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妻之淫蕩換妻(全)

換妻之前篇(嶽母)

    一、生日宴

    今天,是小惠母親(宜文)四十二歲生日。

    小惠母親是中學老師因早年喪夫獨自把小惠扶想養長大,如今小惠出嫁家中隻有她一人,所以我與小惠決定幫她過一個永生難忘的生日宴。

    幫宜文過生日當然是有目地,因爲宜文雖然已經四十二歲但身材仍風華絕代,所以小惠爲了報答養育之恩決定讓宜文加入我們的亂倫行列。

    于是找爸爸媽媽談過之後,爸爸媽媽當然同意。

    計劃已久的一天終于來臨,嶽母應邀來到家中過生日,嶽母一進門小惠叫聲,「媽媽,生日快樂。」

    在晚餐中大家互相敬酒,「媽媽,我敬妳。」我碰了杯,一仰脖,喝幹了杯中酒。此時我發覺酒中春藥已經産生藥力。

    「媽媽,我們跳一支舞吧。」我伸出手來,我輕輕握住宜文的手一拉,整個人就投入了我的懷抱。

    醉人的音樂響起來,柔情無限,燈光昏暗,酒勁醉人。我摟住宜文跳起了貼身舞。

    這種隻有在夜總會才跳的舞,身爲中學教師的嶽母有點尴尬一直對著爸爸媽媽及小惠看,

    我們的每一寸肌膚都貼在一起,輕輕地磨擦著,我故意將柔中有韌的陽具,不輕不重地點在她的重要部位上,此時因爲酒中春藥發作,嶽母有點神智不清。

    突然小惠加入我們,小惠故意從宜文後面貼緊雙手伸進她的乳罩,揉著她的乳頭。

    我不時將嘴存唇親向嶽母(宜文),當她察覺不對忙推開我與小惠,但腳卻一軟,跌坐地上。

    此時爸爸媽媽上陣扶起嶽母並「你們太過份了,當我是什麽人了?」

    而小惠在此時向嶽母說「媽媽,我念一段話給妳聽,聽完後如果妳想走就可以走了。」

    小惠,拿出一本日記大聲念道:「那次,我看見學生在樓梯間親熱竟然沒阻止,竟忍不住有股沖動想加入他們,真想有根好硬的大雞巴像那樣插入我這空虛已久的小屄中啊……」

    那一瞬間,女性的矜持,自尊,全被剝光,她的防線徹底崩潰……

    媽媽慢慢扶宜文到沙發上坐下,讓她躺在她懷�,解開她上衣的扣子搓柔她的雙乳及親文吻她的雙唇。因爲加上春藥發作她無力去制止,隻有嘤嘤地哭泣。隻有任由我們玩弄與擺布

    「媽媽,對不起……」小惠輕輕蹲在嶽母身旁,撫摸著她的胸部。並親向她的雙唇慢慢吸允起來,好一會嶽母仍然淚流滿面不知如何是好

    此時媽媽柔長的中指,插入她的陰戶中扣弄著,小惠的手,親揉她的乳房……突然她又覺得無比的羞恥,猛地推開媽媽和小惠,合攏雙腿,坐起來掩面哭泣……

    小惠向爸爸說:「不如我們做一次給媽媽看吧?她有點不習慣亂倫。」

    「嗯,好吧……爸爸說」

    我與媽媽摟住宜文,像勸小孩一樣在她耳邊柔聲道:「宜文乖乖,看爸爸和小惠做。」

    于是翁媳倆,就在我們面前搞了起來。

    二人跪在我們面前的地闆上,爸爸摟著小惠,把手伸進小惠內褲�摸她的私處,小惠的屁股扭動起來,閉著眼,嘴�發出輕輕的哼哼聲,同時伸手握住了爸爸的陰莖來。

    淫蕩的翁媳相姦場面在繼續,爸爸吸吮著小惠的乳頭,小惠的手搓弄爸爸的陰莖。

    爸爸站起來,小惠抱著爸爸的大腿,含著他的陽具津津有味地品嘗……

    小惠躺下,張開大腿,爸爸把陽具插入小惠的陰道。他們屁股對著我,讓我們清楚地看見爸爸的陰莖在小惠的陰戶內肏著……

    嶽母驚訝地看著女兒,毫不害臊地在自己母親面前和她公公亂倫的交配……

    爸爸站起來,轉向宜文,舔我陰莖爸爸命令的說……便將雞巴插入宜文嘴中隻聽見她發出……唔……唔……的聲音,小惠跪在宜文雙腿間,掰開他的小屄,舔著他的陰蒂……

    我輕舔宜文雙乳而媽媽則與宜文共舔爸爸陰莖,此時的宜文因藥用力發作及我們四人合力的愛撫舔弄下隻有一直發出……唔……唔……阿……阿……的聲音,爸爸突然抽出他的雞巴朝向宜文小屄用力猛幹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

    「不……不行了,不……不行了,丟死人了我們是親家……怎……怎……麽可以……啊……好舒服……我要丟了……丟了……」宜文高潮了但爸爸陽具仍動著。

    「……呀……啊……!」陰精再次射出,淫水也把陰道填滿,……爸爸仍然用力幹宜文的小屄。

    「用力點呀,奶好漲啊……我的好老公女婿啊……我的好親家用力幹我……姦我……好久沒有這樣痛快幹屄……」宜文在叫……

    「媽媽開始發情了……」我聽見小惠輕輕笑著說。

    宜文她幹屄的反應卻讓我驚訝!可能是太久沒做愛,加上春藥作用如此淫蕩的呻吟聲與淫穢的話從她嘴唇說出。



    「肏我的久旱逢甘霖小屄吧!把你的大屌中的大屌用力戳我的浪屄,戳痛牠!戳痛牠!」

    「嗯……嗯……棒……嗯……嗯……真……棒……!」

    「對!對!就是這樣!揉我的奶子!喔!……喔!……」

    「搓我的乳頭!搓得讓我舒服死吧!」

    「喔!……呀!……親家老公你……真……會……肏!……是……我……我……的……好……親……家丈夫……肏……舒……服……舒……用……力……用……力……」

    「小……淫……屄……飛……上……天……上……天……我……要……出……出……來……出……來……啦……!」

    爸爸終于將一股濃烈白漿射入宜文子宮深處。一股白漿由小屄流出,小惠全部將它吸幹並喂入宜文口中。接下來換我繼續將肉屌插入宜文小屄,「進來吧,好女婿,幹我的淫蕩的賤屄吧。」宜文叫道。

    我用力一頂,將肉屌插入,與她作血肉的相連,宜文的屄太久無人照故有些緊窄,我頂送了數百下,屄肉包覆著整根肉屌,不停的抽送也帶出陣陣的淫液,使的我們的交合處滑溜無比。

    「啊……好女婿的雞雞果然……不一樣……比親家的長多了……來……」

    「嗯……嗯……棒……嗯……嗯……真……棒……!

    「喔!……呀!……老公女婿你……真……會……肏!……是……我……我……的……好……丈夫……肏……舒……服……舒……用……力……用……力……」

    「小……淫……屄……飛……上……天……上……天……我……要……出……出……來……出……來……啦……!」

    小惠這時不轉睛的看著我們嶽婿亂倫性交。

    「啊……對……好女婿老公……的雞雞……插的我好美……美美……以後……我要再跟……你們全家一起天天快樂……啊……雞雞……插到花心了……爽……爽……」

    「喔……喔……我也好爽……啊……小屄……好熱……套的……雞雞好爽……啊……我要射了……」

    而另一邊,爸爸趴在小惠身上,將她的雙腿推到她的胸膛,雞巴則猛幹她的小屄,媽媽則在一邊舔吮玩弄宜文的肛門並將中指插入嶽母的肛門,因爲兩邊的肉洞受到攻擊達到前所未有的瘋狂狀態,嘴�好老公,親哥哥,大雞巴弟弟,我則是小屄妹,美嶽母,當然不忘我親愛的好媽媽,淫親娘的亂叫。

    嶽母達到高潮時,緊緊的抱住我,手指在我背後抓下一條條指痕,小屄夾的肉屌都疼痛起來,我也在龜頭受到熱浪侵襲時吐出一口濃痰,這才安靜下來。

    當風平浪靜時,我讓(宜文)躺在我身旁,媽媽也上來抱著我們,笑著說:「看來大家今天都很爽。」

    嶽母親吻著我的胸膛,再親吻媽媽的臉頰點點頭。

    「想不想加入我們一家人。」媽媽向嶽母說。

    「我很樂意,好久不知性愛有這麽多的樂趣……加上亂倫……」

    「小易,先休息一下待會替宜文的後洞開苞,」媽媽說道,而此時爸爸與小惠也雙雙射精。

    接下來照媽媽的指示,幹了宜文的後洞,她痛的眼淚直流,之後就漸入佳境,她也逐漸愛上這種不一樣的性愛方式。

    接下來由我與宜文及小惠我們三人大幹特幹,有時我在小惠身上,有時在(宜文)身上,或是小惠套弄著我的陽具,或是我頂著宜文的淫屄,被我插進身上所有可以被插入的洞,將精液射在�面。當我休息時,宜文與小惠母女兩就相互取或吸舔爸爸媽媽的大屌及小屄沈淪在欲望之海。

    接下來的周末,嶽母搬來與我們一起住。

    當然又是一場人倫大戰,爸爸的陽具不停的在宜文的小屄與後洞中出入,在與親家公的亂倫交媾加上女兒參與,高明的調情技巧及小惠在一旁挑情,宜文在爸爸猛幹狂插下嘴中不停嬌叫親爹爹,好公公。直到爸爸叫我跟他前後姦幹宜文。

    宜文的肉屄與後洞被我與爸爸姦著,我與爸爸不停的交換位置。父子兩將宜文幹的洩了三次不省人事後我才在她的後洞,爸爸在她的陰戶射入精液。之後,我與爸爸如法炮制,將媽媽與小惠幹的死去活來,這種「血肉相連」的感覺使我們一家更愛上亂倫

    自此以後,每天都是大幹特幹一場現在媽媽與宜文跪在我雙腿間,吸舔套弄著我的肉棒,小惠則是帶上電動假陽具姦幹宜文的小屄,宜文被自己女兒姦幹,嘴�不停浪叫著,爸爸幹著媽媽的屁眼大家輪流玩弄,我們盡情地淫樂,忘了世界,忘了一切道德和人倫,進入極樂世界……

    從此以後,我們一家就過起了不爲世人所知的亂倫生活。媽媽與嶽母及小惠都懷孕了。不知是爸爸或是我的種,一年後媽媽生下了一個男孩,小惠和宜文也各産下了一個女孩。我叫他們孫子,可能既是我的孫子,又是我的兒子,又可能是弟弟妹妹或小姨子。

    兩個女兒十歲時,就讓我與爸爸姦淫。兒子從小開始就學會了口交,並和媽媽宜文與小惠與姐妹亂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