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之旅

 海南之旅

                (一)

  我23歲,在廣州一間外資保險公司公司干翻譯工作。我半年前結婚,老公
是一間公司的電腦主管,是我的同學,由激情到平淡,我的婚姻就這樣一天一天
的延續下去。

  「老公,公司派我到海南島去培訓一個月,半度假性質,你一起去吧?」

  我說。「你自己去吧,我沒空。」老公說。其實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他肯
定沒假跟我過海南的了。於是,我收拾好行裝後,跟老公大干了一個晚上,把他
榨乾以後,翌日早上坐上南方航空公司班機,直飛海島。

  大凡女孩子離開自己熟悉的地方,特別是去旅遊,一般她都會穿得性感一些
的,原因是外面沒人認識自己,不怕人議論,不信你可以去調查一下。我這次也
不例外,將平時上班的套裝摔掉,穿上上班不許穿的無領無袖的超短裙,心里有
一股解放的感覺,何況走在街上,這多男女向自己行注目禮,感到自己的魅力
沒法當,胸脯也不由得挺高了一點。

  噢,忘了介紹一下自己,我身高169CM,體重55KG,腰細臀圓,老
公常說我像港姐邱淑貞,雖然已結婚半年,但乳房依然高聳,就算不戴胸圍也不
會下垂,乳頭雖然被老公經常吸吮,大了一點,但還是鮮紅色的,老公說這更性
感。

  下了飛機,熱帶的氣息拍面而來,這是八月的海南島。紅男綠女,一個個穿
得輕便透氣,空氣中透著一點點色情的氣息,特別在海邊的旅遊區,這令我有一
點點出位的沖動。

  到了三亞市公司位於海邊的旅遊區的培訓中心,安頓下來,其他國內分公司
培訓的人也陸續到了。說是培訓,其實主要是來渡假,星期一、三、五每天培訓
三小時,其時間公司組織活動或自由活動。很快我們二十幾人就互相認識了,
和我同住一間房的是上海分公司的李萍,一個剛大學畢業的女孩,二十歲,第一
個晚上我們就成了無所不談的好朋友。

  第二天下午,上完培訓課後時間還早,離開飯還有近兩個小時,萍提議去海
邊遊泳,或者走走也行,她取出泳衣想走進洗手間換,我笑著說「都是女的,
怕什!」我站起來,取出遊泳衣,就開始脫下連衣裙,萍卻臉紅紅的,不敢動
手。我大方的面對著她解下胸圍,讓自己高聳的乳胸驕傲的對著她,萍趕忙低下
頭不敢望我,開始除衣服,但偷偷的看了我的胸幾次。

  我不忙穿泳衣,只看著她脫衣,這是我第一次有心將自己的胸和別的女孩相
比。萍的胸不大,但乳尖翹翹的好可愛,好性感,兩粒乳蒂小小的,粉紅色。

  我說「好性感哦,還沒拍拖吧?不知哪個男孩有福了。」萍搖搖頭,沒出
聲,穿上一件兩件頭的泳衣。

  我的泳衣是白色一件頭的,但很性感,就像賽車女郎的泳裝,包住秘處的布
條細細的,剛能蓋住,不小心一邊的大陰唇可能跑出來,而背面腰部以上全裸,
只是用一條布帶綁在脖子上,沒有罩杯,老公買給我時說明不能拿去遊泳,只是
在家里穿著取悅他,我從沒穿過,現在乳房大了,有點不合身,從腋下看過去,
可以看到我裸露的乳房邊緣。

  萍說「紅姐,你好白喔,我怎這黑呢?」我笑了「傻妹,你結婚後
也有這綞葶,我以前也是這黑,結婚後有老公滋潤,皮膚細膩了,自然就白
啦。」阿萍點點頭,說「走吧!」我再套上一件無袖連衣裙,就拉著她的手走出
賓館,走到海邊。

  海邊好多人,大部份都在遊泳和沖浪,好多女孩子穿三點式,把身材表露無
遺,我感到自己落後了。阿萍說「下水啦」,就拉著我要沖下去,我說「這
大浪,我不大會遊泳,怕被浪卷走的。」她說「不怕,我們在邊一點的地方
玩。」我猶豫了一下,終於脫下連衣裙,用拖鞋壓著,走下海邊。

  剛一下水,一個大浪打來,我全身連頭濕透。老天!我的泳裝一濕水,竟變
透明了,兩個乳房貼著衣服突現出來,連乳頭和乳暈的紅色都能看到,我一陣驚
慌,趕忙蹲到水里,但一個大浪又迫使我站起來,我注意到已經有人發現我的狼
狽樣了,幾個男人向我看來,岸上還有人拿著一個攝錄機對著我。我趕緊雙手抱
胸,爬上岸,拿著連衣裙就套上去。我對阿萍說「阿萍,我在岸上陪你,你慢
慢玩。」

  濕漉漉的泳衣貼在身上很不好受,我站起來,打算回賓館換衣服,阿萍叫住
我,不讓我走,我只好不走,走到一棵樹邊坐下。西邊的太陽斜斜照著,暖和的
風吹進我的雙腿深處,癢癢的,就像老公的手輕拂,我一沖動,看看四周沒人,
就把泳衣的帶子解開,從腿下拉出泳衣。現在,我除了一件超短的連衣裙,里面
就空空如也。我靠在樹干上,將大腿分開,讓熱風吹進我的陰部,現在,如果有
人走近我,他一定能看到一個漂亮女人那豐滿的陰部,還有從寬大的無袖連衣裙
袖口中看到的雪白的乳房。我幻想著被人偷窺的樣子,居然有一股熱熱的快感,
從陰部擴散出來。我不禁用手探進去,竟摸到一股熱熱滑滑的水!

  這時,一對穿泳衣的情侶手拉手走過,我故意裝看望其他地方,但偷偷注意
他們,我看到那男的視線投過來,落進了我的大腿深處,他震了一下,似乎不相
信,又更仔細的看了一下,他終於看清了,眼睛噴出火,遊泳褲下急劇隆起。

  一直很遠,他還不斷回頭。我的水流濕了屁股下的連衣裙。

  阿萍上岸了,她看到我手里的泳衣,怔了一下,冷不防拉高我的裙擺,我光
脫脫的下身露了出來,我打了她的手一下,她趕緊放下。她伸了伸舌頭「你沒
穿內衣?!」我說「別作聲,和我一起回賓館。」

  一路無事,我們回到房間。我把泳衣一扔「該死的東西,害我出醜!」

  阿萍笑著說「姐姐好性感喔,不知引死多少男人。」又拉高我的裙子
「快來看哦,一個光屁股的美女!」我不甘示弱,雙手拉住她的泳褲,葒v下
拉下她的泳褲,讓她毛絨絨的下體曝光。她羞的趕緊拉住褲子走進洗手間,不過
沒關門,背對我脫下衣服。

  「我也要洗,一起吧!」我說,走進去也脫了衣服,拿過花灑,幫她噴水擦
背,她沒反對,也大方的幫我擦洗,這是我第一次和一個成年女孩子一起洗澡。

  她托起我的乳房,輕輕地清洗按摸,我居然有快感!我雙手捧起她的雙乳,
輕輕捏弄,並時不時的捏捏乳頭,她臉紅的厲害,雙眼微閉,身軀微微抖動,看
的出她在享受。我又用手輕輕摸她的下面,發覺她有滑滑的液體流出,引動一個
未經人事的女孩的性欲,是一種莫明的快感,各位已婚女仕,有沒有這種快感?

  洗完澡,我們裸體躺在各自的床上,她的快感顯然還沒有過去。我赤身走過
去,雙手按住她的腿,說「讓我檢查你是不是處女?」她沒出聲,我輕輕的撥
開她緊閉的大陰唇,又輕輕分開兩片小陰唇,我看到她已經不是處女,但奇怪的
是她的陰蒂很大,突出大陰唇之外,閃閃發亮,我輕輕的按了一下,她立刻全身
一抖,一聲輕吟。

  她說「大姐,你也讓我看看嘛?」我依言躺下,她倒爬在我身上,雙手撥
開大陰唇,說「姐姐,我好羨慕你喔!小妹妹沒什毛,只有淡淡的幾條,又
豐滿,像個饅頭高高隆起。你看我,毛又多,又不豐滿,難看死了。」她用指肚
按了按我的陰蒂,我一陣趐麻,肌肉一收縮,一股熱熱的淫水湧出,陰部頓時泛
濫。她用手指在上面 來 去,說「好一個淫蕩的美女哦!」我不甘示弱,也
撥開她的兩片陰唇,輕揉她的大陰蒂,很快,一顆黃豆大的陰蒂頭勃了出來,晶
亮晶亮的,陰肉一抽一抽的,曲徑慢慢的洞開了,一大滴鼻涕一樣的水,從洞里
流出,慢慢的滴下來,拉成一條透明的絲線,掉在我的鼻子上,我用舌頭一舔,
鹹鹹腥腥的,我說「哎呀,哪位小姐賣鹹魚喔?」

  她肉緊地把陰戶往我的手指上湊,我把中指插進去,輕輕的抽插起來,帶出
一股一股的水,我的整只手都粘滑滑的。她的陰道一吸一放,一松一緊的,吸住
我的手指,真的好玩極了。而她,趴在我的身上,把我的陰唇撥開,輕輕的往里
吹氣,搞得我騷癢難當,我拼命的把下身弓起,往她的嘴上湊,但她像有意捉弄
我,總是避開,我欲火越來越高漲,淫水一陣陣的流出。

  突然,她猛地吸住我的陰蒂,用牙齒輕輕的咬住,一咬一放,又用舌頭括我
的小陰唇,我快樂得輕哼起來,她更加賣力啦。10來分鍾後,我花心處一陣趐
麻,一股閃電般的快感,從中心向四周擴散,一股精水噴射而出。我終於停止了
扭動腰部。而萍也噴出了騷水,從我身上滾下來,趴在床上喘氣。

  這時同伴敲門叫開飯了,我倆才分別找出衣服穿上,小萍居然就把連衣裙套
上去,里面什從不穿,幸好連衣裙的料子較厚,也比較保守,從外面看只能看
到淡淡的兩點突出,不仔細還看不到。我沒有帶這保守的衣服,就打算穿上內
衣,可小萍不依,一定要兩人一樣。我說「看不出你這個小鬼頭比我還放得開
呢!」就依了她的話,不穿內衣了。可我的超短裙太薄,穿上後兩點畢露,下面
毛不多,還不算太顯眼,就是太貼肉了,屁股的輪廓顯露無遺。我說「不行,
你看,太露了。」她調皮地用三個手指隔著衣服捏了捏我的乳頭,說「好漂亮
的加州紅提子噢!你再加一件外套吧?」我點點頭,那出一件無袖上衣穿上,下
擺綁在腰間,但不扣鈕扣,剛好蓋住雙乳。

  我們來到餐廳,小萍坐在我身邊,台布剛好垂下蓋住鄰台的視線。小萍這小
妮子很壞,她把手放在我的腿上,有意把我的超短裙往上拉,讓我的下體裸露出
來。好在我們坐在靠牆的角落,後面沒人,不然就慘了。我緊靠著台坐,不讓我
身旁的同事發覺,小萍不斷的用眼角瞟我,陰陰的笑,我也覺的很刺激,又開始
冒水了。

  吃完晚飯,小萍說要到海邊走走,我倆牽住手來到海邊,踏在軟綿綿的沙灘
上,我追著小萍打,她笑著扭頭跑,一頭栽倒在沙堆上,我壓在她身上,把裙子
反上去,讓她光溜溜的屁股暴露在夕陽中,她趕緊轉過身來,坐正身子,把裙子
往下壓,但曲起雙腿,讓多毛的小穴正對著我,粉紅的肉縫濕亮亮的,看的我一
陣心動。我也曲起雙腿坐在她的對面。讓她也欣賞我的饅頭。四條腿圍成一圈,
不知情的人還以我們在談心呢!小萍伸手把我的外衣除下,我們靜靜的互相欣
賞。

  我暗暗心驚,難道我是同性戀者?但我也很享受男人,我的老公就不斷使我
享受到性高潮。我看著小萍嬌媚的臉,她是同性戀?

  **********************************************************************

  我第一次寫這些,全是我的個人經曆,「巨豆網」是老公和我欣賞成人文學
的地方,這是我的假名,老公應該不會知道吧?請用「姐姐」的筆名發表。

  下篇將回憶我在海南和一個老外──我的培訓老師,一個60歲男人的交往。

  我打字很慢,請同好們耐心等。

                (二)

  想不到姐姐的旅遊經曆居然入選文學圖書館,首先謝謝冥府居士的轉碼和排
版,另外小小大男人兄指出姐姐描寫泳衣的地方和他的《讓女友暴露吧》有雷同
的地方,姐姐找出來看了看,確實是。但姐姐確實沒有抄襲的念頭,姐姐確實也
有這樣的一件泳衣,請小小大男人兄原諒,姐姐很佩服小小大男人兄,希望能有
機會結識小小大男人兄。

  姐姐打字很慢,另外寫自己的親身經曆,只有等老公不在身邊的時候才能寫
以免讓他知道,各位如有興趣,就耐心的等一下好嗎?

  **********************************************************************

  不幸的是小萍突然接到公司的電話,趕回公司,我的「同性戀」也隨之結束
了。但我的裸露狂一發不可收拾,只要有機會,我就不穿胸圍和內褲,享受被偷
窺的快感。我的原則是安全前提,在危險的地方我決不會引人犯罪,以免禍及
自己。而裸露的指導思想是無意的走光,這樣才能引起對方的欲望,自己則不能
讓對方有肉體的接觸,讓他看得到而吃不到。



  有時我會穿一件低胸的T恤,不戴胸圍就去打台球,讓對手從我的領子里偷
看,而我裝著不知道,但下體激動得不斷淌水呢。

  有一次黃昏,我穿著一套短袖的足球衣來到沙灘,這是一套荷蘭國家隊的隊
服,是有一年荷蘭隊來廣州比賽我和老公買來捧場的,里面沒有穿內衣,但球褲
本身有內褲,我只是沒胸圍而已。

  一群男孩,有五、六個,在打沙灘排球,我要求加入,他們答應了,原來他
們是海南大學的學生,周末來三亞玩,我們分成兩隊,拉起球網,開始對打。

  他們有意讓我,不把球扣向我,但我很主動去撲救和扣球,讓我沒戴胸圍的
胖奶在球衣里上下跳動。

  很快,他們就發覺我沒戴胸圍,視線開始有意沒意的投向我的胸脯,我一本
正經地彎腰等接發球,衣服垂下,胸部全暴露出來。我偷偷低頭看一下自己,老
天,連乳頭乳葷都一覽無遺。

  對手看得眼都定了,常常忘了救球,而我裝著不知道走光,還有意無意的拉
衣服抖掉沙子,讓他們看得更爽快!我的下體因被偷窺而濕潤了,沾滿了沙子,
一些沙子還走進縫里。淫水不斷冒出。

  天黑了,我回到賓館,忍不住用手抽插了小妹妹一番。

  一個月很快就過去,培訓就要結束了,總公司在培訓結束前組織我們進行一
次離島露營。時間兩天一夜。

  早上,我們的遊輪經過三小時的航行,在一個無名的小島外停住了,這是一
個未經開發的小島,無人居住,也無淡水,但有樹木,沙灘也平緩漂亮。主持人
宣布在島上扎營,遊水後到遊艇上洗澡,可以在島上帳篷里過夜,也可以回遊艇
上過夜,白天是遊水燒烤和自由活動,晚上是營火晚會。

  我們一行三十多人,六女二十四男很快就扎好帳篷,插好太陽傘,放好沙灘
椅等。有的人迫不及待的換衣服下水,也有的(包括我們六個女的)第一時間去
撿貝殼,留回家作紀念。

  六個女的,我最年輕,其他的都生過孩子,最老的張姨有四十多歲了。

  換上泳衣後,我的身材最好,但她們都不差,所以她們全都穿上三點式,小
伍肚皮上有刨腹葵疤,穿上三點式一點都不好看。我不打算下水,又穿上那件
一件頭的泳裝,就是前文提過,一下水就透明的那一件,泳衣里面還是沒穿內衣。

  新鮮感一過,人們三三兩兩的跑回樹蔭下,有的在打麻將,有的曬太陽,有
的將網床挂在樹上,躺上去午睡。我們幾個女的,有兩個去了打麻將,我和其
的在一棵大葉榕下的沙灘椅上「曬太陽」。我不敢曬太陽,老公說,女孩子,就
是要白白嫩嫩的,古銅色的皮膚,和男人有什區別?

  這里離男人們比較遠,我們每人一張沙灘床,趴在上面,互相搽太陽油,大
概都結了婚,我們都比較放的開,話題不離男人和老公。除了張姨,小伍和林路
都把泳衣的背帶解開,趴在沙灘床上,從側面可以看到一部份壓扁的乳房。我的
乳房比較豐滿,泳衣又性感,一趴下,兩個乳房就擠出來。

  張姨盯住一個剛剛從水里爬上來的人說「這大的一包,鬼佬的東西真可
怕!」

  我一看,原來她在說我們的培訓老師Wade(韋德)。他是英國人,60
多歲,現擔任總公司財務顧問,據說退休前是英國政府部門的經濟師。他穿著一
條兩邊綁帶的三角泳褲,泳褲里鼓鼓囊囊的一大包,胸前到腹下都是枯草一樣的
毛發,估計一直連到泳褲里。

  小伍笑著說「張姨,你看他身上的老人斑!就算你剝光了對著他,他都提
不了頭了!」她停了一下,吞了一下口水,說「不過的確利害,後生時一定插
死不少鬼妹。」

  林路說「那不一定,鬼妹有鬼妹的尺碼,如果插你,那肯定插死了,鬼妹
很大食的。」

  小伍笑了「那你不大食了?」

  我看著Wade,和我老公暗暗比了一下,我老公軟的情況下,可能只有一
半大小。心頭有了一股異樣的感覺,很希望看看它勃起的情形。

  太陽西斜了,暖風輕吹,很多人都下水了,張姨她們也要去遊泳,我說我不
去了,我到處逛逛。其實我想大解,我慢慢的走向島東邊的小山丘,那里有一片
矮灌木林,我想到那里解決。

  我看了看後面,沒人注意我,大家都玩的好開心。

  到了小山丘,灌木林有半個人高,有半個籃球場寬。我繞到灌木林後面,找
了一塊乾淨的石頭,蹲下來準備大解。由於我穿的是一件頭的泳衣,不能只脫下
褲子,只好解開脖子上的系帶把整件泳衣往下拉,才能拉下褲子,褲子拉到了腿
彎,整件泳衣都團在膝蓋上,我的上半身就裸露在空氣里,兩只雪白的乳房被風
一吹,乳頭立刻就硬了起來。我一邊拉,一邊雙手捧起雙乳,輕輕地捏著,看著
乳房透明皮膚下的血管,我感到血液在流動,我還沒老呢,這乳房已經有十多天
沒經別人撫摩了,後天,她們就會在我老公的大手下變圓變扁了,而小妹妹就不
用自己的手指解決了。想到老公的陽具再過兩天就在里面熱熱的抽動,小妹妹開
始流口水了。

  突然,我聽到小灌木林的對面有腳步聲,我大吃一驚,想站起來拉上衣服,
但已經來不及了,我如果這時站起,他一定看到我系衣服的。我只好抱住衣服,
用手紙擦了擦屁股,蹲著不動。

  那人來到灌木林前,停止了腳步。我透過灌木林的空隙,看不到那人的臉,
但看到了那人的下半身,毛茸茸的,一條兩邊系帶的泳褲,包著鼓鼓囊囊的一包
東西。原來他是Wade!

  只見他解開一邊的系帶,把褲子一拉到腿上,那包東西原形畢露!兩個雞蛋
大的睾丸上,一條近20CM長的陽物軟軟垂下,粗如兒臂!包皮翻轉,外露的
龜頭如半只雞蛋,毛發果然連著陰毛。只見他一手扶著那東西,嘩嘩的在拉尿,
裝睾丸的袋子長長垂下,又緩緩拉起,睾丸亦隨之上升和下降。

  好一會兒他才拉完尿,綁好帶子,我也松了一口氣。突然,他快步繞過灌木
叢,向我藏身的地方走來!我來不及多想,弓起腰就轉身把帶子往脖子上系,他
已經來到我背面,一弓腰就抱住我,兩手捂住我的雙乳,說「噢,珍,東方美
人,我注意你很久了。」

  我趕緊把他毛茸茸的大手往外推,說「No,請不要!」他一松手,竟從
我脅下穿過泳衣,直接包住我的雙乳!用掌心揉搓起來,下體的那包東西,熱熱
的緊貼我的屁股,胸前的體毛,磨擦著我光裸的背。

  我被他偷襲了敏感部位,雙乳在他熱手的揉搓下生了快感!兩手使不出力
推他,他趁機吻上我的耳垂和脖子,我漸漸軟了下來。他手口不停,繼續攻擊,
我終於整個軟倒下來,身子往地上坐,他一看我停止了反抗,就抱起我放到一塊
平整的沙地上,沙地鋪滿了枯葉。我仰面平躺在地上,他跪在我的身邊,隔住衣
服撫摩我的全身,用嘴從我的耳垂和額頭開始,由上往下親。

  也許太久沒有做了,我的欲火很快就被點燃了,泳衣下的雙乳很快就膨脹起
來,敏感了很多,下面的妹妹開始濕潤。

  但他不急不慢,只是隔住衣服撫摩和親吻,我忍不住扭動了起來,他這才輕
輕的解開了帶子,把泳衣慢慢往下拉,嘴沒閑住,隨衣服解開的地方往下吻,我
感覺到衣服離開了我的乳房,他的嘴也吻上來了。突然,他一下子含住了我的乳
頭,用舌頭輕輕的括著乳頭的四周和乳葷,我不禁「啊」的一聲叫了起來。他跪
在我身邊,雙手輕捏我的雙乳,吃了左邊吃右邊。接住,他的舌頭往下,劃過腹
部,在我深深的臍窩里流連了一會,慢慢滑向我最神秘的深處。

  隨住衣服的拉開,我感覺到他熱熱的氣息開始侵襲那深處。舌頭滑過長著稀
疏陰毛的恥丘,輕敲著兩扇豐滿的大門,大門早就充血緊閉,但熱騰騰的淫水,
卻不斷從門縫中滲出,他的舌頭輕撥,滑進大門,輕掃勃起的小紅豆,頓時,我
的洪水噴湧而出,呻吟不絕。他更唧唧有聲,輕掃重吸,又用牙輕咬小紅豆,舌
頭伸進深處攪動,還插進一個中指輕插。我頓時處在飛翔的邊緣,雙手把他的頭
往里按,腰部拼命往上典。他更賣力,又再插進一個手指。

  在漲滿中,我的洪水噴射而出,我大叫一聲,到高潮了,雙腿伸的筆直。

  他口不停,全吸進嘴里;手不停,用一個手指緩插,但不再吸吮我敏感到極
點的紅豆。舌頭一轉,舔到了我剛排完便的屎眼!那是老公從來不會光顧的地方,
一股肮髒感夾集著快感湧出來。

  我說「不,髒!」但他舔得津津有味。很快,我的欲火又燃燒起來了。

  他這時跨上來,頭對著小妹妹,和我六九相對,那包東西就在我的鼻尖上摩
擦。我隔著褲子摸著它,然後把兩邊的系帶拉開,那包東西就在我的臉上擦來擦
去,但那肉棍子居然還軟軟的,我兩手都幾乎握不過來,我用兩手搓它,但他卻
像一條死蛇。

  他說「用你的嘴,寶貝,他能令你快活,讓你欲仙欲死!」

  我把它的雞蛋頭放進嘴里,用舌頭舔它的冠狀溝,又吻遍兩個蛋蛋和系帶,
它果然硬了起來,但不像我老公,硬了後會變長,它只是硬了,不變長。硬度也
不夠,不能樹起到90度!但應該能插進陰道里。

  他舔我、我舔他,我的欲火不斷高漲。而他,硬度基本不變,我下體空虛得
要命,憑他的手指,已經不能止癢,我說「插進來,我很難受。」

  他聽了,爬起來,把我的泳衣墊在我屁股底下,分開我的兩腿,跪著把陰莖
頭在我一塌糊塗的小妹妹上摩擦。擦了一會兒,我忍不住了,伸手拉住它就往里
送,一股漲滿的感覺,往身體深處推進,但它不夠硬,進了一點就彎了,我雙手
握住它,一點點擠進我濕滑的陰道,終於,它全根而沒!

  我的天,原來女人的陰道有這深,什我老公插我時,我也感到他能插
到花心呢?

  Wade開始抽插,他不緊不慢的動著,而陰莖也隨著抽插硬了起來,我從
沒有試過這漲滿的快感,甚至漲到有點痛,但Wade是個采花老手,他運用
那棍子,幾下深、一下淺,或左撥右撩,將我一下一下推向頂峰,我的浪叫聲在
四周飄蕩。

  Wade渾身大汗,雙手在有力的揉搓我的豐乳。

  大約抽送了幾百下,他抽出陰莖,將我反過身來,由後插入,他抽出來時我
看到它已經完全勃起,青筋畢露,沾滿了我乳白色的淫水,龜頭大了好多。

  陰莖從後面一插而盡,這又是另一種快感,它一下一下的頂住我的花心,我
兩腿站住,頭玩到地上,Wade緊貼著我的屁股,雙手大力的搓捏我的乳房,
又騰出手來搓捏我的小紅豆。在他上下的進攻下,我大叫了一聲「我死了!」
又到了另一次高潮,跪了下來。

  而他卻沒有停下的意思,繼續進攻,很快,我又來了一次,比上一次更加強
烈。最後,Wade的陰莖在我的體內跳了幾下,他就停了下來,我沒有感覺到
有精液熱辣辣的沖擊,我們一起趴倒在地上,他的陰莖很快變軟,被我的小妹妹
擠了出來,我體內的液體也熱熱的流出來,但我沒有力氣去清理,我還軟軟的沈
浸在快感的韻里。

  Wade躺在我的身邊,摟著我,一只手輕輕的撫摩我的雙乳,我那充血膨
大了近三分之一的雙乳,在他的撫摩下慢慢消退下來。

  半小時後,我說「你先走,天就要黑了,不要讓人猜疑。」他親了我的雙
乳一下,穿上泳褲,從山後走了。

  我躺在地上,依然讓自己一絲不挂。這是我第一次連續幾次高潮,現在就算
有人來看到,我也不在乎,這感覺太妙了。這個60多歲、全身老人斑的鬼佬,
居然還能挺槍作戰!鬼佬真不簡單。

  兩天後我回到廣州,現在我是一個更成熟的少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