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妻被強姦後

  深夜兩點鐘左右,陳勝的小巴收工後,和未婚妻吳佩芳在石梨貝水塘一處燒
烤地點談心。

  過多幾天,就是兩人結婚的大日子。

  微弱的街燈照射著他們,當空的月亮是又大又圓。

  突然間,閃出兩名持刀男人出來,劫去他們的財物。

  高個子的劫匪將陳勝兩手反綁,迫他坐在地上,以利刀架頸。

  矮個子的劫匪則推倒阿芳,將刀插在草地上,動手剝她的衣服。

  在她的掙扎中,衣服仍然一件件地被脫光,陳勝想反抗,卻被劫匪在頸上輕
劃上一刀,他終於不敢再動了。

  阿芳很有幾分姿色,身材高大,矮劫匪伏在她身上,口正好對正她的大奶子

  阿芳的大奶子在她的掙扎中搖動不已,更使矮的劫匪大為興奮,他用口吸吮
著、輕咬著。

  突然,他大力咬下去,使她慘叫一聲。

  而他也同時分開她的腿,將粗硬的大陽具全力塞了進去,阿芳發出處女的慘
叫,像半夜被宰的豬叫那麼淒厲!矮劫匪大喜,仰起身,看著她恐懼的掙扎,一
對碩大的豪乳亂搖,他興奮極了!矮劫匪要射精了,急忙兩手死抓住兩隻大豪乳
大笑著叫道︰「捏爆你!捏爆你!」

  灼熱的精液衝進阿芳體內,直至劫匪手軟。

  他放手時,兩隻雪白的大奶已經留下十隻手指印,她奄奄一息,下體倒流出
賊人的精液。

  當高劫匪也想來享受時,陳勝再也忍受不住,他狂叫起來,兩賊祇好慌忙逃
走。

  阿芳淚流滿面,她穿回衣服。

  替陳勝鬆了綁,兩人像世界末日一樣,很久也沒有說一句話。

  最後,他默然扶她走去停車場,上了小巴。

  開車時她祇是哭,陳勝煩燥地呼喝她。

  阿芳怨恨地看了他一眼,主動的提出解除婚約,陳勝想了很久,才說他不介
意,又說這件事反正也沒人知道。

  直至兩人結婚之前,陳勝都悶悶不樂,有幾次險些撞車。

  擺酒那一晚,酒樓內擠滿人,大家都很高興。

  陳勝也有講有笑,而且不停喝酒,阿芳不時偷看著他,內心十分不安!酒席
散後,兩個人回到新居。

  那是一層舊樓中的一間房,是他們預先租下的。

  兩人都洗了澡,換上睡衣。

  阿芳躺下床,卻暗中留意丈夫的動靜。

  半醉的陳勝,點上一支煙。

  他做夢也想不到太太會被人強姦,以至他得回來的太太的是二手貨!而且,
還是他親眼看見。

  他仍肯和她結婚,也不是一時衝動,而是想對他無力護花的補償。

  況且,如不帶她去那種地方,就不會出事,所以他應該要負責!想到這裡,
陳勝沒有話說,他關上房門,自己先脫光衣服。

  然後也解開太太身上的衣服,剝光了她。

  阿芳心中暗喜,終於要讓自己所愛的人佔有了。

  陳勝望著她那巨大而結實的大乳房,白中帶紅,一身肌膚雪白細嫩,兩隻眼
睛又圓又大,黑白分明。

  雖然祇做售貨員,但以她的姿色,是可以嫁給一個經理級的男人。

  現在她看上他這個小巴佬,他覺得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陳勝撫摸著她的飽滿的乳房,她露出淫笑,在親吻她的乳房時,她兩個大奶
子起伏不停,她略帶羞愧她閉上眼。

  他的小東西變大了,但是,當他順利地把陽具插入阿芳的陰道時,突然想起
本來是不應該這麼順利的,於是他的陽具迅速縮小變軟,而且再也硬不起來了。

  阿芳張開眼,見他這樣,又羞愧又恐懼,她知道他是因為還記著那件事。

  在他熄了燈時,她暗中流淚了。

  陳勝仰躺著,他努力不去想太太曾被強暴的事,但是並不成功,看來這個新
婚之夜,就要這樣默默地躺著,直到天亮了。

  陳勝合了一會兒眼,忽然想起住在鄰房的周太太,她二十五歲,高大美艷,
酥胸隆挺屁股也大,而周先生卻矮細得如武大郎。

  她一定不滿足,一定會偷食,也許喝了太多酒,他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他好像在半夜醒來,去廁所。

  出來時,聽見尾房有女人的呻吟聲,他認為一定是周太太!他出於好奇,偷
偷走近。

  門沒關上,祇有一幅布簾,房內有效弱燈光。

  他在布帳隙偷看,周太太一個人躺在床上,正在自慰,她那粉紅色的睡袍已
解開。

  這時,她解了胸圍扣,並將胸向他擲來,嚇了他一跳!她的兩隻大豪乳,堅
挺巨大如飽脹的足球,她又脫去內褲,向他拋來,正好蓋住他的頭面。

  他本想逃走,但好像著了魔般反而大膽地走進去。

  她笑道︰「來呀!我是潘金蓮,你是西門慶,快上來吧!」

  於是,他在最短的時間內脫光了自己,強大的火炮翹首向天。

  當他壓向她身上時,她主動向上迎湊,他的陰莖馬上塞入她陰道內,隨著她
的淫笑,她那堅挺如足球的乳房一下子連續搖動了十幾下。

  這時,周太太像發羊吊般全身抖動,又似奇癢難忍,身體左閃右縮。

  這使他更興奮,他起勁地抽動。

  周太太全身發紅,陳勝死命握著她的兩個白嫩乳房,大力衝刺。

  於是她的眼在笑、嘴在笑,全身都在笑。

  在她全身出汗時,她緊抱他身體叫起來,而他也興奮得就要瘋狂地向她射精

  陳勝突然醒來,已是半夜三時。

  他剛才是發夢和周太太做愛,感到有點奇怪,自己為什麼會想到她那裡去呢
﹖他真需要去廁所了。

  他走出門口,見到周太太的房門緊閉,一點兒動靜也沒有,看來早已睡熟。

  去了廁所回來,陳勝亮了床頭燈,見到一絲不掛而熟睡的太太,很想和她做
愛。

  他有一位想法,今晚不行房,阿芳可能會恥笑他。

  但是,當他走近天生尤物似的太太時,竟一點衝動也沒有!因為他幻覺中那
矮劫匪正向著他冷笑。

  於是,他幻想床上躺著的不是阿芳,而是周太太。

  她們都一般高大,都有堅挺的大豪乳,他興奮了,壓向她身上,粗大的陰莖
一下子刺進她陰道內。

  阿芳醒來,有著意外的驚喜。

  她假裝掙扎著,潮濕的嘴蠕動著,充滿了飢渴。

  那兩隻堅實的大豪乳隨她急速的呼吸上下起伏,也充滿了驚喜!然而腦海裡
那矮劫匪又在向他冷笑了︰「二手貨你也要嗎﹖」

  陳勝在腦中趕走那矮劫匪,但卻出現了矮小的周先生。

  周先生大怒,指斥他勾引他的老婆。

  陳勝大笑道︰「你老婆喜歡我呀!你太矮細了,我卻高大英俊過你。

  你看你老婆兩隻大奶拋得這樣高,分明想勾引我呀!哈哈!」

  他閉上眼,拚命衝刺,兩手緊緊抓住眼前這個「周太太」

  的豪乳,捏得阿芳差點兒叫出聲來。

  但她很快她就淫聲四起,全身大汗了。

  他放了手,全力進攻,大豪乳像一團團口烈火向他燒過來。

  他看「周太太」,又看見幻象中的周先生根本就是那個矮劫匪,興奮地抓著
周太太」

  的大奶子,狂吻她的嘴,向她瘋狂射精。

  阿芳緊抱丈夫不放,滿足地熟睡了。

  但是,一切回歸現實之後,陳勝又睡不著了。

  他起來吸煙,他現在很清醒,也很痛苦。

  畢竟他太太被人捷足先登,而他祇得回二手貨!看著床上一絲不掛的女人,
下體正流著他的精液。

  可是她並不是周太太,而是他自己的太太阿芳。

  她深夜被奸,下體流出精液的那一幕又出現了。

  他大怒,努力驅走了幻覺,卻產生一個殺人的衝動。

  祇要用軟枕按在她頭上,不用兩分鐘,她必死無疑!他流淚將軟枕放在太太
臉上,想動手力壓時,另一個景象又出現了,他不夠首期供小巴,阿芳將全部積
蓄十萬元交給他。

  他在感動之,正要寫下欠單,她卻說︰「我都快是你的人了,近計較這些嗎
﹖」

  陳勝大驚,馬上拿開軟忱,他深愛阿芳,怎會那樣愚蠢,想殺死她,但是,
那矮劫匪卻永遠活在他的內心裡,怎麼也驅不去!兩個月過去了,在這兩個月內
,陳勝每次和太太做愛,總要熄燈,幻想著阿芳就是周太太,就是那矮劫匪的老
婆才能成事。

  這個單位祇住著他和周家,但他對那個周先生卻連打招呼也沒有。

  他越看越覺得他就是那個矮的劫匪。

  不過那個周先生也很少在家,現在更是已經一個月不見他出現了。

  陳勝最近開夜班,他日間在家睡覺,屋內沒有什麼人。

  最近,周太太工作的製衣廠搬入大陸,她日間也常賦閒在家,陳勝十分留心
周太太,周太太可能以為他睡著,因而十分隨便,在房內換衣服,午睡都不關門

  他多次用高凳偷看她換衣服,當看見她兩隻大肉彈微微跳動,或者大豪乳隨
她的呼吸起伏時,就有強姦的衝動!有一次,他又站在高處,看見周太太身穿透
明粉紅色睡袍,在床上海棠春睡。

  仰躺的她,雪白的大豪乳像兩座即將爆發的火山,一起一伏。

  他坐在客廳吸煙,那矮劫匪又在他腦海出現了,他對他冷笑道︰「你老婆真
不錯,我真想再來一次!」

  矮劫匪一回頭,果然就是周先生,封他冷笑一下,然後走入尾房裡。

  陳勝大怒,他跟著進入房,什麼矮劫匪.周先生都不見了,祇有周太太在仰
睡著。

  一種複仇心態和好色的慾望燃燒著他,看著胸脯高聳的周太太,令他興奮莫
名。

  他馬上脫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後,小心地解了她的衣鈕,分開了睡袍。



  白中透紅的大肉彈似在向他招手。

  尤其那兩粒紅色的乳蒂,馬上使他大炮高舉。

  他小心脫去她的內褲,但在脫下時,周太太醒來,見到是他,便大叫起來!
他馬上撲向周太太身上,一手按住她的口,另一手握看陰莖,強行塞入她陰道內

  當完全進入時,周太太像發冷般震動了一下,臉上充滿恐懼和羞恥。

  當他放手時,周太太怒罵道︰「你這禽獸,我要告你強姦!」

  「不錯,我正要強姦你!」

  他捉住周太太雙手,她沒有高聲叫嚷,卻全力地掙扎,引緻她兩隻大奶子跳
動不停,像一個熱浪向他壓過來。

  他在充滿了犯罪感中的緊張、恐懼、狂喜、不安和性急。

  馬上俯身吸吮她的大奶。

  吸了一會,又輕咬乳蒂,在她的掙扎中,他的陰莖越來越堅硬,以緻周太太
氣喘了、臉紅了。

  她的兩手也漸漸軟了,但她仍然在反抗著。

  她的腰竭力地扭動,想避開他的深入。

  他吻她的小嘴,卻被她咬了一下,他大怒,全力挺進,深入她的陰道,兩手
把玩著她的大豪乳,她的掙扎越來越小,呼吸卻急速起來。

  她的瞳孔放大了,一臉羞愧,祇好閉上眼不動,任由他施暴。

  那矮劫匪又在眼前出現了,但陳勝在心裡大笑︰「你強姦我老婆,我也強姦
了你的老婆,我們打和了。

  本來,我想殺死阿芳,但我太愛她了。

  現在,我不再怕你的恥笑,可以堂堂正正和老婆做愛了!」

  周太太全身大量出汗,緊咬嘴唇不敢呻吟,但她的大奶子挺得老高,被他用
力地握著。

  她的下腹正身不由己努力迎上去。

  她每迎上時,他就力壓下去,且作旋轉。

  她不願意呻吟出聲,竟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當他旋轉時,周太太終於忍無可忍,不顧羞恥狂吻他的嘴,而他仍然用力捏
她的大豪乳,在兩人喘急的呼吸中,他射精了。

  周太太也猛打冷顫,她緊抱著他,閉上眼。

  他額上的汗水流向她的嘴,她的嘴現出滿足而淫邪的笑!但過了一會,周太
太卻爭扎地推開了陳勝,馬上穿回衣服。

  跑到浴室去。

  陳勝呆坐了一會兒,穿好衣服下樓。

  他去百貨公司接太太,叫她告半天假。

  然後,他帶阿芳去九能塘租房。

  她雖有點奇怪,卻高興丈夫擺脫了陰影,兩人在浴缸內戲水,陳勝熱吻太太
說︰「我愛你!永遠愛你!」

  陳勝用毛巾替太太抹乾身體時,發覺她的乳房更漲大了,而且彈力驚人。

  她被他摸捏得身體發軟,走不動了。

  他抱她放在床上,用手撫摸她的下體,發覺她的淫水已經流了出來。

  他吻她,摸遍吻她全身。

  此刻,她全身已發滾,像一塊緻熱的鐵闆燒,她媚笑著,以淫邪之眼勾引他
,好像在說,還不快插進來,我忍不住啦!」

  他對阿芳說,結婚那一夜,他差點兒在她熟睡時殺死她。

  但她不肯相信,認為他是在製造情趣。

  兩個人在床上糾纏了十幾分鐘。

  阿芳擺脫了他,反坐在他身上,張開下陰大門,吞下他的陽具,瘋狂的上下
套納,瘋狂地拋動一對大肉球,將大肉球上的汗水灑到他的身上、口中。

  他想兩手伸過去抓住大肉球,卻因滿是汗水而抓不牢。

  他索性起來、站在床邊,駕起她的兩條大腿,把陰莖深深插到陰道裡去。

  他抱著她的大腿,用力將她拋動。

  她兩隻大肉球如巨浪般翻滾,他繼續狂抽猛插,使她狂呼小叫。

  最後,他伏在她身上,她也緊抱他。

  兩人都不斷喘息,卻仍嘴對嘴的狂吻著。

  阿芳急速心跳,有如每秒高達二百下。

  他惑到從未有過的快惑和高興。

  他同時也在想,那怕在這最快樂的時刻雙雙死去,也無所謂了!「勝哥,你
今晚不用開小巴了﹖」

  「今晚休息。

  我已安排好了,阿芳,如果我有甚麼事,你替我賣掉小巴。」

  「買小巴﹖為甚麼﹖你會有甚麼事﹖」

  她不安地問。

  「我祇是說如果。

  唉!我如果不那樣做,心中的惡魔就不會走,現在終於走了,即使坐監,也
值得的!」

  「你在說什麼﹖我一點也不明白!」

  「我把周太太強姦了!」

  陳勝不再說下去,擁著太太想睡了。

  阿芳已經明白,她悄悄起身穿上衣服,急忙回到她住的地方,她敲開了周太
太的房門,才問一句,周太太已經向她哭訴了剛才的一切。

  阿芳連忙向她講述她和陳勝的遭遇,請求她不要報警。

  周太太說道︰「你那次被劫,不見了什麼東西﹖」

  阿芳道︰「錢倒不多,但是劫匪連陳勝給我的定情介指也搶走了。」

  周太太問道︰「是什麼樣子的呢﹖」

  阿芳指著手上的戒指道︰「就是這樣的,我老公已經另外買給我了。」

  周太太仔細地看了她的戒指,說道︰「你也懷疑阿周就是強姦你的那個劫匪
嗎﹖」

  阿芳笑著說道︰「沒有的事,就算我老公也不認為是真的,他祇不過是為了
解脫心魔,才對你造成傷害。

  希望你原諒我們,我們才新婚,如果他有事,我就慘了!」

  周太太道︰「要我不報警也行,但是我就白白叫你老公欺侮了。」

  阿芳道︰「我們想辦法補償你吧!」

  周太太笑著說道︰「阿芳你自己也是受害者,這種事怎麼補償呢﹖」

  阿芳無言以對,周太太又說道︰「阿芳,你口口聲聲替你老公求情,難道你
老公和我上床,你真的不吃醋嗎﹖」

  阿芳道︰「那一個女人不介意她的老公和別的女人上床呢﹖祇不過事情既然
發生,也沒有辦法,這事我怪不得他,更怪不得你。

  祇怪那可惡的劫匪!」

  這時,廳裡的電話響了,阿芳去聽電話,原來是陳勝打回來的。

  他知道阿芳已經回家,就說他馬上回來,接著就掛上電話。

  阿芳繼續求周太太不要報警。

  周太太笑著說道︰「等你老公回來再說吧!」

  陳勝回到家裡,見到他太太還在周太太房間裡,就叫她出來。

  阿芳道︰「你快進來向周太太認過錯吧!我已經什麼話都說出來了!」

  陳勝搔著頭說道︰「我該死,不過即使周太太你要報警,我也不認為我做錯
,因為我祇有這樣做,否則我一定神經病。」

  周太太說道︰「你們男人就是這樣固執,難為我們做女人的要飽受委曲。

  不過你這次總算沒有做錯。」

  周太太說著,拿出一枚戒指交給阿芳,說道︰「你認一認,這是不是你老公
給你的定情信物呢﹖」

  阿芳仔細一看,驚叫起來,說道︰「咦!好像就是這個戒指,周太太,怎麼
它會在你這裡呢﹖」

  周太太說道︰「阿周正是欺侮你的那個男人,不過他惡貫滿盈已經被警察捉
住了。

  他這次犯的是重案,看來要坐十年八年的了,念在和他一場夫妻,現在輪到
我要求你們不要再告他,否則他就更重罪了。」

  陳勝道︰「怎麼回事呢﹖其實我們那次完全看不清劫匪的容貌。」

  「所以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阿周是罪有應得,祇苦了我和阿芳這種女人
,要承受你們這些莽夫們的強暴。」

  周太太說著,就把她的上衣敞開,露出她被陳勝捏得又紅又青的一對大乳房

  陳勝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不起了!周太太!」

  周太太笑著說道︰「說對不起有什麼用,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祇希望你們
不要再告阿周多一條罪,我知道他奪去阿芳處女的貞操是罪無可赦,但既然你認
為可以在我身上得到補償,我也不計較再給你強姦幾次。」

  陳勝搖了搖頭說道︰「現在要我強姦你,我可做不來了。」

  阿芳道︰「說真的,叫我白白便宜那個可惡的男人,我實在心有不甘,但是
,周太太你現在已經算是我們的朋友了,這樣吧!我準我老公繼續奸仇人的老婆
,以消我們的心頭大恨。

  但是不準再捏壞她的乳房,因為我也曾經身受其害,周太太,你同意嗎﹖」

  周太太的臉紅得像煮熟的蟹殼。

  她說道︰「陳勝,你真好福氣了,娶到一個這麼好的太太,你是三生有幸了
。」

  陳勝道︰「你們兩個女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以後我都不知道怎麼做。」

  阿芳笑著說道︰「什麼不知道怎麼做﹖你當然不能和她偷偷摸摸啦!你要幹
她,就要在我面前干。」

  周太太低聲說道︰「那麼他和你好的時候,我可不可以在場呢﹖」

  阿芳突然也臉紅了。

  陳勝說道︰「我們先不談這個吧,下樓去吃一餐好的吧!」

  這一天,陳勝雖然已經在二女身上消耗了兩次,但當天晚上他還是忍不住要
開始報複行動,他首先把周太太脫得一絲不掛,然後架起雙腿抽插,當他撫摸她
的乳房時,她不禁皺眉叫痛。

  結果阿芳自告奮勇讓他摸奶子。

  後來,周太太連陰戶也被弄痛了。

  才退到床後面,觀看阿芳和陳勝盤腸大戰。

  從此,在這個舊樓的小小單位裡,三個人和諧的生活著,至於那兩個劫匪,
高的一個已經因為拒捕而被警方打死,矮的劫匪,也就是周太太的老公,也半身
殘廢,還要坐十年監牢。

  當他知道他的老婆為了替他減罪而已經被陳勝接管時,不禁長歎一聲︰「報
應!」

  不久就死在獄中了。

  至於周太太,因為和阿芳很合得來,她們便繼續和陳勝一起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