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分手後的性交

2014年11月底,我和前任女友分手,主要原因是我們生活背景造成的
理念和現狀的不可調和。

    單親家庭出身的她在情感上太過患得患失,對保障性的東西看得很重。我雖
然買了房,但是商人家庭出身,未來不確定性強。最後在她母親的堅持下,我們
分手。

    由於分手沒撕破臉,我們還是保持聯繫,偶爾我還會帶她參加俱樂部活動一
起打球。

    12月的時候,她打電話給我說自己感冒了,當時也快到她的生日,她媽媽
卻出差辦案子,我就去她們家附近看她給她帶些吃的。

    帶她去醫院後想送她回家,然後自己也就回家。但是她突然抱住我告訴我很
想我,問我為什麼那麼狠心。

    我哪裡狠心,我是無奈,她的律師媽媽為其利益可謂費盡心機,即使我傾盡
所有難以滿足。

    當時真是「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相聚難,離別苦,古人誠不我欺!
我轉身抹去她的淚水,又抱著她。

    後來,我送她回房間,她就抓著我的手不讓走。

    我就告訴她你先睡,我在邊上看著你睡後我再回去。

    她倒是白我一眼,其中哀怨,無以言表。「難道你就那麼想走嗎?」

    沉默,我害怕自己一時的懦弱,造成彼此更大傷害。

    然後她轉過身去,又是一陣沉默,然後幽幽道,「這張床雖然小,還是能夠
安得下兩個人,今晚已經沒車回去,你也就睡下吧。」

    如此我也無法,脫衣就寢。

    當我進入被窩時,我身著秋衣,她轉過身來,看著我。其實那眼神,已經不
是我熟悉的,我們都有疑惑,不知道是什麼讓我們走到這一步。

    好一會兒,她歎道:「你現在都不抱我了!」

    我摟她入懷,輕輕問了她額頭,說:「睡吧,明天還要上班。」

    但是她的身體很熱,坐懷不亂其實對我來說是難以做到,只不過之前心有愧
疚,竟然忘記了懷中是一個自己喜歡的漂亮姑娘。

    她深吸一口氣,又好似啜泣,「我都快忘了你的味道了。」然後摸著我的下
吧,「鬍子還是懶得颳啊,真邋遢,不知道以前怎麼看上你的。」

    我笑道:「因為我毛多性感啊!」

    她沒有接茬,手摸到我的手說:「其實,我愛你曾經對我無微不至,只有你
和我在一起時候是最快樂,你的愛好也挺有趣,喜歡打球,游泳,不愛吃喝玩樂,
教我游泳的時候居然都不會借機吃豆腐,真是個呆子。」

    「哦,是這樣嗎,我只是愛惜時間和身體。」

    「對,其實你最愛的是你自己,我原以為你對我的愛能夠超越你自己,但是
我錯了,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可能還不如你的初戀。」

    又是沉默,其實我真的是個呆子。

    與我在大學初戀時候比起來,我現在更像是個雛兒,因為我已經4年沒有談
戀愛了。我也覺得大學是我的『滄海水,巫山雲』。

    「你想多了!」



    「是啊,我們都分手了,我居然還在吃乾醋,你啊也沒什麼值得我留戀的。」
說著轉過身去,背對著我。

    這個時候我也轉過去抱住她,就在這是已經有點反應的下身碰到她的屁股,
其實我最愛她的臀部,非常翹而挺。

    我摟著她的腰,在她耳邊說:「我愛你!」

    她身體一下子熱了起來,伸手摸我的肚子,一直往下……

    「你都胖了!」

    「你是說我呢,還是說它。」說著一頂。

    「混蛋,說你呢,它估計都餓瘦了!」

    「好啊,你今天喂喂它吧!」

    她轉過身來,我吻她的嘴,很快我們就又坦誠相待了。

    確實她是個性感的女人,雖然胸部還不夠大,但是應該還能在發育下,高挑
的個頭和我差不多高,完美的骨架,纖細的腰身和渾圓的臀部,個把月不見甚是
想念。

    我從她的脖子吻到肚子,然後她就不讓吻了,說:「快上來,我要!」

    我用正常體位進入,這個時候完美都覺得之前的糾紛不存在,有的只是彼此。

    我的速度逐漸加快,不斷地讚美她,親吻,愛撫。一會兒,扛著她的腿兒,
一會兒抱著她的臀。

    很快她就高潮了,我在她完全酸軟之後,放慢速度又慢慢挑起戰火,等她又
開始升溫的時候,我們用背入式我看著她上下翻飛的臀肉,一巴掌拍打了下去,
顯然這引起她更大的興趣。

    一隻手抱著她的胯部一隻手或輕或重拍打她的屁股,在她再次高潮後,我退
出來射在她的屁股上,然後清理完。

    這時候,我卻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了。她卻開心了不少,估計她以為我們雨
過天晴了,但實際上,我們的根本問題沒有解決。當時,我們已經是逆水行舟,
若不談婚論嫁只能分手。

    「你還沒有退步嗎!」

    「哦,是嗎?我怎麼覺得,以前我更厲害些?你忘了,上次在你老家邊上的
那個酒店,你說你的兩張嘴都得到了空前的滿足。」

    「那個時間太長了,都超過一個小時,而且那個時候你帶著套,沒有這次好。」

    「那麼在烏鎮那次呢,名宿的雕花大床都快被弄塌了,老式民宅的樓板估計
都有震動,也不知道當時他們家其他人怎麼睡覺的。」

    「是的,你厲害,估計老闆娘都沒睡好。說真的,你真的是最厲害的,在性
愛上來說,可惜這件事卻不能跟我媽說,也不能和別人炫耀下」

    「你可以說啊,不然上次還聽見你媽說我,是不是身體虛。」

    「這個哪裡好意思,虛不虛我知道不就行了嗎,說真的,我媽是不相信愛情
了,她經歷婚姻失敗,更經手了無數婚姻慘案,我也是律師,我也動搖過,你說
我們怎麼辦」沉默。

    「事到如今,我知道,我讓你很為難,說實話,你不能放棄的是我的母親,
因為她只有我了,我們只能相依為命。不管明天怎麼樣,今晚,我希望你別走。
現在我只是個愛你的女人,我要的是一個肩膀。」

    我抱著她,她睡得很好,我卻一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