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房東的慾火

我們才剛結婚不久。婚後不久,我就因為工作不如意而使生活陷入睏境。對於如此落魄的我
們還願意伸出溫暖援手的,只有房東夫婦兩人。當時張先生六十五歲,而他太太
六十歲。兩人身體都相當健朗,尤其張先生是個體魄健壯、身高約一百八十公分
的高大男性。據張太太說,他是個每晚都需要的超級猛男。

  而我的妻子小惠,有著可愛的娃娃臉和嬌小的身段,不論是誰看了都以為她
是十多歲的少女,經常有人說我有一位美少女嬌妻。對我來說,在這樣極為清貧
的生活中,小惠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不過從小惠發現自己懷孕、肚子一天天大
起來之後,我就發現房東張先生的視線常集中在妻子的腹部上。當妻子懷胎八月
時,他甚至向我提出下流無恥的要求。

  「希望你無論如何都能答應我,讓我看看……小惠的裸體好嗎?如果可以的
話,不但房租全免,連你們生活上的經濟需求,我都會幫你解決的!」

  我雖然被這種意外變態的要求嚇了一大跳,驚訝地說不出話來,不過考慮了
很久,還是答應他了。因為之前受他們太多的照顧而無以回報,我實在沒有辦法
拒絕他。

  那晚,我努力地說服小惠,她挺著搖晃的大肚子拚命拒絕。一直到天亮,她
才屈服,答應我的要求。

  翌日,知道結果而狂喜的房東夫婦邀請我們到他家去,而後懇求小惠在他面
前脫個精光。而張太太竟然站在一旁,邊撫摸著妻子的便便大腹邊說︰「我真心
為老公無理的要求感到萬分抱歉。謝謝你們!來,小惠!我來幫你脫衣服吧!」

  結果不只是房東夫婦,連我也一同看到了妻子的裸體。被強求脫光的小惠,
因為害怕及羞恥心而滿臉通紅,身體禁不住微微顫抖。那可憐悲慘的姿態映入我
心房中,雖然想大喊住手,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張家的沙發,好像是為了這個計劃特別訂製了能固定雙手雙腳的扶手,在四
支扶手上還有固定用的皮帶,就這樣被那皮帶緊緊地綁在沙發上。萬分羞赧的小
惠,不要說是臉,連因懷孕而脹大的乳房、圓滾滾的腹部、甚至那茂盛柔軟的陰
毛,都無法用手遮掩住。還有懷孕後期變得敏感、呈現充血狀態的大小陰唇,以
及私處的溝壑都在他人眼中一覽無遺。

  「……老公!我好害怕!房東太太,可不可以不要了?」小惠哭著哀求。

  房東卻好像在享受妻子的哀泣聲似的,向他太太使個眼色,她立刻拿出了項
圈套在小惠頸上,並將它用沙發背上的皮帶固定住。羞憤的小惠甚至連將頭低下
去的動作也做不到。

  「嗯,小惠,你的裸體比想像中的更美喲!怎麼樣,老婆,你從來沒有看過
這麼美的裸體、這麼脹的乳房和肚子吧?」

  「真的耶!老公。小惠本來就是個美人,不過都懷孕了,還有如此迷人的裸
體,真是教人驚艷!現在開始應該不需要再幫你的忙了吧!」

  「當然!現在開始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你看,只要先看著小惠的腹部就讓
我的小弟變得這麼大!」

  「喔!老公你還是跟從前一樣喜歡大肚子的女孩裸體嘛!」

  房東解開腰帶,脫下襯褲。他的巨根脹到極大,在我面前直挺挺地立著。他
就這樣走近赤裸裸的小惠,先用雙手摸摸她那豐滿而富彈性的乳房,然後開始搓
揉。因懷孕而色澤紅潤的乳頭,被他用兩指夾出來來回撫弄,終於還是讓他咬在
口中。以前只有我品嚐過的乳頭,就這樣被含在牙齒掉光的老房東的口中,被他
吸咬著不放。之後他的厚唇緩緩向下游移,吻遍了小惠的腹部,還用舌尖探入了
小惠的肚臍眼,最後到了小惠的下體,舌頭深深地插入小穴中,好像恨不得能頂
到子宮口似的。

  那些獸行看在我眼裡,實在無法與從前他們照顧我的大恩大德聯想在一起,
我只有憤怒地咬牙,全身發抖地在一旁看著。不過心愛的妻子卻又讓我的小弟也
一起勃起到極點,而從她的私處溢出的愛液也讓我啞口無言。

  那時,小惠好像也哭累了,不發一語,只是靜靜地啜泣著,全身依然不住顫
抖。我心中有一股衝動想上前去緊緊抱住可憐的小惠,卻又瞥見了她的穴口流出
源源不絕的愛液,像朵沾滿露珠的菊花,那可憐的菊花卻又綻放出淫媚的光芒。

  「老婆,看吧!小惠已經對我的舌技起反應了,濕成這個樣子。」

  「啊,一個女孩懷胎八個月還能濕成這樣,老公的舌技真的是高超。不過只
做半套對小惠來說太可惜了,給她一發怎麼樣?」

  「不要,我才不要!」

  無視拚命掙扎的小惠,房東的舌頭伸得更長。

  我看著被老人精湛舌技搔得春情蕩漾的小惠,自己也忍不住血脈賁張。而小
惠的身體也不聽使喚的迎上前去,在淫泉不斷流出的同時,她也忍不住失禁了。

  房東那無牙的血盆大口,一副很美味的樣子吸吮著汁液。直到那時我才發現
屋中一個角落架著一部攝影機,將一切都拍了下來。當時因為攝影機很貴,所以
持有的人很少,看得出來張姓夫婦是特地準備好的。我心愛的小惠就這樣,不但
讓人看盡懷胎八月的裸體,還讓老頭子舔遍全身上下,甚至連潮吹失禁的淫相都
被攝影機拍了起來!



  我想今後無論碰到如何無理的要求都無法拒絕了,只要違背張老頭的意思,
他一定會把這錄影帶公諸於世吧!果然不出我所料,在那晚要回家的時候,他們
對我們提出了更殘酷的要求,而我們也只得乖乖照辦。

  那要求便是在孩子出生之前,每三天要到張家報到一次,而去的時候,一定
不能穿內褲。小惠洗澡時一定要和張老頭單獨在他家浴室洗,到張家之前要忍住
不排尿排便,最好在快忍不住的時候來。他們將以上規定寫成契約書,還強迫我
們簽名蓋章。

  等到我抱著哭泣的小惠返家時,已經是深夜了。而張老頭的惡言惡語還一直
殘留在我耳際。

  「老公,我再也沒有比今天更悲慘羞恥的遭遇了。以後還要接受他們更變態
的要求,還不如死了算了!」

  「小惠原諒我!都是我無能。我再也受不了看到心愛的你被別人這般摧殘。
不過又不能違抗恩人張氏的要求,因為我們被拍了錄影帶還簽了誓約啊!」

  妻子和我想到要面對如此殘酷的命運,只得相擁而泣直到天明。

  就這樣在小惠分娩之前,我倆夫婦,尤其是小惠,每三天就得受到張夫婦種
種無法言喻的淫行摧殘,哭泣著度過悲慘的每一天。而三天一次的約定飛快地來
到,對我們來說只能痛苦地踏上往張家的路途。

  「果然依約前來了。歡迎!歡迎!」那老淫魔見到了妻子,馬上笑容滿面地
招呼我們進去。

  「怎麼穿這種衣服來呢?來!到我身邊來!」

  這天,小惠穿著藍色的長裙。張老頭引她坐在身旁後,一雙手馬上伸入小惠
裙內,將裙子拉到胸前高度,露出小惠的下腹部。小惠遵照老色魔的指示,裙內
什麼也沒穿,那雪白圓潤的下腹部、茂盛的黑森林及那欲閉猶張的可愛陰唇……
哪個男人能抗拒她的誘惑!

  張的手指從腹部到柔順的陰毛再滑移到陰唇,徐緩地來回愛撫著。

  「嗯,那套衣服的確與小惠很配。老伴,你來幫她換上吧!」

  張太太幫妻子換上的是極為煽情的性感圍兜。粉紅色近乎透明的材質,領口
剪裁很寬大,長度僅僅掠過肚臍,那豐滿的乳房從領口呼之欲出,而下腹部也一
覽無遺地呈現在眼前,比起全裸更令人羞恥不堪的褻衣。

  而不能反抗的我只得由房東太太銬上手銬坐在椅子上,口中被塞著她剛穿過
的內褲,還殘留著他丈夫的體溫。我含著老太婆的舊內褲,聞著張老頭獨特的陰
臭味,那  心的體驗至今仍無法忘懷。

  小惠照他們所言,從前晚就沒有上過廁所。她的膀胱現在一定脹痛難忍吧!
尤其是懷孕中的女性更加頻尿,小惠的痛苦更是讓人無法想像。

  「小惠,怎麼了?身體抖得這麼厲害。」

  「啊∼∼我快要∼∼快要尿出來了。」

  「真的,果然有乖乖照著約定忍著。想尿尿嗎?」

  穿著圍兜的妻子,像上次一樣被房東太太固定在沙發上。那樣淫蕩的姿勢,
再加上強烈的排尿感,讓她全身發抖不止。

  「在你小解之前幫你上個漂亮的妝吧!」

  房東太太邊說著邊將小惠的長髮紮起來,花了一番功夫為她化妝,最後連紅
暈的乳頭與充血膨脹的陰唇都上了厚厚的粉底。

  將雙腿大幅度叉開,抬高圓鼓鼓的腹部,對受不了強烈排尿感刺激的小惠施
以濃妝的姿態,讓張老頭性慾高漲,巨棒穿過和服下擺,青筋暴露直仰青天。張
老頭的巨棒,根本超乎年齡想像,又粗又大,而龜頭的壯碩更是驚人,那長度也
是我至今沒有見過的。那凶器就像是有獨立意志的生物一般,上下晃動著在小惠
眼前耀武揚威。

  我一想到那怪物即將撕裂嬌妻的肉體,就氣得全身發抖、口乾舌燥,口中卻
塞著他太太的內褲,而其上有著老色魔的  臭,實在讓我無法嚥下口水。

  快臨盆而充血的陰唇顯得更加緊緻。張老頭的巨根無法順利插入,所以先用
手指開道。他聽著小惠的悲泣聲,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而那淫糜的景像已經完
全被老太婆拍進去了,他們全都沉醉在這寡廉鮮恥的犯罪快感中。

  這樣對我們夫婦如同惡夢的三個月過去了,幸好小女平安無事被生下來。

  不可思議的是,當小惠的腹部回復原來的平坦時,張老頭對她的興趣也急速
消失了。我想應該不會被他們拿著錄影帶威脅了,所以立刻飛也似地帶著妻女逃
離,消失在張姓夫婦面前。

  日後不論是看起來多好的人,在沒有完全熟識以前,我們都不會接受他們的
幫助,而年輕的小惠以後再也沒有懷孕過了。

  事情已經過去了十五年,但那短短三個月的經歷依舊揮之不去,在我倆心中
留下極深的傷痕。好在當時仍在腹中的胎兒,完全不知道這段悲慘往事而長大成
人,現在已經長成十五歲、有著母親美貌、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