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01-27) (7/10)

  第二十一章

  「哎呦……」

  我直挺挺的摔在地上,發出了一聲慘叫。我忍著疼痛慢慢從地上爬起來,眼
前突然出現了一對白嫩的秀足,我連忙抬起頭看去,眼前出現的事物讓我大吃一
驚。

  是一個人,一個女生,一個正在換衣服的女生!這個女生有著一張恬靜的面
容,五官端正秀麗,她的眼眉非常的柔和,一對杏眼裡盛滿了水波,眼角輕顫仿
佛都能夠滴出水來,看著讓人心神蕩漾。柔順的銀色長髮如同上等的絲綢一般披
散在她的香肩上,發梢末端還微微帶點自然的波浪卷,泛著明亮的光澤。大片裸
露在外面的皮膚看上去光潔無暇,細膩而又嬌嫩,無時不在吸引著眼球,我不由
的看呆了,一時竟然忘記了自己的處境。

  眼前的女生正準備把一件裝飾華麗的紅色長袍往身上披去,身上只穿著一套
黑色的內衣,她雙手張開,表情微愣,面對我的突然闖入沒有一丁點的防備,我
一下子就把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膚都看完了。

  「啊!」

  我們兩都楞楞的看著對方,過了一會,女生總算反應過來,她張嘴就是一聲
尖叫,震的我耳朵都要聾了,「有色狼啊!」

  「喂!等等,我不是故……」我解釋的話還沒有說完,眼前的女生竟然直接
一巴掌扇了過來。可能是處於極度驚恐之中,女生下手非常重,一巴掌下來直接
把我扇翻在地上。

  「唔……」我半趴在地上,腦袋有些發暈,耳朵裡面還不停的「嗡嗡」作響,
整個人都懵住了。

  我使勁晃了晃腦袋,想讓自己快點清醒過來,可是眼前出現的景象卻讓我愣
了一下,灰白色的地板上出現了幾點非常顯眼的猩紅色,而且這猩紅色的數量還
在不斷的增加中。這時我才感覺到被那個女生扇中的臉上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痛,
隨著疼痛感一起的還有滾燙的液體流過臉頰的觸感。

  血,是血!我竟然在流血!那個女生竟然一巴掌打的我出血了!

  「你這個淫賊!」趁我還在發愣的時候,那個女生連忙把長袍披在了身上遮
住了身體,一邊走過來狠狠的踹了我一腳。我被直接踹翻在地上,她冷冷的盯著
我,柳眉倒豎看上去非常生氣。看著我臉上的血液,不知怎麼,這個女生竟然一
點反應也沒有,就好像在她看來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樣。但是,接下來這個女生
的表情馬上就發生變化了,她的雙目微微張大,臉上露出了十分驚訝的神色。

  沒錯,我的能力起作用了。不停的冒出鮮血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

  不好,該死的!

  看見女生的表情,我就知道事情大條了,剛才我竟然忘記遮住自己臉上的傷!
最近我傷口癒合的速度越來越快了,要隱藏這個能力遠比小時候要困難的多。

  主要還是太過於驚訝了,雖然感覺得到這個女生剛才那一巴掌打得很用力,
但是這一下也遠遠達不到會導致臉上出現傷口並流血的情況啊,她手上又沒帶著
什麼尖銳的飾品,手指甲也並不長,單憑手掌的攻擊怎麼可能會讓臉上出血呢?

  「你怎麼……」可能是眼前的現象太不可思議了,這個女生下意識的後退了
一步。也就是這個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喂,緋月,你沒……」

  外頭的人剛要掀開簾子闖進來,可是這個女生卻更快一步的沖到簾子那去阻
止了外邊的人進來,她一手死死的拽住簾子不讓別人打開,一邊伸出去半個身子,
「怎麼了,這麼慌張?」

  「你沒事吧!色狼在哪?竟敢偷窺你的身體,我弄死他!」

  聽到這動靜,我有些慌張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這下該怎麼辦?我說是意外別人會相信嗎?等下!剛剛我聽到了什麼?緋月?
難道這個女生就是緋月!臥槽,貌似惹到很麻煩的人了,如果她把我的事說出去,
估計她在網路上的一眾粉絲會把我菊爆到死吧……

  「什麼色狼?」

  欸?聽到緋月的話我有些愣住了,她不打算把我捅出去嗎?

  「你剛才不是大喊有色狼嗎?」外邊的那個人顯然也愣住了。

  「呵呵,不是啦,你聽錯了,我是喊有蟑螂。」

  「蟑螂?」

  「對啊,剛發現的時候嚇死我了呢,不過現在我把它消滅了。」

  「啊?」

  「好了啦,我還要換衣服呢,你先走開吧。」說到這裡,緋月馬上開始下逐
客令了。

  「額……那好吧。如果有什麼突發情況一定要叫我哦。」

  「呵呵,知道啦。」

  等外邊的人離開後,緋月這才轉過身來,不知是不是錯覺,我感覺她現在看
我的眼神有些不一樣了,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我不禁有些緊張起來。

  「你臉上是什麼情況?」緋月一邊慢慢的靠近我,一邊發問道。

  我心裡不由的長歎一聲,果然被發現了呢,沒辦法了,我只能如實交代了,
「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超能力嗎?」

  「我相信!」

  「哈?」我本以為會被她當成傻子看待,結果她竟然想都沒想就直接點頭了,
而且語氣十分的堅定,就好像她從一開始就相信這個世界上有超能力一樣。

  「能這麼快癒合臉上的傷就是你的能力吧。」緋月有些期待的看著我。

  「額……是的。」我原以為她會非常驚訝,連後續解釋的話都想好了,結果
她根本不按套路出牌,竟然反過來問我,瞬間就把主動權拿走了,我只能有些尷
尬的笑了笑。

  「這樣啊……」緋月臉上出現了一絲笑意。

  「拜託了,不要把我的事情說出去,我會被當成怪物的。」我祈求的望著緋
月。

  「呵呵,當然,我不會說出去的,這永遠都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緋月對
我淺淺的笑了笑然後繼續說道,「對吧,張星。」

  「!」我一臉震驚的看著緋月,她剛剛叫我什麼?她認識我?

  我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緋月她接下來的行動卻讓我一下子蒙住了,她幾
乎是飛撲著過來緊緊的抱住了我,「太棒了,這是命運的邂逅嗎,終於讓我找到
你了!」由於她身上穿著的那件長袍僅僅只是披在肩上,在她這麼大幅度動作之
下,寬大的長袍從她雙肩滑了下去,沒了這一層布料的遮擋,她近乎赤裸的身體
直接貼在了我的身上。

  緋月的身體非常的柔軟,嬌嫩的臂膀緊緊的鎖著我的後腰,那對高高隆起的
胸部就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貼在我的胸前,那份柔軟的觸感就仿佛是被一團棉花
包裹一樣,我整個人都陷入了進去。

  「唔!」我不由的輕哼了一聲,看著懷裡半裸的緋月,我羞紅了臉,連忙掙
紮著想要離開她的擁抱,「你……你幹嘛啊?快……快放開我啦……」

  「不要!絕對不要!」誰知道緋月聽了我的話後摟的跟緊了,就好像是害怕
失去什麼東西一樣,她的胸部死死的頂在我的胸口上,那股壓力都快讓我喘不過
氣來了,「好不容易讓我再次遇見你,這次我絕對不會再放開了!」

  緋月的話讓我十分納悶,就好像她早就認識我一樣,但我確實是沒辦法在腦
袋裡找到她的記憶啊,我對自己的記憶力可是很有自信的,我現在連自己四歲生
日那天晚上做夢尿床的事還記得清清楚楚。

  「你認識我?」我疑惑的看著緋月。

  「認識,當然認識啦!」緋月抬起埋在我肩膀上的腦袋猛的點頭,看著我一
臉疑惑的樣子,她有些著急了,「我是蘇雅啊!你難道不記得我了?」

  「蘇雅?」我迷茫的跟著念了一遍,但是腦袋裡面確實沒有出現相關的記憶
啊,但是看她的樣子,好像真的認識我呢,難道真的是我忘記她了?

  我迷惑不解的表情被蘇雅看在了眼裡,她臉上原本興奮的表情慢慢的消失,
變成了失落,「難道媽媽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會忘記我?不要,我不要這樣!」

  「小星……」

  「啊?什麼?」蘇雅的輕喚讓我回過神來,我正要看向她時,她卻突然往前
大跨了一步,帶著我也跟著往後移,我連忙調整步子想要踩住後面的地板重新穩
住重心,可誰知蘇雅竟然伸出一隻腳擋在了我的腳後跟上,我一下子沒邁開腳,
整個身子直接往後栽了下去。

  所幸的是,我的身後正好有一張椅子,我沒有摔倒在地板上,而是一屁股坐
在了椅子上。

  「你幹嘛啊?」我有些埋怨的看著蘇雅,我自然知道蘇雅剛剛是故意要絆倒
我的。

  「真過分……」蘇雅沒有理會我的抱怨,而是看著我的臉頰,這裡剛剛被她
一巴掌打出了血痕,「明明我們是最相配的……」蘇雅慢慢伸出右手輕輕的拂過
我的臉頰,「你竟然把我忘了……」

  「啊!」我的臉上突然傳來一陣刺痛,就像是被刀切一樣的痛讓我不由的叫
了出來。

  「呵呵,好懷念的叫聲呢……」蘇雅輕聲的笑了笑,她把撫摸我臉頰的手慢
慢的收了回去,而在她的指尖上,我看到了一絲刺眼的猩紅,那一抹猩紅的液體
順著蘇雅的指尖慢慢滑落,滴在了我的衣領上,慢慢的暈染成一朵妖豔的鮮花,
是血!

  我連忙伸出手在臉上摸了一把,結果發現我的手上全是血,我的臉上竟然在
冒著血液。我驚疑不定的看著蘇雅,她怎麼?

  「呵呵,很快就癒合了呢……」蘇雅有些滿意的看著我,「果然,我們才是
最相配的!我一定會讓你重新想起我的!」

  「不過在此之前……」蘇雅突然把腦袋伸向我的臉,我還沒從剛才的震驚中
回過神來,她竟然伸出舌頭在我的臉頰上舔了一口,那裡還殘留著我的血液啊!

  「啊……」蘇雅突然嬌喘了一聲,「小星的味道,小星的味道!小星的味道
進入到我體內了!」

  「你在做什麼啊!」我無比吃驚的看著蘇雅,她剛才的行為嚇到我了,我連
忙抓住她的肩膀想要推開她,可我沒有想到蘇雅那看似光滑細嫩的皮膚捏在手裡
竟然讓我的手心感到了一陣劇痛,我急忙撤開雙手,結果發現我的雙手上全是一
道道的刀切般的傷口。

  這是什麼情況!?

  「呵呵,小星,可不要隨便碰我哦,不然可是很容易受傷的呢。」蘇雅眯起
眼睛輕笑了笑,她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個頭套出來,看著我一臉驚恐的模樣,
她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舔嘴唇,「來,戴上這個吧,我可不想等下又把你弄傷了。」

  「不要!我不要!你到底想幹什麼啊?」我下意識的就感覺有點不太妙,拼
命的掙紮起來,可是我又不敢再去觸碰她,剛才手受傷的事情實在是太匪夷所思
了,所以我現在的掙紮根本就起不到什麼作用,就像是一個滑稽的小丑一樣。

  「哈哈哈,小星不要太調皮了哦。」看著我沒什麼作用的揮著手臂亂舞,蘇
雅忍不住笑了出來,她伸出一隻手來輕輕的握住我的手腕,我立馬不敢動了,我
能夠感覺到被她握住的地方正不斷的傳來一陣陣刺痛,我發現如果我動的厲害的
話,輕微的刺痛就會變成撕裂般的劇痛。

  「既然小星自己不會戴,那麼我來幫你戴上吧。」說著,也不容我拒絕,蘇
雅就把那個黑色的皮頭套罩到了我的腦袋上面,我的手被捏在蘇雅的手裡讓我根
本不敢動彈,那種說不明白怎麼產生的傷口真的嚇到我了。蘇雅把皮頭套的拉鍊
拉上後,皮頭套就緊緊的包裹住了我的腦袋,擠壓著我的臉頰,只露出了我的眼
睛和嘴巴。

  我感覺我現在的樣子絕對特別滑稽。果然,看見我的樣子,蘇雅忍不住笑出
了聲來。她的笑聲讓我特別難堪,我不由的低下了腦袋想要躲開她的視線。

  「別低著頭啊,來,看著我。」蘇雅放開了我的手腕,兩隻手輕輕捧起我的
臉頰,讓我對上她的視線。

  「小星現在的樣子真是可愛……」蘇雅面色泛起桃紅,美麗的雙目也鋪上了
一層水霧,「啊……小星,我有點忍不住了……」

  「你要幹唔……」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蘇雅毫不留情的堵住了,她直接把嘴
唇貼在了我的嘴巴上面,蘇雅這突如其來的行為讓我的腦袋一下子當機了,直到
我突然感覺到一條滑溜的舌頭頂開我的牙齒,鑽進我的口腔裡時,我才回過神來。
我下意識的翹起舌尖擋住蘇雅的舌頭繼續深入,一邊奮力甩著腦袋,猛烈的掙紮
起來。連試了幾次,蘇雅都沒有勾住我的舌頭後,她有些不滿了。

  蘇雅非常強硬的用雙手按住我的臉,把我的腦袋用力的摁在椅子的靠背上,
讓我沒辦法再亂甩腦袋。見我還有掙紮的意思,蘇雅直接曲起秀腿,用膝蓋頂在
了我的下體上,儘管蘇雅並沒有用力,可這一下還是讓我不由的顫抖了一下。命
根子被蘇雅威脅著,我有些不敢輕舉妄動了,生怕她就這麼一膝蓋用力壓下來,
讓我半身不遂。

  見我終於老實了,蘇雅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她突然動了動大腿,讓膝蓋頂
在我的蛋蛋上輕輕的蹭了蹭,這突然傳來的刺激讓我不由自主的伸直了舌頭輕哼
了出來,借著這個機會,蘇雅趕緊把自己的舌頭探了過來,像一條靈巧的蟒蛇一
般纏繞住了我的舌尖,然後一邊用力的吮吸起來,我能感覺到我口腔裡的唾液正
在不斷的被蘇雅吸走,而她舌頭上分泌出來的唾液漸漸的塗滿了我的整個口腔,
甚至還有一些蘇雅的唾液被我不小心咽了下去,她的唾液充滿了一種奇異的酸甜
味道,這種味道仿佛迷藥一般讓我的腦袋有些發暈,蘇雅的味道正在不斷進入到
我的體內,我害羞極了,臉脹的通紅通紅的,我想要再次把舌頭縮回去,可這次
蘇雅學聰明瞭,她沒有阻止我的行動,但是她卻翹起舌尖在我的口腔上壁上輕輕
的舔舐起來,強烈的瘙癢感讓我連忙伸出舌頭去頂她的舌尖,想要阻止她繼續舔
下去,可這卻正中蘇雅的下懷,就在舌頭伸過去的一瞬間,蘇雅的舌頭又纏繞了
上來。

  我就這樣不斷的被蘇雅強吻著,沒有辦法逃開她的控制,耳朵中不斷傳來唾
液交換時的「咋咋」聲,這聲音讓我感到難堪,同時也讓我感到緊張不安,害怕
被路過這個小棚子的人聽到這裡面的動靜,萬一被別人看見我一個男生被一個女
生這樣按在椅子上強吻,我的面子還往哪擱。

  我局促不安的樣子被蘇雅看在眼裡好像讓她更加的興奮了起來,她強吻我的
動作越發的粗暴起來,她打開嘴巴把我的嘴唇完全的包裹進她的嘴裡,然後一邊
用力的吮吸著,我能感覺到我柔弱的嘴唇被她吸的生疼,她把我的嘴巴由裡到外
的侵犯著,她的唾液從她的嘴角滲了出來,流在了皮頭套上面,然後順著我的下
巴滑落,滴在我的脖子上,再慢慢的滑進我的衣領裡面,這讓我難堪到了極點,
連忙伸手把蘇雅流下來的唾液擦乾淨。

  這時,蘇雅突然放開了一隻手,由於視角原因我沒辦法看到蘇雅的手放到哪
去了,正不安著,我的下體就突然傳來了一陣強烈的瘙癢感,蘇雅她竟然用手在
我的下體上慢慢的撫摸起來,雖然是隔著牛仔褲,可是當她用指尖輕輕的在我的
肉棒上刮磨時,我還是不由的抽動了一下下體,忍不住輕哼了一聲,下體幾乎是
瞬間就脹大了起來。

  看見我的反應,蘇雅臉上的笑意越來越盛,她竟然直接把我的牛仔褲扒開,
然後隔著一條單薄的內褲緊緊的握住了我的肉棒,我嚇得趕緊把屁股往後縮了縮,
但是這完全起不到什麼作用,坐在椅子上面,我的活動空間本來就已經被限制死
了,蘇雅只是稍微把手再伸直了點,就又完全的握住了我的棒子。她有些壞心眼
的故意捏了捏我敏感的龜頭,我不禁嬌喘一聲,下意識的夾緊了大腿,然而蘇雅
的大腿一開始就一直頂在我的襠部,我根本沒辦法把腿合攏。

  「呼……」

  這時,蘇雅終於把嘴巴移開了,她的臉頰上泛著一絲潮紅,雙目微微有些水
意,使她看起來分外的妖嬈。蘇雅低著腦袋,有些戲謔的俯視著我,她故意伸出
嬌軟的舌頭充滿誘惑的舔了舔紅潤的嘴唇,臉上的神情充滿了挑逗的意味,我不
禁有些面紅耳赤,連忙把視線移到了一邊去。

  「嘻嘻,小星還是和以前一樣很容易害羞呢,就是不知道小星還是不是和以
前一樣……」蘇雅掩著嘴輕笑了笑,她突然攥緊我的肉棒用力的往外扯了一下,
「喜歡被女孩子欺負呢?」

  「嗷!」我痛的嘴角抽了抽,忍不住慘叫了一聲,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被蘇
雅攥緊的肉棒卻越發的堅硬起來,發現這一點之後,蘇雅的臉上不由的露出了揶
揄的笑容。

  「呵,果然呢,過了這麼久了,小星被女孩子欺負會變得更興奮這一點也不
會變呢。」蘇雅臉上露出了一絲懷念的表情,「還記得以前,是我第一個發現小
星你的這個特殊的性癖呢∼ 」

  「什麼?」蘇雅的話讓我的心裡不由的一震,腦子裡似乎瞬間閃過了什麼東
西,但這種感覺只是稍縱即逝,我壓根沒辦法從中發現什麼東西。

  「唉……看來小星還是沒辦法想起來呢。」看著我一臉疑惑不安的樣子,蘇
雅有些失望的歎了口氣,不過她馬上振作起來給自己打氣道,「這次能夠讓我再
遇見小星就已經是天大的驚喜了,讓小星想起我就慢慢來吧,現在重要的是……」
說著,蘇雅把目光重新投向了我,那眼神就像是在看待宰的羔羊一樣。

  「小星已經很久沒有爽過了吧,想讓我來欺負你這裡嗎∼」說著,蘇雅輕輕
的捏了捏我的肉棒。

  「啊……」我忍不住嬌歎一聲,下體仿佛是被電流刺激了一下,一陣陣酸麻
的快感流過,我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感受著蘇雅細嫩的掌心給我的下體帶來的擠
壓感,那種緊繃的感覺讓我的肉棒不由的更加堅挺了。僅僅只是被女生捏住下體
就讓我變成這種不像話的樣子,極度的羞恥心讓我慌忙搖著腦袋回絕,「不……
不要這樣……」

  「呵,真沒有說服力呢,嘴裡說著不要,可是小星的這裡已經流『口水』了
哦,」蘇雅的視線移向我的下體處,她有些興奮的舔了舔嘴唇,「簡直就像是在
求我欺負他呢∼ 」

  「不是……我不啊……」

  我辯解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被蘇雅打斷了,她突然抓著我的肉棒用力的套弄了
起來,下體突然遭到這種刺激,我不禁嬌哼了出來。雖然隔著一層內褲,但是我
還是能夠感受到蘇雅掌心的肉在我的肉棒上摩擦的觸感,蘇雅的手掌非常的細嫩,
在肉棒上滑動的時候非常暢快,完全沒有一絲的堵塞感,我感覺自己的肉棒就仿
佛被緊緊包裹在了一團高速旋轉的絲綢裡,那種緊繃感加上滑膩的觸感帶來的強
烈快感幾乎要將我的意識淹沒。

  「啊啊啊啊……」我只能沒用的發出女生一樣的嬌喘聲。

  「呵呵,我的手感覺怎麼樣?是不是讓小星非常的興奮 」蘇雅笑吟吟的看
著我不斷嬌喘的樣子,她的眼神也變得越來越灼熱,「啊……小星你這麼嬌喘的
話我也會受不了的哦∼」

  「啊啊……」

  「啊,小星真是不小心,連口水都流出來了哦。」蘇雅伏下身子,伸出舌頭
直接把我嘴邊滲出的口水全部舔走了,「真是的,有這麼爽嗎?」她有些調皮的
在我的嘴唇上舔了幾下之後才有些不舍的重新收回自己的舌頭。

  「小星真是個變態呢,僅僅只是被女孩子欺負小雞雞就變成這麼副不像話的
樣子了……」蘇雅有些目光迷離的看著我,「啊∼不過喜歡你這個樣子的我應該
也是個變態吧……啊∼小星,最,最,最喜歡你了∼」

  「啊啊啊!」

  在蘇雅快速的套弄之下,我終於忍不住射了出來,噴湧出來的精液瞬間打濕
了我的內褲,甚至有一些還滲了出來,流在了蘇雅白皙的手上。

  「呵呵,小星終於交代了呢。」蘇雅把沾著我精液的手放到嘴邊輕輕舔舐了
起來,「啊∼小星精液的味道,好久沒嘗到了,小星的味道,小星味道……」蘇
雅的臉上露出了狂熱的表情。

  「唔……」剛射完精液的我感到一陣陣的疲勞感襲來,我不禁呻吟了一聲。

  「啊,小星。」蘇雅被我的聲音驚醒,她稍微彎下身子有些擔心的看著我,
「你沒事吧?」

  「沒……沒事……」我有些後怕的看著眼前這個面目慈和,一臉溫柔的女生,
誰知道她的本性竟然那麼變態!

  「沒事就好。」蘇雅舒心的松了口氣,她下意識的低下了腦袋,結果卻突然
尖叫一聲,「啊!」

  「怎麼了?怎麼了?」我被蘇雅這突然的一聲尖叫嚇到了,差點沒從椅子上
摔下來。

  「對不起小星……」蘇雅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著腦袋,「把你的下麵弄得這麼
濕……我來幫你弄乾淨吧!」說著蘇雅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突然蹲了下去準備把
我的內褲直接扒開。我嚇得直接站了起來,猛的往後退了一大步,把椅子都給撞
倒了。

  「你幹嘛呢!」

  「幫小星把下麵弄乾淨啊。」

  「不用啦!我自己來。」

  「不嘛,讓我用嘴巴幫小星清理乾淨嘛。」

  「噫噫!!絕對不要!」

  最後在我以死相逼之下,蘇雅總算是讓步了,拿著蘇雅遞過來的紙巾,我趕
緊躲進角落裡用布簾子遮著把下面清理了一下。提上褲子出來後,蘇雅這傢夥竟
然坐在椅子上一臉幽怨的看著我,那神態就像是被惡霸搶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樣,
看的我渾身不自在。



  「你……你看我幹嘛……」

  「小星好壞,竟然這麼欺負人家。」

  「我……」

  這個時候只要沉默就好。

  後來蘇雅硬拖著我在棚子裡聊了二十多分鐘,最後是她那個守在外面的朋友
實在等急了準備硬闖進來時,蘇雅才掩護著我讓我離開了。對了,這裡還要提一
下讓我感到非常驚訝的事,沒想到蘇雅她竟然就是我們學校的學生,讀高三,比
我大一屆,是我的學姐。知道這點之後,蘇雅差點沒樂瘋過去,不過我的心情應
該是完全相反的,雖然蘇雅她正常交談的時候還蠻有魅力的,但是考慮到她剛才
對我的一些表現,我有預感我以後的校園生活絕對會更加崩壞。

  「唉……」想到這裡,我不禁歎了口氣。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背後傳來,而且這腳步聲離我越來越近,我
正準備轉過身一看究竟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

  「呦,抖m……君!」

  伴隨著聲音而來的是下體上突然傳來的強烈的痛感,深入骨髓的劇痛讓我的
小腹也跟著一起抽搐了起來。

  「嗷!」

  發出一陣殺豬似的慘叫,我直接捂著襠部,跪倒在了地上。

  「嘻嘻,抖m君你好啊∼」葉曉曉笑嘻嘻的收回踢出去的腳,她像小兔子一
樣蹦到我的面前,然後伸出腳用力踏住我的後腦,「這都快過去半個小時了,你
到底在幹嘛啊?不是說好的來抓我嗎?怎麼到頭來反而是我在找你啊?」

  雖然葉曉曉臉上洋溢笑容,但我卻明顯聽出了她語調中的生硬,我馬上知道
了,她這會又生氣了,這是皮笑肉不笑啊!怪不得上來就給我這麼狠的一腳呢。

  「對……對不起……」雖然下體還是不斷的傳來陣陣刺痛,我還是一邊倒吸
著涼氣一邊忙著道歉。

  「對不起?」葉曉曉用嘲弄的語氣重複了一遍,她用鞋底狠狠的碾著我的腦
袋,「我要懲罰你,讓你的心裡只能想著我!」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隱隱感覺葉曉曉現在的狀態有點不對勁。

               第二十二章

  葉曉曉把我拖進了一個角落裡,這個地方剛好豎著一根支撐穹頂用的水泥柱
子,足足有一米寬的大柱子基本上可以把我們兩個人的身影所擋住,別人如果不
走近的話絕對發現不了柱子後面的情況。

  葉曉曉不愧是搞體育的,儘管看上去個子很小,但是力氣倒是挺大。她拽著
我的衣領把我強行拉到這來後,一個甩手,扯著我的領子直接把我摁在了牆上。

  「唔……」背後猛的磕在堅實的水泥牆板上,我不由的輕哼了一聲,剛才那
一下差點沒把我骨頭都撞散了。

  「所以你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會突然消失這麼久嗎?根據你的解釋我可以稍
微考慮一下是否原諒你。」雖然是仰視著我,但是葉曉曉的氣勢絲毫不減,她的
眼睛十分銳利的盯著我,如刀子一般的眼神看的我心裡發慌,不由的縮了縮脖子,
不敢直視她的目光。

  「我……我哪有突然消失……誰讓這裡有這麼多小棚子,好像迷宮一樣,肯
定很難找到人啊……所以你才會認為我消失啦……」我有些心虛的說著,至始至
終都不敢把視線對著葉曉曉。我怎麼好意思說自己剛才不小心摔進了一個棚子裡
面,然後在裡面被一個疑似熟人的女生做了那種事,所以才會拖這麼久。

  「哦,是嗎。」葉曉曉突然對我笑了笑,然後……

  「嗷!」我大聲慘叫了出來。葉曉曉的膝蓋狠狠的頂在了我的蛋蛋上面,當
時我就感覺自己的下體猛的抽搐了一下,緊接著,蛋蛋被膝蓋猛烈擠壓的劇痛如
同電流一般迅速擴散全身,我的眼淚不受控制的飆了出來,整個身體一下子垮了
下去,腦子完全被下體傳來的劇痛所淹沒,整個意識都有些發糊了。

  我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下墜,可是葉曉曉卻伸著膝蓋支在我的胯下,撐著我
的身體暫時沒有倒下去。

  「看來你已經選好答案了呢。」葉曉曉捏著我的下巴,抬起我無力下垂的腦
袋,看著我眼淚肆流的悲慘樣子,葉曉曉沒有絲毫的同情,她對我冷冷的笑了笑,
「準備好接受接下來的懲罰了嗎?抖m君∼ 」

  「不要!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我苦苦哀求著。雖然不知道葉曉曉所
說的懲罰是什麼,但是從剛才那一下來看,葉曉曉口中的懲罰只會比這更重,不
會輕。我害怕了,男生那個地方遭到攻擊實在是太疼了,完全是超越生理極限的
痛,我現在緩了好一會了還是覺得下體隱隱作痛,雙腿使不上勁。

  「認錯?抖m君為什麼要認錯呢?你有哪裡做錯了嗎?」葉曉曉有些揶揄的
看著我,她故意把身體更加的貼近我,纖細的嬌軀輕輕的壓在我的身上。她翹起
大腿微微向上頂,柔軟的大腿緊緊的擠壓著我的蛋蛋。

  兩腿之間本來就是人類的私密地方,就算是男人被別人侵入這塊區域也會感
到非常不自在,會想要阻止。但是現在葉曉曉如此肆意的翹著大腿在我的胯下戲
弄著我,我卻手足無措,沒有一點辦法,感受著下體傳來的壓迫感,我不由的燒
紅了臉。

  看著我滿臉窘迫的樣子,葉曉曉臉上不禁露出了些許的笑意,「還是說……
抖m君是為了逃避懲罰所以才慌忙認錯嗎?」一邊說著,葉曉曉輕輕晃動起自己
的大腿,渾圓的大腿頂在我的下體上不斷的摩擦著。

  「唔……」我忍不住發出了一聲低喘,下體源源不斷傳來的快感讓我的意識
也有些恍惚起來,「不……不是……啊……這個……」

  「呵呵呵,但是沒用哦,」葉曉曉毫不留情的打斷了我無力的申辯,她豎起
手指輕輕的把弄著我的下巴,就像是在逗弄一隻小狗,「就算抖m君認錯也沒用
哦,因為現在並不是因為抖m君犯了什麼錯我才要懲罰你,而是我單純的想要看
到抖m君受到懲罰時的可憐模樣哦∼我有說過吧,我要讓你的心裡只能想著我,
對抖m君這種變態來講,來自女生的『懲罰』才會讓你印,象,深,刻吧∼」

  「唔……」葉曉曉戲耍的話語讓我的下體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

  「啊呀,抖m君,你這是怎麼啦?難道是開始興奮起來了?」看見我的樣子,
葉曉曉毫不掩飾自己臉上嘲弄的笑容,「抖m君不愧是變態呢,僅僅只是被女生
用大腿磨蹭下體,被女生用語言戲弄就能興奮起來,你還真是無藥可救呢,這已
經不能用變態來說明瞭吧,根本就是一隻亂發情的小狗呢∼ 」

  「啊……不是……嗯……我……」劇烈的快感侵襲著我,讓我說話都有些不
利索了。

  「閉嘴!」葉曉曉冷冷的打斷了我,她猛的抬起我的下巴,強迫我對著她的
目光,她雙眼微微眯起,流露出一抹輕蔑的神色,「你有什麼意見嗎?不過就是
一個變態而已!別得寸進尺了啊!」葉曉曉更加劇烈的晃動自己的大腿起來,柔
軟大腿不斷的撞擊我的蛋蛋和肉棒,葉曉曉這次並沒有怎麼用力,下體傳來的只
有一絲輕微的刺痛,但是這點疼痛早就被更加強烈的快感所掩蓋,我的肉棒在葉
曉曉大腿的刺激之下幾乎膨脹到了極點。

  「嘻嘻,看到沒有,抖m君的下面翹得好高哦,僅僅只是被我用大腿戲耍你
的肉棒就能興奮成這樣呢∼」葉曉曉捏著我下巴的手越來越用力,幾乎要掐進我
的肉裡,我不由的哀嚎了起來,葉曉曉完全沒有要憐憫我的意思,她身體微微前
傾,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盯著我,「你現在還想著辯解什麼嗎?只會發情的小狗!」

  「唔……不……我……」

  「小狗狗應該是怎樣的呢?」

  「我……我……不是……」

  「要我教你嗎?」

  「我……」

  「快點啊!你這個抖m!」

  我下意識的想要反駁,可是葉曉曉卻完全沒有要理我的意思,她那輕蔑的眼
神狠狠的刺進我的心裡,仿佛是將我體內積攢的快感點燃了一般,我的意識都燃
燒了起來。

  「唔……」

  我的身體不受控制的癱了下去,這次葉曉曉沒有再用膝蓋支著我的身體,而
是任由我往下倒。

  我的雙腿慢慢彎曲,最先是膝蓋觸在了地面,接著,我彎下了腰,雙手撐在
了地面上,我就這樣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像狗一樣的跪在了葉曉曉的腳下。

  「嘻嘻。」葉曉曉好像一開始就知道我會這樣做,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戲謔
的笑容。

  「沒錯,抖m君,就是這樣,」葉曉曉非常自然的抬起腳踩在我的腦袋上面,
「這才是你這種變態應有的姿態。」

  「哈,哈,哈……」感受著葉曉曉的鞋底踏在我頭頂的堅硬觸感,被羞辱的
快感讓我的氣息不由的變粗起來。

  「哈哈哈……」我的反應被葉曉曉看在眼裡,她捂著肚子大笑了起來,「抖
m君真是越來越像一隻小狗了呢。」

  「那麼……」緩了好一陣,葉曉曉才忍住了笑聲,她用腳尖勾起我的下巴,
強迫我仰起身子看著她,「抖m君希望我接下來做什麼呢?」

  「哈……哈……懲……懲罰……請懲罰我吧!」

  「懲罰嗎?」葉曉曉一邊用腳撥弄著我的下巴一邊繞有興趣的看著我,「抖
m君希望我怎麼懲罰你呢?」

  「請……請用腳……踐踏我的雞……雞巴……」說完,我的臉脹的通紅,可
是在不斷高漲的性欲面前,我的理智早就消失的一乾二淨,現在腦子裡唯一想的
就是排解性欲。

  「哈哈哈哈……」聽完我的請求,葉曉曉相當沒品的大笑了起來,「不愧是
抖m啊,已經完全變成隻會發情的公狗了嗎,竟然提出這種請求。」

  「可以哦,」葉曉曉有些揶揄的看著我,「如果是抖m君希望這樣的話,我
可以用腳踐踏你那個不知廉恥的小雞雞哦∼ 」

  「那麼現在就在我面前把你的雞雞露出來吧。」

  「什麼?」我有些難以置信,葉曉曉是讓我在這種場合下脫下褲子把雞巴露
出來嗎?雖然我現在已經被性欲控制住了,但是這種事情也太羞恥了吧,在這種
公共場合露出雞雞什麼的,我還是做不到啊,萬一被人發現了……

  「嘖,你聽不懂嗎?我讓你把雞雞露出來啊!就在這裡,把你那個發情的雞
雞掏出來明白嗎!」我的遲疑被葉曉曉看在眼裡,她有些不耐煩的砸著嘴,直接
抬起腳尖點在我的肉棒上輕輕刮磨起來,「喂喂,抖m君,你不是希望我踐踏你
的雞巴嗎?快點啊!」

  「啊……」我發出了像女生一樣的嬌喘,肉棒被輕輕撥弄的快感仿佛電流一
般瞬間麻痹了我的意識,在這種刺激之下,我那僅存的理智也消失的一乾二淨。

  「好……好的……」我紅著臉慢慢脫下了褲子。

  「還有內褲呢,一起脫了。」葉曉曉插著腰,高高在上的下著命令。

  「唔……」極度的羞恥感讓我的肉棒不禁跳了跳,我不好意思的連忙捂住了
襠部。

  「嘻,難道這也可以讓你興奮起來嗎?抖m君真是個無藥可救的大變態呢。」
葉曉曉嘲笑著我,她伸出腳踢開我擋在胯前的雙手,然後翹起腳尖在我的龜頭頂
端輕輕的摩擦著,「別擋著啦,反正你這個地方要露出來給我看的不是嗎?哎呀,
都出水了呢,僅僅只是被我用鞋尖輕輕觸碰都能變成這樣嗎?」

  「哈,哈……」只隔著一層薄薄的內褲,我幾乎可以感覺到葉曉曉鞋尖的紋
理在我的龜頭上刮磨時的粗糙感,我忍不住直喘粗氣,肉棒幾乎膨脹到了極致,
仿佛要爆炸了一樣。

  我再一次陷入了瘋狂,完全被性欲所吞噬的我直接扒下了自己的內褲,讓自
己的肉棒完全的裸露在空氣中,裸露在了葉曉曉面前。

  脫下內褲的一瞬間,我的肉棒幾乎直接彈了起來,龜頭頂端一下子甩在了葉
曉曉的鞋底上,那樣子看上去就像是我的雞雞在強烈渴求著葉曉曉的鞋底一樣。

  鞋底畢竟是遠離人體的地方,人的體溫根本沒辦法隔著一層厚厚的鞋底傳出
來,所以當我的肉棒貼在葉曉曉鞋底上的一瞬間,龜頭頂端傳來的是一陣冰冷的
觸感,但是這一絲涼意卻並沒有讓我炙熱的肉棒冷卻下來,反而是更加燃起了我
體內的欲火。

  欲火焚身。

  我的意識消失不見,身體完全被性欲所控制。

  「啊啊啊啊……」

  沒有等葉曉曉主動踐踏我的肉棒,我直接握住她的腳用力的壓在自己的雞巴
上,然後猛的抽動起自己的下體來。

  「嘻嘻,抖m君真是猴急呢,我的腳就讓你這麼興奮嗎∼」葉曉曉居高臨下
的看著我,臉上帶著一抹揶揄的笑容。

  「竟然把自己的生殖器對著我的鞋底發春,難道這樣很爽嗎?」葉曉曉突然
一腳重重的踩在我的肉棒上面,把我的雞巴直接踩到了地面上,她輕輕扭動著腳
腕,鞋底的花紋在我的肉棒上不斷摩擦著,帶來無與倫比的強烈快感,「問你啊,
爽不爽!」

  「爽……爽……」我放棄了思考,任由葉曉曉的鞋底踐踏著我的雞巴,儘管
這種體位非常的屈辱,但我還是忍受不了這種刺激,沉浸在了快感的樂園裡。

  在葉曉曉的踐踏之下,我的雞雞沒過多久就繳械投降了,大量的白濁液體從
龜頭噴湧而出,濺滿了葉曉曉的鞋底和她腳下那一塊空隙的地面上。

  「噫!怎麼這樣就射了啊!全弄到我鞋底上去了,踩著好黏、好噁心啊!」
發現我射精了,葉曉曉大驚失色,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幾乎是下意識的往後連退
了好幾步,沾滿精液的鞋底在地上踩出了一個又一個濕潤的鞋印,「早知道就不
讓你脫內褲了。」葉曉曉有些抱怨的看著我,她把鞋底在地上使勁的摩擦著,想
要把鞋底沾上的精液全部蹭掉。

  「……」

  當射完精進入賢者模式的那一瞬間,我立馬把自己脫下的褲子全部穿上,然
後迅速站了起來。

  忘了剛才發生的事,我什麼也不知道。忘了剛才發生的事,我什麼也不知道
……

  心裡默默給自己催眠著。

  「喂,抖m君。」見我站了起來,葉曉曉連忙叫住了我,她把腳高高抬起,
鞋底正對著我,「你看你弄的,還不幫我擦乾淨。」

  「……」

  我沒有理她,而是直接轉過身走了。

  「喂!」葉曉曉連忙撲到我身上來,從後面緊緊的摟住了我,「你這是幹嘛
啊?」

  「……」

  太羞恥了。回想起剛才自己的言行,我真的想一刀切了自己,就如葉曉曉說
的,我剛才那副樣子根本就是一隻發情的狗!為了排解欲望,我竟然能變態成這
個樣子!

  想想看,我最近確實是越來越變態了,不止是在葉曉曉的戲耍中常常忘記自
己,在譚霜雪輕微的挑逗下我也開始經常失態,特別是前幾天的那次,我竟然對
著自己妹妹的鞋子發春了。

  太羞恥啦!啊啊啊啊啊!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

  「抖m君……」葉曉曉突然輕聲的叫我,她從我腋下探出一個小腦袋出來,
然後微仰著頭看著我,「你,該不會是害羞了吧?」

  「啊?什……什麼啊!我……我才沒有害羞呢……我……我害什麼羞啊……」
我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了。

  「嘻嘻……」看著我慌亂的樣子,葉曉曉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啊呀,我
還以為抖m君怎麼了呢,原來是這樣啊。因為在我的面前露出了本性,所以現在
感到非常羞恥嗎?啊啊,也是啊,畢竟抖m君的那個樣子太難看了呢,完全就是
一隻對著我的腳發情的小狗呢∼ 」

  「額……」

  葉曉曉的話一字一句的都刺在我心裡最疼的地方,我不由的尷尬到了極點。

  「但是……」葉曉曉突然話鋒一轉,「抖m君的這個樣子我並不討厭哦,不,
該不如說是高興吧,發現你真正的樣子,我很開心哦,你能夠在我面前毫不掩飾
的露出本性,向我展示著你最變態的那一面,這說明你很信任我呢。我很高興哦,
被抖m君如此信任著……所以在我面前你不用感到羞恥哦,盡情的釋放你內心的
欲望吧。」

  「……」

  我也不知道我現在該說什麼,葉曉曉剛才的那一番話基本上完全認同了我變
態的那一面,她將我變態的樣子說的完全正面化,說成是對她信任的一種表現,
總覺得自己的變態被說的這麼大義凜然,怪不好意思的。我現在也不知道自己是
應該哭還是應該笑,葉曉曉她這也算變相的承認我是變態吧,看來我這「變態」
的印子是擦不掉了。不過經過葉曉曉的開導,我現在的確心裡稍微好過了一點,
完全被想要吐槽的欲望所填滿了啊!

  之後葉曉曉的鞋底還是讓我給擦乾淨了,這很讓我懷疑她開導我的目的是不
是就是為了讓我振作起來然後給她擦鞋底。

  後來葉曉曉還拖著我在一樓的場子裡左右瞎逛,在東區的一個舞臺上面我看
見了蘇雅,也就是最近在網上挺火的那個cos,緋月。

  她身著一件繡有金色鳳紋的大紅袍,頭戴九尾鳳鈿,金色的流蘇自肩膀垂下,
這一身華貴的服飾再配上她那柔和似水的眼眸,頗有些母儀天下的皇后氣質。

  當然,這是在我不知道她本性的前提下。

  我很小心的躲在人群裡,並沒有讓蘇雅發現我,我害怕她突然看見我又會做
出什麼驚人的事情出來。不過在這麼多人看著的情況下,她應該不會做出什麼事
來吧。希望是我想多了。

  哦,對了,這裡要提一個插曲,有一個出售福袋的攤位老闆不知道是怎麼想
的,弄出了一個有獎活動,大概就是他售賣的所有福袋中,有三個福袋裡面各有
一張標示中獎的卡片,只要買到有中獎卡片的福袋就可以獲得……一雙絲襪……
一雙剛從妹子腳下脫下來的絲襪,是的,這個老闆還特意請了三個cos站在一
旁招攬人氣呢!

  事先說明哦,我來這裡購買福袋的時候完全不知道有這麼一個獎勵,只是單
純的看見有一群紳士圍在這裡,出於好奇才擠進去的。

  我一次性買了兩個,不要想多了,絕對不是想要中獎哦,只是這個兩個福袋
的封面正好是我喜歡的角色而已,恩,絕對沒有其他的念頭哦。

  最後的結果也沒那麼狗血,我當然沒有中獎,哼,再說了我本來也不是沖著
中獎來的。

  可是這個時候問題就來了,葉曉曉她在一旁看著啊,她看到了掛在一旁的有
獎活動的規則啊。於是在發現我沒有中獎後,她竟然直接把她穿的棉襪脫了下來
塞到我的手裡,然後說,「看你可憐,就這樣安慰你一下吧,雖然不是絲襪,你
就將就一下吧。」

  「……」

  當時我大腦瞬間就當機了啊!我可以感覺到那一瞬間有無數道兇狠的目光一
下子狠狠的刺在了我的身上,連那個老闆也用怪異的眼光看著我。

  我去啊!

  我直接牽起葉曉曉的手就跑,再待下去我感覺自己就要被那些如刀的目光切
成碎片了。

  捏在手裡的棉襪還有一點溫度,我就如燙手的山芋一般急忙把它塞回葉曉曉
的褲兜裡,「我去!葉曉曉你幹嘛啊?」

  「什麼幹嘛,不是說了嗎,看你可憐,中不到獎乾脆我送你。」

  「不是,誰要你送我這個啦!」

  「啊?難道你不喜歡?」葉曉曉疑惑的看著我,隨後她恍然大悟一般,「哦!
我知道了,看來不是絲襪就不行是吧,以後有機會穿絲襪了我再送你。」

  「完全不是這個意思好嗎!」我快抓狂了。

  最後,和葉曉曉一起在漫展裡逛到快十二點後,我們都打算回家了。由於我
們兩個的家並不順路,我和葉曉曉也只好在體育館門前告別,然後各自回家了。

  回到家之前我突然記起來答應張靈兒的事情,要給她買零食呢!

  臥槽,我差點忘了,如果我回家的時候沒有提著零食回去的話,我估計那丫
頭絕對會弄死我的。

  唉,我這個當哥哥的真是可憐啊,竟然這樣屈服在自己妹妹的淫威之下。

  之後的事也沒什麼好說的了,看見我提著零食回來了,張靈兒對我拋下她自
己出去玩的事也就不追究了,一切皆大歡喜,簡直就像是電影的最終結局一樣,
每個人都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個鬼啊!

  「喂喂喂!張靈兒你這是幹嘛!」

  現在的時間是半夜一點鐘,正在睡夢中的我是被硬生生的堵住鼻口憋氣憋起
來的。

  當我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我看見的是張靈兒的一對玉指正死死的掐在我的
鼻子上,而她正趴在我的胸口上笑眯眯的看著我。

  「沒幹嘛啊,我只是對老哥把我一個人扔在家裡感到不爽而來報復你而已啊。」

  「不是,你不是說幫你買了零食回來就可以一筆勾銷,不再追究我嗎?」

  「是啊,我昨天是說了不再追究,但是那也是昨天哦,」張靈兒微微眯起眼
睛看著我,就像是在看待一隻待宰的獵物一樣,「我可沒說今天不追究你。等著
吧老哥,我馬上就讓你知道丟下我一個人在家是什麼樣的結果!」

  「啊啊啊啊啊!」

  某男子淒厲的慘叫聲劃破長夜,這註定是一個讓人無法長眠的夜晚。

  恩,其結果就是早上剛一天亮,我就被一堆前來找麻煩的鄰居砸開家門帶出
去「喝茶」去了,而張靈兒這廝還躺在溫暖的被窩裡補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