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跟大伯做愛

「陪我!」她一直在重複這句話,既然這是她要的結果,那我也沒有什麼好顧慮的。

我粗魯地吻著她,一隻手環著她的腰,另一隻手用力揉捏著她的乳房,以前對待女朋友都沒有這麼粗暴過。

她很敏感,我的手指在她的乳尖周圍輕輕畫圈圈,她胸前的蓓蕾一下子就挺立起來;大概是覺得有快感了吧,她的表情變得更誘人,不停扭動著身子,像是在向我求歡。

除掉她的短裙和內褲,把她的一隻腳擡高環著我的腰,手指漸漸下移,直接尋到她的陰核,指尖在陰核上施力,或輕或重,或慢或快,愛液便從蜜穴裡汨汨流出,她的口中也發出了好聽的呻吟:「啊……嗯……嗯哼……」雖然被我弄得欲仙欲死,但她的手仍然不忘在我陰莖上套弄著;趁其不備,將一根指頭刺進她陰道裡開始抽插……

「啊!」她尖叫出聲,雙手攀上我的肩,隨著我手指的動作,她的腰肢也不自主地擺動著,她的身體一擺動,那一對美麗的雙乳也跟著上下晃動著,我下身的慾望越來越膨脹,再忍一忍吧,我喜歡看女人在前戲時那種渾然忘我的表情。

「爽嗎?」我在她耳邊吐氣,「喜歡嗎?」
「嗯……」看得出來她正在情慾的浪潮裡沈浮著。

她根本溼得一塌糊塗。

我把勃起得疼痛的陰莖前端對準她的陰道口,只讓前端進入,輕輕地磨擦著她的小穴,她的身子扭動得更厲害,「快……」她急促地喘著氣,要我進入。

「說『我要』!」此刻的我跟個壞人沒兩樣。

「我要……我要……快進來……我要!」聽到「指令」的她毫不猶豫,讓我不得不懷疑我是不是撿了個AV女優回家。

我腰桿一挺,陰莖立刻沒入她體內,她真是等不及了,不待我抽動,她的腰就自己先動了起來,不過這種姿勢我很難施力,我一邊插著她,一邊把她抱起讓她躺在餐桌上,她的兩隻腳懸空著,我抓著她的兩隻腳開始用力抽插。

「啊……啊……嗯……喔……啊啊……不要停……不要停……」

她非常投入地叫著床,要不她就是個喜歡而且慣於做愛的女人,要不……她就真的是個學生。

「啊啊……不行了啦……好深……啊……不行了……要高潮了啦……」

她的聲音開始變得像哭叫,不過我知道她不是不舒服,而是超舒服。

抽送了一會兒,我在她體內感覺她的高潮,不久,我也高潮了,在射精前拔出陰莖,還來不及朝別的方向「發射」,就全射在她胸前了……這……不就跟A片一模一樣嗎?

高潮過後的她無力地癱在餐桌上,而我似乎因著慾望的發洩稍稍清醒了些:「我在幹什麼啊!連她是誰都不知道就上了她?」

我累了,一方面是身體的疲倦,一方面是剛剛精神太過緊繃,一放鬆就會覺得累。

但總不能這樣把她丟在那裡吧!

把不知道是累還是醉的她抱進浴室清洗,坐在浴缸邊緣,讓她背對著坐在我身上,我拿起沐浴乳輕輕為她搓洗。

「哼!算妳賺到,不但有個曠男陪妳嘿咻,還幫妳洗澡!」

看著還昏沈沈的她,我心裡忍不住要抱怨兩句。

不過這個姿勢實在很危險,她的股溝磨蹭著我的陰莖,而我的手為了清洗在她的胸前和私處遊移,
一不小心可能又要大戰三百回合。

水柱沖洗到她下體時,她輕輕動了一下腰,這一動,我的小弟弟也跟著不安分,(喂!兄弟,我從來不知道你是一夜七次郎啊!)一個小小動作引起的連鎖反應就是她又溼了,我又硬了。

她又開始想要,難耐地扭動著身體,我輕咬住她的耳垂,一手愛撫她的玉乳,一手在她身下揉捏,感覺她的愛液氾濫成災,我站起來,讓她稍微前傾,這次我沒有問她要不要,從背後就直接進入她體內。

「啊!」她或是沒有想到我突然的動作,表情和身體明顯地僵直了一下,我扶著她的腰,抽插的速度比剛剛更快更猛,大概是每次都有頂到花心,她的表情比剛剛更淫蕩了,「啊……啊……不要……啊……」她的聲音在浴室裡迴響,那回音更是催情,她的身體被氤氳的水氣包圍,全身都是漂亮的粉紅色。

她的手似乎想扶著什麼東西,但卻無處可放,只好揉著自己的雙乳,不過這也只是讓她更快高潮罷了。
在浴室做愛的好處是沖洗方便,做完今天的第二次之後,我快速地把我們兩個全身上下沖洗乾淨,我是絕對不要再來第三次了,開什麼玩笑,我可不想不到三十歲就精盡人亡。

動手把她的衣服穿回去,讓她躺在床上,我靜靜地看著她,素淨的臉龐怎麼看也看不出來會有如此激情的演出,熟睡著的她周身仍散發出一種寂寞的味道,那種寂寞比我更深,深到也許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她原來是寂寞的。
妳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我捧起她的臉,再一次確定。



「妳知道對一個男人說這種話會有多嚴重的後果嗎?」

「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杜蕾拉開我的手,不由分說吻住我。

我很快地搶回主導權,將她壓在沙發上,在她的唇被我吻得鮮紅欲滴之後,我在她眉額、耳垂和頸窩落下無數細碎而輕柔的吻。

「啊……」我咬住杜蕾的耳垂,用舌尖輕舔,讓她不由得發出了好聽的呻吟。

脫下她身上的T恤和胸罩,我不疾不徐地親吻著她的鎖骨和胸前的皮膚,兩隻手握住她美麗的雙乳,手指不安份地揉捏著那兩朵小小的蓓蕾,看著它們紅腫挺立,杜蕾的表情也變得興奮起來,但她仍輕輕咬著下唇,似乎在壓抑自己發出聲音。

再一次欺上她的唇,讓舌頭在她口內興風作浪,「叫出來,沒關係,我喜歡聽。」我在她耳邊輕輕吹著氣。

「嗯……」杜蕾星眼半睜,檀口輕啟,令人難以把持的聲音流洩而出。

我脫掉她的裙子,隔著底褲搓揉著她的蜜穴,手才觸到她細緻的肌膚,就已感覺到她腿間的溼潤,將手指從內褲邊緣伸入,放浪地勾弄著她體內的小核,「啊……不要……」她將腿夾緊,卻不知道這麼做會使快感加倍。

「現在說什麼都來不及了。」我的手指持續動作著,感覺愛液不斷地湧出,她的皮膚也灑上了一層如櫻花般美麗的色澤。

將被愛液弄濕的內褲脫下,我輕輕分開她的雙腿,讓她溫暖的甬道在我面前展露無遺;我低下頭去,舌頭侵入蜜穴中翻攪,杜蕾敏感的身子立刻起了激烈的反應。

「啊……啊……不可以……啊……不行了……」

她尖叫著想逃開,但身體的反應卻和她的想望背道而馳,身體越是扭動,就越濕潤,越有利於接下來要發生的一切。

「啊……」她的身體起了一陣不尋常的緊縮,高潮了。

舌頭離開她下身的溫暖,把嬌喘不已的杜蕾抱進房間,沙發太小,做起來不舒服。

「張開眼睛,看著我。」我說。

我跨坐在她身上,除去身上所有衣著,我要杜蕾好好看清楚我究竟是誰。

也許這是身為男人的自私,雖然明白自己可能是個代替品,但就算替身演員也該有個名字。

欣蓉半睜著眼,「寧……」她輕喚著我的名字。

我吻住她,一隻手往下探索她的潮溼,僅僅是用指腹輕壓住陰核震動,就可以讓她興奮不已,伸出手指插入她的蜜穴,刻意放緩了抽送的速度,我要她渴望我,我要把她潛藏著的慾望全部引出來。

「啊……嗯……啊啊……我……嗯……快一點……」

她口中發出的聲音是最好的春藥,讓我下身的慾望膨脹到幾乎難以忍耐。

我太想要她,多一分鐘的忍耐就是多一分鐘的折磨,把她的臀稍稍擡高,分身毫無阻力地進入她體內。
欣蓉輕嘆一聲,眉頭微皺,表情讓人又愛又憐;忘我地在她體內抽動著,看著她美麗的身體隨著我的動作而隨之搖擺,不覺又加快了深度和速度。

「啊啊……啊……好深……不行啦……要壞掉了……」

欣蓉發出令人心醉神馳的呻吟,腿也將我的腰夾得更緊。

我抱起她,把她的背稍稍擡高,陰道自然變窄,每次抽刺的快感當然加倍。

「不要……不要……嗯哼……啊……不要……啊啊……」

她放聲叫著,不久就到達了第二次高潮。

「喔……」我舒服地發出聲音,「快了……要到了……喔……」

感覺自己快要射精,想在射精前把陰莖拔出的,欣蓉卻阻止了我的動作,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啊……」全射在她體內了。

「今天……是安全期……阿伯…沒關係……」欣蓉滿身大汗,氣喘籲籲。

我俯身又去吻她,杜蕾的手在我胸前摩挲,指尖一吋一吋地觸摸著我,我才知道女人的手指也可以讓男人變得性感,才知道被撫摸原來是那麼教人無法抗拒的事。

「啊……」下身的慾望又開始勃發,「妳會害我又想要的。」我不想讓她太累。

「沒關係,我想要。」她順手將我推倒在床上,伸手握住我的陰莖套弄著,等我感覺下半身已經開始燃燒,杜蕾擡起臀,坐了上來。

「啊……」兩個人幾乎同時發出呻吟,杜蕾擺動著腰肢,似乎對於這種能自己掌控速度、角度和深度的姿勢感到滿意;髮絲性感地上下飛舞,美麗的雙乳也激烈地晃動著,肉體互相拍擊的聲音象徵著情慾燃燒的頻率,「啊……啊……好棒……不行了……嗯……」她忘情地出聲,「啊……又來了……啊……」
欣蓉今天似乎特別激情。當我在她體內第二次射精後,兩個人都累得無力再戰,我側身躺下,把欣蓉抱在懷裡,就這麼裸身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