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榮耀】第十三章 月事來了(下)

第十三章 月事來了(下)

  “什麽?求求你玲玲姐,別開玩笑好不好?我心髒不好,不能承受這樣的打擊。”我猶如聽到晴天霹雳,嘴�不但可憐兮兮的,心�更大歎運氣怎麽如此差,早上小君也是月事來了,現在,性感的大美人也來了月事,到口的肥肉就在嘴邊,但卻吃不了,那痛楚簡直難以形容。

  “恩……恩……所以,我勸你還是把手放開,免得受盡折磨……恩……你放手吧。”葛玲玲想拉開我的手,但在我的撫摸下,她的嘴唇微微地張開,不停地哼出呻吟。

  “既然如此,那幹脆大家一起受盡折磨算了。”我彎下腰,咬著葛玲玲的耳垂,葛玲玲的耳垂很豐滿,有一個小孔,但今天她沒有戴耳環,我正好一點一點地咬,最後,把那顆嫩嫩的耳垂含在了嘴�。

  “啊……你……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幫你介紹了小樊。”葛玲玲避開了我的熱吻,只讓我的嘴唇雨點般地落在她的脖子上,我那雪白的脖子上留下了一片片紅印,那些紅印就如同一朵朵雨後的紅梅。

  “十個小樊也比不上你。”我陶醉了,陶醉在沁人的幽香中。

  “你放不放手?”耳鬓斯磨的纏綿讓葛玲玲難以抑制她的情感,她微微地打開了雙腿,在我親吻中,她踢掉了鞋子,露出了光腳丫。

  “我不放。”我的舌頭舔到了鎖骨,鎖骨很白,很消魂。

  “你別樣……如果你現在放手,也許以後我……我給你機會……”葛玲玲似乎與理智做出最後的決鬥。

  “讓以後見鬼去吧,我只在乎現在。”我確實討厭以後,青春無價,時間無價,多一秒鍾享受到美人恩,這是幸福。

  “你……小樊在旁邊,萬一她看見了……”葛玲玲挺起了胸膛,讓高聳的乳房更加挺拔。

  “看見就看見。”我心想,如果小樊看見了,我把這兩個美女一起上了。

  “啊……別摸了……你……你要怎樣才放手?”葛玲玲又不合時宜地制止我的手,但我的手還是越來越大膽,都已經滑進了牛仔褲�了。

  “吻我。”我呢喃。

  “不行……我絕對不會親老公外的男人。”葛玲玲猛的搖頭。

  “是麽?那不等於別的男人不吻你。”話剛說完,我就吻了上去。

  “恩……唔……”葛玲玲的眼睛確實很美,就是憤怒的時候也很美,她的臉被我向後扭轉,我從她身後迎了上去,含住了她的紅唇,葛玲玲憤怒地睜大了雙眼。

  “唔……唔……”雖然憤怒,但葛玲玲的反抗並沒有我預想中的激烈,我一點一點地撬開她的牙床,用舌頭撬,葛玲玲緊咬牙齒,拒絕我的侵入。

  其實男人只要吻住了女人的嘴巴,只要她不反抗,或者反抗不激烈,那麽女人終究會把嘴張開的。因爲她要呼吸,鼻子此時只能噴粗氣,不能呼吸,想呼吸,唯一的辦法就是把嘴巴張開。

  葛玲玲張開嘴巴的時間比我預料的要長,看來她很能忍,但我不能忍,騰出了一只手,我用兩根手指再次夾住了葛玲玲的乳頭,大拇指按在了乳頭上,一陣狠搓,葛玲玲全身顫抖,她的小嘴也在顫抖中的打開,我一卷而入,瘋狂地吞噬她口腔中的一切。

  “唔,唔……嗚……”沒有比女人的口水更美味的瓊漿了,也沒有比女人口水更解渴的玉液了,葛玲玲的瓊漿玉液不但香甜可口,還源源不斷,我閉上眼睛,動情地吞咽,不小心,把一條軟軟的,會動的東西含住了,我伸出舌頭去舔,突然,葛玲玲關閉牙齒,咬住了我的舌頭,我大驚,睜開了眼睛,我看到葛玲玲似笑非笑,我心一動,伸手滑過了她的肚臍,進入了平滑的小腹。

  “哎喲……別咬……痛……”我的手被葛玲玲抓住的同時,舌頭也被用力地咬了一下,我大叫。

  “知道痛了吧,恩,這下你應該印象深刻了,還不放開你的臭手?”葛玲玲一邊抹著嘴邊的唾液,一邊飄著床上的樊約。

  “玲玲姐,你是不是真的來月事了?”松開了雙手,我還是不死心,雖然我知道問了也是白問,但我還是要問。

  “你不相信?”葛玲玲翻了一下眼皮,她開始整理上衣。

  “說實話,我有點不相信,我想看看。”我盯著飽滿的乳房猛吞口水。

  “你不但討厭,還非常惡心,這有什麽好看的?你今天已經很過份,別再出格了,看在今天你送我禮物的份上,我原諒你,如果你敢再放肆,哼!”葛玲玲整理好上衣,還到處找她的乳罩,但怎麽都找不到。

  我摸著口袋想笑。

  對女人溫柔那是我以前遵循的教條,我很好地遵循了二十六年,但我發現,二十六年前,我身邊一個象樣的女人都沒有。而二十六年後,我用蠻橫,無賴,甚至卑鄙下流的手段獲得了幾個女人,無論是戴辛妮,還是王怡,包括小君在內。

  我想,如果我繼續溫柔下去,那麽我也許一無所有,我已經不再相信溫柔了,至少不相信用溫柔可以得到自己想得到的女人。

  女人有時候需要的不溫柔,而是征服,強烈的征服。

  “你不給我看,我會不死心,我不死心,也許就要暴力了。”我突然冷冷地說道。

  葛玲玲感覺到我的語氣有些不對,她吃驚地看著,我站著,居高臨下,有一種向下壓的氣勢,而葛玲玲坐著,她明顯被我的氣勢所壓制,但葛玲玲還是那麽強橫:“我不怕暴力。”

  “你怕不怕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達到我的目的,我的目的就是脫,下,你,的,褲,子。”我一字一句地說出來,不但斬釘截鐵,铿锵有力,而且絕不容妥協。

  葛玲玲仍然坐著,她的坐姿很美,但她的身體明顯在發僵,從她閃爍的眼神�,我感覺到她的氣焰正在萎縮,看看客房的大門方向,又看看沈睡的樊約,猶豫了好久,才淡淡地說道:“你最好記住今天,我會十倍奉還的。”

  “十倍不夠,一百倍還少,是我自己動手呢?還是你自己脫?”

  “不用你,我自己來。”葛玲玲低下了高貴的頭,她尖尖手指挑開了黃銅紐扣,拉下了拉練,動作是那麽優雅,那麽誘惑,就和她脫鞋子那樣,充滿了魅力,這種魅力絕對不是男人可以抗拒的。

  我硬了,硬得厲害。

  脫女人褲子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雖然我知道葛玲玲脫掉褲子後我什麽都不能做,但我還是很期望她在我面前脫掉褲子,至少可以看看她的屁股,至少可以滿足我內心的占有欲,也許以後,我會沾沾自喜:葛大美人曾經在我面前脫過褲子。

  微微擡了擡臀部,葛玲玲就把牛仔褲脫下來了,露出圓圓的屁股和黑色蕾絲內褲,包裹著陰部的地方有一有些鼓起,白色的衛生棉露出了一小邊來,我失望極了,看來,葛玲玲的月事真的來了,失望之余,我還是看到了興奮的東西,小巧的內褲外,幾根卷曲的陰毛探了出來,看來這些陰毛和它的主人一樣,桀骜不馴。

  “失望了吧?李中翰先生。”葛玲玲得意地看著我冷笑,就好象一個人拿著一根骨頭在逗一條餓了半天的小狗,卻不給可憐的小狗舔一下。

  我就像那條可憐的小狗,我變得煩躁不安,也許出於針鋒相對,我沈聲道:“繼續脫。”

  “真惡心,難道你非要看到血才死心?”葛玲玲大怒,她幹脆把牛仔褲完全褪到了腳下,燈光下,她勻稱修長的大腿讓我窒息。

  “說對了。”我大聲地說道。

  “你不怕吵醒小樊就請繼續大聲點,我說過,你不會得到我的身體,一輩子也別想。”葛玲玲就像一頭紅眼母牛,如此劣勢下,她還能狠話連連,我心�不得不佩服她。

  “把內褲也脫了,反正要看,就看仔細了。”這是我放棄前最後一個要求了,看看時間不早了,美國期貨市場也已經開市,我已經做好回公司的準備。

  “看來你是要惡心到底了,我希望你看了別吐,只是……”

  “只是什麽?”

  “只是,你不覺得惡心,我可覺得惡心,你想看你來脫吧。”

  “好,你站起來,我來脫。”

  “賤男人。”葛玲玲站了起來,她怒極大罵,先踢掉了腳邊的牛仔褲,然後婀娜地轉身,雙手扶在梳妝台,單腿跪在椅子上,撅起了圓圓的屁股。

  這個姿勢讓我的陰莖又一下子強烈充血,不但硬,簡直要硬到爆炸,我知道,這是葛玲玲故意擺的姿勢,她是故意戲弄我,故意讓我欲火焚身。鏡子�的她,果然在竊笑。

  我很無奈,就好象自己銀行�有幾百億美金,但一個子都不能花一樣,我郁悶地走向前,抓住了性感的小內褲慢慢地拉了下來。

  哎,我歎了一大口氣,說實在話,葛玲玲的屁股比戴辛妮的屁股小一些,但葛玲玲的屁股夠圓,簡直就是一個大肉球,踢上一腳,也許真會滾動。看著她的屁股,我就想做愛,何況,我又看到了一條緊閉的小肉縫,那是一條令男人瘋狂的小肉縫,肉縫的周圍很豐滿,粉紅陰唇邊稀疏分散著一些陰毛,如果不是那張充滿經血的衛生棉,以及那股濃烈的腥騷異味,我會毫不猶豫地撲上去舔吸,可惜,我只能遺憾地歎息。

  “怎麽樣?死心了嗎?我可不介意地你看多兩眼。”葛玲玲擺動她的臀部,讓圓圓的屁股高高地撅著,好象再向我示威。哦,上帝啊,你對我真不公平。

  “好啦,把褲子穿起來吧,房間空調夠冷的,小心著涼。”我極力地平複心中的欲火,很溫柔地提醒葛玲玲。

  “我偏不穿,你說,我的屁股漂亮嗎?”葛玲玲的依然撅著屁股,她把頭扭過來看著我,向我放電,給我抛媚眼,尖尖的手指在豐滿的股肉上滑行,打圈圈,每次快要滑到股溝的時候就突然停止,然後發出了一聲呻吟。

  啊,天啊,我快瘋,這個女人是在折磨我,戲弄我,挑逗我,但我只能幹著急,我想,我今天要死了,要被活活氣死。

  “怎麽?你剛才不是很男人嗎?不是很凶嗎?你不是說你很需要嗎?恩……

  恩……小翰,我好熱……“葛玲玲在呻吟,她搖動屁股,輕扭她的細腰,我突然發現葛玲玲嬌嗲起來,同樣令男人骨頭酥麻,一點都不比小君遜色。如果不是她凶狠的眼神,我一定以爲她對我情意綿綿。真想不到,葛玲玲的演技那麽好,她的樣子看起來就像一個十足的騷貨。我在想,如果葛玲玲去拍電影,我一定會星光燦爛。

  “熱?熱就去洗冷水澡。”我苦笑。

  “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洗呢?”葛玲玲還不依不饒。

  我恨得牙癢癢的的,看她還在騷眉弄姿,我又好笑又好氣,忍不住飛起一腳,踢到肉肉的屁股上。

  可這一踢,我就後悔了,後悔死了。葛玲玲臉色大變,她連內褲都沒有穿好,就撲了過來,嘴�大叫:“你敢踢我,你這混蛋,王八蛋,臭流氓,我……我要殺了你。”

  眼前一花,我本能地舉手相擋,但一擋之後,我立刻感覺到左臂一陣火辣刺痛,我連忙一看,五道血痕已經曆曆在目。我又驚又怒,還沒有反應過來,葛玲玲又撲了上來,我不敢擋了,只有閃避,但已經來不及,又是一道嘶嘶聲,我脖子一辣,劇烈的疼痛馬上襲來。

  天啊,這是什麽女人啊?我嚇得屁滾尿流,急忙抱頭鼠竄。

  葛玲玲卻如影隨行,緊跟不放,追得我滿屋子跑,從睡臥追到前廳,從前廳追到浴室,又從浴室追回了睡臥,直到大家都氣喘噓噓。我打量一下戰果,可謂傷痕累累,連襯衣的紐扣都被扯脫了。

  葛玲玲雙手插腰,雖然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但眼神依舊淩厲。

  我頭皮發麻,膽肝俱裂,這次真的體會到爲什麽杜大衛怕葛玲玲怕得要死。

  看著葛玲玲休息了一會,又向我走來,我大聲求饒:“玲玲姐,玲玲姐有話好說,看在我那麽喜歡你的份上,這次算了。”

  “算了?嘿嘿,今天我讓你知道女人不是好欺負的。”葛玲玲的樣子有些特別,她只穿著內褲,上衣也是若隱若現的春光,但她居然一副凶神惡煞的口氣,我真不知道是愛她還是怕她。

  “沒,我沒欺負你,我是跟……跟你開玩笑。”我嬉皮笑臉。

  “開玩笑?輕薄我的身體,脫我褲子,我敢踢我,這是開玩笑?你李中翰今天能離開這間屋子的話,我改姓李。”葛玲玲怒氣未消。

  “我道歉,我接受懲罰,你消消氣。”

  “好,我轉過身,讓我踢十腳,那我就原諒你。”

  “五腳可以嗎?”我哭喪著臉。

  “二十腳,我討厭討價還價。”葛玲玲大怒。

  “好吧。”我轉過身子準備接受懲罰。

  “你是穿皮鞋踢我的,你現在把鞋子脫下來,我要穿的你皮鞋踢你。”葛玲玲恨聲說。

  “我鞋子那麽大,你穿不合適。”我想笑,那麽小的腳丫怎麽能穿我的鞋子呢?

  “少廢話,你脫不脫。”葛玲玲怒聲道。

  “好,我脫,我脫。”我慌忙脫掉了皮鞋。

  “我剛才是光著屁股被踢的,對不起,李中翰先生,請你把褲子脫掉。”

  “什麽?”我大吃一驚,脫褲子給人踢那是我百年一遇的糗事。

  “你脫不脫。”

  “好吧……我脫我脫……”我又好笑又好氣。

  “內褲也拉下……”我真服了,徹底地服了,我羞怒交加,很不情願地拉下了內褲,偏偏陰莖不爭氣,這個時候還高舉著。

  可身後的葛玲玲說了:“我叫你全拉下內褲,把前面的擋起來,露出屁股就行。”我差點笑出聲來,連忙把陰莖塞回內褲,這一來一回,我的陰莖大受刺激,越發堅硬起來。

  “恩,站好了……準備,1……2……砰……”

  “哎喲,我摔倒在地上,幸好客房全是地毯,我沒有摔著,嘴�大叫:”沒數到3你就踢,我都沒準備好,哎喲,好象踢到雞雞了。“

  “誰規定要數到3才能踢?嘿嘿,感覺如何?知道被人踢的滋味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我以後不敢了,你等會踢輕一點。”

  “少廢話,快站起來,還有十九次。”

  “哎。”我一邊站起來,一邊歎息。心想第一腳就如此厲害,給這個瘋女人踢完二十腳,那我的屁股不爛掉?不行,不能讓她踢下去了,但我情急之下又想不出什麽辦法。

  “站好了,這次我就數到三再踢,你好好忍受著,說不定,讓我踢爽了就免掉十次。”十次也夠我屁股開花的,哎,我歎了一口氣,打定主意,以後見到葛玲玲,有多遠躲多遠。

  “準備,1……2……3……”就在這�時刻,我下意識地向前跨出一大步,爲的就是想躲開這一腳,可是意外發生了,葛玲玲一腳踢空,身形已亂,重心更加不穩,結果仰身倒下:“砰”的一聲,狠狠地摔到了地毯上。

  “啊……哎喲……李中翰,你這次死定了……哎喲……”葛玲玲搓了搓屁股就要站起來。

  我一看,先是大笑,接著又是大驚,心想,不能再由葛玲玲胡來了,不然真的出大亂子,想到這,我急忙撲過去,把葛玲玲撲到在地毯上,死死地壓在她的身後。

  “別鬧了,我錯了,還不行嗎?”我真是綏靖,自己得勢反而向失勢的人求饒。

  “你放開我。”葛玲玲向我下命令似的。

  “不能放。”我搖頭。

  “你不放開你會後悔的,我保證。”葛玲玲的威脅確實不是空頭支票,但我沒有辦法。如果讓這頭母老虎發威,那後果不堪設想。

  “我已經後悔了,知道錯了,看在我送你一條項鏈的份上,你放過我吧。”



  我可憐兮兮的,上帝見了我這可憐的樣子都會感動。可是葛玲玲一點都不同情我。

  “哼,十條項鏈也抵不過那一腳,你居然敢踢我,居然敢閃躲,害我摔倒,嘿嘿,你快放開我。”

  “算了,求求你了玲玲姐,這次是我不對,我……我以後做牛做馬都會報答你的。”

  “以後?讓以後見鬼去吧,我在乎現在。”我一愣,這不是我剛才說的話嗎?

  葛玲玲居然現學現用。

  “別把小樊吵醒。”

  “醒就醒,我讓小樊知道你是個大混蛋。”

  “真的沒有商量?”

  “你沒資格和我商量。”

  “那你不用起來了。”

  “你放開我……”

  “不放……哎喲……你怎麽咬人?哎喲……別咬了,出血了。”

  “嘿嘿,快放開我,不然,我再咬。”葛玲玲的小嘴迷人性感,但咬起人來估計比起毒蛇也差不到哪�去,我的左手除了五道紅腫的抓痕,又增添了一排牙印,牙印下已經有血絲滲出。

  劇烈的疼痛激起了我無邊的怒火,抽出受傷的左手後,我迅速地把葛玲玲的兩條玉臂反剪到身後,然後坐到她的屁股上。

  葛玲玲開始掙紮,瘋狂地掙紮,勻稱而修長的大腿也胡蹬亂踢,我怒火中燒,看著那條黑色的蕾絲內褲半褪在圓臀上,那條深深的股溝若隱若現,我的欲火和怒火一起狂妄地燃燒起來,胯在的陰莖隨葛玲玲的掙紮而亂頂,有幾次都頂到了屁股中間,我突然熱血上湧,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下了葛玲玲的黑色蕾絲內褲,露出了圓圓的屁股,雖然斑斑的經血刺眼,但我毫不猶豫地扯掉內褲,露出猙獰的陰莖。

  葛玲玲雙手被我反剪,她的掙紮很有限,但嘴上依然不依不饒:“放開我,你這個混蛋,禽獸,流氓……”

  我冷笑一聲:“今天我讓你知道什麽是禽獸,什麽是流氓。”說完,我挺起了粗大的陰莖,直抵陰道口。

  “啊……你……你要幹什麽?”葛玲玲急叫,聲音很大,我真怕把樊約吵醒。

  “我要幹什麽?我要幹你,我要操你,你這個賤女人……”我的陰莖幾次亂頂後,終於頂中了陰道口,我用力一挺,整條陰莖沒入了血腥揮散的陰道。

  “啊,我月經來了,你怎麽敢?”葛玲玲激烈甩動她的秀發。

  “嘿嘿,你連人都敢殺,我還怕月經?你這個臭三八,潑婦……”我冷笑,抓牢了雙條玉臂,開始大力抽送。

  “你還罵人……”葛玲玲的反抗不是一般的激烈,她甚至向前爬行。

  “我罵你怎麽了?我不但罵你,我還要幹你,把你幹翻天……你這個賤人,我幹死你,我插死你。”我一點都不憐惜,貼著渾圓的屁股跟著前行,一邊揮動陰莖,瘋狂地向緊窄的私處進攻,每一次都插到底,我感覺頂到了子宮口。

  “啊……你……啊……不要,中翰,請你停下來。”葛玲玲的力氣稍減,語氣也變得軟弱起來。

  “請怎麽行?至少求我,你求我呀。”這是葛玲玲第一次求我,但我不爲所動,欲望掩蓋了我的同情心。

  “我求你停下來。”葛玲玲嬌喘著。

  “三個小時後,我會停下來的,你放心……”我冷笑。

  “啊……啊……”葛玲玲不再掙紮,的屁股在搖擺。

  “舒服嗎?臭三八。”我大聲問。

  “啊……啊……”葛玲玲不但屁股在搖擺,連軟軟的腰也開始扭動。

  滴……滴……滴……我的電話突然響起,足足把我嚇了一跳,幸好褲子就在旁邊,幸好手機就在褲子�,我連忙拿起接通。

  “哥,我回家了。”電話那頭,是小君的聲音。

  “恩,好,早點洗澡睡覺吧。”

  我正想挂掉電話,小君突然問:“哥,你在做什麽?”

  “我啊……我在抓老虎。”我忍住笑,身下的大美人靜靜地趴著喘氣,如雲的秀發四散,圓圓的屁股頂著我的陰莖,緊緊地頂著。

  “抓老虎?”小君很奇怪。

  “好啦,別羅嗦了,等會老虎跑掉的。”我這次連電源都關掉了,省的小君再打電話進來。

  再次趴在葛玲玲的身上,我開始動手清除葛玲玲身上的衣服,衣服很美,但我暫時不欣賞,包括那條帶血的內褲,燈光下,葛玲玲絲一般的肌膚閃著誘人的亮澤,看見她滿臉憤懑卻無計可施的樣子,我就想笑,忍不住用力頂了她兩下。

  “嗯嗯……你……”葛玲玲配合地呻吟了兩下。

  我壞笑,繼續抽插,抽得很快,插得很慢,嘴�還對著葛玲玲耳朵問:“嗨,大老虎覺得舒服嗎?”

  “你真想三個小時才起來?”葛玲玲氣急敗壞,但她的回答耐人尋味。

  “三個小時也不至於,看你表現如何了,如果表現風騷點,我考慮快點結束,如果,你死板板的,我就在你身上睡一覺。”

  “什麽風騷,我不會。”葛玲玲惱羞成怒。

  “其實,我最喜歡你剛才勾引我的樣子,想想我就硬,就像現在這樣硬,哦……”我又的抽插的速度又加快了,舔著葛玲玲的脖子,我的臀部頻密地聳動,小腹重重地敲擊那圓圓的屁股,屁股很彈,在我敲擊中,震蕩的臀肉泛起了一圈圈波浪,波浪在連綿,和葛玲玲的一起連綿,我松開了葛玲玲的的雙手,穿過雙肋,抓住了兩顆挺拔無匹的乳球,乳球在我手彙總被恣意揉捏,乳頭被狠狠的磨搓。

  “啊……我……我……我不會饒恕你的……嗯……嗯……”葛玲玲還在說狠話,只是她的狠話比呻吟差不了多少。

  “舒服嗎?大老虎。”怪異的腥騷在彌漫,我感覺到葛玲玲的陰道有東西排出,我不清楚是經血還是愛液,或者兩者有之。我突然感到愧疚,雖然聽說女人月經期間的性欲很強烈,但月經期間做愛對身體沒有好處,我漸漸地産生了憐惜,心想,把一個天下男人尊崇的大美女給強暴了,多多少少要對人家溫柔一點,讓人家舒服一點,也許大美女不那麽恨我,也許我和她之間能有一段浪漫的情緣。

  想到這,我抽插的速度慢了下來,我吻著葛玲玲的秀發,呼吸她秀上的香氣,還用手輕輕擦拭她背脊上的汗水,那些汗水有她的,也有我的,我感覺我和葛玲玲慢慢地融合,先是性器官的融合,再到汗水的融合,我期待著我們之間的心靈有一個融合,我呢喃:“玲玲姐,我真的很愛你,第一眼看見你就喜歡上你,你別生氣好嗎?”

  “臭流氓,你給我快點。”葛玲玲扭了扭屁股,突然大罵。

  我心一涼,心想,這個母老虎怎麽不解風情呢?不過,我還是很溫柔地撫摸著葛玲玲絲一般的肌膚,陰莖也很溫柔地抽插。

  “你快不快點?你再磨蹭……我喊了……小樊,小樊,有人強奸我……”葛玲玲猛烈地搖動身體,還大聲叫喊。

  我大怒,也嚇壞了,一手封住了她的嘴巴,惡狠狠地罵道:“你這個賤人,臭三八,你想把小樊吵醒?小樊醒了對你有什麽好處?你想害我啊?我……我今天就要強奸你,幹翻你,把你操個夠,看你還叫……”

  “唔……唔……”葛玲玲搖動她的頭部,雖然她的嘴巴被我封住,但鼻子�仍然可以發生濃重的鼻息。

  我一邊狂插,一邊低聲大罵:“我看你還叫……我看你還叫……”這是我這輩子最用力的做愛,我從來沒有這樣瘋狂過,猛烈的啪啪聲響徹了整個房間,我開始不滿足一個姿勢,一頓猛抽後,我拔出了陰莖,把葛玲玲的身體翻過,面向了我。

  可是,我突然間發現葛玲玲向我眨了眨大眼睛,如電的目光中又飄著水霧,看起來如夢如幻,我呆了一呆,以爲自己産生了幻覺,再仔細一看,滿臉潮紅的葛玲玲向我發嗲:“快點吧,等會大衛找不到我,會發瘋到處找的。”她呻吟了一聲,舔了舔有些幹燥的嘴唇,櫻桃般的紅唇經過了這一舔,又恢複了紅潤,紅得嬌豔,興奮的我激動地撲了上去,含住了這片紅唇,當然,我沒有忘記讓粗大的陰莖插進了泥濘的陰道。

  “嗯。”葛玲玲張開了小嘴,迎接了我親吻,一陣瘋狂的搜索中,軟小的舌頭主動伸進了我的口腔,我瘋狂地吮吸起來,身下,粗大的陰莖又開始了激昂的聳動。

  “啊……中翰……快……快用力……”葛玲玲摟著我,緊緊地摟著。

  “恩,玲玲姐,我愛你,你愛我麽?”我的陰莖在極度充血,極度膨脹,身下,血紅的陰唇真的被我幹翻出來,龜頭的棱角不停地摩擦陰唇上的那一小點,那小點越來越紅,越來越硬。

  “愛……愛……愛死了……你要好……好好欺負玲玲姐……”葛玲玲拼命地聳動她的臀部,拼命吞噬我的肉棒。

  “玲玲姐,我……我要幹你……”哦,我變得語無倫次。

  “幹……幹吧……哎喲……哎喲……我受不了……我要……”葛玲玲突然挺起了豐挺奶子,雙手緊緊地揪住了地毯,迎合我最重的一輪抽插,她痙攣了,痙攣得厲害。

  我大吼一聲,全身發麻,聚集在陰囊的東西狂噴而出,噴到哪�,鬼才知道。

  空氣在凝結,仿佛時光已停止。

  躺在葛玲玲的身下,我連怎麽喘氣都忘記了,還是葛玲玲先說話:“扶我起來好麽?我想洗洗,髒死了。”

  “休息一會好嗎?”

  “不了,等會我要去KT看大衛。”

  “杜經理在公司?”

  “恩,今天晚上大衛他要工作,幾個股東今天晚上好象有重大投資,我必須去陪他。”

  “晚上有重大投資?”我心中一動。暗思,真巧了。

  “恩。”我愛憐地又吻了吻葛玲玲,才拔出半軟半硬的陰莖,只是我拔出陰莖的瞬間,一股白濁的東西夾著紅色的液體從陰道�流出,我歉疚地看了看葛玲玲,葛玲玲似怒非怒地瞪著我,但我看得出,她的眼神是溫柔的。

  浴室�飄蕩著嘩嘩的水聲,在氲氤的浴室�,葛玲玲的樣子如同夢中的仙女,她盤起了頭發,裸露的乳房在水珠的滴淌下,驕傲無匹,圓翹的臀部繃得緊緊的,我貼過去。

  看到我貼近,葛玲玲飄了我下體一眼,她從洗手台的沐浴瓶�擠出白色的沐浴露,用小手抹在我的胸口上,然後一路往下,直到抓住了我的陰莖。

  我的陰莖早已經恢複了元氣,雄壯的龜頭怒目而視,好象睥晲一切,葛玲玲摸著我的陰莖露出了一絲怪異的笑容,她的雙手齊上,像是清洗,更像套動,我大聲呻吟。

  聽到我呻吟,葛玲玲放開了我的陰莖,她拿起花灑,把我陰莖上的泡沫沖洗得幹幹靜靜,然後嬌嗔道:“出去吧,我要泡一下,你這個壞蛋,我現在全身都酸,哼。”

  “我又想了。”我揉著葛玲玲的乳房在笑。

  “你瘋了,我下面都辣了,你就這樣愛我呀?”葛玲玲皺起了眉頭。

  “哦,不是,我只想你含一下我這�,我拉過葛玲玲的手放在我的陰莖上。

  “那麽大,怎麽含?真是的。”葛玲玲白了我一眼,然後低頭看著手中的硬挺的陰莖,臉色陰晴不定,輕輕地摸了一會,她才緩緩地跪了下去。大陰莖又粗又長,和葛玲玲的小嘴一對比,我也擔心葛玲玲能否吞下我的陰莖,但我期待著,葛玲玲卻有些猶豫,她盯著陰莖看了一會,又擡頭看看我,猶豫再三,才張開了小嘴,含住了我的龜頭。

  “哦。”我發出一聲呻吟。挺起陰莖就想往口腔�挺進。

  葛玲玲趕緊把陰莖從小嘴�吐了出來,用手揉了一下龜頭後,竟然站了起來,看見我貪色的樣子,她大聲嬌嗔:“趕快出去,不然,我把這條東西扭斷。”

  我一聽,大吃一驚,心�真擔心把這頭母老虎惹急了,趕緊滿臉陪笑:“好,好我出去,我出去,你慢慢洗,慢慢泡。”

  走出浴室門時,葛玲玲給我扔了一條大浴巾:“真是個大混蛋。”

  我接過浴巾的同時,浴室的門也“砰”一聲關了起來。

  我無奈地走回了房間,一邊擦拭著身上的水珠,一邊問自己:“我真是大混蛋嗎?”突然,我好象聽到“吱”的一是聲笑,我奇怪地四處察看,樊約還在沈睡,我暗自好笑,心想自己一定是耳朵出風了。

  可是,就在我從地毯上拿起了褲子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地毯上放著一只手提袋,這只袋子是樊約的,我記得是放在梳妝台上,現在怎麽會放在地毯上?奇怪,難道袋子會走路?或者是掉下來?這不可能,因爲梳妝台很寬大,不可能掉下來,再說了,就是掉下來,也不可能掉得那麽整齊,而且袋口已經打開。

  我狐疑地注視著樊約,越看越不對,心�更是暗暗吃驚,難道樊約醒了,如果她醒了,就發現了一切,我大驚,顧不上穿上衣服褲子,我悄悄地走近了樊約,她看上去依然熟睡,樣子依然甜美,可是,我發現她的胸口起伏沒有規律,一會長一會短,我明白了,這個小樊約八成是裝睡。

  我試探地喊了一句:“小樊。”樊約沒有回答,依然熟睡。

  我突然壞笑,伸手按在凸起的胸部上,輕輕地揉了揉。

  樊約還是沒有反應,但她緊閉的眼皮下,動了一下,這一變化瞬間即逝,但卻被我敏銳地捕捉到,我笑了,笑得很邪。

  挺立的陰莖告訴我的性神經,我又想女人了,又想和女人做愛了,盯著樊約兩眼,我爬上了床,摸著樊約那雙光滑的大腿。

  女人的大腿都是敏感的,一個清醒的女人肯定不能忍受一個男人的撫摸,何況我的手沿著柔嫩的腳趾開始,一路往上摸,摸到膝蓋的時候,我終於發現樊約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但樊約還是緊緊地閉著雙眼。

  我笑了,我已經很清楚,很肯定這個小樊約在裝睡,我心想,好你這個樊約,還想騙我?看我怎麽整治你。

  我的手繼續向大腿根部移動,終於,我觸碰到了一個像饅頭似的東西,這個饅頭又圓又熱,我的手指向下一掐,掐到了凹陷處,一股暖暖的液體頃刻溢出,透過小內褲,濕到了我的手掌。

  樊約還在裝睡,我欲焰已經竄起,看了看浴室,我咬咬牙,脫下了樊約的內褲,樊約的內褲很誘人,淡藍色的蕾絲,好笑的是,整條小內褲已經斑斑痕迹,這是女人的分泌濕了又幹,幹了又濕才産生的效果。

  我明白了,明白這個小樊約早就醒了,或者就沒有睡著過,她一直在看,看我和葛玲玲的春宮大戲。

  我和葛鈴玲的糾葛可是一個秘密,既然樊約知道了,那她就無法再獨善其身,本來我就垂涎這朵嬌豔的花兒,這時候,我更加不能心慈手軟。

  扔掉了浴巾,全身裸露的我掰開了樊約的雙腿,燈光下,樊約的陰阜高高地鼓起,稀疏的陰毛向兩邊分叉,一個很漂亮的V字形,陰唇很薄,看起來就只有兩片,但兩片間,那迷人的肉洞如同大雨後的禾田,到處泥濘,我挺起粗大陰莖,研磨著薄薄的陰唇,那兩片糜肉在我龜頭的挑逗下,迅速變厚,變得深紅。

  箭已經在弦上了,但樊約的眼睛就是緊閉著。我知道,樊約是害羞,這個時候,她只有裝睡到底,糊塗到底。

  沾著濕滑的分泌,我的陰莖頂開了陰道口,順勢而入,直抵陰道的深處。

  “噢……”樊約睜開了眼睛。

  (未完待續)

  PS:春節過完了,又要忙碌了,《姐夫》暫時告一段落,真遺憾,很多劇情剛展開。特別是小君,其實我也很期待小君,據說,小君在姐夫的誘導下,不但純真,還有點騷。

  呵呵,希望年底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