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冤家之合歡交結(9~16)

(9)女兒心態

小五的上學期開學不久,接連幾個秋老虎的天氣,真的是把全班的小朋友熱得像是鴨子般張嘴哈氣。老師們可以躲在辦公室吹冷氣,但我們教室卻是連電扇都沒有,把那招“拆窗戶”的辦法拿出來也沒什效果,尤其到了中午時間,氣溫常飆升到三十四、五度,每個人更是熱的滿頭大汗,午飯也是吃不下,更別說午睡了。

本來想發動募捐,叫家長買幾台電扇,但校方卻以“電表”有限為由,怕會燒掉電線,況且若每班都跟著裝電扇,那學校電費的經費也不夠。

真是傷透腦筋!

本帖隱藏的內容那一學期是我擔任班長,因此對於班上小朋友熬熬待涼的願望,無論如何,我都得幫他們想出辦法不可!

因為:誰叫我是他們心目中的“一休當”。

有一天下午,放學後我到鄰近的田野遊玩,看到一位農夫正在噴灑農藥,只見那農夫一面搖擼著手柄,接著就從管子末端的噴嘴噴出一抹細霧。那時我就在想:那農夫所作的,好像我們在玩水槍,看起來真有趣。

突然,我有一個念頭:那水霧噴得很細,一下子就蒸發了,那假如噴在身上一定很涼,而且不會弄濕衣服。

回家後,我就問老爸:能不能幫我做一台噴霧機?而且要跟噴農藥的水霧一樣細。

老爸問我要作何用?

我就把班上的情況跟他講,老爸聽了,先是沈思了一下,後來又說做一台噴霧機並不難,他的建築工地就有現成的機器,問題是也要用電呀!學校會答應嗎?

唉!真的是沒輒了!

這時,老爸突然問我:「你們學校不是有很多大榕樹嗎?」

我自是不解他的用意。

老爸跟我解釋的說:「你知道大榕樹底下很涼吧?!你知道為什麼嗎?那是因為大榕樹的樹葉就跟噴霧器一樣,會揮發出非常非常細的水霧,假如你用特殊的鏡頭,就可觀察到大榕樹在陽光照射下,周遭就會自然的形成一團水氣,就像山上的山嵐形成雲霧一樣,所以在大榕樹底下很涼。」

這下我懂了!

同時,我也敬佩老爸的學問真是淵博,難怪他會蓋那麼多的房子。

但是老爸又提一個問題,他問我:敢不敢帶班上的小朋友去樹下乘涼呢?

我問他的意見,老爸只是笑一笑的說:「你認為對的,就去做!」

第二天,果然又是個豔陽高照的大熱天,到了午休的時候,等老師走遠,我就跟班上的小朋友說:「你們大家注意聽,我已經想出避暑的辦法了,現在我以班長的身份,要你們帶著便當跟我走!」

小朋友們一陣嘩然,有的立即響應,有的還在猶豫不決,我也不管那麼多,就帶頭走出教室。來到操場東南側的一角,那裡是我們學校的小森林,二、三人合抱的大榕樹就有二十幾顆,都是從日本時代就有的。(這間小學是日據時代專門給日裔子弟就讀的貴族小學,距今已經一百多年了。)

到了那裡,我就宣佈說:「大家集中找幾顆大樹,乖乖的坐下來吃飯、乘涼、睡午覺,千萬不要吵鬧,也不要亂跑。」

那時,我點一下人數,竟然有47人之多,只有包括我那小冤家在內的十個女生沒跟著來。

大夥人就這樣“安睡”到上課鐘響,才起身回到教室,大家的精神都很好,興致也都相當高昂,他們對我這個班長,可說是佩服的沒話說。

回到教室,看見那十個女生各自坐在座位上,看她們每個人的神情,都是熱得滿臉脹紅,額頭都有汗珠,衣服也有一些濕透,她們看到我們每個人神采奕奕的走進來,那表情真是很難形容。總之,應該是有點羨慕、有點後悔、又有點不服氣吧?!

沒多久,郭老師走進教室,我看她的神情好像沒有很生氣,我就知道問題不大了。

她走到講台,說:「剛才沒在教室午睡的小朋友,站起來。」

小朋友一個個我看你,你看我,心想這下完蛋了,一定要被打得很慘。

等我們一個個站起來以後,她又說:「吳健雄,是你帶頭的喔?」

我回說:「是!」

郭老師又說了:「這件事我跟校長報告了,因為天氣實在很熱,校長希望以後要由老師帶隊,小朋友不要自作主張,沒跟老師說就自己跑去,這樣太沒規矩了。」

聽了這宛如大赦的話,歐耶!歐耶!一聲聲歡呼,簡直要把屋頂給掀掉了!

從此,校方開放了那片小森林,聽說這也是全台首舉耶!

附註:1.我老爸在早上十點有打電話給校長。

      2.那個女生在我走出教室後,有去跟郭老師報告,郭老師才去問校長。

(10)被掀裙子

有一天下課時間,我跟幾個男生玩的正好,那個女生竟然跑回教室,到了教室座位,哇!一聲就哭出來,真是讓人慌了手腳,不知所以。

幾個跟她比較要好的女生,走過去安撫她,試著想搞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

從她嗚咽斷續的口語中,我才知道她剛才在保健室旁邊,被一個男生欺負,那個男生不但跟她講黃色髒話,還在大家面前掀她裙子,把她內褲的顏色說出來。

我當時聽了幾乎快瘋掉,雖然我聽過類似男生掀女生裙子的事,但不敢相信竟然有男生如此惡劣,敢對她如此侮辱,這讓我感到特別的生氣。

那個欺負她的男生,我知道是誰,他成績很爛,動不動就是滿嘴髒話。他不過仗著家裡有幾個臭錢,人又長得高大肥胖,比我還高出一個頭,平時就常欺負人,尤其喜歡欺負女生,根本就是個變態。

那一天整個下午,看那女生哀怨寡歡的模樣,真教我有點不忍,在我腦海中一直想像她被欺負的情景,真想立刻去找那個男生算帳,但我告訴自己:必須忍耐到放學。

好不容易放學了,我立刻衝到校門口。在放學的人潮中,等了好一陣子,總算看到那個男生釣吊兒郎的身影,他身旁還有個男生跟著,看來像是他的跟班。

我悄悄的跟在他後面,沿途他還是囂張的欺淩一些小朋友,就連低年級的,他照樣欺負取樂。看他那付嘴臉,我是愈來愈憤怒,就趁著走到了一條巷子口,我如同抓狂般衝過去,那個男生看到我出現,一時驚呀的呆在原地,而另一個跟班的男生,見苗頭不對,一溜煙的跑走了。

他看到我怒氣沖沖的樣子,被嚇的手足無措。

我連推帶趕的,把那個男生拖到小巷內,開始對他拳打腳踢…。

看他那高大肥胖的身材,打起來還真費勁,後來他跌在地上,我就開始用腳踢。那個男生也真是沒種,被我打到哭出來,還一直討饒,我就惡狠狠的警告他:如果再欺負那個女生,我就看到一次打一次,決不輕饒。

之後,那個男生在學校果然收斂許多,不要說欺負那個女生,就連靠近都不敢!

我在教室裡依然如故,依然嘻皮笑臉的上學放學,對那個女生的事,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看到她,還是會故意逗她一下,班上的事,只要有需要,我仍然會跟她這個副班長說一下。

至於我教訓那個男生的事,是在過了幾天之後,才被看到的人傳了出來。

被傳出的是說:宋昌泰被吳健雄打!

對於被傳了出來的話,沒人對我說,所以我並不知道,我只知道班上的小朋友個個都更服從我的領導,那幾個女生也不像以前會跟我唱反調,看到我都只是默默的站著,像個童養媳似的。但因為我並不是個很敏感的人,所以並未感覺有何不同。

那是個下午的下課時間,同學們都出去玩了,教室內剩沒幾人。那個女生羞怯怯的走到我面前,她擡頭看了我一眼,就低著頭說:「謝謝你!」

我一時不明白她在說什麼,我說:「謝什麼?我又沒做什麼!」

她說:「我只想知道,你為什麼會幫我?」

我慢慢的聽懂了,就對她說:「你是我同學呀!」

她又瞧了我一眼:「就這樣?」

我說:「對呀!就這樣,不然耶?」

她不再說什麼,卻有著失望的神色。

(11)你是笨蛋

自那一天以後,那個女生對我的態度有了一些改變,她不再事事跟我唱反調、扯我後腿、打我的小報告,對班上的事也比較願意配合;但是她還是很愛跟我競爭,想表現的比我好,好像要讓我知道:她也很優秀的樣子。

舉例來說:有一天上社會課,老師拿了一張台灣地圖,他掛在黑板上就開始上課,因為講的是台灣地理,我覺得蠻有趣的,就特別注意聽。

後來,老師就開始發問:「誰知道台灣面積有多少?」

我看一下班上,見沒人回答,才把手舉起,那女生就舉手搶答:「三萬六千平方公里。」

那老師「嗯!」一聲,又問:「台灣人口有多少?」

我仍然看一下班上,這時那個女生舉手答道:「一千二百萬。」

「答對了!」那老師又問:「台灣主要出產什麼?」

那個女生隨即舉手答道:「稻米、甘蔗、香蕉還有茶葉。」

那老師說一聲「答的好!」,又問:「還有沒有別的?」

這時,同學的反應比較熱烈了,有人說甘薯,有人說樟腦、檳榔,還冒出一個蚵仔煎,白癡呀!那個也算?…整個班上亂哄哄的,笑成一團。

那老師要大家安靜,他把掛圖收起來,又問:「老師再問你們,台灣唯一不靠海的是哪一縣?」

同學們吱吱唔唔的,只見那女生舉手答道:「南投縣。」

「那南投出產什麼?」

這一題老師還沒教到,比較難,見大家都答不出來,我靈機一動,舉手答道:「美女!」

全班都哈哈大笑,還有幾個女生笑罵道:「好色」、「愛女生」。

老師問我為什麼?

我說:「寶島玉女張美瑤,你們看過她的電影吧?“養鴨人家”就是她演的,她是南投人!」

聽我這一說,老師跟小朋友都愣住了,大家都沒想到我會這樣說,而在我的眼角餘光裡,看到那女生的神情有點異樣。

那老師有點不以為然的說:「吳健雄,老師是問出產什麼,你怎麼說成人了?」

我答道:「老師又沒指定農產品,況且南投出美女又沒錯,因為南投有好山好水,所以出美女。」

這下老師沒話說了。

下課以後,那女生問我:「吳健雄,你看過“養鴨人家”呀?」

我說:「是呀!前天跟我媽和姐姐去看的,○○戲院正在上演。」

那女生又問:「好不好看?」

我說:「好看!」

其實到底演什麼,我根本沒仔細看;因為我是跟去吃的!冰棒吃完,吃花生;花生吃完,喝冬瓜茶…。

過了幾天,那個女生又來跟我說:「吳健雄,真的很好看耶!很有趣,也很可憐,我都一面看一面笑,還一面哭呢!」

我沒什印象,只知道那時吃太多東西,害我回家跑廁所。

那女生又很認真的說:「你也喜歡看文藝片噢?真看不出來。」

我聽了想說實話,但忍住沒說,只對她說:「跟我媽媽去的,隨便看的啦!」

那女生又說:「你懂很多耶!還知道南投出美女。我有問我媽媽,她說:你沒說錯,但是南投主要還是出產筊白筍跟紅心地瓜,都很有名。」她媽媽是學校的老師,教低年級的。

我說:「不止耶!南投還出美酒!」

那女生驚訝的說:「真的?」

我理所當然的說:「當然是真的!不信妳再去問妳媽。」

那女生說:「你怎知道?」

我說:「我喝過!」

那女生又是驚訝的說:「你敢喝酒呀?」

我說:「喝酒算什麼!我還跟女生洗過澡耶!」

那女生「啊!」一聲,掩口驚叫。

我悠然的說:「小時候,我媽幫我跟姐姐一起洗澡,怎樣?不行呀?」

……

沈默了一會,那女生突然紅著臉,嚅嚅的說:「人家是想問你,…星期六…是我生日,你要不要來?」

那時我呆住了!

沒想到她會邀請我,但我真的是無心,我那時真的沒想那麼多,我只想到星期六要去叔叔家,就想也不想的說:「不行耶!我要去叔叔家玩。」

「啊!這樣呀?!」那女生失望又有點幽怨的走開了。

以後她很少主動跟我說話,我則一同以往,嘻皮笑臉的,有什麼說什麼。

她則變得落寞寡歡,一付病厭厭的樣子。

有一天,一個跟她很要好、算是她死黨的女生,跑來指著我罵:「你是笨蛋!」

罵完就跑走了,讓我回嘴的機會都沒有。

(12)又編同班

上了五年級以後,有一天早上,學校又重新編班。因為我跟那女生都要升學,就被帶到穿堂的場地,而就業班的小朋友,則被帶到一顆大樹下。那時我們這個年級,共有四百多個小朋友,升學的將近三百人,就業的也有一百多人。

領頭的訓導主任整理秩序,要我們這些小朋友蹲在穿堂的地板上,而在穿堂的最前面,有五個高年級的小朋友,分別舉著甲乙丙丁戊的牌子,接下來校長和教務主任講了一些話,主持編班的老師就開始唱名。那時升學班共有五班,仍然使用“S型”編班法編班,我是在第一輪被編到丙班,第二輪是個程度比較差的同學,到了第三輪,當唱到“沈虹、丙班”時,那女生跟我都頓了一下,真有點不敢相信,倆個小冤家,竟又編在同一班。

當她走到我這一排,默默的看到我時,眼神跟表情真是很難形容,對我來說,我是很高興,畢竟是同窗了三年多的老同學。所以我笑嘻嘻的伸手把她拉過來,讓她站在我身邊,她則是有點驚喜,又有點嬌羞的低著頭不敢看我,我轉頭對她說:「這一次,妳會不會又要轉班?」

她瞪了我一眼,說:「你敢欺負我,我就轉班。」



我笑嘻嘻的說:「不會啦!不會啦!妳不要欺負我,就好了。」

就這樣,我跟那個女生又開始同窗冤家的日子。

(13)內心狂野

那一年的秋天,天氣仍然很熱,攝氏35度的高溫,把柏油路都曬得變軟變燙,汽車的輪胎輾過路面後,都留下了明顯的胎紋。

我背著書包走在回家的路上,周六的正午烈日當空,把我那三分頭的腦袋烤得昏昏沈沈的,而路面上幾近熔化的柏油熱度,穿透了薄薄的鞋底衝了上來,上下夾攻之下,把我一身的臭汗全都給逼了出來,讓我幾近暈眩了過去!

「我的媽呀,真是有夠熱!」我擦了擦汗,心中暗暗罵了一句。

我是個家教甚嚴的小孩子,老爸開設建築公司,老媽則是專業的家管,由於父親是白手起家,靠著雙手打出現今的天下,因此他深深相信:只有好的學識,才能讓人出人頭地,是以對自己的子女管教也特別嚴格。

在這種環境下,使得我變成了一個“敦品好學”的小孩,即令被炎熱的太陽惹得十分暴躁,畢竟還是不會罵髒話。因此,大人們都誇我乖巧懂事,但是我自己很清楚,自己絕對不是一個乖乖牌的小孩,自己內心深處的狂野,隨著年紀的增長,隨著身體的發育,始終變得越來越強烈!

進一步而言,當班上的男生都在找機會偷窺女生的裙下春光時,我卻可以目不斜視;即令班上的同學私下傳閱的漫畫書,我也是視而不見、連看都不看一眼。

我的心中很清楚,自己不是沒慾望,並非對男女之事不感到好奇,而是我討厭那種急色色的蠢樣子。再說,我修練的“易筋絡骨方”,裡面也有戒淫的訓示。

在最近幾天裡,我發現自己的命根子越來越粗大,更常常莫名其妙的昂首勃起,尤其在早上升旗或是看到那個女生打扮得比較好看的時候,小雞雞都會翹起來,把褲子撐出一個帳篷。那時,我就得扭著屁股掩飾,或是找個地方坐下來;甚至過沒多久,茸細的陰毛,也陸陸續續長出來了。

我知道,每天練的功和吃的那粒藥丸,正在讓自己“轉大人”!

(14)看她小便

這學期,我們班被分配打掃的公共區域是操場那邊的小森林,在每天下課放學前的半小時,我們都必需分出一半的人去打掃,另一半則負責打掃教室。

那一天,我就在原定的清掃區域整理樹葉,無意間看見那個女生的身影。由於這個區域有很多大樹,也有很多防空洞和防空壕,每到了黃昏,地勢就變得很是陰暗隱密,於是我假裝打掃,其實正注視著她的動向。

突然間,她一轉眼不見了,我就好奇的朝那個區域走去。突然之間,我訝異極了,趕緊躲在一顆大樹後面。原來,我看著她來到一個樹叢後面,四處張望後,便拉起裙襬的蹲下去,粉紅色印花內褲褪到兩膝間,雙腿分開…。

她竟然跟我一樣,也會在校園裡小便?!

我睜大眼睛,在她穿好褲子起身準備離開時,我大步上前。

我故意嚇她:「喔!妳隨地大小便。」

此刻,她脹紅著臉,又是驚恐又是羞愧地看著我,不發一語。

我接著對她說:「為什麼隨地大小便?」

那女生嚅嚅的,細聲的說:「人家,實在忍不住嘛!」

「那以後要先跟我講,我幫妳把風!」我熱心的說。

她聽了,馬上回說:「神經!誰要你把風。」

就在她走了幾步之後,又停下問我:「你剛才有沒有看到?…」

「看到什麼?」我故意裝傻。

「看到人家那個…」她簡直羞怯的要命。

我也不想騙她,就說:「看到了呀!」

「哼!」一聲,她頓一下腳,就捫著臉跑開了。

(15)金童玉女

說起那個女生,她在小二的時候,提出一個“不跟我同桌”的條件,才願意跟我同班。事實上,在小二到小四這三年,級任郭老師都有履行承諾,從未讓我倆的座位同一張桌子。可是到了五年級,換了級任老師,這件事好像也沒交待,也可能久而久之的給忘了。因此,在編排座位時,老師基於班長、副班長要維持班上秩序,又需時常連絡協調班上事務,就把我跟那個女生,安排坐在教室中間的同一張課桌。說也奇怪,那個女生也沒提出異議,她反而面露喜色的跟我坐在一起。當時我有點意外,也有點高興,因為她是全班女生中最漂亮的一個,不管課業或衣著打扮,也是最為出色。雖然脾氣有點驕傲,也時常跟我唱反調,甚至打小報告,不過我還是對她特別看重,每天沒跟她吵嘴就感覺不太對勁。

那時,班上的同學都戲稱我倆是班上的“金童玉女”。

再說,我每天都遵照老爸的要求,練習“易筋絡骨方”的招式,也按時服用楊大國手“金鎖合仙丹”的藥丸,因此,我的發育及我的“思春期”,也比其他男生明顯。在慾念本能的驅使下,我對那個女生也就特別在意,因為她不僅長得美,身材也是特別玲瓏有緻。雖然只是小五的女生,或許是她的家境比較好,她的父母親也比較重視子女的發育,因此當班上有些女生都已經開始發育,個子開始長高,胸部開始隆起來的時候,她的發育還是比一般女生要明顯的多。當然,我們班上也有仍像小一、小二般,還沒發育,長得還是小巧可愛的女生。

那天下午,是班上的自習課,因為我是班長,就必須在教室裏查看同學們自修的秩序,若有不懂的,我還必須當小老師教他們,又若有不守規矩的小朋友,我就得記下名字。也因此,全班都靜悄悄的,大家都認真的在溫習功課。

這時,那個女生舉手招我過去,我以為她有學業上的問題,就立即走了過去。

因為天氣非常熱,同學都穿得比較少,當我走到她座位旁邊的時候,我一低頭,突然發現能從她的領口,看到她微隆的乳溝和胸罩的帶子,我連忙把視線移開,問她有什麼事?

她擺擺手,要我再靠近一點,我低下身子,半伏半蹲的把耳朵湊近,她就在我耳邊小聲的說:「同學們都很乖,你不必巡堂了啦,坐下來休息一下嘛!」

在她貼著耳朵對我說話的時候,我的眼睛剛好就在她胸前,我忍不住從她有點寬鬆的領口看進去,就看到了一片雪白的胸部,裏面的胸衣包裹著她微隆的乳房。我稍微直了下腰,登時她那粉紅可愛的乳頭映入眼簾。她的乳房像個小包子似的,略顯寬鬆的胸衣遮擋不住白皙的胸部,我還聞到撲鼻而來的一股處女幽香。

當我正看得出神的時候,那女生叫了我一聲,我趕忙收神,也在她耳邊悄悄的說:「老師會怪我耶!」

輪到她在我耳邊說:「不會啦!就算會,我也會幫你說話。」

「真的?不要打我的小報告就好了。」我有點糗她的意味。

「不會了啦!啊!你…你…」她忽然說不出話來。

我感覺到:她已經發現我在看她的胸部。

從這以後,我就開始注意起這個嬌美可愛的小女生。因為我不知何時開始,除了喜歡面貌姣好的女生,也一直喜歡看女人鼓鼓的胸部和翹翹的屁股,而這個女生正是這樣的體型。嬌小的身材被校服包裹著,人雖然不算高大,大概只有150公分,但胸部卻和別的女生不一樣,已經開始鼓鼓的隆起來。

過了幾天,一樣的自修課,眼見秩序很好,我就不巡堂了。我坐在位子上,她又靠過來跟我小聲說話,貼在我的耳邊,距離是那麼的近,我甚至能聞到她身上淡淡的少女香味。我也貼在她耳邊回話,她聚精會神的聽著,還慢慢靠近我,我忍不住的從那迷人的領口看進去,突然眼睛一亮,哇塞!她竟然穿著粉色的印花胸罩!我的媽呀!她穿的款式跟我老媽的很像,只是沒有蕾絲邊的而已。

那時,我有點把持不住,真想把她抱起來親親!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在床上輾轉反側,腦子裡一直是那女生穿著粉色印花胸罩的影像。我後來在想:她穿那種胸罩,或是因為天氣熱,容易出汗,但她會不會是故意穿給我看的?

又到了自習課的時間了,我踏著輕快的腳步走進教室。我之所以喜歡自習課,也是因為她的緣故,因為可以在課堂上進行我倆之間的一個秘密。

雖然自習課還是要走來走去的巡堂,實際上從那天起,我坐下來的時間比較多。我和她的座位連在一起,我的右膝蓋時常會碰到她的左膝蓋,這就是我們的秘密。

她是一個面貌姣好、身材窈窕的女生,臀部卻非常渾圓豐滿,觸感特佳。有幾次,我還會假裝“不是故意”的伸手去摸。其實應該是說:一開始確實不是故意的,就在第一次不經意地碰觸幾次後,見她沒有“反感”的反應,好像已經碰出“感覺”來了,我就偶而會碰一下她的屁股,碰一下她的臂膀,或是去摸她的手,碰一下她的膝蓋,久而久之,就變成我倆之間的一個秘密。而她對我這些狀似親膩的“輕薄”動作,不但不在意,有時還會輕拍一下我的臂膀或大腿作回應,而在進行這些動作的同時,我也會想入非非,我甚至想看看她的內褲,想摸一下她的咪咪。當然,我的褲襠在那時都會高高的撐起帳篷,久而久之,我也不掩飾了,就坐在她旁邊,繼續跟她“打情罵俏”。而每當她看到我“勃翹沖天”的褲襠,她都是羞紅的臉看著我,有時還會露出一種捉弄似的笑容,讓我這男生反而靦腆的坐立不安。

我實在不想讓自己如此出糗,有一天,我突然指著褲襠的帳篷,對她說:「這不是我能控制的,妳不要誤會。當我看到妳、摸到妳、聞到妳,它就會這樣。」

沒想到她竟然問我:「你會不會想我?想我的時候,會不會這樣?」

那時,我真的是頭大笨牛,我竟回她說:「誰會想妳?妳少臭美!」

(16)挑動情弦

升上六年級以後,有一天上國語課,級任陳老師還沒講課,就說為了參加作文比賽宣佈了一份名單,並成立小組加強研習。他宣佈的名單共有五個人,還規定每週每個人要交一篇不限題材、不限字數的作文,他會擇優做為參加比賽的文章。

名單中,當然包括我跟那個女生。剛開始我還犯愁,因為以後玩耍的時間更少了,其後我一聽「不限題材、不限字數」就樂了,嘿!我一天一篇都可以弄出來。

想著我不禁笑了笑,對那女生說:「嘿,我知道你的作文了得,不過我也不差,咱們金童玉女,雙劍合璧,嘿嘿,還不天下無敵?」

那女生嬌嗔說:「你少臭美了,誰跟妳雙劍合璧?」

其實我看她的表情,她比我還快樂,但我不知道是因為不限題材、不限字數,還是可以跟我一組。

「自古“英雄配美人”在我們班上,妳算是美人的了,當然要跟我這個英雄合璧成一雙,不然妳要跟誰?嘿嘿!」說著,我故意用色迷迷的眼睛盯著她的臉龐,又從衣襟裡,把她那襯衣高高挺起的胸部看了看。

她比我少一歲,不過她是年頭出生,所以實際上只少我六個月。

她用手輕輕捏了下我的手臂,臉紅紅的啐道:「大色狼,哼!」

她竟然沒有對我剛才過份的話,作出激烈的反應,倒是使我有些意外。

當天的自習課,她就迫不及待地寫了一篇「如何復興中華文化?」的文章,雖然都是些陳腔濫調,但能吹出上千字來,這小妞兒還真有點本事,而且只用了不到三十分鐘,一節自習課還沒下就完成了。

她有點得意說:「看看!我做的,還可以吧?」

說實話,就那些要求和口號,我還真寫不出來,不過為了要挫挫她的銳氣,於是我說:「嗯,還可以,不過花了這麼長時間才寫了一篇,有什麼用呀?我能夠在下課前也完成一篇,妳信不信?」

那女生當然不信,以她的寫作速度已經非常人所能及了,如果我能在五分鐘時間內寫一篇出來,那我豈不是天才?何況就算是天才,連寫字的時間都不夠呀!

於是她說:「我才不信!你如果真能寫出來,我們打賭,放學請對方吃冰淇淋。」

上當了!她以為我也要像她一樣,寫那麼長的文章,嘿嘿!

我心中暗喜的說:「只請吃冰淇淋不太夠,還要親手餵對方吃才行。」

「好,就這樣,反正你輸定了。對了!提醒你,還有五分鐘就下課了。」她有點得意的說著。

我不慌不忙地拿起作文簿,刷刷刷!不到三分鐘,就寫完了一篇連題目共五十字的“大作”,短詩一首:

小學生

一年級的小偷,二年級的賊,

三年級的美女沒人追,

四年級的帥哥一大堆,

五年級的情書滿天飛,

六年級的夫妻一對對。

這是我先前在哪看過,我稍加修改的文思,因此我不用想就能寫出來,本來只要三十秒,不過為了讓她不要輸得那麼慘,我故意假裝想了一下,在下課鈴響起前,才裝作完成的交給她。

那女生又羞又氣得無話可說,因為老師是規定不限題材、不限字數的,所以我這小詩當然也算是一篇作文了。雖然我是取巧,但她只能認輸,誰讓自己先前不說好。

「你真不要臉,還敢寫的那麼色!」

我也不回話,下課鈴一響,放了學,我就拉著她去校外的小吃攤。

她買了個冰淇淋,塞給我說:「豬頭,快吃了!」

「喂!說好的,要餵我吃。」

聽了我抗議,她也不敢否認,就開始一杓一杓的餵我吃冰淇淋,不過她是說:「乖,小笨豬,張口,嗯!這樣才乖!」

我一面吃,一面卻說:「有美女服侍,快樂似神仙!嗯,真不錯。」

「服侍你個大頭鬼呀,快給我吃,要回家了啦!」說著,就大口大口地餵,要我加快吃的速度,把我冷的牙都要軟了。

(待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