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特工11-12

第一篇 第11章 兩條規矩

    臨時駐地改在了總參部軍情處宿舍,住哪都比在監獄裡強,李歡倒不是很介意,陳夢將李歡引領到住處,再不想多瞧李歡一眼,轉身回到了隔壁的房間。

    房間不錯,床寬大舒軟,李歡連澡都懶得洗就這麼躺到床上,今兒個受到連番驚嚇,實在是很睏,眼一閉,不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

    一覺到天明,春日的陽光溫柔的灑進房內,早已醒了的李歡賴在床上不想起來,這一覺是他這兩年睡得最塌實的一覺,以前關在死囚單間內,弄不清楚什麼時候會被行刑,是人都怕死,李歡也不例外,他已經有多次一覺睡醒就被提出去槍斃的經歷,只是他命大,總在準備挨槍子的時候被莫名其妙的突然停止,精神折磨了好幾次,他已經麻木,以至於在以後的日子裡將行刑餐當做改善夥食待遇。

    賴在床上的李歡瞧著天花板,以前他關在監獄裡醒來時也是這樣,腦子裡胡思亂想著,琢磨人死了後會怎麼樣?是否有天堂或地獄,自己手上的血沾了不少,有好人也有惡人,自己該上天堂還是下地獄?李歡一直就沒將這個問題琢磨明白過。

    此刻李歡腦子裡微微有點亢奮,因為他心裡清楚,他再不用琢磨人死以後的問題,獲得了生命,有的是大把時間來消耗人生,他想到了美好未來,別人出監獄想的是怎麼改邪歸正,他想的卻是金錢、美女、外帶奢侈的生活。

    人生苦短,李歡有這追求享樂的想法很正常,他不怕被譴責人生觀的低下,誰要是不滿,他可以很牛的告訴別人,老子是死過N回的人,不該追求奢侈人生麼?

    奢侈的人生離不開美女,跟女人打交道少得可憐的李歡,腦海裡浮現出風情艷熟的老闆娘,一想著穿著性感內衣的老闆娘,李歡小腹就有點發熱,那身段,那媚態,還有那股風騷勁兒,想到這裡,李歡亢奮之中又微覺鬱悶,差一點點就能結束處男生涯,就能結束在監獄裡一直念著的遺憾。

    該死的臭丫頭,要不是那該死的臭丫頭打小報告,處男生涯早就結束,到嘴的尤物沒有嘗到,李歡除了遺憾還多了絲對陳夢的怨念。

    正胡思亂想間,門外想起了敲門聲,敲得夠響,沒禮貌,準是那丫頭,李歡不滿的咕噥了一句,翻身下床,麻利的穿上衣褲。

    打開門,果然是陳夢,合體的軍裝將她的身材襯托得無比曼妙,嫵媚中帶著英姿,別有一番韻味,只是那張好看的臉蛋稍顯冷冰。

    「現在都幾點了?就沒見過你這麼懶的。」陳夢一看李歡的模樣就知道剛起床。

    李歡瞧了瞧陳夢為他買的手錶,10點,這不還早著嗎?

    「以後每天8點起床,不許像今天這樣睡懶覺。」陳夢冷冰冰的說道。

    「起那麼早幹什麼?任務又沒開始。」李歡不以為然。

    「任務從你出監獄起就開始了,你以為放你出來是度假啊?」陳夢簡直對眼前這個搭檔不滿到極點,又色又懶,還是一死刑犯,要不是安全部送來的詳實資料,打死都不相信眼前這個懶散的李歡就是安全部曾經的頭號特工。

    李歡撇了撇嘴笑著說道:「嘿嘿,別說那麼難聽,我們是分工合作,情報不歸我管,我只按照你們情報上提供的名單執行任務,現在情報沒交到我這裡之前,沒我什麼事,你管我怎麼安排時間啊。」

    李歡滿不在乎的態度惹惱了陳夢,冰冷的聲音提高了幾分:「你們部長昨晚說的話你就忘了?我現在是你上司,我說的一切你只管照辦,你要清楚,軍情9處是紀律部門,你到了這裡就得照我們軍情9處的規矩來,我說的一切都是命令,你儘管執行,叫你8點起床就起床,廢那麼多話幹什麼?」

    這丫頭人不大脾氣不小,也不知道上面是怎麼想的,怎麼派這麼個不知道變通的丫頭跟自己搭檔?李歡有點鬱悶。

    「我的話你聽清楚沒有?瞧你樣很不服氣是不是?要不要我再通知你們王部長來給你說說?」陳夢搬出了部長大人。

    一聽這話,李歡只有投降的份,趕緊說道:「別,你說了算,我聽你的不就成了嗎?不要動不動就去麻煩他老人家。」

    想著老部長的大嗓門,李歡背皮一陣發麻,說也怪了,在安全部他誰的帳都不買,就是對大嗓門的老部長心虛。

    哈,王部長是這傢夥的軟肋,陳夢瞅了瞅李歡,心裡有點不明白這個貌似天不怕地不怕的傢夥怎麼會怕王部長?他老人家挺和藹可親的啊?

    有軟肋就好辦,陳夢不失時機樹立著絕對權威。「哼,只要你聽從我的命令,我可以不去麻煩王部長,不過你再跟我陽奉陰違搞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行,跟黨走聽黨話,你說什麼我都聽總成了吧?」李歡愁眉苦臉,女人啊,做什麼事情都較真,沒勁。

    「這還差不多,你只需要記住我定的兩條規矩就行了。」陳夢見李歡下矮樁,冰冷的臉蛋稍微緩和。

    「說吧,別說兩條,十條咱也認了。」李歡嘆了口氣。

    「不用十條,就兩條。」陳夢說完,美眸裡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意:「第一,我說的一切都是正確的,你只能聽從,執行。」

    李歡苦笑著點了點頭,心想,就你那性格,老子有反駁的機會嗎?

    「第二,即使我說得有什麼不對,你就參照第一條執行。」陳夢說完,美眸裡的狡黠笑意那是再也掩飾不住。

    靠,這是什麼規矩?瞧著陳夢有點得意的表情,李歡一個頭兩個大,不過,他不得不承認這兩條規矩經典得離譜,夠簡潔、也夠明瞭。

    有這兩條規矩在那擺著,李歡的賴床生涯就此宣告結束,每日裡早睡早起,生活很是規律。

    總參部佔地頗廣,環境清幽,倒是個很養人的地方,閑來無事,李歡最愛去的有兩處地方,一是軍情處的健身房,連續幾日的高強度健身恢復,李歡的身體已經調整到最佳狀態,第二個常去的地方就是軍情處的室內靶場,靶場內輕重武器齊全,這幾天李歡算是過足了癮,每日來回數趟,子彈揮霍了不少。

    而陳夢則整日裡在情報研究中心泡著,跟數名軍情處高級軍官分析、研究最新情報,為即將進行的任務做著緊張的準備。

    美女上司陳夢見李歡最近幾日比較老實,倒沒有找他什麼麻煩,兩人除了在餐廳內照上一面,也沒有過多的交流,只是陳夢美麗的臉蛋著實招人愛,李歡沒少在用餐的時候招惹她,但換回來的卻是白眼加冷眼外帶強烈的鄙視,在她眼裡,李歡就是一不正經的癩蛤蟆……

    一周後的深夜,一輛黑色轎車駛出總參部,一路向西,不久,這輛在夜色中疾馳的黑色轎車駛進了西郊軍用機場。

    一架軍機靜靜的停在跑道上,黑色轎車直接停靠在跑道旁邊,兩側車門打開,從車內走下兩名青年男女,正是李歡與陳夢這對搭檔。

    發動機轟鳴,軍機緩緩滑向飛行跑道,加速、擡頭、起飛,很快,這輛軍機搭載著身負特殊使命的帥哥美女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2個鐘頭的飛行,軍機穩穩降落在藍島市的一個軍用機場,一輛掛著軍用牌照的越野停靠在跑道一側,李歡與陳夢下了飛機,跟候在車旁的一名海軍軍官打了聲招呼後,直接登上了越野車。

    越野車駛出軍用機場,很快駛上海濱高速公路,月淡風輕,能見度不高,欣賞不到離高速公路不遠的海景,李歡坐靠在車裡歪著頭,打著盹,惹得坐在他身旁的陳夢心裡大為不滿,這傢夥簡直就一睡蟲,從京華上飛機那一刻就開始打瞌睡,到藍島下飛機醒那麼一會兒,上了車眼一閉繼續睡,身上背負這麼重大的任務,怎麼就睡得著?過分,陳夢很怨念的將李歡漸漸靠向自己香肩的頭撥開……

    石老人,嶗山腳下的海灣勝景,藍島市風景最美的地方,但這景致頗不錯的地方卻不對遊人開放,這裡屬於軍事管轄區域,北海艦隊的潛基就設立在石老人海灣。

    越野車駛入潛基,在一處碼頭停下,陳夢搖醒了好夢正酣的李歡,示意到了目的地,走下車,一艘黝黑巨大的潛艇映入二人眼簾,094型,攜帶射程達8000公里的巨浪2型彈道導彈,中國目前最為先進的核潛艇,十數名海軍官兵在潛艇上忙和著,正做著航行前的最後準備……

    ~~~~~~~~~

    如果你的老婆給你定書裡那兩條規矩,你又能很好的執行,恭喜你,你絕對有資格進入「愛妻」俱樂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篇 第12章 最高禮儀

    「009,我就送你到這裡,你自己好自為知。」陳夢好聽又略顯冰冷的聲音響起。

    瞧著這艘水下巨無霸,李歡感覺有點誇張,不會吧?該不會讓自己乘坐這玩意兒出去吧?

    「不錯,就是這艘潛艇帶你出去。」陳夢瞧出了李歡眼裡的疑惑。



    外出執行任務的交通工具居然是核潛艇,對此,李歡事先並不知道,他曾經想到過飛機、輪船,就是沒有想到會是這玩意兒,這也是他以前執行任務時從沒有過的待遇。

    「那……就再見了……」乘坐核潛艇,李歡心裡不是很介意。

    陳夢輕輕的「嗯」了一聲:「首要目標你已經熟記在心了吧?」瞧著李歡還有點睡眼惺忪的模樣,陳夢心裡老大不放心。

    「放心吧……記得很清楚。」李歡嗡聲嗡氣,心裡微覺陳夢囉嗦,就這目標名單,這丫頭在總參部的時候只差沒讓他每天研究10遍。

    「那好,祝你一路順風。」陳夢伸出了玉手,對執行危險任務的搭檔,她表示出應有的禮儀。

    「……謝謝。」李歡迫不及待握住了陳夢的玉手,這一親芳澤的機會可不是什麼時候都有的。

    「喂……你夠了啊。」握得太結實,陳夢抽了幾次都沒抽出手來,美麗的臉蛋有了絲慍色。

    「要不再來個離別的擁抱?」李歡嬉皮笑臉的鬆開了溫潤的小手,很大方的伸開了臂膀,幾日裡的相處,他已經習慣跟這名美女搭檔調侃。

    「做夢吧你,討厭。」陳夢臉蛋微紅的白了他一眼,就沒見這傢夥正經過,

    「就當我做夢成不?來,就快分開了,抱抱。」李歡瞧著她臉蛋上的那抹紅暈,心裡微蕩,這丫頭臉紅起來怪可愛的。

    「你這人怎麼這樣?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厚臉皮?」瞧著嬉皮笑臉的李歡,陳夢有點想生氣又生不起來的感覺。

    李歡笑了笑,厚臉皮的稱呼他一點都不介意,對美女,他有著超強的容忍之心。

    擁抱是撈不著了,留給李歡的只有陳夢那窈窕的背影,還有那殘留的香風,李歡微微的搖了搖頭,轉過身,晃悠悠的向停泊在碼頭旁的核潛艇走去。

    以前執行任務時,潛艇不是沒乘坐過,不過那都是普通型潛艇,這次居然乘坐這麼大的海下巨無霸,李歡還是第一次,今兒算是沾了軍方的光。

    在一名海軍軍官的引領下,李歡進了一間艙房,艙內陳設簡單,一床一幾,看來是專門為他備下的艙房。

    「009,出海這段時間你就住這裡,有什麼需要你只需要摁下床頭的按紐,可以從那裡通話。」陪同軍官指著床頭的綠色按扭說著。

    「知道了,衛生間在哪?」李歡瞧了一眼艙房,沒有多餘的門。

    「出艙門對面就是,對了,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出海期間請你不要隨意走動,這是紀律,還請您遵守。」軍官很有禮貌,但語氣也是不容拒絕。

    李歡點了點頭,表示理解,進了這先進的核潛艇,事關軍事祕密,的確不是自己能隨意溜躂的地方。

    那名海軍軍官又簡單交代了幾句,然後行了個軍禮,很有禮貌的向李歡告辭離去。

    休息艙內不大,幾眼就看了個透徹,左近無事,李歡躺靠在床上,剛躺下,就感覺到整個艇身有了動靜,核潛艇緩緩離開了碼頭……

    干潛艇兵這一行,就要有超強的忍耐力,還要耐得住寂寞,下潛航行,特別是這種續航能力相當強的核潛艇,很少見光透氣,可以說是枯燥到極點,

    身為特工的李歡,對這種煩悶的旅行倒沒有多少不適應,對他來說,有床就能打發日子,海下航行期間,除了吃喝拉撒,他基本就窩在床上睡覺,睡得昏天黑地,2年多的牢獄生涯,他就是這麼打發過來的,以至於那名時常過來親候他的那名海軍軍官,也不得不佩服這傢夥的確能睡。

    水下無日月,這艘搭載特殊旅客的核潛艇已經在水下連續航行一周多時間,李歡心裡清楚,到目的地時軍方的人會通知他,核潛艇內不能隨意走動,他的目的就一個,睡覺,繼續睡覺。

    又過了幾日,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李歡聽到了敲艙門的聲音,睜開了有些惺忪的睡眼,聽聲音就知道時常來親候自己的那名海軍軍官,這名軍官每日至少來5趟,瞧一眼就走,沒有跟李歡有過多的交流,不過,李歡倒不討厭這名軍官,只要這名軍官出現,他至少還能感覺到這艘核潛艇內還有大活人。

    這時,艇身似乎沒了顫動,就連那惱人的驅動噪聲也靜止下來。

    門開了,每日都能見上幾面的那名海軍軍官走了進來。

    「……到了嗎?」李歡從床上坐起身子,瞧了瞧手錶,此刻應該是夜10點。

    「到了。」海軍軍官的表情有點嚴肅。

    「呵呵……你應該開心一點。」李歡站起身子,笑著說道:「將我這個特殊旅客送到位,你也算是圓滿完成任務了。」

    海軍軍官微微笑了笑,沒有答話,這名特殊旅客的性格的確逗人愛,一周多的煩悶航行,他就老老實實的待在艙裡,從不給自己惹麻煩,有時候,他都有些不理解上級為什麼讓自己盯牢他。

    「夥計,你是海軍陸戰隊的吧?」李歡漫不經心的突然問了一句。

    那名軍官微微愣了愣,瞧了李歡一眼,並不回答。

    軍人就是好,守口如瓶,李歡笑了笑,不再追問,早在這名軍官出現在他眼前的時候,李歡就從他的氣度上判斷出身份,冷俊的眼神,簡短明瞭的語氣,還有那黝黑的膚色,不用說,安排這種手底下有兩把刷子的人物來監管自己,看來上面對自己還是不大放心……

    李歡隨著那名海軍軍官走過長長的艙道,又下了兩道旋梯,走下旋梯,眼前的景象讓李歡愣了愣,只見20餘名穿著海軍禮服的持槍水兵列隊站立在旋梯兩側,軍容嚴整,水兵一側,還站著幾名海軍高級軍官,看軍銜,不是上校就是大校。

    「敬禮!」一聲令下,20餘名水兵同時舉槍,行持槍禮,20餘名水兵動作整齊劃一。

    與軍方合作就是不一樣,這可是海軍最高禮儀,李歡走過列隊向他致敬的水兵,身上的血液開始沸騰,這種待遇他可是從來沒有遇到過。

    走近幾名高級軍官面前,其中一名大校向李歡伸出了手。

    「009先生,這趟旅行感覺怎麼樣?」

    「還好。」李歡微笑著跟那名大校握了握手。

    「你的目的地已經到達,也希望你以後的旅途也愉快。」

    「謝謝!」李歡禮貌的表示感謝,瞧了眼艙內另一端的筏門,那裡,還站著兩名水兵。

    「打開發射艙。」大校發出了命令。

    筏門一側的兩名水兵熟練的打開了筏門,拉出一塊圓形的管道,打開管道門,裡面光滑如鏡。

    那名大校微笑著說道:「009先生,你就從這魚雷發射管道出去。」

    李歡瞧了眼管道,管道內剛好能容一人躺下。

    「等你出去後,你的裝備也從這個管道發射出去,請注意接收。」

    李歡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換好蛙人行頭,李歡躺在管道內,正要戴上氧氣面罩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什麼,歪著頭,對那名曾監管自己的海軍軍官笑著問道:「夥計,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那名海軍軍官嚴肅的表情有了絲笑意:「……張子文。」

    「這名兒好,希望還有機會見面。」李歡向張子文招了招手,以示告別。

    「保重。」張子文話不多,但目光有絲炙熱,向李歡行了個標準的軍禮。

    「關閉管道,準備發射!」大校再一次發出命令。

    「啪」的一聲,管道關閉,李歡趕緊戴好氧氣面罩,跟著,感覺到管道滑入發射彈道,這玩意兒好,發射魚雷變成了發射大活人,第一次享受這種待遇的李歡微感刺激。

    「發射!」大校一聲令下。

    一名水兵摁下了發射按鈕,發射管道在瞬間推進,「呼」的一聲,李歡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猛的向前一滑,急速的彈射,緊接著感覺身體一緩,渾身一陣冰冷,似有阻力,李歡的身體已經成功的彈射進了海水裡,水泡嘩啦一陣亂冒,強大的慣力讓他的身體在黑暗的海水裡翻了幾個滾。

    剛控制好翻騰的身體,又是一陣密集的水泡在不遠處出現,兩團黑呼呼的物體在水泡中時隱時現,應該是從魚雷發射管發射出來的裝備,李歡瞧得明白,趕緊滑遊過去。

    抓住物體,李歡摸索到一根繩索,輕輕一拉,物體慢慢膨脹,越來越大,逐漸形成一個橢圓形的橡皮舟形狀,李歡順手將另一個背包模樣的物體拽住,把著膨脹的橡皮舟緩緩上升,還好,核潛艇的下潛並不深,不到50米,要不然海水的壓力非讓他的血管爆裂,但就是這樣,李歡還是感覺到太陽穴隱隱作痛。

    「嘩啦」一聲輕響,橡皮舟帶著李歡浮出了水面,翻上橡皮舟,取下氧氣罩,李歡深深的吸了口氣,新鮮,整整一周多時間,李歡總算呼吸到新鮮的空氣。

    明月、繁星、海風,波光粼粼,在這黑藍的大海裡劃著橡皮舟頗有點詩情畫意的感覺,2個小時的劃行,遠處,已經能瞧見海岸線那隱約閃爍的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