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新世界(1一30) (11/11)

(三十)帶女友去按摩??
                                               

  沒想到陶醉和公公的不倫之戀還未真正上演,我和她年僅十三歲的女兒已經
有了肌膚之親,雖然不是真正的插入,但可兒竟然願意為我口交,最終我還射在
了她的嘴裏……說沒有任何的愧疚感,那是不可能的,畢竟對方只是一個未成年
女生……而我還是她的老師……我如此禽獸……要是被陶醉知道了……那……怎
麼……

    怎麼回事……為什麼現在想想越是愧疚,我卻越是性奮呢?我的呼吸聲在不
知不覺中變得急促起來,手也不知不覺地探入到褲襠中,安慰著自己的肉棒,雖
然它仍然像一條死蛇,軟趴趴地蜷縮在雙腿之間!

    這算不算的上是母女同收?日本A片裏的場景,居然也將要實現了?我……
顧大郎……三十歲……大齡剩男……資深肥宅……何德何能啊!

    一想起我奇怪的性癖,我又是苦笑,太諷刺了,我只有靠著NTR幻想才能硬起
來,而像我這樣的死肥宅,卻擁有著一對如花似玉的母女,這才是對別的男人的N
TR吧!

    門鈴聲響起,我眼皮一跳,慌忙停止了可恥的自慰行為,將半充血的肉棒塞進
內褲,然後跌跌撞撞地將門打開,把陶醉迎入屋內。

  我怎麼忘記了,今天還有要緊事要辦呢!今天是去蔣醫生那裏復診的日子,
蔣醫生是誰?我第一次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在正常的刺激下完成「勃起」

  之後,我就憂心忡忡,然後找到了他進行一些咨詢和治療,在他的循循善誘
之下,我明白了自己的問題不在於「硬件」,而是在於「軟件」,於是我開始尋
找能夠挑起我性欲的「性刺激」。

  然後……發生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是一個深度的NTR中毒者,借
助了想象中別人與陶醉的交歡,抑或是陶大美人漸漸轉變,開始尋求與其他男人
的性愛,只有這樣,我的下半身才會充血腫脹變硬,而用其他辦法,都沒有可能
做到這一點……

    這樣說來,蔣醫生還是我NTR的不歸路上引路人啊……

    我的事情,陶醉都已經知道,包括難以啟齒的NTR情結,她都已然全盤接
受,所以,蔣醫生的事情我也沒有瞞她,這不,善解人意的她擔心我一個人太害
羞,於是自告奮勇,答應陪伴我一起過去,進行「性功能回復治療」的復診。

  她甚至還在幻想,可能我的病會痊愈。

  呵呵,痊愈個鬼啦……現在這狀態實在是人間天堂了呀,對我NTR的請求
,羞澀的少婦也沒有太多的抗拒,反而配合我完成,實現我的人生夙願……最好
是能夠一直如此,保持原樣!一邊滿足到搖頭晃腦,一邊拖著肥碩的身軀挪到了
門口,開了門,一向詞窮的我,看到眼前的陶醉,簡直不知用什麼詞來形容。

  陶醉一頭經典的大波浪,俏臉上化了點淡妝,三十歲的年紀看上去最多只有
二十五左右,應該是剛剛下班,她還是標準的職業套裝。

  白色的襯衣配上黑色褲子,腳上是黑色高跟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上班族
裝束,可穿在她身上就變成了制服誘惑,讓人看了就沖動。

  因為從小練體育的關系,陶醉的體態十分挺拔,最引人註目的莫過於胸部那
令人臉紅的曲線,她並沒有刻意挺胸,但那誘人的巨乳還是挺得高高的,透過襯
衫的布料,隱約還能看到裏面淡藍色的奶罩。

  再往下看去,細腰配上大屁股,絕對經典的少婦胴體體態,在緊身黑色褲子
的包裹下,修長的美腿比例完美,整個人曲線豐滿,但絕不臃腫,絕對屬於曼妙
的極品身材。

  「有點熱……我剛剛下班,就趕過來啦,跑了四樓,還真是老了呢……」陶
醉微微喘息,將襯衣的第一顆紐扣解開,把迷人的鎖骨還有嫩白的脖頸顯露出來。

     媽蛋!這種少婦的風情在上樓的時候,一定被二樓三樓那幾家單身老頭盡收
眼底啊!而陶大美人有點天然呆的個性,一定不會防備這些老單身的窺視的……

  「哪裏老了……看上去那麼年輕……就像是可兒的姐姐一樣……」

  「呵呵,你最近越來越會說話了嘛……快點,時間快到了,我們走吧……」
陶醉嬌笑一聲,然後拉著我就走。

  「好……」她似乎比我還急呢。

  因為曾經救過陶醉的女兒而手臂受傷,身為規模不小的公司總裁助理的她當
然為我安排了最好的醫院,這家私立醫院的最大好處就是隱私性極好,我乘坐著
陶醉駕駛的A8轎車,20分鐘後便來到了位於市郊的醫院。

  雖然已經是第二次去蔣醫生那裏了,可我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畢竟要看的疾
病很難啟齒,可是在陶醉的催促和鼓勵下,我還是鼓起勇氣,與她一道邁入診室
中。

  「蔣醫生……」一個文質彬彬的中年男醫生揚起頭來看了我一眼,漫不經心
地「哦」了一聲,然後他的眼睛中的光芒一閃,想來是看到我身旁的陶醉,最後
哦的尾音也有些發顫,還是我聽錯了?

  「你是……」

  「蔣醫生你好,我是……我是大郎的女朋友……嗯……我叫陶醉,你可以叫
我的名字沒關系。」

  「陶醉……」他扶了扶眼鏡,喃喃自語了一聲,「好名字……」

  既然進來了,我便沒有什麼可以隱瞞的了,反正這醫生也完全了解我的情況
,於是我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去,坐在他的桌子前面,急匆匆地問:「蔣醫生,上
次我照著你教我的方法,找到了如何讓自己性奮起來的辦法,很有效,今天……
不知道你還有什麼指教?」

  蔣醫生搬過了另一張椅子,示意站在一旁的陶醉也坐下,他眼神有些奇怪,
似乎是饒有興趣地瞟了一眼陶醉,然後慢悠悠地說:「是嗎?你倒是說說看,你
的性奮點是什麼?」

  我靠……你什麼意思啊……不是明知故問麼……
   
    「我……我的性奮點就是……就是幻想著別人和……和……」

  我支支吾吾起來,陶醉就在身邊,雖然我的病因其實是大白於天下了,可我
還是難以在一個陌生男人面前袒露心聲。

  「大郎……別害羞呀……人家是醫生……醫者父母心嘛~~~沒有什麼不能
說的~~~別不好意思~~~~~」陶醉朱唇輕啟,手放在了我的手上,輕輕摸
著我的手來表達安慰。

  「我……我……我……」

  陶醉在一旁鼓勵,卻讓我更是難受,突然之間只覺得室內好悶,汗都從臉頰
上流淌下來。

  見我實在沒有辦法繼續說下去,陶醉原本側對醫生的身體稍微改變了一下角
度,變成正對他:「我男朋友的性奮點,很是……奇怪……他……他一定要幻想
另外的一個男人……和我……和我交歡……他才可以……」

  饒是商場經驗豐富的陶醉,把這段話說出來也頗為費力。

  「才可以勃起?」蔣醫生微笑著說,他沒有把視線從桌上投遞到我身上,但
我依然窘迫。

  「是啊……否則任憑我再……怎麼努力……他都沒辦法……」

  似乎是蔣醫生溫柔的話語和表情,終於讓陶醉放松下來,她的話語開始變得
流暢起來,果然是大公司的經理,一點都不怯場,對這種常人難以啟齒的病理都
直言不諱。

  而此時我卻發現這蔣醫生此時一邊聽著陶醉的訴說,一邊兩眼直勾勾的盯著
她說話時候胸前那對微微起伏的巨乳。

  是不是我看花了?

    按道理不會啊,這醫生看上去溫文爾雅,我再定睛一看,蔣醫生的視線並不
在陶醉的胸口,而是略微向上,朝著天花板,一副認真聆聽的樣子。

  看來是誤會了……剛剛一定是我看錯了。

  等到訴說完了之後,蔣醫生突然冒出一句話來:「他真的是你的男朋友?」

  忽然冒出這麼一句無頭無腦的話來,我有點狐疑,也有些忐忑,其實我和陶
醉的關系確立了之後,除了可兒之外,並沒有外人知道,我明白自己的形象、地
位和這位絕美少婦間無異於是鴻溝天塹,其實也很是自卑。

  我不知道陶醉會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她會不會承認我是她的……男友?

    「是呀~怎麼了?」陶醉只是遲疑了一小會兒,然後大方地說出了口。

  我心裏湧上一股暖流,陶醉在外人面前承認我,這還是第一次!

    「沒……沒什麼……我只是問問……」倒是蔣醫生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難以
名狀的表情,但也是一閃而逝。

  「那麼,你們有沒有實踐這種……刺激方法?」他低頭看了看病歷,一邊說。

  實踐這種刺激方法?這是什麼意思啊?我還懵懵懂懂的,陶醉已經俏臉飛紅
,她當然知道,蔣醫生現在的問題,是在問我們之間除了用幻想來刺激生殖器了
,而是將幻想帶入現實生活中去,讓她真的去找別的男人了……

    在這幾個月的滋潤和潛移默化後,陶醉的心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這個絕
美少婦的心裏,確實希望安慰一下失去愛妻和兒子的公公,當然,用肉體安慰公
公的方式,也是在我們的計劃中的,事實上,如果不是她公公最後臨陣脫逃,在
那天的溫泉之旅中,兒媳和公公就已經上演了不倫之愛了。

  但……但這件事……太過於……應不應該老實地告訴這個醫生呢?看到陶醉
咬著下唇一副糾結的樣子,我才明白過來剛才醫生所說的話的含義,一時之間我
也很糾結,但是眼見陶醉深吸一口氣,輕輕的說:「有……」

  看起來,她還是很信任這家私人診所的,這裏的醫生都有著最好的職業素養
,不會將病人的情況泄露出去的。

  出乎我們的意料,這蔣醫生並沒有再問下去,而是輕描淡寫地在記錄卡上寫
了幾行字,然後轉過頭來看著我說:「好的,基本情況我有所了解,現在需要你
做件事情,讓我檢驗一下你的性勃起是否正常……」

  「什麼檢查?」我擦了擦肥胖臉上的汗珠。

  「很簡單,我要查一下你的性高潮後的精液質量。」

  「查……查精液?」陶醉忍不住問。

  「是啊……」

  蔣醫生淡淡地說:「他這種勃起的情況很是罕見,我要知道這種勃起是不是
真的是性奮,如果精液質量過關,那說明你們這樣的……性遊戲吧……可以繼續
下去,也無傷大雅,可如果不過關的話……說明他的狀態是假的,需要進一步物
理治療……」

  陶醉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聽蔣醫生說得那麼的鄭重,她也覺得這個檢查十分
必要。

  「唔……大郎先生,現在你去到那個小房間裏去,嗯……盡快采集到你的精
液……」說著,蔣醫生從抽屜裏拿出一支試管給我。

  我楞楞地接過,然後說:「怎麼……怎麼采集?」

  說到這裏,我聽到旁邊的陶醉撲哧一笑,真的猶如牡丹綻放,不可方物,蔣
醫生一時似乎也有些被驚艷到了,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嘆了一口氣說:「還能
怎麼采集?你自己弄出來啊……哦對了……裏面有些雜誌……可以幫助你……」

  「啊?哦……」我傻傻地回應著,然後走到了一旁的單間中。



  那單間十分密閉,連窗戶都沒有,只有一個小孔,可以透過看到外面診療室
裏的情況,我拿著試管呆坐在那裏,椅子旁邊散落著一些歐美的成人雜誌,這…
…這……

    「不行啊!」我大叫一聲。

  「怎麼了?大郎?」陶醉關切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不行啊……我……我……拉不出來……」

  我悲憤地說,我的情況是非NTR不能勃起,現在你叫我在一個小黑屋裏,
對著成人雜誌打飛機,根本……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我透過小孔看著外面,那蔣醫生似乎也楞了一下,然後自嘲地笑了笑,拍拍
腦袋說:「啊呀啊呀……你的勃起障礙和常人不同呢……這就尷尬了啊……我怎
麼忘記了這茬……」

  「那……那怎麼辦?哈哈。」陶醉面對這樣的情況,她好像也感覺到有點好
笑。

  那蔣醫生聳聳肩,凝想了一下,搖搖頭說:「好像也沒有什麼好辦法……要
是大郎在家裏弄出來的話,離這裏也太遠,送過來已經變質了,檢驗不了……我
也不可能帶著實驗器材跑到你的家去……」

  陶醉眨巴著眼睛,對目前的局面也是束手無策,但她顯然也是希望今天能完
成精液檢測,所以沒有意思要放棄。

  「我有個辦法,就是不知道……」蔣醫生淡淡地說。

  「蔣醫生你說……」陶醉一聽有辦法解決,立刻接上。

  我看著外面兩人的對話,心中似乎騰起一個不祥的預感,說是不祥,但隱約
間我並不排斥,甚至有點迫不及待。

  然後便聽到蔣醫生輕輕的說:「如果……我是說如果,大郎你在裏面,看到
我在……嗯……在撫摸陶醉身體的話……你會不會興奮?」

  這話一出,我和陶醉都驚呆了,這……這算什麼事情?這個醫生為了幫助病
人完成采集精液的目標,在外面搞病人的女朋友?

    而我就傻坐在裏面,看著他這樣的舉動,然後可憐兮兮地打著飛機?

    這樣太……太……

    還是陶醉先我一步緩過來,她的大眼睛裏充滿著復雜的神色,從我這個角度
看過去,她的肩膀都有些顫抖,然後我聽到她說:「大郎……你……你會性奮嗎
?」

  她竟然沒有第一時間拒絕???

    而我驚恐地看著兩腿之間慢慢鼓起的帳篷,當然……當然會性奮啊……現在
即使事情還沒發生,我的肉棒已經開始覺醒啦!

    見我沒有反應,陶醉轉過頭來,「大……大郎?」

  我喘息了幾下,透過小孔看著外面的情形,那蔣醫生提出了那個驚世駭俗的
提議之後,像個沒事人一樣,看起了手機,瞧他鎮定自若的表情,就像是在提出
一個「十分正常」的診療方式而已。

  而陶醉卻是神情復雜,一半是羞澀一半是堅決。

    我操??

    我夢寐以求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我多麼迫切希望陶醉能真正滿足一下我奇異的性癖,而不是我每一次只是幻想
著她和別的男人交歡的場面。

    我一直以為,她的第一次,應該是和她的公公,卻沒成想,在這個私立醫院裏,
蔣醫生難道會成為她的第一次??

  「陶醉……我會有性奮……」我深吸一口氣,然後顫聲說。

  「真……真的?」陶醉的聲音也有些奇怪。

  「是……」

  「那……那可以完成射精麼~~~~」蔣醫生突然冒出一句話來,聲音沒
有什麼變化,還是那樣慢吞吞的,也不帶有什麼感情。

  「應……應該行……」我擦了擦半禿腦袋上冒出的汗。

  「那好吧……」陶醉悶悶地說。

  蔣醫生聽到這裏,給了陶醉一個安慰的微笑,然後伸了個懶腰說:「其實也
不是撫摸啦,我除了治療性功能障礙外,還有著中醫按摩的行醫資格,喏你看,
就在墻上……」

  他指了指墻上的證書,然後微笑著說:「等會兒我在外面來幫助陶醉小姐做
一次全身按摩,大郎你在裏面看著,嗯,雖然不是真的愛撫,可是畢竟是一個男
人觸碰到了你女友的肌膚,相信你能夠硬起來的……這樣好不好?」

  「哦……是按摩呀……」

  陶醉拍了拍胸口,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其實這已經很誇張了,一般的妙齡
少婦怎麼允許一個健康的男性來按摩自己的胴體呢?可是這幾個月來的潛移默化
,陶醉已經慢慢變得開放起來,或者說是陶醉慢慢找回了那個在大學裏性感嬌艷
的那個性感校花的狀態了。

  對於這個提議,她是沒有任何拒絕的意見的,而我,也在室內喘息著,將褲
子脫下,開始揉搓起半硬不軟的肉棒來了。

  「大郎你不要管我們,你的任務就是盡快射出精液來好讓我做檢查。」

  「知……知道了……」

  我喘著粗氣,不就是眼睜睜看著心愛的人被摸遍全身嗎?你會從哪裏開始呢
?臉蛋?頸項?還是那一對尺寸驚人的大奶子???!!!在我喘著粗氣的時候
,透過門上的小孔,我卻發現蔣醫生並沒有我所預料的那般心急,只見他還是一
副淡然自若的表情,可是手已經搭上了陶醉的肩膀:「陶小姐也是一樣,你不要
緊張,馬上我做的是非常專業的按摩」

  「哦~~~好的~~~~我盡量……」陶大美人的眼睛忽閃忽閃,從顫抖的
睫毛上我能看出,她其實也很緊張。

  蔣醫生滿意地點點頭,然後輕聲細語地說:「那麼,請先將你的襯衫脫掉好
嗎?」

  陶醉啊了一聲,俏臉微紅,可是看到蔣醫生一副正襟危坐的樣子,自己也不
好意思再繼續問下去了。

  蔣醫生很是善解人意,說:「不要不好意思啦,按摩都是這樣的,你要相信
我,我是個醫生,女性的身體對我而言,只是工作的對象而已……」

  餵餵餵~~~~你也顯得太鎮定了一點吧~~~~~一般女性的身體是有可
能的啦~~~~但你瞧瞧坐在你身前不到一米的女性是誰~~是陶醉耶~~~用
「天使臉蛋、魔鬼身材」來形容一點不為過!

    「好吧~~~~」

  陶醉深吸一口氣,然後主動將自己胸前襯衣紐扣慢慢解開,一條深不見底的
乳溝漸漸開始呈現在醫生的面前,還沒等白色襯衣紐扣還沒完全解開,陶醉的那
對兒F罩杯的雪白巨乳竟主動蹦了出來,雖然還有淡藍色的乳罩的遮掩,可是她
奶子的那種沈甸感和彈性感都展露無遺了。

  畢竟是在陌生男人面前寬衣解帶,上身半裸的陶大美人只覺得兩頰開始陣陣
發熱,緩緩將頭低了下去。

  見到外頭是這個局面,別提我有多性奮了,多少男人夢寐以求能一睹她胸前
的春色啊!而這個蔣醫生竟然如此輕而易舉地就達成了。

  看起來這蔣醫生一臉正氣,可是從他略微顫抖的手我就能發現,他絕對心中
不平靜,一定是被陶醉的大奶子給驚艷到了,從我的這個角度看過去,正好能看
見她敞開的襯衫裏面洶湧的波濤,陶醉大波浪的長發都撥到一邊去了,正好露出
面對我這一側的臉,長長的睫毛此刻在顫抖,也在證明女主人心裏的情緒湧動。

  「那現在你趴到病床上去吧……」蔣醫生指了指角落。

  「哦……這時候陶醉已經是對他言聽計從,她並沒有註意到剛才脫下襯衫的
瞬間蔣醫生眼睛中所閃過的光芒。

  蔣醫生給在小房間裏窺視的我豎了豎大拇指,意思他要開始了,其實我早就
已經開始自慰了,看著陶醉上衣全脫光,只剩下胸罩而已,她趴在床上,而另一
個男人則跪在床邊,雙手由她的頭摸去,開始輕輕的揉起來。

  那蔣醫生果然是按摩專業的,精通各種按摩頭的方式,不知不覺間,他的手
移到她的肩膀開始揉了起來,隨著他的動作,陶醉的口中輕輕發了幾聲「嗯嗯」
的聲音,顯然是十分舒服。

  「大郎先生,你射出來了麼?」

  「沒……沒有!」我沒想到正在給大美人按摩的蔣醫生居然會有閑心問我,
聽起來他的聲音很鎮定。

  「那……我要進一步行動了哦?」

    還沒等我回答,半裸伏在床上的陶醉低聲說:「好~」

  想必蔣醫生嫻熟的手法,讓她也完全放松了下來,而他相當冷靜的話語聽上
去十分職業,得到了陶大美人完全的信任。

  蔣醫生微笑了一下,確定身下的美人兒正在在享受他的指壓,於是緩緩的將
手移到她的脊椎股上,用大拇指往脊椎股的兩側下壓,這種壓法任何人都會舒服
得想睡的。

  他順著陶醉的脊椎慢慢的往下移動手指,每移動一次就下壓一次,而她也因
醫生的下壓指力,每壓一次就叫一聲「啊」,這個聲音曼妙而富有節奏,就像是
叫床聲一樣,在小黑屋裏的我聽得血脈賁張。

  正當陶醉享受之極昏昏欲睡之極,蔣醫生的手又從她的脊椎處來到了背上,
只聽得醫生溫柔地說:「陶醉小姐好像是一直伏案工作,背上的肌肉很僵硬哦…
…我現在幫你按摩一下……」

  「嗯~~~~~」陶醉此時已經舒服得不想說話了,只是用撩人的鼻音回答。

  「只不過……我等下要解掉你的乳罩扣子哦……」陶醉微微一驚,可是心想
此刻反正是俯臥著的,就算解掉胸罩扣子也不會被看到胸前的風光,於是仍舊是
悶悶地「嗯」了一聲。

  我在裏面看得是雙眼通紅,右手擼管的節奏越來越快,沒想到這個蔣醫生如
此大膽,居然當著我的面,解掉我女人的奶罩!

    陶醉只感覺到蔣醫生的纖細的手指穿進自己的文胸帶扣底下,按摩著被文胸
帶子遮住的肌膚,隨著哢噠一聲,男人的手指靈活地一解,帶扣應聲而開,這樣
醫生的手就可以毫無阻礙的撫摸陶醉光滑柔嫩的背部。

  這近十年來,還是第一個男人這樣脫掉陶醉的貼身衣物,即便是我,都沒有
過這樣的經歷,我這個角度已經看不到陶醉的臉色了,她把頭埋入床頭,似乎這
樣一來,可以抵消一下羞意。

  雖看不到她俏臉上的表情,可她身體的顫抖依然被我敏銳捕捉到了,在病床
上,陶醉一身白美豐潤的身子如羔羊凝脂,在她身上享受的,卻不是我,而是另
一個男人!我只能可憐巴巴地透過一個門上的小孔來窺視,手裏還瘋狂擼動著肉
棒!

    我的肉棒已然越搓越大,整個棒身變得通紅起來,可是我仍然覺得小腹部有
一團火,此刻雖然我的變態欲望得到了滿足,但似乎……

    可以再玩大一點!

    心中一個聲音在桀桀怪笑,還有一個自己卻十分惶恐,看到手邊的試管之後
,我雙眼通紅地下了決心。

  「還是……還是不行……」

  「啊?」蔣醫生似乎也陷入到為大美女按摩的情緒中去了,我突然一聲,他
也猝不及防。

  「我是說……這樣還不夠……我想要看到更大的刺激……」我喘著粗氣。

  「你的意思是……這樣……還……還不夠?」

  蔣醫生朝我這裏看了一眼,然後扶了扶鼻梁上的鏡框,我分明看到他的手又
在顫抖。

  「是的……」我喘著粗氣,語氣卻帶著懊惱。

  「那……你想怎麼樣?」蔣醫生問,這個時候陶醉已經不說話了,我知道她
的性子,外剛內柔,只要我提出要求,她絕不會拒絕的。

  「要不然……你可以按摩一下前面。」

  我這話一出,感覺到心臟都快要從胸膛中跳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