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裝舞會

對她來說,「尤物」這個詞就好像專門用來形容她的。

她有著鮮紅色光滑的嘴唇,長長的,黑色絲綢般的頭髮在她的前額形成柔軟的瀏海,翡翠色眼睛的一瞥,可以輕易地讓男人們心碎。

在他的發稍,已經開始有了略帶銀灰色的條紋了。穿著他最喜愛的紅色絲絨睡袍坐在床上,當她摟住他的脖子,用鼻子摩蹭著他的臉頰,一點一點地輕咬著他的耳朵的時候,他正戴著金邊的眼鏡看著電視螢幕上的財務消息。

她把手深入他睡衣底部的腰帶裡面,懶洋洋地愛撫著他挺立的肉棒。

他卻故意地忽略她,直到最後一行的的股票報表閃爍過螢幕的底部。又完成了另一個一百萬元的交易。今天真是一個好日子。

終於,他把注意力轉向她了。

「你找到第三位人選了嗎?」

他邊發問邊用修剪整齊的指甲撫摸她柔嫩的臉頰。

「是的,我們約好明天見面。」她回答道。

「很好。」他說,然後注視著她那令人渴望的眼眸。「你可以開始了。」

她的眼睛馬上閃閃發亮起來,敏捷地彎下身靠近他的腰部,用她櫻桃小嘴開始套弄起他的肉棒。他閉起眼睛,嘴邊露出少許的微笑,當她的頭開始在他的大腿間上下移動時,緩緩愛撫著她黑緞般的秀髮。

在黑色裡帶著少許銀髮的紳士不斷地輕聲喘著氣,在經過幾分鐘令人極度興奮的快樂之後,終於忍不住發出了長長的歎息聲,在她的嘴裡爆發了出來。從她不斷上下地套弄著他的肉棒的嘴唇裡,流下了一些粘稠白色的精液。

當她把最後一滴流下來精液的舔食乾淨之後,她斜斜撐起上身,用帶點惡作劇神情的微笑注視著他。

「晚安,爸爸。」她在他的臉頰上輕輕一吻,然後從床上爬起來,像貓一樣輕柔地走回了自己的臥室。

第二章 寶貝兒

在高譚市的市立圖書館裡,今天還是和以前的每一天一模一樣。

芭芭拉.高登一如往常地坐在辦公桌後面,為那些老顧客們登記著滿手的書籍。

在輪到她的老主顧之一,個性溫和但是喜歡嘮嘮叨叨的老太太°°哈瑞兒.庫柏,抱著成堆的羅曼史小說站到她的面前時。她用了十幾分鐘的時間,試著告訴芭芭拉她有一個單身的侄子叫做迪剋,希望改天能讓他們見個面。

芭芭拉盡可能禮貌地微笑著,幸好庫柏太太很快就辦完手續向出口走去。陪著她的,是一位有著紳士般風度的老先生°°艾佛烈.班尼沃德,他給了芭芭拉一個會意般的眨眼。

當下一個顧客走過來的時候,芭芭拉注視著她,她覺得以前曾經見過她,但是在某些地方卻又有稍微不同的感覺。

「寶貝兒!」

跟在那誘人的聲音後面出現的,是一張足以相配的年輕而美麗臉龐。一個深色髮膚的美麗身影走近了那張用來登記的大木桌。

突然間,回憶像成噸的磚塊擊中了芭芭拉。

那個人是……可蘿蒂亞.柯恩。

而且她想起了為什麼沒有立刻認出她來的原因。上一次她看到她是在中學最後一年裡。

可蘿蒂亞是那一群所謂的「受人矚目者」的其中之一。「上流社會」是他們對自己那個小圈子的稱呼°°一個從出身都自富有家庭的學生中精挑細選出來,由少數幾個成員所組成的團體。

可蘿蒂亞認為拉拉隊的活動太過低俗而拒絕了擔任拉拉隊的隊長,但是她是那個小團體的會長,以及其他無數個學校裡的重要職位。

除了她的別緻的髮型和衣服以外,她一點也沒有改變。她的髮型和衣服,絕對是來自高譚市最高級的商店。

「可蘿蒂亞!」芭芭拉驚訝地回應她︰「這真是一個……」



「驚喜!」可蘿蒂亞接下芭芭拉沒有說完的句子。

「是呀!真是天大的驚喜。哇!你近來如何?時間過得真快。好久不見了。」

「是呀,真的是好久了。」

「所以,你現在在圖書館裡工作。」可蘿蒂亞帶著降尊渝貴的態度,用一種略帶點輕視的語氣說道︰「我早就應該猜得到,你一直是一個小書獃子。」

芭芭拉的心裡暗潮洶湧,而且突然間清楚地想起她無法忍受可蘿蒂亞的原因。她僅僅用一個僵硬的微笑來回應可蘿蒂亞。

「對了,你父親近況如何?」

可蘿蒂亞詢問著,提起了芭芭拉的父親,高譚鎮城市警察部門的委員°°詹姆士.高登。

「哦,他過得很不錯。」芭芭拉回答著,因為談話的主題離開了自己而稍微地放鬆了下來。

她希望能盡快結束這個話題,所以轉向可蘿蒂亞借的書點了點頭。

「你都借了些什麼書?」

「哦,這些嗎?」可蘿蒂亞說。

「我借的這本書是為了想參考一下裡面的那些服裝和首飾。我屬於一個完全由年輕女性所組成的俱樂部,在我們每年固定的活動計畫中的一項,是負責佈置一年一度的遊樂會。今年我們的主題是嘉年華會,就像在裡約那個傳統的嘉年華一樣。」

「遊樂會?」當她從書本後面拿出借書卡片蓋章時,芭芭拉詢問道。

「哦,你從還沒有聽說嗎?我很訝異你的父親還沒有對你提起它。好吧,我想我不應該過於驚訝。它是為『市議會』的成員們所舉行的。你知道,那些秘密的男性俱樂部中的一個。」

「嗯……哦……是的。」芭芭拉說。

她的確記得在幾個星期以前,曾經偶然地聽到她的父親在電話中提起,成為某個由高譚市裡一些重要的男人們所組成的俱樂部的候選成員。當然,身為警察委員會的委員使他成為最有希望的候選人之一。

從那一次之後,她再也沒有聽到任何人提到它。據她所知,他要不是還沒有加入,就是沒有告訴她他已經加入了。

從來沒有人真的知道誰是這個秘密俱樂部的一員,甚至連這個秘密俱樂部實際上一共有多少成員也沒有人清楚。

芭芭拉把書交還給可蘿蒂亞的時候,注意到她正在那微彎著的眉毛下瞪視著她。那使得她感覺有一點不舒服,所以她接著問道︰「還有其他的事嗎?」

「嗨,寶貝兒,聽我說。明天晚上,你要不要一起來和我的一些朋友們聚一聚?只是一個在我的公寓裡舉辦的,小形而非正式的聚會。你知道,就像回到了中學時代的那段美好時光。」

一開始,芭芭拉很直覺地想立刻拒絕她,隨便捏造一些無法參加的理由,但是可蘿蒂亞稍早的時候所提到的「市議會」引起了她的好奇心。也許她能夠發現更多有關他們的事情。

從可蘿蒂亞的話裡,聽起來好像她的父親已經是它的成員之一,而且很驚訝為什麼他為什麼從來沒有對芭芭拉提到它。

「那麼……好吧,讓我考慮一下。」

在她假裝著考慮了一陣子之後,芭芭拉答應了。

「為什麼不呢?」

「真是太棒了!」可蘿蒂亞帶著甜蜜的微笑說。

「時間是晚上八點半。為什麼不把你的電話號碼寫下來給我呢?晚一點我可以打電話告訴你要怎麼過來。」

「沒問題。請你稍等一會兒。」芭芭拉一邊回答,一邊在便條紙上寫下她的電話號碼。

「就在這裡。」

「真好!」可蘿蒂亞答應著,接過那張紙條,將它塞入了她的古奇牌的皮包裡面,然後離開了圖書館。一路上她的高跟鞋在大理石的地闆上敲出了清脆的響聲。

芭芭拉注意到她仍然保持著良好的身材。

當然啦,沒有她自己的身材那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