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備胎的這些年 (1-4) (2/2)

第四章表白心跡

   看著詩詩那臉上露出那甜美樣子:
銷魂的表情,淫蕩的笑容,嬌喘的呻吟,仿佛世界最美的事情莫過於此,我知道
,這是和我在一起,無論怎麽嬉笑打鬧,無論怎樣體貼關懷,都得不到的,因為
在我的身邊,她從未露出過這樣銷魂的甜美的笑容。

  這就是她無論怎樣都要留在他身邊的原因吧,哪怕平時有再多的幽怨,哪怕
他對她再冷淡再粗暴,只要見面的時候肏上一肏,一切的幽怨瞬間就會煙消雲散
了。

  他已經徹底征服了詩詩,征服了我的女神,看著詩詩在他的胯下放肆愉快地
嬌喘著,呻吟著,一次次的達到高潮的巔峰,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虐心地痛,
並在在這痛中收獲了異樣的快感。

  我就伏在門外,透過門縫,看著我的女神詩詩被人肏著。

  哦,我的女神,她正極其淫蕩地趴在我平時睡覺的大床上,渾圓雪白的大屁
股翹的高高地,熟練地配合著他在狠狠地幹她。

  只見他扭動著屁股用力沖刺,她伏在床上手緊緊的抓住床單,口中發出那令
人銷魂的美妙呻吟,不停的扭動著屁股配合著插送,他狂抽猛插,直把詩詩插得
花枝亂抖,小肉洞裏不用說早已是淫液浪汁橫溢了,嘴裏已叫不出聲來啦,只能
張大著嘴兒嬌喘著。

  插了一會兒,她倆又換了個姿勢,兩人躺了下來,他側面抱著詩詩,從詩詩
的後面插進去,慢慢地研磨著。

  這種兩人間最親密的姿勢把詩詩肏得情動不已,詩詩溫情地轉過頭來,尋找
到他的嘴唇,兩人立馬深情地狂吻了起來,兩支手在詩詩的胸前那對豐碩百嫩的
大乳房上盡情的摸揉著。

  親了一會兒,他悄悄地貼近了詩詩的耳邊耳鬢廝磨著,似乎在說什麽親密的
情話吧。

  等等!詩詩聽了他的話後,居然驚詫地向我偷窺的門門口望了過來!糟糕,
好像被發現了,我根本不敢對視詩詩的眼神,立馬把頭縮到了門後面。

  糟糕,讓詩詩發現了嗎,我縮回去的時候,那一瞬間我好像看到詩詩要驚詫
地叫起來了,不過他好像把詩詩的嘴捂住了吧。

  肯定是被發現了,怎麽辦怎麽辦啊??雖然心理忐忑不安著,但我還是再一
次忍不住,把頭探了出去,他還仍然用他那粗硬的大雞巴插入詩詩的屄裏頻頻抽
送著,詩詩也仍然一如既往地嬌喘呻吟著,和剛才的畫面似乎沒有什麽不同。

  那麽,是沒有被發現嗎,還是……在高度興奮的支配下,我還是透過門縫,
看著他在我的大床上,奮力地肏著我最心愛的女人詩詩。

  「肏她,肏她,狠狠地肏死她吧,代替我,把她肏上天吧」,在極端的興奮
中,我射了出來。

  一切都結束了,我坐在客廳裏,腦子裏一片空白,過了許久,伴隨著詩詩一
聲長長的嬌啼中,臥室中終於安靜了下來,看來他們終於完事了吧,將近一個小
時,怪不得他能把詩詩滋潤得這麽容光煥發。

  不知什麽時候,我忽然發現詩詩的男友,王力坐到我的對面,顯現出與同齡
人不一般的成熟。

  「呂楊,是吧」,他看著我,對我說道。

  「是的,我是詩詩的好朋友,呂楊,你好」,我局促不安地說,生怕他提起
剛才我偷窺的事,誰知道是越怕越來啊!「剛才我和詩詩做愛的樣子,你都看到
了吧」

  「啊?」

  我更加窘迫了。

  「別裝了,我都看到了」

  王力大方地說道。

  我窘迫得都說不上話來了。

  「我們聊聊吧,有酒嗎」,他問道。

  「有……有……」

  我趕緊去廚房拿了一提啤酒過來,我們一人開了一罐,開始喝了起來。

  我小心翼翼地喝著,生怕他又提出什麽令人尷尬的話題來。

  「你,其實在暗戀詩詩吧」,他不經意地說道。

  「什麽」,在聽清了他的話後,我趕緊矢口否認,「沒有沒有,我只是當詩
詩好朋友,別誤會了」。

  「別扯了,就憑我在道上混的經驗,你那點小心思,我還看不出來,」

  他把頭伸了過來,瞪著我的眼說道。

  在他那銳利的眼神註視下,我感到我心中的那點小九九都被他看穿了,「嗯
」,我不由自主地點頭承認了。

  「別緊張,哥們,你是個好人,我看得出來,」

  他的神情緩和了下來。

  「是的是的,我是絕對不會做傷害詩詩的事的」,我趕緊說道。

  「是啊,詩詩和你在一起的話,也許絕對不會受到傷害的吧,可是跟我呢…
…」

  他忽然望著窗外,喃喃地自言自語道。

  看著他蕭瑟憂傷的表情,我心中有點奇怪。

  過了許久,他忽然嘆了口氣,然後轉了頭來,嚴肅地看著我,對我說道:「
不如你去追求詩詩吧!」

  「啊?」

  聽到這個震驚的消息,我的腦子仿佛一下子短路了,半天回不過神來。

  「聽著,我要你去追求詩詩,」

  他鄭重地看著我說道。

  「為什麽」,我也看著他,想著他是不是在試探我呢。

  「因為你和詩詩在一起才是最好的,只有你能夠給予她完美的幸福,而我,
一個黑道小混混,已經走進了死胡同,不但沒法給詩詩帶來幸福,假如她跟了我
,反而可能會有危險」

  他對我說道。

  「就這些嗎?」

  我還是半信半疑地問道。

  「還有就是你是真正愛著詩詩的,之前你和她相處交往我一直有所觀察,所
以我看得出來,你對詩詩的愛,不是一般的愛,而是愛得發狂的那種,我感到,
你是把詩詩當作女神來看待的吧。所以,如果詩詩和你在一起,哪怕你傷害自己
,也絕對不會傷害她的。」

  他肯定地說道。

  「那如果我追她,你怎麽辦啊」,我問出了我最關心的問題。

  「我會適時退出的」,他望著窗外,哀傷地說道。

  真是一個有著故事的男人啊,為了心愛女人的幸福,情願自己孤獨地受傷,
我忽然有點明白詩詩為什麽會這麽瘋狂地迷戀她了。

  「怎麽樣啊,到底答不答應」,他轉過頭來,不耐煩地說道。

  面對如此令人動心的提議,我還有什麽理由拒絕呢,我立馬答應了下來。

  「好,那就這樣定了」,他站了起來,準備要回房間了,「不過有一個條件
,那就是在我沒完全退出之前,你可以向男女朋友般追求詩詩,但是絕對不能跟
詩詩做超出擁抱牽手以外的男女之事,接吻都不行,如果讓我知道你和詩詩幹那
些事,我他媽的搞死你,我說道做到,聽到沒?」

  他惡狠狠地瞪著我說道。

  「為……為……什麽?」

  我驚恐地攤在沙發上說道。

  「因為我沒和詩詩分手前,她還是我女朋友啊,我他媽的可不想分享我的女
朋友,還被別人肏」,他居高臨下地對我說道。

  「敢情我的女朋友就可以被你肏唄」,我小聲地嘀咕道。

  「你說什麽」,他頭湊了過來,問道。

  「哦,沒什麽沒什麽」,我趕緊說道,想了一想,還是把我唯一擔心的事說
了出來,「假如有一天我追到了詩詩,你又回來了,要把她拐走,那怎麽辦啊?

  他聽到這個問題,頓了一頓,轉身往房間走了兩步,停了下來,「我走上的
這條路,已經回不了頭了」。

  說完就繼續像房間走過去了。

  我回味分析著他這句話其中的含義,明白後心終於放下來了。

  「等等」,我心中忽然又想起了一個事。

  「還有什麽事啊」,他不耐煩地說道。

  「剛才我在偷看你們幹事的時候,我被你看見了,我想問,詩詩有沒有看見
我啊。」

  我忐忑不安地說道。

  「那當然,就你那恨不得鉆進來看的偷窺技術,不被人看見才是奇跡呢」,
他嘲諷地說著走進了房間。

  果然被看見了看見了,尷尬死了,我的女神啊,她會怎麽看我啊,變態狂?
偷窺狂?我現在簡直想找個地縫鉆進去了。

  一夜無眠,第二天一大早,生怕和女神詩詩見面對峙的我,心情無比尷尬和
忐忑不安,趁天剛亮就悄悄地溜出了房門去學校了。



  一整個白天,我都在想著詩詩知道我偷窺她做愛,會怎麽看我啦,恍恍惚惚
地就到了放學時刻,我硬著頭皮回到了家中。

  回家的時候,詩詩的男友,王力已經有事走了,似乎是剛走不走,因為我到
家的時候,詩詩還正在我的房間打掃他們的戰場呢。

  房間中彌漫著一股剛剛做愛後淫靡的味道,有詩詩蜜穴中流出來的蜜液的味
道,有他男友射出來的新鮮的精液的味道,幾乎濕了一大片的床單,一片狼藉的
臥室,都在宣示著剛才這裏發生了一場如何激烈的大戰。

  詩詩似乎剛剛洗完澡,頭發還濕漉漉的,穿著一件雪白清涼的連衣裙,正在
我的房間收拾著。

  看著我進來,望著她倆制造的狼藉的戰場,她似乎也有點不好意思了。

  「楊,你回來啦」

  「嗯,他呢,走了嗎?」

  我向四周望了望說道。

  「嗯,他說晚上有事,就走了,」

  詩詩有點擔心地說道。

  「那他明天還來嗎」,我小心翼翼地問道。

  「不會了,他每次一走都好久才來一次,還不許我問他去幹什麽」,詩詩說
道。

  「哦,」

  我應了一聲,又看著詩詩手中被揉成一團的,沾滿他倆戰績的床單,「我來
幫忙收拾吧」。

  「不用不用」,詩詩急忙拒絕道,說著立馬飛快開始收拾了起來。

  我站在邊上,看著詩詩手忙腳亂地收拾著,一襲雪白的連衣裙,微露出香酥
的雙肩,還有完美無瑕的小腳,出浴後的她,穿上連衣裙後的她,仍然是那麽清
純和美麗動人,與昨晚在他的胯下淫蕩嬌喘的表情完全不同,一如天使一如魔鬼
,我這樣想著。

  見識了昨晚詩詩魔鬼魅力誘惑一面的我,再一次看到清純的詩詩的一面,更
加令我心動不已,一個女人,最美麗的兩面,詩詩你都擁有啊!想著昨晚她男友
王力的話,在看著眼前這個已經從天上謫落人間的天使,我忍不住地從後面抱住
了詩詩。

  詩詩被我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呆住了,「楊,你怎麽……」

  「詩詩」,我把她扳了過來,很認真地看著她,說道,「詩詩,我喜歡你,
我真的好喜歡你,請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終於向詩詩說出了深藏在我內心許久的話,我的心也放松了下來。

  「楊,對不起,你知道的,我有男朋友的……」

  詩詩看著我,歉意地說道。

  「可是他不經常在你身邊啊,他不在的時候,就讓我來當你的男朋友,好嗎
?」

  我急切的說道。

  「楊,你是一個好人,也是我唯一的一個知心的朋友,其實我也知道你喜歡
我,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但我不會背叛他的,所以……」

  「詩詩你不用背叛他的,我想當你的男朋友,哪怕只是名義上的也好,我不
會強求你和我做哪些事的,真的」,我誠心地說道。

  「可是那樣的話,還是男朋友嗎」,詩詩有點疑惑地問道。

  「當然是的,我想和你真正地談一次戀愛,一次最純潔的戀愛,我想和你分
享我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我願在你孤單的時候陪你聊天,我愛你,不是單純肉欲
上的,而是你所有的一切」,我深情地說道。

  「楊,你這麽說,我真的很高興也很感動,你的提議令我動心,可我還是不
能答應你啊,因為這樣對你太不公平了啊,」

  詩詩還是拒絕道。

  「愛情本就沒有公平,詩詩,這是我誌願的,我愛你,我願意為你做所有的
一切,如果你開心,哪怕我親手把你送到他的床上,我也願意」,我斬釘截鐵地
說道。

  「可是這樣的話,你成了什麽了啊,我一邊和他做著那事,一邊和你談著戀
愛,這不是在傷害你嗎?」

  「沒有傷害,真的詩詩,你拒絕我,才是對我最大的傷害,至於我,為了你
,我願意做一個只和你牽牽手擁擁抱就滿足的男朋友」。

  詩詩望著我,就這樣盯著我的眼睛看了許久,仿佛想要把我心中真正的想法
給掏出來似的,而我,也就這樣,毫不示弱地迎著她,仿佛想要把我內心的想法
掏出來給她看似的。

  就這樣看了許久,詩詩終於呼了口氣,別過頭去,說道:「楊,你真的願意
嗎,要知道,和你交往期間,我一定會和他幹那事的」。

  聽了詩詩那松動的口氣,我立馬應道,「願意,詩詩,我願意。」

  「那好吧」,我的女神詩詩,終於答應了我,做她的男朋友了。

  詩詩答應之後,我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我們兩人開始邊收拾房間,有
一搭沒一搭地聊了起來。

  也了解到原來詩詩對我還是挺有好感的,更不想失去我這個最好的朋友,所
以就先答應了我的變態請求了。

  收拾房間的時候,我還調笑她和他之間的激烈戰事,她羞澀不已,不過也拿
出我偷窺她們做愛還反擊我,更搞得我尷尬,臉紅得到脖子上了,我們打鬧著,
嬉笑著,活脫脫像一對小情侶剛做愛結束後收拾戰場的場景,不過我知道,制造
這場景的,並不是我和她,而是另外一個男人。

  自從像詩詩表白完,詩詩答應做我的男朋友後,我倆的關系一日千裏,我們
一起聊天逛街看電影,一起談天說地,一起互訴衷腸,這就是真正的戀愛的感覺
啊,在墜入愛河的時間裏,我感到和詩詩在一起的時間永遠是那麽短暫而甜蜜,
令我時時迷失在其中。

  也就只有等到他真正的男友王力來的時候,我才從迷失中醒來,再一次地躲
著我的房間的某個角落,親眼看著他,把我最心愛的女友詩詩肏得嬌喘連連,幹
得高潮起,最後在她的身體內播撒生命的種子,把詩詩送上愉悅的頂峰。

  我慢慢地發現自己已經越來越開始沈溺於這種變態的關系之下了,我陪著天
使般的詩詩,和她談著純潔的戀愛,他肏著魔鬼般的詩詩,把他一次次送上快樂
的高潮。

  而我,也在一次次看著詩詩被他狠狠地肏著,幹著的過程中,享受著變態的
快感,在這快感中達到自己興奮的高潮。

  為了能夠清楚無風險地看著詩詩和他做愛的場景,我甚至用我所有的存款在
我的臥室、客廳、廚房和廁所的每個角落都裝上的針孔攝像機,並把它們連到了
側臥,我睡覺的房間。

  而在裝上了攝像頭,開啟了上帝視角之後,我更發現了許多平時無法觀察到
的令人興奮的細節。

  比如有一次我們三個在客廳一起看電視的時候,詩詩竟然應他要求在她那嬌
嫩的蜜穴中裝著跳蛋,怪不得那天看詩詩臉色潮紅,一副隨時高潮的樣子;還有
一次詩詩在廚房做飯,裙子下面居然沒穿內褲,他借口去廚房幫忙的時候直接撩
開她的裙子就幹了進去;最刺激的一次,就是我們三個在一張桌子上吃飯,他的
一只手伸到桌下,居然在扣詩詩的嫩穴,而詩詩那裝模作樣忍俊不禁的樣子,真
是太令興奮了。

  他的男友王力,不久之後就知道了詩詩答應做我女朋友的事了,不過當然沒
什麽反對,因為本來就是他讓我去追詩詩的嘛,後來他又私下找我談了一次,說
平時他沒有時間陪詩詩,感覺虧欠詩詩好多,讓我好好待她之類的話,不過最後
還強調了我不許碰詩詩的話。

  不過他之前承諾的適時退出了話倒是沒在提起了,好像也沒什麽實際行動了
,取而代之的,是更瘋狂地幹著詩詩,肏詩詩的時候,會說一些羞辱我的話,說
什麽在肏我的女朋友,讓我的女朋友懷上他的種,要天天肏她就是不讓我肏之類
的話,我也在這羞辱的話語中再一次升級了我高潮的興奮點。

  在他的慫恿下,詩詩也搬進了我的房子,占據了我的主臥室,開始了我倆之
間奇異的同居生涯。

  這邊詩詩給我炒菜做愛陪聊天,那邊詩詩陪他親嘴揉胸給幹穴,我們三人間
,維持著這種荒唐的奇異關系,開始了我們的同居生涯,並將這種生涯持續了大
半年,直到那件事情的發生。

  床戲肉戲實在是不會寫啊,一碰到寫肉戲就頭疼,有哪位高人有寫這方面的
教程沒有啊,寫床戲的高手都是怎麽練出來的啊,指點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