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賤妻媛媛 1-6 (2/2)

6、意外收獲3

    下一個視頻妻子赤身裸體的跪在地上,除了黃毛和小紅外又多了一個人,那
個人沒有露臉,聽聲音應該是個中年男人。

  黃毛稱那個中年男人「遠哥」。

  遠哥說道:真的可以嗎?黃毛答道:放心吧,咱們是交換,你我都沒吃虧。

  「那行,就按商量好的辦。」

  下一個視頻場地好像是一個攝影棚。

  妻子換上了一件天藍色的連衣裙,與以往不同的是這件裙子沒有短到只包住
半個屁股。

  裙擺只到膝蓋上面一點,配上肉色的亮絲絲襪,白色的13cm超細高跟鞋

  粉色的眼影搭配粉色的唇彩,看上去性感又不失端莊。

  妻子坐在椅子上,雙腿並齊微微偏向左側,雙手交叉放在腿上,上身挺直,
擡頭平視。

  視頻中傳來遠哥的聲音:「你好,請介紹一下你自己。」

  妻子略顯緊張,目光中有些不自然「您好,我叫王媛媛,是一名婦産科醫生
,今年30歲,身高165cm,胸圍82、腰圍61、臀圍83,是臨市人」

  「你很美,請問你結婚了嗎?」

  「已經結婚了」

  「生過孩子了嗎?」

  「生過了,有一個女兒」

  「是剖腹産還是順産?」

  「順産」

  「很好,請問你知道接下來要拍攝什麽嗎?」

  聽到遠哥的問話后,妻子有些遲疑,不過沒過多長時間,妻子便答道「知道
,是成人電影」

  妻子居然跑去拍黃色電影,她瘋了嗎?這個女人現在看上去好陌生,這還是
我的妻子是女兒的母親嗎?「那就好,請你把這段聲明看一下,如果沒問題就對
著鏡頭把它背出來。」

  說著遞給了妻子一張紙。

  妻子接過來之后,看了兩分鍾。

  擡頭看向鏡頭,透過鏡頭我看見妻子咽了一下口水。

  用略帶緊張的語氣說道:「我叫王媛媛,我自願拍攝成人電影,拍攝過程中
完全服從導演的安排,不能有任何不滿和反抗,在拍攝過程中對我造成的傷害與
導演無關,均由我自己負擔。拍攝完成后的電影版權和收益與我無關。如有違抗
願接受任何處罰,並賠償導演人民幣100萬元。」

  下一個視頻妻子站在一張沙發前,妻子穿著一身白色的三點式透明情趣內衣

  小的不能再小的上衣只包住了妻子的乳頭,整個乳房都露在外面。

  通過透明的底褲能夠清楚的看到妻子的陰毛。

  白色的吊帶襪,加上剛才那雙白色的13cm超細高跟鞋。

  藍色的眼影、大紅色的唇彩,配上妻子一頭烏黑的披肩長發。

  我的陰莖又被她勾引的直了起來。

  畫面中出現了一個戴著頭套和墨鏡的男人。

  那個男人下身只穿著一個內褲。

  他走向妻子,伸手把妻子攬到胸前。

  看得出妻子現在很緊張。

  那個男人與妻子平視,伸手托起妻子的下巴,吻向妻子。

  妻子開始時有些抗拒,可以在男子吻住妻子后,妻子也主動的和男子激吻起
來。

  大約一分鍾后,男子停止激吻,用手撫摸著妻子的臉龐「小乖乖,把舌頭伸
出來」。

  妻子的表情充滿渴望,順從的伸出自己的舌頭。

  男子一口將妻子的舌頭吞下,開始了激烈的舌吻。

  男子明顯是花叢老手,在舌吻妻子的同時,雙只手握住妻子的乳房,隔著內
衣,不停地揉捏和拉伸妻子的乳頭,視頻中不斷傳來妻子淫蕩的呻吟聲。

  五分鍾后男子才將妻子的舌頭吐了出來,他命令妻子張開嘴,將口中的唾液
吐到妻子的嘴里。

  妻子想得到寶貝一樣,立刻咽了下去。

  在妻子咽下去后,男子又往妻子的口中吐了一口,妻子再咽下去,一直重複
了5次。

  看著妻子淫蕩下賤的表情,男子壞笑了一下,把妻子推向沙發,他將妻子的
內褲脫下,兩腿分開,把頭部伸向妻子的淫穴,用舌頭向妻子的陰蒂部位舔了一
下,妻子的身體明顯一震。

  看到妻子身體的反應,男子很高興。

  他再次把舌頭伸向妻子的淫穴部位,瘋狂的舔舐起來,受到刺激的妻子身體
不停地顫抖著,嘴里發出「啊啊啊」

  的叫聲。

  幾分鍾后,男子把中指插入妻子的陰道,猛烈的抽插起來,妻子這時興奮的
淫叫著,「好舒服,好舒服,啊啊」。

  男子的手指一會兒淺插,一會兒深插,另一只手在不停地玩弄的妻子的陰蒂
,妻子的陰蒂已經明顯勃起,男子每一次玩弄妻子的陰蒂,妻子的身體就震動一
下。

  劇烈的刺激使興奮的妻子在10分鍾之后迎來了自己今天的第4次高潮,身
體痙攣,淫穴噴出大量淫液。

  男子沒有憐惜躺在沙發上喘息的妻子,一把抓住妻子的頭發,將她從沙發上
拽了下來,扔到地上。

  男子脫掉內褲,自己坐在沙發上,男子的陽具勃起至少15cm長,巨大的
龜頭至少有5cm粗。

  躺在地上的妻子看到男子的陽具后,像狗一樣爬向男子,在剛要觸摸到陽具
的時候。

  男子用手抵住妻子的腦門,遞給妻子一個碩大的假陽具,至少25cm長。

  「把它整根插進你的騷屄,就讓你舔雞巴,騷貨」

  妻子接過假陽具,把它插入陰道,由于假陽具太長,無論妻子怎麽調整身位
,總有7、8cm插不進去。

  男子示意妻子半蹲,不知道男子要使什麽壞主意的妻子,按照男子的要求半
蹲著待好,露在外面的假陽具緊挨著地面。

  毫無征兆,男子猛地一用力把妻子往下一按,「噗嗤」

  一聲整根假陽具沒入妻子的淫穴。

  一聲長叫「啊」

  劇烈的疼痛使得妻子倒在地上翻滾,假陽具直接插入妻子的子宮。

  男子絲毫沒有憐惜妻子的樣子,他一把抓住妻子的頭發,將妻子拖到身前,
將巨大的陽具插入妻子的口中,另一只手則解開妻子的胸罩。

  妻子跪在沙發前,下身插著沒入子宮的假陽具,嘴里給男子做著深喉口交。

  男子將兩只腿搭在妻子的肩膀上,巨大的壓力使得妻子根本無法直起腰。

  巨大的陽具在妻子口中來回抽插,一聲嘔吐的聲音,妻子將胃中的食物吐出
,半消化的食物與口水從妻子的嘴中流下。



  男子沒有理睬妻子,碩大的陽具繼續在妻子口中抽插,每一次都是深喉。

  「啊」

  的一聲,男子將精液射入妻子口中。

  男子將妻子提到沙發上,用手把妻子的淫穴扣開,拿出妻子沒入子宮的假陽
具。

  假陽具上沾有鮮血,妻子已經被男子玩弄的出血了。

  怪不得開始拍攝時要妻子發誓,在拍攝過程中對妻子造成的傷害與導演無關

  妻子拔出假陽具后的淫穴沒有閉合,而是向人呼吸的嘴一樣,大大的張開著

  男子將陽具直接插入妻子的陰道,大力的抽插著,雙手揉捏著妻子的乳房,
妻子的乳房被揉捏成各種形狀,給人一種隨時都會爆開的感覺。

  妻子這時已經沒有反應,似乎昏了過去。

  男子看妻子沒有迎合自己,有些不滿,他抓起妻子的頭發,扇了妻子兩個耳
光,將妻子扇醒。

  醒了之后的妻子「啊啊啊」

  的叫著,但是聲音中沒有絲毫的愉悅,在男子陽具與妻子淫穴的抽插縫隙間
,除了妻子大量的淫液外,更多的是妻子的鮮血。

  男子十分興奮,他雙手抓緊妻子的乳房將妻子的上身從沙發中提起,大力抽
插。

  十分鍾后,男子將精液射入妻子的陰道。

  男子將射完精后的陽具從妻子的淫穴中拔出,用妻子的乳房擦拭干淨。

  在妻子身體上獲得巨大滿足的男子,將妻子拉起,妻子半跪半走的被男子領
到一個鐵架前。

  鐵架四角各有一個鐐铐。

  男子將妻子的四肢分別用鐵架固定,便離開鏡頭。

  走得時候還不忘拉拽妻子的乳頭一下。

  被約束起來的妻子耷拉著腦袋,大口的喘著氣,渾身在不停地顫抖。

  這時畫面中出現了遠哥的身影,遠哥也像剛才的男子一樣戴著頭套和墨鏡。

  他的手上拿著一個針形的物件,被光線折射,閃著亮光。

  遠哥用棉簽在妻子的乳頭上擦拭一下,不等妻子有任何反應,將針形物件(
穿刺針)穿透妻子的乳頭,妻子「啊啊不疼不要求你了我讓你隨便操我不要扎了
求你了」

  的叫喊著,可以由于四肢被鐐铐束縛無法移動和反抗。

  遠哥沒有理會妻子,隨著穿刺針的通過,一個金色的乳環帶在了妻子的乳頭
上。

  遠哥撫摸著妻子的乳環「騷貨,喜歡嗎?這個騷乳頭帶著另一個騷乳頭不帶
,多不好看啊,讓哥哥給你把另一個騷乳頭也帶上。」

  妻子哀求著遠哥「求你了放過我不要扎了隨便怎麽操我就行」

  遠哥向欣賞藝術品一樣,用棉簽擦拭著妻子的另一個乳頭。

  遠哥將穿刺針在妻子的眼前一晃,妻子眼中流露出恐懼的表情。

  「啊」

  穿刺針再次穿透妻子的乳頭,妻子另一個乳頭也被帶上金色的乳環。

  鏡頭直視妻子的兩個乳房,從乳頭針孔處留下些許血液,沿著乳暈向下滑落

  遠哥一按開關,鐵架由直立改爲平躺。

  由于妻子的雙腿被鐐铐分開,妻子的淫穴直接暴露在外面,遠哥脫掉內褲,
將陽具直接插入陰道,可能是由于過度興奮,不到兩分鍾遠哥便內射了。

  遠哥拔出自己的陽具在妻子的大腿內側擦拭干淨。

  「這麽快」

  小紅的聲音從視頻從傳出。

  「小點聲」

  黃毛提醒道。

  受到小紅言語刺激的遠哥,似乎有些惱火,不過這怒氣沒有撒向小紅,而是
撒向妻子。

  他將一個口塞帶在了妻子的口中。

  之后拿過來一個鉗子,捏住妻子一片陰唇,這次都沒有用棉簽消毒,直接用
穿刺針將妻子的陰唇穿過,隨后一個陰環帶在妻子的陰唇上。

  妻子嘴中傳來「嗚嗚」

  的聲音,雙腿在不停地顫抖。

  鉗子又捏住妻子的另一個陰唇,穿刺針再次從妻子的另一個陰唇中穿過,又
一個陰環帶在了妻子的陰唇上。

  「我給你們加錢,一個字1000,我要在這個騷貨乳房上刻字。」

  遠哥說道。

  「不好吧,遠哥,最開始說好只穿環,錄像給你,穿環免費。」

  黃毛說道。

  「舍不得嗎,舍不得你就跟她過吧。」

  小紅的聲音傳來。

  黃毛沒有再說話,得到默許的遠哥拿來一個紋身器。

  看到遠哥拿來一個陌生的機器,妻子的眼中明顯流露出恐懼,可以帶著口塞
的她除了「嗚嗚」

  的聲音外,什麽話也無法說出。

  遠哥拿出兩個皮筋,分別從妻子的乳房根部將妻子的乳房勒住。

  皮筋不長,但是彈性極好,不好兩分鍾,妻子的乳房就像發酵的饅頭一樣,
腫大了起來,乳房由紅邊紫,至少比平時增大了一半。

  遠哥拿著紋身筆走向妻子,妻子驚恐的眼中留下了淚水。

  「啊啊啊」

  遠哥的紋身筆每觸碰一下妻子,妻子便發出一聲痛苦的叫聲。

  半個小時后,遠哥完工了。

  妻子的乳房上分別被紋下了「淫賤」

  「騷貨」。

  遠哥拿出兩個鈴铛,分別系在了妻子的乳環上,遠哥說道「這個算是免費贈
送,可別小看這兩個鈴铛,每個鈴铛里面都有一個電極,只要一按開關,保準把
這只母狗電倒在地上。」

  小紅一把從遠哥手中奪走遙控器「這個我要好好保存,看我怎麽收拾這個母
狗」。

  遠哥又遞給黃毛一盒「母禽催乳劑」,「哥們,里面有12支藥,一天1支
,保準12天以內讓這只母狗産奶。用得好來找哥哥,一盒100。如果你免費
讓哥哥玩弄這只母狗,每玩弄一天,哥哥便贈給你5盒。」

  「好的,謝謝遠哥」

  「産奶后別忘了給哥哥送些來。」

  「那是自然,遠哥,以后少不了麻煩你。」

  被玩弄的不成人性的妻子被鐐铐束縛在一旁,聽著旁邊3個人對自己的安排
,而自己作爲下賤的母狗確不能發表任何意見。

  以前自己被黃毛和小紅玩弄,被安排賣淫,甚至爲黃毛流過3次産,可以他
們在自己丈夫回來前兩天總是讓自己休息,以便不讓丈夫發現。

  可現在自己被帶上乳環、陰環,而且乳房上還被刻上了「淫賤」

  「騷貨」

  四個字,一旦被丈夫發現自己該怎麽解釋呢?自己該怎麽面對女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