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熊的甜點心(完) (2/2)

  第九章

  陽光自窗棂中透進來,驅走廂房內的晦暗。

  田小點在床上睡得正香甜,小手緊抓一隻粗壯的手臂。

  熊霸緩緩的睜開眸子,才想翻身就察覺手臂上挂著一個小人兒,倏地停下動
作。

  兩人全身赤裸,身體貼得很緊,一看就明白發生過親密關系。

  他靜靜的看著田小點,她的臉頰泛著紅暈,長長的羽睫覆在眼皮上,小嘴微
微噘起,模樣嬌俏動人。

  他當然記得昨晚的一切,抱著她的美好觸感到現在還未消失。

  他忍不住伸出大手輕輕撫向她的小臉,那柔軟的面頰如同剛蒸好的饅頭,軟
呼呼的,教他愛不釋手。

  隻是……

  一想起她在食物裏下藥的舉動,他就百思不解。

  「唔……」田小點緩緩睜開雙眼,一張粗犷的臉龐隨即映入眼簾。

  兩人四目交接,默默凝視著對方。

  好一會兒,她終於清醒過來,急急忙忙的坐起身,手裏抓著被褥,臉上露出
尴尬的笑容。

  「熊、熊爺……」她輕喚,心裏忐忑不安。

  見她一副膽小害怕的模樣,熊霸歎了一口氣才問道:「妳那春藥是怎麽來的?」

  她躊躇了一下,才嗫嚅答道:「是、是別人給我的。」

  「是誰給妳的?」他皺眉,猜想著有誰會給她這種不正經的東西。「難道是
花缇璐?」

  「不、不是!」她拚命搖頭。「不是花姑娘。」

  熊霸下床穿好衣服,一頭長發隨意披在肩後,他走到水盆前,擰了一條濕布
巾,才又回到床邊。

  田小點眨眨眼,接過他體貼遞來的濕巾,唇瓣不禁勾起甜美笑容,心裏十分
歡喜。

  盡管他的外表很粗犷,說起話來也粗聲粗氣,但事實上卻是個心思細膩的男
人,這一點從他溫柔的動作就看得出來。

  這也是爲何她會愈來愈喜歡他……甚至,愛上他。

  回想起昨晚的激情,她不由得雙頰酡紅,害羞不已。

  「妳到底是怎麽弄到那包春藥的?」熊霸眼裏閃過一抹疑慮,沒忘記這個問
題。

  他不相信以小不點單純的個性,有辦法自己弄到春藥。

  「是、是……」她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說。

  「說!」他瞇眸,語氣堅決霸道。

  她抿抿唇,終於開口,「是姬姑娘給我的……」

  「姬妲?!」熊霸瞠大眼眸,不敢相信。

  「昨晚我見到厲大哥被她迷昏,帶離茶樓,她要我保密,所以送給我一罐藥
粉……說是……是可以讓我跟熊爺和好的藥粉……」

  她根本不知道那是春藥,隻是一聽到能跟熊霸和好,就決定放手一搏。

  沒想到與他和好所付出的代價,就是她的貞節……

  後悔嗎?

  不!一點都不!因爲對象是他,所以她絲毫不覺得後悔。

  「該死的姬妲!」熊霸低吼一聲。

  那女人的邪惡程度跟花缇璐有得比!

  見到他因憤怒而表情扭曲,田小點心裏竄過不安,笑容漸漸斂下。

  他在生氣嗎?因爲與她發生關系了?

  是不是……他根本不喜歡她,現在卻因爲奪走她的清白,不得不對她負責任,
所以才會這麽生氣?

  兩人之間的沈默,又造成對彼此的誤解。

  個性乖巧柔順的她,不敢吵也不敢鬧,隻是默默猜測他的想法……

  事實上,熊霸會這麽生氣,隻是因爲心疼她。

  若不是姬妲出來搗亂,時間一久,小不點便會離開他身邊,去尋覓她真正喜
歡的對象。

  但如今她的清白被他奪走了,隻能委屈的跟在他身邊,這樣對她太不公平了
……

  對他也不公平。

  因爲他不想把無心的她鎖在自己身邊,徒增彼此痛苦。

  心中百感交集,但熊霸卻一個字都沒有提到自己真正的感覺。

  他替田小點拾起衣物,在拿到她面前時勉強開口,「妳不用擔心,我會對妳
負責的。」

  田小點一愣,沒想到他會說出這句話。

  隻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將她的心挖了一個大洞,再也無法填平。

  原來,他真的不喜歡她……

  雖然發生了親密關系,但是熊霸和田小點卻沒有恢複以往的親密。

  相反的,田小點還決定要遠離熊霸。

  畢竟,她也不是那麽不知恥的女人,他都擺明了是因爲奪去她的清白,才想
要對她負責任……

  其實他一點也不喜歡她,更不想和她在一起,是吧?

  田小點輕咬著唇瓣,臉上的笑容再也不像陽光般燦爛。

  她的心情就像灰蒙蒙的陰天……

  她好討厭自己,爲什麽會天真的以爲,熊爺和她有相同的心情?

  田小點無精打彩的走在庭院裏,手裏端著剛做好的點心,準備送去給花缇璐
品嘗。

  她繞過假山流水,走過拱橋,底下的池子裏養著花紋美麗的錦鯉。

  坐落在湖中的樓閣,屋頂是耀眼的琉璃瓦,四角刻著精美的龍鳳石雕,屋裏
的地面全以黑色大理石鋪成,極盡華麗。

  田小點才走到門口,便聽到裏頭有人在談話。

  「你是說,姬妲將厲戰鐵綁回月吟坊了?」花缇璐掀開杯蓋,輕啜一口芳香
的熱茶。

  「昨晚的事。」坐在她對面的男人應道。

  田小點認得出他的聲音──是熊爺!

  他怎麽會在花姑娘的別苑裏?她忍不住躲在一旁,偷聽他們的談話。

  花缇璐挑眉,放下杯子。

  「好一個姬妲!」她皮笑肉不笑的輕哼。

  「派人去接厲戰鐵吧!」熊霸低聲說道。

  「三天後再去。」花缇璐盤算一下,沒忘記厲戰鐵曾經恐嚇過她。

  此仇不報待何時,就讓姬妲去調教他吧!哈哈。

  熊霸見到花缇璐不懷好意的表情,就知道她又在算計什麽。

  不過他沒有多餘的心思去煩惱厲戰鐵的事,畢竟他自己的問題也棘手得很。

  「我聽說你和小點圓房了?」花缇璐笑得暧昧,問起話來一點也沒有姑娘家
的矜持。

  反而是熊霸一聽,臉龐立刻多了一抹潮紅。

  「花缇璐,妳能不能有一點姑娘家的氣質?」他怒目而視,發現這女人說話
完全不經修飾。

  「都把田小點吃幹抹淨了,還怕別人嘀咕!」她啐了一句,不以爲意的繼續
說下去,「難道你一點都不想對她負責?」

  熊霸沈默,沒有答話。

  然而,這卻引起在外邊偷聽的田小點誤解,也刺傷了她的心。

  他的沈默已經說明一切,原來真的是她自作多情……

  「我會對她負責。」他隔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雖然是該死的姬妲給了她一
包春藥……」

  花缇璐挑眉。這隻大熊怎麽搞的?不但沒有歡愉的表情,還一副心事重重的
樣子。

  「爲什麽你說得心不甘情不願的?」

  「如果昨晚沒有發生這件事,過不久她便會離開,去尋找她真正喜歡的男人,
而不是委屈的待在我身邊。」熊霸斂眸說道。

  原來,喜歡一個人會變得這麽猶豫不決,明明想放她自由,心裏卻隱隱作疼;
明明知道自己是一相情願,卻還是忍不住要牽絆著她。

  「你又知道她委屈了?」花缇璐冷笑一聲,覺得他們演的這出戲真難看。

  兩個人明明就很相愛,卻誰也不肯先表明,一味的玩著「心機」遊戲,甯可
胡亂猜測對方的想法,也不願意坦誠面對彼此。

  「我了解她。」所以他才更痛苦。

  「無聊。」花缇璐翻了翻白眼,覺得他們真是天生絕配。

  傻瓜配呆子,真是剛剛好。

  「妳不用擔心,我會對她負責的。」盡管她的心裏沒有他,他還是決定一輩
子對她好。

  可是門外的田小點卻高興不起來,她隻覺得心好像被人狠狠一擰。

  全都是因爲姬姑娘的春藥,才讓熊爺別無他法,隻能對她負責……

  雖然他後悔了,但是她卻一點都不後悔。

  她喜歡他,好喜歡、好喜歡他,可是……

  田小點緊咬著唇瓣,悄悄將點心放在門邊,趁著眼淚還沒有滾落之前,轉身
離開這個地方。

  「就算她一點都不喜歡我,我還是會繼續愛她。」熊霸說完這句話之後,也
邁開腳步往門外走去。

  花缇璐側躺在貴妃椅上,小手撐著臉頰,嘴角揚起輕笑。

  真是難得呀!向來情感內斂的大熊,也會說出這種肉麻話。

  看來,往後茶樓會熱鬧許多呢!

  熊霸才走到門口,就發現地上有一盤點心,他皺眉拿了起來,踅回花缇璐面
前。

  「這是……」他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

  花缇璐不以爲意的看了看盤中的點心,說得很輕松,「想也知道是小點端來
的。」

  「她來過?!」他攏眉低吼。

  「很明顯,不是嗎?」花缇璐朝他眨眨眼,不像他那麽緊張。

  「該死!」熊霸將點心放下,拔腿奔出別苑。

  「急什麽?」花缇璐悠哉悠哉的打了一個呵欠。「沒聽過危機就是轉機嗎?」

  說完,全然不顧熊霸的緊張,她徑自閉上雙眼休憩。

  這對情侶必須藉由誤會,才能解開彼此的心結。

  因爲,解鈴還需系鈴人吶!

  田小點奔出茶樓,眼前一片迷蒙。

  淚水讓她幾乎看不清前方的事物。

  沒想到對於昨晚的一切,熊爺的感覺就隻有必須對她負責……

  難道他不明白她是真的很喜歡他?

  田小點哭得好淒慘,引起不少路人側目──一個嬌小的姑娘哭得這麽厲害,
教人看了總難免心生不舍。

  她不知道走了多久,才在街道的轉角蹲了下來,雙手掩著臉龐哭泣。

  眼淚就像滾燙的開水,不斷滴落在她的手背上。

  好難過、好難過……

  爲什麽喜歡一個人會這麽痛苦呢?

  她還天真的以爲,與他發生親密關系之後,他就不會再討厭她,甚至會像她
愛著他一樣,對她産生愛的感覺……

  但是,她想得太美好了。

  熊爺對她是無心的。

  既然不喜歡她,爲什麽要對她那麽好?

  田小點腦子裏一堆亂七八糟的想法。忽然之間,姬妲與他在竈房裏拉拉扯扯
的畫面跳了出來。

  那時,她沒聽清楚他們的對話,但卻見到姬姑娘在他身上親密的磨蹭,再加
上剛才他與花姑娘談話時,也提到姬姑娘的名字……

  難道……他真正在意的是姬姑娘?!

  在意姬姑娘送她春藥,結果卻使他不得不放棄姬姑娘,轉而對她負責?!

  嗚嗚……她怎麽這麽笨?

  完全沒想到這前因後果,就傻傻聽信姬姑娘的話,結果不但害了自己,也連
累熊爺不得不對她負責。

  她好笨!笨死了!

  田小點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

  好一會兒之後,她覺得再這樣哭下去也於事無補,她應該做點什麽,才不會
一直對熊霸心懷愧疚。

  就讓她爲熊爺做些什麽,彌補自己給他帶來的一切麻煩吧!

  田小點吸了吸紅通通的鼻子,從地上站起來,以手背抹去臉上的淚痕,心裏
開始盤算下一步要怎麽走。

  嗯……先去月吟坊找姬姑娘,問清楚她與熊爺之間的事情,請姬姑娘不要讓
熊爺傷心。

  如果姬姑娘也喜歡熊爺,那、那……

  她就退出吧!

  到那個時候,她會請熊爺給她一封休書,獨自離開這個傷心地,以後就自己
一個人過活。

  不管熊爺的選擇如何,她一定都會給他最真誠的祝福,畢竟他是第一個待她
這麽溫柔、這麽好的男人……

  一想起熊霸的好,田小點又難過得紅了眼眶。

  不哭、不哭!她不能再哭了。

  再哭下去,她會把自己的希望都哭散掉。

  當務之急,就是先弄清楚熊爺和姬姑娘之間的關系,再決定她自己的去留。

  田小點打定主意之後,深吸一口氣,把眼淚全都逼回去,獨自前往月吟坊弄
清楚事情的始末。

  繼續膽小的逃避下去也不是辦法,長痛不如短痛,她就鼓起勇氣走這一趟,
讓自己徹底死心也好。

                第十章

  田小點戰戰兢兢的來到城南的月吟坊。

  此時,華燈初上。

  朱漆大門前高高挂著大紅燈籠,幾名姑娘站在外頭熱情的招呼客人。

  頭一次來到花街柳巷,田小點雖然覺得新鮮又好奇,可心裏還是不免有些忐
忑。

  畢竟,這兒可不是什麽好地方……

  尤其一堆男人在經過她身邊時,都會流露出一種暧昧的眼光。

  這種感覺很不好,讓她心裏很不舒服。

  但是爲了見姬妲一面,她必須冒險進入這個是非之地。

  「對、對不住,請問姬妲姑娘在哪兒?」田小點怯怯的走近一名衣著暴露、
現出大片胸前肌膚的姑娘。

  那姑娘驚訝的看了她一眼,才堆起笑容應道:「真難得,沒想到姬姑娘的聲
名,連姑娘家都想上門瞧瞧。」

  「我……」田小點還想解釋,卻被姑娘拉進大門。

  「別害臊。隻不過以後妳記得要女扮男裝,省得有人找妳麻煩。」姑娘掩嘴
一笑,親昵的拉著她。

  「可是……」

  「別急,姊姊我這就帶妳去找姬姑娘。」姑娘扭腰擺臀的往前走,帶著她經
過長長的回廊,沿途還見著幾名調情的男女,然後才抵達一幢樓閣。

  「妳等等,我這就進去通報姬姑娘一聲。」她笑容不減,踏進樓閣。



  田小點在外頭等候了一下,那名姑娘又走了出來。

  「妳的運氣真好,姬姑娘想見見妳。」她指指裏頭。「進去呀!」

  「謝、謝謝。」田小點朝她點頭緻意之後,才輕移蓮步走進樓閣裏。

  放眼望去,沒見到任何人,她不安的東張西望,背後突然響起嬌滴滴的嗓音。

  「咦,這不是小點嗎?」姬妲穿著銀白色的肚兜,外罩一件透明薄紗,露出
大片雪嫩酥胸,以及一雙纖細的藕臂。

  至於裙子則是右短左長,呈斜線不規則剪裁,讓勻稱的玉腿在其下若隱若現,
充滿挑逗性。

  她沒穿鞋子,赤腳踏在地上,手腕和腳踝都挂著銀飾,走起路來叮叮當當,
好不悅耳。

  「姬姑娘。」田小點朝她點點頭,臉上有著嚴肅的表情。

  「坐呀!」姬妲雖然訝異她的來訪,但還是笑容滿面的爲她倒了一杯茶。
「是花姑娘要妳來的?」

  田小點搖頭,表示不是。

  姬妲一愣,這答案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是我想問姬姑娘幾件事。」田小點緊張的扭絞著衣角。

  「什麽事?」姬妲笑瞇了桃花眼,既然不是花缇璐派她上門要人,一切好說。

  「妳喜歡熊爺嗎?」好不容易,田小點才鼓起勇氣問出口。

  「什麽?」姬妲以爲自己聽錯了。

  「妳喜歡熊霸嗎?」田小點加大音量,重複自己的問題。

  姬妲愣了大約有一刻鍾的時間,白皙的小臉先是微微漲紅,再來便哈哈大笑。

  「噗哈哈──」她很沒有氣質的捧腹大笑。「妳好可愛啊!怎麽、怎麽會問
我這種問題呢?」一個令人發噱的問題。

  田小點輕咬著唇瓣,心裏有些不高興。她是很認真的發問,姬姑娘怎麽可以
這麽不尊重的大笑?

  「我是認真的!」她一本正經的開口,眼裏也充滿認真的光芒。

  姬妲做個深呼吸,努力的止住笑聲。「爲什麽妳會覺得我喜歡熊霸?」

  「因爲……」田小點眉間出現折痕,回想起姬妲與熊霸在竈房裏的模樣,心
裏又是一陣酸澀。「那天我見到妳在竈房和熊爺很親密,而且……他好像很在意
妳綁走厲大哥。」

  姬妲挑眉,望著她難過的表情,知道她和熊霸一定發生什麽事了。

  唉,龍鳳茶樓的男人都這麽難搞嗎?

  說起來她和這個小點兒也算同病相憐,不如就幫她一下吧!

  「妳和熊霸發生很親密的關系了,對不對?」姬妲注意觀察她的表情,那張
紅如蘋果的小臉立刻就洩漏了答案。

  「那、那不是重點,重點是──」

  「重點是我不喜歡熊霸,熊霸也不喜歡我。」姬妲直截了當的說。「那天妳
見到我在竈房裏纏著熊霸,是我要求他將藥粉摻進厲戰鐵的飯菜裏,但被他拒絕
了。除此之外,我和他沒有任何關系。」

  什麽?!田小點瞠大眸子。事情竟然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樣……

  她登時傻眼,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難不成熊霸不想對妳負責?」姬妲皺眉,不相信他是這樣的男人。

  「不……」田小點搖頭。「熊爺願意對我負責……」

  「那很好啊,妳怎麽還一張苦瓜臉?」姬妲不解的問。

  「就是因爲他的責任感太強,即使不喜歡我仍決定對我負責。」她低下頭,
語氣充滿委屈。「但我不要,我甯可他給我一紙休書,我會祝他找尋到自己的幸
福……」

  「啊?」姬妲被搞混了,但是卻聽得出來,這小倆口之間一定發生某些誤會。
「妳說熊霸不喜歡妳,是他親口說的嗎?」

  田小點愣了一會兒,搖搖頭。「沒有。但他說以後我會離開他,去尋覓另一
個男人……」

  姬妲推敲著她的話,心裏大概有了底。

  「那妳想不想知道,熊霸究竟喜不喜歡妳?」她嘴角浮起詭異的笑容。

  「我想知道!」田小點忙不疊的點頭,但又開始猶豫。「但我隻是一個大麻
煩,熊爺或許……」

  「別想了。」姬妲呵呵笑著。「一切包在我身上。我會讓妳明白,熊霸有多
麽的喜歡妳!」

  田小點眨眨眼,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姬妲拉進房間裏。

  呃……

  事情怎麽又脫軌了呢?

  「這……」田小點望著自己身上的衣物。

  姬姑娘給她的衣服,怎麽有穿跟沒穿一樣……

  被姬妲收留一晚之後,隔天黃昏,田小點被迫換上一件桃紅色肚兜,再套上
一件粉紅色薄紗,搭配粉色的裙子,整個人看起來妖娆豔麗。

  姬妲輕笑,倒也沒有多說什麽,隻是拉著她來到月吟坊的大廳。

  這兒有一座以大理石築起的舞台,專門給歌姬和舞伶表演。

  趁著演出空檔,姬妲硬是拉著田小點上台。

  「各位大爺、公子,今天咱們要辦個特別的活動,這位小姑娘是月吟坊最上
等的貨色,請各位大爺、公子出價競標,誰出最高價,今天小點兒就陪誰!」姬
妲像是在賣東西似的,對著台下一群豬哥喊話。

  等田小點反應過來,慌張的想要開口拒絕時,姬妲卻已經像隻花蝴蝶,左右
飛舞,一一點名。

  「楊大爺出一百兩。」

  「哎呀,陳大爺好大的手筆,一百五十兩。」

  「江公子兩百兩……」

  田小點柳眉攏得死緊,不知道該怎麽辦。事情怎會演變成這樣?她根本不想
賣身啊!

  「姬姑娘,我不想……」她上前想與姬妲商量,眼角餘光瞥見一抹高大的身
影朝她們走來。

  「大爺,你出多少?」姬妲笑瞇了雙眸,毫不畏懼的問著高大威猛的男人。

  「她是我的娘子,無價!」熊霸眼中冒火,簡直想扭斷她的頭。「妳竟然敢
拍賣她?!」

  「她不是你的娘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小點兒昨天已經給你一封休夫狀了。」
姬妲輕笑應道。

  熊霸不再跟她廢話,徑自上台走到田小點面前。

  田小點見到熊霸嚴厲的神情、冒火的雙眼,忍不住打起顫來。

  他舉起雙手,她以爲自己要挨揍了,嚇得閉上雙眼。

  但下一瞬間,她卻落進他的懷裏。

  熊霸緊緊擁住她的身子,不讓她的粉嫩肌膚暴露在空氣中,白白便宜了其他
男人。

  他抱著懷中的小女人,以最快的速度離開月吟坊。

  田小點就這樣倚在他胸前,聽著他平穩的心跳。

  她能感覺他身上的溫度正侵入她的肌膚之中,溫暖了她原本不安的心。

  爲什麽每回讓他擁在懷裏,她就會有一種很安心的感覺呢?

  她竟然如此眷戀他的懷抱,此刻她才深深明白,原來自己從來不想、更不可
能放開屬於他的一切……

  熊霸將她抱上自己駛來的馬車之後,動作粗魯的擡起她的小臉。

  他表情陰霾,一雙黑眸定定的瞪著她。

  「熊、熊爺……」她結結巴巴的喚道。

  他嘴巴抿了抿,終於按捺不住的低下頭,狠狠吻住她的小嘴!

  舌尖強勢的撬開朱唇,與丁香小舌緊密糾纏,就如同他想要將這個小女人綁
在身邊,一輩子再也不放開她……

  田小點被他吻得暈頭轉向,氣都快喘不過來。

  許久,他索取夠了,才離開她已被吻腫的唇瓣。

  「妳到底在想什麽?!」熊霸怒吼,頭一次如此生氣。

  「我、我……」田小點讷讷開口,不知發生什麽事。

  「妳派人給我休夫狀是什麽意思?」他從懷裏拿出一個信封,遞到她的面前。

  信封上寫著大大的「休夫」二字,好不明顯。

  田小點接過信封拆開,發現裏頭竟然是一紙驚世駭俗的休夫狀!

  「田小點因不滿熊霸不夠愛妻,特此立下休夫狀,從今以後男婚女嫁,各不
相幹……」

  「妳還敢念出來!」熊霸搶過她手上的信箋,用力撕成碎片。

  她委屈的咬著唇瓣。「你幹嘛這麽兇?」

  「我兇?」他挑眉,頭一次聽見她抱怨,心中有些驚訝。

  「這明明就不是我寫的,我什麽都不知道,爲什麽要對我生氣?」說著說著,
她的眼淚就落了下來。「你一定要這麽討厭我嗎?我明明就不想惹你生氣,爲什
麽你卻總是要生我的氣?」

  望著她的淚水一滴滴落下,熊霸一下子慌了手腳。

  「妳別哭呀……」他別扭的爲她拭去淚水。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纏上你。」她哭得淅瀝嘩啦,把心裏的委屈全都哭訴出
來。「我以爲你會喜歡我,所以才想與你和好,然後絕對不再惹你生氣……可是
我沒有想到,你根本就不喜歡我,還說要給我休書,教我去找其他男人……」

  她再也忍不住的放聲大哭,第一次在他面前宣洩情緒。

  熊霸聽著她的哭喊,一字一句都震撼了他的心。

  「妳……喜歡我?」他小心翼翼的確認。

  她用力的點頭。「很喜歡、很喜歡。」

  「可是妳之前不是對我沒有感覺?」所以他才不敢再接近她,怕自己給她帶
來困擾。

  「那是……我怕給你帶來麻煩,怕你以爲我就這樣賴上你,所以才不敢承認
自己愛上你。」她哽咽的說。「我不想被你討厭……」

  大掌溫柔的覆上粉頰,瞧見她哭得像個孩子似的,他忍不住心疼的爲她拭去
淚水。

  「別哭……」

  「你別不要我好不好?」她將小手貼著他的胸口,祈求的望著他。「雖然我
好想祝福你,讓你去尋找自己的幸福,但是……我發現我沒有那麽大的勇氣,可
以成全你愛上其他女人。」

  熊霸將她擁入懷裏,緊緊抱住她嬌小的身子。「我沒有愛上別人。」

  原來,他們之間的誤會這麽深。

  原來,他的小不點也喜歡著他。

  他們兩人都怕帶給對方麻煩,所以都不敢承認愛上對方,就這樣一拖再拖,
導緻誤會愈來愈深。

  兩人都以爲自己在單相思,其實不然,他們原來是相愛的!

  「我以爲你愛的人是姬姑娘,所以才決定找姬姑娘問清楚,後來、後來就被
她留在月吟坊……」田小點哽咽的解釋。「我以爲如果你們相愛,或許……我可
以很勇敢的成全你們……」

  「傻瓜。」熊霸無奈的撫著她的發絲。「我對姬坦一點興趣也沒有。」

  「姬姑娘有解釋那天你們在竈房的事情……」

  「那妳還懷疑!」他翻了翻白眼,女人怎麽這麽多疑?

  「可是我聽到你和花姑娘的對話。」田小點吸吸鼻子,委屈又湧了上來。
「你跟她說,如果我和你之間沒有發生親密的事,過不久你會把我送走,讓我嫁
給其他男人……」

  「那是我以爲妳對我沒有感覺,嫁給我隻是權宜之計……」

  「可是……當你和我發生親密的事,你又說你會負責!」她擡眸,哭得一把
眼淚、一把鼻涕。「你根本不是因爲愛我才想和我在一起,你隻是想要對我的清
白負責……」

  「那妳呢?妳是因爲愛我才下藥嗎?」他反問。

  她毫不遲疑的點頭。「我當然是愛你才會下藥。」

  「不是因爲不想惹我生氣?」他挑眉問著。「還是怕自己沒人要?」

  「才不是!」她用力的搖頭。「因爲對象是你,我才決定要這麽做!盡管我
害怕旁人對我生氣,害怕旁人不理我,但是……隻有你的不理不睬,會讓我的心
像被紮了上千針一樣,好疼、好疼……」

  聽著她的話,他眉間的折痕終於稍稍舒緩。

  「傻小點。」熊霸將她緊緊抱著,原來膽小嬌怯的她,小腦袋裏思考了這麽
多問題。

  「我真的很愛你、很愛你……」田小點埋在他的胸前低泣。

  「我現在知道了。」熊霸揉揉她的發絲。「休夫狀不是妳寫的,是姬妲的傑
作。」

  她抓著他胸前的衣物,擡起梨花帶淚的小臉。

  「熊爺,你到底……喜不喜歡我?還是,你隻是因爲奪去我的清白,才願意
對我負責?」她仍舊不放心的問。

  「我是因爲喜歡妳,才決定娶妳的。」熊霸不再隱瞞,坦白說出心裏的話。
「就算我們成親隻是一個幌子,我依然覺得很滿足。」

  「我以爲……自己給你添了麻煩,覺得這樣對你很不公平……」她眨眨眼,
也說出自己的感受。「但是和你拜堂成親,我一點都不後悔!」

  終於,他的薄唇扯開一抹笑容。

  他好想將這小人兒融進骨血裏,永遠都不和她分離。

  若是他們之前能早點面對面把話說清楚,也不用那麽辛苦的猜測對方的心意,
卻又完全扭曲彼此的好意,白白錯過這麽多時日,任彼此備受煎熬。

  直到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始至終,他們都將對方藏在心裏,默默的愛著對方
……

  「我們回家吧!」熊霸輕吻她的額頭,原本空虛的心房因爲她而填滿。

  「你愛我嗎?」田小點抓住他的大手,認真的問著。

  他低吟一聲,透過柔亮的月光,可以看見粗犷臉龐上的潮紅。

  「說嘛……」她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已經敢向他撒嬌了。

  熊霸拗不過她,隻得貼近她的耳畔輕聲呢喃。

  末了,她紅著臉,張開雙手擁著他。

  她想,自己再也不會放開這個男人。

  因爲他打從第一眼見到她,就已經愛上她了!

  日後,大熊會愛著他的小點心,讓她在自己強壯的羽翼之下,備受呵護寵愛
……

  一輩子,兩人都不會改變相愛的初衷。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