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欲女教師4

第四章

美奈子任職於景池中學總務組女職員,她是校長的親戚,是以工讀生的身份在學校服務,在學校只是負責打字發文處理。

但暗地里卻總務主任官野有著密切的往來。

所以當百合與官野到當東京時,美奈子也從後一步的到達東京住宿於飯店。

第二天官野借故因朋友約邀有事外出,要百合自己去東京一日遊。

一切安置妥當後便打電話給美奈子,約好見面地點。

越過飯店大廳,直接搭上電梯。

找到了美奈子所說的房間號碼,輕輕的敲了敲門。

門馬上打開了。

   「讓你久等了。」

官野望著美奈子美麗臉龐說著。

官野進了房間後,等美奈子把門上鎖後,一把抱起美奈子。

站著就熱吻了起來。

兩個人的舌頭,熱切地交纏在一起。

美奈子的舌頭在官野口中大膽地攪動著。好像要把官野的舌頭吸下來一樣地用力吸著。官野也是一樣。

美奈子穿著著薄的紫色睡衣,透過睡衣傳來的溫度到達了官野的兩腿之間。

官野的陽具好像等待這訊號似的,馬上硬挺了起來。

兩唇依舊交纏著。美奈子的手此時伸進了官野的褲子里搓揉著。

   「已經變硬了啊!」

美奈子的唇離開了官野的唇,笑著說著。

   「是因爲知道要和我碰面才這樣的嗎?」

   「從接到奶的電話開始,又想到了好瘋狂的樣子,它就變硬又挺了,像二十歲時一樣挺。」

   「這個嗎?」

美奈子搓揉。

惡作劇似的看著官野說。

   「我昨天晚上玩了不好的遊戲。」

   「什麽遊戲?」

   「就是自己┅┅┅」

   「自慰嗎?」

   「嗯!真羞人哪┅」

   「那樣作舒服嗎?」

美奈子點了點頭。

   「但是仍舊無法與官野你相比較啊!」

   「奶跟男友做時,也舒服嗎?」

   「才不呢?雖然他有各式各樣的震動器,可是女人還是比較喜歡真正的男人啊┅啊!親愛的我好想立刻就要你┅快吧!快去洗澡吧!」

官野再次吻美奈子的唇,吸吮著並把衣服脫掉。

   「我是個壞女人吧,在這時候引誘你到這里來。」

   「最初是我勾引奶的┅別忘了┅」

官野邊脫褲子邊說。

   「辦公室職員有人懷疑我們的關系。」

   「哦!那下次該小心一點才行。」

官野裸著身體,簡單地沖個澡,回到房間用毛巾擦著身體。

美奈子則躺在床的一角上。

在床上脫掉性感的睡衣。

從窗簾的縫隙中,透進了午後柔柔的陽光。

午後的這個時間,其他人都在工作著,抱著女人胴體的滋味真不賴,想著要做什麽更瘋狂的舉動。

官野抓著自己的陽具,用手指把陽具的包皮掀開,讓整個龜頭完全露出來讓美奈子看。

   「這是好想要的東西吧!」

   「啊┅討厭的人┅好壞┅」

美奈子眼里含著笑,把穿在自己身上的內衣脫掉,露出整個曲線玲珑的雪白胴體

官野的陽具因興奮而直挺挺地立著,眼里看著美奈子雪白的肌膚、腿、腰、及┅┅┅

接著將美奈子按在床上。

美奈子抓著官野的陽具,用手指輕輕的揉捏。

   「奶喜歡我的這個?」

美奈子用幾只手指不停地來回撫摸、搓揉著。

   「不太常看到這┅┅┅」

   「還想看嗎?」

美奈子的胴體在床上扭動著。

   「震動棒進入時,也會濕嗎?」

   「那是特別制作的,所以不會濕┅」

美奈子彎著腰,湊近唇,將官野陽具含在嘴里,並用舌頭肆意舐著。

官野被逗弄得興起一陣快感。

   「這樣┅我會常常想起這可愛的玩意兒。」

   「夢中都會想到我的肉棒┅┅┅」

   「嗯┅你健壯的寶貝夢中都會出現呢!」

官野因美奈子的吸吮,身體慢慢地降下,將雙腿張開。繼續也將美奈子的雙腿打開,撥開了如花瓣似的兩片陰唇,用舌頭在周圍舐著。

美奈子的口離開了官野的陽具┅┅┅

官野說┅┅┅

   「怎麽會這麽濕呢?」

   「全濕了嗎?我想在等你時就濕了吧!」

   「要用舐的,還是馬上進入呢?」

   「快點進去吧!我已不能等了。」

   「進去哪里?」

   「啊!那里嘛,就是那里嘛!」

美奈子的身體在床單上扭曲著、震動著。

乳白色的蜜汁已經滴出來了。

   「快點┅拜托嘛!快點┅親愛的┅」

   「怎麽做呢?」

   「進來┅┅嗯┅進到我的體內吧┅」

   「正常體位可以嗎?」

   「像上次一樣,將我的腿張開曲起,突然插住┅快點我要這樣┅」

官野變了姿勢,將美奈子雙腿張開屈到胸前。

官野除了屈起美奈子的雙腿之外,並將她的雙腿向外拉開讓陰戶一覽無遺。

官野的陽具感覺到了美奈子陰戶柔軟的肌膚,在陰戶旁磨擦了幾回之後,直接插入。

美奈子全身顫抖了起來。

   「啊┅┅┅太甜美了┅官野先生┅┅」

高興愉悅的淫蕩聲從美奈子的口中發出。

   「不要叫得這麽大聲,這只是一般普通的賓館而已┅┅┅」

官野邊說邊奮力地抽插著。

   「但是┅一定會叫┅啊┅啊┅碰到了┅碰到了┅┅」

美奈子淫蕩地叫著。

那就是意謂著要官野先生再用力插至子宮口。

   「再插深一點┅可以嗎?」

   「可以┅可以┅怎麽做都可以┅嗯┅啊┅┅」

美奈子說著。

   「啊┅┅我快受不了┅嗯┅哦┅」

官野聽到了從美奈子口中傳出的淫蕩,低俗的叫聲,便說這里不是做愛的旅館,走在走廊的服務生若聽到的話,可能不太好了。

   「那用枕頭壓住好了。」

官野用枕頭將美奈子的頭壓住,而美奈子在枕頭下的臉扭曲著。

之後官野劇烈著抽插著,美奈子就像得了瘧疾一樣地一陣痙攣之後,好像是泄了。

   「把我腳放下吧┅好累哦┅┅┅」

美奈子興奮疲憊地說著。官野抽出了陽具,躺在床上。

   「好美啊!好滿足啊┅真不愧是真正的男人┅」

   「有什麽不一樣嗎?」

   「說不上來有什麽不同,有體溫吧!我想我會離開我的男朋友吧。」

美奈子靠在官野的胸前說。

   「現在知道我有多麽好了吧!寶貝┅」

官野得意地笑著。

官野點了一根煙抽著。

   「真難看的臉,我要去沖澡了,全身都是汗┅」

美奈從床上站起來。

官野沒有回答。

——————————————————————————–

官野回到公寓時,已是夜深了。

百合自己在看電視,官野免不了而甜言蜜語幾句,再深深一吻,並約好明天到附近的稻取溫泉。

他們坐上「女仕」號列車,往稻取溫泉方向去。

好像預先說好似的,在車廂中遇到美奈子。

百合也覺得真是巧合,而且目的地都是稻取溫泉,便相邀三人一同前往。

一行三人來到一處氣派豪華的旅館,因爲暑假期間,生意興隆所以只剩一間六個榻榻米大的房間,還有一間家族浴池相通。

   「沒有多馀房間,只好委屈你們三人擠一間了。」

其實官野心中暗自竊喜。

官野發號指示,並用勸誘的口吻對二位年輕漂亮的小姐說。

   「離用餐還有三、四個小時,我先去泡個溫泉吧!」

   「那麽,我先到大浴室去。」

美奈子說。

百合也想跟去,才剛站起來,官野就對她說:

   「百合我也一起到家族浴池吧!」

說完,即迫不及待沙沙地脫下身上的衣物,百合害羞的也跟著卸除洋裝,反手放在衣架。

   「奶快點進來,我先到浴池等奶!」

百合一想到大浴池有美奈子,不知幾時會回來,內心就有點擔心,可是又不想離開官野,進入浴室看見官野泰然坐在浴池邊等她過來。

百合緩緩步下浴池,走到官野面前,握住男根拿起香皂上下擦洗,這是百合爲他作的前戲,她是志願而且已習慣爲他服務。

男人的肉棒漸漸在她手掌中膨漲硬挺,官野的手伸向百合隆起的乳房上撫摸,輕輕揉壓捏弄,手指靈巧的戲弄嬌豔欲滴的乳頭。

   「啊┅┅啊┅┅」

百合嘴里發出痛苦的喘息聲,官野站起來用力摟住她腰身,官野用毛巾搓香皂讓它起泡,溫柔地爲百合揉擦充滿彈性的乳房,及發出光澤的細嫩大腿。一面用手指往腰下探索,在肉的裂縫中挖弄,肛門附近的肉袈摳壓。

   「不┅不要┅┅┅」

抗拒的聲音揚起,平時只要在官野的愛撫下,百合就會發出滿足的呻吟,可是今天不同,因爲一心想著美奈子隨時會回來,內心有些顧忌不安。

官野的手指如羽毛般輕輕刷過突起陰核。

   「我們快出去吧┅趁她還沒回來,不然我們會被撞見┅┅┅」

官野根本不理會百合抗拒的理由,繼續展開攻擊。

   「不行┅┅快停下來!」

   「沒關系,別擔心┅┅┅她暫時還不會回來。」

   「可是┅┅┅┅」

   「與其擔心美奈子,還不如做這個要緊。」

壓在陰蒂的兩根指頭。將凸起的肉芽夾住揉捏。

   「不行┅┅這樣下去,我會不行的┅┅┅」

官野用食指在沾滿淫液的峽谷間撫摸差弄,擠出甜美的蜜汁,從洞穴不停地流向屁股的裂縫,另一邊手指移向肛門摳挖。

穴如潮水流瀉般響起「咻!咻!」聲音,和百合淫穢的「啊┅┅」聲交錯成一首樂章。

   「很舒服是嗎?」

   「嗯┅┅好舒服┅┅」

官野低頭用力吸吮豐滿的乳房,三個地方同時達到最高潮的頂點。

   「啊┅我要去了┅┅我要去了┅┅┅┅」

   「不行┅我受不了┅┅┅」

目眩的快感,使她漸漸失去掙扎的力量。

此時的百合,焚燒的欲火炙烈,久久無法消退。

官野把自己脈動肉棒向迎接的裂縫插進去,男根的前端一直碰觸到子宮壁。

   「噢┅┅┅碰到了┅┅┅」

她發出喜悅的叫聲,官野的腰部沈隱不動,雙手抱住百合的細腰前後左右擺動,讓肉棒在濡濕的肉洞抽送。

百合的子宮壁遭受男人鋼硬的肉棒沖刺,幾度發出呻吟。

官野聽到她呻吟,更賣力的挺送。

   「哎┅我受不了┅┅┅」

百合已變成情欲狂亂的女人。口里發出喜悅的嬌聲使腰部更用力的扭動。

   「不要停┅請再用力一點┅」

官野一面加強手指的力道,另一只手拿著不知何時準備的假性器往百合的肛門插去。

   「啊┅┅┅噢┅┅┅」

百合拱起上半身,腰部停止扭動。

   「別停下來┅繼續動┅┅」

官野開始大力擺動,手指巧妙在晶瑩發亮的陰唇里捏弄,拿著橡膠假性器一進一出在肛門肉洞抽送。

   「受不了!我要出來了┅┅┅」

百合緊閉雙眼,神色迷亂的大喊。

官野被她淫浪的表情刺激,也開始律動抽插,百合的身體馬上陷入極度興奮的洪流。

   「啊┅┅┅┅┅┅┅」

隨著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百合兩手無力的只在浴池邊,瞬間假性器由肛門脫落。

   「哎┅┅太緊了┅┅┅」

   「嗯┅┅┅」

   「奶弄乾淨後趕快出來吧┅美奈子┅也該回來了┅┅」

官野隨手拿一條浴巾給她,反身離開浴池。

百合仍然陶醉在快感的馀韻中。

溫暖的浴池弭漫一股白蒙蒙的煙霧,讓她更覺心曠神怡,閉目沈思一會兒,百合滌盡發燙的肉體,披上大浴巾走進房間。

——————————————————————————–

他們浴罷走出浴室,不久,三個人並排躺榻榻米上,百合躺中間,官野和美奈子像三明治般夾住,睡在百合的兩側。

這種睡覺方法是百合初次嘗試,心里有點緊張而睡不著。爲了解除凝重的氣氛,她不得不尋找話題和美奈子聊天。

此時官野的手順著百合的身體曲線往股間延伸,觸摸緊貼肉縫的內褲。

百合不敢發出聲音,靠著美奈子身軀更是無法動彈,只有拚命咬緊牙根忍耐。

官野的手指在峽間秘谷中揉搓捏弄,百合死命地抑止鼓動在喉間的呻吟。一股由腹底灼燒上來的炙熱,逼得百合張開櫻口急促喘息,幾乎已到無法控制的地步。

突然間,蓋在身上的被單被拉開,上身的奶罩被脫去,官野爬到胸前低著咬住百合的乳房。

   「不行┅有美奈子在旁邊┅┅」

百合急忙搖頭抗拒。

但是美奈子忽然抓住百合另一個乳房,張開嘴巴吸吮。

   「哎呀┅不要┅┅┅」

房間響起百合壓抑的聲音。

就在那時候,百合發現自己的內褲不知幾時被脫掉,官野的手指濡濕的洞口遊動。

百合轉身想躲開男人的攻擊,不料美奈子的手卻順勢往裂縫撫摸。

   「不要!」

絕望的叫聲從百合口中發出。

她的身體被官野和美奈子夾持著,兩人的嘴拚命吸吮乳房,兩只手不停地在陰道間挖弄。

百合的身體流出濕淋淋的淫液。

這種二女一男的陣仗,也是第一次經曆,因此更能引起她官能上的亢奮。

   「噢┅┅太美妙了┅┅┅」

百合又驚又狂地喊出尖叫聲,她摟住美奈子的肩膀,讓兩人的動作更順暢。

吸吮乳房發出的「啾!啾!」聲和陰戶大量流瀉浪水的聲音相互交錯著。

   「啊┅我要泄了┅┅┅」

官野起來,走到百合的腳邊,擡起雙腿向左右張開,如草茹般擴張的龜頭一口氣挺入潮濕的小穴。

   「噢┅碰到了┅┅┅」

百合忍不住叫出聲。

官野抓住她的腰臀,用力貼緊旋轉,肉棒的頂端一直碰到宮壁。

   「啊┅┅┅不行┅┅┅」

百合大力搖晃腦袋。

這時美奈子站起身來將屁股對準她的臉壓下來。

豔色的裂縫在百合面前張開。

百會突然用嘴含住在恥毛之間顫抖的豆粒,大陰蒂用相當大的力量吸吮。

   「噢┅┅噢┅┅┅┅」

美奈子嬌聲連連。

   「噢┅我的小穴┅┅受不了┅」

尖銳歡樂的聲音,不斷的由美奈子的口中發出,兩只手往後伸出揉搓百合的

   「啊┅┅┅」

百合喊出站在頂峰的浪聲,美奈子也在一起應和。

   「要出來了┅┅┅」

女人發出歡愉的叫聲,身體拚命地扭動扭曲。

官野從百合身上離開。

美奈子又馬上跨坐百合雙股間。

美麗的一雙玉腿緊緊纏住百合的腳,貼在腰部將百合的花蕊和自己的花蕊和自己的花蕊相互摩擦,用嘴大力吸乳房。

舌尖如蛇信般點觸百合玫瑰色的乳頭。

   「哎┅好爽啊┅奶好棒┅」

百合無法忍耐地大聲地叫起來┅

官野在一旁觀看兩個女人的作愛,彼此用淌著淫穢的花蕊貼合磨搓。

看了一會,他走到兩人的腳邊,爬上美奈子的腰部,突然間將膨脹發亮的肉棒插進肛門。

   「啊┅┅┅┅」

美奈子發出很大的喜悅聲。

官野一只手緊抓住美奈子雪白的屁股,一前一後抽送,另只手撫摸挖弄她的陰核。

   「啊┅我受不了┅┅┅」

   「我的小穴┅┅太甜了┅┅┅」

兩個女人好像要彼此對抗似的,先後發出尖叫,不一會兒相繼達到高潮的頂端。

官野從美奈子的肛門撥出肉棒,再度插入百合贲張的秘洞。

然後繼續搖動腰部抽送,爲美奈子挖弄流著蜜汁的花唇。

就如此官野不斷改變體位折磨兩個女人。

她們在他猛烈的攻擊下數度幾乎昏厥過去,直到四肢無力的癱在床上喘氣。

早晨,她們張開眼醒來時,官野還在睡覺。

兩個女人用雙手摩擦萎縮的肉棒,不停起以口頰親吻肉袋,紅黑色的男根逐漸在手掌中膨脹鋼硬。

百合跨在男人身上,緩緩將腰部沈落,前後左右大力扭動,嘴唇不停發出喜悅的浪叫聲。

那時候官野才剛剛清醒過來,躺床上任由兩個女人擺布,直到他也到了忍耐的界限。在爆炸中後到解放。

假期接近尾聲,官野很高興的與百合和美奈子一起搭車回景池中學。

——————————————————————————–

官野到學校已經快四點了。

助理仍埋首工作著。

   「你不是要早點走嗎?」

   「差不多了,就剩薪水部份弄好就行了。」

   「這樣啊!百合準備得怎麽樣了?」

   「她在第二會議室,好像說要打掃┅什麽的┅┅」

   「那麽┅我去看看好了」

官野走出了主任室。

官野上了樓梯,走在走廊上,前面有二、三位教師迎面走來,看見官野主任,點了點頭打招呼。

(第二會議室)的門開著,宮板百合正整理在桌上的花飾。

官野關上了門,趁著百合不注意時將門上了鎖,打開了會議室的電燈。

   「我來看好了沒┅美人┅」

   「差不多快弄好了┅主任┅要檢查的┅」

   「有幾個人要在這里開會呢?」

   「聽說有十二個人!」

官野算了算椅子,看了看表。

會議是五點開始,整整還有三十分左右,抱抱百合三十分鍾該夠了。

   「那花是薔薇吧?」

   「嗯┅很美吧!」

   「真的很棒!是盛開的季節吧?」

   「是長在溫室的花呢!」

二十三歲的胴體被裙子包 住,只看到修長的腳而已。

   「奶比薔薇更美麗呢!美人!」

   「哦┅」

百合轉向官野,揮揮手。

這時官野站在百合身後,抓住百合的兩只手,倒在百合胸前。

   「啊┅┅┅不好┅┅主任┅」

上身已經躺在桌上的百合驚訝不已。

接著傳出百合痛苦的聲音,但官野視若無睹。

一只手按住百合的肩,一只手掀開百合的短裙。

   「不行啦┅主任┅不行┅」

百合就像只被抓到的昆蟲一樣,無法動彈。

   「啊!不行不要開玩笑了┅請住手┅」

   「不是開玩笑┅我知道奶對我有好感,看也是一樣┅所以這樣沒什麽不好,再說奶也答應了我的邀請不是嗎?奶不會真的認爲我只是想請奶吃飯而已吧?」

百合頭發上洗發精的香味陣陣傳來。

官野知道自己已經開始興奮發熱了。

   「但┅┅在這個地方┅┅┅」

   「怎麽樣?」

   「萬一有人來的話┅」

百合的抗拒緩下來,肩膀也因興奮而抖著。

   「門已經鎖住了,各單位人員要五點才來,還有時間。此時可以說是密室了,不好嗎?這里?」

官野邊說邊摸百合的臀部。

百合乳頭也因興奮而變硬了

官野把百合的褲襪及由褲褪至膝蓋處。

把內褲脫下時,百合有點抗拒。

   「只是┅只是有點害羞。」

   「有男朋友嗎?」

   「哦!沒有。」

   「但是┅你總不會是處女吧!」

百合搖搖頭。

官野將胸罩脫下來後,撫摸著光滑的肌膚。

官野用手將百合的陰唇撥開,用指頭搓揉著,百合的身體微微顫抖。

   「嗯┅主任┅嗯┅┅┅」

   「不會不喜歡吧┅都濕了┅」

   「人家不知道啦┅」

   「那爲什麽會都濕了呢?」

   「不知道嘛!」

官野繼續揉捏著。

   「嗯┅那樣┅┅┅」

   「這里?不好嗎?」

百合已經無法回答了,臉頰貼著桌子,兩手撐著桌子

   「要用嘴舐或或著直接進入呢?」

官野順著滑順的蜜汁將手指插得更深入。

   「唔┅┅┅唔┅┅┅」

百合咬著牙呻吟著。

肩也不停地抽動著。官野的手捏弄,絞動著。

接著,突然將陰唇往下拉,用手指來回前後不停地扣弄著。

   「啊┅主任┅」

   「可以進去了┅太棒了┅」

百合點頭說。

官野抽出了手指無法將褲子褪下,無法完全脫光,因爲時間可能會來不及。

官野將硬挺的陽具從拉鏈的地方露出,百合的裙子則拉到腰上。

白白渾圓的二十三歲的胴體呈現在官野面前。



如洋蔥般白 的臀部,宛如沒有碰過陽具的陰戶,使官野不自覺地把她拉近自已 。

百合在桌上,而官野自己則是像狗一樣的姿勢。

百合腰以下的部份在桌下,內褲及褲襪被脫到膝蓋以下,高跟鞋的根離地板一段距離,只以腳尖頂住地板,上身彎曲背靠著桌子,兩條玉腿落在地上。

官野將百合的屁股像吃面包一般,撥開成二邊,向下壓。

   「腳再打開點┅」

   「打開┅」

   「不行了,褲襪會被撕破!」

   「破了就破了,不管多貴,我再買給奶就是了,快!快把腳張開一點!」

百合把腳開成像扇子一樣。

   「官野先生真是┅好色啊!」

   「我色┅奶不喜歡我色嗎?嘻┅把屁股翹高一點┅」

官野把百合的屁股托得更高,靠自己的陽具更近,然後一口氣用力地將陽具插入。

   「哎呀!」

百合驚呼一聲,身體顫抖更厲害了。

   「啊┅哎喲┅太┅太大了┅漲得好難過┅」

   「那里漲得難過啊┅嘻┅」

   「說不出來┅┅┅不要嘛┅哦┅天啊┅」

   「奶可能連在夢中都會夢到我的插入吧┅」

官野開始使足全勁抽插,百合的頭左右搖擺個不停。

官野仍繼續活動的插個不停。

   「啊┅┅┅┅」

百合長長呻吟了一聲。

這間會議室的右邊是走廊,左邊是空房間。

左邊的空房間以前是資料室,後來資料室遷移,那間就變成空房間了,所以┅不管百合叫得多大聲都沒有人聽得見。

   「啊┅┅不要了┅已經┅┅」

   「不要了┅ 不要了┅ 」

百合叫著。

官野知道這些都是相反詞。

   「是要┅吧┅┅┅」

百合點了點頭。

   「奶知道達到高潮時快感吧!讓它泄吧!」

官野抽插著,汗流夾背地,當一抽一插時,官野可以清楚地看到,百合那粉紅色的陰唇,就如同花瓣一樣,隨著官野的插抽,一放一合地動著,就像生長在深海中的海葵一樣一動一動起呼吸著。

官野又將手指伸進,捏住陰核的部分。

   「啊┅┅┅主任┅┅不要了┅┅住手吧┅」

突然百合的反應明顯起改變了,由抗拒轉爲迎合,身體震動的更厲害了。

   「喜歡嗎?這樣┅┅」

   「啊┅┅啊┅┅」

   「喜歡嗎?這樣做奶喜歡吧┅」

   「嗯┅再來┅再去點┅┅┅」

官野的食指插入到了第二個關節,其他四只手指也沒閑著,一樣在扣弄著。

同時,幅度愈來愈大。

   「啊┅泄了┅主任┅我不行了┅┅」

   「泄吧┅一起泄吧┅┅┅」

   「啊┅」

百合叫了一聲後,全身一陣痙攣似地顫抖。

幾乎這同時,官野也泄了。

——————————————————————————–

學校爲了要籌畫新學期招考新生入學事宜所以近來特忙碌。

七點一到學校。

   「校長找你┅」

秘書小姐低頭說著。

官野兒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抽支煙,不管什麽事來到學校後,他一定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抽支煙,這是他多年的習慣。

宮板百合端了杯茶進來。

   「請用茶!」

百合的臉上充滿光彩,大致上,一大早每個女孩的臉都是充滿光彩的,但官野認爲,百合臉上的光彩是因爲男女之間的欲望得到滿足才有的。

百合與官野四目交接時,充滿著笑意。

   「奶午飯都怎麽解決呢?」

   「跟大家一起附近吃飯。」

   「哦┅今天跟我一起吃午飯吧!」

百合聽了非常高興。

   「不要告訴其他人哦!到我指定的地方來。」

官野低聲起說。

百合則趕點了點頭。

官野想到那天在會議室與百合的交合,意猶未盡,還想再來一次,當然不是那麽單純只是吃飯而已羅,他現在已迫不及待起想要看看百合那誘人的胴體了。

因爲校長要出差到T鎮辦事,所以官野大膽的邀請百合到鄰鎮度假村午餐。

百合靠近官野,眼中含著濃濃的情意。

   「那邊的大廳有一餐廳,我十二點成那等奶哦!午飯時間一到就快來哦!」

   「我知道了。」

百合笑著回到自己的座位。

官野喝了口茶將煙熄滅,站起了身。

打開秘書室的門,看秘書香取裕子。

   「早啊!香取小姐!」

   「早啊!官野先生!」

香取裕子堆滿笑容地與官野打招呼。

香取裕子一直是一副假正經的樣子,有著像模特兒一樣高 的身材和出衆的相貌,但是內心卻是一個很神秘的難以捉摸。官野這野原本不該興起挑逗她的念頭,但這時官野卻有一股沖動想得到她。

   「今天看起來好像特別漂亮啊!」

官野笑著打哈哈起說。

   「是嗎?難道平常的我就不漂亮嗎?」

   「當然,我不是這個意思嘛!平時就很漂亮了嘛!今天看起來更漂亮,更有魅力啊!」

香取裕子抛了個媚眼過來,笑著說:

   「主任也是深具魅力啊!要不要跟我約會啊!」

   「我可是隨時都奉陪哦?今天晚上奶說怎麽樣?」

   「讓我考慮考慮吧!」

香取裕子極盡能力地蠱惑官野。

   「等一下再找奶!」

——————————————————————————–

   「今年聯考委員會於明天在T鎮招開」

松岡校長對官野說著。

   「所以我必須去一趟,實際去了解一下現況。」

   「這次我是籌備委員之一,所以開會時間會延長一些,我不在時,校務請你代理。」

   「我知道了!」

官野如此想著。

香取裕子端了茶進來。

冒著煙的兩杯茶,放在松岡及官野的面前。

   「好吧!就這樣了,下午我便出發了!」

   「是的!」

官野又點了支煙。

裕子一手托茶盤,一手拿起放桌上的打火機,湊到官野嘴邊香煙,點上火。

   「謝了。」

官野向裕子點了點頭,這時裕子手上的打火機一不小心掉在地板上。

   「啊!對不起。」

同時打火機掉在地上滑向了裕子的腳邊停住了。

官野站起來,伸手去撿掉在地上的打火機,這打火機剛好掉在裕子光滑修長的腳邊。

香取裕子穿了一件綠色的貼身裙子,上身穿著 制的白襯衫,襯衫上打了個蝴蝶結,很端莊地打扮,襯托出二十三歲美好的身材。

香取裕子沒有穿褲襪,只有穿著長筒點色絲襪,在撿打火機時,官野清楚地看見。

這一瞬間,官野瞄到香取裕子兩腿之間的私處,因此他也知道裕子並沒有穿內褲,看見了兩片如花瓣似的陰唇。

官野假裝若無其事地起身,將撿起的打火機放在桌上,又走回原來的位置。

裕子出了辦公室。

   「那麽我們就談到這里吧!」

官野向松岡點點頭,走出辦公室。

香取裕子仍是假裝若無其事的在自己的座位上辦理公事。

官野走到裕子的桌邊:

   「今天的約會決定好了嗎?」

官野小聲地問著。

裕子從桌上擡起頭。

   「我知道了,我會開車來,我等你,要來喲!」

裕子小聲地回答。

——————————————————————————–

官野電梯回到總務室,里面有支紅色電話,向度假飯店預訂房間。

度假飯店介於度假與商業賓館之間的一般飯店。房間費用很便宜,很多外地遊客住在這里,所以不太有本地人會住,且也不會遇到熟識的人。

訂好房間之後,官野向辦事員說:

   「現在我與人有約,所以暫時不回學校,如果有事的話,就麻煩你了。」

理會說:

   「我知道了。」

官野進到度假飯店之後,宮板百合已經到了,一個人正在吃牛肉餅。

看見戴著太陽眼鏡的官野進來後,略帶訝異及撤嬌地說:

   「人家等你好一陣子了。」

   「奶通常吃什麽啊?」

   「咖哩或豬排啦!都吃啦!我特別喜歡牛肉餅。」

官野叫了服務生說:「我要一分一樣的。」

事實上沒有什麽食欲,倒是有些肉欲。

因爲之前看見了香取裕子的私處吧!

(但是┅┅┅┅)

香取裕子爲何一反平常假正經的態度,而轉爲熱情大膽地,露出私處來挑起男性的欲望呢?

(莫非是個陷阱?)

想著想著刀叉都緩慢了下來。

   「主任你吃得好少啊!」

百合看著正在喝咖啡的官野說,她已經吃完了。

   「哦!不,不是這樣,只是我一直想要快點看到奶裸露的胴體罷了。」

   「啊┅討厭!」

百合笑著說:「想看我的屁股吧!」

   「但是┅更想要其他┅滑滑的┅┅┅」

官野也笑著說。

   「啊!不來了┅真討厭┅」

   「好想趕快抱著奶!快點進屋去呢!已經預約了。」

官野略帶神秘的說。

百合的眼神默許著。

付了帳之後,去到櫃台拿 匙,接著馬上去找預訂的房間。

飯店走廊暗暗的,好像一直在夜里似的。

進到房間,宮板百合說:

   「飯店做愛真是頭一次呢?」

跟在辦公室時完全不一樣,官野今天晚上一定要接受香取裕子的挑戰,可不能屈服於裕子的美人計,所以必要在此發泄一下欲望。

官野脫下墨鏡,脫下外套,將百合壓倒在床上。

脫下她的裙子,伸手進去。

   「等一下!」

   「不能再等了┅」

   「不用稍微沖個澡嗎?」

   「等下再沖也可以啊!」

官野剝下了她的褲襪及內褲到腰下,看到了卷卷曲曲的毛,摸了摸,此時的百合已經開始呻吟了。

但是官野非常重視前戲的動作,非把百合的陰戶整個弄濕不可。

   「哎呀!換個方式嘛!」

   「我們倆把衣服都脫光,這樣做愛才愉快嘛!」

   「好的┅沒問題┅」

百合的感覺慢慢的被挑起,躺著衣服被脫光。

這時,官野也都赤裸裸的。

兩股之間的陽物漲得好難受,就像二十歲時一樣的挺立著。

   「好特別哪┅主任的┅」

全裸的百合呢喃的說:

官野扶起百合,用力地吸著百合的唇。

百合現在也積極的吸吮著官野的唇。

   「我想要┅┅┅」

   「想了好久了,對不對?」

百合抱緊了官野,抓著官野的陽具,用指頭搓弄著。

   「我┅┅┅」

百合嚅嗫著說:

   「和主任在會議室做愛的那時,看到主任的┅主任的那個┅如此的┅如此的特別┅┅┅」

   「奶到現在爲止跟幾個男人上床過?」

   「很少人啦┅只有你一個┅」

   「可能嗎?」

   「┅┅┅┅┅┅」

   「但是沒有一個是我所滿意的,我自己知道,沒幾個能滿足我。」

   「是嗎?那麽當我的肉棒進入時,奶感覺如何?」

   「┅┅┅┅┅┅┅┅」

官野拖起百合濃密的陰戶,磨擦著陰唇部分,讓蜜汁一滴滴流出來將指頭插入揉捏,百合仰著身體,屈著腰,任他擺弄。

   「這樣好了!」

   「嗯┅怎樣了?」

   「我從後面進入奶說好不好嗎?

官野將百合的屁股溝糟分開,用手指不停地扣弄。

   「哎喲┅啊┅┅」

百合提高了呻吟聲叫著。

   「主任┅已經┅不行了┅┅┅」

官野壓在百合上面,緊貼著百合繼續進入。

   「啊┅┅全部進去┅啊┅┅不行┅」

宮板百合不停地扭動身體,雪白的胴體不停地淫蕩地搖動著。

官野將百合亂動的兩只手壓住,高舉過頭。

官野舐著百合剛剃了腋毛的腋下,吸吮著百合的乳房。

   「啊┅┅┅不行了┅已經┅全部泄了┅┅」

百合全身是汗,顫抖著說。

官野也是因劇烈抽送而汗流夾背。

   「奶這樣叫,外面聽到的話,可就不好了。」

   「你討厭啦┅┅」

   「奶現在可以去沖澡了┅┅┅」

   「哦┅」

   「我不回學校了,在這里小睡片刻,唉!縱欲過度。」

   「主任怎麽這麽說了呢?」

官野看著撤嬌的百合進入浴室,眼光注視著那堅挺的臀部。

簡單地沖個澡後,一邊整理頭發,一邊說著:

   「頭發一定亂七八糟了 其他同事一又要問東問西了。」

雖然是一句抱怨的話,但聽得出來,話中帶著快樂。

——————————————————————————–

傍晚快五點時,官野走向學校停車場。

官野沒有搭車來,也不習慣開車,所以對車子的種類並不清楚,所以對白色車子特別注意。

看到了一輛乳白色國産車就走向前去。

香取裕子坐在駕駛座上,穿著黑色的外套。

大致上,欲望已經平息了,但激情過後的感覺仍然馀留在體內。

從車窗里看到了官野的裕子,將前座的門打開。

官野沒有說話地坐進去。

點了一支煙說:

   「爲什麽要這樣做呢?像個娼婦似地把性器露給男人看,藉以誘惑他們?」

   「你生氣啦!」

香取裕子惡作劇地說。

平常一派正經的裕子,向男人撤起嬌來,也是蠻可愛的。

或許她真的是可愛的女人呢?但是還無法確定的┅┅┅

   「我怎麽會生氣呢?我對於這樣的誘惑真是求之不得呢?只是不曉得能不能讓我舐一舐啊┅┅嘻┅」

   「真低級┅┅」

裕子笑了笑。

   「不過,奶真是露給我看了,不是嗎?」

官野舉起手將自己的外套脫掉,將手伸進裕子的裙子內。

   「還不行┅┅」

裕子抓住了官野的手說:

   「要照我喜歡的方式來做才行┅┅」

   「照奶的方式?奶想怎麽做呢?」

官野的手輕輕地撫摸著裕子的大腿。

   「我想在車子里做愛┅┅」

裕子小聲地說。

   「奶沒有車子里做過愛嗎?

   「沒有┅┅」

   「那奶與松岡怎麽做呢?」

   「校長啊!已經老羅!」

   「他不曾騷擾過奶嗎?」

   「有是有的,只是┅┅大概只是吃個飯啦┅或者偶爾愛撫一下而已┅┅┅」

官野將手伸進大腿更里面的地方,裕子有穿著內褲。

   「奶不是主張不穿內褲的嗎?如果不穿的話可方便多┅┅┅」

   「嗯┅嗯┅┅┅」

裕子微微抗拒著。

   「現在不行啦┅要上高速公路了,我想停在高速公路上,然後吸吮男人的那個,然後冒著讓其他車子看見的臉做,這樣才夠刺激呢?光想到這里,就快受不了了。」

裕子面向官野。

兩個人的唇又交疊在一起了。

(真的是個陷阱啊┅┅┅)

官野邊吸吮裕子的舌頭邊想著。

裕子的香水味傳到官野這里,官野一聞到,頭暈暈的,褲子中的陽具已經勃起了。

裕子結車開出停車場也沒說要去哪兒、官野也沒主動去問。之後,不曉得會有什麽事發生,官野也不知道,不過很少看到裕子像今天這樣,或許是裕子的本性顯露出來了吧!

裕子開出環八,進入東名地區,經過用賀區。

有一點薄霧,雖說附近都沈醉於暗夜中,但是排列整齊的橙色烙燈卻把高速公路照得像白晝一樣。

   「奶擦什麽樣的香水?」

   「毒藥香水。」

   「好聞呢!再讓我聞一次吧!」

官野的手伸進依舊開著車的裕子裙子里,他舐著裕子的脖子及耳朵。

   「不行啦┅┅我在開車耶┅┅」

裕子的身體抖動著。

   「就在這邊停吧!好嗎?」

   「不行┅不行┅前面有好的地方嘛!」

車子過了川崎。

香取裕子將車停在路肩,這個地方是位於橫山途中,這附近的路燈比較少,所也比較暗。

前方有個陸挢。

那路挢上有停著一些車,車窗內可以清楚地看到。

   「今晚┅真討厭┅有車停在那兒┅」

   「可能是發生了什麽事故!」

   「這邊的陸挢上也有停車。」

   「不要介意嘛┅有什麽關系呢?」

裕子從座位上將身體靠近官野,說著:

   「愛我吧,讓我燃燒吧!」

官野將身體靠過去,從裕子內褲旁邊將指頭伸入,搜尋著裕子的花瓣似的陰唇。

裕子呻吟著,將頭靠在官野的肩上,半長的頭發一部分披在官野的身上。

官野的手指伸進後,感覺到裕子柔軟的陰毛。

   「啊┅長得好茂盛啊!」

   「嗯!好討厭啦┅

裕子上身扭曲。

   「我看到時,大概就已濕了吧!」

   「看起來像濕了嗎?」

   「將桌上的打火機故意弄掉,算準了我一定會去拾那打火機,所以才將打火機故意弄掉的吧!」

   「是啊!正是如此。」

   「奶這家夥┅┅┅」

官野說著,更用力地扣挖裕子的陰唇。

   「嗯┅┅」

裕子的下巴挺著。

陰唇就像被奶油塗滿了似的,滿溢著蜜汁,官野將手伸得更進去,用力地揉捏著。

   「看到我的陰戶時,有沒有什麽看法┅是不是┅是不是漂亮啊┅」

裕子邊喘著氣邊說著。

   「不好看┅而且可以說是很難看┅┅」

爲什麽自己說裕子的陰戶不好看,而裕子意然不會不高興,反而有點興奮的樣子,真是意外,裕子竟然有這種嗜好,官野邊想邊捏得更用力。

   「爲什麽有一張美麗臉孔,但是這里卻┅┅┅」

   「啊┅住手啊┅啊┅停一停┅快受不了了┅┅」

裕子的身體因興奮而抖著。

   「吻我┅」

官野將裕子的臉仰起,從上面吻了下去。

官野的舌進入裕子的口中,而裕子的舌也入了官野的口中,拼命吸著,就像要把官野舌頭撥下似的,這時實在無法將這個人與學校中一派正經的裕子相提並說,她根本是個淫蕩的女人嘛┅┅

裕子的舌與官野的舌互相交纏著,官野仍繼續動著,扣著她的陰唇。

裕子的陰戶溢出了大量的蜜汁,將官野的手指沾得滿滿的像蜂蜜一樣。

裕子喘著氣,身體顫動、扭曲著。

車窗外,有其他車以時速一百的速度呼嘯而過。

而一瞬間車的亮光,快地一閃一閃。

裕子不曉得爲什麽,愈驚險愈覺得刺激,愈使裕子更加興奮。

官野伸出了手引導裕子摸自己硬挺的陽物,他的陽物已興奮起來了。

裕子從褲子摸著官野的陽物。撫摸著、搓揉著。

官野並不想進入,因爲這里無法停車,只能暫時停車而已,但裕子的肉體卻對他有太大的吸引力,他已快受不了。

   「讓我進去吧!很美妙的┅┅┅」

官野說著。

   「不要┅不行┅我要再享受一下嘛┅┅┅」

香取裕子嘶啞地說,而且把官野褲子的拉鏈拉下。

   「遵守約定,照我喜歡的方式做!」

裕子將官野勃起的陽具放在拉鏈外,睾丸也一起出來露在褲子在外。

官野的陽具早已翹起,又粗又長,又威武雄壯令人咋舌,裕子的臉整個埋了進去。

官野的陽具在裕子口中,不停地被吸吮著,舐弄著。

   「好大呢┅本以爲只是個謠言而已,沒想到真是所傳不假啊┅┅」

裕子邊說邊愛撫著官野的睾丸。

   「啊┅已經快泄了┅滑滑地┅┅」

   「快點讓我進入吧┅┅」

   「你說要進入我身體?」

   「是啊┅」

   「不┅不行┅還不行啊┅」

裕子用牙齒輕咬官野的龜頭。

官野感到一陣快感。

   「主任┅你是那麽色┅所以會這麽挺了┅┅┅」

裕子又再度咬了官野的龜頭。將官野的龜頭部分含嘴里、舐著、卷弄著一面用她嫩幼的手指,玩弄著官野的睾丸,官野感到快泄了的快感。

官野想要這樣地進入,所以把裕子的身體向上拖起坐在自己的膝上。

   「不行┅再繼續讓我吸吧┅┅┅」

香取裕子拒絕著,依然沈醉地吸吮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