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素心劍

炎炎夏日,烈陽當空,娥媚山上一對倩影相對而立,一名美婦和一名少女持劍對望,少女俏面白中帶紅,嬌喘連連,豐滿的胸脯起伏不定,香汗淋漓。美婦卻只靜靜站著,眼看他方,執劍於背,像是看不到少女一般。

少女嬌喝一聲:“看劍”, 便身如疾電,上身急轉,嗡的一聲向前猛刺。但聽得輕輕的伏伏二聲,少女已經倒在地上,一雙妙目芒芒然地,看來還不明白自己是怎樣被擊倒的。只得道:“師父,今天妳怎麼絲毫不愛惜徒兒,盡使些狠召數..”美婦轉過身來看著少女,道:“若兒,我從妳八歲起教妳武功,至今已一十三年,為師過不了幾年就要死啦,妳連這招<青霞一指>也接不住,當真令我好不失望”

少女名叫葉心若,芳年十九,從少跟隨著師父在娥媢山上學武,於俗世之事絲毫不曉,只終日聽著師父教晦和勤習武功,年紀雖少,但內外功均皆已有少成,原來也不會一招被師父擊倒,只因今早天還未光已被師父迫著過招,己打了四五個時辰,內功已去了十之八九,才如此容易落敗。

心若見師父今天著實嚴厲,只得道:“好師父,咱們已拼了老半天,徒兒都站不起來啦,不如今天就這樣吧,待徒兒休息一會再煮些好的小菜孝敬您好不好?”

美婦唉了一聲,正待答應,忽然又硬起心腸,道:“你再到瀑布去練練內功,才半天就用盡真氣,可見你功力還差很遠,要你跟我合練那<玉陰真經>,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說罷轉身便走了。

心若嘆了一口氣,拾起劍來,使起輕功便向前奔去,走了一二里,到了一個隠密的山洞口,走了進去,初時伸手不見五指,但走啊走的卻逐漸光了起來,竟然到了一個陽光充足的洞內瀑布。

心若放下長劍,一邊嘀咕著平時師父極疼錫自己,今天不知怎麼迫她練了老半天還要來這練內功,當真痛苦,一邊慢慢褪下衣裳,終於一絲不掛的站著,把衣裳摺好放下,再慢慢的向瀑布走去。

心若天生麗質,有著白雪一般的肌膚,怎樣曬也黑不了,而比絲綢還要滑溜的皮膚更是怎樣練武也粗不了,還是像嬰兒一樣白�透紅。甜美加上一點傻氣的瓜子臉蛋,醸娜的身材更是讓人想入非非,堅挺的椒乳,纖細的蠻腰,修長的美腿,讓人單看就已經魂飛天外。

這樣的練功她從十二歲起已經習以為常,師父說這門內功大成時容易走火入魔,必須確保身子冰冷,才可以安全,所以要用流水不斷沖走體內熱力,故連衣服也不能穿。

心若正在吐納運氣,內力正遊走身上諸穴時,突然聽到有連串腳步聲逐漸迫近,由於水流聲大,待聽到時已經可以看到幾個人影已經走入洞內,只得往後一縮,背貼著崖邊,希望來人看自己不到。同時心�大急,自己一絲不掛,如果被人看見那還了得?

但聽得一把粗壯的聲音說道:“乖乖不得了,竟然有這麼神奇漂亮的地方!莫非咱們要找的寶貝便在這兒?” 另一人低喝:“低聲,好像有人!我們過去看看”

心若一聽,登時嚇得不知所措,內功運轉不靈,身上幾個要穴登時一麻,無比難受,但聽得老三一聲歡呼:“哇靠,大家看,這�有把劍和女人衣服呢,嘖嘖嘖,香得很香得很,憑我這許多年採花經驗>只這麼一嗅就知一定是個銷魂小妞兒,看這遇有點微溫,小妞定然在這洞中,老子可要第一個幹她的蜜穴”其他人同時大聲淫笑起來,打個眼色,便四圍搜索,但見除了這暴布和水池外更無別的物事,便同時包圍著水池。老三又道:“這味道可真香得不得了,嘖嘖,小妞,這便自己出來罷,待爺爺好好疼錫你”
心若急得不得了,不停運功沖擊已封穴道,但沖了多次也苦無反應,好不容易穴道終於松了一點,但已聽到有人下水之聲,往自己慢慢走來了。

但見那人已慢慢走到面前,並大叫一聲:“看到了!在這�,媽的,小妞好像是全身赤裸呢,哇哈哈”心若不理會得穴道未解,只得運起輕功外一閃,向外衝去。

衝到池邊,三個人影晃至,同時施展擒拿法想拿住心若,心若急忙招架,出腳呼呼連踼,將來人迫開了三步,看到地上的衣服,忙跳上去把外衣輕蓋著身子。不及穿上,四人衝至,前後圍住了心若,對峙起來。
四人望得目瞪口呆,這樣的美貌少女他們四人也是從所未見,加上身上只蓋著一件外衣,不少肌膚都裸露了出來,只看得四人血脈賁賁,一人更流出鼻血來。

下一瞬,四人都像發了瘋的狗一樣撲將上來,心若只得運氣作戰,但身上諸穴未順,平時的功夫施展不上二成,再加上裸露著身子,跟本無心戀戰,不數回合就被人纏住了左手,想運內力迫開來人,但心一急諸穴更覺不順,眼前一黑便昏了過去。

迷迷湖湖間,心若只感到身上癢癢的很難受,張開眼一看,只見一個醜男在吸吮著自己的小咀,急忙把咀緊緊合上,然後便感到身上其他地方也是癢癢的不好受,低頭看去,登時嚇得傻了,只見一人在用舌頭不停遊走自己的美腿,另外二人則在把玩自己的美乳,自己身上衣服已全然被褪去,只嚇得得她大叫救命。

這麼一呼,正在吮著自己的咀的老三可樂了,急忙把舌頭伸進心若的口�,壓著她的舌狂轉起來。下面一人道:“小美人兒,妳醒了啊,咱們已經驗過了妳的小穴,妳可是個黃花閨女呀,咱們為了誰先破妳的身子還大大打上了一架,所以這會兒才辨事,你放心好了,老子待會破好身子的時候會很溫柔的,哇哈哈,說著便趴開心若的雙腿把口湊到小穴旁吻了一下,讚道:”這粉紅色的花瓣真太美啦,老子幹過你後便死也甘願,哈哈“

一股從來未感受過的暖流從心若的下體傳遍全身,登時腦子一白,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同時間胸脯微微一痛,一隻大手用力的捏了下去,並慢慢的用指尖撥弄她淺啡色的乳頭,心若急得哭了出來,想運勁抵敵,但穴道未解,一分力也使不出來。



這時四人各自不客氣地用舌尖玩弄著心若的乳頭,小咀,小穴,快感一遍一遍地侵襲著她,突然感覺像是要尿尿一樣,下身不由自主地動起來,扭著腰,只覺得十分暢快,一時間忘記了自己正被幾個陌生醜男人姦淫著。

老三歡呼道:“哇哈,高潮了啊,妳爽過去可輪到老子了!” 其他三人退了開去,四人各自脫了褲子,露出一根根邪惡的肉棒,心若驚呼了出來,求道:“伯伯… 請你放過我啊…求求你..”她從來沒有見過男人的裍體,房事也只略知一二,但也知道此人是要強姦她了。老三大笑道:”別怕,待會幹起上來你就會求我不要停了,哈哈“

心若眼見那根肉棒高高的指著天空,惡人把自己的大腿用力分開,陰莖不斷磨擦她的陰唇,快感不斷從下體傳來,只美得她連求饒也忘了……..
正當心若享受著陣陣從下體傳來的快感之時,忽然一股熱力從丹田湧出,充斥了奇經八脈,自己被封的穴道立即被解,而頭腦也登時清醒了許多。原來心若從小習練的內力是由一位自通武藝的傳奇女子所創的,這位前輩高人出身青流,她的一位客人武藝高強,見她是練武奇材,便傳授了她練氣的法門,該女子初習神功,興致極濃,加上富有創意,竟於進行房事的時候也運氣練功,誤打誤撞間竟發明了一種練功一時等於平時練功十時的法子,但該法子必須於進行房事時才可以使用,平時使用則會令身體過熱,走火入魔。這女高人後來武功甲於天下,只是不好名利,只收了一個徒兒,此徒不好房事,武功便不怎麼高明,後來女高人苦苦鑽研,發明了以瀑布沖走熱力的法門,但比起房事修行法來,則還差很遠。

心若噫了一聲,但覺內力充沛,心無邪念,眼見老三正要將那大雞巴插進自己小穴中,登時出手連點,制了他身上諸穴,然後一腳踼開老三。另外三人見這美人兒正在慾仙慾死,突然又發起難來,立即便又圍上搶攻。心若功力已復,此四人原非她敵手,這時一手掩著下體,一手掩著騷胸,使起師傳”傾城腿法”,身法如仙女起舞,被打倒在地後的老三只看得雞巴脹到痛起來。
十餘招過後,四人已盡倒在地,心若急忘把衣服穿上,心中可沒了主意,要怎樣處置這些傢夥呢,他們看過,摸過也黏過了自己身子,可不能就這樣放走他們。但她從未殺過人,也下不了手,只得點了他們穴道上身去找師父。

美婦名叫李婉嬅,年方三十五,全身散發著一股成熟的女人味,雖然不能跟心若的傾國之美比,但也是個絕色美人了。婉嬅聽得徒兒稟報,潑然大怒,帶同心若同回洞中,長劍一閃,其中一人頭臚登時飛脫,並對心若喝道:“餘下的由妳來殺”心若手震震的提起劍來,平時蚊蟲也不忍傷害,但師父有命,這些人也該死有餘,只得硬著頭皮一個個刺死了。

婉嬅問道:“若兒,你身子可有被破?”
心若面一紅,答道:“師父,徒兒練功走火,嚇得要死,正當重要關頭,內力卻充沛起來,便打倒了他們,身子雖然被摸過,萬幸卻也沒有被破身子。”
婉嬅問道:“內力充沛之時,你是否..是否達到性愛高潮?”
心若問道:“什麼是性愛高潮?”
婉嬅啐道:“就是..身子很熱,下體水如泉湧,麻麻的卻全身盡是快意”
心若道:“我想是吧..師父”
婉嬅道:“本來為師想再過二年再跟你同練這<玉陰真經>,但今天你既有緣淺嚐房事滋味,便跟你明言了吧”然後把祖師的事情跟心若說了。
心若天資聰敏,但內心卻如清水一般純潔,面紅著問道:“要在房事時練,那咱們要怎麼練功呀..?”
婉嬅轉過身去道:“就我跟你二人練吧” 
心若問道:“怎麼練,咱們又沒有..沒有那..那東西”
婉嬅道:“妳今天累了,回去休息吧,明兒再教你”

那晚睡夢中,心若夢見那些醜惡的男人,正在玩弄自己的身子,發了一個綺夢,起床時發現下體秥秥的,
內力卻好像強了一點點。

起床梳洗過後,便到師父房前問安,卻沒有人答話,見門開著,便走了進去,也看不見婉嬅,正沈吟間,身中諸穴被人點了,身子立時不能動彈,然後有人用黑布把自己的眼睛蒙住,然後把自己抱起於上了床上。
若心中大驚,苦於被點了啞穴,不能張聲,運功衝穴又不成功,但見一雙巧手不能於自己身上遊走,隔著輕衣撫著自己的胸脯,然後慢慢把自己的衣衫一件件退去,同時用力搓著自己的奶子。

這雙巧手可不像昨天那些惡人們般粗暴,而是時強時弱,時搓時捏,心若只感到好不舒服,但心中畢竟害怕和掛念師父安危,只得不斷運功,只想把穴道衝開。

突然間乳頭一癢,卻是被人吸吮住了,這舌頭好不靈活,上下左右的不停運轉,把心若那淺啡色的乳頭弄得高高的聳立起來,然後輕微疼痛和快感一起傳來,卻是凸起的乳頭被輕輕咬住了。心若心中劇震,她從未有體驗過乳頭這種快感,加上眼睛被蒙,害怕加上性興奮,一時想起昨晚的綺夢,自己被男人姦淫著的場面,只覺下體開始濕濕的很不好受,然後身體好像加倍的敏感起來,乳頭上的快感時如電亟,時如暖流般傳過來,當真快活到不知身在何方。

過了不知多久,但覺有物事碰到了自己陰唇,不停撫弄著那脹起的小肉豆,此時再也忍不住了,整個身子也氈抖起來,腰間不知那來的力度自己在扭動著,彷彿在迎合那下體的磨擦一樣,突然聽到“雪,雪”聲大作,下體時熱時冷,卻是被一條舌頭狂黏著,此舌時冷時熱,令心若雲飛天空,腦海中盡是自己比男人的雞巴狂幹著的境象,再也不能自己,達到了高潮,淫水不斷的噴張出來,好不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