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媽媽

我一下子呆了,「肯定給媽媽發覺了!」
不發覺才怪,早上起來有一大堵黃黃的東西腿上和床單上,我又光著屁股壓在她身上。
吃完早餐,媽媽歎了一口氣,對我說:「孩子你要安心讀書,不要東想西想,現在你的任務是要好好學習呀。」
我低著頭應了一聲,媽媽還想說什麽,但沒有說出來,我飛快的吃完早餐就逃也似的去上學了。今天什麽都不敢想了……
連過好幾天都不敢壓著媽媽睡,更不敢打他*的腿的主意。但一個星期后我實在忍不住了,憋了一個星期實在是難受。
這天晚上,我估計媽媽是睡著了,我輕輕的碰了碰媽媽,沒反應,我急不可待的壓在了媽媽身上,用小弟弟在她身上磨呀磨呀。
現在我可不敢象上次那樣拿他*的腳屈起來做陰道插,等我連射了三次,整個褲裆都濕透了。我發泄完后倒頭就睡,現在我可不敢再壓著媽媽睡了。
剛睡了不久,突然覺得有人脫我的褲子,我迷迷糊糊的睜看眼睛一看,原來是媽媽,我頓時給嚇醒,現在我的褲子滿是精液啊!
我呐呐的說道:「媽……」
媽媽哼了一聲,把一件干淨的內褲往我光著的小弟弟上一扔,低聲說道:「自己穿起來,也不怕著涼。」
說完就拿了把我那件濕漉漉的沾滿精液的內褲拿去衛生間了。原來媽媽沒睡啊……
第二天早上起來,我偷偷看了下媽媽,媽媽跟平時沒什麽兩樣,看來媽媽並沒有怪我,那就是說,今晚我還可以……
于是今晚,我迫不及待的又壓在了媽媽身上,這次我連試探媽媽是否睡著都免了。因爲白天我想過了,我是家里最痛愛的兒子,學習又令媽媽高興,在學校的表現令媽媽在親戚朋友面前大感臉上有光,媽媽就算不願意,也不會太怪我的。
如果怪我,上次噴在媽媽美腿上的就給她大罵特罵了。果然,我壓上他*的腿上時媽媽稍微動了一下,但又隨我了。
我把小弟弟緊緊的貼在他*的大腿上,頭靠在他*的耳邊,聞著他*的氣息,左手摟著他*的腰,(我睡在他*的左手邊)有節奏的動了起來。
慢慢的,我的手順著他*的腰往上摸,慢慢的摸到了他*的乳房上,媽媽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手一動「啪」的把我的手打下了。   
我再摸,再給打下,我只好老老實實抱著他*的腰,在他*的豐滿大腿上做來回運動。媽媽也閉著眼睛,一動也不動的任我所爲。
就這樣,每天晚上媽媽都任我抱著她,用她的美腿來發泄。
完了再由媽媽下床拿一條干淨的內褲給我換,髒的拿去泡掉第二天洗,每天我都要用兩條內褲,實在是很煩。
終于有一次睡著后我又抱著媽媽想來,媽媽不給,她低聲說:「今晚不要了,弄濕了沒褲子換了。」
我急了,抱著媽媽低聲說道:「媽媽,可是我難受啊,讓我來吧。」
媽媽堅決不給我,還把我推開了,沒辦法,我只好睡了,但我習慣了每晚先發泄完了再睡,現在這個樣子怎麽睡的著呢,翻來覆去的,小弟弟都把褲子快給漲破了。
媽媽看著我這樣子,以爲我不發泄一下睡不著,便說道:“媽咪……用手幫你弄好不好?……”他*的聲音發顫,期待嬌羞的眼神誘人犯罪。
在臥室里,媽媽打開台燈,將燈光調得很暗,坐在床頭不知所措。我站在媽媽面前輕輕將拉鏈拉下,太害羞了,陰莖軟軟的。都到這地步了,絕不能遲疑。
我鼓足勇氣把他*的手拉過來握住了我的陰莖……
媽媽把頭扭在一邊,纖細的手指圍攏圈住陰莖套弄起來。媽媽指甲修得很整潔,手指的繭皮全部磨去,晶瑩剔透。
溫暖的玉手握住肉棒,白嫩的手指在龜頭上輕輕滑過。如電流一般的感覺從陰莖傳遞到全身,陰莖迅速勃起成棒狀。媽媽驚訝于我肉棒的粗大,不禁轉過頭來,滿臉疑惑的神色。一只小手只能握住一半,略一遲疑,另一只小手也加入戰團,兩只手交替套弄,不一會我的肉棒就青筋凸起,在媽媽溫暖的小手里勃動。
“寶貝,是這樣嗎?”
“喔,媽媽你做得很好……”說也奇怪,此刻我心理更多的是一種得償所願的興奮,媽媽套弄一陣比一陣銷魂,鼻尖上已有細小的汗珠,我卻是半天也沒有射精的欲望。“媽媽,我想在你腳上弄……”
“那麽多名堂?真是的……”媽媽羞澀的瞟我一眼,神色有些奇怪,但還是將身子往后一仰靠在床上。
我握住媽媽白皙的玉足拉到自己面前,肉棒在光滑的腳背上摩擦,劃出一個又一個帶著粘液的圈。好美好嫩的小腳,怪不得古人管女人的腳叫“金蓮”。皮膚薄薄的又白又嫩,皮下的青筋隱約可見。
我把媽媽柔嫩的腳掌並攏夾住陰莖,作抽插動作。腳掌的紋路摩挲著包皮,快感一陣比一陣強烈。媽媽怕癢,輕輕嬌笑著把腿收回,我又頑強的抓住腳腕拉回來。
龜頭在一根根纖細的腳趾縫處竄來竄去,媽媽肩頭笑得亂顫。真想將腳趾含在嘴里吮吸,但我還不敢。將他*的秀足玩個夠,我的龜頭也漲得似乎要爆炸。
往前一步,一只膝蓋跪在床上,把陰莖伸到他*的臉頰上。媽媽知道我要泄了,連忙拿紙來將我濃濃的精液全部射在紙中。
“媽媽,我回去了……”媽媽緊閉著雙唇一聲不吭。我狼狽的逃回臥房大聲喘著氣。一夜之間他*的纖手玉足美腿都被我淫欲過,這只是開始,我要慢慢將他*的肉體一點一點蠶食,直到擁有整個嬌軀……
幾天之后在我以種種借口強烈要求下,媽媽每次幫我套弄陰莖都穿上很性感的衣服,一雙手臂和美腿都暴露在我目光下。我們已經有了微妙的默契,一個眼神或一個肢體動作雙方就會走進臥室,媽媽不再回避我的肉棒,有時候還會癡癡的看著,甚至忘記了套弄。
我一點也不滿足媽媽僅僅是用手,奸淫她美麗的小嘴成了下一個目標。我想到一個辦法,而媽媽今天像芭蕾舞演員一樣將頭發高高盤起,就如專門要爲我口交而準備的一樣。晚飯后時間還早,媽媽還沒換睡衣,穿了一條吊帶裙,凝如雪脂的后背裸露出一大片。腳上一雙小巧的涼鞋,媽媽知道我喜歡她的玉足,特別注意護理,指甲上塗了一層玫瑰色指甲油,異常性感。
我實在等不及,給了媽媽一個暗示就站在她面前解下褲帶。
“哼!那麽急……”媽媽嬌羞的看我一眼,一雙小手同時握在陰莖上。柔軟的手指已經很熟悉掌握中的肉棒,緩緩上下套弄,力道又輕又柔。
“唔……媽媽……”我強忍著將沖動按下去……“媽媽…我有點尿急……”
“去去去……”媽媽知道我想多享受一下她手指的愛撫,故意找借口!但也沒說破。
我沖進洗手間用手上下套弄,幻想著以各種淫蕩的姿勢奸淫媽媽,已被媽媽挑逗起的肉棒一會就射了。我小心的洗掉殘留液體,又回到媽媽身邊。
“去那麽久?”媽媽有些懷疑。
“漲得難受,半天尿不出來。”我掩飾著,媽媽撲哧一聲就笑了。“去媽咪的臥房吧!”我看著他*的嘴唇心中一陣激動。
“咦,今天很難弄出來喔……”媽媽套弄了半天,陰莖倒是勃起了,但那麽快哪里會再有射精的欲望。經過幾次手淫,媽媽不再像第一次那麽羞澀了,將頭湊近仔細看了看肉棒。
“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是不是已經習慣他*的手指了?”我盡量找某種合理解釋。
“實在不行我們明天吧……”媽媽有點想放棄。
“那怎麽行?這樣我難受死了……”
快接近目標了,我心髒跳動的聲音清晰可聞。“媽媽,用你的嘴幫我弄出來吧?”
“小滑頭……不來了……”媽媽嬌羞的表情再次寫在臉上。前幾次我把精液射在媽媽臉上時都故意把龜頭在他*的嘴角邊蹭來蹭去,恨不得鑽進去的樣子。
媽媽哪里會不清楚我想干什麽,知道我遲早會有這種非份想法,今天終于來了,卻有些慌亂。
“媽媽,你的手和腳都可以給我弄,爲什麽嘴不可以呢?求求你了媽媽…”
我不依不饒,雙手捧住他*的臉頰,他*的頭被我捧得仰起,嘴唇離我的龜頭幾寸之遙。“好吧不過我是第一次幫人這麽弄,你……”他*的喉嚨滑動了一下,閉著眼睛小聲的說,那表情可愛極了。
“那媽媽,小心要把小嘴張開……”聽到這是他*的第一次,我激動地捧著媽媽發燙的臉將粗大的龜頭擠進他*的小嘴,他*的嘴角被撐得大開,臉上的溫度驟升,連脖子都紅透了。我扶住他*的頭,腰部輕輕聳動,在他*的小嘴里抽送起來。媽媽可能感到有些屈辱,頭微微扭擺卻又被我固定住。
“媽媽,用你的舌頭幫我舔舔!”媽媽盡力張開嘴含著一截肉棒,舌頭在不多的口腔空間里努力舔舐。龜頭被舔得又麻又癢,很是舒服。舔了一陣媽媽盡量不讓牙齒碰到龜頭,將陰莖往自己口腔深處又吞進去一些,嬌豔滋潤的雙唇在包皮上主動套弄起來。
“喔……媽媽…含得我好舒服……”他*的誘惑實在驚人,剛射精不到20分鍾,我又有點把持不住了。媽媽雖然是是第一次爲男人口交,靈巧的長舌舔、吸、刮、攪,諸般技巧卻無師自通無不精湛純熟。
嘴里賣力吞吐,一只溫暖的小手不時套弄著暴露在嘴外的陰莖部分。盡管我心疼媽媽,怕頂痛她的喉嚨,但在媽媽賣力吞吐的強烈刺激下,還是忍不住抓緊他*的頭發加強了腰部的聳動。
“唔……唔……”他*的小嘴撐得大大的一點縫隙也沒有,喉嚨發出混濁不清的聲音,顯然不滿我將肉棒送進口腔深處。看著媽媽驚恐的眼神我把肉棒抽出幾分,龜頭在媽媽溫暖的小嘴里快速抽插。
媽媽知道我到了緊要關頭,緊閉雙眼,抓住我的手臂,指甲深深掐進我的肉里。自己竟然用嘴幫兒子完成射精,幾滴淚水從眼角滲出。這是我射得最暢快淋漓的一次,龜頭剛剛離開口腔就勁射而出,他*的鼻子、嘴唇、眼皮都留下我和媽媽合作的結晶。
“媽咪的嘴都快被你撐裂了,告訴你,別想有下次……”下次?下次也許是其他部位了。媽媽張著嘴大口喘息著,口腔里還有一點殘余的精液,但媽媽早已習慣我精液的味道,舌頭一卷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