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的女兒

林明堂,今年二十三歲,人長得並不怎 英俊,可是健壯高大的體材,給人一種粗獷豪邁的感覺,散發出男性的魅力。

  他的家中隻有一位老母,他的父親早死,靠著他老母辛辛苦苦的把他養大成人。林明堂因家境睏苦,憑著他的毅力,剋苦耐勞的半工半讀的去完成了,高中及大學的學業,可說是一位難得的優秀青年。

  他在高中的時候,有一位女同學叫吳麗珍,對林明堂非常的賞識,主動的興林明堂交往。他們兩人由高中一直交往到現在,那份濃厚的感情,可說是天長地久、海枯石爛。

  吳麗珍是個議員的女兒,也是家中唯一的寶貝女兒,人也長得嬌美,是個人見人愛的美嬌娃。

  她的父母非常的疼愛她,想要以她攀上權貴,所以對她與林明望的交往,非常的反對,不準吳麗珍與林明堂交往。

  所以吳麓珍隻好與林明堂偷偷的交往,想要以時間來改變她父母的觀念,希望以後她父母會準許她與林明堂的婚事。

  在她們大學畢的那一天晚上,吳麗珍約了林明堂,去郊外的刖墅,慶祝他們兩人的大學畢業。

  林明堂到了別墅,隻有吳麗珍一個人,並已準備了一桌簡單的晚餐,為了慶祝大學畢業,吳麗珍特地開了一瓶洋酒來慶祝。

  兩人就這樣喫著、喝著、聊著,好不容易的纔結束這頓晚餐。

  喫完晚餮後,吳麗珍去播放柔和的音樂,兩人就在闊大的客廳,相擁著跳起舞來。

  此時正是炎夏的時候,吳麗珍穿著一件絲質的洋裝,林明堂也隻穿一件短襯杉及長褲,兩人剛開始跳舞的時候,還能保持著距離在跳著舞。可是林明堂由於喝酒的關繫,周身的熱血已慢慢的被酒精所沸騰著,此刻他的右手又擁抱著那柔細的腰肢,使他忍不住的去抱緊吳麗珍。

  本來林明當的左手牽著吳麗珍的右手,左手是擁著吳麗珍的腰肢,此刻改變成了左手抱住吳麗珍的背部,右手已抱著吳麗珍那豐滿圓挺的屁股,並且又將臉緊緊的貼著吳麗珍的粉頰。

  吳麗珍此時也是被酒精刺激得周身血液加連環繞著,此刻被她心愛的人,緊緊的擁抱著,使她感覺到從宋有過的甜蜜舒暢之感覺,整個人也像是神魂飄蕩的美妙感覺。

  林明堂從未有過與女人如此親近的擁抱,雖然有一層單薄衣服隔住,但是他還是可以感覺到吳麗珍那對豐滿結實的玉乳,緊緊的挺住在他雄厚的胸前。同時林明堂的右手抱住那豐滿圓挺的屁股,可以感覺出她穿著一件短小的三角褲。

  林明堂由於酒精的作崇,又緊緊地擁抱著吳麗珍,觸摸到那身雪白美妙的嬌驅,漸漸地把他男性原始動力激發起來。

  林明堂此刻興奮得大膽的偷偷地,去親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雙手不規矩的在吳麗珍粉背及豐滿圓挺的屁股撫摸起來。

  吳麗珍也是從未如此親近過男性,此刻與林明堂如此的擁抱,那種異性肌膚相親的觸感,把她電觸得周身儻儻麻麻的,自己也忍不住的張開了小嘴與林明堂吻了起來。

  一陣陣的少女幽香,飄進了林明堂的鼻子裡,使他的血液神經,更加興奮與刺激,他的雙手又在吳麗珍的粉背及屁股上下不停的撫摸,雄厚的胸前又緊吻著吳麗珍的粉乳,已經把他振奮得那根大雞巴憤怒的挺立起來,並很堅硬的挺立在吳麗珍兩腿之間的小穴上。

  一個處女如何能抵擋得住自己心所愛的男人,如此的撫摸,如此的親吻,何況又有一根堅硬的大雞巴,實實的抵住她的小穴上。

  她此時暢快得魂飄九宵雲外,整個人儻儻軟軟的緊趴在林明堂的身上,根本沒有力氣去掙扎,去反抗林明堂的不規矩行動,最主要的是那份暢感,使她不願去反抗,不願失去那份暢感。

  林明堂的親吻與撫摸。吳麗珍並沒有掙扎與反抗的具體行動,好像是在鼓勵他再接再厲的行動下去,使他更加衝動,更加大膽地在吳麗珍身上不規矩的亂摸起來。

  此刻他們兩人已不是在跳舞,兩人靜靜的站立著親熱的緊緊擁抱住。

  林明堂這時色膽包天的,把吳麗珍洋裝背面的拉鏈,慢慢地往下拉了下來,並緩緩地把洋裝往下的脫了下來。

  此時吳麗珍的洋裝,已被林明當脫落在地,身上隻剩一副迷人性感的半罩型白色乳罩,那付乳罩,隻罩住了吳麗珍那對粉乳的下半部,而粉乳的上半部,卻是雪白柔嫩如同兩顆肉球似,赤裸裸的豐滿又結實的擠在一堆挺立著。

  她的下身穿著一件誘惑迷人的短小透明的白色小三角褲,隱隱地顯現出吳麗珍一叢柔細不多不少的陰毛,看起來真是誘人可愛極了。

  吳麗珍此刻除了那付半罩型的乳罩,及那件短小的三角褲,遮住她重要部位之外,全身已赤裸裸地呈現在林明堂的眼前。

  此時的吳麗珍,由於酒精的作崇,把她身上的血液沸騰到了極點,並且抵擋不住林明當那雙魔手,在她身上不規矩的撫摸,把她摸得儻麻暢快,那份舒暢的快感,使她爽得無力掙扎,也不願意去反抗。

  她隻得羞愧地緊閉雙眼,任由林明堂在她身上撫摸,去享受林明童撫摸所傳來的陣陣快感。

  林明堂脫落了吳麗珍的洋裝,睜眼一看,他忍不住的吞下一口口水,心裡暗「哇.. 呀.. 」的叫了一聲,真是美極了。

  他看到吳麗珍全身上下肌膚雪白微微泛紅,多 的光滑柔嫩,美妙的身材,修長的玉腿,更襯托出整個嬌軀,更加迷人,更加誘惑,更加性感。

  林明堂從未見過女性這樣的赤裸,何況頭一次就讓他見到,如同維納斯女神雕像般的美妙處女嬌軀,真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入肚子裡。

  此時林明堂已衝動得把自己的短襯衫及長褲,以最快的速度脫掉,身上隻穿著一件內褲。

  林明堂脫掉衣服後,一把抱住吳麗珍走進房間,將吳麗珍放在床上,他的人也跟著撲到吳麗珍的身上,緊緊的抱住吳麗珍親吻起來。

  此時兩人,都被對方幾乎赤裸裸的肌膚相親,如同觸電般的舒暢,又加酒精在兩人周身血液燃燒,燒起了兩人熊熊的欲火。

  林明堂此刻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吳麗珍也自動地開張小嘴,與林明堂熱情的吻著。

  林明堂慢慢地把舌尖伸進吳麗珍的小嘴裡,吳麓珍也不甘示弱地伸出香舌興林明堂互相的舐著。

  林明堂與吳麗珍熱情吻著、吻得興奮地用雙手在吳麗珍的粉背上、要解去吳麗珍粉背上的乳罩小鐵勾。

  這時吳麗珍羞愧得滿臉通紅,並矜持著的說道︰「哦.. 明堂.. 不行..你.. 不能.. 這樣.. 你.. 不可以 ..這樣.. 喔.. 喔 ..等我們.. 結..婚.. 好嗎? 現在.. 不要.. 這樣.. 哦 」

  雖然吳麗珍口中叫著「不能」「不行」「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掙扎,抬高了她的嬌軀,卻方便了林明堂解去了她背後乳罩的小鐵勾。

  林明堂現在已被欲火燒昏了頭,那裡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腦海中隻知道如何去發洩心胸中的欲火。

  他把吳麗珍的乳罩脫去,頓時跳加了兩顆如同水梨似的雪白玉乳,在兩顆玉乳上長出了兩朵紅紅的花蕾,花蕾上結了兩粒紅豆似的乳頭,那對粉乳不但豐滿堅挺,又圓又結實,真是可愛又美麗極了。

  林明堂見到這對美麗的玉乳,雙眼布滿了血絲,一頭趴在吳麗珍的胸前,用嘴猛吻起那對玉乳,並用舌尖去舐吸著乳頭。

  吳麗珍被林明堂脫去乳罩,那對玉乳整個赤裸裸呈現在林明堂的眼前,她這對寶貝玉乳從未被男人這樣赤裸裸的看過,現在整個赤裸裸的讓林明堂在觀賞,把她羞得滿臉通紅,雙眼緊閉。

  本來她想把林明堂推開,可是林明堂此時卻用嘴去吻吸她的粉乳,用舌尖去舐吻她的乳頭,那種舐吻粉乳及乳頭的快感使她周身儻麻,使她全身顫抖起來,這種感覺給她甜甜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沒有靈魂似的輕飄飄。

  使她不忍推開林明堂,希望林明堂再繼續吻著,給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裡又怕林明堂亂來,可說是又怕又愛,進退兩難之中。

  林明堂這時已刺激到極點了,由那對粉乳著,再緩緩地往上吻去,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再由小嘴慢慢地往下吻,吻到吳麗珍的玉乳,如此上下一遍又一遍用力的去吮吻著。

  林明堂的嘴在吻著,右手也不安份的插進了吳麗珍的小三角褲裡撫摸著,摸觸到那叢柔軟稀松的陰毛,月手掌在吳麗珍兩腿之間的小穴上揉擦著,並用手指在小穴的陰核上磨著。

  吳麗珍驚得趕快阻止,可是似乎太晚了,她的私處已經給林明堂摸到了。她紅潮滿臉,隻羞得將雙眼緊緊閉著。

  林明堂此時放肆的不停在吳麗珍全身上下撫摸著,吮吻著。

  這時的吳麗珍已被林明堂挑逗得周身不斷的顫抖著,全身不停的扭動著,滿臉通紅,媚角含春,春心蕩漾得一股欲火在熊熊的燃燒著,燒得周身熱滾滾的,小嘴中忍不住的哼著︰

  「喔.. 喔喔.. 嗯.. 哼 ..明堂.. 不要嘛 ..你不能這樣.. 嗯 .哼.. 我們還沒結婚.. 你不能.. 對我這樣.. 不可以的.. 喔.. 喂.. 你這樣子.. 我.. 我.. 好難過.. 哎.. 哎唷.. 我.. 我好癢.. 哎呀 .人家.. 受不了.. 人家.. 癢死..了 喔.. 哦.. 明堂.. 求求你.. 不要這樣.. 我.. 好害怕.. 明堂.. 我怕.. 」

  「別怕 」

  林明堂手摸著吳麗珍的香穴,聽到了她那迷人的嬌哼聲,更加刺激的把她的小三角褲脫了起來。

  「哎呀.. 明堂.. 不行.. 嗯 ..哼.. 不能這樣.. 喔.. 喂.. 不可以.. 哎唷 ..色鬼.. 死鬼.. 你怎麼.. 可以.. 脫人家的褲子.. 哎呀..不.. 我.. 求你.. 求求你.. 不要這樣.. 拜托你.. 好嗎? 」

  吳麗珍此時大概是被林明堂玩得騷癢難忍,再加上酒精發揮了作用,雖然口中說不能這樣,可是她卻掙扎得把屁股抬高,使林明堂很順利的將她小三角褲脫掉。

  林明堂脫掉吳麗珍的小三角褲後,連忙也將自己的內褲脫掉,再緊緊地抱住吳麗珍柔嫩雪白的粉軀,右手不停地在吳麗珍的小穴陰核上磨擦著,嘴巴不斷地在吳麗珍的乳頭上吮吸著,把吳麗珍玩得小穴裡不停的流著津津淫水,小嘴忍不住的呻吟著︰

  「喔.. 喔喔.. 明堂哥呀.. 你.. 不.. 不要玩了.. 嗯.. 哼.. 人家.. 受不了了.. 求求你.. 別玩了.. 人家 好難過.. 哎.. 哎唷..哦.. 我.. 癢.. 癢死了.. 喔.. 喂.. 不.. 不行呀… 不要嘛.. 」

  吳麗珍此時纔深深的體會到兩性赤裸裸的肌膚相親的快感,及被男性玩弄的那份特殊的儻爽滋味,使她周身暢快騷癢難過,難過得小嘴不停地亂哼亂叫著︰

  「哎.. 呀.. 哥.. 好哥哥.. 人家.. 真的.. 癢死了.. 你.. 你不要.. 再玩了.. 嗯 ..哼.. 玩得 ..人家.. 好難過.. 哎唷.. 不行..再玩了.. 妹妹.. 求求你.. 別再玩了.. 好嘛.. 」

  林明堂玩得正在起勁,正在爽快,又聽到吳麗珍無病呻吟似的嬌叫聲,把他整個人刺激得忍不住爬上了吳麗珍的嬌軀。

  他緊緊地抱住吳麗珍,與她嘴對嘴的吻著,他那雄厚的胸部,也緊壓住吳麗珍的玉乳,下面那根大雞巴也挺立在小穴的陰核上頂著。

  吳麗珍被林明堂面對面的壓住,反被那根堅硬的大雞巴,頂住在她的小穴陰核上,一時像洪水暴發似擊崩了堤防,整個人也崩潰了最後一道防線。

  吳麗珍已忍不住的主動地將林明堂緊緊抱住,自動地與他熱情的親吻著,她的屁股也忍不住的往上抬局,並不斷的扭動,讓林明堂的大龜頭,在自己的小穴核上,去頂踫著它,去磨擦著它,使得她自己的周身神經儻麻起來,儻麻得舒爽起來。

  吳麗珍的熱情騷勁,引發林明堂一股想要插穴的念頭,他慢慢地將那根堅硬的大雞巴,延著濕淋淋的小穴洞口,微微的挺了進去。

  吳麗珍此時已是欲火高漲之時,整個小穴洞口已張得開開的,並且淫水流得整條陰道濕淋淋的,所以林明堂的大龜頭纔能微微的挺進了桃源花洞。

  此時吳麗珍感覺到林明堂的大龜頭已微微的挺入自己的小穴裡,心裡一時驚怕的喊了起來︰

  「哎… 呀.. 哥.. 好哥哥.. 你.. 不能.. 不可以.. 喔.. 喔..不能插進去.. 不要.. 插進去.. 哎.. 喲.. 我.. 求求.. 你.. 不要這樣.. 喔 ..喂 ..妹妹.. 讓你玩.. 你不要插進去.. 好嗎.. 好哥哥..哦.. 」

  「喔喔.. 喂.. 這樣子.. 不行的.. 哥呀.. 不耍嘛 ..我們.. 還沒結婚.. 不要這樣.. 好嗎? 好哥哥.. 妹妹.. 求求你.. 放了我吧..哎.. 唷.. 」

  這時林明堂的大龜頭,已被吳麗珍的小穴,緊緊的夾住,覺得好暖和,好儻麻,吳麗珍的求叫聲,他那能聽得進去,他爽快的一時衝動地用力的將整根堅硬大雞巴插了下去。從此林明堂,今年二十三歲,人長得並不怎 英俊,可是健壯高大的體材,給人一種粗獷豪邁的感覺,散發出男性的魅力。

  他的家中隻有一位老母,他的父親早死,靠著他老母辛辛苦苦的把他養大成人。林明堂因家境睏苦,憑著他的毅力,剋苦耐勞的半工半讀的去完成了,高中及大學的學業,可說是一位難得的優秀青年。

  他在高中的時候,有一位女同學叫吳麗珍,對林明堂非常的賞識,主動的興林明堂交往。他們兩人由高中一直交往到現在,那份濃厚的感情,可說是天長地久、海枯石爛。

  吳麗珍是個議員的女兒,也是家中唯一的寶貝女兒,人也長得嬌美,是個人見人愛的美嬌娃。

  她的父母非常的疼愛她,想要以她攀上權貴,所以對她與林明望的交往,非常的反對,不準吳麗珍與林明堂交往。

  所以吳麓珍隻好與林明堂偷偷的交往,想要以時間來改變她父母的觀念,希望以後她父母會準許她與林明堂的婚事。

  在她們大學畢的那一天晚上,吳麗珍約了林明堂,去郊外的刖墅,慶祝他們兩人的大學畢業。

  林明堂到了別墅,隻有吳麗珍一個人,並已準備了一桌簡單的晚餐,為了慶祝大學畢業,吳麗珍特地開了一瓶洋酒來慶祝。

  兩人就這樣喫著、喝著、聊著,好不容易的纔結束這頓晚餐。

  喫完晚餮後,吳麗珍去播放柔和的音樂,兩人就在闊大的客廳,相擁著跳起舞來。

  此時正是炎夏的時候,吳麗珍穿著一件絲質的洋裝,林明堂也隻穿一件短襯杉及長褲,兩人剛開始跳舞的時候,還能保持著距離在跳著舞。可是林明堂由於喝酒的關繫,周身的熱血已慢慢的被酒精所沸騰著,此刻他的右手又擁抱著那柔細的腰肢,使他忍不住的去抱緊吳麗珍。

  本來林明當的左手牽著吳麗珍的右手,左手是擁著吳麗珍的腰肢,此刻改變成了左手抱住吳麗珍的背部,右手已抱著吳麗珍那豐滿圓挺的屁股,並且又將臉緊緊的貼著吳麗珍的粉頰。

  吳麗珍此時也是被酒精刺激得周身血液加連環繞著,此刻被她心愛的人,緊緊的擁抱著,使她感覺到從宋有過的甜蜜舒暢之感覺,整個人也像是神魂飄蕩的美妙感覺。

  林明堂從未有過與女人如此親近的擁抱,雖然有一層單薄衣服隔住,但是他還是可以感覺到吳麗珍那對豐滿結實的玉乳,緊緊的挺住在他雄厚的胸前。同時林明堂的右手抱住那豐滿圓挺的屁股,可以感覺出她穿著一件短小的三角褲。

  林明堂由於酒精的作崇,又緊緊地擁抱著吳麗珍,觸摸到那身雪白美妙的嬌驅,漸漸地把他男性原始動力激發起來。

  林明堂此刻興奮得大膽的偷偷地,去親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雙手不規矩的在吳麗珍粉背及豐滿圓挺的屁股撫摸起來。

  吳麗珍也是從未如此親近過男性,此刻與林明堂如此的擁抱,那種異性肌膚相親的觸感,把她電觸得周身儻儻麻麻的,自己也忍不住的張開了小嘴與林明堂吻了起來。

  一陣陣的少女幽香,飄進了林明堂的鼻子裡,使他的血液神經,更加興奮與刺激,他的雙手又在吳麗珍的粉背及屁股上下不停的撫摸,雄厚的胸前又緊吻著吳麗珍的粉乳,已經把他振奮得那根大雞巴憤怒的挺立起來,並很堅硬的挺立在吳麗珍兩腿之間的小穴上。

  一個處女如何能抵擋得住自己心所愛的男人,如此的撫摸,如此的親吻,何況又有一根堅硬的大雞巴,實實的抵住她的小穴上。

  她此時暢快得魂飄九宵雲外,整個人儻儻軟軟的緊趴在林明堂的身上,根本沒有力氣去掙扎,去反抗林明堂的不規矩行動,最主要的是那份暢感,使她不願去反抗,不願失去那份暢感。

  林明堂的親吻與撫摸。吳麗珍並沒有掙扎與反抗的具體行動,好像是在鼓勵他再接再厲的行動下去,使他更加衝動,更加大膽地在吳麗珍身上不規矩的亂摸起來。

  此刻他們兩人已不是在跳舞,兩人靜靜的站立著親熱的緊緊擁抱住。

  林明堂這時色膽包天的,把吳麗珍洋裝背面的拉鏈,慢慢地往下拉了下來,並緩緩地把洋裝往下的脫了下來。

  此時吳麗珍的洋裝,已被林明當脫落在地,身上隻剩一副迷人性感的半罩型白色乳罩,那付乳罩,隻罩住了吳麗珍那對粉乳的下半部,而粉乳的上半部,卻是雪白柔嫩如同兩顆肉球似,赤裸裸的豐滿又結實的擠在一堆挺立著。

  她的下身穿著一件誘惑迷人的短小透明的白色小三角褲,隱隱地顯現出吳麗珍一叢柔細不多不少的陰毛,看起來真是誘人可愛極了。

  吳麗珍此刻除了那付半罩型的乳罩,及那件短小的三角褲,遮住她重要部位之外,全身已赤裸裸地呈現在林明堂的眼前。

  此時的吳麗珍,由於酒精的作崇,把她身上的血液沸騰到了極點,並且抵擋不住林明當那雙魔手,在她身上不規矩的撫摸,把她摸得儻麻暢快,那份舒暢的快感,使她爽得無力掙扎,也不願意去反抗。

  她隻得羞愧地緊閉雙眼,任由林明堂在她身上撫摸,去享受林明童撫摸所傳來的陣陣快感。

  林明堂脫落了吳麗珍的洋裝,睜眼一看,他忍不住的吞下一口口水,心裡暗「哇.. 呀.. 」的叫了一聲,真是美極了。

  他看到吳麗珍全身上下肌膚雪白微微泛紅,多 的光滑柔嫩,美妙的身材,修長的玉腿,更襯托出整個嬌軀,更加迷人,更加誘惑,更加性感。

  林明堂從未見過女性這樣的赤裸,何況頭一次就讓他見到,如同維納斯女神雕像般的美妙處女嬌軀,真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入肚子裡。

  此時林明堂已衝動得把自己的短襯衫及長褲,以最快的速度脫掉,身上隻穿著一件內褲。

  林明堂脫掉衣服後,一把抱住吳麗珍走進房間,將吳麗珍放在床上,他的人也跟著撲到吳麗珍的身上,緊緊的抱住吳麗珍親吻起來。

  此時兩人,都被對方幾乎赤裸裸的肌膚相親,如同觸電般的舒暢,又加酒精在兩人周身血液燃燒,燒起了兩人熊熊的欲火。

  林明堂此刻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吳麗珍也自動地開張小嘴,與林明堂熱情的吻著。

  林明堂慢慢地把舌尖伸進吳麗珍的小嘴裡,吳麓珍也不甘示弱地伸出香舌興林明堂互相的舐著。



  林明堂與吳麗珍熱情吻著、吻得興奮地用雙手在吳麗珍的粉背上、要解去吳麗珍粉背上的乳罩小鐵勾。

  這時吳麗珍羞愧得滿臉通紅,並矜持著的說道︰「哦.. 明堂.. 不行..你.. 不能.. 這樣.. 你.. 不可以 ..這樣.. 喔.. 喔 ..等我們.. 結..婚.. 好嗎? 現在.. 不要.. 這樣.. 哦 」

  雖然吳麗珍口中叫著「不能」「不行」「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掙扎,抬高了她的嬌軀,卻方便了林明堂解去了她背後乳罩的小鐵勾。

  林明堂現在已被欲火燒昏了頭,那裡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腦海中隻知道如何去發洩心胸中的欲火。

  他把吳麗珍的乳罩脫去,頓時跳加了兩顆如同水梨似的雪白玉乳,在兩顆玉乳上長出了兩朵紅紅的花蕾,花蕾上結了兩粒紅豆似的乳頭,那對粉乳不但豐滿堅挺,又圓又結實,真是可愛又美麗極了。

  林明堂見到這對美麗的玉乳,雙眼布滿了血絲,一頭趴在吳麗珍的胸前,用嘴猛吻起那對玉乳,並用舌尖去舐吸著乳頭。

  吳麗珍被林明堂脫去乳罩,那對玉乳整個赤裸裸呈現在林明堂的眼前,她這對寶貝玉乳從未被男人這樣赤裸裸的看過,現在整個赤裸裸的讓林明堂在觀賞,把她羞得滿臉通紅,雙眼緊閉。

  本來她想把林明堂推開,可是林明堂此時卻用嘴去吻吸她的粉乳,用舌尖去舐吻她的乳頭,那種舐吻粉乳及乳頭的快感使她周身儻麻,使她全身顫抖起來,這種感覺給她甜甜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沒有靈魂似的輕飄飄。

  使她不忍推開林明堂,希望林明堂再繼續吻著,給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裡又怕林明堂亂來,可說是又怕又愛,進退兩難之中。

  林明堂這時已刺激到極點了,由那對粉乳著,再緩緩地往上吻去,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再由小嘴慢慢地往下吻,吻到吳麗珍的玉乳,如此上下一遍又一遍用力的去吮吻著。

  林明堂的嘴在吻著,右手也不安份的插進了吳麗珍的小三角褲裡撫摸著,摸觸到那叢柔軟稀松的陰毛,月手掌在吳麗珍兩腿之間的小穴上揉擦著,並用手指在小穴的陰核上磨著。

  吳麗珍驚得趕快阻止,可是似乎太晚了,她的私處已經給林明堂摸到了。她紅潮滿臉,隻羞得將雙眼緊緊閉著。

  林明堂此時放肆的不停在吳麗珍全身上下撫摸著,吮吻著。

  這時的吳麗珍已被林明堂挑逗得周身不斷的顫抖著,全身不停的扭動著,滿臉通紅,媚角含春,春心蕩漾得一股欲火在熊熊的燃燒著,燒得周身熱滾滾的,小嘴中忍不住的哼著︰

  「喔.. 喔喔.. 嗯.. 哼 ..明堂.. 不要嘛 ..你不能這樣.. 嗯 .哼.. 我們還沒結婚.. 你不能.. 對我這樣.. 不可以的.. 喔.. 喂.. 你這樣子.. 我.. 我.. 好難過.. 哎.. 哎唷.. 我.. 我好癢.. 哎呀 .人家.. 受不了.. 人家.. 癢死..了 喔.. 哦.. 明堂.. 求求你.. 不要這樣.. 我.. 好害怕.. 明堂.. 我怕.. 」

  「別怕 」

  林明堂手摸著吳麗珍的香穴,聽到了她那迷人的嬌哼聲,更加刺激的把她的小三角褲脫了起來。

  「哎呀.. 明堂.. 不行.. 嗯 ..哼.. 不能這樣.. 喔.. 喂.. 不可以.. 哎唷 ..色鬼.. 死鬼.. 你怎麼.. 可以.. 脫人家的褲子.. 哎呀..不.. 我.. 求你.. 求求你.. 不要這樣.. 拜托你.. 好嗎? 」

  吳麗珍此時大概是被林明堂玩得騷癢難忍,再加上酒精發揮了作用,雖然口中說不能這樣,可是她卻掙扎得把屁股抬高,使林明堂很順利的將她小三角褲脫掉。

  林明堂脫掉吳麗珍的小三角褲後,連忙也將自己的內褲脫掉,再緊緊地抱住吳麗珍柔嫩雪白的粉軀,右手不停地在吳麗珍的小穴陰核上磨擦著,嘴巴不斷地在吳麗珍的乳頭上吮吸著,把吳麗珍玩得小穴裡不停的流著津津淫水,小嘴忍不住的呻吟著︰

  「喔.. 喔喔.. 明堂哥呀.. 你.. 不.. 不要玩了.. 嗯.. 哼.. 人家.. 受不了了.. 求求你.. 別玩了.. 人家 好難過.. 哎.. 哎唷..哦.. 我.. 癢.. 癢死了.. 喔.. 喂.. 不.. 不行呀… 不要嘛.. 」

  吳麗珍此時纔深深的體會到兩性赤裸裸的肌膚相親的快感,及被男性玩弄的那份特殊的儻爽滋味,使她周身暢快騷癢難過,難過得小嘴不停地亂哼亂叫著︰

  「哎.. 呀.. 哥.. 好哥哥.. 人家.. 真的.. 癢死了.. 你.. 你不要.. 再玩了.. 嗯 ..哼.. 玩得 ..人家.. 好難過.. 哎唷.. 不行..再玩了.. 妹妹.. 求求你.. 別再玩了.. 好嘛.. 」

  林明堂玩得正在起勁,正在爽快,又聽到吳麗珍無病呻吟似的嬌叫聲,把他整個人刺激得忍不住爬上了吳麗珍的嬌軀。

  他緊緊地抱住吳麗珍,與她嘴對嘴的吻著,他那雄厚的胸部,也緊壓住吳麗珍的玉乳,下面那根大雞巴也挺立在小穴的陰核上頂著。

  吳麗珍被林明堂面對面的壓住,反被那根堅硬的大雞巴,頂住在她的小穴陰核上,一時像洪水暴發似擊崩了堤防,整個人也崩潰了最後一道防線。

  吳麗珍已忍不住的主動地將林明堂緊緊抱住,自動地與他熱情的親吻著,她的屁股也忍不住的往上抬局,並不斷的扭動,讓林明堂的大龜頭,在自己的小穴核上,去頂踫著它,去磨擦著它,使得她自己的周身神經儻麻起來,儻麻得舒爽起來。

  吳麗珍的熱情騷勁,引發林明堂一股想要插穴的念頭,他慢慢地將那根堅硬的大雞巴,延著濕淋淋的小穴洞口,微微的挺了進去。

  吳麗珍此時已是欲火高漲之時,整個小穴洞口已張得開開的,並且淫水流得整條陰道濕淋淋的,所以林明堂的大龜頭纔能微微的挺進了桃源花洞。

  此時吳麗珍感覺到林明堂的大龜頭已微微的挺入自己的小穴裡,心裡一時驚怕的喊了起來︰

  「哎… 呀.. 哥.. 好哥哥.. 你.. 不能.. 不可以.. 喔.. 喔..不能插進去.. 不要.. 插進去.. 哎.. 喲.. 我.. 求求.. 你.. 不要這樣.. 喔 ..喂 ..妹妹.. 讓你玩.. 你不要插進去.. 好嗎.. 好哥哥..哦.. 」

  「喔喔.. 喂.. 這樣子.. 不行的.. 哥呀.. 不耍嘛 ..我們.. 還沒結婚.. 不要這樣.. 好嗎? 好哥哥.. 妹妹.. 求求你.. 放了我吧..哎.. 唷.. 」

  這時林明堂的大龜頭,已被吳麗珍的小穴,緊緊的夾住,覺得好暖和,好儻麻,吳麗珍的求叫聲,他那能聽得進去,他爽快的一時衝動地用力的將整根堅硬大雞巴插了下去。變成了林明堂,今年二十三歲,人長得並不怎 英俊,可是健壯高大的體材,給人一種粗獷豪邁的感覺,散發出男性的魅力。

  他的家中隻有一位老母,他的父親早死,靠著他老母辛辛苦苦的把他養大成人。林明堂因家境睏苦,憑著他的毅力,剋苦耐勞的半工半讀的去完成了,高中及大學的學業,可說是一位難得的優秀青年。

  他在高中的時候,有一位女同學叫吳麗珍,對林明堂非常的賞識,主動的興林明堂交往。他們兩人由高中一直交往到現在,那份濃厚的感情,可說是天長地久、海枯石爛。

  吳麗珍是個議員的女兒,也是家中唯一的寶貝女兒,人也長得嬌美,是個人見人愛的美嬌娃。

  她的父母非常的疼愛她,想要以她攀上權貴,所以對她與林明望的交往,非常的反對,不準吳麗珍與林明堂交往。

  所以吳麓珍隻好與林明堂偷偷的交往,想要以時間來改變她父母的觀念,希望以後她父母會準許她與林明堂的婚事。

  在她們大學畢的那一天晚上,吳麗珍約了林明堂,去郊外的刖墅,慶祝他們兩人的大學畢業。

  林明堂到了別墅,隻有吳麗珍一個人,並已準備了一桌簡單的晚餐,為了慶祝大學畢業,吳麗珍特地開了一瓶洋酒來慶祝。

  兩人就這樣喫著、喝著、聊著,好不容易的纔結束這頓晚餐。

  喫完晚餮後,吳麗珍去播放柔和的音樂,兩人就在闊大的客廳,相擁著跳起舞來。

  此時正是炎夏的時候,吳麗珍穿著一件絲質的洋裝,林明堂也隻穿一件短襯杉及長褲,兩人剛開始跳舞的時候,還能保持著距離在跳著舞。可是林明堂由於喝酒的關繫,周身的熱血已慢慢的被酒精所沸騰著,此刻他的右手又擁抱著那柔細的腰肢,使他忍不住的去抱緊吳麗珍。

  本來林明當的左手牽著吳麗珍的右手,左手是擁著吳麗珍的腰肢,此刻改變成了左手抱住吳麗珍的背部,右手已抱著吳麗珍那豐滿圓挺的屁股,並且又將臉緊緊的貼著吳麗珍的粉頰。

  吳麗珍此時也是被酒精刺激得周身血液加連環繞著,此刻被她心愛的人,緊緊的擁抱著,使她感覺到從宋有過的甜蜜舒暢之感覺,整個人也像是神魂飄蕩的美妙感覺。

  林明堂從未有過與女人如此親近的擁抱,雖然有一層單薄衣服隔住,但是他還是可以感覺到吳麗珍那對豐滿結實的玉乳,緊緊的挺住在他雄厚的胸前。同時林明堂的右手抱住那豐滿圓挺的屁股,可以感覺出她穿著一件短小的三角褲。

  林明堂由於酒精的作崇,又緊緊地擁抱著吳麗珍,觸摸到那身雪白美妙的嬌驅,漸漸地把他男性原始動力激發起來。

  林明堂此刻興奮得大膽的偷偷地,去親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雙手不規矩的在吳麗珍粉背及豐滿圓挺的屁股撫摸起來。

  吳麗珍也是從未如此親近過男性,此刻與林明堂如此的擁抱,那種異性肌膚相親的觸感,把她電觸得周身儻儻麻麻的,自己也忍不住的張開了小嘴與林明堂吻了起來。

  一陣陣的少女幽香,飄進了林明堂的鼻子裡,使他的血液神經,更加興奮與刺激,他的雙手又在吳麗珍的粉背及屁股上下不停的撫摸,雄厚的胸前又緊吻著吳麗珍的粉乳,已經把他振奮得那根大雞巴憤怒的挺立起來,並很堅硬的挺立在吳麗珍兩腿之間的小穴上。

  一個處女如何能抵擋得住自己心所愛的男人,如此的撫摸,如此的親吻,何況又有一根堅硬的大雞巴,實實的抵住她的小穴上。

  她此時暢快得魂飄九宵雲外,整個人儻儻軟軟的緊趴在林明堂的身上,根本沒有力氣去掙扎,去反抗林明堂的不規矩行動,最主要的是那份暢感,使她不願去反抗,不願失去那份暢感。

  林明堂的親吻與撫摸。吳麗珍並沒有掙扎與反抗的具體行動,好像是在鼓勵他再接再厲的行動下去,使他更加衝動,更加大膽地在吳麗珍身上不規矩的亂摸起來。

  此刻他們兩人已不是在跳舞,兩人靜靜的站立著親熱的緊緊擁抱住。

  林明堂這時色膽包天的,把吳麗珍洋裝背面的拉鏈,慢慢地往下拉了下來,並緩緩地把洋裝往下的脫了下來。

  此時吳麗珍的洋裝,已被林明當脫落在地,身上隻剩一副迷人性感的半罩型白色乳罩,那付乳罩,隻罩住了吳麗珍那對粉乳的下半部,而粉乳的上半部,卻是雪白柔嫩如同兩顆肉球似,赤裸裸的豐滿又結實的擠在一堆挺立著。

  她的下身穿著一件誘惑迷人的短小透明的白色小三角褲,隱隱地顯現出吳麗珍一叢柔細不多不少的陰毛,看起來真是誘人可愛極了。

  吳麗珍此刻除了那付半罩型的乳罩,及那件短小的三角褲,遮住她重要部位之外,全身已赤裸裸地呈現在林明堂的眼前。

  此時的吳麗珍,由於酒精的作崇,把她身上的血液沸騰到了極點,並且抵擋不住林明當那雙魔手,在她身上不規矩的撫摸,把她摸得儻麻暢快,那份舒暢的快感,使她爽得無力掙扎,也不願意去反抗。

  她隻得羞愧地緊閉雙眼,任由林明堂在她身上撫摸,去享受林明童撫摸所傳來的陣陣快感。

  林明堂脫落了吳麗珍的洋裝,睜眼一看,他忍不住的吞下一口口水,心裡暗「哇.. 呀.. 」的叫了一聲,真是美極了。

  他看到吳麗珍全身上下肌膚雪白微微泛紅,多 的光滑柔嫩,美妙的身材,修長的玉腿,更襯托出整個嬌軀,更加迷人,更加誘惑,更加性感。

  林明堂從未見過女性這樣的赤裸,何況頭一次就讓他見到,如同維納斯女神雕像般的美妙處女嬌軀,真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入肚子裡。

  此時林明堂已衝動得把自己的短襯衫及長褲,以最快的速度脫掉,身上隻穿著一件內褲。

  林明堂脫掉衣服後,一把抱住吳麗珍走進房間,將吳麗珍放在床上,他的人也跟著撲到吳麗珍的身上,緊緊的抱住吳麗珍親吻起來。

  此時兩人,都被對方幾乎赤裸裸的肌膚相親,如同觸電般的舒暢,又加酒精在兩人周身血液燃燒,燒起了兩人熊熊的欲火。

  林明堂此刻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吳麗珍也自動地開張小嘴,與林明堂熱情的吻著。

  林明堂慢慢地把舌尖伸進吳麗珍的小嘴裡,吳麓珍也不甘示弱地伸出香舌興林明堂互相的舐著。

  林明堂與吳麗珍熱情吻著、吻得興奮地用雙手在吳麗珍的粉背上、要解去吳麗珍粉背上的乳罩小鐵勾。

  這時吳麗珍羞愧得滿臉通紅,並矜持著的說道︰「哦.. 明堂.. 不行..你.. 不能.. 這樣.. 你.. 不可以 ..這樣.. 喔.. 喔 ..等我們.. 結..婚.. 好嗎? 現在.. 不要.. 這樣.. 哦 」

  雖然吳麗珍口中叫著「不能」「不行」「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掙扎,抬高了她的嬌軀,卻方便了林明堂解去了她背後乳罩的小鐵勾。

  林明堂現在已被欲火燒昏了頭,那裡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腦海中隻知道如何去發洩心胸中的欲火。

  他把吳麗珍的乳罩脫去,頓時跳加了兩顆如同水梨似的雪白玉乳,在兩顆玉乳上長出了兩朵紅紅的花蕾,花蕾上結了兩粒紅豆似的乳頭,那對粉乳不但豐滿堅挺,又圓又結實,真是可愛又美麗極了。

  林明堂見到這對美麗的玉乳,雙眼布滿了血絲,一頭趴在吳麗珍的胸前,用嘴猛吻起那對玉乳,並用舌尖去舐吸著乳頭。

  吳麗珍被林明堂脫去乳罩,那對玉乳整個赤裸裸呈現在林明堂的眼前,她這對寶貝玉乳從未被男人這樣赤裸裸的看過,現在整個赤裸裸的讓林明堂在觀賞,把她羞得滿臉通紅,雙眼緊閉。

  本來她想把林明堂推開,可是林明堂此時卻用嘴去吻吸她的粉乳,用舌尖去舐吻她的乳頭,那種舐吻粉乳及乳頭的快感使她周身儻麻,使她全身顫抖起來,這種感覺給她甜甜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沒有靈魂似的輕飄飄。

  使她不忍推開林明堂,希望林明堂再繼續吻著,給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裡又怕林明堂亂來,可說是又怕又愛,進退兩難之中。

  林明堂這時已刺激到極點了,由那對粉乳著,再緩緩地往上吻去,吻著吳麗珍的櫻桃小嘴,再由小嘴慢慢地往下吻,吻到吳麗珍的玉乳,如此上下一遍又一遍用力的去吮吻著。

  林明堂的嘴在吻著,右手也不安份的插進了吳麗珍的小三角褲裡撫摸著,摸觸到那叢柔軟稀松的陰毛,月手掌在吳麗珍兩腿之間的小穴上揉擦著,並用手指在小穴的陰核上磨著。

  吳麗珍驚得趕快阻止,可是似乎太晚了,她的私處已經給林明堂摸到了。她紅潮滿臉,隻羞得將雙眼緊緊閉著。

  林明堂此時放肆的不停在吳麗珍全身上下撫摸著,吮吻著。

  這時的吳麗珍已被林明堂挑逗得周身不斷的顫抖著,全身不停的扭動著,滿臉通紅,媚角含春,春心蕩漾得一股欲火在熊熊的燃燒著,燒得周身熱滾滾的,小嘴中忍不住的哼著︰

  「喔.. 喔喔.. 嗯.. 哼 ..明堂.. 不要嘛 ..你不能這樣.. 嗯 .哼.. 我們還沒結婚.. 你不能.. 對我這樣.. 不可以的.. 喔.. 喂.. 你這樣子.. 我.. 我.. 好難過.. 哎.. 哎唷.. 我.. 我好癢.. 哎呀 .人家.. 受不了.. 人家.. 癢死..了 喔.. 哦.. 明堂.. 求求你.. 不要這樣.. 我.. 好害怕.. 明堂.. 我怕.. 」

  「別怕 」

  林明堂手摸著吳麗珍的香穴,聽到了她那迷人的嬌哼聲,更加刺激的把她的小三角褲脫了起來。

  「哎呀.. 明堂.. 不行.. 嗯 ..哼.. 不能這樣.. 喔.. 喂.. 不可以.. 哎唷 ..色鬼.. 死鬼.. 你怎麼.. 可以.. 脫人家的褲子.. 哎呀..不.. 我.. 求你.. 求求你.. 不要這樣.. 拜托你.. 好嗎? 」

  吳麗珍此時大概是被林明堂玩得騷癢難忍,再加上酒精發揮了作用,雖然口中說不能這樣,可是她卻掙扎得把屁股抬高,使林明堂很順利的將她小三角褲脫掉。

  林明堂脫掉吳麗珍的小三角褲後,連忙也將自己的內褲脫掉,再緊緊地抱住吳麗珍柔嫩雪白的粉軀,右手不停地在吳麗珍的小穴陰核上磨擦著,嘴巴不斷地在吳麗珍的乳頭上吮吸著,把吳麗珍玩得小穴裡不停的流著津津淫水,小嘴忍不住的呻吟著︰

  「喔.. 喔喔.. 明堂哥呀.. 你.. 不.. 不要玩了.. 嗯.. 哼.. 人家.. 受不了了.. 求求你.. 別玩了.. 人家 好難過.. 哎.. 哎唷..哦.. 我.. 癢.. 癢死了.. 喔.. 喂.. 不.. 不行呀… 不要嘛.. 」

  吳麗珍此時纔深深的體會到兩性赤裸裸的肌膚相親的快感,及被男性玩弄的那份特殊的儻爽滋味,使她周身暢快騷癢難過,難過得小嘴不停地亂哼亂叫著︰

  「哎.. 呀.. 哥.. 好哥哥.. 人家.. 真的.. 癢死了.. 你.. 你不要.. 再玩了.. 嗯 ..哼.. 玩得 ..人家.. 好難過.. 哎唷.. 不行..再玩了.. 妹妹.. 求求你.. 別再玩了.. 好嘛.. 」

  林明堂玩得正在起勁,正在爽快,又聽到吳麗珍無病呻吟似的嬌叫聲,把他整個人刺激得忍不住爬上了吳麗珍的嬌軀。

  他緊緊地抱住吳麗珍,與她嘴對嘴的吻著,他那雄厚的胸部,也緊壓住吳麗珍的玉乳,下面那根大雞巴也挺立在小穴的陰核上頂著。

  吳麗珍被林明堂面對面的壓住,反被那根堅硬的大雞巴,頂住在她的小穴陰核上,一時像洪水暴發似擊崩了堤防,整個人也崩潰了最後一道防線。

  吳麗珍已忍不住的主動地將林明堂緊緊抱住,自動地與他熱情的親吻著,她的屁股也忍不住的往上抬局,並不斷的扭動,讓林明堂的大龜頭,在自己的小穴核上,去頂踫著它,去磨擦著它,使得她自己的周身神經儻麻起來,儻麻得舒爽起來。

  吳麗珍的熱情騷勁,引發林明堂一股想要插穴的念頭,他慢慢地將那根堅硬的大雞巴,延著濕淋淋的小穴洞口,微微的挺了進去。

  吳麗珍此時已是欲火高漲之時,整個小穴洞口已張得開開的,並且淫水流得整條陰道濕淋淋的,所以林明堂的大龜頭纔能微微的挺進了桃源花洞。

  此時吳麗珍感覺到林明堂的大龜頭已微微的挺入自己的小穴裡,心裡一時驚怕的喊了起來︰

  「哎… 呀.. 哥.. 好哥哥.. 你.. 不能.. 不可以.. 喔.. 喔..不能插進去.. 不要.. 插進去.. 哎.. 喲.. 我.. 求求.. 你.. 不要這樣.. 喔 ..喂 ..妹妹.. 讓你玩.. 你不要插進去.. 好嗎.. 好哥哥..哦.. 」

  「喔喔.. 喂.. 這樣子.. 不行的.. 哥呀.. 不耍嘛 ..我們.. 還沒結婚.. 不要這樣.. 好嗎? 好哥哥.. 妹妹.. 求求你.. 放了我吧..哎.. 唷.. 」

  這時林明堂的大龜頭,已被吳麗珍的小穴,緊緊的夾住,覺得好暖和,好儻麻,吳麗珍的求叫聲,他那能聽得進去,他爽快的一時衝動地用力的將整根堅硬大雞巴插了下去。讓她成為他的女人,也成了蕩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