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棒土匪香穴娘 01-14完 (4/5)

第十三章 玉茄落敗受淩辱

  小虎衝出密室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耀眼的陽光讓徹夜未眠的小虎竟然有
種眩暈的感覺,在光彩奪目的晨曦中,他看到了一個身穿日本軍裝的女人,正與
他行對而立,女子的面容竟然讓小虎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龍大當家,多日未見,別來無恙?」女子應該是早就知道小虎在密室中,
她特地等著此地,就是為了等候小虎出現。

  「你是?我們見過嗎?他是不是你殺的?」這時小虎已經看到了女子旁邊早
已死去的丁三兒,他不明白這個日本女人什麼意思,幫他?還是要抓他?

  不管她是什麼人,自己必須先下手為強,掌控全局再說。

  小虎想到這裡,身隨意動,提氣躬身,整個人彎曲的像只狸貓,只要眼前的
女子少有異動,他完全可以在下一秒將她格殺。嗯,

  「胡家莊子,落魄新娘,承蒙相救,特來報恩!」女子見小虎要動手,趕緊
將軍帽脫掉,露出一頭秀髮和一張清秀的面孔。

  「胡家莊子?哦,我想起來了,你是那個胡大麻子強搶的女孩兒,不過沒想
到你是日本人!」小虎終於認出了張勝男,立時鬆了一口氣。

  「非也,我是潛伏在日本軍營中的地下黨,早上這個人前去報信,恰好落在
了我的手中,我將他送回來,也算是還龍大當家當年的一份恩情!」張勝男解釋
道。

  「原來你是地下黨,呵呵,承蒙相助,龍某人感激不盡。」小虎說著沖張勝
男鞠了一躬。

  「我之所以在此等候,其實另有所托,望龍大當家可以出手相助。」張勝男
神色鄭重的說道。

  「但憑姑娘吩咐,龍某定全力而為。」小虎剛被張勝男救下,所以對於勝男
的要求,他接著爽快的答應了。

  「其實也不只是我個人的請求,此事還牽扯到臥牛山的好漢們。龍大當家是
否記得一年前在臥牛山下,曾有個中年男人找過龍大當家?」張勝男問道

  「當然,他為救我而死,到現在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呢,真是人生一大憾事。
」小虎想起那個為他擋過一槍的落泊男人,心中有些感傷。

  「那也是我們的同志,因為他知道了鬼子要在臥牛山挖金礦的消息,所以被
古城憲兵隊的鬼子和胡大麻子的莊客追殺,其實鬼子還有個計劃,就是在開礦之
前剿滅臥牛山上的好漢,不過因為當時鬼子的兵力尚且不足,所以一直遲遲沒有
動手。但最近我已經得到消息,古城縣內已經準備了大量的軍火,等鬼子的大部
隊一到,就會出兵圍剿臥牛山,之後將我們中國的金礦挖空。」張勝男說話的時
候帶著一種憤慨。

  「絕不能讓他們得逞,張同志,你就趕緊說說你們的計劃吧。」小虎焦急的
說道,對於臥牛山上的兄弟們,他一直當作親人。

  「大當家的快人快語,廢話我就不多說了,三天之後的正午時分,我們八路
軍會派出一個團的兵力前去攻打古城縣,到時候望龍大當家的可以在縣城內炸掉
鬼子的軍火庫,咱們內外接應,定能事半功倍,順利拿下古城。」張勝男終於說
出了她的計劃。

  「好,我明天就帶家眷去臥牛山大寨與眾兄弟們回合,三天後,以古城縣鬼
子軍火庫的爆炸聲為號,咱們裡應外合,一起動手。」小虎說完,與張勝男擊掌
立誓。

  張勝男走後,小虎將丁三兒的屍體埋到了後院中,接著招集商號的所有夥計
,到前廳給他們發了銀錢,將眾人打發回家。

  這時小虎的幾個妻子已經醒了過來,她們根本就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兒
,只有蔣媚娘和文玉茄兩個人知曉,不過現在蔣媚娘被小虎整整入了一夜,身體
已經支持不住,先回房休息,而文玉茄也被小虎綁在了她的繡房中。

  小虎讓三位娘子將金銀細軟、吃穿用品全都打包,他自己又親自檢查了商號
的馬車,之後才匆忙吃了幾口飯,一覺睡到天色發暗。醒來的時候,林香蘭抱著
孩子正坐在他的身邊,有些擔心的看著小虎,她們雖然不知道小虎為什麼會有這
麼大的動作,但知道奉天城恐怕已經待不下了。

  「孩他娘,把念山給我抱抱,你去把她們幾個叫來,順便叫一下乾娘,我有
事兒要給大家說。」小虎將念山接到懷中,一想到從此之後,這個孩子就要隨著
自己漂泊江湖,心中有些難過。

  少頃,幾個女人都圍在了小虎身邊,小虎先給自己的幾個夫人介紹了蔣媚娘
的新身份,大家都表示歡迎,同時恭喜小虎和媚娘有情人終成眷屬,直把媚娘羞
得滿臉通紅,不敢擡頭。小虎見狀,直接將媚娘拖到了床上,一番揉捏後說道:
「以後大家都是一家人,免不了要在同吃同住,有什麼可害羞的。

  媚娘當著眾人的面,被小虎摸了美乳,心中羞愧難當,但看到幾個姐妹竟然
沒有絲毫吃驚的樣子,當下也就只能接受了這個現實。

  「我還有件事兒要宣佈,明天早上,我們要回臥牛山大寨暫時落腳,這奉天
城日後恐怕是再也回不來了,而且從今往後,你們可能要跟著為夫漂泊江湖,過
一種居無定所的生活。」小虎說話的時候聲音低沈,他覺得有些對不住幾位娘子。

  小虎本以為自己說完這番話,幾個女人會唉聲歎氣,沒料到她們竟然一點兒
都不難過,紛紛依偎在他身旁七嘴八舌說道「相公去哪兒,我們就去哪兒」,「
到哪裡我們都在一起」,「我早就在這裡待翻了」。

  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小虎挨個吻過四位妻子的紅唇後,跪在床上對她們磕
了一個長頭。

  晚飯過後,幾個女人繼續收拾東西,小虎端著飯菜緩步走進了文玉茄的房中
,將她手上的繩索解開後,坐到了床邊,之後便一言不發的看著文玉茄。

  一天水米未進的文玉茄此時就像霜打的茄子,身上的旗袍滿是皺褶,披頭散
髮、容顏憔悴,她憤恨的看著小虎,這個曾經把她插得三天下不來床的男人,這
個讓她日思夜想的男人,但成王敗寇,事到如今,她再也不可能回到小虎的身邊。

  一番狼吞虎嚥之後,文玉茄又恢復了往日的驕傲,她坐在餐桌前,撇了小虎
一眼,用鄙夷的口吻說道:「小崽子,要殺我就動手吧,但請你別坐在我的床上
,弄髒了我的被褥。

  小虎聽她說完,心中有些感傷,這個昨晚還想跟著自己遠走高飛的女人,此
時竟然對自己深惡痛絕,這也同時勾起了小虎心中的不服:憑什麼她一個開過窯
子鋪的娘們兒,會對自己如此厭惡,難道都是為了那個假太監一樣的丁三兒?而
且昨天晚上,這個臭娘們兒差點害了自己的性命,要不是媚娘用她的金針寶穴將
自己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今天都不知道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會怎麼樣對待自己
的妻兒。想到這裡,小虎猛一縱身,撲倒文玉茄的身前,將她一把抱起,用繩索
困住雙手,吊在了房梁之上,之後小虎又將文玉茄的被單撕成條狀物,將她其中
的一隻腳也吊在了空中,幾乎與她的肩膀齊平,只留下文玉茄的另一隻腳勉強站
在地上。這時文玉茄身上的旗袍已經被她吊起的大腿撐到腰上,雪白、光滑的半
個肥臀都暴露在了空氣中。好在文玉茄裡面穿了一件蕾絲內褲,將她的美穴遮擋
住,不過正是她這種半遮半掩的姿勢,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更加誘人。

  「你個王八蛋不要碰我,要麼就殺了我,要麼就放我走,但別再想碰老娘一
根手指頭。」文玉茄此時還一副貞潔烈女的模樣,其實她是在怪小虎昨晚不肯答
應帶她遠走高飛的請求,她覺得自己一個女人,可以不顧臉面,低三下四的去求
小虎,卻被他罵做賤貨。所以她現在寧可去死,也不想讓小虎再次看輕她。

  「碰你,我還打你呢!你這個人盡可夫的賤女人,連丁三兒那樣的假太監你
都勾到床上,你這裡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夜壺,我讓你勾男人,讓你罵我,我抽死
你,抽爛你的騷逼!」小虎說著,從桌上拿起一把剪刀,將文玉茄身上的衣物剪
爛,並用手全部撕下,尤其是文玉茄的內褲,被小虎剪成了一條條的破爛。並且
小虎還不覺得解恨,他目光熊熊的看著文玉茄美妙的下體,接著開始手指併攏,
一下又一下的打在文玉茄滿是皺褶的陰唇上,同時嘴裡罵著最難聽的語言。

  「啊,疼,有種你就殺了我,折磨一個女人,你算什麼男人,還土匪之王,
我看你就是個孬種,一個只會欺負女人的孬種,我就是再爛、再賤,也不願意再
讓你個王八蛋碰我,丁三兒就是我勾上床的怎麼樣,我就喜歡他,願意讓他日,
願意讓他騎怎麼了,以後我還會找別的男人來幹我,為他們吃雞巴,舔蛋子,但
老娘就是不讓你碰,不讓你插!」文玉茄雖然感覺到小虎打在她下體上的力度很
輕,就像是夫妻之間的遊戲,但她就是不想聽到小虎罵她是賤人,誰都可以看不
起他,唯有小虎,她不能讓他覺得自己下賤。

  「我殺了你,你個騷貨!」小虎已經憤怒到了極點,他凶神惡煞的看著文玉
茄,雙手已經環上了她白皙的脖頸,只要小虎稍稍用力,就會讓文玉茄香消玉焚。

  「殺了我,殺了我,不殺我你就是孬種!就是癟犢子!」文玉茄一心求死,
如果能死在小虎手上,她也覺得自己死得其所。

  「我就是個孬種,你不是不讓我碰嗎,我今天非得折磨得你求我插你,你個
騷貨,看你能忍多久。」小虎看著文玉茄故意挑逗自己下手殺她的下作模樣,心
裡一陣煩亂,當下雙手離開玉茄的脖頸,索性搬了一把凳子,坐到玉茄的身前,
開始不急不慢的用手撫摸起文玉茄的屁股、豐臀、柳腰、大腿、膝蓋、香奶,但
就是不去碰她的下體。

  他就想知道這個女人是不是真的對自己恨之入骨,為什麼她寧可讓別人在她
身上肆意發洩,也不願跟自己歡好,到底為什麼?如果一切都向文玉茄剛才所說
,那以前兩人之間發生的種種回憶難道都是她在演戲,或者是小虎自己作多情?
小虎越想越氣,感覺自己被這個女人騙的好苦。



  文玉茄知道自己越是反抗,這個男人就會更加無情的折磨自己,乾脆雙眼一
閉,貝齒緊咬下唇,開始一動不動的任由小虎的魔掌在自己豐潤的軀體上遊走。
她雖然極力掩飾自己激動的情緒,但她的身體卻比她的表情誠實的多,經過小虎
一番輕柔的撫摸之後,文玉茄的下體開始濕潤起來,一滴愛液不經意間從她的穴
中滑落,掠過她潔白的大腿,慢慢向她的膝蓋滾落。

  這滴愛液,就像文玉茄心中對小虎的感情,她就算再去掩飾,但終究存在,
只是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會突然爆發出來、

  小虎用手指在文玉茄的膝蓋上輕輕一抿,將她流出的愛液轉移到自己的指尖
上,然後伸到文玉茄的面前問道:「看看,你說你是不是賤貨,我還沒摸你的騷
逼呢,自己就出水了。

  文玉茄羞愧的看了一眼小虎伸到她面前的手指,恨恨的說道:「這是女人正
常的生理反應,誰都一樣!

  小虎聽罷,輕蔑的一笑,也不跟她爭論,起身在房中巡視了一圈,最後找到
一個雞毛撣子,信手從上面薅下一根羽毛,然後滿臉壞笑的坐回文玉茄的身下,
開始用手中的羽毛撩撥起她早已麻癢不堪的陰唇。

  文玉茄這下再也鎮定不住,嘴裡發出不情願的嗚咽聲,屁股也開始扭動起來
,美穴不停躲避著小虎手中的羽毛,但她躲來躲去,始終逃脫不了小虎的追蹤,
反而被他用一條胳膊將自己用來撐地的美腿緊緊鎖住,同時一手按住自己的屁股
,一手用羽毛繼續撓自己的下體。

  小虎玩的甚是仔細,用羽毛尖輕戳文玉茄的穴珠幾下之後,再用羽毛的邊部
,在文玉茄的陰唇上反覆撩撥,最後他用捏著玉茄屁股的那一隻手,從玉茄的屁
股伸過來,用兩根手指將文玉茄的陰唇分開,另一隻手把羽毛直接伸到她的陰道
中,開始刺撓起她穴中顫抖的嫩肉。

  「不要……你既然罵人家是賤貨……何必又折磨奴家的身體……嗚嗚嗚……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求你殺了我吧……」文玉茄此時下體被小虎玩弄的麻癢不
堪,她的情緒已經開始失控。

  「你說,你憑什麼寧可讓丁三兒上你,也不願跟我上床,我到底那點兒比不
上他,你以前說過喜歡我,是不是都是假的,你根本就把我當成一個傻子對嗎?
」小虎繼續玩弄著文玉茄的下陰,同時卻滿臉委屈的質問著她。

  「啊……不要……虎兒……求你放過我吧……好難過……嗚嗚嗚……求你了
……住手……我站不住了……我讓你日……讓你插……求你不要這樣折磨我……
」文玉茄再也忍受不住這種非人的折磨,身體抖成一團,胸口起伏不定,下體中
的淫液開始不停的流出,一直流到地板上。

  「說,你是個賤貨,是個不要臉的妓女,你的騷逼就是男人的夜壺,快說,
說了我就放過你。」小虎手中的動作不停,只是羽毛已經濕透不能再用,他直接
把兩根手指伸到文玉茄穴中,在她滑膩的陰道中輕輕的摳摸起來。

  「我不是……你殺了我吧……我不是賤貨……嗚嗚嗚……我不是夜壺……嗚
嗚嗚……人家只對你一個人賤過……也只想當你一個人的夜壺……求你不要再折
磨我了……虎兒……奴家給你認錯了……昨天是我一時糊塗……其實我早就後悔
了……要不昨晚我也不會過去求你……只要肯放過奴家……就是讓玉茄給你為奴
為婢……奴家也沒有怨言……我保證再也不讓別的男人碰我……妾身的身體以後
只給虎兒一個人消遣……虎兒……抱緊奴家……我站不住了……」文玉茄終於明
白小虎為何會如此對她,原來他是在氣自己讓丁三兒上了身子。

  「你說的都是真的?可不許反悔!」小虎對於文玉茄突如其來的告白,有些
半信半疑。

  「真的……只要你不嫌棄我……奴家願意一輩子跟著你……好虎兒……快放
玉茄下來吧……妾身真的好辛苦……」玉茄早已站立不住,身體被小虎玩弄的軟
成了一團發面。

  「我的香茄子,你可急煞虎兒了,我還以為你真的討厭我呢,乖乖寶貝,不
要哭了,相公抱你到床上去。」小虎說完,趕忙為玉茄解開繩子,將她柔軟的身
子抱到了秀床上,玉茄那一句「妾身的身體以後只給虎兒一個人消遣」,在小虎
聽來,就像天籟之音。

  「嗚嗚嗚,相公你好狠心,你說你為了吃一個假太監的醋,把奴家折磨成這
個樣子,你就一點都不心疼麼?」玉茄躺在小虎懷中,委屈的泣不成聲。

  「相公錯了,是我想歪了,乖娘子,我的美肉姑媽,虎兒給你賠不是了。」
小虎說完,連續吻了玉茄的香腮幾口。

  「不行,奴家也得折磨你一番才能消氣,你站起來脫了衣服,不許碰我。」
玉茄一想到剛才小虎用羽毛折磨自己的情形,情緒就難以平復。

  「遵命。

  小虎當即立定站好,胯下直挺挺的雞巴兀自抖動著,像是再對文玉茄行禮道
歉。

  文玉茄跪在小虎面前,輕張小嘴,用自己的小舌頭逗弄起小虎的大龜頭來,
但她覺得自己越是舔弄,小虎越是開心,而自己下體卻越來越空虛。不是說好要
折磨小虎的嗎,怎麼反倒自己難受起來了呢。文玉茄接著又換了一種方法,用自
己的奶尖兒去摩擦小虎的馬眼,可這個辦法用了不到三分鐘,她的奶頭就硬成了
棗核一般,下體的穴水又不爭氣的淌了出來。

  小虎見文玉茄一邊吃著自己的雞巴,小手卻摸到了自己的陰唇上,心知她已
經飢渴難耐,當下再也不配合文玉茄的動作,直接野蠻的將她推倒,把她兩隻美
腳分別握在手中,輕輕往兩邊一分,自己的大肉棒就頂在了玉茄的穴口上。

  「好娘子,別折磨我了,讓相公來給你止癢吧。你喊一二三,我就往裡插,
咱們一棍到底好不好?」小虎說著已經用龜頭破開了文玉茄的陰唇,但沒有繼續
往裡插。

  「不,不,不要一下都進去,先進一半……啊……相公你又騙我……奴家說
什麼你都不聽……好深……好舒服……只有虎兒的雞巴能夠碰到奴家的穴心心…
…看來奴家的美穴兒真是為你而生的……好虎兒……今晚就插人家一回好嗎……
奴家可不想再被你日的下不來床……我的穴心心……又吻到虎兒的龜頭了……好
寶寶……玉茄終於又能跟你在一起了……」文玉茄說完,開始滿面笑容的盯著小
虎英俊的臉龐,雙手使勁抓著小虎的肩膀。

  「舔兩口!」小虎插了沒幾下,突然將雞巴從文玉茄多情的陰道中抽了出來
,並挺到了文玉茄的面前。

  「可你剛插了人家下面……嗯,好吧,你就是會欺負奴家,誰讓玉茄認定了
你這個小壞蛋呢。」文玉茄當真一改往日的傲氣,乖順的如同一直綿羊,張口就
將小虎蘸滿自己淫水的大雞巴含進了自己口中,並用舌尖撥弄起他的龜頭。

  小虎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為了打擊文玉茄的自尊心,他希望日後文玉茄能和
自己的諸位夫人和平相處,只有現在磨滅她身上所有的小姐脾氣。

  文玉茄吃了幾口之後,小虎轉身騎在她的頭頂上,自己卻趴在文玉茄的胯部
,兩人採用69式的動作,小虎用舌頭舔弄起玉茄早已被插的泥濘不堪的陰唇來。

  「相公不要……奴家下面不乾淨……淫汁太多了……哦……好美……好相公
……我愛你……委屈我的虎兒了……奴家的心兒都要被相公舔麻了……相公對奴
家真好……可奴家不值得你這樣……」文玉茄之前也被小虎吃過下體,但那是在
她洗淨之後,而且那個時候她和丁三兒的事兒小虎還不知道,如今小虎已經知曉
她與丁三兒的姦情,還肯為她舔吃下身,文玉茄感動的幾乎要哭出來。

  「自己媳婦兒有什麼不乾淨的,何況我的玉茄寶貝兒下體這麼肥美,為夫一
輩子都吃不夠,乖乖寶寶,把腿叉大點,為夫要用舌頭鑽洞洞了。」小虎說完緊
摟玉茄的肥臀,故意張口將玉茄的陰唇全部含住,舌頭插進她的陰道,用舌尖在
裡面四處亂勾,他就是想讓玉茄知道:大家都是平等的,只要肯捨棄臉面,就會
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樂。

  「相公……你這樣玉茄怎麼受得了……哦……好相公……我的大雞巴夫君…
…你就送佛送到西……再狠狠的給玉茄幾棒吧……」文玉茄的穴肉被小虎一舔,
立馬又變得放蕩起來,豐滿的香臀在小虎手中顫抖起來。

  「好娘子,為夫也被你嘬的雞巴難受的緊,趕緊趴下,讓虎兒好好操操的你
的小騷逼。」小虎起身,扶著文玉茄的身體,讓她想小狗一樣趴在了秀床上,豐
滿的雪臀高高翹起,中間的肉縫淫水淋漓,好一副春情慾女圖。

  「哦……相公……這樣好深……麻入骨髓……玉茄要發浪了……相公不要笑
奴家……相公……快抱緊你的浪玉茄……打奴家的屁股……啊……好痛……狠心
的相公……打的奴家好舒服……不要停……用力操……奴家的穴心心要醉了……
相公抱抱我……捏人家的奶頭子……用力……奴家不怕疼……啊啊……狠心的虎
兒……你可把奴家折騰慘了……折騰浪了……」文玉茄今天終於放開了心中所有
的包袱,盡情的在小虎的胯下享受著男人的雨露恩澤,她內心最淫蕩的一面,也
好不掩飾的展現在小虎的面前。

  「小騷貨,大浪逼,捏爆你的大奶子,插爛你的穴心子,看你以後還敢不敢
離開我。」小虎大力的揉搓著玉茄的香乳,龜頭深深的操進她陰道的最深處,幾
乎要插進玉茄的子宮裡。

  「不敢了……奴家再也不敢了……相公加油……你把玉茄捅死吧……人家甘
心被你玩死……這是奴家最美好的時刻……哦……寶寶……抱進玉茄……玉茄要
給你了……都丟給你……」文玉茄在高潮來臨之際,上身酸軟的趴在了床上,只
有雪白的美臀依舊高高翹起,而她穴中的蜜液,已經順腿而下,流到了床單上。

  「好老婆……啊……你再忍忍……虎兒要射到你的肚子裡……操死你個騷逼
……操……操……」小虎一連喊出十幾聲『操』字,伴隨著他最後的爆發,文玉
茄的呻吟聲變成了哀嚎,最後在小虎射精後,玉茄長長鬆了一口氣,回身看著小
虎漸軟的雞巴,心中萌生出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