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鄉土巨著(1-7) (3/3)

 第七回

  半個小時一晃而過。我從床上起來,走到窗前,隔著竹窗簾看著窗外。一會
劉潔從西廂房走了出來,她徑直走進了東廂房。我知道她見到我不在,肯定會馬
上出來的。果然,一會兒劉潔就出來了。她朝著北廂房走了過來。她大概知道我
到了他們的臥室裡。看來她和我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

  我決定嚇嚇她,連忙躲到了門背後。
第七回

  門開了,劉潔走了進來。

  我走上去,從後面一把抱住她,雙手老實不客氣地在她高聳的胸前揉搓著。

  劉潔顯然對我早有防備,她對我的偷襲沒有一點吃驚。看來我想嚇唬她一下
的招數被她看穿了。

  “嫂子,我嚇你你怎麼一點都不害怕呀?”我從背後抱著她,在她耳旁低聲
問道。

  “看,你的衣服不是在我的床上,房間裡除了你還有誰?”劉潔指了指床,
“況且你在動些什麼歪腦筋我還不知道?到底我這十歲不是比你白大的。”

  “姜還是老的辣啊,”我輕笑著把門關上。在北廂房裡我和劉潔的對話始終
細聲細語的,因為西屋裡還有個江大媽,雖然眼睛看不見,但耳朵應該是沒什麼
問題的。

  我一把抱起了劉潔,往床前走去。邊走邊和劉潔親吻著。

  劉潔抱著我的脖子一臉的幸福,“小雨,和嫂子在一起高興麼?”

  “怎麼不高興呢?”我把劉潔放倒在床上,給她脫衣服,“能得到嫂子這麼
個大美人,我真不知道哪輩子修來的福分。”

  “是啊,也不知是我前世哪輩子欠了你的債,要到這輩子來還。”劉潔對我
這個命中克星顯得無可奈何。

  一會工夫,劉潔已是身無寸縷。她側躺在床上,斜對著我。從這個角度看過
去,劉潔的身材更是玲瓏剔透。雪白的膚色,襯著小腹下一小片濃密的烏黑,一
下子讓我的陰莖又回復到了一百度。

  “到底是個毛頭小夥子,受不了刺激,只看到我的裸身就硬成這樣了啊。”
劉潔抓住我陰莖開始輕輕的套弄起來。

  我在劉潔的身旁側躺了下來,和她親吻著,一只手則不老實地在劉潔的全身
上下遊走。

  “唔…”劉潔低吟了一聲,她又被我挑起了情欲,杏眼含春,不由自主地加
快了套弄陰莖的速度。

  “啊…嫂子,慢點…再這樣下去我要射精了。”感覺龜頭有些麻癢後,連忙
對劉潔說。

  “射了才好,這樣你今天就不會煩我了。”劉潔揶揄地說,不過說歸說,最
終她還是把手停了下來。

  我把劉潔的大腿打開,她的下身露了出來。劉潔的陰毛呈倒三角分布,陰脣
旁邊也稀稀拉拉的長了些。雖然生過孩子,可是陰脣還是可愛的粉紅色。大概還
沒有徹底興奮,劉潔的陰道口看上去不是特別的濕潤。

  我一邊和她親吻,一邊用手指撫弄著她的下身。

  “啊…”嘴脣、陰脣在我的同時挑逗之下,劉潔發出了蕩人心魄的呻吟。

  她的陰道已經漸漸濕潤,陰道口害羞的滲出幾滴透明色的液體。我把手指在
她的陰道裡來回抽拉,一會兒手指上已布滿亮晶晶的淫水。

  我抽出手指,放到她的嘴邊,“嫂子,你嘗一下,這是什麼味道?”

  “啪!”我的手被劉潔重重的打了一下,“你怎麼那麼討厭啊?你竟然叫我
吃自己的…自己的…”

  “自己的什麼啊?”我促狹地笑了笑。

  我沒有堅持讓她舔我的手指,因為我知道有的事情是強迫不來的。我把手指
放在自己的鼻尖處聞了聞,一股腥臊味撲鼻而來,讓我的陰莖更是硬挺,看上去
紅得發紫。

  我繼續撫摸著劉潔的下身,觀察著她的反應。劉潔好像十分的受用,閉上雙
眼享受著我的撫弄,臉頰通紅,嘴脣微微顫動。我的手指在劉潔的陰道裡留連忘
返,帶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淫水。她自動地擡起大腿並叉開,以配合我的動作。

  我低下頭吸啜著劉潔的乳頭,慢慢的她的乳頭變得硬挺起來,白皙的乳房顯
得越發的豐滿挺拔,讓人愛不釋手。

  “都硬成這樣了,還不上來。”劉潔輕撫著我的陰莖。

  “噢,嫂子的話不敢不從啊。”說著我把她的大腿分到最大,爬了上去。

  “還油腔滑調啊。”劉潔一手分開濕漉漉的陰脣,一手引導我的陰莖對準她
的陰道口。

  感覺陰莖對準了一個濕潤的小洞,我撅起了屁股用力往前一頂,“撲哧”一
聲,陰莖已經全根盡沒,被一股溫熱濕潤的感覺所包圍。

  “啊……”劉潔一聲小叫,“輕點,你一下子插進來會把我弄痛的。”

  “那讓我輕輕地抽。”說著我趴在她的身上一前一後的運動起來,雖然陰道
裡已是濕透了,可大概是陰莖還沒濕潤的關系,剛插進去時感覺澀澀的。

  “咕唧、咕唧”,只一會工夫,劉潔的陰道就發出了讓我興發如狂的聲音。

  “嫂子,你的下邊已經很濕了,”我舔著劉潔的耳垂低語,“我日你日得舒
服吧?”

  “啊…你怎麼老說廢話啊…”劉潔此時已經徹底變成了個蕩婦,雙手緊緊地
抓住我的肩膀,在下面不停地把屁股向上迎合過來,用實際行動來表達著她的興
奮。

  每次插入,我都把陰莖插到劉潔的陰道深處。在我的大力抽插下,她的陰道
變得無比濕滑,就像下雨天走在泥濘的鄉間小路上。

  從劉潔的陰道口滲出的淫水把我的陰莖浸潤得亮晶晶的。陰道口如同一個貪
嘴的小孩般把陰莖吮咂得舒舒服服。

  “喔…嫂子…你夾得我真舒服…”我發出了由衷的贊嘆。

  我抱著劉潔坐了起來,當然這時我的陰莖還是插在她的體內。抱著她,享受
著陰道壁的溫暖濕潤。

  “小雨…要抓緊時間啊…快三點半了啊…”說著劉潔抱著我的脖子,蹲坐著
上下套弄起來。

  我抱住她的腰,讓她斜仰著上身對著我。“嫂子,看下邊,我和你連在一起
了。”我故意用露骨的話語挑逗著她,我要撕碎她的羞恥心。

  “啊…”劉潔低頭看了看,發出了不知是舒服還是羞恥的呻吟聲。她難以置
信地看著我們的陰毛糾纏在一起,看著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內不停進出,臉色緋
紅,對自己的陰道口不知羞恥地箍咂著我的陰莖而感到羞恥萬分。

  “太難為情了啊……”劉潔蹲坐著把我緊緊地抱在她的懷裡。說管說,做管
做,她的屁股此時毫無保留地出賣了她,還是在不停地起落,反映出此時她的真
實感受。

  “嫂子,我要和你一起到高潮。”我也緊緊地抱著她,陰莖在火熱的陰道內
快節奏地進出。

  “嗯…讓我們一起到…抱緊我的屁股…”此時劉潔淫蕩的一面暴露無遺,看
得出她已經全身心地在欲的海洋裡暢遊。

  我如她所願把她的屁股抱得更緊,手掌心裡滿是滑膩的肉感。我和她一起加
快了擺動的幅度,陰道和陰莖的摩擦逐步加劇,快感正在不停的攀升。

  “鈴、鈴、鈴……”正在我和劉潔朝著共同的目標挺進,快要達到快感的頂
峰時,客堂裡的電話鈴聲不識時務的響了起來。聽到鈴聲,我和劉潔不由自主地
停了下來。

  “倒黴,為什麼每次我和劉潔做到緊要關頭總會來個不速之客?”我心裡暗
自叫苦。

  “小雨,讓我先接下電話。”劉潔推了推我,作勢要抽開我的陰莖。

  “打好電話嫂子再來給你日。”說完這句話時她的臉紅得像新娘子頭上的紅
蓋頭,羞不可抑。

  “不,我不要和嫂子分開,那個電話不接也不要緊的。”我抱住劉潔的屁股
一陣猛抽,陰莖每一下都觸到了陰道深處。

  “啊…不接不行的啊…我婆婆知道我到家了啊…”劉潔在我的猛烈進攻下,
爽得哭爹叫娘。

  “鈴、鈴、鈴”鈴聲還是倔強地響著,看來不接是不行的了,可是我又不願
意和劉潔分開。怎麼辦呢?這時我想出了個連我都覺得膽大妄為的主意。

  “嫂子,干脆我們這樣連著,我抱你出去。”我說出了我的想法。

  “那…那…怎麼行啊…那太難為情了啊…”劉潔把眼睛閉得緊緊的,死死地
摟著我的脖子。

  “不管了,再不去接江大媽可要有意見了,嘿嘿。”見劉潔不是很堅決的樣
子,我抱著劉潔下了床。陰莖還是整根插在她的下面。

  劉潔此時已是徹底地墮落了,閉著眼睛,雙手環抱著我的脖子,大腿緊緊地
夾著我的腰不放,享受著我的陰莖帶給她的快感。一縷縷粘稠的淫水從我們的結
合部不停地滲出,把我的睾丸都浸濕了。

  從床到門口沒多少距離,可是我們卻像走了十萬裡那麼長,每走一步,都加
劇了我和劉潔的快感。好不容易開了門,眼前的景像卻讓我吃了一驚,原來江大
媽大概遲遲見劉潔不接電話,自己走到客堂裡接電話來了。



  “進?還是退?如果進,萬一被江大媽察覺怎麼辦?如果退,說不定江大媽
已經聽到我開門的聲音,退回去反而引起她的懷疑。不過還好剛才我和劉潔在房
間裡時聲響不大,要不然被江大媽聽到了什麼,那我和劉潔都完了。”一瞬間我
的腦子裡閃過了好幾個念頭。不過最後我還是選擇了險招,繼續前進。

  劉潔此時由于被我抱著,背對著客堂,所以並不知道江大媽也來到了客堂,
她現在還是沈醉在這種特別姿勢所帶來的快感之中。

  “喂,哪位?”江大媽坐在西邊的太師椅,拿起話筒說道,她是個白內障患
者,也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睜眼瞎,所以她根本看不到我正和劉潔同樣赤身裸體
地抱在一起。她也頂多聽到一個人的腳步聲,因為此時的劉潔正雙腳離地,被我
日得不知魂飛何處。

  “啊,阿凱啊。”江大媽繼續聊著,大概是江凱打來的。我抱著劉潔坐到東
邊的太師椅上,和江大媽就隔著一個八仙桌。

  劉潔聽到江大媽的聲音,睜大了眼睛看著我,她想不到我瘋狂到這種地步,
居然在她婆婆面前抱著她,和她赤身裸體的做愛。

  “啊,媽你怎麼跑出來接電話了?”

  劉潔的反應夠快,這時我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心思的敏捷,真可以說是處變
不驚。

  “我見你不出來,就自己來接了。”江大媽把話筒遞了過來,“喏,阿凱打
來的。”

  “媽,我剛才肚子有點痛,在方便,阿凱早不打來晚不打來,偏偏在這時候
打來,真是服他了。”劉潔接過話筒向江大媽解釋著,看來劉潔還是很在意江大
媽的。

  “喂!阿凱嗎?人家正在方便呢,你來搗什麼亂啊?”劉潔對著江凱一陣嬌
嗔,我想在電話另一頭的江凱此時骨頭都要酥掉了吧。

  果然電話裡傳來了江凱的求饒聲:“老婆,下次不會了,今天打電話過來是
跟你說這個禮拜天我不回來了。反正還有一個星期多點就回來了。”

  原來這家夥這個禮拜天不回來,那劉潔可不是有著大把的機會陪著我,想到
這裡我不由得一陣偷笑。而此時我的陰莖還是在劉潔濕潤的陰道包裹之下,實在
忍不住了,我把陰莖用力往上一頂,感覺頂到了陰道的深處。

  “唔…”劉潔措手不及,被陰莖直抵陰道底部的強烈刺激之下發出了不可抑
制的低吟。

  “怎麼了?”江大媽和電話裡的江凱同時發出了關心的詢問。

  “沒…沒什麼…”劉潔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仿佛眼神要從我的身上剜下一塊
肉似的,手卻還是緊緊摟著我的脖子,“剛才肚子痛…現在還有點…”

  “那你自己要當心點,我不在你自己要注意身體。”電話那頭的江凱很關心
自己的妻子,可是他哪裡想得到她妻子的陰道裡正插著我直挺挺的陰莖呢?其實
別說隔著電話的他,就連和我們同處一室的江大媽也被瞞在鼓裡。

  “沒什麼事的話,我掛了。”劉潔顯然對目前的情況不是很適應,想要早些
結束對話。

  身體裡插著別的男人的陰莖,被慢慢的抽送著,正是刺激得想要大聲呻吟之
時,卻要強忍住快感,在婆婆的眼皮底下和在同老公通話的狀態下裝著若無其事
的樣子,確實是難為她了。

  “那好好在家等我啊,一個星期沒和你做,想死我了。你有沒有想我啊,老
婆?”江凱在電話那頭的聲音我聽得一清二楚。

  “要死了,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啊…”劉潔又被我偷襲了一下,發出了長長
的尾音。

  “我出去走走,你們繼續聊。”江大媽大概聽到他們夫婦倆在電話裡打情罵
俏,說得越來越不像話,再也坐不住了,說著就走了出去。

  看到江大媽走出了客堂,我抱著劉潔的屁股面對面地大動起來。

  “唔…”劉潔在我的沖擊之下,強行抑制住即將脫口而出的呻吟,“我的肚
子又在咕咕叫了,我要去方便了啊…”說著不等江凱反應過來,就掛斷了電話。

  此時我和劉潔全身赤裸地抱在一起,我坐在太師椅上,劉潔則蹲坐在我的腿
上,陰莖深深的插在她的體內。

  劉潔指了指她的房間,示意我抱她進去。我知道她還是想和我繼續下去的,
就抱著她走回了東間,邊走邊和劉潔親吻著,一只手抱著她的屁股,一只手揉搓
著她的乳房。劉潔則抱著我的脖子,不時地聳動一下屁股。這真是種絕妙的做愛
姿勢,居然能邊走邊做。

  關上房門,我抱著劉潔躺到了床上,我們的下身還是連在一起。

  一到床上,我就趴在她的身上猛抽起來,此時的我變成了一頭十足的野獸,
再也不會被誰左右,唯一在我腦子裡的只有插入、插入再插入。

  “啊…小雨…你怎麼這麼猛啊……”劉潔抱著我的脖子,在我的耳邊如泣如
訴,她只能這麼低聲地呻吟,因為江大媽還在院子裡,她害怕被江大媽聽到的。

  “快…還要快點…”劉潔的屁股隨著我的動作不停的迎送,我知道她已經快
到幸福的巔峰了。

  “咕唧,咕唧,”陰道在陰莖的強力抽送下發出了淫糜的聲音。

  “嗯…嫂子…你再夾得緊一點…”在劉潔興奮情緒的渲染之下,我更是難以
自控,覺得陰莖越來越癢,只知道自己的屁股像上了發條一樣不停地聳動。

  “啊…太舒服了啊…我就要到了…”劉潔死死地抓住我的肩膀,興奮得臉都
有些扭曲了,不過在我眼裡卻是美麗得如同天仙一般。

  “啊…我到了…”劉潔的頭披頭散發地在枕席上不停的左右搖擺,語無倫次
地低叫著,“不…不要…了啊…”

  終于劉潔到達了高潮的頂峰,陰道一陣陣地抽搐,陰道口一陣陣的緊握,從
陰道深處噴出一股灼熱的液體澆灌在不停進出的龜頭上。

  “啊…嫂子…我也射了…”快感越來越強,龜頭的麻癢一陣強過一陣。在劉
潔陰道的緊咂下,陰莖一陣急顫,射出了抑制已久的精液。射出精液後我並不急
于抽出來,而是意猶未盡的抱著她的屁股插了幾下。

  雲散雨收,房間裡只有我和劉潔低低的喘息聲交織在一起,我還是趴在她的
身上,不願把陰莖抽離她的身體,享受著陰道帶給我的溫暖潮濕。

  “討厭……都射出來了,還要抽幾下,你逞的哪門子能啊?”劉潔抱著我的
頭,在我的耳邊嬌嗔著。

  “誰叫嫂子這麼迷人,我不多抽幾下是對不起嫂子的。”見到劉潔如此嬌媚
蝕骨,我呆呆的看著她,簡直難以置信我已經得到了朝思暮想的美人,而且此刻
陰莖還插在她的陰道裡。

  “去拿廁紙給我擦下。”劉潔推了推我,或許她以前和江凱已經養成了發號
施令的習慣。

  “我不,我還要放會兒。”我故意搖了搖自己的屁股,半硬不軟的陰莖在她
體內又動了幾下。

  “算我求你了,小雨,呆會兒小美就要回來了。”沒辦法,劉潔只好軟語哀
求。

  “那還差不多。”我把陰莖抽離了劉潔的陰道,側躺在她身旁。陰莖在淫水
的滋潤下顯得滑溜無比,看上去亮晶晶的。隨著陰莖的抽出,一灘透明色的液體
也隨之緩緩的從陰道口溢了出來。兩片大陰脣更是嗷嗷待哺地微張著,布滿了濕
潤的淫水。

  “有什麼好看的?”見我兩眼直盯著她的下身看,劉潔好像有些不習慣,她
用一只手擋住了自己的玉門,“剛才不是給你看夠了。”

  “啪”的一聲,劉潔突然伸出手掌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下。

  “好痛!”我揉著屁股誇張地叫了起來,“好端端的干嘛打我?”

  “哼!誰叫你剛才害得我那麼狼狽的?”劉潔順手還把我的陰莖輕輕打了幾
下,戲昵道:“都是你這東西害的,害得我幾乎在婆婆面前出醜。”

  “嫂子,你還別說,剛才是誰被我日得呼爹喊娘的啊?”一聽劉潔這麼說,
我心裡樂開了花,她不僅沒有責備我,反而和我打情罵俏,這證明她已經從心底
裡接受了我剛才的瘋狂。

  “還說,討厭的家夥。”劉潔作勢要打我的陰莖。

  “我去拿廁紙,我去拿廁紙。”我忙不叠的跑到布簾後拿了幾張廁紙。

  “還是我自己擦吧,省得某些同志呆會又乘機搗亂。”劉潔從我手裡接過廁
紙,白了我一眼。說著,她張開大腿,用廁紙細細地把下身擦拭了一遍。

  “嫂子,也給我擦擦吧。”我指著水亮的陰莖。

  “美的你,哪個高興給你擦啊?”劉潔嘴裡好像不同意,可還是拿了廁紙幫
我擦著。

  “小雨,我們以後要盡量收斂些,不能這麼張狂了。”掃尾結束後,劉潔邊
穿衣服邊跟我說,“萬一被別人知道我和你的私情,你叫我的臉往哪擱?人家只
會說是我勾引你的。”

  “嫂子,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別人發現的。”我也穿好衣服,信誓旦旦。

  其實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欲望如同開閘的洪水般不可阻擋,我已食髓知味般
的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只能順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