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愛的性愛才是最爽的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 生與死的距離
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 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 愛到癡迷卻不能說我愛你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 我不能說我愛你
而是 想你痛徹心脾卻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 我不能說我想你
而是 彼此相愛卻不能夠在一起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不是 彼此相愛卻不能夠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愛無敵卻裝作毫不在意……
                       摘自網絡,以此紀念我那曾經無比刻骨銘心的愛

這段經曆本不足爲外人道,那純屬我和她曾經的世界。但是我擔心那已經逝去的一切會隨著時光慢慢地從我腦海中淡出,使我以后再也無法嗅到那種幸福的味道;或者,隨著時光的推移會越來越加上主觀的臆想,使現實的回憶變成了誇大的幻想……當所有的感覺都沈積在心里又不能向人訴說的時候,寫作是唯一的出路。雖然,很有可能,對幸福的美好回憶會使人對現實更加不滿足,但,我沒有第二條路可選了……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我的新公司培訓上。我盡量真實地描述第一次看到她的感覺,但恐怕不能,因爲,即使現在的我每每想起,心里還是不由自主地格登一下。那是一種什麽感覺呀,仿佛身邊的所有人一下子全都消失了,課堂變成了陽光燦爛的野外,七彩的小花點綴著嫩綠的草地,而她就站在一棵蒼勁的榕樹下向我微笑……我一下子明白爲什麽電影里爲什麽男女主人公幸福地會面時會旁若無人了……
培訓有那麽幾天,因爲是新人,不管上午還是下午,我總是早早地來到課堂,故作認真地聽著已做了兩年的業務。而她,好象每天都遲到,不緊不慢的樣子,優雅地踱進來,左右瞟一眼找個空位然后隨意地坐下來。然后,不到結束的時候,她早已離開了。那時我想,對她而言,工作無非是個消閑的手段吧。
她和我一個部門,但她比我們早到了大半年,俨然一個老員工似地和我們打著招呼。這些都很正常,我心里想,老員工,嗯。接下來發生的一件小事,可能是我和她命運中最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但它卻徹底地改變了我的生命軌迹……
記不起是她要求或者是我主動提出,給她占個位置。我想應該是后者,以她一切無所謂的態度,自然是不可能在乎一個位置的。從此之后每天的培訓,或早或遲,我的旁邊就有她那引衆男人涎慕的身影……培訓的時候,我更大的興趣是放在與她的閑聊上。我記得有一個約定,也是我們的故事中十分關鍵的一個約定,那就是:培訓結束后她請我吃飯,作爲我爲她占位置的獎賞。
培訓結束了,我隨即也出差了。吃飯的事也擱置了。
那頓浪漫的晚餐,一個月后如期而至……
東湖賓館的觀湖餐廳里,兩位美麗的馬來姐妹在輕吟美妙的英文情歌,周圍坐著的多是碧眼黃發的外國人,服務生若即若離地給客人服務。遠處是廣闊的東湖了吧,是70年代根據周恩來等的特別關照,重點建設給香港供水所用的水庫呀,青山綠水在垂暮的夜色中休憩。
晚餐很美味,氛圍也特別好。我們邊吃邊聊,吃的聊的內容我都沒了印象,我只知道當時我全部的注意力都用來欣賞與那調調十分和諧的她了……她的美麗常帶盈盈笑意的眼睛,她那女人味十足但絕非故作的姿勢和動作,她的櫻桃小嘴配上豐滿而性感的嘴唇……
需要說明的時,從此以后,她這個形象長久地占據著我的腦海,無論有意或是無意,總會常常定格在我發呆的內容之中,如此的熟悉,如此的真切,仿佛伸手可及……
吃完飯后,我們到外面隨意走了走,餐廳外面就是一個露天遊泳池。只有幾個人在那里優閑的嬉水。這個地方,留下了我們第一條未曾實現的約定:她要我陪她遊泳還要教會她。泳池還算不錯,但我想起美麗的海灘,我對她說,找個機會到海灘去吧,到海里才叫遊泳,她答應了。記得我們的眼中都是期盼的神情,只是未曾想,如此簡單的一個約定,現在居然還沒實現……
白色的車子很配她,她開車的姿勢和動作,就象坐在梳妝台前化妝一樣女人味十足,我喜歡她開車的樣子。她說,等我拿到駕證之后,她就讓我開,而她坐在旁邊“指導”……現在,我已經從本田換成了保時捷,但不管哪一輛,都沒有她那輛捷克工廠出品的小車那樣有味道。
她是北京人,標準的北京腔。在這個南方的都市,聽膩了港台腔的“國語”,她的話語就象最美妙的音樂……她發呆的樣子也很可愛,象個小孩子似的用手指纏著黑發,從發梢纏到發根然后松開,再纏一次;或者,把幾絲頭發的發梢送到唇邊,用門牙輕輕地咬……
在嘈雜喧嘩的的士高里,我們就瘋狂起舞;在飄逸動人情歌的酒吧里,我們就竊聲細語。她知道的酒吧真多,大的小的熱鬧的安靜的臨海的封閉的,她帶我去過好多個。在我們第一次去的那個酒吧里,我們伴著美妙音樂默契旋轉,但我的心跳分明尤如急鼓。第一次的親吻,就定格在那麽一個霓虹搖曳的慢舞中……
我們第一次喝得有點多,大概一點多,我們出了酒吧,那時候沒有醉駕入刑的說法,她想送我回家。坐在車上,我們情不自禁又摟在一起,火熱的嘴唇,漸漸把我們倆融化……我顫抖著撫摸她的臉,她的頭發,她的光滑的頸和肩。我的胯下已經聳立,我有點莽撞地開始隔著衣服揉摸她的雙乳。
她先是下意識的向后縮了一縮,然后嘴里還是不由自主地發出了“哦”的聲音。她的反應,讓我大膽地把手從她本來就薄如蟬翼的夏衣下伸了進去,我的嘴唇,也離開了她的櫻桃小嘴,輕輕地吸嗫她的耳垂。我的右手已經把她的胸衣推高,然后再回來抓住她的乳房,她再次無法抗拒地發出了另一聲“哦……”這讓我再也控制不住,我從副駕上站起,騎坐在她身上,我的雙手,也一齊拿捏她那高聳但卻極有彈力的雙峰。她也有點沖動起來,把手伸進我的背上撫摸,然后把我的頭按到她波濤洶湧的胸前。
我不失時機地含住一顆小櫻桃,用舌尖去輕碰敏感的地方。她再也受不了,嘴里含糊不清地說,“我們到后面吧!”我一把拉開前車門,跳了下去,然后把她抱入懷中,送入后座。
沒有舔她下面,也沒有她給我吹蕭,只有心跳得象大鼓在擂。沒有赤條條地擁抱,沒有故作羞澀的抗拒,她很配合我把小小的柔軟內褲從裙子內除下,她也很麻利地把我的外褲和內褲褪到腳跟下。我的家夥已經堅挺得象鐵疙瘩,而且它直挺挺的向上指向天空。我記得她還輕輕的拍了一下它,說“還挺漂亮的,就是偏左了點兒”。呵呵,盡管它有點跑偏,但它準確無誤地找到了歸宿地,而且,那里熾熱濕滑,使它毫不費勁地撞進港灣!這下,算是徹底點燃了她的彈藥庫,她激動地自已托起雙峰,用手指撥動峰尖,下身迎合著我的沖擊,眼神漫無目的地遊離,而嘴里,不得不用力咬緊嘴唇,壓抑著越來越高亢的聲音。
車廂不大,我們情欲的味道彌漫在這狹小的空間。雖然是淩晨,但停車場里仍不時有人或車通過。每當這個時候,我便減少下身聳動的幅度,只用更加粗硬的活兒,研磨她的靈魂深處。而她雖緊張地盯著車窗外,但身體的敏感與爽快卻無法表達,難受得把我那里夾緊再夾緊。人或車一走遠,她便再次緊閉雙眼,任憑長長的氣息從喉嚨深處迸發出痛快的叫喚。
車子越抖越快,我們都已忘記身處何地,快樂的頂點正一點點逼近!突然,她頭用力一仰,身體頓然僵住……我知道她已到達頂峰,于是我也停下動作,任她享受這美妙一刻。半晌,她回過神,無比妩媚地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地小聲說,“我來了”……我更加憐愛地擁吻她,氣她說,“我可還沒有”。她輕輕咬了一下我的嘴唇,嗔怪的樣子真是萬分受用。于是,我仍在她體內的東西再次輕輕抽動,她又迎合著我的節奏。我的汗水,慢慢滲出額頭、后背。而她的下面,更加水汪汪濕淋淋。這一次我再沒有停頓,酣暢淋漓地把精華送入她的最深處,在我頭腦一片空白之前,我聽到她斷續的抽搐以及零星的字句:“我……丟了”。
在我回過神的時候,我們倆還是緊緊地貼在一起,只不過不同的是,她的小腿不知道何時開始是挂在我的肩上……她也注意到了,不好意思地把腳拿下,憐愛地看著我,問道:“累壞了吧?”我回她:“累倒不累,受傷了。”她很緊張地支起身子說:“哪里?要不要緊?”我輕輕地把將軟未軟的家夥抖了抖,說:“這里呀,被人放氣了,你看變小了!”
她自知上當,馬上粉拳砸了過來。“哼,你好壞,不理你了。”
……
在這個海濱城市,看海是一種便利的享受。我們曾在繁花簇錦的海濱大道旁吹那鹹鹹的海風;我們曾相擁著觀賞港灣中船燈點點的海景;我曾摟著她從高高的陽台上看那波光鱗鱗的海浪……而最浪漫的那一次,是我們半夜把車開到南澳,就在海邊,半開著車窗,聽那浪起浪退,看那滿天星斗。我們沒有做愛,只是就那樣聽著最美的海浪聲,一直親熱到太陽從海上升起,那絢麗而絕美的霞光,把大海,薄云,岩石,汽車和我們都染成了蛋黃般的橙紅色……



我們對美味都很有興趣,西式佳肴、長沙米粉、新疆大盤雞、陝西羊肉泡馍都在我們的快樂時光中留下印象。她說她不會做菜,她家都是保姆做的。可是,我覺得她親自爲我做的清蒸桂花魚和西紅柿湯卻是如此讒人……有一次,我們把蛋糕的奶油抹在對方胸前,肚子和那里,我們嬉笑著,打鬧著,一一舔去對方的奶油,舔到那里的時候,我們互相都使壞,格格的笑聲逐漸變成喘息聲,呻吟聲,然后變成了壓抑不住的顫抖,和有節奏的哼哼,直至最后變成她的長長而無比滿足的一聲“噢……”,以及我的短促一聲低吼……
她喜歡看電影,我也喜歡,特別是到電影院去看。在電影院的感覺真好,最適合戀人了。我們一起看過《角斗士》和《一聲歎息》……有一次,我們在電影院特意選了最后一排,那天又很巧沒什麽觀衆,我們邊看邊撫摸對方,我先是隔著衣服摸她的胸,后來我又伸進胸衣去直接挑逗她的小櫻桃,等她實在忍不住了,我就伸進她的裙子,扯開小內褲,撩撥她的水簾洞和洞口的小豆豆,在她要呻吟的時候趕緊用嘴巴親她想封住她的口,盡管如此,她還是在最后丟的時候叫出了聲!虧得當時音效大起,估計也就是我才注意到她是在叫床!從影院出來,我們家都沒回直接進了酒店。在酒店我還沒抽插到三十下她就又來了高潮!
她和我都愛聽音樂,我們一起逛CD店,挑完迫不及待地跑回車上試聽。她去香港的時候,還給我帶回好聽的CD.而她自存的《蔡琴特輯》,直至今天我還沒有還給她,因爲,我是那麽的愛聽。聽著蔡琴輕訴,就好象是她坐在我的面前,用好聽的聲調慢悠悠地說著話……
那一次在她家,音箱里放著輕柔婉轉的薩斯風,我們在長沙發上只是溫柔纏綿,她幽幽地說,要是你是女生,我是男生,會怎麽樣?我輕咬著她的耳垂,說,那你就象我平時對你那樣盡情搞我呗。她嫣然一笑,說,好呀。于是,她假裝粗暴地脫下我的衣服,雙手抓住我的“雙乳”,又捏又揉。並且,很快將火熱的嘴唇探低下來吮吸我的乳頭。我立即非常敏感,下面馬上象火一樣燃燒起來,硬得有點兒疼了。她忽然跑開了,正在我不明就里的時候,她已經回來了,手上卻多了一點衣物。我疑惑間,她已經把衣物往我身上穿了。原來是她自己的一個胸衣,還有長筒絲襪!看著她眼中那熊熊的欲火,我非常配合地把胸衣穿好,也順從地讓她給我穿好絲襪。原來,絲襪是這樣的感覺,涼爽、絲滑?!她正準備騎坐在我身上,突然想起什麽,又走開了,回來之后,我的媽呀,她給我拿來了一雙高跟鞋。全部穿著這些怪怪的她的物品之后,她的亢奮到了頂點,而我也非常沖動。她坐在我身上很“男性”地全力“操”我,她的臉她的胸都因爲興奮而紅得象泡過熱水浴,我也很受用她的“折磨”。這一夜,她泄了4次身。而我,也難得地射了3次!而其中最難忘的是,高細而又不足碼的高跟鞋支撐著我的身體,我站著從背后插著趴在沙發上的她。上一次流出的淫水已經浸濕我的絲襪,她穿在我身上的胸衣隨著我的張馳一抖一抖。在高潮到來的時候,她低聲叫出“我射精了!”引得我馬上就噴薄而出……
如果有人問,爲什麽你們沒有繼續在一起呢?對呀,爲什麽呢?其實我也爲此苦悶過。是我令她失望了嗎?是我傷透她的心了嗎?是一個可惡的誤會嗎?是現實的無奈嗎?我只有苦笑。故事的開始並沒有爲什麽,但它就這樣開始了;故事沒有美麗的結局,就一定需要原因嗎?經曆過生命的真愛的人,才有思考這個問題的資格。但我知道,她自然有她的道理……
只是,每每我想起和她共渡那段短暫的日子,總覺得那是有生以來最快樂的。我不期望她對我們的共處能留下深刻印象,戀愛的過程,是兩個人的戲,而戀愛的感受,只是一個人的事。我明白,我對她的感情是難舍難棄了,但畢竟,相處是兩回事,不能把自己的感覺強加于別人身上。或許對她而言,我只是生命中一個匆匆的過客……
只是,我常常想起,我和她曾漫步于夜色中的菁菁公園;我常常想起,出差時我們幸福地坐在一起;我常常想起,我手把手地教她申請電子郵箱;我常常想起,她認真地對我說,她是第一次開車到機場接人;我常常想起,她說她希望和我一起到外面旅遊…那一幕一幕,是我生命中經過美化和裝飾的心底照片,是不可輕言忘記的情感曆程。
當然,我已經學會,抑制住澎湃的心潮,表情平靜地面對她……對,表情,表情,表面的情緒,並不代表內心。
現在,她已經與我天各一方,偶爾還是會給她發個郵件,偶爾會給她發個短信或打個電話,我們還是很親切,但並不是親熱。這很好。親愛的朋友,請你好好珍惜你身邊的他或她吧。世事常變,情海蒼茫,能一輩子走在一起,那是福份,即便不能走一輩子,那也是注定的緣份呀……

我很好,
熱情飽滿地工作,痛痛快快地旅遊,
除了偶爾望著窗外飄逸的白云發呆,我很好。
我很好,
皮膚油黑光滑沒有傷口,胃口不錯吃的不少,
盡管夜深人靜時會心里酸酸輾轉難眠,我很好。
我很好,
眼睛不再干澀,睡覺一般也算挺早,
雖然路過簋街,走過后海,看見港澳的時候,我突然心痛兩眼汪汪,我其實很好。
我很好,我真的挺好,
因爲你說過,我離開你,你會過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