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春夢的開始與延續(1-5) (1/2)

  第三章 沉默,流着淚妥協

  也不知睡了多久,婧婧嘤咛一聲,緩緩睜開眼睛。

  卻發現自己躺在客廳沙發前的茶幾上,那原本被秦匡脫掉了的胸罩和内褲,
重新穿在了身上,但卻被剪的徹底變了樣。原本很是保守的内衣褲,此刻卻變的
性感暴露之極。胸罩中的海綿被取出來了,隻剩下一層薄薄的布料,卻又被剪成
大大的空心圓,牢牢的套在她的乳房上,隻能遮住乳房根部的些許肌膚。而内褲,
則被剪成了丁字褲,一條細細的布條,陷在她的陰唇和臀縫中,恐怕也隻能遮住
她那小小的陰核了。

  私處傳來火辣辣的痛,她還感覺到,在她的蜜穴中,有個指頭大小的異物,
旋轉跳動着,刺激着她敏感的膣肉。

  而秦匡,一絲不挂的坐在沙發上,一手夾着煙,一手在她身上遊走,時而捏
捏她的乳房,時而摳挖她的蜜穴。

  不遠處的電視開着,傳來陣陣淫靡聲響。婧婧轉頭望去,卻發現,那是自己
被秦匡肆意奸淫的錄像。很顯然,在她昏睡的時候,秦匡找出了拍攝的錄像,并
且經過一番剪切刻成了光盤。他的視頻制作技術還算不錯,短短半個多小時的視
頻,将婧婧剛開始的意亂情迷,後來的掙紮抗拒,最後的認命配合表現的淋漓盡
緻,時不時還出現幾個大特寫的鏡頭。尤其是婧婧被插到失禁的鏡頭,更是壯觀
淫靡。而婧婧那兩次宣誓般的喊叫,也都被收錄進來。

  看到這些,婧婧臉刷的一下煞白,整個腦袋都空了,不知道該怎麽辦。

  「醒了?怎麽樣,我的技術不錯吧?這可是你主演的第一部A片,我花了老
大功夫才弄好的。婊子婧就是婊子婧,瞧瞧,多麽淫蕩啊。」察覺到婧婧已經醒
了,秦匡嘿嘿淫笑着,再一次将那布滿指印的乳房握在手中肆意揉捏把玩。

  「你……你怎麽可以這樣,放開我,放開我。」含着淚,婧婧憤怒的說到,
伸手便要扯開乳房上的狼爪。然而,即便是睡了一覺,她的體力依舊沒有恢複,
用盡全力拉扯,卻最多隻能扯掉秦匡的一根手指。

  「行了,收起你的楚楚可憐吧,還不起來舔老子的雞巴。你爽夠了,老子可
還沒爽夠。」用力捏着婧婧的乳房,秦匡說到。

  「你……你休想。」婧婧咬牙切齒道。

  「是麽?如果你想讓别人看到這個錄像的話,你現在就可以去穿衣服走人,
我絕對不會攔你。不過我敢保證,在你穿衣服的時候,我會将這個錄像傳到網上。
在你走後,我會從這段錄像�截取些精彩的畫面做成照片,讓學校�的同學老師,
以及附近的街坊鄰居一人一份。不知道你爸媽看到這個會怎樣呢?不知呂茂那白
癡看到這個會怎樣呢?」秦匡笑着說道,甚至爲了顯示自己的誠意,松開了手中
的乳房。

  「你……無恥……」婧婧氣的渾身發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從秦匡口中說出
來了。怎麽辦?該怎麽辦?兩個選擇,不是A就是B,非常簡單的選擇題,卻讓
婧婧無法做出選擇。

  「好好想想吧,不急,有的是時間。哦對了,如果想通了的話,就用你的實
際行動來告訴我答案吧。」秦匡并不着急,悠閑的靠在沙發上,抽着煙,欣賞着
自己自編自導自演的大片。

  沉默,時間一點點過去,婧婧始終沉默着。那電視中的錄像已經播完一遍,
卻又自動從頭開始播放,顯然是設置了循環播放。

  終于,婧婧做出了決定,從茶幾上爬起。當屁股離開茶幾的時候,她的腳一
軟,摔倒在地。不過她卻沒有再起來,而是爬到秦匡雙腿将,壓着呀顫抖着伸手
握住了秦匡的雞巴。這雞巴已經沒有了剛才的威武,此刻軟綿綿的挂在秦匡的雙
腿間。上面還沾着淫水、尿液、處女血和精液的混合物,黏黏的很是惡心。

  「一次,就一次,你要保證這次完後,将錄像給我。」抓着惡心的雞巴,婧
婧咬着牙說道。

  「别做夢了,在我肏膩你之前,我是不會将錄像給你的。記住,以後你要随
叫随到,随時準備被我肏. 還有,我不喜歡戴套肏屄,所以你最好随時帶着避孕
藥。當然,如果你想幫我生娃的話,也可以不帶。」秦匡淫笑道。

  「你……」婧婧憤怒的擡頭,怒視着秦匡。她沒想到,自己的妥協,換來的
卻是秦匡的得寸進尺。爲什麽?爲什麽要這樣對我?爲什麽曾經的好哥哥,會變
的如此惡毒?兩行清淚滑落,婧婧低下了頭,伸出舌頭,笨拙的舔舐着那惡心的
雞巴。她妥協了,縱然憤怒,縱然不甘,縱然不願,但是,她沒有别的選擇,她
隻能妥協。不得不說,秦匡将她的性子拿捏的很準。

  在婧婧笨拙的舔舐中,秦匡的雞巴再次堅硬如鐵。當婧婧在秦匡的指導下含
住龜頭吸允的時候,秦匡趁機用力按住婧婧的頭,将婧婧的臉完全按在自己的腹
部,而雞巴,也因爲這突然的大力,完全沒入婧婧的口腔,甚至有大半闖入婧婧
的喉管。

  「唔……嗚嗚……嗚……」婧婧痛苦的哼着,肚子一陣翻滾,想吐卻吐不出
來,很是難受,她甚至要窒息了。她用力的拍打着秦匡的肚子和大腿,想要讓秦
匡放開她,可秦匡怎麽可能放開她。

  控制着婧婧的腦袋上下起伏,享受着口交帶來的快感,如此抽插十多下後,
秦匡這才松開手放開了婧婧。終于解脫了,婧婧一屁股坐在地上,用力拍着胸口
劇烈咳嗽起來,淚水口水齊流。

  「怎麽樣,老子的雞巴好吃吧?」伸手輕輕的摸着婧婧的臉頰,秦匡戲谑道。

  「好……好吃。」閉上眼,深吸了口氣,婧婧順從道。

  「既然好吃,那麽,你不應該感謝我麽?」秦匡道。

  「謝……謝謝……」低着頭,婧婧一臉悲憤和屈辱,卻依舊異常順從。



  「錯了,你應該叫我老闆,别忘了你可是婊子,而我,是嫖你的老闆。從現
在開始,你應該叫我老闆,而我會叫你婊子婧,知道了麽?哦對了,嫖雞是要付
錢的,瞧我這腦子,差點将你當公共廁所免費上了。來拿着,找不到一毛的,就
先支付你五次的嫖資吧。」秦匡說着,說完,也不知從那找來個五毛錢的紙币,
塞進婧婧的乳溝�。

  「知……知道了,謝謝……老闆。」聽到秦匡如此無恥的話,婧婧全身一抖,
悲憤之極。她做夢也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會成爲妓女,還是一次一毛錢的
廉價至極的妓女。恐怕世界上,沒有比自己更廉價的妓女吧。可是,她也隻能默
默忍受,畢竟,這隻是秦匡羞辱她的話,而不是真的。

  「好了,嫖資你也收了,也該讓我肏下你的騷屄了。」撥弄了下雞巴,秦匡
說到。

  「是,老闆。」婧婧一咬牙,站起身,将陷在陰唇�的布條勾了出來,将蜜
穴中的異物取了出來,然後,張開腿坐在秦匡大腿上,握住秦匡的雞巴便要塞入
體内。

  「等下,做爲一名偉大的婊子,在我肏你之前,你因該問問我是不是肯肏你
才對,你應該求我肏你的騷屄才對。」秦匡突然阻止道。

  「是,老闆,你……你願意用你的……大雞巴……肏……婊子婧的……騷屄
嗎?求……求你……用你的……大雞巴……肏……肏婊子婧的騷屄。」婧婧斷斷
續續的說到,最後,竟然是用吼的。

  「婊子婧就是婊子婧,果然夠騷,來吧,今天就讓老子肏爛你的騷屄。」秦
匡嘿嘿笑着,對于婧婧的表現很是滿意。

  「謝……謝謝老闆……」婧婧說着,将秦匡的雞巴塞入自己的蜜穴。感受着
雞巴一點點的插入,婧婧忍不住哼出聲來。曾經,她幻想過跟男友呂茂做這種事
情。可卻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如此淫蕩的,将男友之外的男人的雞巴塞入自
己身體中。而且,這個男人,還是自己從小玩到大的玩伴,對自己照顧入微的好
哥哥。

  「嗯……啊……唔……」雞巴再一次被蜜穴整根吞下,婧婧抓着秦匡的肩膀,
笨拙的扭動着屁股,讓秦匡一點力都不用就能抽插她的蜜穴。胸前一對碩大的乳
房,因爲扭動而胡亂晃動,讓人眼花缭亂。

  看着眼前亂晃的乳房,秦匡舔了舔嘴唇,一口含住那粉嫩的乳頭。而她的雙
手,則抓住了婧婧的屁股。或許是覺得婧婧的動作太溫柔,不夠爽,在抓住婧婧
的屁股後,雙手一用力,快速的擡起、按下,擡起、按下,讓雞巴肆意的抽插她
的蜜穴。

  「唔……啊……啊……慢……慢點……慢點……求你……啊……」失去了速
度和力度的掌控,在雞巴的抽插下,婧婧頓時大叫起來。

  「你又錯了,你應該讓我再快點,再用力點才對。我又出錢又出力的肏你,
你竟然還想讓我慢點?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讓我很不爽啊。」享受着婧婧蜜穴的
狹小緊湊濕熱,秦匡無恥的說到。

  「是……啊……老闆……快……再快點……再用力點……唔啊……快……用
……用你的大雞巴……肏……肏爛婊子婧的……騷屄……啊……舒服……好舒服
……啊……」雖然受不了,但是婧婧還是違心的按照秦匡的要求叫喊起來。而且,
做爲一個聰明的孩子,她很會舉一反三,不但喊出了秦匡沒有要求的話,而且還
扭動屁股配合着秦匡的托壓,帶給秦匡更大的快感和滿足感。她不是淫蕩的女人,
她也還沒有堕落,這麽做,隻是爲了快一點結束這屈辱的運動。隻要秦匡射了,
那麽,她就可以休息了。

  「婊子就是婊子,果然夠騷。既然你這麽要求,那我就滿足你好了。」秦匡
非常滿意的說着,像木偶般擺弄了兩下婧婧的身子,讓婧婧翹着屁股跪趴在茶幾
上。然後他抓住婧婧的屁股,從後而入,将雞巴插入婧婧體内,瘋狂的抽插起來。

  「哇呀……啊……求……求求你……啊……慢……快……再快……再重…
…唔……啊……啊……爽……好爽……爽死了……啊……」粗暴的抽插,即便婧
婧已經經曆了一次,卻依舊無法忍受。在這疾風驟雨般的抽插下,她剛要求饒,
一個慢字都說出口了,卻又立馬改口,讓秦匡更用力些,更快些。不爲其它,隻
爲了讓秦匡盡快滿足,自己好早一些脫離苦海。一頓狂肏後,婧婧再一次在秦匡
精液的沖刷下高潮了。

  高潮過後,婧婧休息了會,洗了個澡,再次穿上那經過秦匡剪切的内衣褲,
再次将一顆跳動着的跳單塞入自己蜜穴中,然後躺在秦匡懷�,忍受着秦匡的亂
摸。不遠處的電視,依舊播放着她主演的A片,卻不是早上破處的那部,而是新
鮮出爐的,剛剛結束的那場淫戲。她這才知道,在這個屋子�,随時都有一台攝
像機對準自己,紀錄下自己的一舉一動。雖然,她不知道那台攝像機在哪�。

  直到晚上七點多,婧婧終于解脫了,離開了秦匡家。隻不過離開前,在秦匡
的要求下,她在門口含着秦匡的雞巴跪了近半個小時方才離開。在回家的路上,
她碰到了呂茂,不過她沒有跟他說話,快步離開。回到家後,她也沒有理睬坐在
客廳看電視的嫂子的問話,快步回到自己卧室。

  回到卧室,一屁股坐在床上,婧婧掏出手機打開攝像功能将鏡頭對準自己,
然後,她仰起頭,張開嘴。在她嘴�,竟然含着一泡濃白的精液。原來剛才口交
結束後,她剛想将嘴�惡心的精液吐掉,卻不料秦匡阻止了她,要求她含着精液
回家,而且要她用手機拍下吞精的過程發給他。所以一路上她才會不理會男友和
嫂子的問話,嘴�含着精液讓她怎麽開口說話啊。

  喉頭滾動,婧婧将嘴�惡心的精液吞入肚中,然後将這段微視頻用電腦發給
了秦匡。然後,飯也不想吃了,直接一頭倒在了床上,流着淚睡去。她,真的是
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