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淫亂史 (第1-4部全) (12/28)

第十七章:伏兵盡出——血戰

  三女脫光了身上那些累贅的衣物,如同三只等待羅驚天痛宰的潔白羔羊一般,用含情脈脈的眼睛看著他,靜候他的下一個命令。雖然對面前的玉體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但羅驚天買對著三副完美無暇的肉體,還是吞了口水。他命林雨晴跪著趴在床上,將她那雪白的豐臀高高撅起。同時,讓吳依依躺在了林雨晴背上,吳愛愛則跪在床上,扶住吳依依,使她不至於從林雨晴背上滑落。

  看到基本形態已經差不多了,羅驚天雙手控住吳依依的柳腰,將她雙腿分開,搭在自己的臂彎處。而他那條早就凶態盡顯的大雞巴更是顫巍巍的表露著不滿,所以,他忙將大龜頭對準了吳依依那泛著汁液的肉洞口,一聲令下,林雨晴的大屁股時起時落的,托著吳依依一次次沖向羅驚天的大雞巴。

  每當林雨晴擡起時,羅驚天便合身下刺,大龜頭毫無技巧的頂上了吳依依的子宮壁,吳依依痛的大呼小叫。在林雨晴下落時,他也抽身而出,只是,大龜頭卻不拔出,而是卡在吳依依的御道口內。接著就是再次的上迎下沖,再次的下落拔出,一時間整個床鋪都吱吱呀呀的發出了抗議之聲,但這自然阻礙不了這四個母子姨甥祖孫的淫亂交合,他們更加肆無忌憚的淫樂了。

  林雨晴大屁股飛舞著起落著,將吳依依無情的進獻在羅驚天的大雞巴之下,讓他毫不憐惜的肆意取樂,吳依依竟然有了無助的感覺!但羅驚天卻是更加的開心了,他一手扶住母親的大屁股,一手扶住另一側的大腿根部,運功將自己的大雞巴膨脹到了極致。竟然讓久經戰陣,閱人無數的吳依依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實感。這中充實的感覺,除了當年自己剛剛被破處時有過幾次經歷外,就再也沒有過了。直到,她的親生兒子羅驚天奸淫她時,才又找到了這中美妙的感覺,而且更勝從前。

  不過,他們兩個如此享樂,卻苦了充當坐騎的林雨晴。她一邊辛苦的運動著,來讓吳依依更加有利的被羅驚天肏弄,同時還要忍受自己渾身欲火的煎熬。但羅驚天卻是沒有什麼顧忌,相較於平時,他可以更加舒服的肏弄母親而且更加省力了。而吳依依則是比平時省力氣,但由於此時雙向受力,所以,每次羅驚天刺入時,那種刺穿的感覺更加的強烈了,她還是很快就高潮不斷了!

  羅驚天滿臉淫笑,他肆意的奸淫母親,直到母親在不知道第幾次高潮來臨後,腦袋一歪,四肢也松散無力的大大張開了,他知道母親真是到達極限了才放過母親。

  吳依依被放倒在一邊昏睡過去了,可羅驚天卻還沒有發洩,他那依然堅挺的大雞巴顯示著自己的不滿!緊接著,他順手將充當半天坐騎的,已經累壞的林雨晴翻了個身,讓她躺在了床上,但她的肥臀一下則伸到了床外,被羅驚天控制著。他示意吳愛愛爬到林雨晴的腰下來充當墊腰,這樣,林雨晴的大屁股就自然而然的朝向羅驚天了。

  「啪……」一聲毫不拖泥帶水的脆響,伴隨著的是林雨晴那勾人魂魄的叫床聲,「啊……」。他們的淫靡殺伐又開始了!

  林雨晴叫的是那麼放浪而毫無顧忌,盡管她知道周圍一定有五湖門各方的密探在監視他們,但她卻是聲透屋頂直穿雲霄。以至於那些負責監視他們的人馬心裡不停的咒罵,她叫的如此勾人欲火,那些人中不少都偷著用雙手來解決問題了。可羅驚天對林雨晴卻是更加嬌縱,他雙手有力的托住林雨晴的大屁股,更加用力的托向自己的大雞巴來。不時的,他「噼噼啪啪」的拍打這美臀幾下,刺激的林雨晴更加的賣力表演起來!

  粗壯無比的大雞巴出入在嬌美的肉洞中,二人分泌的淫液在其搗弄之下也變成了泡沫,順著棒身流了出來,二人都是渾身大汗淋漓了。但林雨晴卻還是奮不顧死的逢迎著羅驚天,每當他雷霆一擊轟下時,林雨晴都會擔心自己被他生生肏死,但隨即她卻更加期待著羅驚天的臨幸!「主人,肏死奴婢了,哎呀。啊……」林雨晴竭力的叫著床,大屁股似是閃躲卻也像在迎合著,盡力的擺動著。羅驚天也不憐香惜玉,他一面抱著雪白粉嫩的大屁股狠狠肏弄著,一面凶惡的罵道:「當然肏死你,你這淫婦害了多少人?今日給武林正道報仇,嘿!!!!」他一聲爆喝,本已經迅猛至極的大雞巴挺動的更加凶態畢露,大龜頭如同雨點般擊打在林雨晴的子宮壁上,頓時,林雨晴連叫床的聲音都不能了發出了,只有「啊啊啊啊啊啊……」慘叫連連了。兩人激烈的拼殺著,看似旗鼓相當,但實際上林雨晴是敗相已定,她已經連續高潮了數次,於每次高潮後要暈倒卻都是在羅驚天猛烈的攻擊下「活」過來。但她心裡明白,自己絕對不可能在支撐多久了,下次高潮可能就是最後的一次了!她咬緊牙關,想盡量的拖延這最後最激烈高潮的來臨。只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很快,她就感到心跳加速,自己的身體似乎越來越輕,到後來漸漸有飄起來的感覺了。她到最後關頭了!羅驚天通過她體內淫液的突然分泌增多感到了異常,他運功將大雞巴變得如火炭般灼熱,加速了對林雨晴花心的刺激,大龜頭更是次次到底的,直擊她的子宮壁。

  「啊,呀,呀,呀,啊……」林雨晴竭盡全力的一陣挺動,緊接著就是劇烈的痙攣抽搐,四肢突然彈起,死死的抱住了羅驚天,一股濃膩的陰精湧了出來!當然,其中夾帶的渾厚元陰自然被羅驚天毫不客氣的吸收干淨了。

  待林雨晴身體放松了些時,羅驚天將她放倒在一旁,該輪到服務半天的吳愛愛了!

  這個姨娘對自己也算是忠心了,自從被他奸淫並破關鎖神後,雖然是心神自然而然的只對他唯命是從,但平日裡對他流露出的關心的舉動卻是絕無做作的!平時她和別的姐妹一起侍候羅驚天時,多數都是不能輪到承受羅驚天的恩澤,但她也沒有半分爭搶的意思,羅驚天感動之下決定今天好好寵她一下!

  看著她含情的美目看向自己,羅驚天也是心念一動,他分開吳愛愛的雙腿,竟然直接就用上了他奸倒無數熟婦淫女的招式——玉女上樹來!

  吳愛愛既吃驚又興奮,平日裡雖然她也曾承受過羅驚天的恩澤,但相較於姐姐和母親,她卻是最少的了。是以,當羅驚天使出殺手鐧時,她竟然有些性福的暈眩的感覺了!但羅驚天既然要寵幸她,自然不會給她太多感慨的時間,他雙腳如泰山般穩穩的站在地上,雙手舉重若輕的托著吳愛愛的肥臀,立刻開始了拋起上迎的運動來。一時間,屋子裡再次春色無邊,生機盎然起來。羅驚天如同外家練功時拋鐵鎖般的,將吳愛愛也是拋起接住,但區別在於,別人練功時落下的鐵鎖主要用手臂的力量來接,而他拋起吳愛愛則是在其落下時,主要靠自己的巨大陽物來接。而且,每次吳愛愛落下時,他便疾挺大雞巴向上猛刺,碩大而堅硬的大龜頭毫無技巧的直挺挺的刺在吳愛愛的子宮裡的子宮壁上,自然將她刺激的一個哆嗦,不由自主的向上躲去。當然,她最終還是要落下來,迎接她的也還是那個粗壯無匹的大雞巴,這就是她的宿命!

  在拋了她百十下後,羅驚天見她有不支之態,便又將她輕輕放在條案上,自己則站在了她的雙腿之間,將她雙腿抗在肩頭後,繼續猛烈的殺伐了!時而快捷時而沈穩,並非如剛才大戰般的只有一味的猛攻,羅驚天開始了自己掌控節奏的攻勢。吳愛愛被他自己的外甥輕易的帶上了一個有一個高潮,她漸漸感覺到自己快要被這快樂的浪花淹沒了!

  在吳愛愛連續五六個高潮後,羅驚天也覺得自己快要到頂點了。他趕忙再次將大雞巴盡根肏入吳愛愛的御道裡,同時,雙手抄到她豐贅大腿的下面,腰部用力,將她抱了起來。他一邊繼續肏弄姨娘一邊走向床邊,在將吳愛愛放到床上後,他開始了最後的絕殺!

  大雞巴如同搗蒜般的在吳愛愛體內出入,大龜頭次次都要將吳愛愛頂的告饒連連!忽然,吳愛愛感到羅驚天那本就粗長過人的大雞巴硬是一陣猛漲,變得更加巨碩駭人了,她憑經驗可以知道,羅驚天也到最後關頭了。於是,她鼓起最後的精力,舞動大屁股迎合著羅驚天的大雞巴,但這無疑更加劇了她的敗落!

  「哈……」羅驚天一聲低沈的吼叫,大雞巴死命的頂向了吳愛愛子宮的最深處,抵在了她的子宮壁上。同時滾燙的陽精如山洪爆發般的射向了那溫柔的子宮裡,將吳愛愛頓時打懵了,她也是雙腳一陣亂蹬然後猛地伸得直挺挺的,接著一股陰精也洩了出來。就在羅驚天射的一塌糊塗時,他卻快速的將大雞巴從吳愛愛的肉穴內拔出,又飛快的肏入了吳依依的子宮裡,將剩下的子孫精努力的播撒在母親那肥沃的土壤裡,他還是希望自己的種子能夠盡可能的在母親子宮裡先發芽結果。



  在抖動著身體,抖動著分身,射出最後的一滴種子以後,羅驚天依依不舍的起身,將兩個枕頭墊在了母親肥大的屁股下面後,才小心的將大雞巴從溫暖的肉穴裡抽出。他小心翼翼,生怕自己的動作過大而讓自己打入母親體內的種子流出來。

  安排好昏倒的三女後,羅驚天心滿意足的站起身,看著她們幾個睡覺時的嬌憨樣子,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他穿上外衣後,出了房間,到外面喚回羅曼丹姐妹,帶她們到旁邊的房間裡,又是一場大戰,將二女殺得毫無招架之力的昏死過去。羅驚天左右摟抱著美睡的姊妹花,心裡卻開始盤算起整個行動最後的關鍵來!他的目的很明確了,一是要林美妍及魯小櫻、東方紅雲三個美女,二是要徹底掌握五湖門,第三則是才增加不久的,就是要摸清西域聖教的實力。其實現在他要做到這三點不是很難,可最關鍵的是要做到少損失自己的力量,這卻是困難。不過,他現在已經有了整體的計劃,就等著實施了!

  兩日後,在和林美妍擊掌盟誓後,羅驚天帶領著五女要離開五湖門了。

  林美妍當然高興,總算是少了個麻煩,盡管他帶走了不少利益,但這些東西她還是有機會拿回來的!

  在碼頭上,林美妍及齊元曹維行謝青等五湖門的首腦都來了,畢竟羅驚天是堂堂的一任大派掌門,所以,禮節上是不可怠慢的。但就在林美妍與羅驚天對飲送別酒時,突然,齊元發話了,「羅掌門!在下有個禮物要送與掌門,忘情笑納!」說完,在眾人愕然的眼神中,他向後一招手,親信弟子立刻帶了兩名女子上來。羅驚天一眼就認出正式魯小櫻和東方紅雲,他知道,好戲要開始了!

  帶到眾人近前,看二女的情形應當是沒有吃什麼苦,但卻是被綁著。她們見到林美妍迫不及待的開口道:「林掌門,我等奉師命前來相助,為什麼要抓我們?」林美妍還沒有開口,齊元搶先接道,「不錯,你們是奉師命來相助的,但不是助林美妍,而是來幫我齊元的!」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感到詫異。畢竟,平日裡齊元與林美妍是在同一陣營的,但今天他竟然直接挑明是要找林美妍的麻煩,不由得都暗自戒備起來。

  林美妍卻沒有那麼吃驚,她只是有些憤怒的責問齊元道:「當真是是你?看來我的懷疑是對的,你才是真正的叛徒!」看樣子她早對齊元有疑心了,但齊元雖然有些驚異卻是毫不慌亂,因為他早就有了安排。「不錯,如果你能夠看出是我要廢掉你的掌門之位,也算是不易了!不過,今天卻是你有天大的本是也沒用了,來人!」說話間周圍突然竄出七八個黑巾蒙面人來。他們對林美妍形成了包夾之勢,眼睛緊盯著她。齊元得意的說:「知道你的本是,他們幾個是我特意請來的高手,專門來對付你的,你可知他們是誰嗎?」說完,那幾人也不等林美妍詢問,一起動手摘下黑巾來。

  「是你們?江東八煞!」林美妍也吃了一驚。當年,五湖門在東南一帶的分舵和江東八煞的勢力有了沖突,雙方大打出手。林美妍親自殺到了八煞的老巢,當時他們只有兩個在家,其他人都有事外出了。兩人與林美妍大戰一場不敵,倉皇逃走,林美妍知道自己就是能勝過二人也是討不得多少便宜,便沒有追趕,而是將怒氣全撒到八煞的家眷門人身上。八煞親族無論老幼,被她帶領五湖門下殺了個雞犬不留,後來八煞也銷聲匿跡了。沒想到他們竟然沒有死,今天來找她報仇了!

  「林美妍!你這毒婦,妄稱正派,竟然殺我兄弟家眷滅門,今天我等來找你做個了斷!」說完八人腳下快步移動起來!「好,今日就做個了斷!」林美妍自知理虧卻毫不退讓,她手一揮,自有親信弟子上來,想要先擒下齊元再幫助她。可齊元的屬下也不少,雙方立刻開打了起來。曹維行和謝青兩方一時沒有動作,曹維行是有意看雙方先消耗力量,而謝青則還是青著臉,讓人看不透他的想法。

  一場混戰,齊元的屬下較少些,但有齊元及幾個得力親信武功高過眾人甚多而沒有落下風,處於膠著狀態。倒是林美妍,她在與江東八煞的對峙中已經是處於被動挨打的狀態了。這時,突然謝青行動了!

  只聽得他一聲怪嘯,他的人馬突然殺向了也是一直做看客的曹維行一方。曹維行微微一驚,趕忙迎戰。

  場面更加混亂了,羅驚天早就摟過了魯小櫻和東方紅雲二女,一邊看著熱鬧一邊卻是大享齊人之福!但場面上的變化卻更加奇怪了,忽然不知從哪裡又沖出十余人,他們先從謝青部的後方殺入,由於事發突然,謝青一方損失極大。連謝青也在和領頭的老者對戰時被其一掌批出兩丈開外,當即口吐鮮血,接著,另一人趕到他身前,揮劍將他刺死了。頭腦既死,他的部下們頓時更加慌亂,很快就被屠殺殆盡了。而此時最高興的是齊元,他一眼就看出,那十幾人就是自己西域聖教的教友,將謝青擊傷的老者就是那個光明使者。不過,很快他就高興不起來了,因為,那些人竟然開始對付他的屬下了。開始時他以為是誤會,但當謝青部被屠殺殆盡後,他才明白,那些人根本就是故意的,他的部下很快也損失慘重。

  齊元的心情急轉直下,他叫嚷著,告訴對方是自己人,但沒有人理他。突然,曹維行幽靈般的殺到他身邊,兩人立刻對戰了起來。曹維行的折扇乃是鋼筋做骨,收攏時可做點穴筆,展開則是可劈可削。齊元的青霞劍成名多年,也不是浪得虛名的,兩人一時間是難解難分。正在對峙時,曹維行忽然開口道,「日月光華,聖火永興!」齊元一愣,這是西域聖教的接頭暗號之一,但高手對決豈能走神,曹維行鐵扇一揮,他手上一慢,當即被其在胸口劃開一道口子,筋肉外翻,鮮血頓時泉湧而出。一個穿大紅緊身打扮的高鼻深目的美貌女子突然跟進,她手持雙刀,一刀架開齊元欲和曹維行同歸於盡的一擊,同時,一刀刺入齊元的胸膛之中。

  見他手中的單刀掉在地上了,曹維行笑吟吟的對他說道:「齊兄,小弟是教主派來接替你的,你辦事不力,所以,也就只有如此下場了!」說完,他一腳將齊元踹飛了出去,待落地時已是死透了!

  這時候,又有一行數十人趕到了,領頭的乃是青城派掌門莫敬賢和東方世家掌門東方狄的二弟東方鶴。他們先向那個光明使者行禮後,徑直來到羅驚天一行人面前,莫敬賢先開口道:「羅掌門,今日我聖教如何對付異己的也應當看到了,就直接說吧,你是願投效我聖教還是不願?若是投效,則我教主願讓你做副教主之位,不然則莫怪今日不留活口了!」他說的毫不客氣,儼然將羅驚天視為必死之人了!

  看到遠處的林美妍已經是危在旦夕了,羅驚天開口笑了笑,道:「好了,看來今天又要動手了!」說完,他身形一晃,竟然將在莫敬賢身後還有些距離的一個青城派弟子抓了過來。莫敬賢好歹也是一派宗師,他別說阻攔,怕是連看都沒有看清楚。就在他驚異之時,羅驚天面帶微笑的一手抓住那弟子的脖子,一手壓在他的天靈蓋上,緩緩用力,竟然將他就這樣一點點的擠碎了天靈蓋,他雙眼爆睜,七竅裡黑血緩緩流出了。

  眾人不禁一陣膽寒,如此冷血殺人,饒是他們也都是江湖上打滾過來的卻也是沒有見過。「師哥……」魯小櫻一聲悲呼,原來羅驚天殺死的乃是青城派二弟子,號稱少一輩中功力第一的乾勇。但就在他們還驚嘆不已時羅驚天卻說了更加讓他們心驚的話,「放心,眾位不必傷感,一會兒你們就會見面了!」莫敬賢怒道,「你太也小看人了,上!不信他還能三頭六臂不成,累也累死他!」說罷,竟然搶先帶頭殺了上來。

  但羅驚天只是邪邪的笑著,他沒有動,吳依依和吳愛愛越眾而出,對眾人施展殺手開來!兩路人馬最少有幾十個,但卻像是吳依依姐妹在屠殺他們一般。羅驚天欣賞了一陣,發現林美妍敗相以現,輕聲吩咐林雨晴幾句後,縱身來到江東八煞的包圍圈外說道,「好了各位,在下還要林美妍來伺候枕席,你們就都收手吧!」八煞本來正在全力攻擊,正要將林美妍一舉擊斃來報大仇,卻被羅驚天這似乎輕描淡寫的一句話震住,羅驚天的功力真是駭人聽聞了!他們發呆之際,羅驚天緩步進入他們的包圍圈,摟過搖搖欲墜的林美妍道:「當年你得罪過我的吳依依,今日只好讓你到床上來給受罰了!」說完放肆的淫笑起來!

  林美妍大怒,她揮掌向羅驚天攻去,但別說是她此時功力消耗嚴重,就是全盛之時她也和羅驚天相差太遠了。羅驚天一把扭住她的手臂一邊撫摸她那紅嫩的鮮血欲滴的俏臉,一邊說道,「好好好!我就喜歡你這種有野性的,騎起來更加有味道。」

  他看看江東八煞說道:「你們走,我不為難你們,不然,你們知道後果!」

  面對他的威脅,江東八煞好歹也是成名多年的高手,他們一發喊,竟然同時攻向了羅驚天。但羅驚天只是輕蔑的一笑,他要大開殺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