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體生活(1-6 ) (2/2)

(六)

    雖說這�環境優美民風淳樸,可是我跟瓊姐並沒有正正經經地充當過
一回觀光旅客,一連幾天都是要麽光著身子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地出去探險,要
麽留在招待所的客房�裸睡,而且生活起居極無規律,都是裸睡睡醒了就起床、
餓了就光著身子吃點幹糧、無聊了就這麽一絲不挂地溜出去玩,以至晝夜黑白幾
乎全顛倒了。

  那晚睡得特別不踏實,整個晚上都聽到陣陣喧囂的吵鬧聲從樓下大堂�傳上
來。

  過了很久才漸漸平息下來,回複了以往深夜�應有的甯靜。

  蜷縮在被窩�全身光溜溜的我抱著瓊姐不著寸縷的胴體懵然醒來,天已全黑
了,也不知是幾點鍾,只覺得肚子已經餓得「咕咕」

  叫了。

  我放開瓊姐的裸體離開了她赤裸裸的懷抱,從被窩中赤身裸體地鑽出來想找
點東西吃。

  可是翻遍了兩個行李箱也找不到一丁點能吃的東西。

  唉,不知不覺帶來的幹糧全都吃光了。

  我光著屁股癱坐在床上,很洩氣。

  這時瓊姐也醒了,在被窩�掀起被子全裸著坐起來問我:「煙女,怎麽了?

  我歎了口氣:「瓊姐,我們帶來的幹糧全都吃光了。」

  還裸身坐在被窩�的瓊姐把被子抱在胸前:「呵呵,又餓啦?」

  「嗯。」

  「那我們出去吃點東西好了。」

  全身赤裸地坐在床沿上的我更是無精打采:「唉,瓊姐你忘啦?我們現在都
已經沒有可替換的幹淨衣服了。」

  全裸的瓊姐此時終于赤條條地從被窩�鑽出來翻看了一下我們的行李。

  果然,全都是穿過的髒衣服。

  當初做計劃時,我們本來打算第一天來這�遊玩、第二天就走的,所以只帶
了兩套替換的衣服,可是后來流連忘返,臨時決定在這�多呆幾天,卻忘了我們
根本沒帶夠替換的衣服。

  瓊姐說:「那我們先把衣服洗了晾幹,等天亮了再到外面的餐館吃點‘農家
菜吧’,呵呵!」

  確實,這�打著什麽「田園風味」、什麽「農家菜」

  招牌的小餐館比比皆是。

  我們便光著身子把穿過的髒衣服抱在胸前走進了浴室,可是一擰開水龍頭才
發現,居然斷水了!全身赤裸裸的瓊姐皺著眉頭自言自語道:「沒水了?哼,怎
麽搞的?」

  哦,看來剛才大堂�吵得幾乎翻了天就是因爲客房�斷水所致的了。

  于是我們也打電話到服務台去投訴,對方一個勁地道歉,並說招待所已經開
放了員工的公用澡堂分時段供顧客使用:晚上八點之前供男顧客洗澡、八點到十
點輪到女顧客、十點到十二點是招待所女員工使用的時間、而淩晨十二點之后就
只供男員工洗澡了。

  我一看牆上的挂鍾,都將近淩晨三點了,估計男員工們都早已洗完澡回去休
息了吧?我跟瓊姐便把所有要洗的衣物都放到招待所提供的臉盆�,就這麽光溜
溜地端著臉盆走出客房往員工的公用澡堂走去。

  還沒轉到澡堂的入口已經聽到�面「嘩嘩」

  的水聲,全身赤裸地端著臉盆的瓊姐立刻停住了腳步:「煙女,澡堂還有人
呢!我們還進不進去?」

  我挽著瓊姐白皙的手臂輕輕一拉:「沒事的,來吧!」

  澡堂�面很昏暗,只有幾盞幾十瓦的電燈發出微弱的橘色燈光,�面大概有
十幾個人站在浴頭下面洗澡吧,一個個打著赤膊,清一色的男人。

  有趣的是,這些男人洗澡時居然也穿著褲衩,怪保守的呢。

  呵呵,你們大家都是男人,用不著這樣遮遮掩掩的吧?見到他們這麽保守,
我更加放心了,故意咳嗽兩下以引起他們的注意:「咳咳!不好意思,請問我們
可以進來嗎?」

  那些男人原本只顧著自個兒洗澡,根本沒注意澡堂門口有人看著他們。

  忽然聽到女子的咳嗽聲都嚇了一大跳,當紛紛回過頭來看到站在澡堂門口的
是兩個一絲不挂的女人時,更是一個個吃驚得張大了嘴都忘了合上,呵呵,就連
眼珠都瞪得凸出來了。

  那些男人面面相觑,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過了一會兒終于有人咽了一下口水之后開腔了:「可以呀,請進!」

  我便一手把裝著髒衣服的臉盆挽在腰際,一手拉著瓊姐,一起在十幾個男人
的目光下全身光溜溜地走了進去。

  那些光著膀子渾身濕漉漉的漢子見我們兩個全裸的女人真的就這麽各端著一
盆衣服全身一絲不挂地並肩走進去,都紛紛讓開一條道給我們經過。

  其中有一位五十多歲的伯伯望著瓊姐笑眯眯地問道:「靓姨,怎麽這麽晚才
來洗澡啊?現在已經是男員工專用的時間了。」

  瓊姐都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哦,這……不是,我們不是……」

  「呵呵!」

  我接過話頭說:「我們不是來洗澡,只是想洗一下這些替換的衣服而已。呵
呵,你看,我們都沒衣服穿了。」

  圍在身邊的那一圈男人又不由得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和瓊姐一覽無遺的裸體。

  另一個男人說:「洗衣服啊?那邊有公用洗衣機,只要兩塊錢就可以了。」

  身上光溜溜的瓊姐笑了:「你看我們現在還有什麽地方可以藏錢啊?」

  又一個跟瓊姐年紀相仿的男人馬上說:「我有我有!來,靓姨拿去吧!」

  說著已從兜�掏出了兩枚硬幣。

  當時身上根本不挂寸縷的瓊姐跟他對視著抿嘴一笑,從他手�拿過那兩枚硬
幣便跟我一起全身赤裸裸地端著衣服向洗衣機走去,而那個男人還愣在那�呢,
眼睛光盯著我們全裸的美背、隆臀和長腿看得出神。

  打開洗衣機滾筒的門,把兩盆衣服一股腦兒塞了進去之后把門關上,再投兩
枚硬幣並按下按鍵,這滾筒洗衣機便開始工作了。

  而在這整個過程中,那些原本正在洗澡的男人已經急急忙忙擦幹身子、換上
了一身幹淨的衣服,坐在那�的長凳上邊聊天邊看著我和瓊姐一覽無遺的豐滿裸
體,眼睛一眨也不眨。

  而有幾個年紀較小的男生則一見我們全身赤裸裸地走進來便馬上手忙腳亂地
沖掉身上的肥皂沫、穿上衣服低著頭匆匆離開了,呵呵,估計是「青頭仔」

  吧?這時那些男人又向這邊叫了:「靓姨、靓女,那洗衣機可要等上好一段
時間才能把衣服洗好呢,過來坐一下吧!」

  瓊姐應了一聲便把空盆子擺到一邊,身上不挂寸縷的她居然就這麽大大方方
地邊走過去邊徹徹底底地展示著自己的裸體,那些眼睛發光的男人見了當然立馬
騰出一個空位來啦!于是全身光溜溜的瓊姐邊在一群男人中間坐了下來。



  真是美死這幫色男人了!不過估計瓊姐也樂得在一大群男人的簇擁之下徹底
暴露著自己珠圓玉潤的胴體,尤其是如此近距離地在他們眼皮底下無遮無掩地把
自己一對特別顯眼的豪乳展現出來的這種莫名的快感確實挺讓人享受的,我也深
有同感呢。

  而同樣是全身一絲不挂的我卻沒有跟著瓊姐走過去那些色男人那�,而是走
到浴頭下面擰開水龍頭享受淋浴——反正房間�也停水了,既然來到公用澡堂爲
什麽不順便洗個澡呢?我在這�光著身子淋浴,而在那邊當赤身裸體的瓊姐光著
屁股一坐到那堆男人中間,他們便紛紛靠過來你一言我一語地搶著逗瓊姐說話,
一個個問這問那的,不時又故作幽默地說一些無聊透頂的爛笑話來惹瓊姐發笑。

  其中有一個四十歲出頭、叫「福哥」

  的男人最爲健談了,每說一句俏皮話都逗得全身赤裸的瓊姐笑得花枝亂顫,
就連瓊姐胸前那對白嫩肥厚的大乳房也似乎被他的段子感染著一起在瓊姐嬌騷的
笑聲中抖動得歡快異常。

  而在一衆同樣對瓊姐玲珑浮突的肉體虎視眈眈的男人當中,能夠脫穎而出以
自己了得的口才博得這位裸體佳人嬌笑連連,福哥更是一直沖著一絲不挂地被圍
在男人堆�的瓊姐嬉皮笑臉的,好不得意!福哥長得並不帥,身材屬于中等偏矮
,天性很樂觀,給人一種很可靠很有親和力的感覺,真沒想到這麽個其貌不揚的
男人居然那麽會耍嘴皮討女人歡心。

  忽然有一個男人發覺自己只垂涎于瓊姐暴露無遺的誘人胴體而冷落了我這獨
自在一旁洗澡的另一個裸女,便問了一句:「你們是母女嗎?」

  我和瓊姐相視一笑,一起哼笑著答道:「是啊!」

  這時淋浴已經淋了個夠的我赤身裸體地走過去,笑著把跟我一樣全身上下暴
露無遺的瓊姐從那堆男人的包圍圈�拉了出來:「媽咪,我來給你搓澡好嗎?」

  瓊姐馬上心領神會地跟我一唱一和:「呵呵,乖!」

  于是我便牽著瓊姐的手,雙雙一絲不挂地走到浴頭下面。

  在當頭淋下來的自來水不斷沖刷之下,我仔細地給瓊姐按摩、清洗身體,頸
項、肩頭、手臂、乳房、小腹、私處、后背、屁股、大腿、小腿和足部,每一個
部位都給瓊姐洗得幹幹淨淨,雖然用的只是澡堂�提供的劣質香皂,但全裸著胴
體享受我這同樣赤身露體的「煙煙大美人」

  獨家搓澡服務的瓊姐還是舒服得忍不住閉上眼睛輕聲地哼出了陣陣無比銷魂
的呻吟。

  我全身光溜溜地站在瓊姐的裸體后面,邊給她揉著肩膀邊笑著撒嬌般問她:
「媽咪,舒服嗎?」

  瓊姐依舊旁若無人地閉著眼睛,連說話的聲音也顯得懶洋洋的:「嗯,乖女
,媽媽好舒服呢!呵,還是生女兒好,要生了個小子,哪能有這般享受啊?」

  此時的瓊姐甚至似乎連自己豐腴肥美的肉體就在十幾個男人眼前暴露無遺都
懶得再有絲毫顧忌了呢!我笑了:「媽,我給你按摩一下胸部好不好?女人的乳
房要經常按摩才不至于下垂呢。」

  說著便從全裸的瓊姐身后把雙手伸到前面一把抓住瓊姐那對飽滿碩大的乳房
,輕輕地搓揉著。

  瓊姐並沒反對,反而把自己全裸的肉體最大限度地放松了下來,閉著眼睛放
心地把自己的乳房交給我,任由我摸個夠。

  瓊姐的乳房好大,我當然無法一手完全掌握了(恐怕連強叔那樣的七尺男兒
也沒這能耐),所以只能一點一點地來、小心翼翼地捧在掌心把玩著。

  在把瓊姐胸前那兩團柔軟而不失彈性的乳房揉捏成各種不同的形狀時,那種
感覺就像小時候捏橡皮泥一樣,想怎麽捏就怎麽捏、想捏成怎樣就捏成怎樣。

  呵!真好玩,手感也一流呢——乳房的質感絕不是橡皮泥可以比擬的。

  更何況現在我是赤裸著全身在衆目睽睽之下給同樣身無寸縷的瓊姐做胸部按
摩呢。

  呵呵,當著一大群男人的面把瓊姐那對白嫩嫩、肉顛顛、圓鼓鼓的大乳房任
意捏造得奇形怪狀,還真有點「引人犯罪」

  的意味。

  我們兩個裸女在這�洗澡洗得旁若無人,那邊那些男人也肆無忌憚地看得目
不轉睛:「哎,你相信她們真的是母女嗎?」

  「一個‘撈妹’,一個聽口音就知道是珠三角這邊的人,有可能是母女嗎?
除非那個大奶貨被一個北方的‘有錢佬’包起后懷上了這麽個私生女吧。」

  「呵呵,果真是如此也說不定,你看那婆娘真的好風騷!」

  「廢話!你見過有哪個大奶貨不風騷啊?不過我更喜歡那個‘撈妹’,清純
甜美之餘又騷味十足的,奶子又大又堅挺!還有那對長腿,啧啧!真是……」

  「年輕是沒用的,結了婚而且人到中年的成熟婦女才有風韻夠味道,那個‘
撈妹’的小蠻腰雖然好看,但我倒喜歡像那‘師奶’那種類型的,女人的身體要
有點肉摸起來手感才舒服嘛!」……雖然他們只是壓低聲音私下�交談,但即使
在「嘩嘩」

  不斷的水聲中每一句話我們都聽得清清楚楚。

  聽著十幾個色男人在那對我們的身材評頭品足,還在花灑之下全身赤裸的我
跟瓊姐兩人對望了一眼,忍不住一起「哼哼哼」

  地笑了起來,就連我們自己也說不清到底是興奮還是無奈。

  給瓊姐沖洗幹淨身上的泡沫之后,我們的衣服也早已洗好了。

  故作嬌騷而又略帶挑逗意味地跟那群早已大飽眼福的男人道別之后,我和瓊
姐便分別端起自己的那盆衣服、依舊赤裸著全身返回客房。

  當我們把盆子端在赤條條的腰際、扭著光溜溜的屁股走出澡堂時,還隱約聽
到他們低聲地在議論紛紛:「我靠!大城市�的女人真不知羞恥,在男人面前袒
胸露背也不當一回事!」

  「就是,臉皮簡直比她們自己那兩坨屁股肉還厚!」

  「所以我就說嘛!老楊,千萬別讓你女兒到大城市去讀書啊!」

  「對呀老楊,書讀得好又怎樣?遲早都要嫁人的。」

  「嗯,這就是了,女孩子家讀什麽書啊?去到大城市被那些騷女人帶壞了就
更麻煩。」

  「哈哈!等到讀完書以后如果她就這麽光著屁股、抖著兩個大奶子回來找你
,你都不知道還認不認這個女兒好呢!」

  「哈哈哈……」

  切!真是占了便宜還賣乖,剛才看我們洗澡看得那麽歡怎麽就不見你們如此
一本正經的呢?一群僞君子!只有福哥一句話也沒說,光微笑著聽著他們在那高
談闊論並目送我們赤裸裸的背影離開——雖然只在這澡堂�相處了不久,但我已
經看出福哥並不是那種願意輕易得罪人的家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