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美妙陰唇

田口俊樹那一次,純也只是偷看。這一次母親和籐田隆司性交時,純也從門縫用錄影機拍攝。

現在純也就在自己的房間裡欣賞那個錄影帶。看到母親用過去不曾用過的姿勢和隆司性交,不由得握緊已經膨脹的肉棒。一切都是自己計畫的,可是看到心愛的母親和別人性交時,還是會產生嫉妒。雖然沒有告訴理代子,實際上純也是得到很大的回報。

此時理代子正在洗澡。純也完全暴露出受到錄影帶刺激勃起到極限的肉棒去浴室時,理代子做出驚訝的表情,並答應純也的要求立刻性交。還是自己的兒子最感到心安,精神上的感受很顯然的也會影響到肉體。純也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激烈而兇猛,理代子當然也能想到原因。

一定是我和別的男人性交的關係••••

把做出粗暴動作的兒子,以無比的愛情將他帶到快樂世界的興奮裡。對現在的理代子而言,處理純也的性慾已經和嬰兒換尿片的感覺並無不同。想給他舒服,讓他爽快,如此而已。看到兒子射精時喊叫:「好舒服」,理代子也會產生強烈的快感。還有把象徵男人歡樂的射精,在身體裡接納時的喜悅感。

在浴室裡的性交結束,純也靠在浴缸邊,伸出雙腿。為他清洗萎縮的陰莖時,理代子更深深的體會到自己是孩子的媽媽。對丈夫也不會這樣做,正因為純也是自己的兒子才會這樣做的。

「這個星期六••••把時間空閒出來好不好?」

「可以••••是可以••••」

因為純也沒有進一步說明,理代子也沒有進一步的追問理由。理代子聽後已有預感,只是這樣想像,剛得到滿足的花蕊又出現搔癢感。星期六下午,純也回家後就把理代子帶出去。

「去吃便餐吧。」

理代子聽兒子這樣說,當然知道吃飯不是真正的目的。果然到街上後天未黑就去常光顧的西餐廳,要她喝葡萄酒。果然他有預謀••••

雖然不算感到不安,但還是期待感比較大。在純也的催促下比往常多喝一些葡萄酒,一方面想藉酒使自己的精神痲痺。

「臉色好漂亮。」

自己也感覺得出臉熱熱的。不只如此,想到將要發生的事情,花蕊就開始濕潤,連理代子自己都感到難為情。受到陷入肉縫裡的三角褲的刺激,理代子忍不住輕輕扭動屁股。這種小動作似乎都被純也看到,心裡不由得七上八下。

走出餐廳,純也立刻攔住計程車,目的地是自由丘。二十分鐘後,計程車停在清靜住宅區的一棟房子前。由高牆圍繞的豪華宅邸的大門邊的小門進去,純也好像很熟悉的樣子。

「這是什麼地方?」

「我的同學高山的家。」

「同班嗎?」

「不同班,但同年級,他叫高山耕太。」

理代子聽後即知,至少幾個小時要做高山耕太的性奴隸了。

「家人都不在嗎?」

「從昨天晚上就去北海道了。」

進入大門後立刻有狼犬出現,理代子不由得躲在純也的背後,但狼犬來到純也的身邊,很高興似的搖著尾巴。

從這種情形看,純也好像不是第一次來這裡。可能和高山耕太相當要好。如果是這樣,純也受欺負的話就有疑問了。

理代子感到奇怪也不限於這一次。田口俊樹和籐田隆司也一樣,怎麼看也不像欺負純也或不良少年的樣子。而且都是只有一次,以後不再有聯絡。一般的情形是趁機不斷的威脅,但他們並沒有這種情形。

理代子決定不去追問這些疑點,不知純也是以什麼心情讓同學和母親發生關係,但不像是單純的好玩。如果真有什麼目的,這種行為多少也能幫助純也了。還有一個理由,那就是理代子的肉體裡隱藏著淫蕩的血液。從成為少年們慾望的對象也能獲得很大的滿足。如今,後者的比重超越前者。純也從一個盆栽下拿出裝於塑膠袋內的鑰匙,可見是和高山耕太約好了。打開玄關的門,只是前廳至少也有十坪,天花板上的裝飾燈是歐洲的古典風格。

「好漂亮的房子,同學的父親做什麼的?」

「好像聽說是在銀行當總裁的。」

理代子跟在純也的身後,走進像書房的房間。

「媽媽,在這裡等一下。」

純也說完就走出去。房間裡幾乎要出汗。在窗邊有很大的書桌,靠牆有排列成L型的沙發和玻璃茶幾。理代子也發現另一邊有折疊式的拉門。想到一定和其他房間相連時,從拉門裡突然跑出一位穿汗衫的少年,個子很高,肌膚如少女般白皙。

「我是高山耕太,妳是純也的媽媽吧。」

從他的口吻無法連想到會欺負純也。

「請到這裡來。」

耕太拉理代子的手進入他剛才出來的房間。少年的力量很大,被拉的理代子搖搖擺擺的進去時,發現那裡是耕太的臥房。房裡的陳設都是少年喜愛的東西,尤其有幾架拍立得照相機和許多偶像女歌星的照片。

「純也呢?」

明知自己的命運,但還是要這樣問。

「也許出去了吧。」

理代子想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但耕太不答應。

「來這裡••••」

理代子被拉到床邊坐下。

「媽媽好年輕喔。」

耕太凝視理代子的臉,以非常感動的口吻說。

「你的母親多大年紀呢?」

理代子好像找到似當的話題。

「老了,三十歲生我,大概四十五歲了吧。」

幾乎比理代子大一輪。

「怎麼可以說老••••」

理代子這樣說,但感到年齡上的差距。

「難怪純也要吹牛。」

「什麼?他吹什麼牛?」

「因為很年輕,又美如模特兒,我能了解他吹牛的心情。」

純也真的在學校以媽媽為榮嗎?當然不會感到厭惡,只是多少會感到難為情。

「從現在開始,幾個小時的時間是我的媽媽,可以吧?」

又是這樣••••

理代子明知道是純也計劃的事,還是不得不問「為什麼?」

「因為已經這樣說好了。」

「我沒有答應呀。而且你媽媽還在,我是無法代理的。」

「怎麼會!」

耕太突然大聲說:「如果是我的媽媽,根本不想和她睡覺。和純也的媽媽絕對可以一直幹下去。」對一直幹下去的猥褻話產生反感,但無法決定是否該毅然的拒絕。還是有疑問存在,但畢竟和純也受欺負有關,最好是沒有,如果真有,就算犧牲肉體,也必須阻止。

況且理代子對眼前的少年已發生興趣。

「快一點脫了衣服吧,我想看漂亮的裸體。」

耕太說著,拉理代子的手到褲前。

「啊••••」

那裡顯示出異常亢奮的樣子。

§4-2

「嘿嘿,硬起來了••••因為媽媽太可愛了。」像調皮的孩子伸出舌頭,看到這模樣,理代子覺得對方確實是小孩子,不過摸到的東西確實很堅硬。惟有胯下物的構造,不似十五歲的孩子應有的。不只是純也,幾個少年的性器都不輸給成年人。理代子藉耕太把她的手壓在他褲前之機會,確實從手掌感受到少年的脈動。

「我有事情拜託。」

少年故意嬌柔的說。理代子儘量以冷靜的眼神看對方。有能答應和不能答應的事。理代子當然知道這種話對年輕任性的少年是不管用的。

「媽媽是不能拒絕我的。」

果然耕太理直氣壯的反駁。理代子聽到後,心裡竊笑。只要採取服從對方的態度,實則追求自己的快樂就對了。不能讓對方看出真象。

對方不過是十五歲的男孩,玩弄在手掌心應該不是困難,理代子深具信心。所以耕太說的話,對理代子而言來得正是時候。理代子故意低下頭,做出難為情的樣子。

「我不是請求,應該說是命令。」

耕太說完便站起來,在理代子面前很快的脫光衣服。耕太跑去拿拍立得照相機。理代子感到緊張,在這個房間裡拍照,一定是淫猥的場面,必須斷然拒絕。

「我想用這個拍照。」

「絕對不可以。」

理代子用強烈的口吻拒絕。

「請不要誤會。」

「你想拍什麼呢?」

「這是拍立得照相機,所以只能拍一張。」

「我知道。」

「這是說,拍到的照片沒有底片。」

「••••」

理代子做出要他繼續說的表情。

「我保證,絕對不拍媽媽的臉。」

「那麼要拍什麼呢?」

「媽媽的手。」

拍攝是沒有問題,看到手的照片,很難斷定是什麼人的手。

「還有一樣••••」

「什麼呢?」

「媽媽的陰戶,用特寫的••••」

理代子說不出話來。找不到適當的話回答。

「不會照到臉的,還有,這是我們兩人的秘密。我真的想拍媽媽的陰戶••••」

「為什麼要這樣••••」

這樣反問就表示理代子有妥協之意了。

「等一下••••」

耕太搖動仍舊勃起的肉棒,急忙走出去。要被拍照••••這樣意外的事,反而使理代子的心情奇妙的亢奮。

真的不會照到臉嗎••••?

理代子覺得如果能遵守諾言,拍照也無妨。不出二、三分鐘,耕太拿回三十公分見方的紙箱。理代子忍不住的笑起來。因為看到肉棒仍舊是勃起狀態之故。耕太也露出羞澀的表情坐在理代子的旁邊,把紙箱裡的東西倒出來。

「啊!」

理代子看到的剎那,臉色通紅。大量的照片,也就是所謂的色情照,看起來至少也有一百張。有很多是正在性交中的照片。女人的臉照的很清楚,男人是只有身體的一部分,沒有照到臉,一定是故意這樣拍的。

女人不只一個,但都是年輕的美女,男人的年齡好像很大,胸部和肚子鬆弛,肉棒的勃起狀態也顯得不夠力量,落在美女臉上的精液,也只是數滴而已。可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這種照片的理代子,幾乎要昏厥。

「看吧,不用客氣。」

一張一張的送到眼前時,理代子也自然的伸手接過來。

「這些女人都是什麼人?」

「爸爸的愛人,媽媽還不知道。我是偶然在天花板上發現的。看這個女人,是最新的愛人,是在秘書室工作,大學畢業還不到一年,銀行的海報上都有她。」

「你爸爸幾歲了?」

「大概••••五十多歲了吧。」

「我絕對不拍這樣的照片。」

「不是的,我只要拍媽媽的手和陰戶的特寫就好了。」

耕太說著,準備拍立得照相機。

「要怎麼樣做呢?」

理代子感到不安,但還是有興趣。

「來,握我的陰莖吧。」

受到耕太的催促,理代子向肉棒伸出手。在手掌裡跳動,顯得很有精神。

「輕輕的搓揉••••就在那裡停止。」

聽到喀嚓的聲音,理代子急忙轉開臉。在清靜的房間裡,只聽到吱吱的聲音,等待照片出來。從照相機出來的東西,在數十秒後變成很好的照片。

「啊,真令人興奮。」

耕太興奮的把剛拍的照片交給理代子。看到握住年輕肉棒的手是那麼淫糜,理代子的身體立刻火熱起來。雖然很簡單,但是非常淫猥的構圖。

「這樣就無法知道誰的手了吧。只有我和媽媽知道,是最好的紀念。」

「這種東西不是可以隨便給人看的。」

「那當然,我會每天晚上偷偷看。大概只是看是不夠的,一定會••••」

耕太突然用自己的手搓揉堅硬的肉棒,理代子驚訝的看。

「啊••••媽媽給我弄吧••••」



聽到耕太悲慘的呼叫,理代子忍不住握住肉棒搓揉。

「啊••••快要出來了!」

耕太立刻發出急促的聲音,理代子趕緊拿出手帕等待其射精。

「好舒服啊••••」

理代子看到在這種情形下,耕太還不忘拿起相機,確實感到驚愕。手掌裡的陰莖突然膨脹,急忙想把手帕覆蓋在上面,已經噴出精液,鎂光燈閃亮。

一如耕太的允諾,焦點集中在陰莖和手上。理代子看到照片時,手固然是自己的,但忍不住產生猥褻感和興奮。看著兩張照片的耕太的表情,因興奮而臉色通紅,可能是繼承父親的血液在噴張。

「喲••••」

理代子驚叫,因為看到耕太的陰莖很快的開始膨脹。萎縮的陰莖突然擡頭,很快的增加體積的情景,讓三十多歲的女人感到胯下搔癢。

啊••••想要••••

恨不得立刻把這個硬東西塞入自己的下體裡。能這樣目擊少年的神秘性,不是一般家庭主婦體驗得到的。理代子對自己的人生中有這樣的寶貴經驗,感到可喜。

「媽媽,該脫衣服了。」

理代子還是猶豫不決,同時產生狡猾的念頭。先做出拒絕的態勢,如此一來,耕太粗暴的脫理代子的衣服。

「太過分了。」

明知只能這樣,理代子還是採取抗拒的態度,扭動身體表示不願意。即使掙扎,最後還是向暴力屈服。

「不要讓我太費力吧。」

耕太的態度改變,抓住理代子的頭髮,把臉用力壓在床上。

「痛啊!這是做什麼!」

理代子感到恐懼,覺得耕太不是在演戲。

理代子放棄抗拒,任由他擺弄。

「對不起••••對不起••••因為想拍很好的照片••••心裡太急了••••真是對不起••••」

突然又變成溫柔的聲音,在理代子的耳根用舌頭輕舔。立刻在理代子的體內湧出奇妙的感覺。可以和他一起演戲,扮演不聽話就遭受暴力的弱者,實際上則享受耕太的年輕精力。有了這種念頭,心情變輕鬆了。

「不要這樣粗暴,我答應就是了。」

不知耕太是否有意的,偶而把勃起的肉棒頂在理代子的大腿或屁股上,終於把衣服剝光。

「哇••••媽媽的身體真漂亮••••我要拍很多的照片。」

耕太十分高興。理代子發現從耕太的龜頭頂端溢出透明的液體。

「我該怎麼辦?」

特別強調自己是被迫的樣子,理代子雙手環抱胸前,以哀求的眼光看耕太。

「這還用問嗎?要儘可能的把陰戶分開。」

「不要照臉!」

「我不會犯規的,也不喜歡彼此有顧忌,我要遵守諾言,快樂的玩,媽媽分開吧。」

理代子在床上戰戰兢兢的,把腿分開到鼠蹊部會感到痛的程度。耕太把臉靠近理代子的大腿根,身體猛然顫抖,眼睛發出光亮,比理代子過去看過的任何少年的眼睛都生動。

他亢奮的情緒表現在勃起的肉棒上。聳立的肉棒時而跳動,打在肚子上。這樣強大的勃起力,使理代子產生壓迫感。拍立得照相機不能從太近的距離拍攝,耕太和理代子保持一段距離。理代子分開大腿,臉則轉向一邊,用一隻手遮臉。

「不用擔心。拍好的照片會全給妳看的,不滿意就撕破吧。」

聽到耕太如此說,理代子就無法繼續保持不合作的態度。小心的向鏡頭看。距離約六十公分,按下快門,快門的聲音,使理代子產生奇妙的快感。看到完成的照片,對自己陰戶的淫猥感到驚訝。在沒有感覺的情形下,那裡已經溼淋淋的發出光澤。

比起中學時代在浴室裡用小鏡子偷看的陰戶顏色更深了,像一朵花一樣向外綻放的陰莖,有說不出的淫猥形狀,使理代子嚇了一跳。看到照片上只有下體的部份,理代子多少感到放心。沒有照出臉部,除當事人之外,

不會知道是誰的下體。耕太不停的吻照片,這種異常行為,表示他是真正的照片狂吧。

「再讓我拍二、三張好不好?」

耕太說話時已經變成討好理代子的口吻。

從正面拍完後,耕太用撒嬌的口吻說:「我用舌頭舔陰戶,媽媽來拍照吧。」

「可是••••會照到你的臉。」

理代子拒絕他用口交,但耕太堅持拍照。理代子只好拍了幾張,但因角度之故,拍不好。其中也有可能會看出是耕太的照片。耕太做出遺憾的表情,將它剪碎,他好像也不想照出自己的臉。

這樣的話,拍多少也不在乎••••

理代子正想等耕太採取行動時,耕太以認真的表情說:「這一次拍兩人連成一體的鏡頭吧。」

這時理代子的身體已形成恨不得馬上性交從而得到滿足的狀態,所以很順從的答應。

「媽媽轉過身體,我想就容易拍了。」

理代子在少年的面前採取狗趴姿勢。

「屁股還要再高••••雙腿還要分開••••對了,這樣就看得很清楚了。」

耕太就這樣凝視陰戶和肛門,像陶醉般的表情。不久後,忍不住伸舌頭舔,鼻尖碰到肛門,理代子的豐滿屁股如觸電般搖動。理代子產生難耐的焦躁感,因為最重要的花蕊始終沒有受到愛撫。難道他只知道拍照片嗎?可能是採取很淫糜的姿勢,溫熱的蜜汁不斷的從肉縫溢出。

「啊••••快一點來吧••••」

迫切的慾望引發花蕊痙攣。聽到背後有不斷按快門的聲音,拍立得是無法連拍,必需一張一張的等待,使得

理代子的肉洞越來越搔癢。啊••••快來性交吧••••理代子在心裡吶喊,可是耕太毫無所覺。

「快一點••••拍完吧••••」

理代子終於忍不住這樣說,好讓少年把堅硬的肉棒插入花蕊。

「好吧。」

沒有任何預警,耕太把肉棒插入火熱的花蕊,陰莖和膣壁發生摩擦。

「唔••••」

理代子哼著,把屁股壓在少年的下腹部,到達這裡的時間太久,好像能很快達到最高潮。一直拍照的耕太也一樣,又因為年輕更無法忍耐。理代子的膣壁蠕動,夾緊少年的肉棒,使得耕太很快產生射精的衝動。耕太無法忍受全身分解般的快感。

「啊••••要射了••••」

耕太大叫的同時,把精液射入理代子的花蕊深處。

§4-3

還是把我丟下了••••

一時之間,理代子的腦海一片空白,無法思考。未能得到滿足感的肉體顯得特別敏感。當耕太全部射出後就無情的拔出陰莖時,理代子的花蕊不由得顫抖。耕太可能疲倦了,躺在那裡不動。理代子擡起身體時,發覺自己的花蕊溢出少年的精液,連大腿根都溼了。

拍立得照相機丟在一旁,不經意的拿起來看,從照相門看到萎縮的陰莖。不滿的情緒使理代子對陰莖按下快門。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圖,只是那裡有未能使她滿足的東西。耕太聽到快門的聲音,擡起頭看理代子。

「照了嗎?」

「嗯••••小雞雞萎縮的樣子很可愛,就••••」

理代子有挖苦的意思,但耕太沒有聽懂。

「繼續拍吧。」

「什麼?」

本來是開玩笑的,看到耕太認真的表情,反而使理代子嚇一跳。

「快拍吧。」

又發生驚奇的事,血液開始送進萎縮的陰莖裡,慢慢的膨脹起來。

「快!快拍呀••••」

理代子受到催促,又按下快門。

看到幾張完成的照片,明確的顯示出從萎縮到勃起的過程。耕太看相片的表情,可以說是自我陶醉。

「啊••••來吧!」

耕太說完就仰臥,一時之間,理代子無法了解他的意圖。

「騎上來••••快騎到上面來。」

理代子終於了解耕太的願望,大膽的跨騎在少年的身上。一直沒有發洩的性慾,立刻開始燃燒。

「這樣可以嗎?」

理代子明知故問,否則就失去被動的立場了,所以也不忘記做出難為情的表情。耕太用雙手調整陰莖的角度,以眼神催促理代子。

「要我做這樣難為情的姿勢••••」

理代子對自己甜美的聲音感到可笑,這模樣簡直像新婚夫妻。

「女人怕羞的樣子真是美極了。」

火熱堅硬的龜頭碰到肉洞口。理代子立刻想放下屁股時,被耕太的手擋住,然後用龜頭在充血的陰唇上來回摩擦。啊••••太好了••••

理代子在心裡大叫,這樣的前戲,比立刻插入要好多了。如果對方是丈夫,即便難為情,也能說出要求,丈夫好像也喜歡理代子說這種話。理代子心想盡量延長前戲的時間,但對象是耕太就難以啟齒。

「媽媽,妳自己隨便弄好不好?」

「要我隨便什麼呢?」

理代子不明白耕太的意思,只好反問。

「媽媽的手取代我的手而已,握住我的肉棒,喜歡在那裡摩擦都可以。」

還是要把一切行為的主動權推在耕太的身上。

「是我要這樣弄的。」

理代子看到耕太手拿照相機,這才知道他還是執著要照相。

「你這個人真麻煩。」

理代子握住耕太的肉棒,現在是自己在陰唇上摩擦,所以能完全控制性感帶。將火熱的龜頭壓到會陰部,理代子幾乎要發出淫蕩的哼聲。繼續向陰核摩擦,雙腿幾乎無力支撐身體,只好雙膝著地支撐身體。

「還要!還要!」

耕太命令道,對理代子而言,這樣能長時間享受快感當然是求之不得的。

「這樣可以嗎?」

理代子不由得說出討好的話。

「對,就是這樣。」

理代子很仔細的,也確實的找到性感帶,這樣不停的來回摩擦。耕太不是因為舒服才說就是這樣,而是因為這樣可以拍到想要的鏡頭。

耕太已經射精,所以多少能看到從容的態度,理代子是為增加自己的快感,一心一意這樣做。每當鎂光燈閃亮時,理代子身體裡的血液就會沸騰。為追求更強烈的快感,讓龜頭在陰核上摩擦。剎那間,觸電的感覺從胯下直衝腦頂。

「啊••••」

理代子忍不住發出叫聲,屁股也自然的落下去。堅硬的肉棒旋即刺入肉洞裡。理代子顧不得羞恥或體面,為得到更大的快感,大膽的旋轉屁股。耕太的表情立刻出現歡喜的模樣。

「媽媽是很舒服嗎?」

耕太問時,理代子不由得說出真心話。

「好••••太好了••••舒服得受不了••••」

和少年們性交,這種情形還是第一次。以前無論和誰,要達到性高潮時,都儘可能不讓對方發覺,惟有這一次實在忍不住了。一旦從嘴裡說出真心話,爽快感立即傳遍全身,使性感更高昂。耕太因為看到理代子的這種模樣,也立刻產生射精的慾望。

「太好了!媽媽••••太好了••••」

耕太放下照相機,用力抱住理代子的屁股。動作雖然不很好,但強而有力。偶而肉棒幾乎要脫落到肉洞外,這種不安感也使兩個人更狂熱。

理代子不知不覺的大叫:「不要拔出去!」

「還要深一點!」

隨即急忙閉上嘴,然而面對強烈的快感,還是無法忍耐。

「啊••••要洩了••••洩了••••一起來吧••••」

理代子用力把陰核壓在陰莖上,前後左右搖動。

「我也••••我也••••」

耕太大叫,用力擡起屁股。火熱的精液射入子宮。理代子全身的神經都集中在花蕊深處。在恍惚中奔向官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