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校風雲(1-7) (1/3)

 (卷三)由於攪左一晚通宵過後,我已經攰到唔識郁咁滯,我向公司告左一
日假,跟住再打電話比偉霆,話比佢知尋晚嘅事,但我就無講我比人捉住亂摸呢
部份嘅情況,偉霆聽到後,緊張到話即刻要黎我屋企睇我,學校亦打電話比我,
話校方早上已收到警方嘅通知,跟住問我尋晚嘅事件經過,我講完之後,跟住我
話今晚會如常到學校去代課,收左線後,呀爸呀媽跟住又問我同一問題,我又再
重覆事件嘅經過,唔夠一陣,偉霆又已經到左我屋企,我又再要重覆事件一番,
呀,我要死嘞,我攤左響梳化度,我真係好攰呀,比我透一下好唔好,呀爸呀媽
見到偉霆黎左,跟住同偉霆講佢地要去飲茶同買餸,呢個時候,屋入面只係得番
我同偉霆兩個。

  偉霆見我手手腳腳都貼晒紗布,跟住就坐左響我旁邊,呢個時候,我諗番尋
晚我差的比人強左嘅時候,一陣要受保護嘅心情突然湧現,我爬起身即時攬住偉
霆,「偉霆,唔好走開!」

  我伏響偉霆懷內,我攬到佢好實,我只知道我而家係需要咁樣嘅安全感,偉
霆摸住我把長髮,「嘉雯,不如…妳唔好再去代課啦!」

  我抬頭望左偉霆一眼,「偉霆,而家的學生發生左咁嘅事,我點可以就咁掉
低佢地唔理,況且我已應承左芷堯,要幫佢呢兩個禮拜,而家亦都差唔多到左一
半,就等我代埋呢幾日課,攪埋的手尾至算啦!」

  偉霆聽到後無再出到聲。

  下午,我接到學校通知,警方會到學校搵的相關人士提供資料,我同佩儀都
番到學校,我搭住佩儀膊頭,心中亦暗暗多謝佢可以帶住警方及時趕到,傍晚,
夜校學生亦已陸續番到學校,樓梯轉角處,幾個身型高大嘅隔離班學生正神色凝
重咁傾緊電話,「大佬,呢次點算呀,肥輝比差佬拉左,唔知佢會唔會爆埋我地
幾個都有份添架?」

  為首嘅大舊正驚驚青青咁同大佬求救,電話另一便正響起一把低沉嘅聲音,
「你班死仔,話極你地都唔聽,要攪女出便大把場攪,而家走去老強不特止,仲
要有人比差佬塔埋,如果肥輝真係爆響口,你地準備定著草都得嘞,仲有呀,而
家肥輝衰左,學校的丸仔數以後要由你負責收呀,知唔知呀?」

  眾人已經嚇到腳軟軟咁,「一日最衰都係果條代課妹,如果唔係佢 cal
l 的差佬黎,肥輝又點會比差佬捉左,大佬,有無計仔等條代課妹唔好指証肥
輝呀?」

  電話另一邊靜左一陣,「而家攪成咁,唯有兵行險著,捉條女同佢拍齣沙龍
,睇下可唔可以封到佢把口先嘞,事不宜遲,呢一兩日你地就要郁手架嘞!」

  又到上堂時間,我入到班房後,成班學生已經收到消息,正鬧哄哄咁討論緊
呢件事情,眾人一見到我,即時起哄咁問我,「Mandy 姐,詠姍而家點呀
?」

  「Mandy 姐,知唔知係邊班人做架?」

  「Miss,妳點樣可以搵到佢地架?」

  我呆呆望住佢地,跟住正諗緊點樣答佢地至好,「各位先靜一靜,大家都知
道我地班上有一個女同學尋晚發生左一的不幸嘅事,我知道大家日頭都已經係出
黎做野嘅成年人,所以我想大家都要明白,如果我地再響度討論呢件事嘅話,就
等同向呢位女同學身上嘅傷口灑鹽,所以,我地而家都係開始上堂好的!」

  一眾男生聽到後正向我報以噓聲,但幾個女同學就認同我呢個做法,正企響
度向我不斷鼓掌,其他女同學見到,亦加入一齊附和嘅行列。

  放學嘞,偉霆今日揸左車黎接我,好快,已經到左我屋企嘅樓下,今日真係
好攰,我同偉霆揮手後,我就向住屋企大堂行去,「林小姐!」

  住隔離座果個婆婆嗌住我,「婆婆,咁夜仲出街買野?」

  婆婆笑住話,「係呀,今晚我孫仔話黎食飯,所以咪出街買的餸比個孫仔囉
!」

  呢個婆婆響村內經常夜晚四處去執紙皮去賣,我見佢咁老都仲要捱得咁辛苦
,曾經都問過佢點解的屋企人會比佢咁做? 婆婆無講咩原因,只係話佢仲有一
粒孫仔,不過就唔係同佢一齊住,但間中會番黎比的錢過佢,我見婆婆咁慘,所
以自始我響屋企會留番一的舊報紙同雜誌比婆婆,有時響街見佢推住部車,間中
都會幫下佢手。

  呢個時候,電話響起,「Miss 林呀,我係詩詩,唔好意思呀,我剛剛
發覺我唔見左個銀包,所有証件同錢都無晒,而家我響街度都唔知點算好?」

   班上嘅學生詩詩打比我,我答番詩詩,「咁妳首先去警局度報案先,跟住
再問下身邊的朋友借的錢再搭車番屋企味得囉!」

   電話再傳黎詩詩喊住咁講,「Miss 林,我而家都無朋友響身邊,電
話又就黎無電,我都唔知點算,不如妳出黎幫下我丫!」

   唉,仲諗住早的番去沖涼瞓覺添,早知唔鬼比個電話號碼佢啦,我唯有又
腳軟軟咁搭車出去詩詩所講嘅地方搵佢。

  收左線後,詩詩正戰戰兢兢咁向住身前嘅人講,「我已經叫左佢黎嘞,咁我
走得未呀!」

   原來詩詩剛同隔離班嘅一個共犯大舊行埋無幾耐,今次大舊一班人就襯機
利用詩詩引我出黎,「做咩咁快走啫,一陣仲有場好戲睇,不過而家我地先行埋
一便等住開場先啦!」

   大舊夾硬拉住詩詩行到舊樓暗角樓梯處,「大舊,唔好啦,我好驚呀,比
我番屋企先啦,嗚…」

   大舊懶理詩詩,兩人去到暗角處,大舊先將詩詩按低趴響木箱之上,跟住
再從後揪起詩詩條短裙,底褲已經扯左落黎,詩詩正喊住咁向身後嘅大舊講,「
大舊,唔好咁啦,比我走啦好唔好……」



   未等詩詩講完,一條火熱巨棒已經插緊入詩詩嘅陰道之內,「呀…呀…大
舊,唔好咁啦,我好痛呀,好痛……」

   抽插動作已經開始,詩詩正靜靜咁趴響木箱上流住眼淚,任何大舊響佢身
後對佢施以淫威,「呵…呵…呵…好舒服,好舒服呀……」

   抽插左一輪,濃精已經響詩詩體內爆發,一個冷震,大舊經已響詩詩身上
發洩完畢,可憐詩詩仍然趴響木箱之上,身後嘅白液正沿住大腿內側不斷向下流
出。

  「唔該前面有落!」

   落左小巴後,我正搵緊詩詩嘅蹤影,我打佢手電,但電話又唔通,唉,我
唯有響附近行黎行去,睇下見唔見到詩詩啦,「詩詩,詩詩,妳係邊呀……」

   暗角處,十數隻發住光芒嘅狼眼正屏息以待咁向住我呢隻獵物虎視眈眈,
「詩詩,詩詩……」

   一個手勢,群狼正要展開行動,呢個時候,一隻強而有力嘅手突然拉住我
,「快的跟我走!」

   我一邊拉番住隻手,一邊正大嗌,「放手呀,你係邊個呀? 你做咩拉住
我呀?」

   我望清楚,哦,係李文迪,呢個時候,我發覺身後正有一班人向住我呢個
方向衝緊過黎,文迪再向我大嗌,「妳仲唔走,係咪想死呀……」

  嘩,救命呀,雖然唔知咩事,但我知道呢一刻再唔走就真係大件事,文迪係
咁拖住我走,但後面嘅人好快已經衝到上黎,「呀……」

   電光火石之間,文迪已經轉身同佢地大打出手,打鬥異常激烈,我嚇到縮
響欄杆一便,眾人出手好狠,但李文迪似乎亦都唔弱,突然,文迪再衝到我處拉
住我手,「快的跟我走!」

   我地係咁走,已經到左小巷轉角處,「快的上車!」

  文迪一個飛身已經跳左上架泊左響度嘅電單車上,我亦跟住爬上車尾,後面
殺聲已經迫近,「嘩,追到黎嘞……」

   逢一聲響,電單車即時好似火箭咁向前衝去,我望一下後面,班人正好剛
剛追到,但亦睇住我地架車經已火速咁而遠去。

  我攬住文迪條腰,電單車已經駛到好遠之處,跟住響一處僻靜嘅海邊停低,
我爬左落車,但見文迪正按住身上各處咁跟住落車,佢似乎亦都受左傷咁,「到
底發左生咩事? 你可唔可以老實咁話比我知!」

   我好唔客氣咁向住佢問,原來文迪本身係大舊嘅敵對黑幫份子,今次大舊
嘅計劃無意中傳到佢耳邊,呢晚佢就靜靜咁跟住大舊一眾等人,但估唔到佢地咁
快就決定響今晚就郁手,我聽到佢講大舊要同我拍裸照要脅我唔指証肥輝嘅計劃
,我驚到即時全身正打緊泠震,「咁,你…點解…要幫我…」

   我仲震住咁問佢。

  文迪擺左支煙,跟住吸左兩淡之後就再同我講,「仲記唔記得住妳隔離座執
紙皮果個呀婆?」

   我望住佢,之後佢再繼續講,「果個係我呀婆黎架,我響好耐之前已經知
道妳係識佢,有時夜晚我番黎亦見過妳幫佢推架紙皮車,我問呀婆妳係邊個,佢
同我講妳好好心,成日都比的報紙雜誌佢賣,有時又幫佢推下車,所以今次當我
知道佢地要對妳不利,我先至會出手幫妳!」

   我呆望住佢,見佢額頭同身上各處都受左傷,遠處有間便利店,我叫文迪
先坐一陣,我走去便利店買左一的膠布同藥水後,跟住跑番過黎同佢包紮傷口。

  望住佢身上因我而受傷嘅位置,一陣抱歉嘅感覺正湧上心頭,我好細心咁同
佢包紮住,呢個時候,我瞄到文迪正凝視住我,我有的尷尬,跟住我就好快咁同
佢包紮完畢,「點都好,呢次我真係要多謝你,如果唔係你,今晚我都唔敢想像
我嘅遭遇會係點樣!」

   但一諗到今晚之後佢地嘅計劃雖然失敗,但總唔會就咁輕易將我放過,唔
得,都係要去差館報警先為上策。

  警署內,我同文迪一五一拾將今晚所發生嘅事情同大舊嘅計劃講比警察知道
,警察亦根據我地嘅資料,第二日將大舊等人全部拘捕,呢日下午,我同文迪去
完警署認人之後,偉霆已經黎到警署門口,偉霆見我同文迪一齊行出警署,突然
好緊張咁走黎將我同文迪拉開,「偉霆…」

   兩個男人正互相對望住,偉霆望到文迪衫袖邊嘅紋身圖案,「原來又只係
一個古惑仔,嘉雯,我同妳講叫妳唔好再去代課,妳就硬係唔聽我講,妳睇,而
家就惹埋晒一的唔三唔四嘅人,都唔知對妳有咩居心,妳而家跟我一齊去學校取
消代課,以後唔好再群埋呢的人一齊,話唔埋佢都係想響妳身上打主意都唔定…

   文迪依然木無表情咁,「咁,Miss Lam,我睇我都係走先,唔阻
妳地,拜拜……」

   文迪講完就轉身離去,偉霆嘅怒氣仲未消除,「話你知呀,妳唔好再痴埋
我女朋友度呀,死古惑仔……」

   我已經忍無可忍,我一怒之下推開偉霆隻手,我同佢響警署門口嗌左一場
大交,跟住我就自己搭車番左屋企,傍晚,我依舊番去學校度代課,偉霆實在太
過份嘞。

  舊樓內,一個中年男人正揸住部手機,手機上正顯視住我同文迪嘅相片,身
邊嘅人正同中年人講,「大佬,就係呢條代課妹同隔離堂口嘅李文迪報串,而家
夜校我地的人差唔多比差佬塔晒,的生意又去晒對家度,的丸仔數又無人負責收
,班夜校仔又借的咦唔肯找數,大佬,呢鋪真係損失慘重!」

   中年人無出到聲,但眉頭正一片深鎖,似乎正諗緊下一步嘅步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