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恥辱與複仇及續集(續一)

后傳一、

    人人都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話沒錯,然而有許多事當你在局外的時候,你什都不知道,而一旦你進到了局里,什你都懂了。

    三月十日,還是晚春季節,站在陽台上,風片夾著雨絲,撲面而來,吹得人一陣清爽,雖然仍有些寒意。我點燃一支煙,深深地吸了一口。我起頭,遠處的群山朦朦,那里蘊藏得多少財富呢?可是村民們都很窮,紀委的人查了村賬,錢都到胡金貴家去了,他可著實發了一筆財啊。單單侵吞砍伐林木一項的錢,夠二十年不干活了,還別算上其它的收入。然而胡金貴父子什Ξ倒呢?我想,凡事都不要過分,只要不過分就好。過分了,一切都失控了。現在上面叫我當村長,雖然還沒正式上任,不過已經寫了入黨申請書了,但是工作倒要先開展,其中一項是協助追贓,見鬼,要如何追呢?雷小玲跑了,她有文化,又沒有小孩拖累,跑得不見人影。張玉如,也不見了。剩下一幢房子,幾畝地,有個屁用。拍賣?誰要?充公倒是充了,但除了地承包給人租,房子也只能任它空在那。后來我一想啊,得,和上面商量了一下,改招待所了,但這個招待所不對外,只招待上級干部的,上面不僅同意,而且是滿意了。賬目的清理是差不多了,由于根本無法追贓,上面對此並不太認真,無非是一個意思到了就是。所有的東西,只能重新開始。但是村里沒錢了,這是個事實,沒錢你能干什呢?村里原先唯一的那所小學已是破敗不堪,老師倒有幾個,但是教學環境極差,甚至可以說在危房里上課,要出個什讞低題就大了。還有出村唯一的路,早被各種車壓得坎坷不平,到處是坑坑窪窪,遇到象這樣的雨天還好,雨要再大點,簡直是人車都無法通行了。象這些事,都是急待解決的,找村民要錢,難啊!不是大家不肯出,主要是窮,那就只能向上面要了。可是財政那容易就撥款?真傷腦筋啊!這事,我先后和上面溝通過幾次,但是總沒有確信,上面一再表示,知道我們村的困難,但他們也困難,所以要我重點抓追贓,贓追回來不是什都有了嗎?神經病,找個死人去追贓,真虧他想的,難道找那兩個女人,真給你抓到,沒錢你能怎樣?難道逼良娼。咦!忽然間,我的腦袋瓜子靈光一閃,上面不肯撥款,會不會有什想法?錢?我們沒有。權?他比我們大。唉!我不是要當大家的父母官就要民辦實事,我沒那偉大,只是剛上來,不干點什哪能有威望啊?工作組查了一個多月,也告一段落了,昨天吃了一頓,回去了,材料過幾天讓我們送過去,反正一切重新開始,不想影響我開展工作,相關人怎處理再說,狗屁,吃得差不多了吧。一個個象餓狗似的。我操,我操,我操操操。

    雨停了,算了,到村委會轉轉去吧。我下了樓往村委會方向走去,路上偶遇幾個村民,都很客氣地和我打招呼,真是不一樣了啊。到了村委會,我坐在二樓辦公室,胡金貴以前的位置上,感慨萬千啊!工作組的人今天沒來,一些資料已整理得差不多了,賬本也全部封好了。這些由他們全部拿走,反正都是一些毫無意義的事。今天擺在我面前的是一張白紙,由我來畫,但是卻沒有筆。我能畫出什蚞呢?

    “–”有人敲門,我起頭,啊,陳美玲。會計,也是胡金貴的姘頭,還是胡建國的干娘呢。

    看得出陳美玲消瘦了一點,上身穿著件白色的襯衫,下身穿著件褐色的西褲,有些膽怯的樣子,輕輕叫了聲“村長”。我看了她一眼,說:“陳會計”。

    “別,別,村長,您別這叫我。我當不起”陳美玲仍是怯生生的樣,但已挪動腳步進來了,站在我的面前。

    “哪里啊,你不是說要我叫你陳會計嗎?我都不敢忘記啊!”我冷冷地道,拿起一根煙,叼在嘴里。

    陳美玲忙上前搶過放在桌上的打火機,我點煙,道:“村長,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我那是一時瞎了眼,您就別在提了吧,饒了我吧,要不,要不”。

    我起眼皮,瞟了她一眼,道:“要不,怎樣?”

    陳美玲一咬牙,道:“要不,我給你跪下磕頭了”。說著,撲通一聲跪在我面前磕起頭來。

    “你給我磕頭,你干嘛給你磕頭?”我仍是冷冷地問,其實誰都知道,胡金貴貪汙,她是會計,能沒事?

    “村長,我求求你了,和工作組的人說說,饒了我吧,放我一馬,讓我做牛做馬都行”。陳美玲幾乎是哭著說話了。

    我最看不起這種人,平時尾巴翹上天,一出事,膽子比兔子還小,什下賤樣都出來了。

    我翹著二郎腿,用腳尖托在她的下巴,將她的臉起來。她有些不好意思,臉紅了起來。

    “喲,喲,喲,還害羞了”我哈哈哈地笑了起來,一副小人得志的樣。

    陳美玲就這樣臉紅通通地,跪在我面前讓我看著,我心里開始盤算起來,要不要幫她?幫不幫得了她?幫她有什綞處?值不值得幫她?我的腦袋瓜子快速地閃動起來,最終我做出一個大膽地決定,幫,反正檢查組也沒什認真干事。

    我對她笑咪咪地說:“你回去吧,晚上我上你家,再說”。

    我這句話一出,雙眼一刻也沒離開她的臉,我要觀察她的表情,從她的表情中察覺得東西。只見她先是一愣然后臉更紅了,但是眉端輕露一絲實在不易察覺的喜意。她站了起來,道:“村長,我先走了”。我不再答理他,心里罵著“淫婦”。

    我知道我這個決定膽子很大,她會不會在家設局呢?這是最大的風險,但我想她不會,因這樣做對她沒有好處,原因很簡單,損了我她照樣逃不過。奉承我好了,她可以逃過此劫,同時說不定未來的日子過得不錯。至于其它的東西,反正她生來淫賤,不會在她的考慮之中,所以我賭她不會怎樣。而且說穿了,我就是在要在她家,並且在她平時和老公干的床上干她。

    然而當晚,我沒去。我在以前胡金貴的家里,我另外約人了。人生真是奇妙,誰能想到在下午發生了奇怪的事呢?

    林芳來找我了,她是以前村委會的出納。說實話,我和她接觸不多,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怎蚞的我不太清楚。記得嗎?我有一陣子還想她也是胡金貴的姘頭呢。實際上不是,但她和胡金貴有關系,她的媽媽是胡金貴的表妹,是隔壁村的,胡金貴叫她來當出納。這是那天下午林芳來村委會告訴我的,我原本並不知情,但是誰都知道紙是包不住火的,被我知道是遲早的事,所以她主動和我說了。因祲並不知道我恨胡金貴,也根本不知道胡金貴父子被宰的真正原因,但是胡金貴貪汙的事無論如何她是知道的,何況他們之間還有親戚關系,所以思前想后,終于她決定主動告訴我,目的和陳美玲一樣,希望我和工作組的人說說,放她一馬。但她和陳美玲不同,陳美玲知道自己以前勢利眼,看不起過我,所以跪下去磕頭求我幫我。林芳沒有這樣,但她解開了襯衫的上面兩個鈕扣。于是我約她了晚上在胡金貴家。反正最近工作組常在里面,晚上那里亮燈也是正常的。

    林芳今年25歲,聽說談了個男朋友,又吹了。那男的一氣之下不知去向,而她則繼續過她的日子,而且是好日子。不過好日子過完了,怎辦呢?想繼續過下去,總得付出點什,靠山倒了,就得另找,天經地義。所以當晚,在胡金貴和張玉如的床上,我全身赤裸,半躺著,林芳背對著我跨坐在我身上,她也是赤條條地,嘴里含住我的雞巴,輕輕的吮著。我的手指撩開她的陰毛,撥弄她粉色的陰唇,那里白漿四溢。林芳拿出渾身解數,希望能讓我歡心,不管怎說,她年輕,長得也白淨,乳暈紅紅的,不大,奶子白而不肥,倒是陰毛長得挺多,搓起來“沙沙”響。那天我泄了兩次,第一次說來慚愧,是在她舔我雞巴時一不小心就射了,射得她滿嘴都是。第二次是操她,我讓她跪在穿衣鏡前的地上,手擰起來從后面干,一邊從鏡子里欣賞她兩奶甩動的樣子,可惜她的奶子不夠大,不怎綞看。但我最終還是泄了。

    第二天一早,陳美玲又來了,這次她一進門就把門給關了,說昨天晚上等了我一夜,怎沒去?我笑笑,沒說話。她有些急了,道:“要不?在這里?我讓你干?”

    “呵呵呵,不急,不急嘛。干你了,要是幫不了你怎辦?”我笑笑道。

    “不會的,不會的,你一定能幫我”。陳美玲急了,她開始脫起衣服。一下子上身只剩個奶罩,粉色的奶罩。

    我說:“你別亂來”。我站起來,要走。

    她一下子撲通跪在我面前,雙手緊緊抱住我的腿,眼淚下來了,哭著道:“求求你了,現在只有你有救我了,我不想坐牢,你想怎樣都可以,我知道以前我勢利,我不是人,求求你了,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吧,求求你了,我給你做牛做馬都行,幫幫我中吧!”這時,門開了。一個男人閃身進來,居然是陳美玲的老公胡德財,我嚇了一跳,以中計了。沒想到胡德財一下子也撲通跪在我面前,道:“村長啊,俺求你了,你幫幫俺吧,別讓她坐牢,你想怎樣都行,她是上了年紀,不過不算老,你行行好,幫她一把,你想怎日她都行,俺不在意,俺家里需要她啊!”

    這叫哪門子事啊!我用力掙脫陳美玲的雙手,道:“起來,起來,象什樣?”

    我轉身要逃,陳美玲快步上前又把我的腿抱住,道:“求你了,求你了”。

    我長歎一聲,道:“起來吧,我幫你就是”。

    夫妻倆這才欣喜地起身,回去了。

    看著他倆回去,我不由得他們覺得可悲起來,早知如此,何心當初,話說回來,殺人不過頭點地,干這賤啊?

    當晚,我終于到陳美玲家去了,先是吃晚飯,胡德財讓陳美玲陪我說話,他到買些下酒菜。我不喜歡一樓,所以我和陳美玲到她們家二樓的客廳里坐著。看著陳美玲一臉討好的笑,我問:“娃呢?”



    陳美玲笑笑,道:“大人事,小孩知道不好,我讓她上姥姥家去住幾天”。

    “把衣服脫了吧。”我翹起二郎腿道。

    陳美玲聽了,手慢慢往上移,把鈕扣解了,脫下襯衫,再把奶罩摘了。兩只肥奶露了出來。這對奶子我見過,但沒有這近看過,看起來應該不錯。我說:“下面也脫了,脫光”。

    陳美玲只好解開褲帶,把褲子脫了,只穿著件花色內褲,內褲的兩側,露出幾根黑毛來。后來一咬牙,把內褲也脫下來了。她現在光溜溜地站在我面前,道:“你要不要現在先干一下?”聲音低低地,很不好意思的樣子。“操”,我道,“婊子裝貞女。”陳美玲的臉紅了起來,顯得不知道所措。

    我道:“別光站著,象平常來客一樣,燒水,倒茶,做飯,什蒞”。

    “那,那,你先坐會,我去燒水”陳美玲答道。我不理她,她轉身下樓了。

    我到處走了走,走到陳美玲房間,他媽的,一張老式的大床,寬寬大大,床上一床粉色的被子,看上去潔淨而且新,床前還有一台電視,他媽的,我忍不住又罵,有錢就是不一樣,家里電視這多台,村里有人還沒電視呢。衣櫃,床頭櫃一應俱全,象城里人家里一樣。真是小康之家啊。

    我躺下去,用肘斜撐著身體,閉目養神,畢竟昨天晚上被林芳那小妮子搞出兩灘精來,休息一下總是好的。不一會兒,陳美玲端著茶上來了,還帶著一碟花生米。我我接過來喝了一口,道:“胡德財呢?”

    “沒回來呢?”說著,陳美玲往我向上靠。

    我覺得光線有些暗,讓她打開日光燈,這下可燈火通明了。我讓陳美玲躺在我身邊,這時我離這具赤條條的肉體僅有一尺之遙,我伸手了,我滿握住陳美玲的奶子,用手輕輕推了推。奶子挺大,乳暈有些發黑,畢竟也是有年紀的人了,不過整個奶子搓起來很飽滿,有些沈甸甸的感覺,奶頭上的孔深且清晰,陳美玲配合地合上眼,一臉淫相。我用手指夾住她的奶頭,揪了起來,沒幾下,奶頭勃起了,這年紀,還是硬翹,真是保養有方啊。我的雙手遊離于她的整個前胸,將兩個奶子揉了個夠,然后移到她的腋下,那里黑毛成叢,我讓她雙手舉起來,黝黑的腋毛和白淨的手臂相映,對比非常強烈,我的手指輕輕拂過她的腋毛,讓她感到發癢,然后我讓她雙腳大分,露出毛聳聳的陰戶。我用手指捅進去,抽了抽,開始濕滑起來。隨著我手指抽動的加速,我看到她的陰戶有些白漿出來,我拿起花生米,在她的陰戶口沾了沾,然后塞起她的嘴里,示意她吃下去。陳美玲照辦了,我感覺她有些欲火高漲,臉通紅通紅地,她的手伸向我下面,那里已經硬得很,她動手解我的拉鏈。我拉開她的手,不讓她碰,讓她躺好,我抓過一個枕頭,墊在她的腰部,讓她的陰戶挺在我面前,我低下頭,仔細端詳起她的陰戶來。陳美玲的陰阜比較肥,皮膚白,黑毛顯得刺眼,她的陰毛濃密而且卷曲著,布滿陰阜和大陰唇,從毛叢中可見兩瓣小陰唇略微外翻,上面汁水淋漓,白漿順著股溝流向肛門,肛門口的肛蒂也略微外翻,上面還有幾根黑毛,肛門口也被白漿弄得濕漉漉的。我拿起幾粒花生米,一粒一粒地塞進她的肛門,由于長期的肛交,她的肛門口松弛,再加上有白漿的潤滑,再說花生米能有多大,一下子全塞進去了。陳美玲坐了起來,用手搭在我的肩頭,道:“村長,你們男人怎全這樣,放著好好的前面不去弄,要去弄后面那個髒地方”。

    我笑了起來,道:“這你就不懂了,對你這種淫賤的女人來說,就得弄你那個髒地方”。

    “哈哈哈”這個女人的淫態一發,原先的那點廉恥之心也跑到九霄云外了,只聽她笑著說:“村長啊!人的一生有多少年?這多少年中又有幾年能夠享受?只要你好,我好,你想怎樣就怎樣?想弄哪里弄哪里?不就是圖個痛快嗎?我是淫婦也好,賤貨也好,反正我能脫,能讓你干,而且是想怎犞就怎犞。你不也落得快活,人生要及時行樂。反正從今年起,我就是你的人,你想讓我干嘛我就干嘛,怎樣?你可滿意?”說著,她捧起她的奶子在我面前一晃。

    “好,滿意,滿意”我不禁有些飄飄然,真是可口的迷魂湯啊!別的先別說,先讓她痛痛總是應該的吧。

    我站起身,解開自己的皮帶,那婊子以我是要脫褲子,興奮地起身要幫我脫。我推開她道:“到地上跪著,挺起屁股”

    陳美玲喜出外望外,忙在地上趴著,肥白的屁股高高挺起,等我從后面插她。

    我拿著皮帶,對她道:“婊子,要想爽,就得聽話,你自己說的,想怎樣就怎樣?我試試看是不是真的?”說完,我揮起皮帶沖著她的屁股狠狠一鞭,“啪”,皮帶落在陳美玲的肥肉上,陳美玲毫無防備,痛得大叫起來,一道紅印出現了。我緊接著又是一鞭打下,一聲“啪”響起,又是一道紅印。陳美玲痛得轉過頭來,我可以看到她的眼中有淚花,道:“村長,求你了,輕點輕點”。我抓住她的頭發,讓她翻過來正面朝上,她的雙手撐住地板,奶子挺著,我一鞭狠狠地抽在她的兩粒飽滿的奶子上,一道紅印從左乳到右乳,我抽得準極了,居然兩粒奶頭都抽到。陳美玲一下子哭出聲來,雙手忍不住掩住胸脯,向我拼命搖頭。

    我惡狠狠地道:“得了吧,什膞怎犞就怎犞,我就知道你是騙人的”。我假意推開她要走。

    陳美玲忙抱住我的腿,道:“村長,村長,別走,別走,我讓你打,讓你打,只是你剛才打得太疼了,讓我歇會兒,現在你可以打了,我不掩了”

    “真的?”

    陳美玲向我拼命點了點頭,我舉起了皮帶,她雙手放下,露出奶子,我看她咬緊牙關,做出一副要拼命忍耐的樣子。

    我“呸”的一聲,一口水吐在她臉上,道:“臭婊子,你當我干什,我是要玩你,你苦著一張臉,我還不想打呢,要我打,行,笑,開心地笑出來,記得,要開心哦”。

    美玲無可大奈何,刻意地露出讒媚的笑容,挺著奶子,迎接我揮下的皮帶。

    “啪”那聲音如人間仙樂,真是人間難得幾回聞啊!

    我把皮帶繞著陳美玲的脖子扣起來,成了一個項圈,然后我拉住項圈讓她象條母狗一下在房里爬來爬去。這時,樓下開門的聲音響起。胡德財回來了。陳美玲有些緊張,站了起來,我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推在床上,然后我跳上床去,拉開拉鏈,掏出早已漲得難受的雞巴,一下子塞進她的嘴里,讓她含著。

    “村長”胡德財輕聲喚道。

    “在里屋,進來”。我高聲答道。

    胡德財開門進來,一看這副情景,“喲”地一聲趕忙往后退出去。

    我喝道:“進來”。

    胡德財畏首畏尾地進來,低著頭,不敢頭看。

    我笑著道:“怎,沒見過?你老婆含得不錯。”

    陳美玲嘴里含著我的雞巴,臉通紅通紅的,不敢吭聲。

    胡德財干笑幾聲,不敢說話。我讓他過來,然后讓陳美玲側過身子,張開腿,讓她的奶子和下身對沖他丈夫。

    我對胡德財道:“看看你老婆,下面都流漿了,多騷啊!去拿張紙過來擦擦。”

    胡德財拿過紙來,手顫抖著伸向他老婆的下身,不敢觸碰下去。

    我大喊一聲道:“擦”。

    胡德財忙擦下去,把陳美玲被白漿弄得濕漉漉的陰毛和陰戶口擦干。

    那天晚上的晚餐吃得真是痛快,有錢人就是不一樣。飯菜挺好,胡德財是到村口唯一一家餐館買的,說真的,這些菜要到城里可是上不得台面,但在這,卻是有錢人才能吃的。雞鴨都有,還有難得的魚呢。

    陳美玲精赤條條地坐在我和胡德財的中間,我只許她喝酒,喝得她臉漲紅著,連胸脯也通紅起來,兩粒奶頭犘澂鞘更黑,乳暈似乎大了許多。我一邊吃喝,偶爾也叫胡德財吃點喝點,不時地品評陳美玲的身子,比如說,奶子不錯,口技也可以,毛太多了點之類的。有時問問他們兩個一星期干幾次,每次都是什姿勢干的。胡德財干過她屁眼沒有?等等之類這樣讓人難堪的話。有的我讓胡德財回答,有的讓陳美玲回答。把他們倆一陣好耍。說到興動,我拿起一瓶白酒,在陳美玲的陰戶和肛門各灌了一杯酒,酒的辛辣讓她疼得掉淚。好不容易吃完,我讓胡德財收拾東西,帶著陳美玲到她床上去,正式干她,首先當然免不了,讓她再繼續吮雞巴。說實話,這個她擅長,而且她知道控制,她可以預感到你可能快泄了,然后她就吐出雞巴改舔下面的荔枝和我的肛門,這實在利害,我覺得比我老婆強多了,這個婊子有技巧。來回幾次,我都快受不了,我喊來胡德財,讓他在旁邊看著,雞奸了陳美玲。當我泄了之后從陳美玲的屁眼里拔出雞巴時,上面沾了些髒東西,胡德財識趣得拿來毛巾讓陳美玲幫我擦了擦,然后又打來熱水,讓陳美玲幫我洗了。那天晚上我沒有回家,就留宿在陳美玲家里,第二天天朦亮的時候,我醒了過來,陳美玲開了燈,問我還要不要,我要了,她翻身在我上面用她滿是陰毛的陰戶摩擦我的身子,並用兩只奶子在我臉上擦來擦去,讓我不時可以咬住她的奶頭,但最主要的是,她的陰毛擦過我身子時帶來的快感,讓人興動,我翻身將她壓在身下,這次沒雞奸她,而且正經地干她的陰戶,並且將精液全注在她的陰戶里。干完后,陳美玲摟住我,我在耳邊道:“寶成,不管你願不願意,哪怕你再怎嫌我下賤,我都是你的,你隨時可以來,也可以隨時讓我去哪都行,我還是那句話,你想怎犞我就怎犞我”。

    坦白說,這個女人的技術一流,不是我老婆能比的,也不是張玉如雷小玲之流能比的。難怪胡金貴父子倆一起上她。我不由有些動心,真想幫她度過眼前危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