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護士人妻

十月初﹐秋高氣爽的深夜時紛﹔秋天的夜晚使人深感涼爽﹔今天又是週休二日放假的時光﹐週日的淩晨一點五十四分﹐我坐在客廳沙發看著電視﹐不時常看著手錶囔嚷地自語著﹕「老婆哇﹗…怎麼晚還沒回家﹐真不知醫院搬遷要忙到什麼時候﹖」
我「唉!」一聲﹐長歎一口氣…
今天下午妻子上班臨時打電話告知我說﹐她可能會稍微代班幾小時或是可能不須要代班﹐不確定的口吻告訴我。因為老婆大夜同事徐芝莉臨時說要先去新醫院整理﹐晚些回舊醫院換班。而芝莉是我妻子最要好的同事﹐清純秀氣的長相﹐小巧微俏的雙脣和嬌小的身軀﹐雖然略遜我脫俗亮眼的妻子﹐可是芝莉也算是人人稱讚的美人胚子﹐在醫院內醫護人員就流傳著這一句順口溜【九病房出美女﹐想把妹妹看能力﹐沒錢沒閒沒實力﹐只好回家玩自己﹗】﹔可想而知﹐我亮麗的妻子是何等令人悸動的長相。那芝莉目前正跟院內的精神科劉醫師交往﹐那位劉醫師長得一副斯斯文文的樣子﹐像極電視影集及電影裡古代書生的模樣﹐我常常暱稱他叫「小劉」﹐和我也算是深交的朋友﹔有時我們四人常常出外遊玩。至於和小劉如何相識﹖乃是我妻子引見介紹﹐所以我才會順而相識芝莉。而我名字叫張少陽是一位營養師﹐目前在某間醫學大學附設醫院上班﹐和妻子是在她專科實習時認識的﹐從那時候我們開始交往﹐最後我倆決定結婚﹐一起生活到現在。其實﹐我曾經叫妻子辭去目前這間區域性的小醫院﹐但妻子總是以『在這與人相處融洽』、『大醫院忙得不可開交』回絕我的好意﹐其實妻子長得貌美﹐這是令我在眾人面前充滿自傲﹐但內心顯然是不安的意識存在。
至於我妻子李怡靜是一位護理師﹐我們結婚已有五年﹐目前未生育撫養任何小孩﹐老婆身高170cm﹐體重58kg 腿長42礡﹐三圍尺寸是﹕ 32D﹐ 23﹐34﹐顯然身體勻稱﹐在理想體重範圍內。我老婆的胸部又挺又大﹐屁股又圓又翹﹔依然保持曼妙的身材。最近他們醫院要搬遷﹐每天晚上都很晚回來﹐因為每晚都要加班﹐所以這陣子我和老婆不常交歡﹐其實我蠻擔憂妻子上班會不會被病患及醫師性侵或性騷擾﹐妻子窈窕性感的身材和晶瑩艷麗的姿色﹐身為護士一職不時有追求者與愛慕者﹐雖然已對上下同仁及病患申明已婚許久﹐但還是擺脫不了那引誘妻子外遇及請求一夜情的事件發生﹔更別提及偶爾有意或故意﹐法律無法定罪的性騷擾﹐那性侵害呢﹖……我想﹗有誰敢怎麼大膽從事犯罪行為。
現在已經是淩晨兩點了﹐妻子還沒有回來。偶爾妻子會較晚回家﹐但今晚算是最晚的一次。我想應該是還沒有忙完吧﹗看看時間已經快要兩點多﹐妻子依舊沒有踏進家門﹐連一通電話都沒有打回家﹐令人擔憂﹗於是我決定去醫院找她。



來到醫院已經快淩晨三點鐘﹐由於醫院分科搬遷﹐目前剩下老婆那個病房擅未遷移﹐也許是搬遷前置作業未完成所致﹐如此老婆才每次加班甚晚。我當然理解做為白衣天使的辛勞﹐所以特定帶著宵夜前來﹐我遠遠地就看到一個病房的燈還亮著﹐心想妻子肯定在那﹗
我帶著愉悅的心情上樓﹐來到護理站竟一人也沒有﹐我心想應該是巡房了吧﹗
我輕輕地四處找尋﹐好奇張望地看各病房房間﹐心想﹕「怎麼沒有病人呢﹖才兩三間有病患﹐人好少喔﹗是不是醫院要搬遷病患先行轉院﹖」
『先行轉院…』這幾字在腦海中掠過﹐似乎想起前陣子上班時主任對同事嚷嚷斥責抱怨﹕「那間爛醫院搬什麼遷呀﹗病人都轉進來﹐要我們忙到死哇﹗」此時﹐我終於融會貫通的理解知曉主任在說那檔事情。
我靜靜地漫步到走廊最裡頭『930房間』的門前﹐從門縫裡看﹐妻子果然在裡面﹗
裡頭還有一個躺在床上的男病患和一個照顧他的男孩。妻子低下身正為男病患施打針劑﹐那男病患乍看像是混過黑道的流氓﹐目光不停打量著我老婆怡靜浮凸有致的身材。
我內心喊著﹕「哇勒﹗」不禁火冒三丈﹐一陣涼意從心坎撇過﹐心想﹕「那男人身上滿是刺青﹐面帶惡光絕非善類﹔看他嘴邊泛起一絲猥褻的淫笑﹐但願不要有事發生才好﹗」令我內心喝斥的不止如此﹐那照顧他的小男孩看起來就略顯輕浮的不良少年﹐竟大膽拿著鏡子在我老婆護士裙底下﹐眼神淫穢的一眨也不眨地朝著鏡內反射直瞧﹐老婆竟然都渾然不知依舊低下身施打針劑﹐而那面帶惡光的男病患視姦了好半晌﹐目光從纖細的腰與修長勻稱的雙腿﹐吹彈可破的皮膚﹐順著看往令人稱羨的雙峰和深邃的乳溝﹐又堅挺又豐滿的胸部﹐那纖細的肌膚白淨無暇的玉手﹐而在香臀下那位輕浮不良少年也正在肆無忌憚視姦著﹐豐滿的臀部及令男人想觸摸的翹臀﹐窈窕曼妙豐滿的女性曲線﹐前凸後翹溫香綿軟的肉體﹔還有散發女人荷爾蒙引誘男人獸慾迷人的體香﹐雖然老婆穿著護士服遮掩幼嫩白皙的肉體﹐但是妻子低下身使護士服撐挺而流露出內衣的輪廓﹐正在挑逗男人遐思淫念。此時那男人目光直視著我老婆怡靜臉龐過了半晌﹐說真的我老婆怡靜有著洋娃娃般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捲長的睫毛小巧挺立的鼻子﹐微俏的雙脣加上及腰的直長髮﹐剪了個娃娃頭的瀏海﹐染成淡棕色還有挑染一絲絲的金色﹐如此的姿色連我也會直視半晌。此刻﹐那身上刺青面帶惡光的男人裝的若無其事的樣子﹐靜悄悄地把手移往我老婆的胸前準備對她上下其手。
我老婆怡靜此時站起身呼了一口氣說﹕「噹噹﹗噹﹗噹﹗終於宣告結束﹗」接著表情略微羞赧說﹕「抱歉﹗耽誤你休息時間好久。因為你的血管比較難紮﹐真不好意思﹗很晚了你也該休息﹐晚安嘍﹗」
那男人頓時順手緊抓我老婆的纖細玉手﹐一絲淫笑說﹕「等等…護士小姐﹐我好悶呀﹗陪我聊天。」
怡靜支開那隻緊抓的手﹐愣了一下似乎有點驚嚇說﹕「我還有一堆事要忙﹐沒辦法﹗龍哥。」
那滿身刺青面帶惡光的龍哥﹐笑的合不攏嘴回答﹕「妳怎麼知道我叫龍哥啊﹗」怡靜回身看一眼照顧他的小男孩撇了撇小嘴調侃的笑說﹕「你小弟常這樣叫你﹐聽習慣就記起來喔﹗」方才﹐肆無忌憚視姦裙底風光的輕浮少年﹐此刻早已收起鏡子站在怡靜身後﹐一副猥瑣的表情兩眼一眨也不眨地朝著我老婆前凸後翹的身材。
此刻龍哥目光視線望著我老婆胸前上的名牌繼續笑著答腔﹕「原來妳叫李怡靜。」
我老婆順著龍哥目光視線﹐瞧了一下胸前上的名牌淘氣調侃的說﹕「哦﹗怎麼辦﹗漏現了。」
龍哥『呵…呵…』笑笑地帶過﹗又再次調侃的語氣問說﹕「妳應該還沒結婚吧﹗」
妻子臉上浮出幸福與靦腆的笑容說﹕「結婚有一陣子了﹗」接著用頑皮調侃的語氣說﹕「醫院上上下下﹐包括打掃的、昏迷不醒的、死掉的﹐還有樓下跑來跑去的小狗都知道﹐哈﹗哈﹗只有你不知道。」
龍哥驚愕地上下打量著我美麗的護士老婆…
「看不出來喔﹗小孩呢﹖多大了﹖」
「不敢生﹐經濟不景氣養不起﹗」
龍哥心中盤算著﹐詭譎的笑容加上那突然變為淫穢眼神說﹕「護士小姐身材怎麼好﹗真看不出結婚了。妳家男人可真幸福呀﹗」說完之後﹐龍哥伸手摸著自己下體抓癢淫笑說﹕「你家男人多久幹妳一次啊﹖今晚下班有沒有空呢﹖」
怡靜驚嚇『呃﹗』的一聲。
這時龍哥對小弟使了個眼色﹐嘴角露出一絲淫笑瞧望那窺視已久﹐意淫幻想身材和韻味十分撩人的怡靜。我老婆驚慌地退後幾步﹐那不良少年雙臂迅即壓住我老婆肩頭﹐氣氛從溫和變成充滿淫慾﹔那略顯輕浮的不良少年咧嘴笑了笑﹐淫靡的表情在怡靜耳畔旁說著﹕「護士小姐﹐今晚哪裡癢不癢呢?給我老大幹一下﹐好不好﹖」
這時讓我不想發生的事情﹐可能會在我面前出現﹗
只見﹐男孩瞬間抱住了妻子的腰﹐扔到另一張床上﹐興奮的喊道﹕「龍哥﹐終於可以幹這個騷貨了﹗」妻子嚇的癱在了床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時龍哥從床上爬起身﹐淫笑著說﹕「老子我打從住院一開始就想幹你了﹗今天是最好的時機。小弟﹐先把她弄到爽再來玩﹗」
「老大﹐我這輩子沒玩過護士﹗你爽完可以換我爽嗎﹖」
龍哥回以一個得意而猥褻的笑容嚷嚷地說﹕「OK﹗當然可以…可以呀﹗呵呵…」
怡靜不斷發出哀求拼命的搖頭「不要﹗不要這樣…」我妻子不斷地反抗但無意義的扭動身體只是更引人遐思﹐略顯輕浮的男孩把我老婆壓在床上順著她腰臀間的曲線漫漫地向上摸去﹐撫摸到她性感的肩胛骨和白皙的脖頸。
我內心大聲怒喝了一聲『可惡的賤男人﹗』見到這光景令我既震驚、又憤怒。 妻子怎能和那個男孩幹這種事﹖心中頓時泛起一陣憤慨﹐怒火也油然而生﹔於是我推開房門走進﹐不禁火冒三丈怒喝了一聲「放開我老婆﹗」
怡靜看到我發出哀求急呼﹕「救命啊﹗…老公…救我﹗老… 公…」
龍哥走進我身旁上下打量一遍﹐皺了皺眉心中盤算著說﹕「你是她老公哇﹗」
「是﹐放開她﹗」
「打個商量﹐今晚借我玩個過癮﹗明天不少一根汗毛還你﹐你說怎樣﹖」
我大聲喝斥地說﹕「不行﹗她是我老婆…不行借﹗」
龍哥臉色不悅的勉強擠出笑容﹕「那就談不攏嘍﹗」粗曠手臂用力打到我的頭部﹐令我昏眩地倒在地上﹐隱隱約約間聽到我妻子難過用著嗚咽的聲音求饒﹕「不要這樣﹗不要打我老公…不要…」
我暈厥到連掙紮的力氣都沒有﹐就被龍哥準備的繩索綁在他起身的床上﹐嘴中塞著預先準備好的毛巾﹐我心中暗忖﹕「完了﹗他好像策劃此事很久了﹐那…怡靜…會被…」
想到這我不禁倍覺傷心卻充溢著醋酸酸的感覺﹐在這種悲憤的情緒中我竟然產生興奮的矛盾心理。我目光遙望著妻子被男孩壓在床上的場景﹔那男孩似乎知悉我目前的心情﹐用力嗅聞著老婆的體味淫慾看著我說﹕「你老婆身體好香喔﹗呵呵…奶也很大又軟﹗」一雙手則開始輕柔地愛撫著酥胸﹐搓揉著乳房露出半個白皙豐滿的胸部﹐使得我妻子無法遏止的扭動著腰﹐低聲啜泣一付手足無措的樣子極力抵抗著說﹕ 「ㄚㄚ…不要….ㄚㄚ….放…..開……喔喔. ……ㄚㄚ……放…..開…」龍哥站著端詳了一下我老婆充滿不安神情﹐以及瞥看那愛撫不斷扭動佼好淫蕩誘人的身軀﹐龍哥似乎想起了什麼歡愉的事情﹐連忙對小弟興奮地說﹕「小成﹗」
小成肆意愛撫乳房瞥眼看一下龍哥說﹕「老大什麼事﹖是不是想接手啊﹗」
「不是﹗你繼續。」
小成得意淫蕩的說﹕「老大﹗有什麼事快說﹐別打擾我…呵…呵…我正…在快樂。」
我被綁住目光瞧望到我老婆和男孩﹐上身的白色護士服被剝開露出優美弧度的香肩﹐堅挺突出的酥胸還罩著快滑落的白色胸罩。遠遠地就聽見「哼…不要…哼……喔喔…放….開我…哼…」妻子深吸一口氣雙眉不斷地挑動輕聲呼喊。柔亮的長髮飄逸著﹐清麗臉龐的兩頰泛著紅暈﹐隨著略顯輕浮的不良少年小成的挑動﹐這種隔靴搔癢的痛苦﹐讓搔癢不斷在體內形成﹐慢慢侵蝕著老婆的理智﹐依然使力的抗拒陌生男人的愛撫。我心中不停地吶喊﹕「老婆要撐住﹗有機會快逃﹗…別被挑逗出感覺﹐快逃…快逃…」
龍哥一句話驚動了我和我妻子﹐『小成﹐春藥你放在哪﹖』
「老大﹐在我口袋裡。」
龍哥看怡靜一眼淫慾說著﹕「小成抓好她﹐好讓我餵美麗的護士小姐吃藥﹐嘿嘿嘿﹗等等真不知會發生怎樣的事。」
我妻子聽到極力搖頭拒絕﹐苦苦哀求說﹕「不…不要…饒了我…不要….這樣﹗」
我豎起耳朵聽到『春藥﹗』兩字﹐它從我腦海裡不止地掠過…﹐剎那間我被那兩字重重捶擊而驚醒﹐內心不斷地思慮﹕「這下不妙了﹗平時在家播放A片春藥劇情﹐竟然在我面前真槍實彈的上演﹐而且是我心愛的妻子。呃﹗糟糕﹐老婆妳快逃呀﹗…快逃﹗﹐A片劇情的女主角都逃不過春藥發作任人擺佈﹐任何女人都逃不過藥效必定發情﹔別說妳嘍﹗心愛的老婆﹐應該會…任那二個人玩弄﹐不要啊﹗老婆有機會妳快逃…快逃啊…」想到這裡﹐其實內心卻浮遊出另一種我不敢相信的想法﹐我竟然想瞧看老婆吃完春藥的表情﹐想要看看妻子發情淫靡的神態﹔想看一下老婆變蕩婦的場景﹐以及老婆變蕩婦會不會把持的住﹖一想到這﹐軟趴趴的陰莖漸漸地脹大﹔我怎麼會勃起而有欣悅感﹖內心又有醋酸酸的感覺﹐悲泣的情緒充溢矛盾心理。感覺到又另一種憤憤不平的心理顯現﹐竟想讓老婆給那兩個惡棍性交﹐比比看誰的陰莖粗﹖誰的陰莖大﹖看誰做得久﹖看誰技巧強﹖心境呈現種種複雜的思緒﹐而瞥見老婆不停反抗男人的一步步侵佔﹐心靈充斥著疼惜、疼愛及不忍心那兩個粗獷男人粗魯的對待我心愛的妻子。我心裡竟然又撇過希望妻子被別人玩﹐希望他們不要太粗暴對待我妻子﹐還有…還有…別射精射在老婆的子宮裡。種種複雜的思潮交織著憤恨、難過、悲泣、心疼、心痛、欣喜、興奮、性衝動及無助與絕望﹐一遍遍侵襲我的心﹗
我奮力想掙脫綁著我在床上的繩索﹐不時顫動我的身軀﹐雙手極力掙紮卻途勞無功﹔嘴裡一心想喝止兩個『賤男人』再進一步對我妻子的行徑﹐卻被充塞口中的毛巾阻止﹐『ㄨ……ㄨ…地』發聲﹐一句話也使不上。
龍哥看到我的表情﹐得意的笑﹕「怎樣﹖想救老婆哇﹗」此時拿出小成遞給他的藥盒﹐「沙…沙…」藥粒撞擊聲在我耳際畔傳來﹐龍哥伸手拍擊我的臉頰淫笑說﹕「你老婆要被我幹了﹐你是難過呢﹖還是興奮呢﹖還是想打我呢﹖」
這時龍哥瞧一下我下體﹐興奮地大聲說﹕「餵﹗怡靜﹐妳老公那根老二已經翹高高了。」
怡靜此時仔細聆聽龍哥所說的口語﹗稍微停滯沒有反抗小成持續的撫摸。
小成好奇興緻勃勃的問﹕「老大﹐是不是真的﹖」
龍哥『嘿嘿﹗』兩聲對小成點頭﹐對我大聲喝斥﹕「真他媽的﹐犯賤﹗」隨後看著我淫笑說﹕「賤男人﹗你也想妳老婆被我們幹吧﹗我就完成你的心願。」
說完話頓時拿起一顆藥丸﹐奮力撐開怡靜的下顎塞進嘴裡﹗我心中暗付﹕「完了﹗不敢想像的活春宮要上演。」
怡靜『呸﹗』一聲吐出嘴巴裡的春藥…
小成愣住﹐手裡抓起怡靜剛吐出的藥丸問龍哥道﹕「龍哥怎麼辦啊﹗她不吃吐出來呀﹗」
這下﹐龍哥自個從口袋拿起針劑得意的說﹕「沒關係﹗不吃就不要再餵她。」接著說﹕「我這裡有自己調劑的強力春藥﹐針劑式作用效果更快﹗」
此刻﹐小成緊壓住怡靜﹔龍哥邊幫怡靜注射邊得意洋洋的說道﹕「怡靜啊﹗妳知道針筒內是什麼成份嗎﹖」
「不要…打進去…饒了我…不…不要……不要…別這樣…」剎那間﹐怡靜嗚咽地大叫﹕「好痛…好痛…不…不要…」
龍哥不理會怡靜繼續說著﹕「&.#.%.﹐它的全名是#%[email protected]$$ Acid *&^$$##(不好意思!!用亂碼)」
「怡靜﹐妳是護士應該懂得它的作用吧﹗」
龍哥觸摸怡靜的臉頰嚴肅的表情說著﹕「忘了告訴妳﹐我以前大學唸的是藥理學系﹐因為擅自在學校裡調劑管制藥品並販賣﹐所以被捕入獄﹗哈…哈…妳就好好等待藥效發作﹐享受慾仙慾死的性愛。」
小成興高採烈的問住龍哥﹕「老大﹐你真行﹗真看不出你留一手。」
龍哥得意忘形的說著﹕「不懂多一點﹐怎麼帶你們這一群小弟呀﹗」接著說﹕「小成﹗」
「老大什麼事﹖」
龍哥看一下怡靜﹐淫慾著說「你可以放開她了﹗她現在已經是我們的玩具﹐顧好門口不要讓她逃跑就好。」
小成奮力推開妻子倒臥在床舖﹐似乎長久來的心願可以一次解脫的大聲嚷著﹕「你這女人﹐每次上班都用你的身材挑逗我﹐大奶圓屁股在我面前晃來晃去﹐讓我每天想著妳打手槍﹗呵…呵…等一下我看妳怎麼發情慾火焚身呀﹗」說完興緻勃勃地三步併作兩步地跑到門口守候著﹗
眼下我真希望這景象不是真實的﹐妻子有氣無力地癱軟的在我隔壁床舖低聲啜泣﹐連掙紮的力氣都沒有﹐猶如待砍殺的羔羊﹐表情垂喪地嗚咽悲泣﹐掙紮過後垂散淩亂的秀髮﹐以及紊亂不堪的床單﹐我不知『#%[email protected]$$ Acid *&^$$##(不好意思!!用亂碼)』是什麼成份﹐但看著老婆目前戰敗失意的臉龐﹐我大約知悉一二。我問著自己﹐如果我沒來醫院找尋妻子﹐情況到底會發生嗎﹖如果不來…老婆一樣被貪婪的賤人迷姦﹐我大概是蒙混在骨底﹐醋勁應該不會像現在如此強烈﹔況且老婆被蹂躪完回家豈敢大肆傾訴﹐之後與妻子魚水之歡我怎知是別的男人糟塌過的﹐怎知是別的男人猛猛地抽插著兩片陰脣﹐怎知妻子曾經淫亂的被玩弄﹐真希望這景象不是真的﹗
龍哥這時走近怡靜身邊﹐一手搭在我妻子纖細的腰臀上說﹕「小美人﹐感覺到了嗎﹖」怡靜奮力推開﹐眼眸狠狠地瞪住龍哥大聲叫罵說﹕「混蛋走開﹐離我遠一點﹗」
「別動怒﹗這樣會加速藥物作用時間﹐呵…呵…」龍哥笑笑地說完離開走來我這。
龍哥猥瑣地對我淫笑說﹕「你死心吧﹗你在床上好好瞧瞧這場好戲。」
得意洋洋地淫笑的合不攏嘴說﹕「今天你的女人是我們的﹗我幫你處理性飢渴的老婆﹐應該感謝我才是啊﹗哈…哈…。」
「好好欣賞你老婆漸漸轉變蕩婦的臉孔哦﹗也差不多春藥要發作了﹐不吵你看戲囉﹗我去陪你老婆嘍﹗」
龍哥漸漸地走進怡靜面前﹐輕聲淫淫地說著﹕「小美人﹐想不想做愛呀﹗」
我遠遠地看著妻子﹐感覺她內心的理性和慾火不斷地交戰﹐想抵抗但無意義的扭動身體只是更引人遐思﹐此時下體卻已經開始不安的聳動著﹐似乎體內有一種莫名的躁熱蠢動著。恍惚的表情櫻脣泛起輕輕地微笑﹐嗲嗲說了一句「我……好熱…」
眼睛微咪聽到龍哥叫她﹐雙眼稍稍地微張﹐整個人一副神智不清的呆滯﹐有些恍惚迷幻的微笑著說﹕「唔…唔…才沒…有…想…做愛啦﹗」似乎身體越來越燙﹐整個人好像燃燒似的﹐頭腦也迷迷糊糊的﹐提手時也像輕飄飄的沒有甚麼力氣.﹐身體漸漸地開始起了生理反應﹐兩頰泛著紅暈漸進地滿臉潮紅﹐不自覺的喘息加重而發出陣陣「喔…喔…」地呻吟﹔因藥效持續作用感覺全身軟軟的熱熱的癢癢的﹐全身到處開始敏感不管誰觸摸身體都會感到舒坦。看著妻子一付魂不守舍的樣子﹐下半身那穿著透明絲襪修長勻稱的雙腿﹐不停地磨蹭彷彿想要止住藥物發作的搔癢﹐無法遏止的扭動著腰﹐全身像是著火般的躁熱又有莫名的酥癢感從體內竄出﹐扭動著身體來減輕這種感覺﹐白嫩嫩穿著絲襪修長勻稱的雙腿馬上曝露出來﹐不由自主地伸出微顫的手從粉嫩的兩腿間往上觸摸﹔順著修長勻稱雙腿緩緩的往上﹐隱約曝露出隔著透明絲襪的白色內褲﹐無法克制受藥物控制淫靡的慾念﹐表情展現春情盪漾﹐右手不自主地撫摸絲織的白色內褲外面﹐而不斷地磨蹭自己私處﹐而誘人的雙脣發出嬌媚的呻吟。
藥物持續地發作﹐緩慢地往春藥最高顛峰作用去釋放藥效﹐才剛開始發作就這般的景象﹐可以想像接下來場面應該是酒池肉林﹐我目光看著妻子磨蹭私處還是覺得空虛﹐雙腿不停的磨蹭身體不斷扭動她佼好的身軀。隨著藥效一直作用﹐妻子精神開始錯亂的似乎快受不了渴望地找尋止癢物品﹗淫蕩的眼神四處找尋只要能滿足私處無止境搔癢的任何物品。此時﹐看到妻子性飢渴的臉龐跨坐在床沿邊﹐掀起護士裙扭動著雪白俏臀﹐隔著透明絲襪及絲織白色內褲裡的私處﹐陰脣緊貼在床沿來回持續地磨蹭﹐嘴巴已經無法閉合﹐只能任由口水滴在床舖上﹐並發出舒坦的呻吟『ㄚㄚ……喔喔.…ㄚㄚ……喔喔….ㄚㄚ…』﹐一雙手則開始輕柔地愛撫著酥胸﹐搓揉她的乳房開始肆意愛撫﹔彷彿感受到妻子欲仙欲死很嫵媚的表情﹐似乎很享受期中。
小成不知何時從門口跑到龍哥身邊﹐和龍哥站著遠處端詳我妻子淫蕩行為好一陣子﹐龍哥淫穢笑說﹕「小成﹐攝影機準備好了嗎﹖」
「打從她進來就放在床頭櫃再拍了﹗」
「嘿嘿﹗好樣的。」
龍哥走近怡靜面前淫淫的淺笑說﹕「小美人﹐要我幫忙嗎﹖」
怡靜神情嬌媚地急促的呼吸聲「啊啊∼∼喔∼」叫著。尚存少許的意識及殘餘的理智﹐喘息中勉強從口中吐出這幾個字﹕「喔∼啊啊∼你…走開∼喔∼不…要看」
「是妳叫我走開的嘍﹗妳最好待會不要來求我﹐但是妳不能阻止我看吧﹗」接著淫威的口吻說著﹕「小美人﹐妳這輩子難得踫到一次兩根老二侍候妳吧﹗還是陌生人的喔﹗呵∼呵∼」
妻子恍惚的癡態傾聽龍哥所說的﹐嬌滴滴地呼吸急促的軟弱搖著頭﹐嬌艷肯求的眼神﹐其實內心是嚮往男人能夠狠狠的抽插﹐哪怕是在體內射精都接受。
這時﹐小成把妻子按在床上﹐雙手撐開修長勻稱的雙腿成『M字型』﹐伸頭用鼻子奮力的嗅著那隔著絲襪及內褲裡的私處﹐陣陣地散發淫靡的氣味﹐怡靜雙眉不斷挑動﹐深吸一口氣大聲地『啊啊∼∼喔∼』嬌艷的呻吟﹐那碩大的巨乳隨著她的呼吸一上一下﹐雙手軟弱無力癱軟不再反抗﹐連掙紮的力氣都沒有等著任人擺佈糟蹋。
「老大﹐她陰脣溼到連內褲都漬溼出來了﹐呵∼呵∼連隔著絲襪都能聞到淫水味呀﹗」
「老大﹗老大﹗好熟悉的味道﹐原來護士也跟妓女一樣的氣味哇﹗」
「是呀﹗」
「小成先不要玩她﹐嘿嘿嘿…等她求我們幹她。」
小成似乎理解龍哥的好建議而放手離開怡靜﹐站在龍哥身邊等著我妻子欲罷不能的乞憐兩人姦淫。這種欲擒故縱的作法﹐有時我也會用在和老婆愛撫時﹐親愛的老婆愛撫至隱忍不住想插入那一刻﹐這種乞求、渴望、憐憫甚至期盼的景況﹐令人產生滿腹的淫慾﹐也聽說這種方式會增進性慾﹐但為何…是別人對付我妻子﹖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局﹖為什麼﹖其實我被端莊的妻子變為淫浪的行為﹐我反而比剛剛更加有著酸溜溜地醋意和莫名散發的興奮﹔我持續地勃起﹗持續地被病房內淫靡的氣氛﹐激發出想性愛的衝動。這時我竟然看見妻子像隻淫蕩的母狗﹐趴在床上嬌喘地發出陣陣的發情聲﹐絲襪和白色絲織內褲早已經被自己褪到腳踝﹐揉搓著陰核使濕漉漉的陰道滲出淫水滋潤著陰戶﹐另一隻手不停來回撫摸堅挺挺乳頭﹐玩弄著豐滿的雙乳自慰著﹐為了想得到更多的快感﹐死命地扭動臀部讓搓弄的手得到更多的刺激。妻子用嫵媚的眼神勾引著龍哥﹐嘴角發出撒嬌的口氣輕聲嚷嚷著﹕「龍哥…快過來嘛﹗龍哥…」
「叫我做什麼呢﹖」有些不理會的態度。
怡靜嫵媚撒嬌的輕聲呻吟著說﹕「哎喲﹗龍…哥…快過來嘛﹗你剛才不是…說要…幹我嗎﹖」
「你不是說不要嗎﹖想要的話你就爬過來求我啊﹗」龍哥表情淫威的說。
看著妻子聽到龍哥所說的要求後﹐極度需要得到滿足的從床舖爬下﹐爬著模樣像極發情的母狗而緩緩地爬近龍哥。
雙手托起乳房在龍哥大腿上不停地來回磨蹭﹐雪白的俏臀不時地搖晃﹔時而撫弄秀髮挑動妖媚的眼眸﹐時而忍不住的呻吟﹔因腦中極度想要性交﹐嘴脣已經無法閉合﹐只能任由口水滴在地上﹐撒嬌媚惑的乞憐說﹕「求求你們快點幹我﹐我想……想要被幹…用什麼都可以…….快點…..我受不了了…快….」
「靠﹐老大她超騷的﹐我快忍不住了﹗看她那付欠人幹的樣子……光看就快射了。」 小成脫掉衣物剩下一件內褲色慾的說。
「想被操嗎﹖」龍哥撫摸著我妻子的頭﹐順勢觸摸著我妻子的翩翩地秀髮﹐眼睛望著怡靜那懇求憐憫的眼神。
「想……」怡靜被內心的性慾快逼迫到眼淚汪汪的乞求著。
龍哥指著我﹐淫威的咧嘴笑了笑說﹕「那快去問妳老公呀﹗」
頓時﹐妻子整個幼嫩白皙浮凸有致的身材﹐貼住龍哥的大腿不停地上下磨蹭﹐手指還持續愛撫著自己的奶頭、私處﹐另一隻手卻令我不敢相像的是﹐飢渴的握住龍哥那隔著褲子的陰莖﹐纖細的玉手揉弄已被挑逗脹大的龜頭﹐熟練的套弄龍哥的老二﹔這次嫵媚媚惑的乞憐眼神轉向我﹐撒嬌懇求憐憫的口吻對我說﹕「老…公…老…公…我想……想要被…他們幹……啊……啊」
我『ㄨ……ㄨ…地』發聲﹐我想大聲說﹕「不行跟別人﹗快幫我拿掉毛巾﹗塞著毛巾怎麼回話呀﹗」
「小美人﹐妳老公沒說可以喔﹗」
妻子繼續用著嫵媚媚惑的乞憐眼神﹐撒嬌懇求憐憫的說﹕「求…求你…老公﹗啊……啊…我…可以……被他們…幹…嗎﹖…啊……啊…老…公…我…忍…不住了…啊……啊…」
「啊……啊…老…公…對…不…起…啊啊…」
「小美人﹐妳老公答應了嗎﹖」
妻子妖豔的眼神雙眼微張看著龍哥﹐伸手不停地脫去龍哥的衣物﹐喘息中勉強從口中吐出這幾個字﹕「啊……啊…….快點…他…答應了…啊……啊….快點…幹我….」在妻子說話的同時﹐小成正在脫去妻子的護士服﹔幼嫩白皙的女生裸體在三個男人面對一覽無遺﹐小腹部平坦緊繃像是少女一般﹔豐滿的臀部和深邃的乳溝及令人稱羨的雙峰﹐還有已被挑起性慾的堅挺乳頭﹐不時傳出動人的「啊……啊……」叫春聲迴盪在淫靡的病房裡﹐淫蕩十分撩人的全身不斷地抽蓄著肉體。合不攏修長勻稱雙腿間那粉嫩的陰脣還是濕淋淋的﹐等待陰莖插入鬆弛的張開著。任由小成對她身上上下其手﹐小成為所欲為的在妻子最寶貴的私處肆意愛撫﹐露出濃密的陰毛覆蓋著她嬌小的恥丘﹐這時卻全都被淫水給沾溼。於是小成伸手往她的纖腰一扶﹐順著彎曲的身體﹐撐開白淨無暇的雙腿﹐手指用力在她的陰核搓弄﹐另一隻手外翻她的小陰脣窺視及搓揉﹐我瞪大了雙眼盯住妻子胸前那對高聳的雙峰﹐豐滿迷人的漂亮弧形﹐乳尖上綻放著會抖動的兩粒粉紅色葡萄。
忽然地小成伸直兩指迅速戳進妻子的陰道﹐「啊……喔……」突來的戳擊讓散逸著秀髮的妻子挺直了腰﹐抽送到一直有『噗吱﹗噗吱﹗』的淫水聲傳出﹐指縫竟冒出大量的晶瑩汁液﹐接著小成狠狠地來回轉動手掌﹐淫穴一直在一張一收的淫水直噴﹐小成淫穢的大聲說﹕「只有我才能激起妳的性慾呀﹗蕩婦﹐平時看到你的大屁股老子就想幹你﹗」淫水如泉湧出﹐像蜂蜜一樣從小成手掌滴落到地板。妻子的雙腿不停的顫抖﹐身體不斷抽蓄﹔口中無法遏抑地不斷發出嬌媚的發浪春聲﹐妻子淫蕩的呻吟叫著﹕「噢…噢…我要…用力點…啊……啊….繼續……好癢…啊……啊…快….幫我止癢…噢…噢…好舒服…」﹐惹得老婆翹起屁股去迎合﹐閉著眼睛享受身體的快感﹐張開著櫻脣嬌滴滴的喘息呻吟「啊……啊…噢…噢…啊……啊…」﹐嘴角還掛著一抹口水。兩顆白嫩的奶子就倒掛裸露著左右搖擺﹐老婆淫蕩的翹起屁股﹐雪嫩的翹臀騷淫淫的前後扭送著﹐這動作卻讓老婆亢奮的像母狗般往後頂﹐沒想到春藥使妻子已經變成這麼主動﹐雖然和我做愛時也會激情地主動的投懷送抱﹐但現在乍看來﹐我的妻子早就變成我不認識的陌生蕩婦﹐這種主動的要求與任何人性愛﹐是我交往到結婚後第一次看見﹐我想這個時候任何人姦她、上她、操她、玩弄她都可以﹐妻子是不會反抗任何人的﹐好像是越多人、越多男人、越多陰莖越興奮﹐現在不管來姦玩她的男人是如何高矮胖瘦帥醜﹐通通不會拒絕﹐甚至於年歲已高的老人也沒關係﹐因為妻子現在只想要陰莖﹐只想要更多的陰莖塞滿她的淫穴﹐渴求更多的性交為她止住淫穴莫名奇異的搔癢﹐渴望男人、任何男人﹐渴求陰莖、男人陰莖﹐粗瘦長短都沒關係﹔只想做愛﹐只想要好好被幹﹗陰戶幹壞了都沒關係﹐只要得到一時的滿足﹗陰戶弄傷、弄壞以後再說。
小成剛開始挑弄一絲不掛的胴體﹐妻子時而低著頭嬌滴滴的喘息呻吟﹐閉著眼表情歡愉的張著櫻脣並沒太大反應﹔後來小成兩手抱住妻子的臀部﹐舌頭舔食著整遍溼潤淫水的陰脣﹐吸吮著已經濕漉漉的陰戶﹐吸吮著發出陣陣地「咨咨咨…」的聲音。小成邊吸吮邊說﹕「老大﹐他媽的又滑又溼喔﹗鹹鹹的﹐真他媽的爽﹗」
妻子�起頭眉心蹙起﹐隨即發出一陣大聲地呻吟﹐然後呼吸急促的垂下無力的臉龐﹐手腳都不斷顫抖著﹐下體不斷的淫蕩搖擺﹐也不斷的夾緊她的美臀﹐淫水早已經從大腿順著涎流﹐誘人的雙脣深吸一口氣從喉嚨發出淫叫聲「不要停….ㄚㄚ…好爽…..用力點……小穴好癢….ㄚㄚ…..用力…小穴要……ㄚㄚ….好癢…..ㄚㄚ….繼續……好癢…啊……啊…」﹐
龍哥淫笑地撫弄著妻子的柔亮飄逸的長髮﹐順而撫摸著臉頰至下巴﹔讓妻子揚起頭看著他說﹕「小淫娃﹐先舔舔我的老二吧﹗等等我們再做哦﹗」
妻子迫不及待脫去龍哥的內褲﹐露出那支青筋暴露、又長又粗的大的陰莖﹐妻子飢渴的握住陰莖﹐先是熟練的套弄了幾下﹐然後跪著緩緩張開嘴﹐毫不猶豫的把陰莖含入小口中﹐嘴脣上下擺頭、津津有味的吸弄了起來﹐還不時發出『嘖嘖嘖…』的聲音。粉紅的嘴脣﹐不但上下圈弄﹐還隨著頭的左右搖動而轉動著﹐口腔中又暖又濕、吸力頗強不說﹐還用小巧的舌尖頂著龜頭﹐時而含入兩個大睪丸在嘴脣舔弄﹐令龍哥陰莖愈來愈脹大﹐嘴中發出『嗯…嗯…哦…哦…』的喘氣聲。妻子飢渴淫蕩的看著龍哥﹐吐出嘴中的老二﹐用手揉弄脹紅的龜頭﹐表情很嫵媚眼神妖媚的挑逗著龍哥。小成看見妻子吸吮陰莖的舉動﹐興沖沖地脫去身上惟一的遮掩的內褲﹐顯露早已勃起的陰莖﹐展現在妻子為龍哥口交的面前﹐小成淫威的說﹕「蕩婦﹐快舔我的。」妻子一手握住一根陰莖﹐變成兩手互搓揉兩支陰莖﹐粉紅的嘴脣操弄著兩根陰莖﹐不時地左右吸吮著﹐時而套弄一支老二﹐時而吸吮別支陰莖﹔用手揉弄龜頭﹐舌頭不停舔弄睪丸﹐雙手不停搓揉陰莖﹐舌尖擺動舔食住陰莖﹐吸吮整隻陰莖發出『嘖嘖嘖…』的聲音﹐嘴角時時流涎著口水﹐任由口水滴落在地上﹐我不時聽到兩人發出『嗯…嗯…哦…哦…』的聲音﹐小成很享受的說﹕「嗯…哦…技術真他媽的棒﹐老大﹗比妓女…還厲害…嗯…哦…」
「小成﹐嗯…哦…她跟小愛比呢﹖誰強﹖嗯…哦…」
「老大﹐嗯…哦…小愛…這個…妓女…嗯…哦…沒怎麼…厲害。」
「嗯…哦…受不了﹗這個比較強…嗯…哦…這個…強。」
小成興奮地對妻子嚷嚷說﹕「蕩婦﹗妳常幫…老公…口交喔﹗」
妻子邊吸吮邊說﹕「不…常…」
龍哥大聲淫穢對小成嘲諷著說﹕「她…天生就淫蕩…」
「哈…哈…」
我從服役完後第一次看到一絲不掛的男人胴體在我面前﹐服役後第一次真實的男人陰莖在我眼前擺蕩﹐而且服役時看到的老二都是軟趴趴的﹐此刻卻是翹高高的充血高昂著﹐持續勃起著挑逗著我妻子﹐讓我極度的難過悲傷不是別人勃起的陰莖﹐而是妻子平常就不太喜歡舔我的陽具﹐嫌老二太髒有點不太衛生﹐現在卻歡愉的吸吮別人陰莖﹐我情緒有點墜落至谷底﹗非常不想多看一眼妻子淫亂的舉止﹐內心又亢奮地令我目不轉睛的瞄著﹐柔亮飄逸的秀髮﹐清麗的臉龐泛出粉紅色﹐懇求的眼睛伸起兩隻手將陰莖放進嘴裡吸吮。本來勃起過的陰莖稍減成比平日脹大一些﹐看見這一幕﹐我又再次勃起翹得比先前更高﹐陰莖充血脹大使我有著性慾﹐心裡不止地湧出陣陣的性衝動﹐我扭動著身體想解脫繩索束縛﹐終於內心的惡魔戰勝了道德良知﹐『我好想加入他們哦﹗好想跟他們一起玩弄妻子。』﹐擊敗的良知意識﹐換上撒旦邪念的想法﹐我不停扭動的下體﹐無法和他們參與也莫名激昂起想掏出陰莖手淫的慾望﹐『好想手淫…我快受不了…好想手淫﹗』繩索的綁紮雙手﹐束手無策想撫平心中的性慾﹐我只能不停磨蹭地下半身的陰莖﹐一面看著妻子淫蕩表情﹐一面看著妻子被男人姦淫﹐我不斷扭轉下半身一上一下來回不停地抖動。
龍哥這時揚起怡靜的臉龐﹐一付正經的表情說著﹕「小美人﹐回答我問的問題﹔不然我們就不做了﹗」
「啊…啊﹗…好…快點…問…啊﹗」
「妳叫什麼名字啊﹗」
「李…怡…靜」
「妳總共和幾個男人幹過﹖」
「啊…啊﹗只有…噢…啊﹗我…老…公…啊…啊…」
「有曾經想和別人做愛過嗎﹖」
「啊…啊﹗沒有…想…過啊…啊﹗沒…有…噢…啊…」
「那現在想不想和我們做愛呢﹖」
「很想…很…想﹐求求你…不要…再問了﹐快點幹我﹐我想……想要被幹…….快點….受不了了…快….」
「好﹐最後一個問題﹗我們三個男人﹐誰的老二大﹖誰的粗呢﹖」
「啊…啊﹗當然是…龍哥的…大啊…啊﹗龍哥…粗…啊…啊﹗給我…給我…」
小成興沖沖的大喊﹕「死男人﹗你有沒有聽到啊﹗」
「你老婆說龍哥的老二粗﹐還比你大嘿﹗你這根〝小懶叫〞沒用啦﹗」
龍哥攙扶起我妻子到紊亂不堪的床舖﹐對我奸笑說﹕「你餵不飽你老婆﹐我們幫忙你﹗」
妻子癱軟地側臥躺在床上「哼……哼……喔喔……哼」閉上雙眼輕聲發浪著﹐正等著陰莖。
龍哥套弄那根充血過度高昂的陰莖﹐翻正床上的妻子﹐兩隻手正在撐開妻子的雙腿﹐妻子溼淋淋的陰戶也隨之暢開。我遠遠地看著妻子白嫩的雙乳﹐大腿內側那叢濃密的陰毛和稍稍浮凸的恥丘﹐龍哥淫穢地說﹕「呵…呵…賤男人﹐我要幹你老婆嘍﹗」。看著龍哥對著妻子的身體壓了下去﹐妻子那白嫩豐滿的乳房軟綿綿地被龍哥壓著﹐雙乳被重壓下變扁變寬﹐龍哥的右手伸在妻子的兩腿間﹐想像得到正握著那硬梆梆的陰莖在蒐尋我妻子的陰脣口。龍哥『嗯﹗』的一吼﹐粗曠的猛腰用力的一沈﹐我似乎明瞭他插進去了。也就在這同時﹐妻子�起了頭高聲尖叫「噢……」一聲﹐然後亮麗長髮垂落在床上飄逸﹐躺在床上喘息呻吟著﹐一邊看著自己的妻子在別人的抽送下提臀挺腰﹐內心不禁醋意大發﹐我的心中這時真是醋勁與性衝動相交織。妻子腰間的扭動在加快﹐還不斷的挺起臀部以迎接齊強的陰莖抽送﹐開始享受這份期望已久的性愛。
倆人的嘴脣也吻在一塊親得十分投入﹐龍哥的腰部正用力的抽動著﹐下體的那根老二肯定正一進一出的在妻子的陰道中穿插。而妻子那細小的蠻腰在大力地左右挪擺著﹐豐腴的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著男人的抽送。
「喔……再給我……快…用力…龍哥……噢……啊…喔…」倆人的嘴才剛分開﹐妻子的淫語就隨之而出﹐「啊喔……舒……服……快………喔…喔…用力……快……」
龍哥將妻子翻了身來﹐從背後幹起妻子﹗
龍哥感受到自己的老二有被逐漸勒緊的感覺﹐表情滿足的嚷嚷讚美聲不斷︰「唔……真緊…小美人﹐妳的陰脣夾緊著我老二…嗯…哦…爽…」
像極一隻發情的母狗一樣﹐雙手伸直趴在床上﹐那個健壯的龍哥正從後面抓著妻子的腰部大幹特幹﹐不時還聽到床架『吱吱嘎嘎…』地激烈搖動的做愛聲﹐龍哥老二深深的箍在她的蜜穴內﹐陰道變的又綿蜜又富有彈性﹐蜜肉層層交疊吸附著龍哥的老二﹐妻子只覺得欲仙欲死﹐腦中已是一片空白﹐閉眼享受陰道劇烈收縮﹐以往不論怎麼樣都沒有過這種感覺﹐早就一直痲痺著被動接受著高潮﹐心臟快要不能承受著刺激不停襲來。龍哥一邊幹﹐一邊用一隻手撫摸妻子恥丘上的陰毛﹐另一隻手伸到前面揉捏妻子白嫩綿軟的大奶子。
龍哥大聲吼著說﹕「小美人﹐嗯…啊…嗯…妳家老公…嗯…啊…嗯…看著妳被我幹喲﹗」
當下﹐妻子一聽到嘴裡發出嘹亮一長聲的呻吟「喔……喔…」﹐內心羞愧到了極點﹐臉上浮出羞赧的表情﹐兩眼無神似乎很享受期中的說﹕「喔……喔…老…公…啊…啊……不要…看…啊…啊…」
妻子聽到『老公』兩字﹐加倍她淫蕩的舉止﹐亢奮地主動往後頂去迎合龍哥的老二﹐下體不斷的搖擺發出只有在高潮時才會有的尖叫聲﹐「啊啊啊啊…不行了…要洩了…不行了…要去…高潮……高潮…啊……喔……喔…」接著妻子發出一聲尖叫﹐下意識的雙腿一夾不停的顫抖﹐身體不斷抽蓄痙攣﹐然後無力的趴在床上喘氣著﹐「哼…喔…洩了…哼…哼…洩了…喔…喔…」妻子洩了淫水大量湧出﹐隨著陽具的進出﹐這時一股溫熱的液體從老婆的淫穴噴出來﹐淫水四面濺射溢流到大腿漬溼整遍床單。
龍哥肉莖持續的一深一淺地插入到妻子的陰戶內﹐妻子已不是喘氣呻吟﹐變為是在哀求哭叫聲﹕「喔喔…好敏感….啊啊…不要了….喔喔…不要了」
「好爽﹗我幹……我狠狠的操……妳的陰戶太棒了……又熱……又濕……我要把妳幹陰脣……幹壞掉﹗」
龍哥邊說邊急速的前後擺動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擊著妻子兩片陰脣內的陰道﹐而妻子高潮後陰戶敏感﹐雙手緊緊抓著床單。
「喔喔…不要….啊啊….放…喔喔…..開….啊啊…….會…會死的….啊啊…
不要….我受不了了…..不要…求….喔喔….喔喔…你…喔喔…..好敏感….啊啊…不要了…..喔喔…..哪裡…會壞掉的…….喔喔……」
龍哥猛幹著妻子大聲吼著說﹕「蕩婦﹐妳…老公…強﹖還是…我強﹖」
妻子被幹到幾乎虛脫哀求喘氣呻吟﹕「你….喔喔……喔喔…你…比較….強…喔喔…不要….啊啊…」
「誰比較厲害﹖」
「你……你…嗚……嗚…喔喔……喔喔…比較….厲害.……喔喔……喔喔…」  
龍哥繼續奮力抽送幾百下﹐房間內迴盪著『啪啪啪啪啪…』的聲響﹐正是龍哥猛烈地撞擊妻子白晢挺高的翹臀﹐發出兩人肌膚踫觸間努力發洩淫慾的聲音﹐越來越加快抽插的速度大喊﹕「嗯……嗯……我……我快射了……射了……喔喔﹗」
妻子哀求著拼命搖頭說﹕「喔喔…不要…射進……去….啊啊….求…喔喔….你….啊啊……不要….…..不要…….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不要…」
龍哥說完低吼一聲﹐然後就全聲僵硬﹐節奏變得緩慢﹐腰部用力一頂﹐把濃濃的精液全射進我妻子的陰脣內﹐妻子被射得全身顫抖然後頭無力的垂下﹐陰道無力的收縮著﹐龍哥開始緩緩的拔起戳進老婆下體的陰莖﹐妻子堪受不住而翹高下體想減緩拔出的刺激﹐龍哥倒抽一口涼氣對小成說﹕「呼…爽﹐小成該你了﹗」
妻子一付呆滯張著櫻脣喘噓噓的模樣﹐窈窕的肉體癱軟地躺在床上﹐全身一絲不掛展露完美無遐的白淨玉體﹐淫穴一張一收流涎出濃厚的精液﹐因藥效持續在作用﹐妻子有氣無力的在床上嬌喘著說﹕「再給我…再給我…我還要…快點再幹我…」
小成看著妻子肉體癱軟地躺在床上﹐低頭伸進了妻子的雙腿之間﹐伸出舌頭舔起妻子的陰蒂﹐妻子不自覺地「噢……噢…」的呻吟﹐纖細的小蠻腰也隨之扭動了幾下﹐小成不管妻子的表情反應﹐繼續在她的胯間努力著黏食吸吮﹐被龍哥幹得高潮的妻子表情呆滯虛脫的樣貌﹐她再次感受到下半身的騷癢﹐體會到愛慾正快速的升騰﹔嘴中不時嬌媚的嚷著﹕「喔喔……喔喔…給我…還要…喔喔……喔喔…還要…」
舌尖來回不停的愛撫陰蒂﹐妻子表情再次歡愉的小嘴微張﹐吐出斷斷續續的呻吟﹕「….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親眼看著我妻子和男人還在興頭上﹐本來只有我才能享受她浮凸有致的身材現在卻在別人身上求取歡娛﹐妻子也已經不管是給誰輪流姦淫﹐我只怪妻子長相貌美誘人﹐惹惱男人犯罪的慾念。另一方面﹐我卻也覺得刺激無比﹐妻子的媚態、妻子的叫床聲使我激亢不已﹐我忍不住深吸一口氣﹐靜靜地觀看下一位男人接手﹐繼續輪姦幼嫩白皙本來屬於我該歡愉的肉體。
龍哥喘息的看著我微笑說﹕「你老婆﹐是我幹過女人中最爽的一個。」
「恨我嗎﹖不要用仇視的眼神看我﹐待會有位貴客會送一位女人過來。呵…呵…那女人我們曾經有用FM2迷姦過﹐還不錯﹗等等讓你先呀﹗」
我內心一陣﹗呀﹗有什麼人要來﹖此時那根充血的陰莖更加亢奮﹐因為我聽到龍哥說﹕『等等讓我先﹗』幾個字﹐我內心的道德倫理早已拋棄﹐看過老婆跟別人性交後﹐其實我已開始有著很想和別的女人做愛的衝動﹐那性慾早就積蓄在心底裡蠢蠢欲動﹐那女人長得怎樣呢﹖聽到龍哥說﹕「還不錯﹗」令我更進一步有著前所未有的性衝動﹐也許是現代婚姻一妻一夫制﹐壓抑著人類也身為動物的獸慾﹐也許是道德束縛與對另一伴貞誠而隱瞞在內心不能被催化﹐也可能是為了夫妻求一個公平性﹐妳不能外遇及紅杏出牆﹐我必不會一夜情及在外鬼混的心態產生﹔而這次妻子跟別人做愛﹐而且還兩個人﹗那為什麼我不行和龍哥所說的將要過來的女人性交呢﹖我會對不起妻子嗎﹖應該不會…應該不會…內心不止地反駁良知道德論述。
過了半晌﹐妻子被小成扶住腰﹐兩手撐在他的肩膀上喘息著﹔這時小成握住自己的陰莖﹐順勢起身捧起妻子豐滿圓潤的翹臀﹐一條粗粗不長的陽具就插入了妻子的陰脣內。小成享受性愛的滋味﹐淫笑說﹕「喔﹗好滑哦﹗真…爽﹗」
「龍哥﹐裡頭有你的精液真是滑﹗」
龍哥『呵…呵…』地微笑著不說話﹗
「幹著別人家的妻子﹐哦…嗯…嗯…嗯…他媽的…爽…」
龍哥眼神斜角看著我說著﹕「是呀﹗又不用負責﹗也不用花錢﹗」
妻子被這句話激發起更大聲「啊啊…啊啊…啊啊…」歡愉的呻吟﹐小成陰莖正在抽動吼叫答腔著﹕「嗯…嗯…嗯…是呀﹗…嗯…嗯…哦…這個…比…小愛…還爽…哦…嗯…嗯…嗯…」
龍哥『呵…呵…』地微笑再次不說話﹗
小成抱起妻子身體站立著幹﹐妻子的兩腳也纏住小成的腰﹐雙手已挽住小成的肩膀上﹐趴在小成身上被一上一下地挨著幹﹐搖晃妻子佼好的身軀。
由於妻子的身材很高﹐堅挺乳房就在小成胸腔前晃動﹐露出潔白圓潤的翹臀﹐
嘴裡吐著聽似淒泣的「啊啊…啊啊…啊啊…」淫叫聲﹐淫水還不斷從股溝間溢流滴落﹐整個房間裡都是妻子的發浪叫聲「啊啊…啊啊….好敏感….啊啊…不要了……啊啊…」妻子赤裸裸的身體被小成抱起﹐那豐滿圓潤的翹臀間的兩片陰脣﹐被用力幹著抽插著。
小成抱著妻子一上一下搖晃﹐有些費力氣的聲音說﹕「蕩婦﹐妳…哦…嗯…嗯老公…有用過…哦…嗯…嗯…這招嗎﹖」
妻子閉著眼叫聲淒泣﹐呻吟聲比之前還大聲的說﹕「啊啊….好敏感….啊啊…沒有……啊啊…」
「蕩婦﹐妳…哦…嗯…嗯…爽…不爽…﹖」
「啊啊啊啊…爽…爽…不行了…不行了…又要…高潮……高潮…啊……喔……」「啊啊啊…喔喔…陰脣…會壞掉的…….喔喔……會壞…啊啊啊…喔喔…」
過了幾秒﹐耳際旁聽見妻子貼近的「喔喔喔…」浪叫聲﹐小成已把妻子移往我身旁﹐似乎小成非常知悉的男人心態﹐把妻子臉龐貼在我的胸膛上﹐讓妻子整個身體伏臥在床邊﹐讓妻子浮凸有致的曲線表露﹐幼嫩白皙的肉體﹐又挺又豐滿乳房間的深邃乳溝﹐豐腴綿軟左右搖晃的白嫩雙乳﹐伏臥姿勢使妻子勻稱修長的隻腿挺高香臀﹐挺起白嫩肌膚的翹臀﹐表露豐滿圓潤的臀部曲線﹐小成則是緊緊環抱住挺高伏起的翹臀加速猛幹﹐『啪啪啪』的響聲﹐正是妻子的翹臀與小成下半身兩人肌膚撞擊的聲音﹐細膩白皙的肌膚此時也開始流著滿身香汗﹐讓我不時嗅聞到妻子身上的香水味。
我看見妻子豐腴圓潤的白嫩翹臀被小成手指緊緊深深地捏住﹐我真想一吐舌就舔著心目中亮眼的美女妻子﹐如今卻眼睜睜看她發浪地任由小成姦淫取樂。小成奮力猛幹著﹐妻子正享受發浪「…哦…嗯…嗯….喔喔….喔喔……喔喔…」淫叫著﹐此刻小成一隻手扶著妻子纖細的蠻腰﹐一隻手伸到前面去揉捏妻子白皙豐滿的大奶子﹐小成在我面前姦淫著我的妻子﹐在我眼前肆虐妻子陰戶的展現那醜陋陽具﹐
正在抽送的陰莖上沾滿妻子體內的淫水﹐被塞滿的紅嫩陰戶還不斷流出淫水。
妻子抽插到慾仙慾死說著﹕「喔喔…好…舒服…喔喔…給我…喔喔…給我…喔喔…」
「蕩婦﹐看看…妳老公…老二…是不是…翹著﹖哦…爽……爽…爽…」
妻子解開了我的褲子﹐脫下內褲說﹕「.喔喔….喔喔…翹著….喔喔….喔喔…」
小成得意洋洋的猛幹我妻子說著﹕「我就知道…你是變態…﹐老婆…被人幹…還會翹…」接著說﹕「跟老…公…說…舒不…舒服…﹖」
妻子淫亂的發浪淫叫說﹕「啊……啊……啊……啊…老…公…我好…舒服……啊……啊……啊……啊……」
「呵…呵…真的是…一個…慾求不滿…的…蕩婦…」
「是不是蕩婦呀﹗」
「喔…喔…喔…是…喔…喔…喔……啊……啊……啊…是…蕩…婦…好…舒服…啊……啊…好…舒服…喔喔…給我…喔喔…」
小成更加速猛幹我的妻子﹐不時傳來『啪啪啪』的撞擊妻子肌膚的聲音﹐小成�起頭來「啊啊…啊啊…要了…啊啊…啊啊…啊啊…要了…」的大聲吼叫。
妻子大聲地尖叫「啊……啊……啊……啊…」﹐小成下半身強烈的抽動﹐然後將陰莖猛力一頂撞擊兩片陰脣間的陰道內後﹐整個人僵著停止了動作躺伏在妻子的背後﹐妻子癱軟地趴伏在我的身上﹐秀髮亂紊不堪在我胸脯。我傾聽到妻子嬌柔的喘氣聲﹐一付呆滯張開著嘴脣﹐似乎感受著剛剛性愛的感覺。
此時﹐小成將緊密結合在兩片陰脣間的陽具拔出﹐陰戶口隨後伴著淫水滴流出一堆白色的精液﹐我明白他射精了﹗小成的龜頭口也稍流出一點濃白的精液﹐呼了一口氣喘息地坐在方才做過愛淩亂不堪的床舖。
龍哥對小成說﹕「先喘口氣﹐等會貴客上門還有更好玩的。」
小成高興道﹕「哇﹗還有更好玩的…YA﹗」
龍哥扶起我妻子到方才做過愛淩亂不堪的床舖﹐這時小成滿足的撫摸妻子的臉頰﹐此刻妻子癱軟不動喘氣著躺臥著。龍哥再次走近我身旁﹐拉開塞在嘴裡的毛巾﹐我怒喝了一聲「我會報警﹗」龍哥凶狠的恐嚇著回話﹕「你淫蕩老婆的性交畫面﹐全在床頭櫃的攝影機內﹐你報警我就在網路上公佈﹐嘿嘿﹗看你狠還是我狠﹖」
龍哥恐嚇著奸笑說﹕「你試試看呀﹗你看我會不會把你倆夫妻監禁一輩子﹐每天操你老婆三次﹐呵…呵…再叫一堆小弟玩…你老婆﹗要不要試試呢﹖」
我一付不知所措的慌亂﹐用著嗚咽的聲音求饒說﹕「不要﹗好…好…你不要這樣﹗」
龍哥這時露起奸笑說﹕「你聽話點﹐等一下送一個女人給你玩。」接著看著手錶嚷嚷著說﹕「也差不多要來了。」
過了一陣子﹐房門外遠遠地傳來腳步聲﹐遠方依稀傳來談話的聲音﹔腳步聲漸漸地走近﹐我這時確定的是一男一女談天及嬉鬧聲﹐『呃﹗龍哥所謂的貴客及送我玩的女人過來了﹗』此刻﹐我又莫名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內心又莫名的興沖沖期待著﹐那陰莖又莫名衝動的勃起翹高充血著。腳步聲及談笑聲越來越近﹐我仔細聆聽﹐剎那間﹐驚覺起那熟悉的一男一女的音調﹐內心嚷嚷著﹕『咦﹗這不是小劉和芝莉的聲音嗎﹖』繼續想著﹕『對了﹗芝莉是大夜班﹐從新醫院回來換班的﹐救星來了﹗可以叫小劉立刻制服兩人﹐並馬上報警﹔有救了﹗』
過了半晌﹐小劉和芝莉走到房門口﹔芝莉當下『呀﹗』的一聲﹐整個人嚇呆著佇立在門口﹐她瞧見二男一女全裸著在房間內﹐而望見我綁在床舖上﹔她看到地板上一件件脫去的衣物﹐芝莉眼尖看到白色的護士服﹐剛從護理站走來都不見怡靜的身影﹐她可以確認的是怡靜被強姦了﹗
這時小劉把芝莉推進房間內﹐我�頭看到了他們倆人﹐我立刻對著小劉大聲的喊著﹕「小劉﹗快去報警﹗快﹗」
小劉眼神正看著癱軟躺臥在床上全裸的妻子﹐大聲的喝斥著說﹕「你們﹗這兩個禽獸不如的傢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