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如潮女人如水》

第一卷 誘惑

第01章 女博士男上司激情狂歡

  笛子梧桐都市作品《欲望如潮女人如水》

  大年初六,美麗的海濱城市云水,車水馬龍,街道、商店人熙熙攘攘、川流不息,人們依舊沈浸在春節的喜慶氛圍。

  趙軍是個例外,他于早晨七點十五分,如上班一樣,準時開車前往市政府辦公大樓。作爲市政府外經貿處處長,趙軍覺得早一天上班,就能夠早些安下心來,更好地了解情況,在腦子里統籌安排春節過后的工作,提高辦事效率。

  市政府大院,整幢辦公樓安詳沈靜,偶爾有一兩個人進出。門衛也不象平時那麽負責認真,大多數時間他們是坐著,而不是象平時那樣站得挺拔威武。

  趙軍氣宇軒昂走進辦公大樓,門衛忙起身示意問好,趙軍微微點頭,快步走過。

  “叮鈴鈴……。”桌上電話響了。趙軍拿起話筒,耳雜里立即傳來那個熟悉的聲音,是譚放如。

  “我的老領導,你從長沙回來了?!我就知道,你會在辦公室。我們的管理人員都象你就好了。”譚放如象機關槍一樣,一陣亂射,也不管聽電話的是不是趙軍。還好,這次她沒有估計錯誤。

  “新年好,譚放如小姐。你這幾天如何過?都玩了些什麽呢?”趙軍關心地問道。

  “看電視、聽歌,可沒你潇灑。”譚放如話中帶刺。

  “你可正是潇灑的時候呀,不象我,都是三十歲的人了。”

  “不要亂說嗎?二十八歲的處長,論虛歲,也才二十九呀,至于嗎?趙大處長,你春節殺回老家,美女相伴,樂趣多多呀。”譚放如半諷半譏地調侃趙軍。

  “看你,都說些啥。你不也會這樣嗎?時間未到而已。對了,明天你有空嗎?”

  “處長你有何指示?”

  “是這樣,處里的同事都很想念你,你有空的話來處里一趟,和同事們聊聊,趁著節后上班第一天,大家會相對有空些。”

  “這是應該要去的,感謝領導提醒和安排。我明天上午9點鍾到處里來,行嗎?”

  “行,那就這樣,好嗎?”

  “不好!”

  “爲何又不好?有什麽突發情況了?”

  “明天的事是定好了,我是說我現在不好,你有空嗎?”

  “我現在不忙。”

  “不忙就是有空了——有空就好。”譚放如歡快地說道,“你在辦公室等著,我請你吃中飯。”

  “不要這麽客氣嗎?我的北大經濟博士,你還是在校學生,哪能隨便要你請客吃飯呢。”

  “可也是,我是學生,但我更是你的下級呀,前秘書請首長吃飯是應該的,不會告你受賄,你放心好了。話說回來,你也不能算是客,該算是自家人吧。”

  “對,對,你說得沒錯,我們是自家人。你現在在哪?我開車來接你。”

  “不用你接,我自己來,是我請你吃飯,哪能要客人來接我的道理。”

  “是,主人!可我擔心你不方便。”

  “也對,既然這樣,那你就在茶亭公園門口等我吧。”

  “好,十分鍾后見。”

  趙軍和譚放如就在附近的金泉酒家吃中飯,譚放如心情非常好,因爲終于見到了渴望相見的趙軍,幾天的惆怅一掃而光。趙軍象一劑心情良藥,再苦悶彷徨的時候,只要有趙軍在都會云散霧開。

  譚放如不停地給趙軍說笑話,時不時地夾菜給他。兩人吃吃談談說說笑笑,不覺喝下去了兩瓶葡萄酒,其間趙軍說少喝點,譚放如說高興就多喝,酒逢知己千杯少嗎。

  等到飯局差不多結束時,趙軍覺得頭有點暈,譚放如則面頰绯紅,呼吸稍稍加快,並且胸部有起伏加大時弱時弱的表現,男人很容易被女人的胸部擊敗。

  “趙軍,我——我好累,有點不舒服,我們去開個房間休息一下,好嗎?”譚放如吐字不清有些含糊地說道,身子站起時左右搖擺,趙軍只好扶住她。這時的扶已經和擁抱非常接近,譚放如立時有觸電般的感覺,這觸電感讓她陡然間心氣大增,頭腦清醒,她站直了說:“我去買單。”

  “不用了,已經辦好了。”

  “不是說好我請你吃飯嗎?不行。”

  “明天你請我就是。明天還要吃飯的。”

  “你說話要算話呀。”

  趙軍把譚放如弄上汽車,安排好坐在副駕駛座,系好安全帶,然后從車頭繞過去,坐在方向盤后面,開著車子往南公園方向前進。譚放如微微閉上眼睛養神,似睡非睡,很甜蜜的樣子。

  “譚放如,到你家了。”趙軍將車停在了一個小區門口。

  “這不是我家——”譚放如睜開眼睛看了一眼,有點壞笑地說道,“你好壞呀,我要去開房休息,你爲何要把我弄回家去呀。不過,還好了,我家沒住這了。我家搬了,沒告訴你嗎?”

  “告訴我了就不會弄錯了。”

  “想告訴你的時候你在長沙呀,你接個電話都沒時間,我來得及說嗎?”

  “那你家現在住哪里?我開過去。”

  “有車很方便,是吧。開過來,開過去?”

  “譚放如,怎麽了?”

  “趙軍,我想和你一起多呆一會。我不要現在就回家呀,就去前面的治金賓館,好嗎?”譚放如祈求的目光望著趙軍。

  趙軍心亂不已,酒醉后的他無力抗拒這舉手之勞的誘惑。譚放如是他真正喜歡的一個人,一個年輕美麗、智慧而大氣的女性,一個給她寫過浪漫小詩的年輕女子,也是他的前任秘書,現在的北京大學經濟學博士研究生。

  你是我的,我要你——趙軍在心里狂喊,沒有什麽可以阻擋我。

  趙軍摟抱著譚放如去冶金賓館開了房間,賓館前台小姐看著他倆,男的潇灑,女的漂亮,表情中全是羨慕。

  趙軍抱著譚放如進了房間,將她放在寬大的雙人床上。

  譚放如眼睛微閉著,她酒醉了,心里清楚著,她在期待趙軍的雷電與暴雨。

  趙軍俯下身子,將他的大嘴整個蓋住譚放如的小嘴。四唇緊貼著,那溫熱的舌,那如蛇般靈活的舌在兩人構築的唇腔世界里穿梭著。

  兩個赤裸的生命精靈享受著上帝對生命的寵愛,讓生命在激情下生長出無邊的歡樂。

  譚放如少女青春的氣息在裸體的展現中魅力四射。光滑的臉寵,額頭光滑平整,鼻梁不大不小,恰到好處。雙唇紅潤,是那種不加雕飾的自然美。身材曲線流暢清晰,宛如山間清泉,緩緩流過。那鼓鼓的雙乳高高聳立,端正挺拔,乳頭綻放著如六月含苞欲放的荷花。

第02章 大難不死

  春天,萬物複蘇,桃紅柳綠,好一幅生機勃勃的景象。

  傍晚時分,華燈初上,一輛黑色本田雅閣車在云水市海濱大道平穩而疾速行駛著,周杰倫那獨具魅力與激情的音樂在車內彌漫著一種意境……。

  趙軍端坐在駕駛座上,專注地開著車子。他前額寬闊,雙目炯炯有神。28歲的年輕處長,工作高效,成績斐然,他現在是在返回城區的路上。下午趙軍處長前往新城區政府調研進出口項目增幅情況。對于區政府的彙報形式,工作實績,趙軍都感到很滿意。事情辦完之后,就啓程返回。新城區距離市區有三十多公里,區領導盛情邀請趙軍吃過晚飯再回去。

  趙軍婉言拒絕了區領導的盛情,不僅僅是因爲廉政的問題,而是他答應了晚上回去要與好朋友吳江一起去喝茶。

  吳江是一家民營企業的銷售部經理,級別等同于國有企業改革前的車間主任那個職位,他業余時間喜歡買賣股票,是股市里稱做散戶的股民。

  “喂,趙軍,你在什麽地方了?”當趙軍拿起手機接通來電時,吳江那熟悉的嗓門在電話里直嚷著。

  “我現在在海濱大道,應該還有半小時就可以到了。你現在是在湖湘茶樓嗎?我回城后直接去茶樓吧。”

  “好的!今天是周末,咱們倆難得有空聚聚,到時我們來他個一醉方休。”吳江和朋友說話只圖熱鬧不經大腦,竟要去茶樓來個一醉方休。

  “哈哈,好的。”

  “爽!我在茶樓大廳恭候,萬事具備,就差你了。”

  “哦,我一會就到,不見不散。”趙軍說完收了電話。

  在小車拐進市中心主干道的一瞬間,道路左側的樹陰影下突然沖出兩個忘情打鬧的十五六歲高中男生,趙軍爲了不把車撞上他們,只得緊急制動,同時雙手猛往右打方向盤,“轟——”小車徑直撞向了路邊的夾竹桃叢中。小車自動熄火,趙軍失去知覺暈在方向盤上……。

  約莫過了10多分鍾,趙軍好象做夢般地聽到自己的身邊有電話鈴響,鈴聲中趙軍好一陣懵懂,不知身在何處,恍惚了一陣,趙軍終于緩緩地回想起了剛才的一幕布,他拿起手機,接通了一直響個不停的電話。

  “趙軍,你總算接電話了,我都打無數遍了,你一直沒聽見嗎?”吳江在火急火燎地對著電話大喊。

  “吳江,我出車禍了——”趙軍發出了求救信號。

  “你不要動,我立即過來,你在哪個位置。”

  “好象是綠江世紀廣場附近。”

  “我知道了,你等我,我10分鍾后趕到。”

  吳江沖出茶樓,茶樓小姐追上前來,“先生,你的包廂?”

  “你留著就是,我也不是第一次來了。”吳江說著頭也不回大踏步走了。出得門來,立即走向自己的停車位,在打開車門前,吳江撥通了110、120電話,請他們速去綠江世紀廣場出警和急救。

  幾乎在同一時間,算上吳江這一路,共有三路人馬在第一時間快速到達現場。趙軍頭暈沈沈的,但心里感覺高興和欣慰,爲有這麽義氣和能干的朋友而感到幸福。

  吳江快步走到趙軍的車前,拉開車門,看見趙軍坐在駕駛室里,雖然臉色不是太好,但是表情倒不是非常痛苦,略略放心了些。

  “趙軍,你開車可一直是很穩的呀。”

  “嗯,人算不如天算。”趙軍比較清楚地回答著吳江。

  110警察忙著察看現場,120醫生來給趙軍診治,幾分鍾后,醫生說:“送醫院。”

  趙軍認識沒有這個必要,他說道:“我好象沒什麽問題,我看就不用上醫院了。”

  “那可不行,車禍最要警惕腦外傷了,必須去醫院檢查留觀。”醫生非常果斷地說。

  吳江聽了這話,就勸趙軍聽從醫生安排。趙軍心想,既然醫生不放心,吳江也主張如此,那就去看看情況再作決定。

  吳江開車跟著醫院的救護車一同上醫院。趙軍的車不能啓動,因爲是市政府的車,得知情況后保險公司立即派人前來進行處理。



  趙軍被送入醫院后,吳江跑前跑后,交錢、領藥、幫著送血標本等,所有的檢查做完,趙軍已經輸完了三瓶250毫升的液體。

  就在這時,趙軍的女朋友劉依琴娟打來電話,問他現在在哪里。趙軍怕劉依琴擔心,就說:“可能要完些回來,我和吳江在一起。”

  趙軍曾經帶著劉依琴與吳江一起喝過茶,並且不止一次,所以劉依琴認識吳江,對吳江這個比較放心,知道是他們兩人在一起,就沒有多問,挂了電話。

  檢查結果顯示,趙軍的情況都還不錯,沒有什麽明顯的大問題。輸過幾瓶葡萄糖后,趙軍也不覺得頭暈了,似乎一切與撞車前沒什麽兩樣。

  趙軍說:“吳江,我們走吧,喝茶去。”

  “你真沒事了?你一說,我好象真感覺到肚子餓了。”吳江是永遠說直話的人。

  醫生並不同意趙軍就這樣結束留觀,看趙軍態度堅決,就要趙軍簽字,上寫“患者本人拒絕留觀,后果自負。”

  吳江開車,趙軍坐在副駕駛坐。“趙軍,我說你真是福大命大,車子都撞得不能開了,你好象一點事都沒有。毛主席他老人家在保佑你吧。”吳江和趙軍開起了玩笑。

  “可能是這樣。不過我現在想起來是心有余悸。”趙軍說道。

  “你自己的判斷應該沒錯。俗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后福’,我看你是大難不傷毫毛,一定是會大福大貴,當然,你現在應該就已經稱得上是既福又貴了。”

  趙軍微笑不語,心里感覺舒坦,盡管趙軍不相信這些古話,但是意外過后,他需要適度的安慰。

  車子駛入中心街區,城市真正的夜生活開始了。趙軍和吳江要去的湖湘茶樓位于云水最繁華鬧市區的一條小巷里,不過這條叫作省府路的小巷顯示著曾經的輝煌。

  現在的省府距離這條小巷有3公里遠,史載這條小巷當年是國民黨當政時期的省府所在地。曆史滄桑,50多年前的省府街道現在看來非常狹小,經過戰爭的洗滌,已經尋不到一絲當時省府的痕迹。

  湖湘茶樓在當地很有知名度,是一個湖南人辦的茶樓,或許這一點使作爲湖南人的趙軍感覺有些親切。趙軍出生在長沙,高中畢業后在北京上學,之后一直在云水工作。雖說呆在云水已有十年之久,但他依然習慣于把自己當做湖南人看待,時刻記起岳麓書院門前的那幅楹聯:惟楚有材,于斯爲盛。

  趙軍和吳江邁進大廳后,立即有服務小姐迎上來,認出了早些時候在這里等候過的吳江,直接將他們領到了名爲“南岳仙境”的包廂。

  “兩位需要點什麽?”待趙軍和吳江坐定后,隨同進來的小姐柔柔地問道。

  “處長,你來點啥?”吳江征求趙軍的意見。

  “鐵觀音吧,再來點怪味橄榄。”高處長回答。

  “我也是鐵觀音,另外來個情人梅。”吳江喜歡帶點酸味的零食。

  茶很快上來了,喝茶聊天,人生一極致,這是吳江的高論,而他也常常在和趙軍的喝茶中說出一些有意思的話來,趙軍就當面贊揚過他,說茶是吳江靈感的源泉。

  這會兒吳江說道:“女人找男人特有意思,我突然想起,這和買股票很有相似之處,一定要看他是不是績優股,會選績優股,成長性高,一生才會有保障。”

  “可是,如果都會選績優股,成長股,那股市就不會有人賠錢了。”趙軍駁斥他道。

  “對呀,所以,要睜大眼睛,不可隨意敷衍了事,找好了是受益一輩子,弄不好可是會套牢一身。”

  “有意思,我說吳江,你每天做生意當經理,炒股票,還真可以說是三句不離本行。”

  “哦,對了,趙軍,你在市政府管外經貿工作,有什麽信息可得給我透露一點,在股市上混,還真的關心國際國內大事呢。現在股市越來越難做了,我要是做好了,咱們就常來這地方敘敘,不過要是事不如人願,那麽就請你也在這里給我寬寬心吧。”

  “好的,沒問題。”趙軍痛快地回答。

第03章 夢中情人

  趙軍遭遇的意外交通事故並未對生活和工作構成影響,第二天他照常到外經貿處上班。因爲下午要進行一個事關重大的談判,整個上午他認真地做著盡可能詳盡的準備事宜。

  臨下班時,趙軍接到了高中女同桌連薇打來的電話。這個電話太讓趙軍高興了。少年時代的夢中情人,想想這感覺都好得不得了。

  “趙軍,我是連薇,我要到云水的一家化工廠上班了。”

  “是嗎?那太高興了。”趙軍喜不自禁,“你什麽時候過來呀?”

  “我現在已經在云水了。”

  “連薇,真的是你!你真的到云水來了?”趙軍不可置信地問道。他一直以爲,他們的緣份自中學畢業后也就差不多了,真沒想到十年后還能走到同一個城市,在同一片藍天下生活、呼吸。

  “是我,趙處長,你不歡迎我嗎?”連薇還是那個連薇,聲音還是那麽清純可愛。

  “嚴重歡迎,熱烈鼓掌。”趙軍好象一下子回到少不更事的學生時代,“你現在在哪?我中午請你吃飯。”

  “我在火車站附近的桃源賓館,我還沒有去化工廠報到,先在這住下了。”趙軍驚喜萬分,心曠神怡,那是一種幸福從天而降的喜悅,很快就要見到連薇了。

  趙軍開車趕往桃源賓館,連薇在賓館門口等著他。歲月滄桑,十年光陰。變了,那是成熟的女子,但記憶中那心動心亂的感覺重新回到了身上。

  “怎麽?趙處長,不認識老同學了嗎?”連薇看趙軍好久凝神著她沒有做聲,開口笑道。

  趙軍好象從夢中醒過來一樣,“是呀,真有些不認識了。所以,我剛剛重新回到中學教室里去了一趟,現在認識你了,你是連薇,是我的同桌。太好了!走,我們去對面的海鮮酒樓吃飯去。”

  中午時間短,趙軍感覺還沒有好好看上連薇幾眼,就到了要上班的時間。因爲下午有重要談判,他只得克制自己,養精蓄銳,以便在與外商談判頭腦清醒,妙語連連,不辱使命。雖然不舍,也只好在沒有盡興的情況下,結束了與連薇愉快的午餐。

  趙軍回到辦公室,眼前閃現那淡淡離去的連薇背影,心情無法平靜。美麗、溫柔、善解人意的天使連薇,卻在結婚七年后離婚,一個人帶著小孩過,弄得家不成家,快到三十歲了還要出來打工,既爲了躲避閑言碎語,也爲了緩解不太寬裕的經濟狀況。

  “趙處長,外商考察團來了。”秘書許蓉晖進來彙報,打斷了他的沈想。

  “好,你安排他們先在雅園坐一下,3點開始在會議室談判。”趙軍吩咐道。

  趙軍在沙發上稍稍打盹休息了一會后,于下午3時帶領市外經貿處一干人馬及原湖縣政府有關人員與美國約翰投資公司進行建設項目談判。經過3個小時緊張而友好的磋商,終于取得一致意見,約翰投資公司投資修建原湖跨海大橋及兩個海産品研發基地。會后沒有按常規舉行慶祝晚筵,雙方約定待系列文件擬定后正式簽署即生效。

  趙軍心情舒暢地走出會議室時接到連薇的電話。“趙軍,晚上和我一起吃飯,好嗎?”

  “你這麽快就回請我嗎?不用急呀。”趙軍心情舒暢地和連薇開玩笑,心里喜不自勝。

  連薇語氣溫柔地說道:“你早些過來呀,我想和你一起說說話,就在中午我們吃飯的那家飯店。”

  趙軍連聲應道:“好,好,我知道了,放心,一會就來。”

  趙軍到達的時候,連薇已經在門口等他,這讓他有一點異樣的感覺,這種感覺,已經久違了;這種感覺,讓他依稀看到薇薇中學時使他心動的少女風采。兩人進了包廂后,點菜、點小牒、喝酒……,很快進入微酣的狀態。

  酒逢知已千杯少,不知不覺就喝掉了兩瓶福建干紅葡萄酒。趙軍久經沙場,自然沒事,連薇卻有些不勝酒力。最后就成了連薇請客,趙軍買單,因爲晚飯吃完時連薇已經分不清東西南北。趙軍攙扶著連薇回到距離飯店只有200米的桃源賓館——她暫住的地方。

  進了房間,趙軍把連薇輕輕地平放在床上,幫她脫掉鞋子,然后倒了杯清水,扶起連薇端著杯子送到她唇邊看著她喝下去。然后,再緩緩地讓連薇躺下去,掖好被子,做好這些事情,趙軍起身準備離開,畢竟少婦面前是非多,此處不宜久留。

  趙軍俯在連薇的耳邊輕聲說:“連薇,我走了,你早點休息。”

  “不,你……不要走嗎,陪陪我……”,就在趙軍起身的瞬間,連薇一把抱住他的脖子,趙軍陡然間有點喘不過氣來。薇薇濕潤的雙唇熱烈地搜索著……。

  趙軍情難自禁……,他想起了劉依琴,他的女朋友;他也想起了與他激情做愛過的前秘書譚放如;面對連薇,他少年時代的夢中情人,他有著片刻的猶豫。不,不能,不能這樣。

  趙軍緩緩地拉開連薇的雙手,扶著她輕輕躺下,然后抽了一把椅子,坐在床邊和她說話聊天。從中學同窗時的風華正茂,說到生活之多變、同學相見之不容易。

  七年前,連薇自南方一所綜合性大學化工專業畢業,回老家工作之后半年就和當地一個機關干部結婚了。然而婚姻並不美滿,婚后兩人經常吵架、打鬧,直至徹底打碎了婚姻這尊瓷器。離婚時約定,當時6歲的孩子由她扶養,她的丈夫淨身出戶。

  連薇與前夫離婚時,前夫和她及兒子簽訂了一紙,協議書,宣布取消父子關系。6歲的孩子真正成爲沒有父親的孩子。前夫之所以要這麽做的理由是他懷疑孩子不是親生的,要求去做親子鑒定。連薇認爲這是一種不可原諒的人格侮辱,因而堅決拒絕。

  “嘀……嘀……”,趙軍的手機響了,他拿起電話。

  “處長呀,你在哪?有個事情向你彙報一下。”秘書許蓉晖在電話中急匆匆地說道。

  “什麽事,你說。”趙軍問道。

  “今天談判的外賓要去洗桑拿,你是不是告訴公安局一下,晚上不要去賓館行動(掃黃)”。

  “這個——好吧,我等會給林局長打個電話。”稍稍停頓了一下,趙軍接著說,“對了,蓉晖,你有空嗎?”

  “我沒什麽事特別的事。”

  “那你到桃源賓館來,我有一個女同學,剛從湖南來,還不熟悉這,麻煩你來陪她說說話,我還有點別的事情。”

第04章 你抱抱我

  趙軍后悔當初不該叫許蓉晖過來。

  許蓉晖過來后看到的是什麽?是趙軍與連薇最親密接觸后神態、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