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冷淡老婆的開發之旅 第1一3章 (2/2)

 第三章  不是冷淡是痙攣之為奴前夜(上)

    睡了一整天,到了七點鐘才和老婆悠悠醒來。話說正常的男人容易晨勃,其實無論何時,只要是誰飽了,自然會勃起。
    老婆看到我怒爭的陰莖,小臉微紅的伸手套弄起來。我也忍不住開始吻起老婆的耳垂,這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只要是用舌頭輕輕的一舔,小穴就像打開開關一樣開始冒水。簡短的前戲,老婆便忍不住的扶著我的陰莖準備插入。
    這算的上是近幾年中第一次正常的做愛吧。激動著,迅速的翻身而上,伴著濕滑的淫水對準小穴,只是一挺,直接插到了最深處。

    「呃~~啊~~~」
    由於一下插得太深,老婆不禁叫出了聲音。
    「老婆的小穴還是這麽的緊呀~」感受著因為刺激而不斷收縮的小穴,心中又是一蕩。
    「啊~~好漲啊~~太漲啦~~~」老婆突然痛苦的大叫起來,同時我也感覺到老婆的陰道像是有一隻大手緊緊的握緊我的陰莖,而且越來越緊,知道我完全無法動彈!
    「老婆!老婆!這是怎麽回事?你的小穴怎麽吸住我的鷄巴啦?完全動不了啊~」
    「疼~疼~~老公你先別動~先別動~」老婆這時已經疼得滿頭大汗全身緋紅。我也慌了手腳不知所措。
    「老公,老公,你別慌,抱我到浴室里,咱們一起先泡到溫水里,看看能不能緩解」依言。我只好抱著老婆徑直的向浴室走去。

    「老婆,你抓緊點,別掉下去了」老婆像是樹袋熊般掛在我身上,每走一步,下體都會傳來劇烈的疼痛。由於我家是在一樓,碩大的落地窗因為之前回家太過勞累忘記了拉起窗簾。老婆看到后嬌羞的往我懷裏又鑽了鑽。
    「老公~快點啊~再不快點你老婆就被人看光光啦~」聞言心裏又小小的激動了一下,只是時機不太合適。
    轉眼間,我們已經泡在了溫水裏,隨著時間的推移,貌似老婆陰道的痙攣症狀逐漸在減輕。
    「對不起啊~老公~,有孩子這兩年不是我真的性冷淡,你瞧,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那昨天帳篷里?」看著老婆突然緊張漲紅的臉,我在想是不是要繼續問下去。
    「我也不知道,本以為已經好了呢,誰知道今天又犯這個毛病了呢?」看來,老婆還是不敢把實情說出來呀。
    「沒關係,乖老婆,反正這幾年也這麽過來了……」
    「老公……」
    「嗯?」
    「那個……」
    「怎麽了?」
    「那個……那個……你忘記了關窗簾……」

    「哎?」當初我們家的後面還是一片緑地,一樓也有院墻,為了情趣考量,浴室也改了一個大大的落地窗。現在可好,對面被蓋上了高層,兩米低矮的院墻再也遮擋不住對面的視綫……
    「沒人會看到咱們吧?」老婆擔心的往水裏縮了縮。
    「還真有呢~你看,對面樓中間的位置,是不是有閃光?可能是望遠鏡呢~從反光點的大小,應該是單筒的天文望遠鏡吧~」本只是向逗逗老婆,沒想到在我詳細的解釋下,老婆竟然下意識的扭頭向對面看去。
    「欸?真的麽?老公」這個小傻妞,還真的仔細向對面凝視,只是臉頰卻越來越紅,不一會兒的功夫仿似快要流出水來~
    「老公~嗯~對面還真有個反光點呀!」
    「吶,我可沒騙你」
    「嗯~老公~嗯~你說對面的是不是真的在偷窺我呢?」差點忘了自己的小鷄鷄還插在老婆的陰道里,這樣假裝騙老婆,沒想到自己下意識的也開始意淫。不經意的,陰莖竟然從「微軟」變成了「正大」!撐的老婆不由自主的呻吟了出來。

    「老婆,我估計對面的肯定正用望遠鏡看著老婆的小咪咪手淫呢~」順杆爬,看看在這種刺激下能不能讓老婆停止痙攣。
    「嗯~老公~你說對面的是個大叔呢?還是個小鮮肉?嗯~老公輕點~別亂動~還有點疼~」果然,有實景刺激下的腦補遠比直接看A片要大的多。
    「肯定是老婆最喜歡的小鮮肉啊,你想,能用單筒天文望遠鏡的要麽是正在上學的學生,要麽是內心里還存有童趣的小青年~」知道老婆最喜歡的還是白淨的小鮮肉,所以絞盡腦汁的讓我想出了一個比較好的引導解釋。
    「討厭~壞老公~你就真舍得自己的老婆被別人看光光呀~」不止想讓別人看,還想讓別人淫呢~我不禁腹誹。

    「白白淨淨的小鮮肉偷窺你,還邊偷窺邊套弄自己的白條大鷄巴,怎麽樣?想想是不是很興奮?」看來,繼續試驗老婆在我面前的底綫是很有必要的。
    「嗯~討厭~臭老公~萬一他看上了你老婆~嗯~~輕輕動一動~萬一看上你老婆,那天你不在家過來非禮你老婆怎麽辦?」喲?不錯,沒想到老婆比我還會意淫呢~
    「我動了啊~是你說的」也感覺到老婆的小陰道箍的不再那麽緊,就非常非常小心的抽動了起來。
    「嗯~輕輕的動動吧~老公~嗯~對~就這樣慢慢的動~嗯~嗯~」
    「老婆,外面天快黑了,要不要把等的定時開關關掉?」家裏用的是智能總控,到了一定時間燈啊什麽的電器會自己運轉。
    「嗯~這樣慢慢做也好舒服啊~嗯~嗯~呃~不去管它~」我的小騷妻呀,外面黑屋裏亮,你還真想讓別人把你看的一清二楚麽?
    「嘿嘿,騷老婆,你說對面的小鮮肉鷄鷄大不大?」偉大的教育學家說過,填鴨式的教學只會帶來反作用,正確的方法應該是因地制宜的引導~

    「嗯~插深一點~再深一點嘛老公~嗯~肯定是個大鷄鷄小帥哥~」嘿,果然有效!
    「要不要對面的大鷄鷄小帥哥過來看著你被老公插呢?」繼續循序漸進的引導。
    「嗯~再深一點~對對~再快一點~嗯~讓他過來~嗯~讓他過來看你插我~」
    「讓小帥哥過來親著你的小乳頭,吻著你的耳垂~還用又粗又長又白的大鷄鷄插你的小嘴怎麽樣?」
    「嗯~用力~用力插我啊~啊~老公 ~不讓小帥哥插我嘴巴~~快~~嗯~快~~讓小帥哥插我的小穴~~嗯~~~要去了~要去了~~」聞言,我加快了挺進的速度,快速的抽插把浴缸裏的水灑的滿地都是。
    「快啊~小帥哥~快插姐姐~快~~插姐姐~~啊~~~呃~~~」一陣抽搐,老婆終於爬上了身體與精神的巔峰。緊閉著雙眼,頭頂在浴缸內壁上不斷搖晃。

    「呼~~臭老公,剛纔好爽~」
    「嘿嘿,小騷老婆?」
    「幹嘛?討厭~亂說什麽呀」
    「嘿嘿,老實交代,為什麽一說有小帥哥偷窺,你那毛病就好了?」陰惻惻的問老婆。
    「那個~~~老公~~我說了你可不能生氣~要發誓~」
    「嗯,我發誓不生氣」
    「可能是因為刨婦產沒有全麻醉的原因吧,自己那樣張開腿在那麽多男人面前……」
    「也有女護士呀?」
    「討厭~!別打岔~整個手術過程我都十分的清醒,眼看著幾個男人在我下體弄來弄去,還拿著刀子在肚子上劃開口子,鮮血淋漓的」
    「每個女人生產不都是這樣麽?」
    「可是,可是我太愛你了呀~老公,當時你為了給我打氣,專門進產房陪著我,本來我是挺感激的,只是後來,越想我越覺得這場面會影響到你,越想越覺著你會嫌棄我!甚至不愛我!我知道你有點精神潔癖,從來不吃快餐,所以我更加的糾結,更加的……」
老婆還沒說完,我便給了老婆一個長達一分鐘的長吻……

    「呼,臭老公,讓人加把話說完嘛~」
    「得令~」
    「之後的日子裏,因為照看寶寶的勞累,加之你工作也越來越忙,所以感覺自己就像得了抑鬱官能症一樣,並且……並且……」
    「並且什麽?」輕輕為老婆擦去身上的水漬,擁著柔軟的身軀,回到客廳的沙發上繼續聽老婆的敘述,並且順便點了外賣。
    「並且從寶寶滿月以後發生了一個怪事,有一次你半夜偷偷摸我的乳頭,我本想逗逗你裝睡著,沒想到小穴剛開始濕滑就傳來劇烈的疼痛感~!」

    「怪不得那一次你吼我」
    「對不起老公,我當時是太疼了,而且也忘了給你講清楚」
    「乖,沒事的,都過去了」輕輕揉了揉老婆的秀髮。
    「後來,每一次你索要,都會讓我小穴裏抽疼,次數多了,也越來越懊惱,對性愛也越來越冷淡~」
    「那這一次和上一次?……」
    「乖,聽我說好麽?」老婆用無限愛意的眼睛望著我,我承認,這一刻我心中發誓一定要讓老婆快樂,無論付出多少!
    「繼續,寶貝老婆~」吻了一下老婆的頭頂,輕聲說到。
    「後來我讓阿龍偷偷帶我看了好多次心裏醫生,最後也沒有治療好。與心理醫生臨別前,醫生說要內心的恐懼要勇敢的面對它……所以……所以……」我嘗試著用眼神送去鼓勵。

    「所以,後來我把車開到了人流量比較密集的地方,在車裏偷偷的手淫……」
    「誒喲我去~乖老婆不得了嘛~思想很前衛嘛~」玩笑話也許可以減輕老婆此時的心理負擔。
    「第一次嘗試最後還是失敗了,剛把小穴摸出來水,本來緊張刺激的心裏突然又冒出了你的畫面,結果……誒……結果還是抽痛了半天……」
    「看來還有第二次嘍」我聽的開始興奮了。
    「嗯~之前心理醫生給我治療時,用的是脫敏療法,我大概知道點原理,所以,第二次我選擇了上山的纜車」老婆發現了我逐漸膨大的褲襠,就輕輕的用頭枕了上去。

    「考慮到安全,坐上山的纜車最合適,只要我僞裝的好,只有對面的下山的纜車才能看的見我的情況。於是我就在你生日的第二天去了楓葉山」
    「怪不得生日第二天你說回娘家有點事」
    「在纜車裏自慰真的很刺激,我斜躺在座子上,儘量只讓對面來的角度看到。那天我穿了條短裙,沒有穿內褲,擡起腿就能讓對面來的纜車看的清清楚楚,我忍著羞恥,開始揉搓小穴。當纜車行進到一半時,剛好對面纜車里做了一對情侶,女的背對著我,那個男孩剛好可以看到。我趕緊把腿分開的大大的,手指快速的插著自己的小穴,儘量做出淫蕩的動作。我看的真切,那個男孩當時臉就紅了。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分半鐘,我清楚的記得是一分半鐘自己竟然高潮了,淫水撒了一地板。而且,我知道自己成功了!」我被老婆的大膽所驚到,也被老婆的講述刺激的春心蕩漾,恨不得再大幹一場。

    「所以剛才一說有人偷窺,才能順利的做愛吧」我故意迴避了第一次帳篷裏正常做愛的緣由。
    「嗯,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心裏自我保衛機制吧,調整好了,恐懼點也會變成興奮點」說話時,老婆眼睛裏閃爍著睿智的光點。
    「老婆,我想要你~」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現在的心情,只想跟老婆全身心的好好做一場。
輕輕的扶著老婆跪在我的雙腿兩側,一邊揉捏著挺翹的小屁股,一邊頂入花心……

    「臥槽~!」
    「老公~疼」

 第三章 不是冷淡是痙攣之為奴前夜(中)
                                                                         
「老婆,你的小穴又咬我~!」
「別動~別動~老公~疼疼疼~~」真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本因為沒什麽問題的性愛,再一次的被老婆那會咬人的小穴所打斷。
「老婆,要不咱們還去溫水里泡著?」
「叮~咚~」臥槽,誰這個時候來家裏?

「老公,怎麽辦?有人敲門」
「尼瑪~!拼了~!」本是想不出聲裝做沒人,怎奈門鈴聲響個不停,那人還在不停的咣咣砸門!
「老公,快想想辦法嘛~」被逼無奈之下,只好用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首先,我抱著老婆找了一段長繩子套在了門把手上,然後扯著繩子的另一頭坐在沙發上,用大毛毯蓋著老婆,我露出來上半身,用一個暫時不能動的理由搪塞過去。

「進來吧,門沒鎖」
「先生您好,您的外賣」好的放在桌子上吧,不好意思,腿腳不方便。
「沒事的先生,由於本店剛剛開業,特以服務優質作為買點……巴拉巴拉……」這沒眼色的外賣,難道他就沒發現我身前鼓了這麽大的打鼓包麽?

「先生,我幫您把餐點擺好吧……」誒~~有時候服務過於熱情也是一種負擔。這時,明顯的感覺到身上的老婆輕輕的顫了顫。外賣小哥沒發現似得在擺弄著桌檯,只是偶爾瞟過來的眼神中,有那麽點異樣。

「麻煩你了小哥~」
「沒關係,我們飯店買的可不止是飯菜,還有服務……巴拉巴拉……」我說小哥兒,有必要說個沒完麽?

外賣小哥在我身前來回走動著。一不小心,踩到了毛毯側面的一角,隨著毛毯的滑動,老婆整個屁股漏了出來,還好我及時拉住毛毯。看到外賣小哥不經意回頭的瞬間,整個人如電擊般怔怔的愣在了那裏。

淫妻心裏的作祟,自己的陰莖霎時被這一幕刺激的暴漲了起來。
「嗯~嗯~」老婆忍不住的呻吟了出來。可以感受到,在這樣的刺激下,老婆的小穴和菊花都在一下下的抽動著。

「呃……那個……大哥……我還是不打攪了吧」看著外賣小哥不斷膨脹的褲襠,忍不住準備刺激一下老婆。
「那個~小哥,能幫我把毛毯蓋一下麽?」

「呃……那個……好吧!」小哥兒仿彿下了很大的決心,堅定的走了過來,輕輕拉起了毛毯,順著老婆的屁股蓋了上去。期間,明顯的看到外賣小哥的手劃過老婆的屁股,他還特意路過了菊花,指關節在小菊花上碰了一碰。整個過程也就一兩秒,老婆小穴里流出的淫水把我的大腿都浸濕了,整個身體也在不住的顫抖著!

「謝啦小哥兒~」我裝做若無其事的對小哥笑了笑。
「好的好的~大哥~祝您和大嫂用餐愉快」外賣小哥走的時候那種捨不的眼神,真的是難以用文字所描述出來。難道小哥還想加入進來開發開發老婆的小菊花麽?小穴被我佔住啦~~

「呼~外賣小哥終于走了啊~」外賣小哥剛剛走,老婆就在刺激下放松了小穴,順利的把我「解放」了出來。只可惜刺激不夠,這意外出的也失去了做下去的心態。我們兩人匆匆吃過飯便準備休息。

「喂~什麽事?阿龍」腳趾甲剛剛碰著床,阿龍的電話便打了過來。
「銘哥,第二附屬醫院三樓15床,阿誠出事了」
「十分鐘!」沒想到竟然這麽突然。也沒多問阿龍什麽,和老婆簡單交代了兩句,便驅車趕往醫院。

「阿龍,現在什麽情況了?」
「阿誠剛剛送進急救室,小雪在來的路上……銘哥……」
「嗯?有屁快放!都什麽時候了!」
「是槍傷……」
「什麽?!槍傷?!不是早就退了麽?怎麽還會出這事?!」

「我本來和小優在家院子裏擼串,阿誠忽然發了個短信說在家門口,當我開門時他已經昏迷了,小優簡單的觀察了下發現家裏的理療器械,小優在家處理‘衛生’我就通知了小雪和你」

「龍哥~龍哥~阿誠在哪裏?~!」小雪暴風似的飛奔了過來。
「小雪別急,阿誠在急救室」
「銘哥~~嗚嗚~~銘哥~怎麽會這樣~怎麽會這樣~~」淚水,已經模糊了小雪的雙眼,臉龐也因傷痛變得就去不堪。是啊,他們兩個相識便比較戲劇化,兩個人幾乎每一段經歷都比電影裏的還要激情!熱烈!突如其來的噩耗,又怎的會接受得了。

「銘哥~,老公~」小雪和優優也隨後的趕來,大家如坐針氈般的守候在急救室門口,老婆和優優也竭盡所能的安撫著小雪。

「阿龍,有什麽綫索?」
「腳底有泥沙,指甲內有木屑,牛仔褲小腿是濕的,沒有搏鬥和強制拘禁的痕跡」
「瞭解阿誠最近的行蹤麽?」
「一切如常……」

瞬間的陷入了沈思,首先可能是去了海邊,用了木筏,應該還是隱藏的木筏,不然褲腿不會濕到那個地方。指甲內有木屑,是在推木筏弄上的還是別的什麽原因如今還無法確定。

「對了,警察那邊怎麽說?」槍傷醫院肯定會報警。
「30分鐘了,警察沒有出現,醫院也沒有任何交涉」
「嗯,還注意到什麽了嗎?」
「襯衣衣角處有油性筆的留言暗碼,是咱們上學傳紙條用的那種」看來留言是針對我們。
「什麽內容?」

「照顧小雪,果殻是她生日送的,站在腿上的巨人會總會遠去就在11點,最柔軟的還是小雪的蜜桃臀」
「啊咧?小雪的蜜桃臀?幾層加密?」

「至少三層,除了‘照顧小雪’應該是直譯」看來事情有點大了,暗碼是我們兒時上課傳紙條怕被老師發現內容而使用的,其實就是具體語言轉換成英語,對應的字母排位乘以我們每個人名字的筆畫然後得出的數字轉換成莫爾斯碼。至於後面的,肯定是實物加密,不然通過計算機簡單的分析便會解密。

在生死有關的時候留下的信息肯定非常重要,男人的衣角又通常是容易被忽略的地方。所以,從暗碼的內容來看,肯特講清楚了一切,時間、人物、地點、事情的大概和如何處理。阿誠一直以我們幾個人當中的狗頭軍師所自稱,又有特殊的工作經歷,看來,他是把命賭在了我們身上。

「銘哥,醫生出來了」老婆小靜第一個發現了醫生出來,我們急忙圍了過去,只是結果……醫生搖了搖頭……
小雪在醫生搖頭的時候就已經暈厥了過去,老婆和優優趕緊扶住了她。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我們沒有誰可以接受這一切。老婆和優優早已淚流滿面,阿龍用拳頭砸著醫院的墻壁,浸出了鮮血;而我的腦中,就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阿龍!」
「在!」
「報仇!」
「嗯!」

當我們還沒有從莫大的悲傷中清醒過來,阿誠的姐姐趕到了。她面無表情的看了看我們冷聲說「你們可以回去了,這裏交給我」

我知道她姐姐,一個從來不合群,也從來不知道做什麽的女人。比我大一歲,身材婀娜,挺乳、蜂腰、細腿,基本上一個女人應該有的她都有,渴望有的她也有,我們小時候沒少那她當作意淫的對象。

「可是,橙姐」
「沒有可是!我瞭解背後的一切,也能處理一切。阿銘,你應該能夠聽得懂」
「好的,橙姐」
「嗯,回家記得把果殻掃乾淨~你們快回去吧」

等等,又是果殻,這究竟代表了什麽?無奈之下,我們不捨的離開了醫院。
站在醫院大門口,我嚴肅的看著阿龍。

「咱們的‘倉庫’還好麽?」
「都好,銘哥,我每個月都會盤點,理貨,上個月還進了一批‘貨’」
「嗯,‘班裏’還剩多少人?」
「除了阿誠……」說到這裏,阿龍的眼睛再一次的紅了。

「銘哥,龍哥,你們說的什麽呀」小雪帶著哭腔疑惑的問著我們,優優也是一臉狐疑,只有老婆滿眼含淚的看著我們,似乎是想勸說,我搖搖頭制止了她。

「阿龍,你先回去吧,小雪今晚跟著小靜,明天早晨8點,準時到我家」很多事情,越急越難以解決問題,現今的狀況,不如等休息好了,再從長計議。
「好的銘哥」

簡單的告別,我們帶著小雪回到了家中。三人呆坐在客廳裏,誰也沒有出聲。小雪默默的流著眼淚,老婆輕捏著戒指盤算著什麽。老婆每當思考問題時,總會有這個下意識的小動作,嗯,她是要發動家裏人的關係了麽?

而我,則在思考著暗語和橙姐臨別時的交代。果殻~果殻~一時間毫無頭緒,小雪的蜜桃臀,莫非是要看小雪的屁股?雖然我很希望這樣,但也不能兄弟剛走就做這樣的事情呀~

「對了~!」果然,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一動邪念反而讓我腦子更加的清醒了。
「怎麽了老公?」
「還記得小雪20歲生日那年,你們送給她得禮物麽?」

「啊,就是那個被隱藏在成人用品盒子裏的那本書《果殻中的宇宙》?還是夾在書中的蜜月旅行機票?」當年小靜和優優為了逗弄小雪,故意做了這個兩層隱藏的禮物。小雪剛拆開禮包,登時雙頰緋紅。在我們的慫恿下,才大開盒子,拿出黑人陰莖倒膜,發現下面的這本書,只是疑惑為什麽送這毫無的書時,被阿誠識破,從書裏找到了機票。



「在哪?」我看向了小雪。
「我~我~我~~~~」
「當時弄鬧過後,她倆就把書忘在了咱們家,被我收到了你的書房裏,我這就去拿」
「快拿來看看」老婆向我使了一個眼色,意思時看好小雪。

「銘哥,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感覺就像在做夢~!」
「小雪,有些事情,我會在搞清楚了暗碼內容后再告訴你」
「暗碼?是龍哥說的拿些麽?」
「是的,目前剛有點綫索」
「最後一句,銘哥,其實,那個,其實……」
「怎麽了小雪?」老婆已經取回書,看到吞吞吐吐的小雪,不禁疑惑道。

「啊,小靜姐,那個,其實,其實,其實……」小雪越說臉越紅,最后還羞卻的低下了頭。
「這都什麽時候了,發現了什麽綫索快點說出來啊」我稍稍有些焦急的喊道。
「滾一邊兒去,瞎嚷嚷什麽!小雪,乖,到底其實什麽?」老婆白了我一眼。

只見小雪咬了咬血紅的嘴脣,像是下了什麽巨大的決定似得站了起來背對著我們。
「什麽情況?」我驚異的看著小雪。

小雪微微搖了搖頭,似是深吸了了一口氣,竟然脫下了自己的裙子和內褲!果然是蜜桃樣的小屁股,晶瑩剔透的白肉里透著絲絲的粉紅,就像水蜜桃一向新鮮可口。只是在這個小屁股上,紋了一躲小雪花,顯得俏皮誘惑。

「仔細看!」老婆竟然讓我仔細看小雪的屁股?!
「我說的是紋身,色狼」原來是雪花啊,我隱蔽的扶了扶暴起的陰莖,靠近了小雪的屁股仔細的觀察。

鼻息不自覺的噴到了小雪的桃臀上,輕輕的吹著稀疏的陰毛,小雪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全身的皮膚也越來越紅。只是這會兒我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些,所有的精力全被吸引到了那朵小雪花紋身上面。六角雪花晶體的形狀,每一個角內都有點狀作為立體效果。等等,點狀?

忍不住用兩隻手撐著雪花的四周仔細的研究起來,每兩片是一個鏡像,鏡像對的點是相等的,也就是說,至少有三段信息在裏面。為了看的更清楚,我的手又加大了按壓以及撐開皮膚的力度。

「嗯~」聽到小雪的呻吟,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太過於專心,撐開皮膚的左手無名指和小拇指自然的申到了小雪的嫩穴上,隨著我不斷觀察的動作還來回的摩擦著。當小雪呻吟聲傳到我耳朵里時,極度敏感的小雪竟然已經瀉身~!

老婆走過來打了一下我的頭,責怪的看著我,並上前用手機拍了張雪花的照片道;「我可不可以認為你這是趁機占我們家小雪的便宜呢?」

我尷尬的笑了笑,本想辯解一下,卻見老婆拉著小雪去了浴室。我施然的躺進了沙發里。問著手指上小雪留下的淫液,不斷思索著。雪花里已經確定了是有遺留信息,可為什麽會是鏡像成對出現的呢?

就在我陷入沈思的時候,老婆竟悄悄的走到了我身前輕聲的對我說「老公,小雪竟然還是處女!」

「呃???!!!」我驚愕的看著老婆不知該說些什麽,這是說這個的時候麽?
「色狼,別聞你的手了~」我尷尬的把手藏在了身後。

「你不覺著很奇怪麽?阿誠和小雪在一起了這麽久,從剛才小雪的反應來看,她也不像是沒經歷過的樣子,怎麽會呢?是不是有什麽隱情?」老婆還是聰明,剛帶小雪進到浴室時,忍不住詢問小雪怎麽這麽敏感,被我隨便碰了碰就會高潮,哪知小雪支支吾吾了半天竟然說自己還是個處女,說我的手指放的有點深,碰到處女膜后就萬分緊張,越緊張就越性奮,最後就泄了身子。

果然啊,一個謎團的背後,只會藏著更大的謎團……

(下)

                                    看著老婆纖細柔美的裸體婀娜的走入浴室,我那可憐的陰莖只能昂首相送,當然,還有浴室里的小雪,誒~真是望穴興嘆啊。等等,我記著那時裝修的時候,臥室衣帽間的墻是連著浴室的,當初為了加裝櫃子,貌似那個墻打掉了。

想到這裏,我便快速的起身衝進的臥室,猴急的鑽進了衣帽間里。研究了半天,終於讓我發現了那個格擋浴室和衛生間的「假墻」。該死,還是看不了啊,呃?有條縫。墻的另一面應該是面鏡子,當時工人操作失誤,打錯了幾個安裝孔。還好,幾個孔就在鏡子的上面,而且還有鏡前燈作為掩飾,真是完美啊。

透過幾個連載一起的小孔,氤氳間,看到兩具近乎完美的酮體竟然互相糾纏著。老婆一手攬著小雪的細腰,大腿在小雪的小穴上摩擦著,兩個丁香小舌互相觸碰著。

我去~!什麽情況~!太特麽刺激了,難道這就是老婆特殊的安慰方式?再看小雪,身子微微顫抖,不太熟練的揉捏著老婆的美胸,另一隻手在老婆屁股上撫摸著。
「嗯~姐姐~輕點~」
這時,老婆一隻玉手已經摩挲到了小雪的陰蒂上,中指快速的逗弄著那個粉嫩的小突起。

「呃~嗯~嗯~姐姐~嗯~輕點~姐姐~嗯~快一點~快一點」從來不知道老婆原來對付女生也這麽在行。隨著老婆不斷的摩擦,小雪全身潮紅,脖頸挺直。
「嗯~啊~~~啊~~~」只是一小會兒,小雪便泄了身,從老婆的指縫間,一大攤水流了下來。小雪緊緊抱著老婆,輕聲的說著什麽。

「啊~疼~」哪知在兩人分開的瞬間,小雪竟然滑倒了,罪魁禍首便是佔滿了淫水的地板。
「老公~老公~快過來~」我又怎會措施這麽好的機會?幾個健步躥到了浴室門口。

門打開了,小雪披了條浴巾坐在地上,老婆在給小雪揉著腳。我的天,偷窺又怎能和這直接的面對來的刺激。短小的毛巾只是蓋住了小雪的重要位置,深深的乳溝、順著浴能看到那一片幽深的畫圓,嗯,粉嫩肥厚。沒想到瘦小的小雪,小陰脣竟然這般肥厚。

看我眼神不對,老婆狠狠剜了我一眼,示意一起把小雪扶起來。呃~我該怎麽下手?把小雪的左臂搭在我的呃肩上,右手穿過她得腋下,老婆扶著另一隻手,費力的把小雪扶了起來。

在扶往臥室的的路上,右手不經意的摸到了小雪的胸部,軟軟熱熱的甚是享受。

「銘哥,別走好麽?我怕」安頓好小雪剛轉身想離開房間,小雪委屈的聲音傳了過來。
「好啦,老公,今天給你開恩,咱們三個都睡這兒吧」既然老婆都發話了,我當然恭敬不如從命。心中忐忑的坐在了柔軟的床上,老婆看著我壞笑了一下扭頭摟住了小雪。

「喂?啊,橙姐,嗯,我在銘哥家……不可能~!不可能~!橙姐~!我做不到~!不要這麽逼迫我好麽?…嗯~我知道~嗯~好吧~」橙姐的電話,似乎是對小雪說了什麽難以接受的事情。只見小雪雙眼空洞的望著墻壁,浴巾滑落也絲毫沒有發覺,就是這麽空洞洞的望著墻壁。
「小雪」「小雪」我和老婆輕輕的喚了聲小雪,毫無反應。老婆又碰了碰小雪的肩膀,仍然沒有哪怕一絲的回應。

就在我和老婆不知所措的時候,小雪輕輕的扭過頭,望著老婆雙眼死灰,就像是沒了靈魂,只有軀殻的人偶。每一個動作都顯得那麽僵硬,臉色也從疼痛造成的紅色變成了青緑色。
「小靜姐,銘哥,你們是我最後的親人,收留我好麽?」
「說什麽傻話,小雪乖乖的,我和你銘哥永遠都會保護你、照顧你~一定會讓阿誠的在天之靈放心」我的傻老婆,哪有這樣安慰人的~

「哥,姐,其實沒有阿誠~從來就沒有阿誠~嗚嗚~~嗚嗚~~」
「說什麽胡話~!乖小雪,我和你銘哥會好好的照顧你」說著,老婆抱緊了小雪。
可憐的小雪,當初阿誠和小雪剛確定關係,小雪的父母便因為一場車禍撒手人寰。兩人相依為命,只是天不遂人願。一次次的打擊,小雪嬌柔的心靈又怎能承受的住?
我也上前擁住了二女,她們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我發誓,一定要讓她們幸福!

「咕嚕嚕~~咕嚕嚕~~」尷尬的聲音從小雪的肚子里傳了出來。
「傻丫頭,餓了吧,我去點外賣」把時間留給了老婆,我相信她一定能撫慰好受傷的小雪。

離開臥室時,扭頭看著兩個赤裸的女人相擁著,不禁的邪念從生。嗯,要不然,還點那家外賣?只是淩晨了,不知道還有沒有營業。

「喂,我要三人份的外賣……嗯,還是下午那一家~好,麻煩了」沒想到是二十四小時營業,也好,無論遇到什麽問題,填飽肚子才能有力氣解決。

時間一點一點的前進,終於,老婆牽著小雪的手走了出來。兩人穿著相同的黑色薄絲睡衣,下襬勉強遮住雙臀,隨著邁開的步子,兩個小穴泛著燈光若隱若現。嬌小挺立的雙乳,在如雙生子般的酮體上挺立著。

我去~怎麽從來沒有發覺,小雪和老婆的身材長相如此相似,呃,除了小雪的屁股稍微大了一點點,胸脯大了一點點,小穴肥了一點點。一個黑穴,一個粉穴互相交映著衝擊著我的視綫。不自覺的又硬了起來。二女一左一右的坐在了我身邊。

「老公,從現在起,我是你的大老婆,小雪是你的小老婆。在沒有我允許的情況下,不得再碰除了我們兩個之外的任何女人~!不得欺負我們兩個,要好好愛護我們兩個……」等等,等等,什麽情況?聽著老婆像是宣誓的話語,我不禁迷糊了。這是要給我納二房的節奏麽?小雪可是我最好兄弟的女朋友~!剛咽氣我怎能這樣。

剛要辯解,老婆便用殺人的目光看向我說「就這麽定了,從今天開始,這個家我說了算!」
「叮咚~」總是在最關鍵時候來到的外賣小哥啊~
「得~兩位夫人,小的這就去取餐」開門,看到外賣小哥扛著一個大箱子,我趕緊把他讓進來,嗯,深夜火鍋,也許只有我能想得到吧。

這家外賣真的不錯,外賣火鍋是真正的連著火鍋一起送過來的,鍋碗瓢盆一應俱全,吃完收走,絶無殘留~哈哈哈,真是忍不住要做個廣告。

「哥,火鍋要放哪裏?」說著話,還是之前的那位外賣小哥不住的瞟著老婆和小雪,一雙眼珠子都快飛了過去。

「就放到那個茶幾上吧」我把火鍋安排到了老婆和小雪對面的茶幾上。這兩個傻丫頭自顧自的說著話,完全的忽略了外賣小哥的存在,毫無顧忌的岔開著雙腿,兩隻小穴全無遮攔的暴露在了外賣小哥的面前。

「哥,這是我們店裏特別贈送滋補參湯,火鍋開還要一會,你和……呃……兩位嫂子先喝點湯潤潤腸胃吧~」這小子倒是機靈,不僅稱呼準確,還殷勤的端了兩碗湯送到了老婆和小雪的面前。

這兩個傻丫頭竟然頭也不扭的接過碗,邊說著話邊喝了起來。我只好尷尬的向外賣小哥笑了笑。他報以微笑後繼續擺著檯面。
我無聊的坐在沙發上看著外賣小哥時不時的偷窺著二女,慢慢的感覺到了睏意。

「不對~!」沒想到發出的聲音竟然細如蚊聲,再看小雪和老婆已經伏在沙發上一動不動,這小哥有問題~!不會是阿誠的敵人吧?難道要來趕盡殺絶幹掉小雪?

「喂喂~阿牛~搞定了~就是我之前給你說的那家,靠,又多了一個女的,切,這兩個女的可騷了,不知道是不是妓女,知道我要來還特麽的穿著情趣睡衣,兩個小騷逼都露著呢。嘿嘿,牛哥給的藥果然有用,不到五分鐘就把他們放倒了」

聽到快遞小哥的電話,心裏暗暗鬆了一口氣,幸好不是阿誠的敵人,不然真的會連命都沒有了~!不過既然是劫色,嘿嘿,那不是正和我心意麽?本來只是想暴露一下老婆,沒想到直接引狼入室,要輪姦老婆的小雪,只是沒能給小雪開苞略微的失望。

外賣小哥走到我面前踢了踢我,又走到老婆和小雪面前踢了踢。只是他不知道,我一直是對麻藥沒有反應,有一次做手術,打了兩針半的高級麻藥仍然沒有效果,最後只好咬著毛巾做完了那個小手術(其實不大好意思說,割痔瘡沒麻藥,我想沒人體驗過吧),只是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麽藥,全身無力,除了左手能動、腦子清醒外就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靠,這兩個小騷逼小穴都還濕著,不等阿牛了,我先嘗嘗味道吧~」說著,阿牛伸手握住了小雪的挺立,大力的揉搓著。脫下褲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下插進了小雪的陰道內~!

「臥槽~!怎麽這麽緊!」隨著這小哥的抽插,帶出了片片的鮮血。小雪守護了這麽多年的處女,就這樣交給了一個陌生人。

「草草,怎麽還是處女,不管了,真特麽緊,乾的真爽」一邊大力的抽插的小穴的引導,一邊用手摳著老婆的小穴,粗大的手指和陰莖同時在兩個女人的身體裏進進出出。
興奮的觀察著,發現伴著不斷的抽插,老婆和小雪竟然漸漸的有了呻吟聲。應該和我一樣,可能是藥力不夠吧,她倆還有些反應。

只見外賣小哥嘴巴咬著小雪的美胸,一手揉搓著小雪的屁股,碩大將近20公分的陰莖毫無憐惜的在小雪嬌嫩的陰道裏馳騁著,另一隻手則已經把三根手指插到了老婆的陰道裏。這時,老婆似乎是有了感覺,身體微微扭曲著,似是迎合那粗壯的三根手指般。二女呻吟聲也漸漸大了起來。

在這多重的刺激下,外賣小哥僅僅乾了五六分鐘便把大量的精液射進了小雪的陰道裏。受到精液的刺激,小雪叫聲又大了疑點,看她皺著眉頭嬌喘著,小手微微的挪到了自己的小腹上。

「靠,太特麽刺激了。第一次同時操兩個騷逼。」說著,外賣小哥吞下了片藍色的藥片,蹲下來開始舔老婆的陰脣。沒想到這小哥的的陰莖長,舌頭也長。只見小哥的舌頭像是一條蛇般分開了老婆的小穴,挑弄得允吸這陰道內的淫液嘶溜做響。

這時的老婆貌似藥力又輕了一點,她擡起雙手輕輕的扶住了外賣小哥的頭,屁股艱難的向上頂著,似是希望小哥的舌頭可以再用點力~!再插的深一點。就在這外賣小哥吸的正爽的時候,敲門聲響起。

我偷偷的觀察,進來的有兩個人,一個大概有一米九多的鐵塔壯漢,一個是瘦瘦高高的萎縮男。

「靠,葉哥,可以啊,一下放倒兩個妞兒啊,這可是你這個月的第三回了吧,當心哪天條子來抓你哈」
「哥們兒我有好事都想著你倆,白條你就別在這貧嘴了哈,剛纔你倆沒來的時候我先嘗了嘗,真特麽的騷~!下過迷藥還能淫叫,你不知道我就稍微乾了幾下,淫水都把沙發浸濕了」

「臥槽,極品啊,讓你牛哥我先試試到底有多騷!」
「怎麽還有個男的?」說著,叫阿牛的看到了我皺了皺眉。
「哦,這家的主人,要是牛哥不喜歡咱們把他擡到屋裏去」靠,原來外賣小哥叫葉哥,把我擡進去更好,我正好從兒童監控上看。我興奮的想著。

葉哥和白條一人擡著我一條胳膊把握扔到了臥室里,臨走還鎖上了臥室的們,真是想什麽來什麽。我艱難的挪動到門邊,聽著人已經走遠,邊爬到床頭櫃里翻出了點解酒藥,灌了一大杯水,緩了一會兒,感覺好多了,便趕緊爬起來打開兒童監控觀察起了客廳內的情況。

阿牛這時已經脫的精光,一身像是石頭般的肌肉泛著燈光。我靠,下身的陰莖至少有老婆小臂粗細,二十五、六公分著麽長~!這樣的陰莖插進老婆的小穴,不知道會不會直接的給操爛,子宮也會捅破吧。我淫淫的想著。

阿牛一手輕易的托起了老婆的小屁股,右手在老婆的小穴上摳了摳,確定淫水足夠多后,便挺著大到誇張的陰莖猛然的刺進了老婆的小穴里。

「嗯~啊~~呃呃呃~~啊~~」阿牛一插進去就開始激烈的抽動,老婆可能受到的刺激過大,雙手開始撕扯著自己的頭髮,扭曲著自己的整個身體,用盡全身的力氣淫叫起來。
「呃~啊~~~好大~~太大了~~要撐破了~~」老婆痛苦的嘶叫著。

「靠,小騷逼,嘗嘗牛哥巨炮的滋味吧」聽到老婆的叫喊,牛哥像是大了興奮劑般的又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啊~啊~啊~疼~疼~快拿出來~子宮都快查破啦~~」看來老婆還是受不了如此巨大的陰莖,竟開始求饒起來。

「嗯~啊~嗚~嗚」葉哥趁著老婆叫喊大張的嘴,掏出陰莖便捅了進去。嘴被堵上,只從鼻腔里發出嗚嗚的呻吟聲。阿牛像是打樁機一般,啪啪聲幾乎連成了一片。隨著阿牛的操弄,葉哥幾乎不用動彈,老婆的嘴巴便深深的含住了葉哥粗大的陰莖,可以清晰的看到老婆的脖頸出被葉哥陰莖撐出了一道凸起。

老婆這個時候應該已經蘇醒,人也在牛哥的巨大陰莖下變得癲狂了起啦。老婆一直手開始握住葉哥的陰莖主動口交,一隻手向下身探去,揉搓起了自己的陰蒂。

「嗯嗯~嗯~」老婆這時的整個身子都變得通紅一片,主動的迎合著兩個人的賤淫。
花開兩朵,那個叫白條的猥瑣男此時也脫得精光,露出了白的嚇人的全身,一條十八公分的肉蟲傲然的挺立的杵在小雪的菊花前,靠,怪不得叫白條,不說身上,陰莖竟然比小雪還要白了幾分。看他的動作,莫不是要開發小雪的菊花?我去~!好歹給我留一個啊~

看著監視器的畫面,老婆前所未見的風騷的迎合著兩個人的賤淫,我也看越爽,忍不住自己也套弄了起來……

白條先是衝著鼻子聞了聞小雪的菊花,又伸出舌頭舔了舔回味了一下,似是點了點頭,便伸出舌頭死命的開始往小雪的菊花里鑽去~

「嗯~嗯~好舒服~嗯~好舒服~」只見白條一邊用舌頭插著小雪的菊花,一邊用手指插弄著小雪的引導。刺激的小雪竟然也開始舒爽的呻吟。不得不說,他們三個絶對是賤淫女人的高手。

舔了一會兒,白條覺著可以了,便提起白刷刷的陰莖開始緩慢的插進小雪的菊花裏。
「啊~~疼~~疼~~好漲~~~好漲~~」起初小雪肯定是受不了,開始叫疼。
為此,白條加快了手上的抽插,也把手指從一根增加到了兩根。

「嗯~嗯~在深點~嗯~再快點」小雪可能被手指插爽了,不住的淫叫起來。
白條這時整根陰莖已經沒入了小雪的菊花,緩慢而有節奏的聳動,手指上卻沒有任何的放鬆,速度仍然飛快的抽插著。

反觀老婆那邊,不知被阿牛操了多少下,翻著白眼,手也不再搓弄自己的陰蒂,只知道抓著沙發的邊緣,嘴巴像是報復般用力的吸著葉哥的龜頭。

「我操,著小騷貨真會吸,不行了,不行了~」葉哥竟然被老婆的小嘴吸到了射精。看著老婆的喉嚨上下翻動,盡數的把葉哥的精液吞到了肚子裏。放開葉哥的陰莖,絲絲的精液順著老婆的嘴角流了下來。沒有顧得擦拭,起身抱著阿牛的熊腰,接受著他坦克般的衝撞!

「啊~啊~操爛了~小穴要被操爛了!~」老婆抱著阿牛,忘情的說著淫話。這時阿牛把老婆整個人抱了起來,就這麽抱著老婆狠狠的操著。葉哥也沒閒著,簡單的套弄了下陰莖,又再次暴起。他起身走到老婆的身後,拿起陰莖直接插進了老婆的菊花裏!

「嗯~啊~~兩根一起操,嗯嗯嗯~我會受不了了,嗯~菊花裂開了」
「嘿嘿,小騷貨,前後一起插是不是很爽啊」
「嗯~嗯~嗯~爽~嗯~快點~再插快點」只是一會兒的功夫,老婆便適應了阿牛的碩大陰莖和插在自己菊花的鷄巴。反手摟著葉哥的頭,一手揉著自己的胸。

「快插死我吧~嗯~操爛的我的屁眼~嗯嗯~操爛我的小穴~~啊~~~」又是抽插近二十分鐘,在老婆高潮第五回的時候,阿牛和葉哥也忍不住把巨量的精液射進了老婆的兩個小洞里。兩個人同時拔出了陰莖,這時的阿牛還抱著老婆,翹起的小屁股可以清晰的看到,兩個小洞就像打開的水龍頭,大量的精液不住的往外流淌著,留在了地上,佔滿了一大片。

而小雪那裏,白條也到達了高潮射滿了小雪的直腸,大陰莖剛一拔出來,留在裏面的精液像是受到很大壓力一樣射出了一米多才落在了地上。

「嗚~嗚~嗚~嗚~」遠處傳來了警笛聲,幾個小子嚇的上衣都沒顧得穿便跑出了家門。

施施然的走出了臥室,暗罵到「幾個傻貨,救火車的聲音和警車的聲音都分辨不出,真操蛋~!」這時的老婆和小雪都顫抖著躺在沙發上,大開著雙腿,兩個小穴都被操的又紅又腫。兩個菊花更是被撐的回不去大開著肉洞,殘留的精液還在緩緩的往外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