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世界

 歡樂世界
   第一章

  我是一個粗犷的肥佬,用我老婆的話說就是還未有進化的大猩猩…雖然我是
名牌大學的畢業生。

  我有多肥?肥到現在在幫我進行早安咬是那個女孩我也不知道,因爲那個在
我胯下吞吐的小腦袋完全被肚子擋下了,哈哈…

  不過也不是看不到我就沒法子知道是誰了,會在幫我口交時不斷用舌尖頂我
馬眼的就隻有我家的小女仆——上杉櫻了。

  

  「嗯,吸大力點,我要來了!」因爲剛睡醒,沒有刻意制止,我感到快射了,
不料一直在溫柔吸吮我那個腥臭大龜頭的柔軟小嘴突然放開了,然後一雙軟若無
骨的小手握住已經青筋暴起不斷跳動的肉棒根部!讓我完全的被憋醒了…

  「真是的,主人您醒了的話就起來嘛…小奴還要收少爺起來的,要是上學遲
到了怎麽辦。真是的,您想幹我什麽時候都可以用您的大肉棒幹奴的任何一個肉
洞啊,但不要防礙小奴做家事好不?」

  無言啊,雞巴被小手緊緊握住,完全射不了精,我隻好坐起來看著這個沒大
沒小的女仆,她隻有十八歲,但身體已經完全開發好了,穿著的是黑白色的女仆
裝,不過是超短裙蕾絲吊帶絲襪高跟的,完全沒有家政實用價值的情趣服裝,圓
圓的小臉留著的是黑長直發型,頭發很柔順,很多變態都喜歡用她的頭發打飛機,
當然也包括了我咯,呵呵,其實你隻要想像成日漫那個「黑貓」五更琉璃就差不
多了…

  「好吧,我可愛的小櫻,我起來了,但你不幫我解決性欲問題我怎麽辦啊,
你本來就是讓我隨便幹的母狗啊!」

  「我是主人隨便幹的女仆,但現在我還要叫少爺起床,主人您幹我的話時候
肯定不夠了,因爲少爺也一定要幹我,不過主人您可以到飯廳去找椿姐姐,她在
準備早飯應該已經完成了,她和我一模一樣,主人幹起來也會很爽的喲。」

  「好吧,我先去刷牙,你這母狗不要和那小子玩太久啊…」射精沖動已經消
失了,我也隻好光著下去刷牙了。

  「好的,主人您請,我去叫少爺起床,小奴愛您喔主人。」櫻說完就扭著小
屁股走出門了…

     ***    ***    ***    ***

  「主人早晨,早餐準備好了,請問您現在想幹我小穴呢還是菊花?還是讓小
奴親你的肉棒?」

  剛梳洗完我下到一樓廚房,而餐桌邊已經有一個完全一樣的小女仆用九十度
標準日式菊躬向我問好,這個女仆是櫻的雙胞胎姐姐——上杉椿。

  

  「已經七點半了,還是用嘴巴吧…」時間真的不太早了,我就坐下來邊吃早
點邊看一下新聞,選了輕松一點的方式準備發洩積攢了一夜的獸欲。

  「如您所願,我的主人」椿跪下用標準的美女犬方式鑽進我的胯下,用玉齒
拉開褲鏈找出肉棒的吞吐吸吮起來,而我就邊吃飯邊等那個小鬼兒子下來。

     ***    ***    ***    ***

  「啊,爸爸你不等我…自己吃起來了。」

  說這話的是個抱著小女仆櫻的一雙玉腿,將身輕柔軟的小女仆擡到胸前,然
後將那根完全不像是中學生的大肉棒不停的猛捅進小女仆菊花的小鬼。「主人,
我將少爺叫起床了。」

  詭異的是櫻已經被幹得全身不停的抖動,所有重量都壓向粉嫩的屁股,而兒
子的變態大肉棒都沒根捅進菊花�面,但櫻的小園臉還隻是甜甜的微笑,好像沒
有多大感覺。這並不是我兒子肉棒不夠強,也不是櫻身經百戰,而是她們兩姐妹
除了被我奸淫時會很興奮外,對其他雄性都是性冷淡,就算做愛超人黑人輪奸,
發情公狗亂幹她們也隻是微笑而沒多大的感覺。

  她們是我從某個變態黑社會地下俱樂部救回來的。原本是良家少女的她們當
時已經身心完全崩潰了的,我受組織要求,花了好大力氣才修好她們,可惜她們
雖然現在不再排斥做愛讓人玩弄自己的身體,但卻隻能和我幹才能興奮無法自控
的高潮。這讓我的專業技術自信有點打擊。

  因爲我的本意是讓她們成爲發自內心的變成騷母豬,沒有精液就活不下去,
以全心全意的從雄性動物的肉棒�榨取精液爲生存目的。結果她們卻選擇了成爲
我個人的精液垃圾桶,侍奉我個人成爲了她們存在的意義,滿足我一切就是她們
活下去的理由。

  這個結果和我計劃有點出入,可能這就是用愛而不是用填鴨式洗腦法的差別
吧,因爲我想調教出的女性不是隻是單純的精液母豬而是美麗、高貴、優雅、知
性卻又能接受自己被人任意玩弄的性奴,而我這倆個小女仆雖然接受自己接著的
一生都要伴隨著男人腥臭的精液,但她們隻有讓我奸才會完全開放自己,所以她
們還要繼續學習才行。

  「誰叫你這麽久都不下來,又用小櫻來上廁所了吧?小便還行,我可不允許
你用她倆來大便!你爸爸我最討厭這玩意了!」我很討厭用大便來玩女人,這是
個人感覺,組織�據說有個喜歡玩這個,但我家卻不能出現這個!

  「我也不喜歡這個啊,我也就是在小櫻唇齒�小了便而已,她的唇膏紅紅的,
很漂亮,所以就興起了…」我兒子嘟哝了起來。



  雖然我是個超級粗犷的肥佬,但我兒子卻很像我現在正在非洲旅行的老婆,
是個完全的僞娘,留著齊肩的小碎發,明亮的媚眼總是有意無意的放電,現在因
爲小櫻的吸吮肉棒而刺激得有點反白,嬌小的鼻子輕輕抽動不停的吸氣,妖豔的
紅唇吸起我那大龜頭時完全不比我那倆寶貝小女仆差,丁香小舌正爽快的伸出來,
香噴噴的津液正從小嘴角流下,小蠻腰正在不自然的挺動,看來臨近射精了。

  沒錯,我那完全和動漫中那個極品僞娘木下秀吉一樣的兒子超級敏感,也是
個萬能插頭,幹人和被幹同樣喜歡,他從九歲開始就被我一邊幹著菊花一邊被我
用粗糙的手掌打飛機榨精了,這也是他最喜歡的做愛放式,他說沒什麽感覺比一
邊被射精一邊自己射精更爽了。

  而且可能是天生注定的,他越長越逆天的像女孩子,現在已經個女孩完全一
樣了,除了平坦的胸部和那根小兒手臂粗長二十公的大肉棒外。

  他現在最喜歡經常半夜穿著女裝走到貧民區,然後被那些沒錢找女人的流浪
漢輪奸榨精,常常懷著一肚子的精液回家,然後再幫我口交,用那反著白眼的癡
迷笑臉一口一口的吸著我這個親生父親的雞巴,用那丁香小舌鑽進我的菊花(雖
然我的身體經過妖怪改造,已經沒有用菊花排洩,而是分解成液體從肉棒排出),
讓我一邊看著他那嬌嫩的菊花不斷流出黃濁的精液,一邊將更加腥臭的精液射到
他的臉上。

  「少爺的小便還有精液都非常美味,身體很健康」小櫻從桌子下爬出來,然
後優雅的用蕾絲手帕輕輕的擦擦嘴角,一個九十度的菊躬,向提供早餐給自己的
少爺道謝。

  「主人的精液同樣美味,多謝款待,我吃飽了。」椿同樣的爬出來,同樣的
吞下我那腥臭精液的向我回禮道謝。這種禮儀她們認爲禮是絕對必要的。「那我
就送小楓上學了,你們今天的行程是什麽?」我站起來準備上班了,時間不太早
了。

  「我們打掃完屋子就要到家政學校了。」就像重音一樣,兩個女仆用同一個
聲音回答的的問題,她們經過改造身體後,不但可以應付高強度的性交,還有一
點心靈共鳴,就算分開兩地也能心靈交流來著,而且學習能力強大,正在不斷學
習女仆的所有技能,爲了可以讓我們生活得更自在操起她們更盡興…

  「那路上小心,我們就先出門了,嗯?小楓啊,把褲子脫開。」

  「好,爸爸,你現在就要幹我嗎?」兒子那俏臉紅紅的脫下了校臉褲子,露
出了女式的黑色透明真絲小褲褲。

  「不,時間太短了,不夠盡興,晚上吧,今天就帶這個上課吧,要認真聽課
啊。」我摸著滑不溜手的小屁股,將以超高頻率震動的二個強力跳彈塞進散發著
清香的粉紅菊花,看來已經灌好腸了,這個小騷貨,難怪剛才這麽久才下樓…等
他再大點就讓他進行「種妖」吧,這樣就不用天天灌腸了。

  不過這幾年我要盡情的享受幫他灌腸的快樂!想著,我再將兩個跳彈貼在小
楓兩個乳頭上,然後就上車送他上課了。

  車上節目?當然是專心開車了,萬一有意外怎麽辦?不過,我是沒車上節目
享受,但作爲乘客的寶貝兒子卻不用爲安全擔心,在兩個高頻率振動的跳彈刺激
下,已經熱情似火了,玉臀正在不安的扭動,看來那香噴噴的小菊花正在不斷收
縮,如果現在將雞巴插進去的話一定超爽吧!

  而這小賤貨已經將褲裆打開,那充血扭曲膨脹的大肉棒已經沖開那誘人的滑
溜真絲內褲高高的豎起,充血到紫紅的大龜頭正不停的在馬眼口分泌出精水,一
雙白蔥玉手正在不斷來回套弄。

  「好爽,啊,屁股好麻,菊花,菊花要化掉了,肉棒,我想要肉棒,我的小
菊花要狗肉棒幹!用力幹!嗚嗚,我想被幹,要射了,爸爸,我,我的臭雞巴要
噴臭精了!我要臭臭的精液!!」

  小楓已經都了極限,小媚臉在癡笑著雙眼反自的流口水,兩腿微顫的彎起軟
若無骨的小蠻腰,將那腥騷的大肉棒高高挺起,雙手高速的打著飛機,然後一道
淡黃的精液像高壓水槍一樣直沖車廂頂,再掉到那張潮紅的媚臉上…

  「真是的,怎麽這麽敏感啊,又射了,這樣怎麽認真學習?把這個鎖精環套
上!調教一下你那騷雞巴!」我讓兒子認真上課也是認真的,雖然幫他加了點難
度,但不認真學習,將來掙大錢怎麽養活小女仆奴隸?保養啊,衣服啊,豪宅啊,
花園啊,都要錢的啊!

  「好的,爸爸你想我忍幾個小時?」僞娘兒子小楓媚笑的將個小金屬環套到
雞巴根部,「小賤貨最近好敏感哦,我就是忍耐不了嘛。嘻嘻,紮緊這根臭雞巴!」

  「嗯,一下子忍太久對身體也不好,那就到午休時間吧,那時你這賤貨一定
在被輪奸吧,那時再射出來一定讓你上天堂的!呵呵。」

  「嘻嘻,知道了,爸爸,你的賤貨兒子一定會爽成母豬的!」小楓高興的將
鎖精環調整好時間,這樣緊緊收縮強行紮緊肉棒射精管的鐵環就隻能到了時間才
能自動解鎖了,此之前的雞巴就隻能挺著麻死的痛苦並快樂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