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親與妻子的月老(1-151) (18/34)

(65)諷刺

   
    視頻以外的我還有視頻之內的父親,都緊張的呆立著,都很有默契的一動不
敢動,都在靜靜的等待著,因為此時我們倆人無法摸準小穎的脈。畫面似乎再一
次陷入了靜止,衹有視頻中父親和小穎的微微喘息聲。

    小穎手臂纏繞父親的脖子,眼睛直直冰冷的看著父親的臉頰,父親像一個做
錯的孩子一般,低著頭不敢和小穎對視。

    “妳知道我現在的感受麽?”小穎輕輕的和父親說道,父親還是沒有回答,
相信他此時也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妳是我的公公,但是妳卻得到了我的身體,徹底的得到了原來衹有錦程享
受到的身體。在原來的時候,妳沒有插入我的身體,我內心還可以自欺欺人的認
為我的身體衹屬于錦程一個人,和妳在一起親熱衹是讓自己緩解一下自己的性慾。
本來我每天就生活在自責之中,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妳說現在我是該叫妳公
公,還是該叫妳老公?”看見父親沒有回話,小穎繼續的和父親說道,衹是任誰
都可以聽出最後一句話中蘊含著深深的諷刺。慢慢的,小穎眼中出現了水霧,眼
淚終于控制不住的從眼睛�流了出來。

    或許是聽到了小穎的抽泣聲,原本低頭的父親抬起頭和小穎對視著,父親面
帶痛苦的看著小穎正在流淚的雙眼,眼中蘊含著後悔和心痛,他抬起了自己的手,
想去為小穎拂去眼角的淚水,衹是雙手剛剛伸到半空中,在小穎面帶痛苦的注視
下,雙手又重新垂了回去。父親緊緊抿著自己的嘴,相信他看到小穎的淚水,心
�也是痛苦萬分。

    “呵呵,真是奇怪,我得到了這麽大的快樂,我應該高興才是,為什麽流淚?
不好意思,公公?老公?讓妳見笑了。”正在流淚的小穎,突然露出了微微的笑
容,衹是在淚水的襯托之下,那份笑容顯得是那麽的虛假和勉強,她收回了一衹
手,輕輕擦著自己的雙眼,另一手仍然緊緊的環繞著父親的脖子。聽到小穎的諷
刺,父親的痛苦和糾結顯得更重了,他的身體開始微微顫抖,或許他現在已經不
知所措。

    “不說了,這麽開心的日子,為什麽要流淚?說實話,剛剛的快感真的讓我
好回味啊,我現在還想再次回味一遍,妳能再給我一次麽?”擦幹凈自己眼淚之
後,小穎低頭看了看父親微微顫抖的堅硬陰莖,面露痴迷的看著這個讓她失去貞
潔的東西,那個剛剛插入她體內徹底占有她的東西,那個剛剛讓她又愛又恨的東
西。雖然小穎眼中帶著痴迷,衹是此時的痴迷是顯得那麽的虛假,她是再裝腔作
勢。她或許此時很恨父親,但是她又能怎麽樣呢?報警?告訴我?還是去自殺?

    小穎是一個相對于理智的人,衹是這件事情太過復雜和特殊,現在我也有些
摸不準她的脈絡,我認為此時的她無非是在折磨和報復懦弱的父親吧。

    “怎麽?妳不想麽?難道我的身體這麽沒有誘惑了麽?讓妳吃一次就吃夠了?”
看到父親無動于衷,衹是面帶著痛苦呆立著,小穎終于露出了一絲不忍,但是她
或許認為父親的痛苦還不及她萬分,所以雖然不忍,但是仍舊面帶笑容諷刺著父
親。

    “唉,原來衹吃過一次妳就對我厭煩了。”小穎面帶“頹廢”的說道,或許
是小穎的話語太過于刺痛父親,父親再也忍不住,他老眼中濺起了水霧,嘴唇顫
抖著。



    “不,小穎,都是我的錯,是我自私,我該死,我不配做妳公公,也不配呆
在這個家�。衹是我剛剛實在是無法自控,一直以來妳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
一直想親近妳,但是又怕褻瀆妳,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尊重妳,絕對不敢違背妳的
意願,但是不知道為什麽,今晚我就是沒有忍住……”,父親還在繼續的說著他
心中的想法和對小穎的看法,我相信此時的父親說的都是真心話,小穎也是如此,
雖然父親的這些話語不能讓小穎心中徹底的消除芥蒂,但是小穎看向父親的目光
柔和了不少,由于小穎眼中的冰冷和諷刺太過厚重,這點柔和還無法顯露出來罷
了。

    “小穎,我無法彌補我所犯下的過錯,衹是事情已經不可挽回,希望妳不要
做傻事,為了浩浩,為了錦程,為了妳們一家,妳要堅強起來。如果妳可以讓我
彌補,妳讓我做什麽都可以,哪怕讓我去死。”父親終于結束了他內心獨白的長
篇大論,小穎的目光雖然柔和了不少,但是還是顯得冰冷刺骨,裝出的那份溫柔
和不在乎,虛假的是那麽的明顯。

    “放心,我會好好的,絕對不會做傻事。妳想彌補我麽?那好啊,那妳再上
我一次,我好想再體會一次剛剛那種上天的感覺……”,小穎面露“迷離”的看
著父親說道,衹是語氣相比較以往,溫柔了許多,但是眼中的埋怨和恨意仍在。
父親顫抖著身體,還是傻傻的站著,他或許也知道,小穎絕對不會輕易的原諒他,
但是思想簡單的他又能做些什麽呢?

    “老古董,插入一次和插入100 次有什麽區別呢?反正都已經插入內射了,
剛剛那麽勇猛,現在怎麽這麽的膽小呢?是在等我主動為妳服務麽?哎,那好吧,
就讓這個兒媳下賤一回吧,衹此一回哦。”看著父親傻傻的站著,小穎面帶笑容
諷刺的繼續說道,衹是小穎的笑容卻是顯得那麽的勉強和虛假,在以往的時候,
小穎絕對不會說臟話的,今天卻破例的說出了“下賤”這兩個字,而且還是罵自
己。

    說完這句話的同時,她把自己離父親的胸膛衹有咫尺之遙的乳尖,瞬間頂到
了父親的胸膛之上,兩個人不同風格和美感的乳房相觸,小穎豐滿大大的乳房瞬
間被父親的胸膛擠的向兩遍鼓起,那雪白的側乳在父親的胸膛擠壓之下,就像兩
個被人按扁的面團。

    在小穎的乳尖和胸膛緊緊觸摸的時候,父親的身子劇烈一顫,雙手緊握,跨
間的陰莖猛烈的向上一翹,雖然父親此時處于痛苦之中,但是小穎那豐滿柔嫩的
34D 乳房還是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刺激,更何況小穎的豐乳觸碰的地方也是他最敏
感的地方之一,父親閉著眼睛享受著突如其來的一切。

    “哦……”,在把乳房觸碰到父親胸膛的那一刻,小穎也發出了一聲銷魂的
呻吟聲,微閉著眼睛“享受”著,從她的表情中,旁人或許會認為她此時也很舒
爽,因為表情和聲音都是那麽的真實,衹是緊緊咬緊的銀牙,還是微微顫抖貌似
離合的手臂,卻顯出小穎此時的動作是難麽的不情願,這一切都是她裝出來的。

    由于小穎把乳房貼到父親的胸膛之上,所以小穎的臉頰也已經伸到了父親的
耳後,小穎纏繞著父親的脖子,和父親形成了標準的擁抱姿勢。衹是此時的父親
沒有真切的看到小穎的真實表情,衹是聽到了小穎發出的那一聲銷魂的呻吟聲。

    或許他此刻被小穎的呻吟聲誤導,也或許烈性春藥的藥效還沒過,也或許是
小穎的乳房帶來他的觸感太過強烈。本來被小穎諷刺的痛苦、不知所措的父親,
竟然抬起了自己的雙手,之後在我的目光注視之下,緩慢而又緊緊的環繞上了小
穎那迷人的細腰。小穎的腰很細,父親的手很長,父親雙手環繞之後,兩衹手臂
也長長的交錯在了一起。

    小穎的腰被父親抱住,在手和腰觸碰的那一刻,小穎的身體微微一顫,眉頭
也微微一皺,衹是小穎緊咬了一下銀牙,卻是沒有拒絕,反而面帶微微扭曲和不
情願把父親抱的更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