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暴女網友

已進入梅雨季了,白天的雨著實讓人厭煩,整天濕漉漉地廒弊彃彄,幓幛幗幙真是令人心情鬱悶,深夜的雨聲又是沉靜中的另一番節奏罰罳翟翡,慳愨慒慟令人心情沉澱。

  網絡世界裡,似乎是愈夜愈美麗,愈夜愈虛幻…戴面具的人(或是禽獸)也愈來愈多,真實與虛幻在上班族、上課族、失業族、退休族…等男男女女,錯綜複雜通力合作下,被建構成另一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世界。

  在現實社會不受青睞的感情失意者,可能搖身一變在網絡上備受愛戴,在現實社會裡春風得意者,在網絡上卻不一定施展的開…。上帝是公平的,可謂人人有機會,在ML聊天室裡正上演著一齣曠男怨女、你情我願、你瞞我騙…的連續劇日復一日。

  ※   ※   ※   ※   ※   ※   ※   ※

  「啊~呃!」凌晨四點了,肥林舉起雙手伸懶腰,叫了一聲。

  「幹妳娘!媽的賤屄!凱薇~別讓我釣上搞上床,一定幹乎妳哀爸叫母,爽歪歪……」隨即又快速的按著鍵盤鍵入誘惑詼諧的語句,同那群不知誰在哪裡的人,在ML聊天室裡扯蛋打屁。

  平時半夜,肥林是在亞亞網路咖啡館,夥同那群志同道合的夜貓子狐群狗黨上網泡馬子,只要遇到誤闖聊天室的“小紅帽”就群起圍捕獵物,灌迷湯套出她的個人資料,進而相約見面冀望搞個一夜情,遇到比較淫蕩本來就有意找人上床的女子,偶而還能大夥輪流情投意合炒一番。不過今夜肥林待在租屋處尋找目標,鎖定的是凱薇這個幾乎聊天室裡人人公認為“花癡”的女子,又快速的鍵入屁話同凱薇打情俏罵……

  肥林自從被女朋友罵他變態甩了他以後,心理就忿恨不平,「幹!罵我變態,特殊情趣都不懂,幹!幹!還沒讓妳吃屎呢!」

  肥林愛看A片舉凡盜攝、孕婦性交、獸姦、近親母子父女兄妹姐弟相姦、黑人幹日本女人、姦幼女、拉屎灑尿吃屎喝尿、浣腸、SM…只要有門路,都想盡辦法買來、租來一睹為快,尤其是愈變態,愈刺激感官的片子愈喜歡。

  與女友結束的那一次。就是,從後面幹女友的陰戶小穴時,看著女友搖晃的肥臀之間的菊穴一開一闔吸引著肥林,忍不住一時性起,從正在渾然“嗯啊”淫哼的女友小穴,拔出堅硬濕熱的陰莖,逕往肛門插入。

  「啊!」女友被突來的插痛一驚,叫了一聲。轉過身來,狠狠的望著,自覺做錯事而不知所措的肥林,打了一巴掌。

  「變態!」肥林的女友氣沖沖的穿起衣服,頭也不回的離開肥林。留下摸著臉頰,光著身子,垂“頭”喪氣發呆的肥林。與女友也曾分分合合過兩次,肥林萬萬沒想到這次,無論如何低聲下氣,都挽不回她的鐵石心腸。

  與女友分手死心後,真後悔當初沒讓她吃屎以洩心頭被甩之恨,尤其遇到才分手一星期的她,手上挽著一個壯碩魁梧的男子打情俏罵有說有笑……無視肥林的存在,更令肥林氣憤的面如豬肝,看看那男子,想想自己略為矮胖的五短身材,鼻樑上一付深度近視眼鏡,只好嚥下這一口鳥氣。只能在每次看變態A片自慰時或和釣上的網友上床時,想像在幹她、幹她、幹她……以平復他被女人甩的事實。

  算一算,肥林自從那次分手後,沉迷在聊天室裡,釣到搞上床的笨女、色女、怨女…也不下十位(有年輕離婚的、失戀的、好奇的、學生、上班族、家庭主婦,還有一位女老師),但大多是色女,乾柴烈火,一拍即合。反正會電腦會上網打字的也算有點識字,又不是要泡來當老婆,不過是找免費相幹的炮友,管她面貌、身材如何,有屄、有屁眼、有嘴巴就好,遇到醜女就當做善事,雖然醜點用點心機偶爾還能搞上處女。

  上次釣上一位好奇的正X專校女學生米雅就是處女,才來ML聊天室沒幾次就被肥林盯上,不曉得是單純還是愚笨,才談三十分鐘就答應相約見面。

  米雅一直很羨慕有男朋友的同學,時常和男友有親暱的動作,有時與有性經驗的同學俏俏話,聽她們與男朋友做愛的情節,更令她興奮好奇。沒有男朋友,只能憑空想像,自慰以解性慾,偶而上網,也會看到色情圖片,總覺搔不及癢處。直到同學告訴她有個好玩的聊天室可以交朋友。才上來五次就認識了肥林,並相約在亞亞網路咖啡館樓下見面,讓她高興了一晚。那天約會前還特別打扮一番,騙家人說要與同學去逛街,才興沖沖的赴約。

  那天兩人見光一瞧,乖乖,米雅頸部以下可算是尤物,她穿著白色的T恤,下身則是短褲,露出一雙美腿,看著她胸前豐盈,短褲下緊繃的豐臀,肥林不禁心中麻癢,一見面就稱讚她,「妳穿著很漂亮」…,肥林和沒戀愛約會經驗的她,談了幾句更加確定她屬愚蠢型的。

  看完電影後,以玩電腦為名引誘她到肥林的租住處。

  「啊,你好色喔!這麼多…」倆人才結束電腦遊戲,肥林就秀出電腦裡存檔的色情圖片,…一個體格壯壯的西方男人和一位身材瘦瘦的亞裔女人在口交和交媾的套圖,女子握著幾乎是她小手臂粗的大雞巴,伸出舌頭舔著香菇般油亮亮的龜頭;大雞巴三分之一插入像條母狗一樣趴著的女子的陰道;女子嘴角溢出精液的含著男子射精的大雞巴…,看得米雅滿臉通紅心跳加速,心中直罵「好色喔!好色喔!」卻又直盯著螢幕上的大雞巴,看的心跳加速、坐立忸怩不安,私處隱約滲出淫水。



  「還有咧!」肥林先前挑遊戲時,就故意拿幾碟A片,同遊戲光碟一起放在桌面上,交媾的封面早就吸引米雅的注意了,隨即放映一碟群交A片,坐在米雅的身旁。好奇心誘惑著米雅繼續看下去…,肥林貪婪地看著她豐滿的雙乳,眼神嫖移至米雅光滑的大腿,想像在那渾圓的大腿根處的陰屄…,忍不住向她靠近,左手輕摟著她的腰,不安份地在她背上摸來摸去。眼前畫面的刺激下使米雅不知如何拒絕,只是傻呆呆的任肥林繼續撫摸……

  「嗯…嗯…」扭了下身子,米雅還沒有抗拒的樣子。漸漸地,米雅半闔著無神的雙眼,厭厭地斜靠著椅背,任由著肥林撫摸,享受著酥麻的快感,…肥林將臉靠近她頭髮撫嗅,一股清新的幽香飄進腦門,「媽的!還洗了澡才來,真是準備好了,來讓我幹的…」肥林暗爽著,慢慢親吻她的耳垂、頸項……

  「嗯…啊…」米雅發出細微喘息。肥林趁機吻上櫻唇,大膽地將舌頭滑進她的口中。漸漸進入狀況的米雅將她的舌頭纏上了肥林的舌頭,兩人的嘴唇貼在一起,「唔嗯…嗯…啊啊…」米雅輕輕地出聲呻吟,努力地伸出舌頭配合。

  肥林把手掌在她的酥胸上,開始來回地搓揉。「嗯…唔……」米雅用雙手緊緊地扣住肥林的身體。

  「米雅我好喜歡妳,和我繼續交往好嗎?」肥林在米雅耳邊輕聲地說。心中暗笑著「等會兒,妳就知道我的利害,哼!哼!」

  「我也…喜歡你了……」被性慾沖昏頭的米雅滿臉通紅地看著肥林說,肥林的手開始伸入米雅衣內撫揉著豐滿的乳房,玩弄起乳頭。

  「唔嗯…嗯…啊啊……」她的聲音也越來越淫蕩了……

  肥林迅速地將T恤,乳罩脫掉,倆人轉戰於床上,玉體橫陳的米雅堅挺的乳房在肥林的眼前開始搖晃了,肥林吸吮著紅潤的乳頭,用舌尖磨擦舔弄。

  「啊…啊…」肥林配合舌頭的舔動,挑起她的情慾。

  「啊~好~啊~好~舒服…」米雅的聲音開始顫抖,肥林輕輕的咬起乳頭。

  「啊…嗯啊~」她的身體劇烈震動,看來她已沈醉於性慾中,肥林一手伸入短褲之中,摸向私處,用手指滑向敏感的地方。

  「不行~不行~」雖然口中抵抗,可是陰戶早已氾濫成災,肥林把手指伸向更裡面,去探索陰唇的門縫,從陰唇流出來的淫水黏黏溫溫的,在一片溼答中,米雅的陰唇像蛤仔般聚縮著。

  「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米雅嬌喘連連的使得肥林的慾火亢奮,迫不及待得將米雅剝個精光,對著她淫穴突起的陰蒂一邊用手指愛撫,一邊用舌頭舔吮。

  「啊……嗯……人家…第一次…會…不好意思啦……」米雅好像想說出很多話,但是肥林看她的表情上彷彿寫著“幹我!幹我!快幹我小穴!”肥林見她已興奮的差不多了,便提起她的雙腳,將龜頭抵頂上她的小穴口。米雅的陰戶雖然充滿淫水的溼潤,但肥林仍感到一種狹窄被卡住的感覺,肥林心想「幹!賤貨!不一次插到底,讓妳痛快的哎哎叫,我就不爽。」將力量集中腰部,將陰縫分開,猛地頂入她的嫩穴。

  「噗唧」一聲,「啊!啊!……」肥林奮力一插半截陰莖,進入到米雅的體內,在連續急速稍微抽出再猛力地插入下,終於整根盡沒。陰窒將陰莖緊緊的吸住,有著無法形容的快感,肥林雙手十指緊緊的抓著米雅的乳房,急速的搖動腰部。

  「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米雅因乳房、下體的疼痛,喊叫著試圖推開肥林。

  「幹乎妳死!幹乎妳死!妳娘咧~臭雞掰…醜女…幹!幹!幹!……」肥林逕自享受的吼罵叫著。

  「啊啊…好痛!……不要…啊啊…啊…好痛呀!…不要……」米雅聽到肥林野獸似的吼罵叫聲開始恐懼,頓時才知羊入虎口,眼淚潸潸而下,放聲大哭「嗚嗚啊…媽…嗚哇啊…媽…嗚啊…媽…啊哇……」。

  「幹!賤人!叫妳娘乎哇幹!~臭雞掰……醜女……幹!來嚇人啊!幹乎妳死!……」米雅愈害怕肥林就愈興奮,陰莖仍然在米雅的屄穴急速抽插,她的陰道仍然十分緊窄,緊緊的包裹著肥林的陰莖,使的肥林格外用力的抽插,米雅給弄得死去活來,下身傳來一陣陣破皮灼熱的抽痛。

  至此,肥林完全不理會米雅的哭鬧反應,聽而不聞。直將米雅當成玩具、物件般折騰、玩弄……,他突然抽出因米雅處女膜破裂沾染血絲體液的陰莖,雙手放開幾乎是指痕瘀血滿佈的乳房,用力提起米雅的屁股,讓她翻身成狗趴式,翹起屁股,分開幼嫩肥臀,露出屁眼,肥林握住陰莖頂住肛門口延著臀縫上下的研磨。

  米雅感到屁股上有硬物在頂撞。她嚇的尖聲大叫,拚命的收緊著屁眼。「不要!」說未說完,肥林又是奮力一挺,陰莖用力插入米雅的屁眼中。

  「哇啊啊…哇啊…哇啊啊……」,肛門傳來撕心裂肺的劇痛。

  米雅的屁眼也逃不過被開苞的命運。

  米雅痛得滿面淚痕,早已弄花了她為此約會,特地畫的淡妝。

  「啪!啪!啪!啪!啪!啪!……」肥林獰笑著,手掌用力拍打著屁股那兩片肉,陰莖猛地抽出、又用力地盡根插入馬上收縮的肛門。強烈的痛楚,痛得米雅幾乎快昏了,米雅失聲哭了起來:「好痛!不要!求求你…不要……」

  肥林笑著:「痛快!痛快!」,米雅屁股因肥林的狂插而滲出鮮血。

  肥林把她的身軀一翻,將陰莖插入她紅腫的陰屄中,整個人重壓在米雅的身上。米雅痛極狂叫,但肥林的強力抽插,卻沒有絲毫減慢,直到肥林全身震動,陰道中的陰莖顫抖抖著。熾熱的精液,像火山爆發似的激射在米雅的體內。米雅身上的肥林鬆弛倒下,重重的癱壓在米雅身上。

  「嗚…嗚…嗚…嗚……」最後米雅幾乎是衣衫不整忍著下體及肛門的楚痛逃離肥林住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