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牆內的春天

                (序)
  記得小時後家裡的生活環境過得相當富裕,曾經坐過什麼雙B的車子,或是
凱迪拉克的車子等等,但是我對這些享受的事情卻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開始有深刻的記憶時,都是父親酗酒、躲債的日子,還有把媽媽、姐姐和我
打的鼻青臉腫的日子。

  隨著父親的消逝,那一切的不愉快也隨著逝去了,成為我心中一個不願觸碰
的角落。

  現在我們過得不富裕,但是這樣的日子也許對我們比較好吧!
  我叫安天然,今年剛剛升高二,我母親叫溫梅秀今年三十九歲,姐姐叫安怡
萱今年剛考上大學,由於家庭的變革後,全靠母親工作養活一家三口,由於媽媽
高中畢業就懷了姐姐,所以母親也沒有工作的經驗,記得剛開始母親還沒有工作
的時候,為了吃飯一家三口還一起去撿破爛,所得到的錢也用不了多久,就這樣
有一餐沒一餐的過日子。

  還好沒有多久母親就在朋友的介紹下,找到了送報子的工作,解決了家庭經
濟的壓力,我們才有比較穩定的日子可以享受。
  媽媽後來租了一間小套房,全家人就住在這小套房內,一開始三個人都睡在
一起,直到我上國中,才用木板隔了一個小間房間給我睡,物質生活雖然清貧,
但是卻是我們溫馨的家。

               (一)惡耗
  「我們說過元朝這個朝代雖然很短,但是它的功績卻是很輝煌的……」檯上
老師說得口沫橫飛,但是檯下的學生卻聽得意興闌珊的,還有小部份人稀疏的在
小聲說話。

  隔壁的阿康說:「阿然,我和世倩、珍妮約了要去KTV,你要不要去?」
  「今天我要上班,下次好了。」我手撐著臉沒精神的對他說。
  「噯!你不去,那珍妮八成不會去的,我說阿然吶!珍妮對你有意思,你不
知道嗎?你若是不喜歡她,把她玩了再甩掉不就成了。」
  「喔!」

  我對於同學這種對付女性的方式頗不以為然,但是若是要與他們辯解還不如
就用敷衍了事的方式回應他們,這樣比較不容易引起麻煩。

  就在快要下課的時候,輔導室劉老師匆忙趕來通知我,母親出了車禍,我二
話不說立刻趕去醫院。

  到了醫院才知道是機車與汽車擦撞,對方是個很漂亮的貴婦,身高約163
公分,年齡看起來大約在37、38歲左右,上半身著鵝黃色針織毛衣,下半身
穿著一件碎花的裙子,胸部尖挺看來約有33D左右,黑色的胸罩隱隱約約的可
從衣衫的外面看出它的形狀。

  「你是溫小姐的兒子嗎?哇!梅秀,你兒子這麼大了?」貴婦人看到我哇拉
哇拉的大聲說個不停。

  她笑嘻嘻的說:「我叫方蘭馨。不好意思撞到你母親,對了,我的車子有保
全險,所以保險公司會賠償你們的。」

  我心想:「哪裡有撞了人後,還能跟受害者又說又笑的!」正想要發作翻臉
之際,媽媽說話了:「阿然!叫蘭馨姨!剛剛你沒到醫院之前都是她幫忙照顧我
的。」

  接著母親小聲的說:「是我不對的!我闖紅燈才會發生車禍的!方阿姨不但
沒有怪我,還幫我們的忙呢!」
  我才恍然大悟!難怪母親與這位方阿姨這麼熱絡。

  一股股成熟的女人香味撲鼻而來,原來方阿姨過來和我說話:「安小弟,等
下警察來了你媽的解釋可要說的和我一樣喔,不然就穿邦了!知道嗎?」

  「喔!知道了。」我還沒有會過意,這位方阿姨已經把我拉到一旁,她先坐
了下來,我站在她旁邊,不巧從她針織衫開口望進了她的衣內,不小心看到了令
人噴飯的景色。

  黑色蕾絲半罩杯的胸罩幾乎已經掌握不住那一對如玉脂般的雙峰,蕾絲透光
之處微微可見不同於雪白的顏色,深深的乳溝將整付胸罩的曲線烘托而出,我感
受到自己已經有些把持不住了,再不坐下,勢必褲子之前會有不同的景觀,因此
在出醜之前自己趕緊坐了下來。

  接下來到底是怎麼處理事情的我早已忘記了,只記得方阿姨的芳香燻的我魂
不守舍的,反正就按照她的意思做,就對了!

  當天晚上將母親接回家,媽媽左腿大腿及右小腿輕微骨折,都打上了石膏,
醫生說基本上一個月拆石膏。

  媽媽擔心工作的問題,畢竟她是家中經濟的來源,我怕她煩惱:「媽!別擔
心工作了,這陣子我先幫忙好了!」
  「哎呀!痛呀!」媽媽呻吟著。

  原來早上的麻藥逐漸退去了,我整晚守在她旁邊,不知道什麼時候我也睡著
了。
  「阿然!阿然!媽媽要上廁所。」

  「嗚!媽……現在幾點了?」我睡眼矇矓的問著。
  「我也不知道!」

  其實梅秀早就想上廁所了,只是現在自己這個樣子怎麼上,必須要有人幫忙
才行,兒子畢竟不方便,心裡不禁就想到:『如果怡萱在就方便多了!』

  我當然不知道媽媽想什麼,很自然的將女性醫療用的便盆取出,將媽媽扶坐
在床上,動手要將母親的短褲脫去,同時說著:「媽!快九點了,等一下我去買
吃的。」

  「阿然!去拿條大毛巾給我遮住。」這笨小子!也不想想,怎麼就動手脫我
褲子呢!那我的私處不就被他看光光了?

  我拿了毛巾將媽媽腰部以下蓋好,這才動手將她褲子脫去。
  「嘩啦!嘩啦!」媽媽尿了一陣子,大概憋了許久,所以量很多。

  媽不好意思的看著我說:「好了。」我小心的將尿盆取出,手不小心摸在媽
媽渾然天成的雪白肌膚上,我立刻像是觸電了似的,此時媽媽卻紅著臉對我說:
「小心!別灑出來了。」

  梅秀看著兒子笨手笨腳的樣子心中不禁感嘆:『一晃眼兒子都比自己長得高
了,模樣帥得很,講話像個大人,做起事卻還像個孩子一樣。』

  『不過這孩子可比一般同年紀的孩子成熟,讓他吃了不少苦,現在長大了模
樣可真不一樣了,身高一米八一,體重七十八,真是壯得像頭牛,呵呵!不知道
那東西有沒有比他爸還大,應該比較大吧!以後不知道哪個姑娘能擁有那根的所
有權呢!哎呀!我怎麼在胡思亂想的,我想要洗澡,怎麼辦?』

  結果洗澡也成了問題,只好用擦澡的方式了,媽媽她自己擦拭了前面,所以
我幫她擦拭後背。

  隔天凌晨兩點半我起身幫媽媽送報,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媽媽去送報的時候
穿的跟在一般農村工作的婦人一樣,只露出雙眼,除了將自己的容貌遮掩起來,
還可以防日曬,不然她的肌膚怎麼摸起來又滑又嫩的!

  送到約八點的時候先打電話去學校請了三天假,接著回家時,還沒有進門就
聽到了女子的嬌笑聲。

  「阿然!阿然是你回來了嗎?」媽媽叫著。
  「媽!我回來了,喔!方阿姨妳好!」我跟方阿姨點頭問好。

  方阿姨今天秀臉上上了淡淡的妝,穿著一套粉紅色的套裝,裡面是一件半透
明的私質襯衫,搭配肉色細肩帶胸罩。她見到我回來後就將外套脫下,將她美好
的身段展露無遺,粉紅色的窄裙將她纖細的腰肢襯托出來,也因此她的臀部看起
來非常的挺翹。



  「媽!妳……妳……那個了嗎?」我其實想問媽媽解手沒有,因為從昨天到
現在有一段時間了。

  結果兩位美婦同時嬌笑起來,媽媽說:「等你回來我早就憋不住了,方阿姨
幫助我上過了!」

  「梅秀我說妳命好,有個好兒子幫妳忙!真是幸福。」方阿姨邊說邊用一種
奇怪的眼神看我,接著她又問我:「阿然啊!你有女朋友了嗎?」
  「沒有!我沒有交過女朋友。」我直接了當的回答。
  「媽,方阿姨,我去睡覺了。」
  「唉!」媽嘆著氣。

  「怎麼了!好好的嘆什麼氣?」方阿姨不了解的問著。
  「可憐這孩子還沒畢業,就要為了我休學。」媽媽接著說:「阿然的姐姐在
讀大學,原本姐姐說要休學回來工作,但是阿然卻要姐姐先讀完書,他說送報子
沒有什麼技術性,不須要浪費姐姐讀書的機會,而他以後還可以再讀,所以他先
扛下了家中經濟的擔子。」
  方阿姨:「……」

               (二)啟蒙
  由於媽媽還需要我的幫忙,包括上廁所洗澡都由我協助,我和媽媽的關係不
但更密切了,似乎還有什麼東西在彼此之間醞釀著,連我也說不出所以然來。

  如此過了兩週,最震撼我的事發生了,這天抱媽媽上廁所,突然聽到:「阿
然!快去幫媽拿衛生棉!」

  我趕緊去拿來,然後交給了媽媽。

  接著聽到了媽媽嬌笑的聲音:「我短褲不能貼衛生棉,你幫媽拿一件內褲,
然後將衛生棉黏好,再替媽穿上吧!」

  原來媽媽的腳打石膏後,為了方便,都穿一件褲裙或是短褲,等到她好朋友
來訪,這才發覺非穿內褲不可。

  我慌張的幫媽媽拿了一件內褲,將衛生棉胡亂黏貼上去,進入廁所要幫媽媽
穿褲子。

  梅秀見到兒子拿了她平時很少穿的黑色蕾絲邊薄紗細腰內褲,沒來由的臉紅
了起來。這件內褲是女兒買給她的,女兒自己也買了一件,說是母女褲,自己不
常穿,因為幾乎是透明的,平常將這褲子丟在一旁,此時見到兒子拿了出來,不
禁想:「就這麼巧!拿了這件。」

  接著哈哈大笑:「好兒子你怎麼把衛生棉和褲子黏成球型?這樣沒法穿的,
你要把……」還沒有說完,發覺好像自己動手比較快,就這個時候聽到「嘶!」
的一聲。

  原來我把衛生棉重新撕開要重黏,褲子卻被扯破了。
  「沒關係!給我吧!媽自己黏。」媽將褲子接了過去。

  梅秀看到手中的蕾絲褲,那破洞處就正好是私處的位置,不禁又心猿意馬的
想:「不用脫,那根就可以插進來了!」她忽然心驚起來,自己心理所構思,挺
著巨大陽具正荒淫插送自己美屄的男子,他的俊臉,和自己兒子的模樣居然一模
一樣。

  越是要自己不想,畫面越是出現,自己是如何把衛生棉黏貼好的已經不記得
了。
  我見媽把內褲用好了,上去要幫媽把掛在石膏上的短褲脫下,「阿然!你要
做什麼?喔!」媽媽似乎剛回神,接著媽媽臉紅的用她的右手去遮掩住她的生殖
器,方便我幫助她穿內褲。

  她不做這動作還好,這小動作反而把我的目光吸引過去,火光電石的一刻,
我瞥見了我不應該看的地方。

  接著我只記得將媽媽的短褲脫下後,就將內褲幫她穿上,再穿好短褲,黑色
蕾絲褲將媽媽的臀部包住了一小部份,兩片又白又翹的臀肉露在外面,我感覺到
自己下體在充血,趕緊拉回自己的心思,並且心裡非常的懊惱自己為什麼那麼齷
齪。
  自從那次之後,我開始與媽媽在肉體上的接觸非常敏感,抱著她時,我會刻
意的感受她乳房貼在我胸口的滋味,左手抱著她腿彎之處,手掌也不時的輕撫她
的右臀。

  媽媽還是很自然,這卻苦了我,打手槍的次數與日俱增,她月事過後黑色蕾
絲薄紗內褲不知道被我射了幾次精,還有幾次用手將褲子撐開,然後想像從小破
洞插入的情境。

  梅秀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兒子的大手撫摸她臀部,其實都摸得她私處直流
水了,黑色蕾絲薄紗內褲的開口越來越大可不是她穿的,但是一切的一切不能更
改的是兩人之間母子的關係,所以她想以後兒子結了婚就好了,對於兒子從她肉
體上的反應,她在心理上還頗為自豪。

  方阿姨的幫忙還是來了,她請我去她的會計師室務所幫忙,由於公司在較遠
之處,所以捨機車坐公車,送報的工作就停止了,因為報社答應如果媽媽要回去
隨時可以上班。

  上了公車後才知道擠沙丁魚的滋味,而且五味雜呈,有煙味、汗臭味、魚腥
味、還有香水味,由於離上班時間近了,更多的人擁入了,我身旁一位約五十歲
的老婦人被一群女學生擠了過來差一點跌倒,我趕緊扶著她,接著更多人擁入,
使得我緊緊的與老婦相貼。

  老婦與我面對面,她說:「謝謝你!」
  我對她笑一笑,仔細看了她一下,她雖然老,但是姿色還不錯,年輕時一定
是個美女,穿著一件絲質襯衫,外罩一件過膝的藍色長褂,長褂前是一排扣子,
下面穿什麼看不到。

  我說:「壓著妳了嗎?」
  「沒有!」她笑了笑。

  她胸部兩團軟肉隨著車子的晃動,擠壓在我胸口,想不到她有彈性的胸部居
然燃起我的慾望,越想克制越不聽話;後面女學生柔軟的屁股更加速了硬挺的速
度,感覺後方的少女似乎用她的臀部在與我的臀部磨擦,我再也控制不了的將硬
挺的大陽具頂入了老婦兩腿之間。

  原本想說:「完了!完了!不知道是尖叫,還是被打耳光。」我偷偷望向老
婦,只見她用很奇怪的眼光看著我,接著我感受到她將兩腿微開,讓大陽具更深
入,兩人的生殖器不知道隔了幾層布彼此親密著。

  隨著上來的人潮,所有人都不能動彈,我與老婦親密的磨擦隨著車子的晃動
有了一定的規律,兩人逐漸食髓知味,我將手伸入下方捏揉她的臀部,她也伸手
握住我的陽具,接著她幫我把褲子拉鍊打開,從內褲的洞洞將大陽具掏了出來,
前後的搓揉。

  我也不客氣的將手摸入她的私處,原來她裡面是穿窄裙,將窄裙拉到腰部,
內褲已經濕了一片,當我要脫她內褲時她卻阻止了我,她接著讓大雞巴進入她的
私處,然後把內褲撥到一邊,如此兩人的生殖器就肉對肉的磨擦起來,從沒有性
經驗的我在這樣的刺激下射出了濃鬱的精液,老婦用她的內褲幫我擦拭乾淨。

  接著老婦下了車,在我轉身讓老婦下車時,女學生的屁股卻取代了老婦的位
置,我伸出手去摸女學生的大腿,她用腿夾住我的手不讓我活動,射了精的大陽
具慢慢又抬頭了,我悄悄的將手抽出換成大陽具讓她夾住,這下子不得了,女學
生青春活力的肉體讓大雞巴昂首闊步。

  剛想要抽送,公車停車靠站,女學生要下車了,我很想見這女生一面,但是
她至始至終都沒有回頭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