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家庭之纾茗的十八歲生日 (2/3)

  (六)

  父女倆回到旅館後,舒服的泡了一次溫泉水,洗淨身上的汗臭,接著又在水
中性戲一番後,很快地便接近了中午12點的退房時間。纾茗的生日其實是在下
個禮拜一,但阿明想在周末幫她慶祝,便提前帶她出來玩。

  兩人退房後,阿明便帶著女兒前往市區逛街購物,並看了場電影,享受一頓
豐盛的晚餐,讓纾茗感到自己十八歲的生日是如此的幸福。晚上八點多,兩人吃
完晚餐後,阿明開著車在市區內移動著,纾茗坐在駕駛座旁的前座慵懶的躺著。

  纾茗看著阿明的側臉,舒服的說:“唉,爸爸,你知道嗎?”

  “怎麽了?”

  “我的朋友在十八歲生日時,沒有一個是和自己的爸爸過的唉!”

  “那她們都跟誰一起過呢?”

  “有的是跟一群朋友出去狂歡呀!但有男朋友的人,都碼是跟男朋友一起慶
祝。”

  “那爸爸是你的男朋友嗎?”阿明看著前方的路況,但不時地瞄向旁邊的女
兒,看著她雪白的雙腿。

  “爸爸就是爸爸呀,人家又沒有男朋友。”纾茗嬌笑著說。

  “那你的朋友們會和她們的爸爸上床嗎?”

  “才不會呢!別人的爸爸都很好,才不會強奸自己的女兒咧!”纾茗向爸爸
做個鬼臉。

  此時阿明將車轉入一個巷子內,並且停了下來。纾茗以爲回到家�了,但當
她擡頭看著窗外,發現是陌生的街景,便轉頭向爸爸說:“咦?爸爸你怎麽停下
來呢?這是哪呀?”

  阿明轉過頭來撫摸著女兒的臉龐說:“爸爸還幫你準備了一個生日禮物喔!

  是其他人都不會幫女兒準備的禮物。“阿明溫柔的看著女兒。

  “爸爸你在說什麽?什麽禮物?”纾茗疑惑的問著,並且感到自己的心跳越
來越快。

  “是一件很棒的禮物喔!你以前還跟爸爸、媽媽要了好幾次呢!”

  “是什麽?是什麽?可是爸爸你爲什麽要帶我來這?”

  “來!先別問。”阿明將頭湊過去,伸出舌頭吻著女兒。纾茗閉起眼睛,張
嘴回應著爸爸的熱吻。

  “扣扣扣……”從窗戶上傳來的敲擊聲讓車內的父女倆分開嘴唇,纾茗回頭
往窗外一看,媽媽曉書正對著自己微笑著。曉書穿著一件三色碎花布料剪裁的洋
裝,並穿著深黑色的套腿絲襪,一頭長發在窗前飄逸著。

  “媽媽?!你怎麽在這�?”纾茗看著窗外的母親,發出驚訝的聲音。

  “小茗你們到了啦?媽媽等你們很久啰!”阿明放下車窗,曉書將頭伸入車
內,笑著看著車內的兩人。纾茗想到嘴唇上還流著爸爸的口水,並且看到媽媽對
著自己露出暧昧的微笑,就不禁害羞起來。

  “好了,小茗,下車跟著媽媽吧!”阿明笑著對女兒說。

  “下車?要去哪呀?”纾茗疑惑著,拿起放在後座的外套。曉書打開前座車
門,等著女兒下車。

  “爸爸你不下來嗎?”纾茗看看爸爸,似乎沒有動作的意思。

  “嗯,爸爸不去。”阿明露出暧昧的微笑,接著認真的對妻子說:“老婆你
要好好照顧小茗喔!我明天早上來接你們,時間你知道。”

  “什麽?”纾茗聽到爸爸說的話,感到自己的心跳聲越來越大。

  “好啦!我知道,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小寶貝的!”曉書向丈夫媚笑著,等纾
茗下車後,便將車門關上。

  “小茗,好好慶祝你的生日吧!”阿明說完便發動車子揚長而去,留下伫立
在街頭的母女倆。

  “媽媽……這是怎麽回事?你怎麽會在這�?”昏暗的路燈下,巷內毫無其
他的行人,纾茗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哪�。她看著媽媽露出的暧昧笑容,心中泛
起異樣的感覺。

  “來,跟媽媽來!”曉書拉著女兒的手,示意她別問問題,纾茗隻好跟著媽
媽快步的往前走。曉書從側邊看著女兒晃動的胸部,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便
開口問著女兒:“你跟爸爸玩這兩天,應該有避孕吧?”

  “嗯?有呀,昨天才貼過的。媽媽你怎麽問這個?”

  “嗯,那就好。”

  曉書帶著女兒轉入一棟社區公寓,門口的警衛看到是曉書,問都沒問的便讓
她們進去了。纾茗牽著媽媽的手,心中坎坷不安,暗暗猜想自己會被帶到哪�。

  兩人走進社區內的一棟建築物,進入電梯,曉書按下“12F”的按鈕,電
梯緩緩地往上升起。

  “媽媽,我們要去哪�呀?”纾茗還是忍不住地開口詢問。

  曉書看看女兒,冷不防的將纾茗摟在懷中,吻著女兒的雙唇。母親塗著豔紅
胭脂的嘴唇緊緊覆蓋著女兒粉紅的雙唇,兩人舌頭激烈地交纏著。曉書邊吻著女
兒,還一邊用手隔著裙子撫摸纾茗豐滿的臀部。

  “叮!”一聲,電梯門往外分開,曉書也離開女兒的嘴唇,纾茗更是疑惑不
安的看著媽媽。

  “小茗你的反應還不錯,還可以跟媽媽親親,等等你就知道了。”曉書將女
兒拉出電梯,往走廊的一端走去。曉書牽著女兒的手在一扇普通的住宅鐵門前站
定,她繞到女兒後方低聲對纾茗說:“妹妹,媽媽先暫時把你的眼睛蓋起來喔!

  我數123才放下。“

  纾茗看著媽媽的眼神透著興奮,彷佛猜到了等等會看到的事物,不由得點點
頭,身子微微的顫抖著。曉書按了按門旁的電鈴,接著便將雙手繞到纾茗的面前
將她的雙眼遮住。

  “1……2……3!”

  “啊啊……媽媽,這是?!”

  當纾茗聽到耳邊“3”的聲音時,曉書將手放下,迎入她眼內的是門後站著
四位赤裸著身體的男人,他們都露出好色的眼神看著門外露出驚訝表情的少女,
四根勃起的肉棒毫不隱藏的讓纾茗看得一清二楚。

  “小茗,你這兩天和爸爸玩得很快樂吧?但接下來還要更讓你快樂的喔!這
是你的生日Party!”曉書順著女兒的眼神看著前方的男人,摸著他們的肉
棒,輕聲地在女兒耳邊低語。

  四位男人中,其中一個特別粗壯的男人看著纾茗說:“你就是纾茗妹妹吧?

  我們等你很久啰,你是今天的壽星呢!“說完哈哈一笑,不等纾茗反應,便
將她攔腰抱起,在其他人的簇擁之下往客廳走去。

  門外的曉書聽到女兒的尖叫,不禁吐出舌頭滑過嘴唇,微微一笑,進門後將
鐵門輕輕地扣上。

  “妹妹你身上好香喔!”被男人抱起來的纾茗,渾身發軟無法動彈,隻能任
由其他男人在自己身上亂摸,有的手揉捏著她的乳房,有的手則探入她的裙內摩
擦著陰戶。

  “唉唉唉,你們客氣一點,妹妹可是今天的生日壽星唉,不要這麽猴急。”

  抱著纾茗的男人笑罵著,但看著她的表情卻十分兇惡,讓少女不禁害怕得微
微發抖。

  衆人很快的來到寬廣的客廳,寬廣的空間中擺放著三組三人座的沙發,到處
都擺放著各種顔色的軟墊,在沙發的後面還擺著一張單人床大小的軟墊。在沙發
上還坐著兩個赤裸的男人,其中一名臉上充滿皺紋、看起來年紀頗大,身材肥胖
的男人前跪著一名赤裸著上半身、下身穿著米色內褲的年輕美女,正低頭幫眼前
的男人激烈的口交著,雙乳不停地晃動。

  纾茗看到客廳內還有人,不禁開始暈眩,無法想像等等會發生的事。雖然從
小生長在淫亂家庭,但女孩一向被父親保護得很好,沒有跟外人性交過。雖然纾
茗已經看過包括媽媽曉書在內的許多群交影片,但對多人群交的真實情況依然充
滿著想像。

  在客廳沙發上的另一名身材細瘦、留著小胡子的男人看到纾茗被抱進來後,
拍拍手說:“喔喔,我們的小客人來了,來來來!”抱著纾茗的粗壯男人便坐到
沙發上的細瘦男人旁邊,讓纾茗橫躺在兩人的大腿上。



  “嗚嗚嗚……嗯嗯……”細瘦男人先用手摸著纾茗的嘴唇,再低下頭開始親
吻著眼前慌亂的少女,纾茗隻能瞪大眼睛,張著嘴巴讓男人品嘗著自己的舌頭及
口腔。

  纾茗在親吻中,感到下半身的裙子被往上翻開,內褲被粗暴的往下拉開,冰
冷的空調感覺讓她知道自己的下體已經暴露在客廳衆男人的視線內,歡呼聲在四
周響起。

  “妹妹的小肉縫好漂亮呢!”

  “對呀對呀!你們看,已經濕濕的,閃閃發光呢!”

  “這麽年輕就不是處女了,妹妹真敢玩!”

  “聽說她是被親生爸爸強奸的,真的嗎?”

  “她媽媽就在你後面,不會自己去問喔?”

  “幹,我要先舔舔看,看看騷不騷!”

  纾茗的雙手被男人們架住,讓她毫無遮掩的可能,隻能無力的感到從下體傳
來的陣陣摩擦感,接著肉縫被翻開,一根不停亂動攪弄的舌頭伸入肉縫間,不停
地上下舔弄著。

  屈辱感猛烈地沖擊著纾茗,男人們各種粗暴的抓弄更讓纾茗感到極度害怕,
雖然被親吻著,但眼角漸漸地滲出水滴來。

  “纾茗妹妹乖喔,別怕,專心跟叔叔親親。”親吻著纾茗的細瘦男溫柔的舔
舐著纾茗的眼角的淚水,在用舌頭輕輕地舔著臉頰,再回到纾茗的嘴唇上,讓她
逐漸安心下來。

  纾茗的上衣被一名男人用力地扒開,斷裂的扣子落在地上,少女雪白的乳房
映入男人們的眼中,讓他們高聲歡呼著。

  “哇操,這妮子的奶真大!”

  “對對對,比她媽媽還要大!”

  “看起來又軟又嫩,老子受不了啦!”

  一名男人猥瑣的伸出舌頭,舔著纾茗光滑的乳房表面,其他人也分別伸手加
入,不停地揉捏著眼前的大奶。

  此時正在舔著纾茗下體的男人,興奮地將頭完全埋入少女的雙腿間,用盡各
種方法口淫著纾茗嬌嫩的肉縫,讓她不停地扭著下半身,微微痙攣著。

  “妹妹真可愛呢,好像蝦子喔,一直跳來跳去!”

  “小王你再用力點,讓妹妹動得更厲害!”

  “小王你要不要舔妹妹的菊花呀?讓我也親親妹妹的嫩屄吧!”

  “幹,看得我都忍不住了,能不能先幹一炮呀?”一名長相猥瑣、皮膚黝黑
的男人,用力捏著纾茗脹紅勃起的乳頭,一面用手搓著自己的肉棒,等不及的便
想插入眼前的嫩肉。

  “呦!小黑你想幹,要不要先幹我呀?”此時曉書走進客廳,她已經將身上
穿的碎花洋裝脫下,白皙的大腿上穿著黑色網襪,用兩條扣帶吊在蕾絲腰帶上,
除此之外曉書沒有穿著胸罩及內褲,白嫩的乳房微微在燈光下顫抖著。

  “啧!平常幹你都幹煩了,你女兒來,當然要先幹你女兒呀!”小黑伸手捏
捏曉書的乳房,便又將注意力放在纾茗身上。

  曉書嘟起嘴巴,搖著屁股坐到另一座沙發上,挽著正在被口交的年老男人的
手臂說:“老大,你看我女兒怎樣?還可以吧?”

  被曉書稱爲“老大”的男人從纾茗被抱進來後,就一直盯著纾茗被淩辱的癡
態,此時聽到曉書的詢問,便說:“嗯……確實不錯,長相還可以,清純中又帶
著天生的媚態……身體的反應也還可以……嗚嗚……”

  老大將正幫自己口交的女子推開,肉棒上滴滿了透明的口水。年輕女子看著
老大和曉書,露出惶恐的表情。

  “小慧你別怕,老大隻是怕射出來而已。”曉書向年輕女子小慧甜甜一笑,
伸手摸著老大的胸膛:“那,我們要照安排好的來進行嗎?今天可是我女兒的生
日Party呢!”曉書大膽地挑逗著老大,但語氣中也帶著些微敬畏。

  老大笑了笑,點點頭,曉書便對小慧說:“小慧去把蛋糕拿來,還有你記得
你要負責攝影吧?”小慧點點頭,便站起來去了。

  “唉,你們玩夠了沒?這些臭男人們!”接著曉書向正在玩弄女兒的男人們
喊著:“先來切生日蛋糕吧!”男人們聽到曉書的聲音,不由得回頭看著老大和
曉書兩人。

  在老大的注視下,在纾茗身上撫玩著的手停下了動作,往旁邊沙發及地上坐
下。纾茗的嫩臉幾乎已經被眼前的細瘦男人舔遍,雙眼失神的看著前方,細瘦男
人聽到曉書的說話後,便將纾茗扶起來,坐在自己旁邊。

  曉書看著幾乎全身赤裸的纾茗,身上充滿各種紅腫的捏痕和口水的痕迹,母
愛讓她先是微微歉疚著,但各種淫亂的想法湧上心頭後,卻又讓她興奮不已。

  “小茗,我們要幫你切蛋糕啰?你有聽到媽媽的聲音嗎?”

  “嗯嗯……嗯?切蛋糕,要切什麽蛋糕?”還在恍神的纾茗搞不清楚狀況,
呆滯的說。

  “你們看,都是你們猴急的一直玩,如果把我女兒玩壞怎麽辦?”曉書看著
女兒失神的臉,笑罵著其他男人。

  “都是Agnes姐你把妹妹生得這麽正呀,我們當然忍不住了。”一名看
起來頗爲年輕的男人笑著說。纾茗漸漸地回過神來,但身體赤裸著和從兩旁傳來
的男人氣息,讓她怯生生的不敢亂動,隻敢用眼神四處亂瞄。

  此時小慧捧著一個塗滿了白色鮮奶油的蛋糕回到客廳,放在纾茗面前的茶幾
上,精美的蛋糕上沒有插著蠟燭。她將蛋糕放下後,便往旁邊蹲下,身旁的男人
見狀便伸手摸著她的乳房和磨蹭她的雙腿間。小慧對男人的戲弄沒什麽反應,拿
起一旁的手持DV攝影機,開啓電源,將鏡頭對著纾茗。

  “小茗呀,今天是你的十八歲生日喔!這些是媽媽的同事,我們一起幫你慶
祝生日!”曉書向女兒笑著說。而纾茗看著桌上的蛋糕,露出緊張的眼神,而所
有男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赤裸的纾茗身上。

  “你看,坐在媽媽旁邊的是公司的導演之一,我們都叫他老大,媽媽會進公
司就是因爲他介紹的喔!媽媽也演過很多老大導的片。”

  纾茗順著曉書的手勢,看著媽媽身旁的老大,尴尬的笑了下,不知道該作出
什麽回應。不過曉書也不等纾茗反應,便繼續指著纾茗身旁的男人說:“小茗你
看,剛剛跟你親親的是Jack,剛剛抱你的則是金剛,他們都是公司�的招牌
男優喔!”纾茗不敢轉頭看著兩人,但仍然感受到左右兩人灼熱的眼神。

  “另外三個人就是小王、小黑和阿輝,他們也是公司的男優。”

  纾茗用眼角瞄過周圍的男人,思考著爲什麽他們不是“招牌”男優。

  “小茗,你再看看旁邊的美女,她叫小慧,是我們公司的新人喔!她不是女
優,而是老大的秘書。”

  纾茗看看小慧,小慧放下攝影機對她微笑著。纾茗心想,小慧的年齡應該跟
自己差不多吧,不知道她幾歲?

  “好啦,廢話結束啦,我們來唱生日快樂歌,大家準備喔!”在曉書的鼓動
下,衆人靠近纾茗,開始邊拍手,唱起生日快樂歌。纾茗在衆人的包圍下,聽著
五音不全的歌聲,發出“咯咯咯”的嬌笑,豔麗的神情讓男人們精神一振,更是
賣力地大聲唱著。

  “祝∼∼小茗∼∼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唱完最後一句,
衆人熱烈地拍拍手,纾茗露出嬌美的笑容說:“謝謝各位!”

  “那我們來吹蠟燭啰!”

  “咦?媽媽,沒有蠟燭呀!”纾茗看著蛋糕,疑惑的問說。

  曉書向女兒抛個媚眼,笑著說:“來,過來媽媽這�,小茗你要吹的是……

  大支的雞雞蠟燭喔!“纾茗聽到媽媽這樣說,瞬間泛紅雙臉,其他男人則跟
著歡呼,並捧著肉棒接近露出慌張表情的性感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