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玫瑰-天堂夢魇(1-5) (2/2)

   話分兩頭,安奉瓊帶著金色天堂大批的追兵跑出中央的古堡,白玉玫瑰就一
頭鑽進了芭蕾舞學校女學員的宿舍樓,在錯綜複雜的宿舍走廊�飛奔,放眼望去
牆上貼著各種芭蕾舞女演員舞蹈時的優美海報,這一片宿舍區域是金色天堂初級
學員的居住區,都是芭蕾主題的一間間少女房間,武術世家出身的安奉瓊從小就
酷愛舞蹈,對于最高貴優雅的芭蕾舞劇,奉瓊自然是癡迷的不得了,小時候還偷
偷的買過可愛的白色芭蕾舞鞋,被父母發現後以對腳掌的發育不好爲由沒收了,
小女孩偷偷的哭過鼻子。

  現在的奉瓊可沒心思欣賞如此濃郁的芭蕾藝術氛圍,看到一個房間的門開著
小縫,奉瓊推開門就沖了進去,屋子�一個有著一頭鉑金色長發的白人女孩嚇得
驚叫了一聲,原來這間屋子正是那個在二樓教室�刻苦練習芭蕾腳位的絕美領舞
少女,奉瓊像靈貓一樣撲了上去,擡手之間就把小天使制服在自己的身下。仔細
打量這個清純空靈的芭蕾女孩,大美女安奉瓊的心中也是一動。

  剛剛練習完回來的小美女還沒有換下點綴著藍色水晶片的白色薄紗芭蕾連衣
裙,下身的純白色百褶芭蕾短裙將將沒過小美女發育的圓滾滾的小屁股,腿上是
連褲白絲襪,小巧的嫩腳上穿著粉色的圓頭芭蕾舞鞋。安奉瓊隨便找了一條白毛
巾,塞住了芭蕾小天使的嫣紅小嘴,然後用床上放著的一條長筒白絲襪把小天使
的胳膊擰到身後和兩個反弓起來的腳腕連在一起,小天使四馬攢跌的被放到了自
己柔軟的公主床上。「老實點,一會就有人來救你了,大姐姐隻是借用一下你的
房間。」

  做完這一切,奉瓊坐在椅子上喘了口氣。金色天堂的住宿條件非常出色,所
有的女學員都有自己獨立的房間,一個美女霸占一個屋子。奉瓊坐在鋪著粉色床
單的公主床上掏出手機和在七彩玫瑰總部的妮娜通話。「社長,我已經成功的侵
入金色天堂的網絡系統了,現在我可以在外部關閉她們的整個安全系統,下一步
如何行動。」聽到這個消息,奉瓊心中快慰,「你現在從她們的網絡中把所有的
資料都Copy下來,等我下一步的指示。」

  奉瓊接著撥通了斯隆先生的電話,當聽到成功的突破了金色天堂芭蕾舞學校
的安全系統時,斯隆哈哈大笑,「我果然沒有看錯人,安偵探真是神通廣大,七
彩玫瑰不愧是享譽世界的美女偵探社,將電力,安全,空調系統在兩個小時之後
全部關閉,下面的事情就是我們的工作了,安偵探你要趕快撤退啊。」奉瓊嗯了
一聲,「斯隆先生,我有幾個同伴可能落在了金色天堂的手�,你們行動的時候
能不能關照一二。」

  「放心吧,我們都是自己人,你的同伴的安全包在木偶會的身上。」聽到斯
隆的保證,安奉瓊微微安了安心,向妮娜發出了兩個小時之後關閉金色天堂所有
系統的指令。走廊�響起了淩亂的腳步聲,看來薇拉帶著人已經快追過來了,做
完這一切的美女偵探社長,順手把屋子�的燈關掉了,伏到屋子的窗台旁。「所
有人都來到走廊上集合,有外人侵入。」屋外傳來薇拉教官的高喊聲,接著各個
房間�都響起了淩亂的腳步聲和門扉的響動。

  奉瓊借著嘈雜的聲音,打開窗戶翻身飛出屋外,落到一片土地上。不出所料,
外面也有金色天堂的精英學員輪番的巡邏,安奉瓊這次不在留情,起身上前,幾
記精準的手刀,把守衛打翻在地,然後風一般來到高大的圍牆邊,扔出飛鎖跳出
了圍牆,薇拉她們一個個屋子的搜尋,終于發現被捆成一團的小天使莉莉娜,莉
莉娜的眼睛通紅,嘴�嗚嗚嗚的呻吟著。魚躍大海,出了金色天堂芭蕾舞學校的
校園就基本安全了,安奉瓊來到隱蔽的車子旁,看來天川寺璎還沒有回來,這時
奉瓊的手機響了。

  是莫妮卡打來的電話,原來莫妮卡和茱莉亞被套上了幾件衣服後就被推出了
金色天堂的大門,二女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看,也不知道下一步要去哪�,莫妮
卡一咬牙一路飛奔,攔了一輛過路的汽車帶著茱莉亞回到了馬姬谷的小旅館,見
到拉文密拉就趕緊給安奉瓊打了電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奉瓊心中一驚,克�
斯汀和天川寺璎都落到了金鬓的手�,不行我要二次闖一闖這龍潭虎穴。

  安奉瓊坐在車子�閉著眼睛默默計算著時間,兩個小時之後芭蕾學校的一切
系統都會停止,到那時斯隆的人就會行動了,自己渾水摸魚的潛進去救人。今夜
的馬姬谷注定不會平靜,三十幾輛擎天柱一樣的大貨車在山路上魚貫而行,一直
排出了幾百米的距離,大貨車車身上都圖著沃爾瑪,Target,Publi
x的Logo,完全是大型超市的運貨車隊。坐在領頭的大貨車的副駕駛位置上
的卡恩眯縫著眼睛,雙手在一起搓來搓去,久經大敵的傭兵頭子現在也是一陣陣
的緊張,這次的目標太大了。卡恩扭回身子看了看後排坐著的科谛·毛奇先生還
是一如往常的平靜。

  斯密大師的關門弟子,普魯士軍神老毛奇公爵的後代,被認爲是訓教會年青
一代最出色的接班人。科谛·毛奇,由他作爲這次行動的總指揮,可見訓教會要
畢其功于一役,斯隆先生認爲突破金鬓天國的青年訓練營是瓦解金鬓天國的開始,
直接把金鬓的邪惡種子消滅在土壤�,也會爲訓教會帶來大量絕美的性奴隸。行
動的細節已經在卡恩的心中勾畫了很長時間,在確定金色天堂的全部系統癱瘓之
後,科谛下達了出動的命令。

  分析了七彩玫瑰傳過來的各種情報,科谛把三個傭兵團做了明確的分工,卡
恩領導的實力最強經驗最豐富的黑蛇傭兵團負責直接攻擊金色天堂的女學員宿舍,
意圖把全部的金鬓學員一網打盡。在訓教會中一直負責大騎士安全保衛工作的洛
克鳥警衛團實戰的能力一般,科谛安排他們負責保護車輛和處理被抓住的金鬓女
人,做好後勤和快速撤退的準備。

  科谛親自率領木偶會的精英成員組成第三隊人馬,直接攻擊中央古堡,生擒
冷豔女王艾席拉等一批金色天堂的美女教官,連同搜尋七彩玫瑰女偵探的下落。
作爲戰略大師毛奇的後代,科谛是天生的戰略家與指揮官,行動的計劃設計的天
衣無縫,隻等待著一聲總攻的號角。

  時間指向了午夜的三點,沈重的夜幕覆蓋著猶如張開雙腿的處子的靜谧校園。
薇拉帶著人仔細的搜查無功而返,可以確定安奉瓊早就逃之夭夭了。憤怒到極點
的薇拉回到了自己在頂樓的臥室,看到鎖著手腳的雪白身子安靜的躺在自己的床
上等著自己的臨幸,美色當前,薇拉疲憊的身體又躁動了起來,今晚一定要把你
掰彎了。解開克�斯汀鎖住的玉手,伏下身子親吻著私人女奴最甜美的玫瑰色唇
瓣,兩具白嫩的肉體摩擦著,私處貼在一起,纏在了一起。

  在地下二層的審訊室�,艾席拉看著赤裸的美女劍姬天川寺璎被鎖在一張高
背的拷問椅上,對于這個英武勇敢的女劍客,艾席拉的心中是非常喜愛的,稍作
休息之後就立即提審了女俘虜天川寺璎。「你知不知道你們在給誰賣命?回答我。」

  「偵探法則,客戶的信息是不能透露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七彩玫瑰�客戶
接待不是我負責。」天川寺璎不卑不抗的回答。「世界上有一群男人,認爲我們
女人生來就是低賤的,就是有罪的,就是要被男人征服的玩物。女人隻是男人的
一種玩具,女人的身體不屬于自己,要絕對的服從男人的支配,女奴要用變態的
方式取悅變態的男人。天川寺璎小姐,你就在給這樣的組織賣命。」

  「聽上去你說的好可怕啊,不過,女人不是就要服從自己的丈夫嗎,我結了
婚後也會完全聽從我的夫君的,至于那些變態的事,我相信我愛的男人不會喜歡
的。」日本女子的傳統觀念中對丈夫的服從近乎于盲從,來自劍道世家的千金小
姐在這方面更是從小耳濡目染,天川寺璎的觀念�,結婚之後自己跪著給丈夫換
鞋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

  看著面前沈靜的絕美女子讓人哭笑不得的表現,艾席拉知道兩人的談話已經
沒有進行下去的必要了,「我很關心你們來金色天堂的目的是什麽?情報,還是
別的。」天川寺璎把臉揚起來,純真的眼睛看著對方,「當然是情報,關于你們
的一切情報,和你們的網絡控制系統。」

  「那要讓你們失望了,沒有人能突破金色天堂的網絡。你們這次的委托失敗
了。」聽到艾席拉的話,天川寺璎自信的笑了,「一定有人可以做到,至少我就
認識一個。而且我知道我的同伴要來救我了。」話音剛落,拷問室的大門從外面
就被直接踹開,一個絕美的中國女子風姿卓越的走了進來。艾席拉驚恐的回過身,
「你是誰,你是怎麽進來的,警報呢?」

  「艾席拉教務長,警報已經關閉了。做個自我介紹,我是安奉瓊,七彩玫瑰
偵探社的社長,艾席拉女士你現在更應該關心你的學生,我知道外面已經全都打
起來了,我可以把我的員工帶走了嗎。」聽到這話,瞬間瘋狂的艾席拉大叫一聲
撲向了笑意盈盈的安奉瓊,二女打在一處,被憤怒和驚懼控制的艾席拉發狂的攻
擊者面前的美女,但是很快就被安奉瓊放倒在地上。安奉瓊走到天川寺璎的面前,
快速的打開拷問椅的鎖扣,「璎你受苦了,我們走。」天川寺璎報以一個安心的
微笑,趕緊找了幾件衣服套在身上,二女跑出了房間。

  跑出古堡,來到寬闊的庭院中,天川寺璎隻看到金色天堂的鐵制大門大大的
敞開著,一輛輛擎天柱一樣的巨大貨車魚貫而入,車廂打開,一對對穿著黑色戰
鬥服,帶著黑色頭盔的雇傭兵端著槍沖向四面八方。「他們是誰,要幹什麽?」
安奉瓊略微遲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璎,克�斯汀在哪你知道嗎。」

  「應該也關在古堡�,但是不和我關在一起,我不確定。」璎醬答道。安奉
瓊想了想,說道:「我們跟著他們的後面潛進去,找機會救人。」二女說著伏下
身子在牆角蹲下來。舞鞋行動出乎意料的順利,把守大門的七彩玫瑰警衛,隔著
很遠就看到一對明亮的車燈往自己的方向開來,趕快拿起電話報告,可是發現通
信已經完全切斷了,接著忽的一下金色天堂的所有電力系統都停止了工作,大鐵
門的電子鎖咔嚓一下的打開了,大門大大的敞開著。

  看著越來越近的車隊,兩個金發警衛手足無措,卡恩第一個跳下車子,一馬
當先的撲向面前的金發美女,兩個警衛連槍都沒有舉起來就被卡恩的兩記直拳轟
倒在地。後面的傭兵一擁而上,把二女反扭雙臂戴上了手铐,拖進了關押女俘的
車廂。卡恩推開大鐵門,「狩獵開始了。」大手一揮,車隊帶起滾滾的煙塵沖了
進去。

  夜深人靜,女學員們都以各種姿勢躺在自己的床上進入了甜美的夢鄉,宿舍
樓突然的停電並沒有被什麽人察覺,黑蛇傭兵團的戰士跟著卡恩隊長和漢尼拔副
隊長悄悄地闖進了完全黑暗的女生宿舍,借著頭上夜視儀的幫助,漢尼拔踹開一
間宿舍的房門,沖進了一個挂滿了女生衣服的房間,床上的女孩迷迷糊糊的聽到
一聲悶響,接著就被人狠狠拉下床鋪,「發出聲音就弄死你。」冰涼的槍口頂在
金發小美女的後腦,小女生嚇得魂不附體,顫顫巍巍的說不出一句話。穿著睡衣
光著小腳丫的女學員被反擰著胳膊推出了房間,走廊上的房門被一間間打開,一
個個穿著睡衣或是簡單內衣褲的金發小美女被高大的男人架著身子,兩腳腳背拖
著地的抓了出來。

  黑蛇傭兵團首先進入的區域是金色天堂初級學員的住宿區,這�的小女孩年
齡16- 18歲,隻是進行了芭蕾舞和音樂的課程,在訓練有素的職業傭兵面前
猶如一隻隻待宰的小羔羊,芭蕾小天使莉莉娜躺在自己粉紅色的床單上休息,剛
才被自己的絲襪緊緊的捆起來,手腳難受的要死,幸好有薇拉導師救了自己,莉
莉娜酸痛的身體上穿著一件短小的真絲睡衣,小天使蜷縮成一團沈沈的睡著。

  卡恩輕輕的推開房門,來到床邊,滿是肌肉的手臂一下子把睡夢中的女孩提
了起來,莉莉娜驚醒了,黑暗中一個高大的身影抓著自己的身子。「你是誰,放
開我啊。」鉑金小天使發出驚恐的叫聲,卡恩用匕首刀貼著小女孩的臉頰,「再
發出聲音就把你的咽喉劃開。」在兇神惡煞的卡恩手�,莉莉娜抽噎了幾聲被拖
出了房間。

  來到外面,借著朦胧的月光,芭蕾小天使看到自己的同學穿著各種顔色的睡
衣被一個個壯漢架著身子掙紮著被迫往遠處的卡車走去。金色天堂遭到襲擊了,
莉莉娜眼淚流了下來,心中悲哀的想著。被卡恩反撅著柔軟的雙臂,莉莉娜赤裸
的嬌嫩小腳隻能深一腳淺一腳的被站在自己身後的男人押著身子走向巨大的貨車。
首戰出乎意料的順利,看來金色天堂的防禦系統確實被徹底瓦解了。

  卡恩把莉莉娜精緻的肉體交給洛克鳥警衛團的人員,黑蛇抓來的金發小美女
們一個接一個的在學校中庭的草地上被壓著肩頭跪成一排,由洛克鳥的警衛反剪
柔嫩的雙臂用精鋼制成的女式手铐死死的铐在身後。爲了這次的行動,洛克鳥警
衛團特意打造了一批最小號的坤铐來拘束金鬓少女們纖細到極緻的皓腕,接著芭
蕾小美女們被有力的大手捏開嘴巴塞進去了一個個紅色的塞口球,然後把被俘的
女孩扔上了幾輛專門裝女俘的卡車後備箱。



  卡恩帶著黑蛇傭兵團再次撲進女學員的宿舍大樓,這次的主攻方向是宿舍二
樓的中級學員區,經過剛才的一番折騰,樓上幾間屋子�的女學員已經驚醒了,
精英學員羅拉·布魯斯的警惕性非常好,今天抓住那幾個美女間諜之後羅拉就知
道最近一定有事情要發生,雖然對金色天堂的安全防禦系統信心十足,羅拉·布
魯斯還是合衣躺在自己的床上閉目養神,一直沒有入睡。耳邊聽到一樓的淩亂腳
步聲和女孩的呼喊聲,羅拉心中一動,飛快的按響了床邊的警報按鈕,可是完全
沒有反應,伸手去拉床腳的電燈,電力已經完全的掐斷了。

  在感到金色天堂的防禦系統被徹底的關閉了之後,精英隊長就知道出事了,
從床上一下跳了起來,大聲的招呼各個樓層的女學員趕緊撤離。光著腳的一群金
發美女跟在羅拉·布魯斯隊長身後向著緊急撤離通道跑去。這時卡恩的人已經沖
到了二樓的各個房間,經過實戰訓練的中級學員就沒有那麽好對付了。

  每一個沖進房間抓人的傭兵都受到了激烈的抵抗,雖然從溫暖的被窩�鑽出
來的女孩子隻穿著單薄的睡衣睡褲,根本沒有什麽武器,中級學員們還是抓起了
一切可以扔的東西砸向撲向自己的餓狼,「Fuck,滾出去,啊,打死你。」
「Bitch,在動我就開槍了,跪下,Freeze。」女孩的叫罵聲和傭兵
的怒吼回蕩在走廊�。行動之前卡恩下過嚴令,不到萬不得已不能開槍,所有的
金鬓小婊子們都要生擒活捉。女學員們心�很清楚落到訓教會的手�是什麽下場,
那真的是生不如死,所以對著槍口也瘋狂的反抗著,隻要沖出房間就有一絲逃脫
的希望。

  幾個靈巧的中級學員推開房門在走廊�赤腳狂奔,在三樓精英學員的住宿區
的盡頭有一條金色天堂專門爲了應對緊急情況的緊急撤離通道。二樓宿舍的走道
了人影攢動,卡恩踹開一扇房門,迎頭飛過來一隻粉紅色的芭蕾舞鞋,卡恩低頭
躲過,黑暗中向著床頭撲去,看不見東西的女學員拿著枕頭胡亂的揮舞著,一個
水杯迎面砸了下來。幾個回合,傭兵頭子用槍托砸在金發美女的後腦上,女孩應
聲倒地,卡恩拖著俘虜走出了房間。

  這一次的收獲就很差了,幾個傭兵抓著身材纖細的金發美女往貨車旁生拉硬
拽,一陣陣女孩兒哭鬧踢打聲隨著山風飄得很遠。剛把一批精英學員送進緊急撤
離通道的入口,布魯斯擦了擦汗,遠處又跑來了幾個神色慌張的中級學員,「下
面的情況怎麽樣,還有誰逃出來了。」一個香汗淋漓的金發斯拉夫小美女帶著哭
腔說道:「學姐,下面的好多姐妹都被他們抓住了,好可怕啊。幸虧我激靈,趁
亂跑了出來。」

  布魯斯點了點頭,心中滴血,該來的還是會來,不知道今晚有多少姐妹落到
了餓狼的嘴�。「你們趕緊護送學妹們進入緊急通道,撤離到安全的地方,我去
下面看看情況,如果十五分鍾後我沒有回來,就把緊急通道的入口從�面鎖死。」
羅拉·布魯斯咬了咬牙下定了決心,「學姐,你不能去啊,下面都是他們的人,
太危險了。」身旁的精英學員說道。

  「我知道,但隻要能救出一個姐妹我也要試試,這是我作爲隊長的責任。」
說著布魯斯頭也不回的向樓下跑去,二樓已經亂成一鍋粥,中級學員和抓捕自己
的傭兵們厮打在一起,幾個傭兵朝著天花闆砰砰的放槍也控制不了局面。羅拉的
面前正有一個傭兵押著一個不停掙動的女孩往門口走,女孩的雙臂被傭兵反扭到
身後,踢動著兩條苗條的小腿,掙紮著被一步步拖著向前。羅拉高高的躍起來,
飛起一腳直奔傭兵的面門,腦後一陣香風,傭兵往旁邊一甩頭,有力的裸足正蹬
在傭兵的肩頭,把敵人踹出去一溜滾。

  布魯斯拉起女孩子,「快跑,去緊急撤離通道,那�有人接應。」女孩感激
的擡頭看了看英武的羅拉學姐,撒丫子狂奔上樓。樓道�混亂不堪,漢尼拔一眼
就看到了出衆的羅拉·布魯斯,淫笑一聲向女隊長撲來。作爲精英學員中最出色
的精英隊長,布魯斯的能力是冠絕金鬓訓練營的所有女孩的,可是和真正的職業
傭兵對抗,高挑的芭蕾美女羅拉·布魯斯就要稚嫩的多了。

  看著步步緊逼的漢尼拔,布魯斯喘著粗氣,揮動自己手臂,一步步的往後退,
隻有招架的力量,被鎖身擒拿隻是時間的問題。在這千鈞一發的關頭,一個從側
面沖出來的金發美女瘋狂的撲向已經把布魯斯逼到角落�的漢尼拔,「學姐,你
快跑啊。」勇敢的女孩子抓住漢尼拔的胳膊就咬了下去,漢尼拔疼的狼叫了一聲,
甩手把女孩子按到一側的牆壁,布魯斯借著這一瞬間的空當跑了出去,眼角的餘
光看到,女孩已經被按在了牆上反剪了雙手,嘴�還是一直喊著「學姐快跑,快
跑啊。」

  忍著要奪眶而出的淚花,羅拉·布魯斯跑到了緊急通道的入口,看著身後已
經要追上來的兇神惡煞們,布魯斯把入口的圓形鐵門死死的關上,鎖了起來,然
後女隊長崩潰的跪了下來哭出了聲,爲了大家的安全,外面的姐妹也失去了逃生
的希望。

  科谛·毛奇率領著木偶會的頂級調教師們大馬金刀的走進中央古堡的大門,
科谛看了看大廳的裝飾,開心的笑了,終于親自來到了這�。大家訓練有素的直
接分散到古堡的各個房間中,每個人都有自己要擒獲的目標。幾個木偶會的精英
直奔古堡的地下室,那�有一條大魚等著他們。地下室入口的位置七彩玫瑰已經
發了過來,走進地下三層的拷問室,當看到無力趴在拷問室青磚地面上的美女教
務長艾席拉時,木偶會的男人們發出了狼一樣的淫笑,得來全不費工夫,被安奉
瓊制服的艾席拉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身體奮力的扭動著,想站起來,可是酸痛
的小腹和軟麻的雙腿讓這一切功虧一篑,艾席拉睜著血紅的眼睛看著淫笑著走過
來的木偶會調教師,絕望的教務長嘴�發出嘶嘶不甘的叫喊。

  「真是個超級尤物啊,身材太完美了,這條結實的長腿架在男人肩上是什麽
感覺,征服這樣的金鬓婊子才有成就感。」有人笑道,「聽說她的芭蕾舞造詣也
很高的,我們可以組一個金鬓婊子的芭蕾舞團了,讓她們一邊賣屄一邊跳芭蕾。」
屋�的男人放肆的調笑著,兩個打手走過來,淫笑著把艾席拉高挑健碩的肉體拉
起來,柔韌的雙臂反剪到身後,用精鋼打造的堅固手铐咔嚓一聲铐住,然後一個
調教師蹲下身來,抓住艾席拉的腳踝,伸手扒掉了艾席拉包裹著小腿的長筒皮靴
子,露出穿著剛到腳腕的黑絲短襪的熱乎乎的肉腳,黑絲腳直接踩在冰涼的地面
上,一股成熟女人的肉感腳韻彌漫出來,女俘虜沒有穿鞋的權利,就這樣把艾席
拉羞臊的押走了。

  六樓的臥室中,薇拉把克�斯汀鉛筆般筆直的雙腿高高的擡起,英倫金玫瑰
兩隻雪白的嫩足並在一起,薇拉的臉埋在克�斯汀的足弓�,用舌頭細細的舔舐
著金玫瑰最細膩敏感的腳底,舌尖向上,一直舔到十隻圓潤的豆蔻玉趾,再把最
飽滿的大腳趾含到口中輕輕咬了咬,被一個冷豔的美女這樣舔舐玩弄自己敏感嬌
嫩的雙腳,克�斯汀臉頰绯紅,檀口中嬌喘連連。兩人濕漉漉的的下體還是用一
根雙頭龍死死的連在一起,隨著身體的晃動抵死的纏綿。

  臥室的大門被用力的踹開,一個端著小口徑步槍的北歐男人走了進來,「L
adies,玩的很Happy嗎,都不要動,Relax,我不想傷害你們,
慢慢的分開,把手舉起來,舉過頭頂。」薇拉看著正對著自己的槍口,神情一片
迷茫,好像還沈浸在性愛的滋味�,老實的把雙手舉過了頭頂,連著雙頭龍的騷
淫下體慢慢的和克�斯汀分開了。這期間男人的槍口一直指著薇拉的腦袋,「小
姐,你是七彩玫瑰的克�斯汀偵探吧,不要怕,我們是木偶會的,自己人,斯隆
先生讓我們來救你,你還能走動嗎?」木偶會今夜行動時已經看過了幾個女偵探
的照片。男人一邊舉著槍全神貫注的盯著薇拉,一邊說道。

  克�斯汀勉強的點了點頭,慢慢的挪動酥軟的身子,試著走下床向著男人的
方向移動,「蒙巴頓小姐,你可以穿上衣服了,走廊�都是咱們木偶會的人。」
克�斯汀勉強笑了笑,突然腳步往前一晃,死死的抱住男人的身子向地面摔去,
「跑,薇拉,快跑啊。」猝不及防的男人被克�斯汀拼盡全力的一撲壓倒在地上,
步槍的槍口瞬間指向了頭頂的天花闆。看到這突發的情況,跪在床上舉著手的薇
拉像炮彈一樣撞向玻璃窗,撞碎玻璃飛了出去。

  「Fuck,你在幹什麽,臭婊子。」男人和克�斯汀滾在一起,耗費了5
分鍾的時間才把已經脫力的克�斯汀狠狠的甩到一邊,木偶會的調教師沖到窗前
往外看,薇拉順著高低起伏的城堡房檐已經跑的很遠了。「媽的,我打死你,B
itch。」到手的鴨子飛了,氣急敗壞的男人轉過身來用槍托對著克�斯汀喘
著粗氣的肉體砸了下去。

  「先生,我建議你把槍放下,不要傷害我的員工,否則你的下場會很慘的,
我保證。」安奉瓊和天川寺璎一前一後的走進了房間,「你們是一夥的,吃�扒
外的臭婊子,別過來,別過來,我要開槍了。」紅著臉的男人往後退著,把槍口
對準了安奉瓊的胸口,天川寺璎從身後拔出了失而複得的竹刀,弓下腰準備一擊
必殺。

  「大家都住手,你給我把槍放下。」科谛先生帶著幾個木偶會的手下及時的
趕到了,「科谛先生,你的手下試圖攻擊我的員工,我要向斯隆先生抗議,重新
評估七彩玫瑰是否要和木偶會繼續合作下去。」安奉瓊對著英俊潇灑的日耳曼帥
哥冷冰冰的甩出了話語。「一個誤會而已,安社長,你也要約束你的員工,不要
妨礙我們,這件事就這樣過去吧。」科谛打斷了手下的憤怒咆哮。安奉瓊和天川
寺璎一左一右攙起克�斯汀綿軟的身子,「可以,隨風而逝吧,我希望在一星期
內收到木偶會的報酬。」

  「如你所願,安社長,恕不遠送。」看著三女飄然遠去的背影,氣急敗壞的
北歐男人爆發了,「科谛先生,就這樣放她們走了,沒有那個婊子,我就抓到薇
拉婊子了。」科谛藍色的瞳孔一陣收縮,「夠了,廢物,她們根本不是自己人,
你一點都不小心,可是現在她們還有用。」科谛眯起了眼睛,「安奉瓊,這個中
國女人不簡單。」

  紐約布魯克林區,七彩玫瑰國際偵探社的總部,會議室�,克�斯汀·蒙巴
頓氣憤的指著桌子對面安奉瓊的鼻子,大聲的喝問道:「安,你知道你做了什麽
嗎?你知道你接的是什麽生意嗎?你瘋了嗎?我在和魔鬼合作,專門淩辱女人的
魔鬼。說,你爲什麽要這樣做。」安奉瓊坐在會議室正中的轉椅上,面色平靜,
一點也不著急。「我當然沒有瘋,克�斯汀,我覺得你回來以後到是精神不太正
常,應該看看心理醫生了,是不是在金色天堂經曆什麽。」

  看著克�斯汀紅一陣白一陣的臉頰,安奉瓊挑了挑精細的眉梢,緩緩的說:
「你問我做了什麽,我做了一單合適的生意,掙到了300萬美金,靠著這些錢
偵探社就可以交房租,發工資了,而且姐妹們都掙到了錢,每個人拿到了20萬
dollar。克�斯汀你告訴我,我不做這單生意的話,七彩玫瑰的房租怎麽
辦,工資誰給你開,我們拿什麽生活。我作爲社長要對七彩玫瑰的前途負責。」
安奉瓊說的铿锵有力。「掙錢我不反對,可是你掙得錢不幹淨,害的很多女孩成
爲性奴隸,生不如死,你在助纣爲虐,安奉瓊你讓女人成了男人的奴隸,這不符
合平等博愛的普世價值觀,這不符合人善良的天性,這不符合國家的法律,我的
信仰讓我不能接受這樣肮髒的金錢。」克�斯汀咆哮著說出了這番話。

  安奉瓊笑了,「我的貴族騎士小姐,在七彩玫瑰,少談些主義,多掙些Mo
ney,我是一個中國人,中國的偉人有一句話,不管黑貓白貓,能抓住老鼠就
是好貓。我掙到了錢,我就是好貓,不管這是什麽樣的錢。不要和我講什麽普世
價值觀,那是自己西方騙人的東西,我不相信,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普世價值觀。
別和我談什麽信仰,我安奉瓊沒有信仰,中國人也不需要信仰,從林彪掉下來以
後中國就不信了。克�斯汀,如果是金鬓天堂雇用我們對付訓教會,我們就正義
了嗎,BusinessisBusiness,人性是自私的,世界是殘酷的,
七彩玫瑰讓你能在這個殘酷的世界掙到過體面生活的錢。」

  看著啞口無言的英國貴族小姐,安奉瓊攏了攏耳邊的秀發,放緩了語氣說:
「好了,不用爭論了,這次大家都盡力了,我想每個人都會收獲一份豐厚的回報。
瑪麗安娜把獎金發給大家吧,姐妹們我們可以盡情的Shopping了。」說
道購物,很壓抑的會議室�一下子就活波起來。「下一單生意已經有客戶聯系我
了,而且是非常輕松的買賣,我保證。」安奉瓊神秘的一笑。

  會議結束,每一個七彩玫瑰的美女偵探都拿到了一筆不菲的酬勞,克�斯汀
紅著臉也把自己的那份酬勞放進了小包�,誰和錢過不去呢。散會之後,大家陸
續的走了出去,會議室�隻剩下了安奉瓊和韋雪,「雪雪,咱們偵探社�有金鬓
的人。」聽到這句話韋雪嚇了一跳,看了看安奉瓊的表情,知道沒有在開玩笑。
「瓊姐,你確定嗎?是誰啊?」安奉瓊蹙著黛眉,「我也不知道是誰,肯定不會
是你啊,至于是誰,不著急嗎,不過她一定會露出馬腳的,到時候。」安奉瓊淺
淺的一笑,做了個向下的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