歎息的薔薇 (1~20) (6/6)

        第二十章 如膠似漆

  第二天上班,陳總有些心煩意亂的,他也搞不懂為什麼會這樣,昨天自己已
經佔到便宜了,還想怎麼樣?還希望素雲會一直迷戀自己?她畢竟還要顧及到家
庭,不可能長期跟自己保持特殊的關係。更何況,說不定她現在恨死我了,恨我
昨天故意挑起她的欲望,恨我趁人之危壞了她的名節。

  臨近中午的時候,陳總忽然接到素雲打過來的電話,要他中午回家吃飯,語
氣還是那麼冷冰冰的,聽不出她真實的意圖。

陳總愣了好一會,心想這唱的又是哪出啊?難道想找我回去談判,難道她還是要
我離開依晗,覺得我的人品有問題?確實,我連未來丈母娘都敢上,以後還怎麼
讓人相信我會一輩子對妻子忠誠,相信我不會出軌?陳總感覺背脊上全都是冰涼
的汗水。

  陳總心懷忐忑地打開了房門,沒想到素雲一把就飛撲到了他的懷裡,還對他
親吻個不停。陳總這下真是徹底的傻眼了,這女人是二皮臉吧,怎麼突然又變回
到了昨天上午的狀態?該不會是人格分裂了吧?

  陳總輕輕推開了她,「你昨晚不是對我不理不睬的嗎?還裝出一副凜然不可
侵犯的樣子,現在怎麼裝得那麼熱情?雲姐,你別玩我了成不成?」

  素雲嫵媚的瞄了他一眼,「哲航,我哪裡敢玩你啊,我只有乖乖被你玩弄的
份。」說完還拉著陳總的手放到自己的胸部。
  
  「你這個騷貨,是在玩川劇變臉嗎?不管你在耍什麼花樣,我先佔點便宜再
說!既然你想玩,咱倆就玩個痛快!」說完對著她熱吻了起來,還把手伸進她的
褲子裡。

  素雲呻吟了一聲,輕輕抓住他的手,「哲航,飯菜都準備好了,再不吃可就
涼了。昨晚是我不好,吃完飯你想怎麼懲罰人家都可以。」

  「我不吃飯,我就想吃你底下那顆黑鮑魚!」陳總笑嘻嘻的說。看到素雲一
臉溫柔的樣子,他終於鬆了一口氣,看樣子不像是鴻門宴啊。

  「討厭,又在取笑人家了,快來吃飯,聽話,待會雲姐才會好好的疼你哈。」
素雲拉著陳總的手,並肩坐到了餐桌前邊。

  陳總愣了一下,餐桌上擺放的居然都是自己平時最喜歡的菜肴。「清蒸桂花
魚」、「油燜大蝦」、「清炒芥蘭」,還有一碗「酸菜蘑菇湯」。全都是些比較
清淡的菜式。

  「素雲,你是怎麼知道我喜歡吃這些的?」陳總訝異的問道。

  「我昨晚問了依晗啊,當然我是假裝不經意問到的,我還怕她起疑心呢。哲
航,以前真的很對不起,明知道你不能吃辣,我每天還故意炒那麼多超辣的湖南
菜,就是為了讓你難受、讓你心煩。我再也不會這麼做了,我一定會好好的補償
你。」素雲拉住了陳總的手。

  陳總激動的吻了她一下,現在心頭的那塊大石終於放下,頓時感覺胃口大開,
興高采烈的吃了起來。素雲在一旁溫柔的看著他,還不停把剝好的大蝦放到他的
嘴裡。看到陳總吃得津津有味,素雲開心的笑了,一臉的欣慰,就像在注視著自
己的小情人。

  素雲吃了小半碗飯就說飽了,坐在旁邊以手支頤靜靜的注視著他,看來自己
的手藝還不錯嘛,顯然飯菜非常對他的胃口。素雲其實是為了保持身材,她總是
覺得自己有個小肚腩不太好看,特別是在穿連衣裙的時候。沒辦法,大部分女人
生過小孩之後都很難避免。

  看著陳總還在那細嚼慢嚥的,素雲嘟起了小嘴,心想你還要吃到什麼時候嘛,
待會你又要回公司去了。素雲忽然靈機一動,臉上露出一個調皮的笑容,一矮身
鑽到了桌子底下,伸手就去扯陳總的褲子。

  陳總愣了一下,停止了咀嚼,「你不好好吃飯,躲桌子底下幹嘛呢?」

  「我最喜歡吃香腸了,難道你不知道麼?」

說完素雲就掏出了陳總的陰莖,放到嘴裡舔吸了起來。心想先把你給搞硬了,待
會上床才方便,可以節省好多的時間。

  陳總暗罵了句騷貨,剛開始還裝作若無其事的吃飯,到後來被素雲搞得下體
一陣酥麻,漸漸有些欲火焚身了。他再也按捺不住,把素雲從桌底拉了上來,要
她脫掉褲子,背對著自己坐上來。

  素雲半推半就的,「怎麼可以在這裡親熱,還是等你吃好之後,到臥室裡去
吧?」

  陳總哪裡管她,將龜頭對準她的陰戶,雙手往前抓住她的乳房,下身用力往
上一頂,只聽撲哧一聲輕響,肉棒就沒入到素雲濕滑的小穴之中。素雲呻吟一聲,
眼神迷離,回過頭來向陳總索吻,兩人就這樣坐著幹了起來。



  陳總興奮地抽插了一陣,忽然停了下來,拿起筷子夾了塊魚肉放到嘴裡。素
雲回過頭來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心想這個時候怎麼還顧著吃東西啊,做事一點也
不專心。

  陳總又夾了一塊放到素雲嘴裡,素雲只好吃了下去,「阿航,繼續幹我啊,
人家還要,別只顧著吃啦,真討厭!」

  「素雲,你昨晚為什麼對我那麼冷淡啊?」陳總一邊繼續抽動著肉棒一邊問
道。

  「在依晗面前,我如果……啊……我如果一下子對你轉變了態度,她……她
一定會起疑心的,啊……我當然得保持之前的樣子啦,你……你不要怪我,咱們
得循序漸進才行,不能太過顯眼了。啊……再用力一點,我……我好像就要高潮
了……」素雲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

  陳總心想原來如此,她倒也算細心。陳總獰笑著把素雲的上身按到了地上,
讓她雙手撐著地板,屁股翹得老高,用後進式對她展開最後的進攻,雙手還用力
拍打著她雪白的屁股,搞得素雲大聲的尖叫著。

  沒過多久素雲就高潮了,整個人癱倒在了地板上。陳總蹲到她面前,擡高她
的一隻大腿,用側進式開始了最後的衝刺,「素雲,你中午吃得太少了,還有半
碗飯沒吃呢,浪費糧食是不對的,你待會必須把它吃下去。」

  素雲一邊呻吟一邊擡起頭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忽然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陳
總死命抽插了幾下拔出肉棒,走到餐桌前,獰笑著將精液全部射到了素雲的飯碗
裡面,就像澆了一圈乳白色的沙拉醬。

  素雲掙扎著站了起來,整理著身上淩亂的衣服,紅著臉注視著陳總,「你、
你到底想幹什麼?這、這也太變態了吧?」

  陳總喘著氣坐到了椅子上,一臉的壞笑,「那你吃不吃啊?」

  素雲猶豫了一下,又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她在陳總面前早已變成了一個溫順
的小女生,為了能夠得到他的寵愛,無論什麼要求都可以滿足他,只為了不時能
夠得到他的寵倖。

  素雲昨天上午替陳總口交之後,總算是克服了心魔,對精液不再反感,雖然
她還是覺得把它噴到飯碗裡有些噁心。可是沒有辦法,為了取悅這個情人,她必
須滿足他的要求,這樣她才能夠得到更多的歡愉。素雲就好像「漂亮朋友」裡邊
的瓦爾特夫人,已經被欲望沖昏了頭腦,對陳總產生了無法遏制的依賴和迷戀。

  素雲坐到陳總身邊,嫵媚的瞄了他一眼,用筷子把精液和米飯輕輕地攪拌了
幾下,接著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來,臉上居然還露出津津有味的表情,裝出好
像真的很好吃的樣子。

  陳總果然大為感動,摟著她的肩膀,另一隻手在她身上不停地愛撫,以示贊
許和嘉獎。

  素雲忽然夾起一小口米飯遞到他的嘴邊,「哲航,加料的米飯真的很美味哦,
你也來試一下吧?」

  陳總嚇得臉都綠了,一臉的尷尬,「我、我已經吃得很飽了,還是改天吧。
這東西很補的,我好不容易才射了這麼多出來,給女人吃最適合了,下次我也嘗
嘗你美味多汁的鮑魚哈!」說完把筷子推到她的嘴邊。

  素雲千嬌百媚的白了他一眼,三兩下將碗裡剩下的米飯扒光了,還把碗倒過
來遞到陳總面前,居然一粒都沒有剩下,就差用舌頭舔一遍了。

  「哲航,你說人家今天乖不乖?你打算怎麼犒勞我?」素雲舔了舔嘴唇撒嬌
著說。

  陳總在她臉頰上擰了一把,「讓我先喘口氣,待會我們再戰個三百回合!」

  陳總坐到客廳的沙發上,舒服地翹起了二郎腿,腳尖輕輕晃動著,嘴裡還哼
著小曲,心情甚是得意。

  素雲乖巧的為他送上報紙和一杯清香的綠茶,就像是一個賢慧的妻子。這讓
陳總有些飄飄欲仙起來,母女雙收的感覺可真好啊,一個活力四射,一個溫柔賢
慧,這要是放在了古代,自己可算是坐享齊人之福啊。

  素雲收拾好餐桌,又手腳麻利地把廚房清理乾淨,這才坐到陳總身邊,雙手
挽著他的胳膊,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

  陳總在她臉上親了一下,又看了看手錶,「我們還有半個鐘頭的時間,要不
要再來一炮?」

  素雲臉上一紅,輕輕拍了他一下,「討厭,不要說得那樣粗俗啦。算啦,我
可不想讓你太過勞累,你在公司已經很忙了,咱們聊聊天就好。」

  「雲雲你可真貼心,我真的好愛你!可是接下來這半個小時咱倆應該幹點什
麼呢?」兩人之間的稱呼真是越來越親密了,陳總再次把手伸進她的上衣之中。

  「討厭,沒大沒小的,居然敢叫人家的小名!」素雲露出了小女人嬌羞的神
態,臉上充滿了無盡的喜悅。很快客廳裡又變得春光無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