程華交合內射過,
但她的屁眼竟比小屄更加緊湊,�面的肛肉摩擦著我的龜頭,很快把我的性欲再
度推上高潮。雖然也抓著程華的小屁股按自己節的節奏抽插了數百次,但我還是
很快在她的直腸�射出了第二發濃厚的精液。

  鄧程華喘了一口氣,笑道:『第一次和叔叔性交時人家玩輸你,但是這次可
贏你了,一會回到床上,我還要用嘴把你的雞雞�所有的精液都吸出來,讓你知
道我的利害!』『我已經知道你的利害啦!不如現在就認輸投降好了!』我淫笑
著說道。

  『你投降啦!可是人家並不優待俘虜喲!』小程華說完便站起來,她要我服
侍她沖洗下體。然後又要我讓她騎馬仔馱她到床上。我雖然覺得她是在報複剛才
的黃金尿浴,卻很心甘情願。況且她溫軟的小小屄緊貼在我背上,另有一種莫明
其妙的樂趣和快感。

  上床後,她讓我仰臥而睡。然後面向我的下體趴在我身上擺成『69』的花
式。小女孩把我剛才肆虐于她銷魂屁洞、現在卻已軟小無力的陽具銜入紅潤的小
嘴。同時也把那光潔無毛、被粉紅陰唇緊密包裹的小嫩屄湊到了我的嘴邊。

  投桃報李,我立刻用唇舌含著女孩已經再次勃起的陰蒂舔吮起來。受到強烈
的刺激,扭動的鄧程華不自覺地將肛穴緊貼在了我的眼前。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她
那沒有一根肛毛的潔白臀縫,也看到了她嫣紅的可愛屁眼開張合閉的過程。雖然
肯定被不少男人肏過,但這女孩的菊穴看上去仍是頗爲稚嫩。

  鄧程華的口交功夫的確一流,我噴射過的陽具很快又在她的小嘴�膨漲粗大。
但是她並沒有因此而停頓下來。漸漸的,她的小嘴已經容納不下我的陽具了,小
女孩隻能吐出大雞巴,含著我的龜頭舔吮吞吐,並用一雙白玉般的小手摩擦著那
又粗又長的陰莖。

  我這邊也把她可愛的小嫩屄舔得淫水亂湧,吸飲著女孩甘甜蜜液,我故意大
力的用舌尖搔弄著她的陰蒂,程華的身體開始顫抖。我再接再勵,一會兒把舌頭
深入她的嫩穴尿道,一會兒又用舌尖舔弄她的陰道肉壁,終于又把她也推上了高
潮的邊緣。

  鄧程華不得不吐出了我的龜頭,她嬌喘著說道:『叔叔舔小屄的嘴功也很了
得呢,可惜你的舌頭畢竟不夠長,沒辦法象雞巴那樣深入陰道呢。現在你先把陽
具插到人家的穴穴�舒服一下吧!回頭我再用嘴爲你服務啦!』

  我知道她已經鬥敗了,隻是不肯認輸。但也樂意拿把梯子讓這個可愛的淫蕩
女孩下台。因爲我始終免不了要在她的小嘴�射精,而她小女孩的小屄卻很難再
次潮吹噴射,照她的說法,我確實是輸了。

  接著,小程華擺出各種花式和我性交。她先伏在床上讓我玩『狗仔式』,又
躺在床沿舉起修長的雙腿要我『老漢推車』。一會兒又翻身伏在床上讓膨脹跳動
的大雞巴插進她的屁眼『隔山取火』。

  最後,她要我躺在床沿讓她『床邊搖蔗』。程華先讓我粗硬的肉棒插入小屄,
然後柳腰款擺不停地套弄,有時還把她挺起的小陰蒂緊貼我的陰部左右研磨。這
一招果然利害,我的龜頭和她的腔肉不斷踫觸摩擦,漸漸導緻全身血脈沸騰。捉
住她小屁股的雙手也緊張地把她美麗的雙臀捏得變了形。

  鄧程華也看出我已經漸入佳景,她恰到好處的把即將爆漿的雞巴從自己的嫩
穴�退出,緊接著用小嘴緊緊含著龜頭。兩片櫻唇猶如處女小陰唇一般緊緊包裹
我筋肉婁張的龜頭,時而吞吞吐吐,時而用舌頭攪卷。在她努力把我的整根陽具
深深含入喉嚨的時候,我終于忍不住,龜頭一跳一跳地在她的口腔�發射了。

  她把我的肉棒退出少許,隻銜著龜頭。我一波波的射著精,她也一口口的把
我射入嘴�的精液吞咽了下去。直到我的龜頭停止跳動,她才把馬眼用力地最後
一吸,放松地吐出雞巴,和我雙雙躺到床上休息。

  小女孩依偎在我胸前,我隱約嗅到她的嘴�有我精液的氣味。狂歡之後,一
切平靜下來,我忽然想起自己的女兒,不知她和鄧爸爸玩得開不開心。

  正在記挂時,電話突然響了。原來是鄧爸爸打過來的,她問我幹她女兒的*
屄有沒有爽夠,如果結束了準備帶我女兒小傑過來。我對她說已經結束了。

  鄧程華接過電話,對她爸爸說要留在這�陪我睡到天亮。鄧爸爸不知在電話
�說些什麽,鄧程華便笑著放下電話,笑著對我說道:『叔叔你的女兒就要過來
了,我們有機會再玩個痛快吧!』

  說著,她便起身穿上衣服。我也想起床穿衣,鄧程華拖過毛氈蓋上我光脫脫
的下身,並嬌笑道:『不必麻煩了,我爸爸把你女兒還給你,我們便立即過去了
嘛!』這時,有人在敲門,鄧程華過去開門。果然是鄧爸爸送我女兒小傑過來。

  她沒有進門就和她女兒回房了。我女兒小傑關上房門,坐到床邊。我拉著她
躺下來。她含羞地說道:『爸爸你的寶貝雞雞還有尿沒有,人家想讓你給我沖沖
呢。』

  我當然答應了女兒想被我淋尿的要求,將小傑剝光衣服抱進浴室,我當然也
處于赤條條一絲不挂的狀態。雖然我剛才已經被程華逼著泡過了澡,但女兒小傑
還是如往常被尿浴前一樣,用小香舌替我舔遍了一次全身,她特別仔細的翻舔著
我的陰莖、從包皮到龜頭的每一寸縫隙都不放過。因爲沒有了我平時酸臭濃郁的
體味,她似乎舔的還不夠盡情。

  在女兒清潔完畢我的屁眼之後,我和平時一樣將一泡熱尿淋澆遍了她的全身,
看她如飲甘露般喝下大部分騷尿,又慣例的將最後的一大股小便排洩入她幼女的
嫩屄灌洗內部。

  直到女兒身上再次充滿我的味道,我們才回到了床上,女兒依偎在我懷中,
親熱地和我將舌頭交纏在一起進行了一個充滿尿臊的濕潤長吻,女兒咯咯笑著問
道:『爸爸剛才玩得開心嗎?鄧程華是不是比我好更肏呢?』

  我用雞巴摩擦著她的嫩穴回答說:『這小淫娃雖然看得出很有伺候肉棒的經
驗,但是我還是和你這個親女兒玩的時候才比較盡興哦。』小傑興奮問我和鄧程
華具體是怎樣玩的,我便把剛才奸肏女孩的全套過程原原本本地說出來。小傑假
裝生氣的說道:『我就想鄧程華和他的老爸怎麽能那麽輕易的同意交換女兒的性
交遊戲。原來是早就玩過的老手啊!剛才鄧爸爸帶我到他房間時,虧我還故意裝
的一副純情害羞的樣子。

  不過鄧爸爸倒顯得很溫柔,他殷勤地幫我脫下衣服褲子。我很快被他剝得一
絲不挂,就假裝羞得連眼睛都沒有睜開。他小心把我抱到床上,撫摸我的胸脯,
還用嘴舔吮我的乳頭。我被他弄得周身輕漂漂的,手腳都酥麻了。你知道人家的
乳頭之前和你玩性虐待遊戲的時候被穿過環啦,我怕被鄧爸爸看到穿孔,被摸得
一顆心『砰』『砰』的亂跳,他接著又伸出舌頭吻從我的胸脯一直吻到肚臍,那
時我已經很興奮了,屄屄也分泌出了許多淫水。

  沒想到鄧爸爸立刻用嘴貪婪的吸起了我穴穴�流出的液汁,他含著我的兩片
陰唇又吞又舔,後來又漸漸的把舌頭轉移到了我的屁股附近。我昨天晚上才被你
肏過菊穴呢,屁眼弄不好還有你的精液呢,但是鄧爸爸一點都不在乎,他賣力的
連舌頭都伸進了我的小屁眼,我想他大概吃下你的精液了呢。『

  我說道:『這對父女一定也是玩過了各種性變態遊戲的老手了,小母狗鄧程
華也是騷的很,她不但主動要我在嘴�射精,在我突然襲擊尿浴她的時候,她也
是很爽的把小便大口大口地喝下去啦。對啦,你和鄧爸爸接著怎樣呢?繼續說呀!』

  『後來嗎,鄧爸爸把我的屁眼又舔又吻,我被他攪得一顆心幾乎要跳出來。
和爸爸你平時搞我的時候一樣,每逢你舔我的小菊穴,我總是渴望你快點插入奸
我。可是鄧爸爸卻沒有立即肏我,他把我的屁眼吻了好久,還贊我肛門很漂亮。

  我正發情瘙癢的難受,鄧爸爸又將舌頭插入我的小穴�對著嫩肉不斷舔觸起
來。這一下弄得我雙腿都發抖了,我以爲馬上就會被他舔的高潮潮吹,誰知鄧爸
爸卻停止了舔屄屄,冷不防餓虎擒羊似的撲到我身上。正當我嚇了一大跳時,他
已經迅速的把那根早就翹的青筋畢露的大雞巴插入了我的屁眼。

  先前我並沒有看清楚他的陽具,現在菊穴也已經酥麻泛水了,感覺不出他那
條肉棍兒的粗細長短,隻覺得有東西在我的屁眼�出出入入。

  我放軟了身子任鄧爸爸的肉棒在屁眼�馳騁抽插。他像你一樣很有耐久力,
大雞巴拔出插入,把我肏得欲仙欲死,直到我連續高潮了兩次,他都仍然沒有射
出精液。

  鄧爸爸一邊奸我,一邊贊我的屁眼緊湊軟滑。箍得他的雞巴十分舒服。這時
我已經被奸的如癡如醉,隻任著他的大雞巴在肛門�狂抽猛插,升天的高潮一個
接著一個,腸道��外外都是濕淋淋的愛液蜜汁。直肏了一個小時左右,鄧爸爸
才在我的屁眼�射了。他滾燙的精液大股的濺射入了我的直腸,那種感覺舒服極
了。『我女兒小傑說到這�,含羞地看了我一眼,沒有再說下去。

  我摟著她笑道:『你接著說啊!又不是第一次被老爸以外的人灌精,你這隻
吃過上千根雞巴的小淫狗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小傑調皮的做了鬼臉後繼續說道:
『鄧爸爸把我的屁眼灌滿精液之後,稍息了一會兒,就抱我到浴室去。他把我抱
在懷�仔細沖著小屄和灌滿他精液的屁眼,更把手指伸入我的肉洞�來回挖弄。

  雖然已經有了性交的關系,但他仍然像剛見面那樣愛不釋手地摸玩我的胸脯、
屁股、甚至是我的小腳丫,他也捧到嘴�舔吻。他用舌頭仔細的舔著我的腳趾縫,
吻我的腳闆底。哇!真要命,我簡直像被麻醉了。

  洗完之後,他把我身上的水珠抹幹,又抱我到床上繼續玩。他再次把我全身
又吻又舔,這次主攻的方向已經不局限于小逼和菊穴,而是我全身所有的性感帶,
直搞的我情欲高漲。所以當他要我口交的時候,我連假裝矜持的拒絕也忘記了。

  我抓住他高高翹起的肉棒,直到這時,我才看清楚他的陽具。原來鄧爸爸的
陽具大的簡直讓人害怕,硬起來的時候足有我胳膊那麽粗,那麽長,剛才他肏我
的時候最多隻是進去了三分之一左右。

  他要我趴在他身上玩69式,我就扭著屁股把小屄湊過去讓他舔吻。玩了一
會兒,我不想鄧爸爸就這麽在我的嘴�射精,便主動地用小穴以『坐馬吞棍』的
姿勢套弄他粗大陽具的龜頭部分。

  誰知鄧爸爸早就將雞巴那黑紅的陰莖早已對了準我的嫩屄,待我提臀將大龜
頭褪出小穴的間隔,他突然把我的身體往下一拉,同時屁股一挺,猛地將那根兇
器般的雞巴完全盡入到了我的陰道之中。也不管我如何掙紮呼痛就這麽強硬的抽
插狂肏,直幹了二十多分鍾才將龜頭深深的抵在我的子宮頸口射出了大股的精液,
被他肏的失神昏厥、陰道幾乎撕裂出血的我也幾乎在同時達到了高潮,不自覺的
將尿道�的小便全部噴射了出來。『

  我笑問:『怎麽樣,被我之外男人的大肉屌肏的感覺一定很爽吧?也許下次
你會喜歡上和超大雞巴肛交也說不定呢?』我女兒小傑狠抓了我的雞巴兩下呸了
我一聲說:『你玩這樣的換女遊戲當然很刺激啦!可以奸淫別人的女兒又不用出
錢,可是人家可就慘啦!這一個星期估計拉屎小便都會痛啦。要不是鄧爸爸插破
了我的穴穴,我也不會剛肏完就提出回到你這�呀。

  鄧爸爸還問問我是不是玩得不開心。我就隻好忍疼向他說,很高興讓他把我
玩得欲仙欲死。以後有機會,我還是想再和他玩的。隻不過因爲初次嘗試,所以
想回到爸爸身邊嘛!鄧爸爸聽我這樣說,也不再勉強我,于是就送我回來了。『

  知道女兒爲了我肏其她女孩的欲望付出了被巨屌爆屄的代價,我也就不再和
她開玩笑轉而爲她受創的*穴和菊花做起了按摩,然後抱著滿身小便腥臊的女兒
讓她握住我射空精液的癱軟雞巴睡著了。

  第二天晚上,也就是我們離開泰國的前一個晚上。我們又進行了一次交換的
遊戲。這次,鄧程華倚熟賣熟,更加撒嬌的要我這樣那樣地服侍她。她不僅把我
騎馬仔,要我跪在她腿下舐小屄。還要我讓她蒙起眼睛綁住手腳,然後由她百般
戲弄。

  這隻小母狗用她的胸脯、嫩穴、屁股,以及那對可愛的小腳刺激我身體上各
個敏感的部位。直弄得我陽具硬得好像鐵棒,卻遲遲不讓我進入她的身體。

  她用一對小手夾住我的大雞巴,然後用嘴大力吮著龜頭,很快使我灌了她滿
嘴的精液。咽下我的精液之後她仍然咬著龜頭不放,而是又舔又吮,使得我的陽
具在她小嘴�再度堅硬,這才把*穴套上。主動地舞腰擺臀,直至我再次在她的
陰道內射精。雖然小程華遠遠不及我女兒小傑的溫柔體貼,但不知爲什麽,我和
她玩的時候我反而感覺特別刺激。

  回到上海之後,我和女兒仍然回味在泰國時那兩晚刺激的交換遊戲。小傑對
我說起了她第二天晚上和鄧爸爸性交的趣事。原來那天夜�,鄧爸爸因爲是臨別
的前夕,所以對我女兒小傑格外殷勤。他不僅像前一晚那樣舔吻我女兒的全身各
處,連明確約定不能再硬肏的受傷小屄都舔吮的更加溫柔細緻。

  精城所至,金石爲開。當他在小傑的小嘴�兩度射精後。我女兒不忍地讓他
用半截肉棒肏了菊穴,並用小嘴承受了他射精後的一大泡存尿,當然仍然沒有像
平時和我做愛時那樣,用尿浴淋澆整個身體。他們兩人用各種體位交合淫亂,巨
大的雞巴來回出入于女孩的屁眼和小嘴,直到小傑稚嫩的肉體被沾滿了腥臭的精
液爲止。

  雖然我和女兒都想再次進行又刺激又淫糜的亂交遊戲。可惜在泰國匆匆和鄧
程華倆父女分手時,並沒有交換電話號碼。因此失去了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