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了父親性無能他更加孝順繼母 ( 捌仟字 )

曾振其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他的父母從小對他呵護備至,把他當個寶貝似的,雖然家境不算富裕,可是,父、母對曾振其卻有求必應。

然而,就在曾振其十四歲那年,母親因得血癌而撒手西歸。以曾振其這小小的年紀,尚不能擺脫慈母的呵護。因此,曾振其的父親曾熾榮不得不在曾振其母親逝世周年後就續了弦,以便照顧仍似懂非懂的曾振其。

晚娘對前妻孩子,通常是不會施予愛心的,可是,曾振其的繼母曹麗嫦對他愛如己出,視如己子,所以,一家三日又恢復了以往那種歡樂的日子。

曹麗嫦在家料理家事,一面照顧曾振其,使得曾熾榮無後顧之憂。

曾熾榮見曾振其和曹麗嫦能融洽的相處,也就安了心,而為了使家境改觀,所以全心全力的去發展自己所擁有的工廠。

俗語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就在曾熾榮事業蒸蒸日上之際,不幸的事情又降臨了。在一次的應酬中,曾熾榮熬不過顧客的美意,而喝了過量的酒,歸途中,被迎面駛來的大卡車撞的轎車車頭全毀,人也受了傷被抬入了醫院。

總算命大,曾熾榮身受劇烈的腦震盪,雙腿骨頭也斷了,而經過醫生的開刀急救,把性命給撿了回來。

曾熾榮性命是保住了,可是工廠和房子也因此而變賣,因為要支付了長期住院的醫藥費,於今,能賣的都賣了,但往後呢?而曹麗嫦已被醫藥費摺騰的瘦巴巴了。

曾熾榮總算開完刀,並在骨與骨之間,接上了鋼條。一切都很順利,而且正在復原中,據醫院主治醫生的估計,再一個星期即可出院,休養三個月,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的走路。

曾振其回到家,還不到三點鐘,打開門,走進屋子,家裡靜悄悄的無聲,他想曹麗嫦可能到醫院照顧爸爸了。

曾振其走進他自己的臥室,把衣服脫得只剩下一條內褲,這大熱天真的熱死人,他跑到廚房,從冰箱裡拿出冷開水,一口氣喝了三杯。

曾振其喝完了開水,還是不夠涼快,心想洗澡,洗個冷水浴。想到做到,他走進浴室,連門也沒關好,就洗起冷水浴。

曾振其洗好後,無端端的想到他的那一個援交女友的宋美薇。

近半個月來,他常常跟宋美薇玩。表面上,曾振其是宋美薇的洩淫工具,實際上,他也得到了許多好處,那就是曾振其已在頻繁實戰過程變成了調情聖手,而且是武林高手。現在,曾振其對付再淫蕩的女人,也易如反掌。

曾振其想到宋美薇那半個球般隆突的陰阜,與兩個粉團似的乳房,他的大傢夥無端端的憤怒傲然峙立,即使冷水浴與外面的流通空氣也無法冷卻無比這滾燙的鐵棍。

曾振其正在胡思亂想,摹地闖進一個人進來,這個人正是他的繼母曹麗嫦。曹麗嫦睡眼惺忪的闖了進來,她拉高了裙子,想上坐廁。

曹麗嫦驚訝地叫了一聲:「呀!」

曾振其大驚失色同樣的叫:「呀!」

曾振其的大傢夥還在傲然直立,就像聳起的高射炮想開火一樣,一跳、一跳地對準了曹麗嫦的視線與她拉高裙子的下體,可真是醜態百出。

曹麗嫦驚見曾振其竟有那樣雄偉跳動的大傢夥,曾振其曾熾榮那根有五吋長,她已經認為那可是天下最雄偉的大傢夥。曹麗嫦想不到曾振其的更長,而且一跳、一跳表現出更雄糾糾、氣昂昂的不可一世,紅通通的頭端動人的對女人不能抗拒緻命吸引力。

曾振其看著曹麗嫦拉高的裙子,一眼就看到了曹麗嫦下部的寧靜海,也驚住了。雖然那重點被半透明三角褲掩蔽,小浪穴的粉紅的小肉縫可還是隱約可見。曹麗嫦的陰阜雖然沒有宋美薇那樣高突,卻也像個崢嶸的小山丘。

更迷人的是,曹麗嫦有著一大片烏黑亮麗、毛茸茸的毛兒,毛兒從被半透明小小三角褲所裹著的銷魂地帶,向上延伸到肚臍三、四吋以下。

兩人互看到意外美景,發愣了一陣子。

還是他曹麗嫦薑是老的辣,她先定下神來,忙把裙子放下,嬌羞地道:「阿其,對不起,我!我不知道你在浴室。」

曹麗嫦說後轉身走,臨走前她還忍不住的再瞥一下他那紅通通一跳、一跳雄偉的大肉棍,咽了口水。

而曾振其驚魂甫定,仍想到曹麗嫦剛才被半透明三角褲掩蔽她的寧靜海是隱約可見小嫩穴的粉紅肉縫美景,一顆心砰砰的跳個不停。

本來曹麗嫦對曾振其視如己子,對他很親熱,可是,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似乎有了轉變,好像對曾振其產生莫名其妙的特殊情愫,她不敢太靠近曾振其。

相同的,曾振其平時會挨在曹麗嫦的身旁說話,可是露出醜態後,他也不敢靠近她,就好像曹麗嫦是毒蛇猛獸般,會將他吞下。

彼此看到意外美景後短短的兩個鐘頭,時間似乎變得很長很長。下午五點多鐘,曹麗嫦就把飯菜給準備好了,因為曾振其告訴曹麗嫦,晚上要出席一位朋友約會,所以提早吃晚飯。

在飯桌上,本來母子都邊吃邊說話,可是,現在的場面很尷尬,兩人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才能打破僵局。

曹麗嫦終於忍不住的說:「阿其,你爸爸五天後就可以出院了。」

曾振其停下了筷子,遲疑地說:「真的嗎?是醫生這麼說的!」

曹麗嫦說:「嗯,是醫生說的,醫生說你爸爸病情良好,腦部的復原迅速而且也漸趨正常,好像奇跡般。」

曾振其說:「那雙腳的骨摺呢?」

曹麗嫦說:「早就接上了,現在已像正常人一樣了。」

曾振其面帶喜色地說:「那太好了!」

曹麗嫦說:「可是!唉!」

曾振其說:「媽媽!甚麼事歎息?」

曹麗嫦失望地說:「你爸爸人是快要復原了,而有一樣功能卻永遠!」

曾振其說:「媽媽,是甚麼不能恢復正常?」

曹麗嫦說:「唉!你是小孩子,告訴你!你也不懂,這是我和你爸爸的事,媽媽也不便告訴你,總之,能平安出院,已算奇跡了。」

曾振其說:「媽媽!」

曾振其不知如何問下去,但從他曹麗嫦說話的哀怨語氣,他可以推測出,可能是爸爸的性功能不能恢復正常,也就是說,不能人道了。

曾振其想:「天呀!這對爸爸和媽媽都是天大的打擊。在以前,我不認識我的女友前,甚麼都不懂,也不會為了性這問題苦惱。可是現在我懂,不但懂了,而且知道性對男、女雙方都非常重要,食、色性也,性能滿足,夫妻的感情更加和諧,也使得人類和動物能代代繁衍。何況媽媽才三十幾歲,這對她來說,不是太殘忍了嗎?而爸爸性無能了,可能會出亂子的。天呀!但願這不是真的。爸爸當時續弦時,就不該追求比他年青十二歲的曹麗嫦。可怕的是,甚麼事都可以彌補,卻唯有性這問題,無法彌補的,只能用代替的方式,就是由別人彌補。」

曾振其想的都發呆了,他只癡癡的望著曹麗嫦,曹麗嫦被看得難為情的垂首,說:「阿其,你在想甚麼?」

曾振其說:「沒!沒有!」

曹麗嫦說:「不要胡思亂想,我們一家又可團聚,再過三個月後,你爸爸也可以正常走路了,一切都會恢復原來的幸福的。」

曾振其說:「媽媽,謝謝你,這些日子讓你太勞累了。」

曹麗嫦說:「噢!不要緊的,阿其,你最近瘦了,有甚麼心事嗎?」

曾振其說:「沒!沒有!」

曹麗嫦說:「讀書又兼家教,不是太辛苦,累壞了。」

曾振其說:「不是、不是,大學生兼家教的大多了,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媽媽你放心,我不會太累,你看,我精神不是很好嗎?」

曹麗嫦說:「嗯!不要太累。」

曾振其說:「是,媽媽!」

曾振其想到:「以前,我和媽媽常常聊天,可是現在卻有了隔閡,怪來、怪去,只怪自己下午洗澡不該沒關浴室的門,讓大傢夥一跳、一跳地對準了媽媽的視線與她的下體的醜態。」

吃飽後,曾振其說:「幫曹麗嫦收碗盤時,無意中,在曹麗嫦彎下身時,他從衣領裡看到了她那乳罩垂下去,半露出了豐碩美挺乳房。

也很巧,曾振其觀看美挺乳房被曹麗嫦發現了。曾振其的臉頰立即紅的像豬肝,他難為情的低下了頭。

曹麗嫦的心頭也急遽的跳著,再也不敢抬起頭來,只顧洗著碗。兩人默默無語,過了片刻,曾振其已無法適應下去,於是像逃難似的奔出大門。

臨行,曹麗嫦還叮囑的說:「阿其,早點回家。」

曾振其說:「是,媽媽。」

到了晚上十一點,曾振其回到了家。

曾振其走進屋裡,關好門,走到客廳,大吃一驚。原來他曹麗嫦睡在沙發上,而電視的螢光幕現出歌星唱歌的節目,他曹麗嫦顯然睡得很甜,他進了門,她仍不知道。

曾振其看到曹麗嫦的睡態卻春色無邊,她睡衣的裙子翻開來,那白皙細嫩又修長的大腿露了出來,連三角褲也看得一清二楚,何況她是穿著半透明約三角褲,那崢嶸小山似的陰阜,都整個暴露無遺,連陰阜中的深溝都可看的一清、二楚。曾振其看得倒抽一口冷氣,呆立當場。

曾振其看到曹麗嫦那半透明三角褲,隱約可見比完全曝露更增加了性的誘惑力。掀開的上衣,一邊的乳房整個溜出衣外見識世面,一點兒都不怕生,而乳房那麼挺拔聳立,另一邊則只露出了一半。

曹麗嫦那春色撩人,曾振其看得口乾舌燥,猛咽著口水。

曾振其腦中靈光一閃,想到:「噢!該怎麼辦?叫醒媽媽嗎?啊!糟了,是不是媽媽也春情蕩漾了?半年多了,從爸爸車禍到現在,媽媽的小蜜桃洞已好久被爸爸的大雞巴插入,久旱無雨,應該饑餓,下午又在浴室見過我的大肉棒,這會不會媽媽是在引誘我?晚上吃飯時,由媽媽的口中聽出,爸爸已經性無能了,這是件多可憐的事,尤其媽媽正處於虎狼之年。」

曾振其想轉身走回自己臥室,但他猶豫是否要把曹麗嫦叫醒,何況她睡了,若感冒了怎麼辦?他走近沙發,一顆心怦怦跳個不停。

曾振其想到曹麗嫦現在到底是不是春情蕩漾在引誘他?這使曾振其感到非常的緊張,也極端的刺激,這使曾振其胯間的大肉棍,也莫名其妙的硬挺挺的翹起來。

曾振其走近離曹麗嫦只有一尺左右時,正想彎身用手去推醒曹麗嫦,卻不知從何處著手,只好小心的坐在沙發上。這麼近,旖旎春光,看得更真切,曾振其的心也跳得有如小鹿亂闖似的。

其實,曹麗嫦真的是春心蕩漾了,她自從聽了醫生說,曾熾榮的性無能不能醫好了之後,這對她的打擊太大,半年多來,又從未玩過性遊戲,已經受不了。而下午無意中,見了曾振其的雄偉可怕的硬挺大肉棍,比曾熾榮的更厲害更有氣派。

所以,曹麗嫦在曾振其出門後,她想了很多,想到曾振其一跳、一跳紅通通的對女人緻命吸引力的大傢夥,最後決定誘惑曾振其。一來,曾振其並非自己的親生兒,二來自己三十五歲了,若跟曹麗嫦離婚再嫁,定然不會再有甚麼好物件。晚上,曹麗嫦準備好一切,直到聽到曾振其開門的聲音,她才躺下來,故意把裙子掀開來,上衣弄開,露出這明媚的春光。

曹麗嫦這一生,除了丈夫,從未如此曝露讓人看過,而曾振其的一舉、一動她都明白。曹麗嫦現在是又害臊又心亂,她想到讓自己的兒子那大傢夥接觸,芳心又刺激又興奮,心跳得比戰鼓還急,腦袋一陣陣的昏眩,刺激得連蜜桃洞口的淫水,都不自主的滴了出來。



曾振其一坐沙發,有了發現,因為曹麗嫦的胸部起伏太快,惹著那雪白的乳房微微顫抖,曹麗嫦呼吸也反常的急促,這一切,都顯示出,曹麗嫦並沒睡,她是沒睡而裝出這樣子。

曾振其想:「噢!媽媽一定被性慾摺磨得太痛苦了,所以才被逼做出這!我該怎麼辦?而媽媽這窈窕玲瓏的胴體,又是如此的誘惑我。也許是媽媽性慾太衝動,肉體自然而然的散發一股淡淡的幽香,這股幽香更使曾振其原始的獸性也爆發。」

曾振其起身,然後靠著沙發蹲下,曹麗嫦的美妙胴體,就在眼前。那粉團也似的乳房,比碗還大卻很堅挺。

曾振其伸手輕握一個,揉搓著。

曹麗嫦輕輕的呻吟聲:「嗯!哦!唔!啊!嗯!哦!」

曾振其另外一隻手把曹麗嫦另一邊的上衣翻開,讓另一隻乳房跳出來。曾振其伏下了頭,張開口把乳房含住,並且不斷用舌尖舐吮那小如紅豆般的乳頭,玩了起來。

曹麗嫦那一隻魔爪也活動起來,又摸、又捏,又揉、又撫地把玩曹麗嫦那小如紅豆般的乳頭刺激變得硬挺漲大。

曹麗嫦全身都像著了火,她戰慄著、顫抖著呻吟:「唔!哦!嗯!啊!唔!」

曾振其聽到曹麗嫦發出的呻吟聲,曾振其發瘋了,他捏摸乳房的手已經移動,把睡袍的帶子解開,手已滑到小腹上,觸及了長長細細的陰毛了,這陰毛太茂盛了。曾振其順著陰毛,到了三角褲,手也鑽進三角褲,摸到了崢嶸小山似的陰阜了。

曹麗嫦不停發出的呻吟:「唔!唔!嗯!哦!唔!啊!嗯!呀!」

曾振其想不到曹麗嫦的小嫩穴是這樣的飽滿,蜜桃洞口已經淫水濕潤了。他顧不了一切,把手指頭插進了那又滑、又嫩的蜜桃洞內又挖、又轉。

曹麗嫦一陣的痙攣,魂兒出了竅,說:「啊!阿其!嗯!哦!唔!啊!」

曾振其騰出一手急速的脫掉自己衣服,曹麗嫦見狀,也把多餘睡衣脫下,當然把妨礙曾振其摸入蜜桃洞口的三角褲也被脫下扔到一旁,讓曾振其手指頭可更直接插進她那又滑、又嫩的小嫩穴內盡情又挖又轉。

曾振其證實了曹麗嫦對性的需要,亦證實了她是在引誘自己。因此,曾振其更加肆無忌憚,他吻乳房的嘴,直接轉到曹麗嫦灼熱的櫻唇吻上了,手指頭更在又滑又嫩的蜜桃洞與陰核進進、出出。

曹麗嫦說:「唔!唔!阿其!媽媽的小小嫩穴!嗯!哦!唔!啊!被你摸得好癢、好難受!阿其!喔!嗯!哦!唔!啊!求求你玩玩媽媽!唔!唔!阿其!我想你把你的大雞巴擺進來!嗯!哦!唔!啊!」

曾振其一邊心驚,他一邊躺了下來,就躺在沙發旁的地毯上,曾振其想不到曹麗嫦已經性饑餓到這種程度,可說是饑不擇食。

曾振其才躺好,曹麗嫦已經壓下來了,她灼熱得發燙的香唇,反過來把舌頭伸進了曾振其的嘴兒,同時她那玉手也握著了曾振其的滾燙雄偉的大肉棒,她的手已不停地發抖,顯示出她太興奮、太激動,太饑餓,她的蜜桃洞內已經濕淋淋的,更潤滑了。

曹麗嫦握著大肉棒,就像握著那是天下至寶似的,急忙的對準了她自己的小嫩穴,曾振其看她急成那樣子,很可怕。

曹麗嫦的屁股用力沉下,慘厲的叫著:「嗯!哦!唔!啊!哦!」

曹麗嫦死命地抱緊曾振其全身激動發抖,連粉臉兒也變得蒼白無比。曾振其只知道緊摟著她,這是一團極富誘惑的胴體,有少女青春的氣息、有徐娘成熟的嬌豔,肉棒感覺一陣暖流與收縮的舒服觸覺。

曹麗嫦說:「唔!我的親阿其!你的大雞巴像根火棒!唔!嗯!哦!唔!啊!哎唷!嗯!媽媽的小小嫩穴被你的大火棒!燒焦了!嗯!哦!唔!啊!我的親親兒子!哎唷!嗯!哦!唔!啊!哦!啊!你不是我的兒子!你是我的親丈夫!親親丈夫!哎呀!哎呀!你是我的親爹啦!嗯!哦!唔!啊!」

曹麗嫦已拚命的扭動起屁股,曾振其也感覺舒服快樂死了。他感覺到未曾有過的一陣陣眩暈襲擊他。曾振其感到肉棍放在曹麗嫦的小浪穴裡有說不出的暖和舒服,有著一股股的熱浪衝擊著他的肉棍頭端香菰那周圍,使他感到全身的每個毛細孔都在冒煙。

曾振其禁不住也哼著說:「媽媽!你的小嫩穴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肉洞啊!嗯!哦!唔!啊!」

曹麗嫦的屁股扭得比電動馬達更快,香汗已由她臉上額部涓涓流出了。她姣美的臉上已經呈出微笑,一種非常滿足的微笑。

曹麗嫦已舒服得進入飄飄欲仙的境界,她櫻唇半張呻吟著說:「親阿其!哎!唔!唔!唔!你的大雞巴!嗯!哦!唔!啊!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大雞巴!把媽媽幹得好舒服!嗯!哦!唔!啊!把媽媽搞死!哎哎!唔!呀!媽媽二年未有做過愛了!嗯!哦!唔!啊!你爸有二年沒!哎!嗯!哎!唔!二年來媽媽好痛苦!嗯!哦!唔!啊!親兒子呀!媽媽要舒服死了!哎!哎唔!舒服死了!嗯!哦!唔!啊!」

曾振其只知道緊摟著曹麗嫦這如瑩、如玉的妖豔的胴體,而這一切好像都在迷迷糊糊中似的,大雞巴的刺激一陣接一陣,連綿不斷的,有如烈焰燃燒著他的奇經百脈。

曾振其浪叫著說:「嗯!哦!媽媽!你二年未玩!嗯!哦!唔!真是暴殄天物呀!嗯!哦!唔!啊!」

曹麗嫦說:「呀!嗯!親兒子!嗯!哦!唔!啊!」

曾振其說:「嗯!媽媽!你的小嫩穴好燙、好緊!啊!」

曹麗嫦說:「啊!哎唷!我的親兒子!嗯!唔!啊!媽媽的小騷穴!嗯!啊!要被你搞破了!嗯!哦!唔!啊!好舒服!哎唷!嗯!哦!媽媽不行啦!不行啦!嗯!哦!唔!啊!」

曹麗嫦已嬌喘籲籲,上氣不接下氣,她一邊扭動屁股,一邊不停地戰顫,窈窕的胴體,也矇上一層濛濛的香汗,性衝動的體香,馥鬱散發出。

曾振其也忍不住的挺起了屁股,像一場激烈的生死搏斗般的,都要把對方置於死地。

曹麗嫦說:「唔!親兒子!媽媽要丟了!要!哎唷!唔!要丟給親兒子了!嗯!媽媽二年都沒丟過了!唔!啊!」

曾振其說:「媽媽!你好好的丟!啊!」

曹麗嫦說:「嗯!唔!啊!唔!」

曾振其說:「舒服嗎?媽媽!」

曹麗嫦說:「唔!好舒服!嗯!啊!嗯!啊!」

就在曹麗嫦那浪叫聲一停,曹麗嫦爽得暈死在振其的身上。而曾振其正在興頭上,照理說應該繼續往上挺,可是對方是他的繼母,故曾振其不敢太魯莽。

現在,曾振其甚麼都知道了,曾熾榮在二年前就性無能了,在今天,一個女人能對性的衝動剋製二年,太令人感動了,已經可以樹立貞節坊,曹麗嫦好可憐,已經二年沒丟過精了。

曾振其抱著曹麗嫦蛇般的胴體,他摸撫著曹麗嫦的肌膚,入手如羊脂。

曾振其想:「媽媽太美了,嫁給爸爸六年,只舒服了四年,就守了活寡兩年,真是可憐,令人不得不灑下一把同情淚!」

曾振其輕輕的叫著說:「媽媽!媽媽!」

曹麗嫦說:「嗯!嗯!」

曾振其說:「你醒了嗎?媽媽!」

曹麗嫦說:「嗯!」

曾振其說:「還要不要再來?」

曹麗嫦說:「嗯!你壞透了!不了!我!我怕死了!」

曾振其說:「媽媽!你生氣嗎?」

曹麗嫦說:「嗯!沒有啦,怎麼會生氣!」

曾振其說:「那醒來了,為甚麼不說話?」

曹麗嫦說:「唔!人家害臊啦,人家還!唔!還很舒服啦!」

曾振其說:「媽媽!很舒服嗎?」

曹麗嫦說:「唔!人家怕你,你一定認為媽媽下賤無恥,引誘你並和你通姦,媽媽好擔心!怕你以後看不起媽媽!」

曾振其說:「媽媽,你放心,我很懂事,不但不會看不起你,反而很尊敬你,你是爸爸的好太太,也是阿其的好媽媽。」

曹麗嫦說:「唔!可是我引誘你,又和你!唔!和你!啦!」

曾振其想打破這尷尬的場面,於是逗起她來,說:「媽媽!和我怎樣?」

曹麗嫦說:「唔!你知道了啦!」

曾振其說:「哦!你是說和阿其舒服地打炮?」

曹麗嫦說:「唔唔!哎唷!羞死人啦!」

曹麗嫦撒嬌的扭動嬌軀,這一扭,他的死亡洞內還套著曾振其的大肉棍,經過扭動,大肉棍就在蜜桃洞遊動。

曾振其說:「怎麼了?媽媽!」

曹麗嫦說:「唔!唔!你好壞、好壞,壞兒子!壞阿其!啊!」

曾振其說:「媽媽,我又沒惹你呀!」

曹麗嫦說:「唔!你一定認為媽媽是個淫蕩的女人。啊!」

曾振其說:「媽媽,我看你心裡有毛病。」

曹麗嫦說:「唔!甚麼毛病?」

曾振其說:「我也說不上來是甚麼毛病,大概是精神衰弱所以才胡思亂想,把阿其想成為專吃冷豬肉的聖賢神仙了。」

曹麗嫦說:「甚麼意思啦!唔!」

曾振其說:「阿其是大學生,是嗎?」

曹麗嫦說:「唔,是最好的大學、最好的科係,而且智商之高,幾乎是全校之冠,並且還有一根天下最大的!唔!羞死人了!」

曾振其說:「媽媽,你的聯想力真行,表示你的智商很高,可惜,從未往好的方向想,專鑽牛角尖,處處往壞的想。」

曹麗嫦說:「唔!甚麼意思啦!」

曾振其說:「其實我並不敢看不起媽媽,爸爸已經性無能二年了,二年來媽媽並未出事,可證明是好女人,不是嗎?」

曹麗嫦說:「唔!」

曾振其說:「媽媽,你又唔甚麼?」

曹麗嫦說:「是啦、是啦,你再說!再說啦!你很會自圓其說,很會灌迷湯啦。」

曾振其說:「每個人都會性衝動,包括媽媽你和我,你能忍二年,誰敢看不起你,再說我也知道你為甚麼要誘惑我的原因了。」

曹麗嫦說:「哦!那你就說說看,是甚麼原因?」

曾振其說:「下午你看到我的硬挺矗立的大雞巴,就春心蕩漾,演出了現在這一幕春宮,讓你丟得好舒服。」

曹麗嫦說:「唔!阿其!你好可怕,簡直是媽媽肚子裡的蟲,可是!你真的不會看不起媽媽嗎?你以後,以後!唔!」

曾振其說:「我絕不會看不起媽媽!」

曹麗嫦說:「以後呢?」

曾振其說:「你放心,以後我對媽媽會很聽話!」

曹麗嫦說:「唔!真的嗎?」

曾振其說:「沒有呀!」

曹麗嫦說:「有啦有啦!唔!我是說以後!以後你會再跟我玩嗎?」

曾振其說:「好媽媽,我不是跟你說得明明、白白,我會很聽話,那就是說,你若春心蕩漾,想要大雞巴插你小嫩穴的話,阿其會隨時侍候你。」

曹麗嫦說:「真的?」

曾振其說:「真的,可是有個條件。」

曹麗嫦說:「甚麼條件?」

曾振其說:「那就是要對爸爸溫柔體貼,你對爸爸溫柔體貼,我就對你百依百順,一定把你抽插得快活似神仙。」

曹麗嫦說:「那還要你說!你爸爸是我丈夫呀!」

曾振其說:「來,還要不要再玩?」

曹麗嫦說:「唔!要啦!你今晚要整晚陪媽媽!」  

曹麗嫦也就不客氣張開雙腿,小山似的陰阜開了一條濕潤粉紅的肉縫,的扭動起屁股,同時呻吟著說:「哎唷!親兒子!大雞巴!媽媽碰到你!嗯!這一生才算不虛了!」

曾振其也興奮無比的挺起屁股,他的大肉棍直向他繼的小嫩穴挺進,這一戰,又不知要到何時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