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農和幾個大學女生的淫亂生活

老農和幾個大學女生的淫亂生活

今天這間大學女生寢室早早就熄了燈。 

  而且,大家也不說一句話,各自睡覺。 

  因爲今天她們寢室留宿了一位家長。據說是王小蓮的在鄉下務農的父親王炳。 

  自從那次玩了「說實話」的遊戲後,全寢室的人都知道王炳每次來看女兒時,都會和女兒做愛。有一次何靜還代替小蓮接待了王炳,後來帶回了一罐香噴噴的鹹肉。所以全寢室的人都對他有好感。 

  於是有人就提議:“以後小蓮的爸爸來了,就到寢室 來好了。不用再去住什麽賓館了。” 

  誰知道這次外面下起了傾盆大雨,他回不去了。在沒人開口送客的情況下,王炳在這個女大學生寢室 住了一夜。 

  大約快半夜了,躺在女兒身旁的王炳陽具也已經翹了半夜了。聽聽寢室 已沒有了聲音,於是他慢慢地開始行動了。 

  懷 的女兒似乎已經睡著了,他輕輕地在她耳邊叫了聲:“小蓮。” 

  王小蓮迷迷糊糊地回應了一聲:“爹。” 

  王炳輕手輕腳地脫掉女兒的內褲,爬上她的身子。堅挺的陽具抵在女兒的陰道口上,屁股輕輕一壓。 

  “唔!”女兒有了反應,她摟著父親的身子,雙腿搭在父親的屁股上,細腰輕扭,迎合著父親的抽插。 

  皓月當空。月光下這間大學女寢室,一位老實的農民父親壓在自己青春美麗的女兒的裸體上,正耕耘著女兒白嫩大腿間的柔嫩的肥田。王炳叼住女兒的一只乳房,大口大口地吸著、咬著,屁股不停地上下起伏,陽具在女兒緊暖嫩滑的陰道中進進出出,就像活塞一樣,出入之間帶出了女兒晶瑩的淫水。 
  不知不覺中,王炳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木架床受不住這額外的沖擊力,“吱┅┅吱┅┅”地發出了聲響。 

  陽具和陰道在快速的摩擦中都産生了強大的快感。 

  王炳喘著粗氣,身子上下起伏,狠狠地撞擊著女兒嬌柔的身子。 

  王小蓮在父親的抽動下嬌喘籲籲,挺動小巧渾圓的屁股迎合父親,她已迷失在父親帶給她的快感之中了。 

  在一百幾十下的抽插之後,小蓮達到了高潮,淫水透過陽具和陰道的間隙流到外面,又滑過暗紅的菊穴,滴在白色的床單上,濕濕的一片。 

  王炳知道女兒已經泄了,可他卻還在興頭上,陽具依然堅挺粗壯。女兒在高潮的刺激下已經迷迷糊糊的,癱軟昏睡下來。他看著女兒疲倦的樣子,他不再忍心去弄她。 

  忽然,一滴涼涼的東西滴在了王炳的背上,他伸手一摸,粘糊糊的還有一股腥騷氣味,如同女兒的淫水一般。難道上面┅┅王炳輕輕地下床,探頭向上鋪看去。 

  睡在王小蓮上鋪的是錢蘭,她此時正自摸自樂呢! 

  原來,錢蘭並沒有睡著,下鋪翻天覆地,淫聲大作,叫她哪 睡得著啊? 

  此時,她正自己找樂子呢。只見她一手撫摸自己的乳房,一手伸入內褲 摳弄,臉上迷醉的模樣讓人看了心癢癢。 
  忽然,她似乎感覺到有人在看她。睜眼一看,王炳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她呢。一時間,她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伸在內褲的手,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只有閉緊雙眼假裝看不到,那樣子真是能迷死人了。 

  王炳爬到上床,一把拉下了錢蘭的內褲。她的手還捂著自己那少女的重要部位,借著月光可看到她手指上晶瑩的汁液。王炳輕輕拿開她的手,只見烏黑的陰毛被淫水浸得發亮,一縷縷地貼在陰唇上。 

  “這丫頭流了不少水啊!”王炳看到這淫糜的景象,陽具堅翹的舉起來。他也懶得做什麽前戲了,老實不客氣的爬到發情女大學生的大腿間,雙手架起錢蘭的雙腿,立馬就把暴脹的陽具插入了她早已潤滑得足夠了的陰戶中。 



  “唔!”粗壯的陽具帶著熱力進入了自己的體內,錢蘭禁不住發出了一聲呻吟。在同學父親的面前露出這副淫蕩樣子,讓她異常害羞,她抓過被頭捂住自己的臉。 

  淫水泛濫的陰戶和火熱的胴體告訴王炳:身下的這位美少女需要他有力的撞擊!他跪在錢蘭的兩腿間,雙手揉捏著她發育得比小蓮更好的乳房,屁股大幅度地前後運動,一下下有力地把陽具插入那好像他女兒一樣的少女的陰戶中。 

  “噢┅┅唔┅┅”錢蘭扭動著細腰,一雙大腿無力地分在兩邊,雪白的屁股嬌羞地迎合著王炳的沖撞。  金品網獨家

  錢蘭的乳房比女兒小蓮的要發育得好,女兒的乳房一手抓下去就全蓋住了,而她的卻無法用一手握住。 

  “城市的姑娘營養好,奶子也特別大。”王炳心想,雙手更是大力地搓捏起來。 

  一會兒,他伏下身子,拿開她捂在臉上的被子,只見她已是香汗淋漓,一縷秀發粘在額頭上,雙眼微眯,一排雪白貝齒緊咬著下唇,仿佛是想堵住那銷魂的呻吟聲,可是那聲音還是從不停張翕的鼻孔中鑽了出來。 

  王炳親吻著錢蘭,不,確切地應該說他舔著她的臉,吮著她的嘴,弄得她滿臉都是他的口水。 

  錢蘭只覺得一股濃烈的男人味道撲面而來,下身強力的快感已使她迷茫了,迷失了,她饑渴萬分,不由自住地張開小嘴尋找那瓊漿玉露,貪婪萬分地吮吸著王炳的口水。她已忘記了羞恥,雙手緊緊抓著王炳的背脊,兩腿夾在他的腰上,雙腳不住亂蹭,小腰更是不停地扭動,迎接著他愈來愈猛的撞擊。 

  王炳吮吸著少女甘甜的汁液,結實的屁股不停地上下起伏,陽具進出陰戶間帶出大量的淫液,滑膩而火熱的陰戶令他快感倍升,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忽然,他感到身下的少女一陣痙攣,陰道像小嘴一樣不停吮吸他的陽具,強力的快感頓時傳遍了全身,他刹間停下了動作,喉嚨傳出低低的吼聲。他泄了,滾燙的精液深深地注入了少女的體內。 
  王炳從錢蘭濕濕的陰戶中抽出陽具,翻身下床,走到門口,“啪”地一聲打開了燈。刹時,七具少女的玉體便呈現在他的面前。錢蘭和女兒小蓮已經慢慢進入了夢鄉,而其馀的五位正欲火中燒,雖然也都閉著眼睛,但她們不是在睡覺,而是在等著王炳爬到她們的床上。 

  王炳就近爬上了孫麗麗的床,坐在她的身邊盡情欣賞她那充滿青春氣息的少女胴體。 

  雪白的乳罩裹著豐滿的乳房,同樣雪白的內褲在她兩腿間勒起一座迷人的三角形小山丘,中間濕了一大片。她的腿光滑而修長,在燈光下閃著迷人的光澤。由於剛才是在手淫的緣故,她的臉紅紅的,尤如春天的海棠花,小巧可愛的鼻子下面那張殷紅的小嘴此時正不安地顫抖著。 

  孫麗麗才覺得床搖了一搖,緊接著就有一具男子氣息很重的身子靠近了她。她心如鹿撞,屏息等待,可是情況和她想的有點不一樣,對方遲遲不見行動,她幾乎要睜眼去看了。 

  忽然,一雙粗糙的手解開她的乳罩,蓋在了她的乳房上。那手上的老繭擦過她嬌嫩的乳房,令她酥癢難當。這雙手搓著她的乳房,捏著她的乳頭,使她禁不住呻吟起來,她感到乳房要被搓破了、捏爆了,可她又渴望著他那粗魯的動作。 

  一會兒,這雙手從她的乳房上移了下來,滑過平坦的小腹,來到她豐滿的臀部,輕輕褪下了她的內褲。   

  孫麗麗一絲不挂地暴露在這位同學的父親面前,她感到他好像停了一會兒,似乎被什麽東西迷住了。但只是一會兒,一只粗糙的手便蓋在她嬌嫩的陰戶上,它輕輕地撫摸她的秘處,手指滑過她的陰唇,在她的陰溝上下撥弄。 

  “噢┅┅”孫麗麗低低地呻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