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我樓下的美豔少婦(1一7) (3/3)

住我樓下的美豔少婦
(七)

  吃過飯後,張豔豔也去洗了澡,出來時身上的穿著一點沒變,張豔豔一扭一
扭的走到我面前,我把她拉進懷裡。張豔豔把連衣裙的深V低領拉開,把一對大
胸露出來晃動了一下:「老公,豔姨已經完全是你的了,豔姨的陰部已經是你的
騷逼了,你是不是也該給豔姨的大胸娶個好聽的名字呢。」
 
  我想了想說:「還是叫大胸吧,你的這麼大,這個本來的稱呼最貼切了。」 
  
     張豔豔站起身,把臀部對著我:「那這裡呢?」 
  
     「淫臀吧。」我說:「浪臀對騷逼,近義詞哦。」 
  
     張豔豔坐回到我身上說:「老公,你說是什麼就是什麼。那天豔姨在小說和
視頻裡學到了好多新東西,可惜這兩天被別的事耽擱了,今晚就好好的展示給你。」 
  
     「那你打算怎麼做呢?」我感興趣的問。 
  
     張豔豔蹲下去,拉開我的褲子說:「老公,豔姨現在給你吃大JB。」 
  
     我仰靠在椅子上,張豔豔埋下頭去,含住我的男根呼哧呼哧的吃了起來,間
歇之際還淫蕩的說:「老公的大JB真好吃,豔姨最老公的大JB了。」 
  
     「啊……」我被那好受的滋味弄的加快了喘氣:「豔姨,再吃幾口。」 
  
     張豔豔又吃了一會兒後,站起身來,分開大長腿說:「老公,現在該輪到你
吃豔姨老婆的騷逼了。」 
  
     我把她放倒在沙發上,扛著她的大長腿,把臉埋了上去。從她的大陰唇一步
步的親吻,一直到把舌頭探進她的陰道裡。 
  
     張豔豔抱著我的腦袋,呻吟著:「老公好棒……舔的豔姨的騷逼好舒服……
對……嗯……哦哦……你把豔姨的大陰唇都包進嘴巴裡嗎……嗯……舔……舔豔
姨的陰蒂……狠狠的刺激它……豔姨的陰蒂最……敏感了……嗯嗯……老公……
老公……嗯……豔姨的騷逼好麻哦……酥死豔姨了……哦……對……老公你舔舔
豔姨的騷逼……嗯……舌頭……舌頭再進去一點……嗯……老公快點。」張豔豔
使勁的拽我手:「你別……別舔豔姨的騷逼了……嗯……豔姨的騷逼需要你的男
根……快……豔姨受不了了。」 
  
     我的男根也硬的像跟鐵棍了,我把張豔豔拉起來,摟著她的細腰,抬起她的
一隻腳,把雞巴男根插進了她的陰道裡。 
  
     「哦……」張豔豔愉悅的舒了一口氣:「老公……嬉……好棒……豔姨的騷
逼好爽好爽……老公大力一點……老婆的騷逼最欠老公幹了……呀……老公停一
下,我站不住了。」 
  
     我往她陰道裡猛插了一下,停了下來,把她大長腿放下來後,我抽出男根,
把張豔豔抱起來進了房間。 
  
     躺下後,我從後面把男根插進了她的陰道裡,一隻手枕著她的脖子,另一隻
手伸過去抓著她的大胸揉玩。 
  
     張豔豔說:「老公,你知道豔姨為什麼會長騷逼嗎?」 
  
     我茫然,不理解她為什麼會問這樣奇怪的問題。張豔豔見我每意會,就掐了
我一下,我就配合的問了一句。 
  
     張豔豔嬌氣的說:「豔姨長騷逼就是為了老公呀,豔姨的騷逼就是為老公長
的,因為豔姨知道,老公的男根最喜歡幹豔姨的騷逼了。」 
  
     我拍了下張豔豔的臀部:「豔姨,真是沒白學習啊。」 
  
     「當然了。」張豔豔扭臀:「老公,你別把男根放在豔姨的騷逼裡呀,你動
一動嘛。」 
  
     我有節奏的動起來:「豔姨,你真浪蕩,我把男根插在你騷逼裡不出來了好
不好。」 
  
     張豔豔嗯了一聲:「好呀……豔姨的騷逼最欠老公幹了……哦……老公你可
以再快一點……嗯……騷逼的淫水又好多……了哦……都流到豔姨的屁眼裡去了
……嗯……老公狠狠幹豔姨……淫水把豔姨的騷逼……潤滑了……屁眼也要被老
公幹。」 
  
     「好豔姨……我要幹了你身上的每一個洞。」下面的爽快,讓我也跟著說不
出一句完整的話來了。 
  
     「老公快點……快點……」張豔豔叫的歡暢:「哦哦哦……先讓豔姨高潮
……騷逼爽了……豔姨……就讓老公幹屁眼……哦哦……嗯……」 
  
     我抽出男根,讓張豔豔躺平,抬起她的大長腿,把男根頂在她的陰道口,調
戲說:「豔姨,快說我要幹你的什麼,說了,我就讓你高潮。」 
  
     張豔豔急切而痛苦的說:「豔姨要老公幹豔姨的騷逼……」見我還是不插進
去,張豔豔又說:「是幹豔姨的騷穴……淫穴……浪逼……鮑魚……專吃老公男
根的爛逼……爛穴……蜜洞……嗯……老公……豔姨求你了……你就快幹豔姨的
騷逼好不好……」豔姨顯不出她還有別的什麼稱呼了。 
  
     我把男根插進去,不為難豔姨老婆了,現在就讓你高潮。 
  
     張豔豔舒服的叫喚著,「豔姨的好老公……哦……你最好了……豔姨的騷逼
淫穴最喜歡你幹……嗯……好爽……老公幹啊……狠狠的幹吧……豔姨好舒服
……你幹死豔姨這個欠操的騷逼吧……哦哦哦……豔姨是浪貨……騷逼天天都想
老公幹……好爽呀……嗯……快……豔姨……要到了……老公……跟豔姨一起
……老公的精液都射進來……嗯……好燙……好爽……好爽。」   
     我死死按著她的手臂,瘋狂的抽插,終於和張豔豔一起到了巔峰。 
  
     張豔豔洗完了回來,摸著我的男根說:「老公,豔姨剛才好爽哦,今晚要被
你的男根幹在騷逼裡睡覺。」 
  
     我抽了一根煙,張豔豔就爬下去用嘴巴給我口交。男根硬了後,張豔豔就翻
過身去,拉著我的男根往她騷逼裡塞。我從後面抱住她,男根緊緊的頂在她的陰
道裡。

    張豔豔收縮著騷逼說,「老公,大jb今晚不許出去了哦,要一直放在豔姨
的騷逼裡,要是它離開了豔姨騷逼的話,豔姨就罰你一個星期不許幹我的騷逼。」 
  
     「遵命。」我在張豔豔的陰道裡頂了幾下,就摟著她睡覺了。 
  
     早上醒來,窗外一片明晃晃的。張豔豔依然被我從後面摟抱著。我拿下體頂
了下她的臀部,男根早就從她的陰道裡滑出來了,不過此時已經在生物鐘的提醒
下晨勃起來了。我伸手摸了摸張豔豔的陰部,立馬就濕乎乎的了,我順勢把男根
插了進去。

    張豔豔嗯哼一聲,扭動了一下嬌軀,陰道裡緊緊的收縮,男根像是被含在她
嘴裡一樣的好受。 
  
     「老公,你真的做到了啊。」張豔豔驚喜的說。 
  
     我把男根往她陰道裡捅了捅,暗自偷笑:「答應了妳的事,當然得做到哦。」 
  
     「豔姨的騷逼讓老公插了一晚上,肯定都插腫了,可是一點都沒有疼的感覺
呢,而是覺得特別的爽。「張豔豔拉著我的手放到她的大胸上。 
  
     我一邊讓男根在她的陰道裡悠閒的動著,一邊說:「豔姨喜歡的話,以後每
晚我都把男根幹你在的騷逼裡,讓你爽個夠。」 
  
     「好呀,只要老公能行。」張豔豔笑著說,似帶著些挑釁。 
  
     我笑了笑,把摸著她大胸的手挪開,放到她的臀部上,掌控者她的臀部,男
根迅速的抽插了起來。 
  
     「嗯……嗯……老公……又幹人家……哦……」張豔豔嗯哼著。 
  
     「嘟嘟嘟……」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狠狠的幹。」張豔豔請求道,伸手拿過了床邊的手機。 
  
     我放慢了動作,抬頭秒了眼手機上的備註名稱:表哥。 
  
     張豔豔跟我做了個噓的手勢,把電話接通了。她喊了那頭一聲,聽那頭說了
些什麼之後說:「表哥,你這麼快就要回來了嗎……柳崢的事我不怪你,都是他
自己的命不好……哦,那好吧,你後天直接到我家裡來是吧?……行呀,我一直
在家裡的。」

    我一聽又有一個想打她主意的混蛋要上門來了,心裡就火的狠,男根在她的
陰道裡猛幹了起來。 
  
     「嗯……嗯……」張豔豔忙拿一隻手抓緊床單,回頭給了我一個眼神暗示,
我置之不理,幹她的速度更快了,張豔豔陰道裡淫液多,被幹的吧唧吧唧的響。 
  
     張豔豔嚇的不行,但電話那邊一直在說著什麼,挺著急的樣子,她顧不上我
這邊,只能壓制著自己的聲音說:「表哥……嗯……你說的我都記住了……嗯
……沒有呀……表哥……我……我先掛了哦。」

    「你著什麼急,大早上的,聽我說完呀豔豔。」電話那頭的聲音大了很多,
雖然沒開免提但我都聽見了。 
  
     「表哥……那你等一下,我煮的……嗯……煮的早餐要燒糊了……哦。」

    張豔豔額頭上冒著細小的汗珠,神情一樣。她說完後,把手機放到枕頭底下,
緊緊的壓著。終於喘了一口說:「嗯……老公……哦……豔姨的騷逼太舒服了
……老公……你等一下嘛……他聽見了……不好……恩恩嗯……老公……狠狠幹
我……快點……再快點……給豔姨高潮……嗯……騷逼好爽。」

    電話那頭的聲音又傳了出來,幾乎是吼出來的,張豔豔一邊配合著我的抽插,
一邊把電話摸了出來:「表哥……嗯嗯……我沒事呀……嗯……表哥先這樣好不
好……」

    張豔豔把手機拿遠,緊緊捂住,求饒的說:「老公,你等一分鐘好嗎,豔姨
今天不去店裡了,讓你在家裡幹一整天。」

    我點點頭,把男根從她身體裡抽了出來。張豔豔趕緊把手機放到耳邊,止不
住的喘息說:「表哥,你說吧,現在可以了……表哥,你亂說什麼呢,我怎麼可
能做那種事情,我跟柳崢的感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嗯,我知道了,表哥。」

    我可沒有給張豔豔那麼多的閒置時間,爬到她身上,分開她的大長腿,又把
男根插進了她的陰道裡,那溫暖濕潤的地方,一捅就進去了。 
  
     「嗯……表哥,我掛了哦……嗯嗯……好爽……表哥……我沒有說什麼呀
……你聽錯……嗯……錯了吧……我掛了……回頭打給你。」掛了電話,張豔豔
趕緊丟開手機,抓住自己的那對亂搖晃的大胸:「老公……快……幹豔姨……騷
逼好喜歡被你幹……恩恩……幹豔姨……幹我的騷逼……快給我……豔姨要高潮
……騷逼離不開你的男根……嗯……我……到了……到了……老公……射給我
……射……嗯嗯……爽……豔姨……好爽哦!」

    張豔豔大聲叫喚著,到達高潮後,雙手無力的放開了自己的大胸,大胸緊跟
著她的急促呼吸而起伏。下身的陰道裡淫液混合著精液,一點點的往外滲透出來。 
  
     張豔豔休息好了後,起身時踢了我一腳,嬌嗔的說:「友臣你這個混蛋,剛
才你故意的是不是,都差點被他知道了。」

    我坐到她旁邊,捏著她的下巴:「豔姨,你舒服了嗎?」

    張豔豔嬌笑,打開我手:「跟你做,哪一次不舒服了。」

    我抓過床頭的煙:「舒服了不就好了麼,其他的不重要了。」

    「討厭。」張豔豔推了我兩下:「老公,以後你要是再這樣我可不搭理你了。
有些刺激我們找,但有些一定是不能做的。我們的事要是現在被柳崢的親戚們知
道了,我們都會很麻煩的。」

    我見她如此害怕,就道出了緣由。張豔豔依偎進我懷裡說:「老公,你不要
瞎想好不好。為了你,我都拒絕了那麼多男人了,難道還會接受那個傢伙嗎?柳
崢表哥就算對我有想法,現在也不敢對我怎麼樣的,你別醋味那麼大好不好。」

    「真的?」我半信半疑,我見過那個表哥幾次,一瞧那樣子就不是個什麼好
人。 
  
     「哎呀,老公,你要相信豔姨嘛。」張豔豔直起身,在我臉上親了兩口:
「乖了,豔姨去洗洗。」

    張豔豔洗完出來,我也起了床。她穿了一身很素的衣服,出來跟我說,今天
她就要柳崢失蹤了的消息公佈出去了,自己應該表現的難過傷心一點,我是不是
就不要去店裡了? 
  
     我故意的問道:「豔姨,之前你不是說、今天要在家裡讓我幹一整天的嗎?」

    張豔豔愣了一下,恍然想起來似得說:「那好吧,豔姨今天就在家裡陪著你,
你等著啊,我現在就去換上性感的情趣,好好的陪我的老公。」

    我沒想到她當真了,上去拉住她說:「我跟你開玩笑的,你快去店裡吧,我
得回家打遊戲做任務了。」



    「謝謝老公。」張豔豔主動的抱住我。 
  
     我在她的櫻唇上啄了一下,放她走了。 
  
     正打著遊戲,家裡打電話來了,讓我晚上去新新城的房子裡吃飯,還說有重
要的事情商量,如果我不想去的話,可以不去,但是到時候後悔了就別怪他們。

    這隱隱藏藏的話,讓我摸不著頭腦,但聽上去像是有好事情在等著我。我上
面還有哥哥姐姐,為了不落下好事,我就答應回去了。

    中午做完了任務,想到之前幾次我不在的時候,張豔豔都遇到了一些覬覦者
的窺伺。心下不由得擔憂了起來。就跑出去找到一家賣門的店,讓他們給我裝一
個厚實點的鐵門在樓下的入口。花了接近兩千塊錢。 
  
     我跟裝門師傅一起回到家門口的時候,看見張豔豔店門口聚集了好多鄰居。
我湊過去一聽,是在說柳崢失蹤的事。張豔豔也挺會表演的,眼眶紅紅的,神情
憂鬱,一副天見可憐的模樣。 
  
     「友臣,你按個大鐵門做什麼?」一個鄰居走過來問道。 
  
     我說:「世道不安寧,前幾天我外出回來,發現家裡丟了點東西。裝個鐵門
圖個安心。」

    他湊近把鐵門瞧了瞧說:「這大鐵門,得花不少錢啊。外面還沒有鎖,誒,
那你出來後怎麼鎖門啊?」

    我指了下張豔豔的店門:「鐵門從裡面鎖啊,出門就從豔姨店裡出來啊。」

    「新鮮,回頭我也安一個。」他說完,就走開了。 
  
     鐵門安好後,我就上了樓。下午五點多的時候,就從張豔豔家裡下了樓。那
些鄰居都散了。張豔豔還是一副悲切的樣子。  
     我把要回家的事,跟她說了。張豔豔讓我快去快回。 
  
     我打計程車回到家裡。家裡人全都在,氣氛還挺活躍的。我不知道他們叫我
回來是為了什麼事,又不方便太著急的問。就一直拖到吃完了飯。 
  
     飯後一家人在客廳坐下了,父母讓我明天就去考駕照,什麼時候拿下駕照就
什麼時候給我買車,另外還在新城買了一個門面房,產權是他們二老的,但是使
用權則給我。 
  
     他們說完了,我看了看哥哥姐姐說:「就這樣?」

    父母說:「你別看他們,他們都沒意見。」 
  
     哥哥說:「我沒意見,你最小嘛。」 
  
     「我是要嫁出去的,想要也要不著啊。」姐姐攤開雙手,無可奈何的說。 
  
     我暗自偷樂,原來父母是看自己年紀大了,想把自己對子女的任務早點交代
清楚。

    但哥哥和姐姐離開後,父母的一番話,就讓我知道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哥哥之所以同意把那個門面房給我,是因為他自身條件不錯,在單位上班。現在
住的新房子還是爸媽出了大頭給他買的,而且現在父母住的這套房子以後也會留
給他,我就得那套老房子。

    姐姐呢,出嫁時的嫁妝家裡早就準備好了,所以她不跟我們爭家裡的產業。
而且我得到門面房的使用權,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附加條件,那就是年底之前必須
找一個女朋友帶回家。 
  
     我估摸著,到年底還有半年時間,找女朋友的事好說。再一個得老房子我也
情願,這樣我跟張豔豔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在一起了。我把這些要求全部答應後,
才被允許離開。 
  
     回到家已經才九點多。張豔豔下來給我開的門。關上了大鐵門,她就抱住我,
撒嬌的問怎麼現在才回來,她都想死我了。 
  
     進了家門,我把門面房的鑰匙拍在桌子上,把今天在父母家發生的事情跟她
一五一十的說了。

    張豔豔開心了沒幾秒,就擔憂的說:「老公,那年底怎麼辦啊?你不會真的
去找個小姑娘吧。你不會不要我吧?」

    我摟著她說:「豔姨,你就放心吧,年底我找個人幫忙假裝我女朋友就是了。
來日方長,我會有辦法讓他們接受你的。」

    「那好吧。」張豔豔答應道,又低頭瞧了眼自己的著裝說:「你沒在家,豔
姨連性感的情趣都沒有穿上,你等著啊,我現在就去換。」

    「不急。」我拉住她說:「豔姨,明天我就要去報讀駕校了。接下來的一段
時間裡,可能要怠慢你了哦。」

    「沒事的。」張豔豔毫不在意的說:「晚上我們還是可以在一起啊。明天開
始柳崢表哥回來了,估計我得回家裡那邊一趟,倒是你哦,可不能乘我回去的幾
天裡,勾搭小姑娘哦。」

    「你就放心吧,我心裡只有你。」我收起放在茶几上的鑰匙:「你去換衣服
吧,我去洗澡了。」

    張豔豔乖巧的說:「嗯,老公快點哦,我在床上等著你。」

    我洗完澡到房間,見張豔豔躺在床上玩手機,身上穿的是一件很暴露的情趣
衣物,其實就是一條掛在脖子上的兩根布條,遮住了大胸的正面部分,深V一直
到小腹處,在陰部變成一根布條穿過股溝和玉背,連接著脖子上的掛布。 
  
     我坐到床上,把她胸部上的布條拉開,捏著乳頭說:「豔姨,你穿成這樣,
摸你的大胸倒是很方便,可下面幹起來就不方便了哦。」

    張豔豔分開大長腿說:「也很方便呀,老公你只要把人家下面遮住騷逼的布
條拉開,不就可以把男根插進豔姨的騷逼了嗎?」 
  
     我坐到張豔豔的雙腿間,抬起她的大長腿,把遮擋住陰部的布條拉開,露出
裡面的陰道。我拿手分開她的大陰唇,露出裡面豔紅的小陰唇,拿手指扣了扣,
裡面就有淫液流了出來。 
  
     我一邊繼續扣著一邊說:「豔姨,還記不記得之前你答應了我什麼事呀?」 
  
     「什麼呀……嗯……老公快說呀。」張豔豔有些迷情的說。 
  
     我把手指往她的屁眼裡捅了一下:「你說要給我驚喜啊,讓我幹你的屁眼,
結果昨晚忘了幹,現在我可要你兌現了哦。 
  
     張豔豔擔憂的說:「老公,你幹豔姨的屁眼,會不會很痛呀。」 
  
     我把手指探進她的陰道裡,加速的刺激著,好讓她流出更多的淫液來,我說:
「等你的淫水多了,濕潤了屁眼,就可以幹了啊。第一次幹肯定會痛的,但是趕
緊去後應該就跟騷逼一樣爽了。」 
  
     「真的嗎?」張豔豔抓揉著自己的一對大胸:「好吧,老公想幹,豔姨就給
你幹。不過老公一定要輕點哦,讓淫水流到屁眼裡的淫水多了,再幹豔姨的屁眼
好不好。」 
  
     「豔姨你放心吧,我會小心的。」我的手指在她濕潤的陰道裡進進出出。 
  
     張豔豔嗯哼著,難受的說:「老公,你別用手指弄豔姨的騷逼了,用男根幹
豔姨的騷逼好不好……豔姨好想要。」 
  
     我故意的說:「幹了騷逼,一會兒怎麼用男根幹豔姨的屁眼呢。」 
  
     張豔豔用大長腿夾住我的腰部,把我往她的身上拽:「老公,你就快幹豔姨
的騷逼好不好,豔姨騷逼好癢,一會兒豔姨一定讓你幹豔姨的屁眼。」 
  
     「那好吧,我先給豔豔止止癢。」

    我抽回手指,把男根捅進了張豔豔的陰道裡。男根在外面涼了許久,進入陰
道後,便覺得十分溫暖。就像是在大冬天突然進了開著空調的熱屋子。我猛力的
刺激著她的陰道,張豔豔呻吟個不停,陰道裡的淫液就像小溪的水一樣突突的往
外湧。幹了幾分鐘後,我停下來,用手指試探了下張豔豔的屁眼,淫液已經將她
的屁眼潤的像個小泉眼了。 
  
     我說:「豔姨,把你的臀部給我翹著。」 
  
     張豔豔問道:「老公,你是要幹豔姨的屁眼了嗎?」 
 
     「老公,你一定要輕一點哦。」 
  
     我扶著男根在張豔豔的屁眼上磨了磨,往裡捅進去,龜頭剛進去,張豔豔就
叫了起來:「嗯……好疼……老公好疼……你輕點呀。」 
  
     我止住不動,伸手在她的陰道口抹了一把淫液,塗在張豔豔的屁眼上,已經
幹進了她屁眼的龜頭就慢慢的在裡面蠕動著。張豔豔的屁眼連續的收縮著,每次
收縮就會把龜頭給卡住,那種緊迫感絕對是上等的享受。 
  
     好一會兒後,張豔豔說:「老公,不疼了,你試著再進去一點吧。」 
  
     我就把男根往裡慢慢的插進去,又進去了兩釐米後,張豔豔又再叫了起來:
「老公,豔姨的屁眼又疼了……嗯……你停一下。」 

  我停下來後,繼續拿手去刺激張豔豔的陰道,淫液流出來後,就往她屁眼上
抹。裡面越來越濕潤,我就慢慢的繼續往裡捅。 
  
     男根捅進去三分之二後,張豔豔說:「老公,你是不是又進去了,好像不怎
麼疼了。」 
  
     「那我可狠狠的幹豔姨的屁眼了哦。」我欣喜的說。 
  
     張豔豔嗯了一聲。我慢慢的抽插起來,張豔豔一直小聲的嗯哼。過了好一會
兒,她動情的說:「老公,豔姨屁眼裡好舒服呀,這種感覺好奇特,你再快一點,
豔姨好喜歡這種感覺。」 
  
     我見張豔豔已經適應了,就猛幹了起來,結果張豔豔叫的比干騷逼時厲害多
了:「嗯嗯……老公……豔姨的……嗯……屁眼好癢……你狠狠幹……屁眼好舒
服……嗯嗯……哦……老公好厲害……豔姨的屁眼從來沒給人……嗯……給人幹
過……老公是第一個敢豔姨屁眼的人……哦……屁眼好喜歡被幹……老公……幹
我……幹豔姨……太舒服了……嗯……」 
  
     「豔姨,我不行了。」幹屁眼比陰道還要緊很多,第一次幹,刺激可不是一
般的大。不到十分鐘我就扛不住了。 
  
     「嗯……那老公射給豔姨……」張豔豔自己一前一後的動了起來,男根也在
她的屁眼裡自如的進出:「老公……快把精液都射在豔姨的屁眼裡……嗯……好
爽呀……豔姨……屁眼好爽……嗯……嗯嗯嗯……疼……老公慢點……豔姨又疼
……嗯……豔姨的屁眼……又爽……又……疼……嗯嗯……」 
  
     我已經到了關鍵口,已經按奈不住了,顧不得她的感受了,一陣猛衝做了了
結。 
  
     張豔豔上半身趴在床上一動不動,我抽出男根後,她緊縮的屁眼一開放,射
在裡面的精液就流了出來。我拿紙巾給她擦乾淨了。 
  
     躺下後,我把她在懷裡摟了一會兒。我問豔豔:「豔姨,感覺怎麼樣啊?」 
  
     「說不出來,好奇特。」張豔豔說:「不過老公,豔姨的屁眼現在好像有點
疼。」 
  
     我抓著她的臀部揉了揉說:「那明天我們就再操一次屁眼,讓她好好的適應
一下。」 
  
     張豔豔打了我一下:「討厭,明天不行哦,你讓豔姨休息一下嘛。老公,雖
然豔姨沒能把騷逼的第一次給你,但是屁眼的第一次是給你的哦。你開心嗎?」 
  
     我點點頭:「以後我會加倍疼愛豔姨的。」 
  
     「老公,我們一起去洗個澡吧,看這一身的汗。」張豔豔推了我一下說。 
  
     我下床後,把她抱起一起去了廁所。快洗完的時候,張豔豔撒嬌的說:「老
公,你讓人家的屁眼爽了,可是騷逼還沒有爽夠呢,等下你再幹一次豔姨的騷逼
好不好。」 
  
     我幫她擦乾玉體,再次抱起,在她的陰唇上啄了一下:「好呀,我們現在就
去幹豔姨的騷逼。」 
  
     我們又幹了一次後,才睡覺。第二天上午我就去駕校報名了。中午在外面小
店吃飯的時候,收到張豔豔的短信,說柳崢的表哥來了,要帶她回家裡去,家裡
那邊還有很多必要的事情需要處理。我趕緊往家裡趕,到了家門口,張豔豔已經
走了,我心裡有些氣,但也無可奈何了。 
  
     張豔豔這一走,就是半個月,我每天去駕校練車,但每天我們都會短信聯繫。
就在我過了路考的那天,張豔豔給我發來短信說,她家裡不讓她過來了,要讓她
改嫁給柳崢的一個堂弟。雖然現在不需要結婚,但得先把事情訂下來。 
  
     聽到這事,我心裡氣的不行。冷靜下來後,我給張豔豔出了一個主意,讓她
以柳崢生死不明為藉口,不能同意訂婚的事,就算他們認定柳崢回不來了的話,
她也要等柳崢過世三年後,才能再嫁人。 
  
     第二天我就得到了好資訊,面對張豔豔這麼有情有義的理由,柳家人反倒被
感動了,再加上柳崢表哥也從旁幫著說了幾句話,家裡就不再逼她跟堂弟訂婚的
事了,但是要求她在家裡待一些日子,再過來這邊開店。 
  
     這麼久沒見到她,我心裡已經十分焦灼了,問她大概要多久才能過來。張豔
豔不能確定,說大概一兩個月,她一定會想辦法儘快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