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女王 (1-4) (2/2)

 四

  陳思今天有些慵懶的坐在一個特製的馬桶上,馬桶裡面被裝進了個十六七歲
的男孩,男孩正在努力的用自己的舌頭去清理陳思的下體,而此時陳思的腳下也
分別踩著兩個XXX歲的奴隸。

  她不時的扭動著自己那潔白細膩的腳掌,用那絕美的腳趾去玩弄腳下奴隸的
眼睛。她一會用後腳跟踩著奴隸的鼻子和嘴讓他們呼吸困難,感受著奴隸在自己
腳下掙扎的感覺,在他們即將堅持不住的時候又放開他們,周而復始。

  胯下馬桶裡的奴隸添得她很舒服,陳思的呼吸開始加速了,她嘴角帶起一絲
邪惡的弧度,用自己的腳趾去夾起奴隸的眼皮,在奴隸們驚恐的目光中繼續玩弄
他們…………

  陳思也許是有些厭倦了在骷髏洞中的生活,扭動了幾下翹臀後伸著懶腰就站
了起來,腳趾輕輕一墊,擠爆了在她腳下的兩個奴隸的眼珠,腳趾還在繼續伸進
奴隸的眼眶裡面,奴隸在她腳下痛苦的掙扎著。

  「好無聊,也是時候出去玩玩了。」

          ………………………………………………………………

  陳思穿著白色的露臍短袖,下身是一條天藍色的超短褲,修長而筆直的美腿
被半透明的黑色絲襪包裹著,腳踩一雙黑色的高跟靴來到了自己當年讀書的大學
裡。看著眼前和自己記憶中一模一樣的景物,心裡不由地感慨起來。如果自己不
是擁有了現在這樣的力量,會過著怎樣的日子?

  就在陳思觸景傷情的時候,三位學生模樣的男子已經慢慢地靠了過來,三人
看著眼前這宛如女神下凡一般的人物早已按捺不住心裡的激動,其中一個膽子大
些的已經把手伸到了陳思那纖細而柔軟的腰肢上了。

  「小妹妹,和哥哥們玩玩吧。」

  男人話音剛落,陳思已經一把抓住他的手了,男人一臉猥瑣的笑道:「小妹
妹這麼主動啊。」

  陳思從自己的包裡拿出了一隻黑色的長袖手套,套在了自己的手上,對著男
人婉兒一笑,突然擡腳把男人踢倒在地上,半蹲下用膝蓋頂住他的喉結,那男人
頓時臉漲的通紅,雙腿不住的撲騰,舌頭慢慢被擠了出來,吐出老長。

  陳思用戴著手套的手捏住他的舌頭,用力一扯,竟將他的舌頭生生撕了下來,
然後冷冷的說:「舌頭已經沒用了,我幫你拔了。」

  說完後陳思站了起來任由男人在地上拼命的掙扎,隨手把男人的舌頭丟在地
上,一腳踩了下去,扭動自己的腳踝,不一會男人的舌頭就被她踩成了一灘爛泥,
粘在她腳上。

  陳思厭惡的看了一眼,對著另外兩位此時已經嚇的動也不敢動的男人說道:
「滾過來把我鞋底舔乾淨。」

  兩位男人聽見陳思的命令後馬上匍匐在地上爬了過來,爭先恐後的伸長舌頭
去舔陳思的高跟靴底,陳思眼神中一絲陰毒一閃而逝,看見兩個男人把自己的高
跟靴舔乾淨了,她擡腳對著自己面前的那個男人就是一腳踢過去,高跟靴那尖利
的靴跟直接貫穿了男人左眼。

  陳思順勢一帶,把那男人踩在了自己腳下,可憐那男人被陳思的高跟靴踩進
了眼中,而他還在陳思腳下拼命掙扎。陳思腳上發力,用另外一隻腳踩在了男人
的肚子上。

  男人腹部頓時凹陷了下去,陳思繼續對高跟靴施加壓力,高跟靴的靴跟已經
深深地刺進了男人的肚子,血水和著糞便因為陳思腳下的踩踏而順著男人的屁股
噴湧而出。

  被陳思踩在腳下的男人絕望的抽著腿,雙手死死地抱著陳思的腳,頭拼命的
抵在她的腿上藉以緩解痛苦。喉嚨不斷發出唧哩咕嚕的聲音,然後大口的血液就
從嘴裡湧了出來,陳思厭惡的一撇,馬上抽出踩在男人眼睛上的高跟靴,不讓腿
上粘到鮮血,那男人鮮血噴出的同時,眼珠也被陳思的高跟靴帶了出去,只剩下
兩腿還微微的抽搐。

  陳思沒有絲毫憐憫自己腳下的這個男人,繼續擡起高跟靴用高跟靴的前端踩
男人的頭,可憐這個男人連陳思的手都沒摸到就這樣被她給活活的踩死了。



  陳思走向那第二個男人,他已經嚇傻了,一般嚎啕大哭一邊對著陳思拼命磕
頭。自從他遇到陳思的那一刻起,他已經被註定了悲慘的命運。陳思慢慢悠悠的
走到男人身邊,擡起右腿踏在他的小腹,這個男人痛苦的坐直了起來,雙手捂著
陳思的高跟靴,劇烈的痛楚使他發不出慘叫,只有喉管不住發出低沈的呻吟。

  男人雙腿無力的扭曲,他瞪著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陳思,他不明白這個看似
柔軟的女孩怎麼會如此殘忍狠毒。陳思被他這樣看著有些不高興了,微微踮起腳
尖然後,男人的身體因為承受不了陳思腳上的力量而導致大腸破裂,男人的屁股
下流出了一灘血水。

  陳思慢慢的對自己的腳下用力,順著男人的身體將他腹腔內的尿液和其他一
些東西順著他小弟弟的方向擠了出來。

  她冷冷看著在自己腳下不停扭曲的男人,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她慢慢的開口
說道「如果我現在一下挪開腳,你會馬上不活,如果我再加點力,腹內的尿液就
會擠入胸腔,你也會死,但是會很痛苦的死去,你自己選擇。」

  男人剛想說話,可他一張嘴陳思就把自己的腳塞到了他嘴裡,殘忍的扭動著。
最後男人是被陳思用腳踩爛了內臟而慢慢的痛苦的死去。

  此時那個被陳思活活的拔掉舌頭的男人臉上是呆滯的表情,陳思故意把他留
到了最後,他要為他自己剛才的言行付出慘痛的代價,陳思一腳踩到了他小弟弟
上,男人先是一愣,然後才感到小弟弟上的巨痛,一聲類似於野獸般的叫聲叫從
他嘴裡發了出來。

  陳思笑著用高跟靴的靴跟一腳一腳的踩著男人的小弟弟,此時男人的小弟弟
上血如泉湧,陳思的鞋跟上,一些碎裂的海綿體組織和腥紅的血液往下滴落。

  陳思看著男人那痛苦的表情還是覺得不滿意,優雅的身形中,幾聲脆響,男
人的四肢都被踩斷了,應該說男人已經五肢盡折。他的喉嚨不斷發出怪異的聲音。

  陳思擡腳踩在男子的肚子上,高跟靴的靴跟對著肚臍踩了進去,男人只發出
陣陣呻吟。尖利的靴跟整個踩進了他的肚子。陳思優美的扭動著身姿,靴跟在腳
下男人的腹內攪動著,高跟靴的靴跟無情的將男人體內的內臟攪成一團。

  由於手腳俱折,男人只是一陣陣抽搐著。鮮血從男人的腹內滲出,從陳思的
靴底溢散開來。隨著鞋跟的攪動,男子腹部的洞口慢慢增大,陳思翹起腳尖,小
心翼翼的抽出靴跟,她可不想自己的靴子再被男人的血玷汙了。

  鞋靴上掛著一截腸子,然後陳思猛的一個挑扯,在男人野獸般的嚎叫聲和腸
子發出的怪異聲響中,一串腸子被扯了出來。男人似乎完全沒有反應,睜著一雙
空洞的眼睛,張著嘴,那已經被陳思拔掉舌頭的嘴裡滿是鮮血。

  但是他張開的嘴巴成了陳思下一個目標,陳思抿著嘴唇,狠狠的將左腳整個
鞋尖都塞進了他的嘴巴,幾乎將男子的嘴撕裂,鮮血從嘴角順著高跟鞋流了出來。
男人只能發出低沈嗚嗚聲。

  陳思嬌笑一聲抽出了腳,男人咳嗽了幾聲,居然是把牙齒都嗑了出來,不不
對,是陳思吧他的牙齒都給廢了。陳思沒有給他更多喘息的機會,尖銳的鞋跟踩
進了男子的嘴裡。

  她那尖銳的鞋跟抵在男子的右腮一蹬,鞋跟從腮幫穿了出來,男子痛苦的哼
了兩聲,陳思慢慢將鞋跟往上挑起,然後猛一轉腳踝,男子的嘴從腮幫完全被撕
開。

  陳思看著男人那痛苦的樣子更加興奮了,如法泡制,將男子嘴巴的另一邊也
撕開,男子的嘴巴看起來比原來大了兩倍,卻是血肉模糊的樣子。

  失血過多使男子的意識開始模糊,他的身下已經是大灘的鮮血,陳思每走動
一步,隔著高跟靴都能感覺到腳下黏黏的液體。

  陳思對男人的懲罰還沒結束。陳思先是把自己戴在手上的黑色長袖手套脫了
下來,然後走到男子的身邊,用腳踢了踢他的身體,男子抽動了一下,他已經快
死了,陳思擡起右腳踩住他的脖子,慢慢的用力踩下。

  男子在陳思的腳下扭動著身體,口裡不斷湧出鮮血,粘滿了高跟皮鞋,順著
鞋面往下滴落。陳思不滿的哼了一聲,擡起了腳,接著重重的躲了下去,「喀」
的一聲,喉結被踩碎了,男子的屁股猛的向上一挺,落下來的時候全身一軟了,
終於結束了痛苦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