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差旅生活1-8

 第一章暴雨的夜

  九月份的武漢,和往年一樣開始了無休止的雨,或大或小,或急或緩,就像
正在這小別墅�聳動著的兩具肉體發出的聲音,或大或小,或急或緩。

  「哎喲……你……太狠了……輕點啊,饒了我吧……」

  「操!騷貨,你不是……被操的越狠,……就越爽嗎?」

  窗外的暴雨聲掩蓋著兩個人的聲音,女人大概三十多歲,保養的很好,但是
腰間和肚子上也有了一些贅肉,她身材有些高大,屬于那種大骨架的女人,相應
的,一對奶子也分外的壯觀。平躺在床上,被男人用力的撞擊著身體,兩團奶子
上下搖蕩著。

  這個男人就是我,我叫尹林,今年三十五了,身體也微微有些發福了,現在
正站在床邊,挺著烏黑發亮的雞巴狠狠的穿刺著那個女人。

  女人名叫林麗,我們是一家銷售公司的兩個部門的經理,這次是來武漢出差
的。因爲公司常年要在武漢處理一些事務,所以在這邊租了一間小別墅,專供管
理層人員臨時居住。

  本來這次來武漢出差,還有一個女同事。但是她家臨時有事,所以隻有林麗
和我兩個人單獨來了。

  從機場回到小別墅,發現居然停電了,隻是我在這樣的環境�,就更加心猿
意馬,盼望這能發生些什麽了。

  林麗住在三樓,我住在二樓,兩個人各自回了房間。直到晚上9 點多鍾暴雨
開始下了起來,一個個炸雷轟隆隆的響著……

  突然傳來了敲門聲,打開門一看,是林麗站在門外哭喪著臉:「能不能讓我
在你這坐一會兒啊?這烏漆麻黑的,一個雷接一個雷,嚇死我了!」

  看著剛剛洗過澡的林麗,隻套了一件睡裙,一眼就能看出�面沒有胸罩,兩
個碩大的奶子頂的胸前高高的,兩個奶頭在忽明忽暗的閃電光中清晰可見。看來
林麗是被嚇壞了,胸罩都沒來得及穿就跑下來了。

  我當然是求之不得了,我們的房間,其實都是臥室兼辦公室,床邊就是辦公
桌,但是因爲桌椅很久沒用了,根本沒法坐,但是床單被罩什麽的從櫃子�拿出
來就能用,所以,我們就隻能在床上了……

  漆黑的房間�我們正在聊天,突然又一聲「轟隆隆」,林麗嚇的猛一聲尖叫,
我順勢摟住了她的肩膀,一邊輕撫她的後背,一邊安慰她:「沒事,沒事,不怕,
有我呢!」

  等雷聲過去,她覺得這樣抱著有點尴尬,輕輕掙紮著要我放開,但是那擠在
我胸前的大奶子,已經讓我忘記了一切。我更用力的抱著她,勾頭親在她臉上,
然後就開始去親她的耳朵。

  林麗一邊掙紮一邊喊道:「你幹嘛?」

  幹嘛?這種情形了,你說我要幹嘛?當然是要幹你啊!我心�嘀咕著,嘴卻
直接叼住了她的耳垂,然後把她壓到在床上,一隻手用力抓住了她的手。另一隻
手開始攻擊那讓我盼望了很久的大奶子。

  她的奶子真大啊,我一隻手根本蓋不住她一隻奶子。我不停的吸舔著她的耳
朵和脖子,一邊用手搓揉著她左邊的奶子,手感真好~ !

  「早就想揉你的奶子了……你的奶子真大啊!」

  「滾開!你快住手!」

  「等會兒我會住手的,但我估計你會求我繼續,不要停手!」

  她用力掙紮了一會兒,就漸漸沒了力氣,大口大口的喘氣的時候,我能明顯
的感覺到她的奶子在上下起伏,簡直像是在配合我的手一樣。我又親舔了一會兒,
她的喘息明顯變了味道,粗重的呼吸聲中,漸漸夾雜了一些輕聲的鼻音:「停…
…下來!……別……哦……輕點……」

  「……輕點……啊……」

  「哦……使勁兒……好癢啊……」

  我知道她的欲火已經被挑逗起來了,于是慢慢放開了她被抓著的手,把手摸
向了她的睡裙邊。

  「嘿嘿,你還讓我滾開嗎?就快要舍不得了吧?」

  「讓我來看看你真實的答案吧?」

  我把手把手伸進她的睡裙,順著大腿外緣去找她的內褲時,才發現她根本沒
穿內褲,我的手直接就抓到了她的屁股上。這女人的大屁股和她的奶子一樣軟,
抓在手�,胖肉都從指縫中擠出來了。我一邊揉著她的大屁股,一邊問她:「林
姐,內褲都不穿……就跑過來,……看來你和我……想的一樣啊……」因爲她比
我大幾歲,所以我一直喊她林姐。說完,我又繼續挑逗她的脖子和耳朵,同時,
左手往她屄上摸去……

  「全身真空跑下來,還說不是來求操的?」

  「既然林姐你有心成全,等會我一定讓你爽上天。」

  「……剛……剛洗了澡……就被雷……嚇下來……來了……真的!」林麗的
兩隻手沒了禁锢,卻不知道放在什麽地方才好,隻好放在身體兩側,卻不敢也不
好意思再動了。

  我的左手蓋上她屄的時候,第一感覺就是好多毛啊!手指劃過濃密的陰毛,
順著屄縫輕輕劃開,指肚上立刻粘滿了她溫熱的淫水:「我操!這就開始有感覺
了?」

  「果然身體才是最誠實的啊!」

  我幫她把睡裙脫掉,重新又壓在了她身上,兩隻手狠狠握住那一對大奶子,
直接就親了上去。我一邊親、舔,一邊不時輕輕咬住她的奶頭往上提,提到奶頭
自然從我牙間離開,才再一次咬上去。

  我用手在一隻奶子外緣輕輕晃動著,舌頭在另一隻奶子上忙著,我在她的奶
頭上繞著圈舔著,另一隻手輕輕去撫摸她的臉,她的耳朵、脖子和嘴。

  當我摸到她嘴的時候,本來她正張大了嘴在喘氣,感覺到我的手指,她居然
立刻用嘴巴含住了,輕輕的吸吮著,兩隻不知所措的手,也像是找到了目標,抓
住了我的手腕。

  我硬到有些脹痛的雞巴,本來已經頂到她屄口了,龜頭都已經探開了她的屄
縫,當她抓住我手指舔的時候,我被猛的一刺激,不由自主身子挺了一下,結果
龜頭又從她屄縫�挑了出來。

  她則被龜頭這一下刺激的猛一個深呼吸,原本輕輕吸允手指的小嘴也變成了
狠狠的在吸。我一下抽出手指,聽到她的嘴發出「啵」的一聲。我坐立在床邊,
拍拍她的奶子,輕聲對她說:「來,換個大點的給你吸……」

  她躺在那�沒有動,鼻子輕輕發出一聲「哼~ 」,于是我左手蓋上她的屄,
剛好大拇指搭在屄縫上,大拇指根部則壓住她的陰蒂。我微微用力壓了幾下,又
來回晃動著,指肚陷進去了,還沒等我再動,她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別,
太……太刺激了……我受不了……」

  我手繼續放在她屄上,對她說:「這就受不了了?等下有你快活的呢!快點
張開嘴!」然後另一隻手開始捏搓她的奶頭。她終于慢慢的爬起來下了床,蹲在
我兩腿間,我則點上了一根煙,一邊抽著,一邊等享受她的口交。她一直手扶著
我的大腿,一隻手終于摸到了我的雞巴上。似乎是感慨我的雞巴的硬度和個頭,
她嗓子發出了「哈……」的一聲,聽的我骨頭都酥了。

  終于感受到她鼻子�的熱氣撲到我龜頭上了,然後我感覺到一條濕熱的舌頭
輕輕舔了上來,舌尖沿著龜頭底部,順著尿眼一直舔了過去,然後舌底剛好壓在
龜頭上,來回的摩擦。如此重複了幾次之後,她似乎也適應了給一根陌生雞巴口
交的感覺,握住雞巴的手開始輕輕的撸著,舌頭則在龜頭上一邊繞圈一邊舔弄著,
不時張開嘴巴,從側面吸允雞巴。

  「林姐技術不錯啊!看來在家沒少練習啊!」

  「哎呀,你的舌頭真靈活啊,對,就這樣舔……」

  「我靠!爽啊……快,整個都吃進去!」

  終于,當她張開嘴,把整個龜頭含進去的時候,我舒服的忍不住呻吟起來,
她的嘴很熱,又因爲舔了好一會兒了,嘴�好多口水,龜頭被裹在�面又燙又滑,
太爽了。我抽了最後幾口煙,丟掉了煙頭,伸手摸到她頭上,輕輕按壓她的頭,
暗示她動作可以做大一點了。

  就在這時候,一個閃電亮了起來,我看到她專注的盯著眼前的雞巴,嘴巴吸
允著,頭開始前後晃動,努力的吃下更多的雞巴。驚雷突然響起,並且聲音好大,
林麗嚇的身體猛的一僵,舌頭下意識的一跳,帶給我的感受則是好像舌頭要把雞
巴壓扁一樣,爽的我雞巴在她嘴�跳了好幾下。

  我伸手在林麗頭上輕輕撫摸著,安慰著她。並且隨著她腦袋的前後晃動,一
點點的增加著力氣,想把雞巴塞到她嘴�更深的地方。她也努力的配合著,盡量
把頭往下壓,鼻尖已經能觸及到我的陰毛了,我從側面看著她吃進去的長度,感
受著龜頭享受到的壓迫,應該已經插進她的喉嚨了,想不到林麗口交的功夫這麽
棒!

  林麗拼命張大了嘴巴,用鼻子呼吸著,然後用喉嚨使勁的套弄著我的龜頭。
我也配合她的動作,盡量把雞巴往她嗓子深處插去。她的喉嚨有力的包裹著龜頭,
緊密的收縮著。雞巴越插越深,終于整條雞巴全塞進她嘴�的時候,我緊緊按住
她的頭,爽的差點沒射出來,于是我戀戀不舍的拔出了雞巴。



  林麗深喘了幾口,我拉起她背對著我,坐在我腿上,然後順勢分開她的雙腿,
而我的雞巴穿過她兩條腿中間,硬硬的挑在她大張著外陰唇的屄上。感覺又粘膩
又燙人,忍不住狠狠的跳了幾下。她則被這幾下挑的呻吟出了聲,于是抓住我兩
隻手,按在她的奶子上,推著我的手揉了起來。

  她一邊喘息,一邊說:「你個色狼……我本來……真的隻是……怕打雷,來
……坐坐的……你……」

  我打斷她的話,說:「現在不就是在坐坐嗎?你這樣坐的不爽嗎?」我一邊
說,一邊抽出一隻手,去摳她的屄。

  「看看你的屄,流的水比外邊的雨水還多……還說你不想被操?」

  「連屄毛都濕完了,你可真騷啊!」

  「我早就想操你這一身胖肉了……你奶子可真大啊……」

  手指在她屄�挖的時候,手心剛好壓住她的陰蒂,一邊挖,就相當于一邊在
蹭她的陰蒂。我另一隻手還在又捏又搓她的奶頭,時不時捏住她的奶頭使勁晃她
的奶子,這時候她就會不停「咿……咿……」的呻吟。而我的舌頭還在伺候她的
耳朵和脖子,這樣一來她身上幾個敏感帶全都在被刺激著,隻這樣玩了不到5 分
鍾,她就忍不住了:「……來,來吧……」

  相信很多男人在這種時候喜歡吊女人的胃口,我也一樣。我故意問她:「什
麽來吧?」

  「嗯……哈……你的,你的……雞巴呀,快……來吧!」

  「嘿嘿,我的雞巴不就在這�嗎?」我說完,從她的屄�抽出手指,把雞巴
往下一壓,然後猛一松手,硬硬的雞巴狠狠的抽在她腫脹的陰唇上。我能感覺到
林麗快要被刺激瘋了。

  林麗一邊推著我的手繼續搓她的奶子,一邊用另一隻手去捉我的雞巴,嘴�
喃喃道:「快……來呀!」我捉住她握著我雞巴的手,繼續逗她:「快來幹嘛?
你剛剛不還問我要幹嘛嗎?」

  「操~ !」她急的爆了句粗口,「幹嘛幹嘛,來幹我啊!」然後幾乎拖著哭
腔說:「來吧……大色狼,我受不了了……」

  「快來操我吧……我……�面癢死了……」

  「……我要你的……你的大雞巴……插進來……插我的……我的屄……」

  我看火候也差不多了,就說:「不許叫色狼,要叫老公,我才是你真正的老
公!」

  她轉過頭來,一隻胳膊摟住我的脖子,死命的吻住我,斷斷續續的說:「老
公!老公!你才是……我的好老公……老公快來操我吧,快來……插我吧!我受
不了了!」

  聽著林麗又嗲又騷的呻吟,我的骨頭徹底酥了,軟了,但雞巴卻更硬了。我
扶著雞巴,慢慢磨到她的屄口,蹭了幾下,蹭的林麗渾身直抖。然後我突然一挺
屁股,雞巴終于狠狠的刺進她滾燙濕粘的屄�。林麗被這一下戳的狠狠深吸了一
口氣,續而在我腿上拍了一下:「啊!……你想插死我啊?!」

  我拍拍她肥而滾圓的屁股:「那你想不想被插死啊?」

  「插吧……插死我吧……」

  「……狠狠的操死我……」

  「用力操我吧!!」

  她一邊說,一邊開始擡起屁股又坐下。媽的,這不成了她在操我了嗎?我在
她背上猛的一推,把她按在桌子上,雞巴挺在她屄�站起身來,然後握住她的胖
腰,狠狠的對著她的屄插了幾下:「林姐,我現在就來插死你!」

  「你的屄可真熱啊,燙的雞巴真舒服!」

  「聽見屄�的水聲了嗎?才玩你幾下,就那麽多水,林姐,你說你是不是欠
操?」

  林麗被這幾下大力的沖刺幹的撲到在桌子上,兩團奶子被無情的擠壓變形,
她喘息著說:「別……叫我……林姐,聽著別扭……」

  我抓起她兩隻手,拉到她背後用一隻手把她扣了起來,另一隻手揪著她被擠
壓的奶頭,一邊狠狠的操她,一邊問她:「那叫你什麽?」

  「……你隨便叫吧,老公……」

  聽的我心�一蕩,狠狠的揪著她的奶頭問她:「我叫你騷貨,賤貨好不好?」

  林麗被我從屁股後面撞的奶子在桌上都搓的發熱了,她說:「好……老公…
…你怎麽叫我……都好……」

  「老公……我的好老公……你操的我好爽啊……」

  「你的……大雞巴……把我的屄……塞的好滿……酸死了……」

  最受不了她把聲音夾在嗓子�說出這些淫蕩的話,聽的我沒了和她鬥嘴的心
情,隻顧得狠狠把硬到發脹的雞巴在她屄�來回的抽插。林麗的屄略微有點松,
看來在家沒少被她老公使用,但現在我無視她的屄是不是緊緻,隻顧得扣住她的
手,狠狠的操她。

  不得不說,林麗的屄真的很多水,雞巴插了一會兒,我們兩人連接的地方全
被她的淫水打濕了。房間�除了我們的喘息,就剩下「噗叽噗叽」的水聲了。我
松開她的奶頭,去摳她的屄,才發現淫水已經順著她的大腿流出來好多了。我抹
了一把她的淫水,全都塗在她的屁股上,然後開始慢慢拍打她的屁股,聲音格外
的清脆。

  林麗說:「……老公,……使勁兒……」我也不知道她是讓我使勁兒操,還
是讓我使勁兒打,我也懶得追問,直接狠狠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震的我手都直
疼。她卻像沒事兒一樣,繼續呻吟著:「使勁兒!……使勁兒……老公!」

  操!這賤貨是不是喜歡被性虐待啊?平時真看不出來啊!

  這時候,我感覺好像要射了,于是拉林麗到床上休息一會兒。

  我點了一根煙,摟著她,摸著她的屁股,她用手去摸我的雞巴,說:「哎呀,
粘哒哒的……」我拍拍她的屁股:「還不給你老公好好清理清理?」借著煙頭的
微弱火光,我看到林麗翻了個白眼,笑著坐了起來,跪在我身側,低頭去舔我的
雞巴。

  雞巴上粘粘的全是她的淫水,她的手握在上面滑膩膩的。她的舌頭先是從龜
頭開始舔起,等龜頭上舔幹淨後,林麗握著雞巴的根部,開始很專心的上下舔著
整根雞巴。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張開嘴巴對著龜頭哈氣,哈出的熱氣噴在龜頭上,
整個人都要爽的飄起來了。

  我一邊享受著林麗的口交,一邊伸手托玩她的大奶子。揪著她的奶頭往下扯,
或者揪著奶頭晃圓圈,感受她整個奶子抖抖的晃動。這大奶子,又大又圓又軟,
奶頭隻有小小的一點點,不玩一次真的是可惜了。

  「你的奶子怎麽就那麽大呢?整天都像要把衣服撐炸了似的。」

  「真沒想到今天能好好玩玩你的奶子,真軟啊!」

  林麗被我玩的直哼哼,含著雞巴的嘴�發出「咕叽咕叽」的聲音。聽的我興
起,一把把她推到,劈開她的兩條腿,蹲在她腿中間,扶著雞巴就挺了進去。我
比較喜歡蹲著操,屁股擡起來再砸下去的時候,不但能沖擊女人的外陰,還能震
動她的子宮,女人很快就能高潮。

  林麗被我操的「咿咿呀呀」浪叫不止:「老公……你操死我了……好爽啊…
…屄被……你的雞巴……塞滿了……啊……」

  「……太刺激了……好爽啊……」

  「……哎喲……頂的好深……到……到底了……」

  我胯下不停,一隻手搓揉著她的一隻奶子,另一隻手狠狠的拍打她另一隻奶
子:「騷貨,喜歡被操嗎?」

  「喜歡……太喜歡了!被老公……操的好爽……老公,使勁兒!」

  「使勁兒操還是使勁兒打啊?」

  「都使勁兒!我喜歡被……操,喜歡被你……打!」

  聽著她又騷又浪的叫床,我也沒心情逗她了,隻顧著狠狠的幹她。我使勁擡
起她的大腿,一對肥碩的大奶子被兩條腿擠壓的完全變形,一條深深的乳溝出現
在兩腿之間。

  又狠插了她幾百下,我感覺快要射了,于是一下拔出雞巴,跨過她大腿,蹲
跪在她奶子上,雞巴正好對準她的臉。林麗察覺出我要幹什麽,扭頭想要閃開,
我一把抓住她的臉頰,稍微用力一捏她的臉,她就被迫張開了嘴。我剛把龜頭塞
到她嘴�,就忍不住狂射出來了。由于有幾天沒射了,所以這一下射的比較多,
灌的她滿嘴都是,更有一些從嘴角溢了出來。

  她氣的直拍我的屁股,然後賭氣似的一把抓住雞巴,狠狠的吸舔,舌頭來回
上下抖動,快速的刺激著尿眼。我剛剛射過,被她刺激的渾身亂抖,急忙拔出雞
巴,一巴掌甩在她奶子上:「操!你個騷貨那麽喜歡吃雞巴?這幾天我絕對喂飽
你!」

  我聽到林麗「咕嘟」吞咽一聲,笑著說:「好啊,喂不飽姐姐,姐姐就把你
吸幹……」這賤屄直接把精液給喝了。

  我把兩根手指插進她還張著口的屄�說:「不是讓你叫老公嗎?浪貨!」

  林麗被手指挖的輕輕抖動著,抓住我的手說:「還是隻在被你操的時候喊老
公吧,別喊順嘴了,在別人跟前露了餡嘛!」我一想也對,于是拍拍她的屁股,
一起到衛生間隨便洗了洗,就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