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射進去

門口響起門鈴聲「妳好!我是雪菜送傳言板過來…..」

雪菜今年30歲,可是身材卻保養的很好,豐滿巨大的胸部好像一握,就會噴出可口乳汁、
纖細的柳腰、渾圓的臀部,配合一雙毫無贅肉的長腿,私處是那麼的濕潤、溫暖,還有一股
成熟女人所散發的特殊氣味。雪菜驚醒後發現自已全身一絲不掛,曝露在男子前。

「不..這裡是哪裡..請不要過來..」雪菜嚇得全身發抖,她呻吟求饒的聲音十分柔媚可憐,令人
酥麻銷魂。這種誘人的人妻哀求聲下,男子反而更恨不得立刻幹死她。

男子說:「太太這裡是天堂,就讓我來好好的疼愛妳吧!」她赤裸的身軀、雪白的渾圓美乳,
乳房曲線十分渾圓俏挺、男子雙手握著她的雪白乳球開始搓揉。

「啊…啊…求…求你…不要啊…啊…啊…不要……」雪菜哀求著,就被男子強吻著她柔軟的櫻唇、
將雪菜她的香舌吸進自己嘴裡,嘖嘖地吸吮。

強迫雪菜跟男子激烈舌吻,一面喘口氣淫笑:「太太很會用舌頭接吻呀,舌技這麼淫蕩…
讓妳口交一定很爽……」雪菜羞愧轉過頭去,不經意看見男子跨下的性具是如此大的驚人。

雖然看過男人性器的雪菜,第一次面對粗長得嚇人的巨屌,嚇得不停搖頭求饒,男子立刻按著她的頭,強迫她在男子的下體前蹲下。巨大的肉棒,陰莖上佈滿青筋,還有一個特別碩大的龜頭。

「不要啊……嗚嗚…不要……嗚嗚…饒了我……」一下子面對眼前難以想像的兇獸,雪菜嚇得不停啜泣求饒。男子強迫雪菜用舌尖在超大龜頭及陰莖根身舔著,雪菜驚訝感覺巨大陰莖慢慢鑽進她的嘴裡抽插著,男子抓住她的纖手來到血脈賁張的肉棒上,強迫她一面口交一面用手揉搓過長的肉棒。

「喔…太爽了…」男子按著雪菜的頭興奮地呻吟,撥開披散在她臉上的秀髮,看自己的特大號
肉棒在雪菜的小嘴裡抽插,她清麗般的臉上還流著眼淚,雪白誘人的喉嚨痛苦地抽動,柔軟的
舌尖忍受著作嘔的腥臭,舌頭抗拒地推擠肉棒。

雪菜被男子強制口交了一會,當她拼命舔弄吸吮嘴裡肉棒的表情,看在男子的眼裡顯得十分淫蕩
刺激著獸慾。男子受不了,抓著雪菜的長髮,用力將肉棒插到她柔軟的喉嚨,連續用力抽插下,
然後在她嘴裡射出第一發精液、雪菜感覺到男子在她的嘴裡射精,好多好濃,順著食道直接灌進了的肚子裡,男子從雪菜口中抽出肉棒。

他過多的精液,從她嘴裡吞不下的溢出來往臉上射,腥臭的精液不斷的衝擊在雪菜的眼睛、鼻子和秀髮上。雪菜以為這樣就結束了「求求你…這樣…可以了吧。」雪菜希望惡夢就此結束,發抖求饒:「我已經…乖乖做了…放我回去好嗎…求…求你……」

男子推到她雙手跨過雪菜分開的雙腿抬起她的屁股,巨大的陰莖抵著雪菜已經濕成一片的陰唇前
慢慢磨蹭著。

「太太!妳下面的肉穴挺老實嘛」聽見男子的話,雪菜低頭看清楚大肉棒抵住自己私處的濕淋淋
特寫,穴口不斷流出淫汁。



「求求你們…不要…啊…好痛……」雪菜全身顫抖,楚楚可憐地哀求時、男子抓著雪菜充滿彈性的
翹臀,用力一挺狠狠插入、肉棒在雪菜體內攪拌、淫水慢慢從雪菜修長的雪白大腿流下。

「真的還是緊…太爽了……怎樣,大肉棒很粗很長吧…爽死了對不對?」男子一面幹她一面笑:
「好緊…幹起來最爽了……太太,妳會永遠記得這個大肉棒的……」

雪菜久未性交的陰道被男子猛烈撞擊著,不停嬌喘呻吟,激烈地求饒:「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做下去了……嗚嗚…啊…」男子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軟的香舌,
一面兇猛激烈地搖著她纖細的腰肢噗滋噗滋猛幹。

雪菜淚流滿面,雪白的嬌軀不斷因激烈抽插而顫抖扭動。雪菜看起來被男子幹得很想叫,可惜不能聽到她動人的叫床聲,一直纏繞在她腦海是親愛的丈夫及傳統的教導,白費男子幹得死去活來。

在被丈夫以外的男子用可怕的性器瘋狂的抽插下,雪菜不時鬆開的櫻唇,想發出嬌柔銷魂的柔媚
聲音。但想起對丈夫的不貞,雪菜不能自我,但肉穴緊緊地夾著男子的大肉棒,那溫熱緊緻的
肉壁緊緊地包覆並吸吮著男子整根肉棍,這感覺前所未有。男子狠狠狂烈抽插猛幹,將那巨根
一進一出地狠狠插入雪菜的陰道,每次插入都將陰戶內艷紅肉辦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肉辦翻出,雪菜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男子幹成白稠黏液。

一陣比一陣猛烈的抽插,雪菜的陰戶許多水流了出來,陣陣的呻吟聲不知覺發自雪菜口中
「啊……..啊……啊……啊……嗯……..」

「舒服嗎?」男子狀似得意地問著。「啊…好痛……啊…啊…求求你…停下來…會死…啊……不要再幹
我了…啊…啊…啊…」就這樣,雪菜被男子的可怕巨根狠狠幹了十幾分鐘還沒結束。男子在雪菜身
用力搓揉她被幹得激烈搖晃的雪白美乳,嘴則在她晃動乳球前的漲紅的乳頭嘖嘖地舔弄想吸吮出
奶水。

「嗚!!……那是……不要!……」雪菜搖著頭,顫動著身體,極力地抗拒著。

「太太…嘴裡說不要,卻叫那麼大聲…下面可真會夾嘛…用力夾…喔…喔…太爽了…」男子猛忽然
加快抽插的速度,幹得更用力,幹得雪菜幾乎死掉,男子興奮吼著:

「太爽了…要全部射進去……」「不要啊…不要射在裡面……」雪菜無力地哀求著。

「太太…射在裡面才爽呢…射了…射了…全部給妳灌進去……」男子一點都不顧雪菜楚楚可憐的
哀求,將大量精液滿滿地射在她體內、比一般人還濃數十倍的精液完全的注入了雪菜的陰道裡
甚至注滿了子宮,雪菜全身痙攣雙腿伸的直直的有種從未有過的高潮從她身體中爆發來、宛如
像是被丈夫初次破身那種痛楚與快感交錯無限持續下去完全忘記自己是被強姦至達到高潮。

「這是夢啊…」雪菜腦子已經麻痺,除了身體快感她忘卻其他事情、家人、丈夫、孩子甚至婦人應有禮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