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誘惑

周未下午, 美姍下班過後, 正在街上蕩著之時, 「姍姍…..」一把口音不太純正的聲音正響起著, 美姍向著聲音方向望去, 一個已很久沒見但又熟悉的身影正出現在眼前, 「啊….勞佬…怎麼會那麼巧的!」美姍眼前出現的是一個身型健碩的黑種人士, 二人連忙上前, 美姍先行說著, 「怎麼你會在這裡出現?」黑人勞佬忙手舞足動地說著, 「我剛在旅行社購買機票, 下星期我便會返回家國去了!」

勞佬是美姍公司的舊同事, 當時他是在公司內負責一切文件往外送遞的職務, 工作上絕對盡心盡力, 但公司內不少男女同事表面上雖對勞佬如一般同事般, 但背後卻經常以他為取笑對象, 有些男同事更過份得在洗手間內拍攝著勞佬小解時的照片後, 再在公司內廣泛地傳閱著, 某些女同事們還不知廉恥地公開討論著, 勞佬表面雖不介懷, 但美姍也知他只是無可奈何而已, 但不久之後, 不知是真的另有高就, 或是再也忍受不了他們的取笑, 勞佬最後也決定辭職不幹了吧。
        
這個勞佬, 和以往一樣, 說話總是動作多多, 但美姍卻很喜歡和他交談, 而勞佬亦經常稱讚美姍外表長得很是漂亮, 人亦心地也好, 世間上, 那有一個女孩子不喜歡被別人稱讚了吧, 不知是否外藉人士關係, 勞佬每想到甚麼便會直說著, 不似其他的人那樣的工於心計, 美姍間中亦和勞佬傾著心事, 勞佬說想臨行前買些有地方特式的東西回到家國送給親人, 美姍二話不說便領著勞佬到各處搜購, 不知不覺已到黃昏時份, 二人已大包小包的滿載而歸。

勞佬為答謝美姍, 特意帶美姍到了一間很多黑人同鄉聚集的餐廳晚飯, 食物很是特式和美味, 身旁的黑人亦很友善和健談, 這夜, 美姍也估不到居然會是這樣愉快地渡過, 飯後, 勞佬原想自己提著大包小包回家離去, 但數量實在太多, 美姍看著他一面狼狽的模樣, 也不介懷地主動提出幫他一起拿著東西回家去吧。

小小的屋子內, 已放滿著準備離開的行李, 美姍放下大包小包過後, 雙腿也倦得坐在屋子內唯一的可坐的床邊歇著, 牆上貼著數張像是勞佬很久以前的照片, 相中的勞佬光著上身站在水中的模樣, 完美的體態掛著一身健碩的肌肉, 勞佬也看著照片笑著說, 「現在已沒有當年的那個模樣了!」說著居然脫下上衣, 在美姍面前光著上身擺著不同的姿勢, 美姍被勞佬這樣弄得笑不攏咀, 二人繼續說著當年共事的往事, 勞佬也說出埋藏著多年的心底話, 「那個李察, 在洗手間內偷拍了我的下部後, 居然在公司內給女同事們傳閱著, 那時我真有衝動想把他狠狠地捧一大頓!」

「說真, 我來了香港這麼久, 在不同的公司工作過後, 還是覺得姍姍妳是最美和心地最善良, 其他的就算是長得漂亮, 但卻只是虛有其表而已, 不似妳般懂得關心別人!」 美姍坐著床邊聽著勞佬的稱讚, 心底裡不其然樂得甜甜地笑著起來, 「是呢, 勞佬, 你有否曾經結交過女性朋友的呢?」 美姍好奇地問著, 勞佬瞪大雙眼摸著頭地答著, 「在家國時也曾結交過不少女友, 但來到這裡就未嘗遇到合適的對象, 妳們香港人就只時常取笑我們黑人那話兒很大, 妳也看過我那照片了吧, 也不知妳們會是怎麼的想?」 美姍想起那時她也真的看過那照片, 此刻面上居然還會泛起著紅霞, 但眼內也不其然瞄了身前勞佬的下身一眼。

說真, 美姍也曾幻想過和黑人幹著那回的事, 身下被一根黑色巨大而又堅硬的東西插著時到底是否如想像般那樣的刺激? 但始終是幻想, 現實中她也沒有這個膽量往外找個黑人試試, 但此刻眼前的勞佬不就正是一個黑人, 但……總不成向他說出這個心底內多時的好奇, 此際, 美姍想得雙腿也不其然微微緊夾地輕輕磨著起來, 定過神後, 美姍呼了一口氣便站著起來說著, 「也差不多了, 勞佬, 我想也是時候要走了, 那麼我就祝你一路順風的吧!」 勞佬聽罷也回應著, 「姍姍, 多謝妳!」 說著勞佬鬼馬地張開雙手作著要和美姍擁抱之狀, 美姍也不拘泥的上前和勞佬擁抱著, 懷內的美姍著實軟玉溫香, 兩團胸肉正緊壓在勞佬光著的上身胸膛之處, 這時, 美姍感到勞佬身下立時起了巨大的變化, 勞佬身下薄薄的夏威夷短褲之內, 一根硬物迅間已在美姍小腹之下猛然頂著。

美姍身下被頂得微微向後縮著之際, 勞佬此時也向美姍說著, 「姍姍, 其實妳真的很漂亮, 我經常做夢時也想著能和像妳這樣漂亮的女孩做愛!」 美姍聽到後突然放開仍抱著勞佬的手, 勞佬驚覺自己有點失言, 忙繼續笑著說, 「不不不, 對….不起, 我不是這個意思….,但難得妳對我這樣的好, 而我也不想失去妳這個朋友, 所以我也只會在夢中才敢和妳這樣的做吧!」 勞佬的直言令美姍更為不知所措, 二人此刻亦尷尬地放開了對方默然對站著, 美姍正低著頭輕撥著秀髮, 勞佬亦顯得手足無措, 「啊….夜了, 我還是送妳到車站處乘車去吧!」

勞佬已把大門開了, 美姍仍不發一言的緩緩行到大門之處, 勞佬此刻有點兒後悔向美姍說了剛才的那番說話, 雖是真心話, 但總不成在姍姍面前這樣衝口而出, 怎麼辦? 姍姍像惱了我般的模樣, 我連在這裡唯一這樣漂亮的朋友也失去了, 勞佬此刻心內正責怪著自己, 看著美姍正呆呆在自己身前行過, 背影正漸漸地遠去, 勞佬居然打著自己的頭和咀巴, 這時, 勞佬正要關上門往送美姍乘車之際, 美姍突然停下了腳部, 回頭呆看著勞佬, 「勞佬, 那麼….我們…就…..」 勞佬呆看著美姍, 「就…..試一次的吧!」 轟轟轟, 勞佬聽罷美姍這樣地說, 體內就如埋藏已久的炸彈般瞬間地爆發著起來, 身上所有毛孔立時放大, 力量眨時遍佈著全身上下, 美姍看著眼前正充滿著戰意的勞佬, 為著可實現多時的好奇也感到有點兒興奮。



二人進回屋內, 勞佬正戰戰兢兢地上前抱著美姍, 二人已互相擁著對方, 勞佬興奮得吻著美姍面額四處, 手正緩緩伸到美姍的胸前之處, 是真的嗎? 我不是在作夢的吧? 勞佬心中仍想著這到底是真實與否, 摸著了, 手亦緩緩地開始搓揉著美姍的乳房起來, 果真感覺良好, 彈性而豐滿的感覺直教勞佬興奮不已, 勞佬開始急不及待揪著美姍的衣裙脫著, 恤衫經已除下, 胸罩亦已解下, 短裙也直跌到地上, 美姍正緩緩坐到床上躺著而下, 看著眼前身上仍只掛著小邊棉質內褲在腰際的美姍, 一雙豐滿而完美的乳房, 峰頂上正聳立著兩顆已有點發硬的蓓蕾, 勞佬心跳和血壓已不斷地提升著, 兩手已伸到美姍的腰肢兩旁, 正開始揪著內褲邊緣緩緩地扯著下來, 恥毛位置已現, 縫隙已在胯下露著出來, 玉腿輕提, 內褲也輕易地脫去, 乍看著美姍微張著胯下的縫隙, 呵…..呵……, 勞佬呆眼得仍不相信眼前之事實。

夏威夷褲已被頂得扯到緊緊的, 勞佬已開始為自己解去這身下的障礙, 美姍媚眼地瞄著身下站著的勞佬一眼, 嘩…… 只見美姍立時嚇得舉頭望著天花板, 不是的嗎? 黑色陽物竟然有如她的小腿一般的粗大, 一會兒….這怎麼可能…..定必會痛死的吧…..! 美姍心內開始有點兒忐忑不安, 勞佬經已爬到床上而來, 正開始壓在美姍身上吻著, 大腿位置剛好碰著這嚇人的巨物, 慣於征戰的美姍此刻也緊張得心兒卜卜地跳著, 勞佬也感到美姍的不安, 正溫柔地吻著美姍好讓跟著的能順利進行, 黑色肌膚正緊貼在白滑的嬌軀之上, 二人已開始互相吻著起來, 靈巧的舌頭正伸入美姍的口腔之內不斷撩動著, 粗大的手也按在美姍胸前弄著頂峰上的蓓蕾, 另一隻手正探到美姍的胯下中央之處輕輕撥著兩瓣及中央之處, 手勢很是溫柔, 估不到平時步大力雄的勞佬, 在床上居然會能有這樣的溫柔表現。
        
美姍按著勞佬兩旁健碩的手臂, 身上的刺激慢慢使美姍發著低沈的呻吟叫聲, 腰肢已不自控地擺動著, 胯下已被撩得濕漉一片, 勞佬開始吻著向下, 舌尖沿著美姍的頸項, 肩膀, 到了兩峰附近之處, 繼而向山頂處進發著, 「啊…啊….」 蓓蕾已被舔含吸吮著, 美姍立時緊抱著勞佬的頸項, 身下亦騷得兩腿不斷亂撐著, 「很舒服呀……..」 美姍閉著眼地昂首呼叫著, 勞佬努力地吸吮著這兩顆已發硬的蓓蕾, 這時, 舌尖再次向下伸延, 經過小腹, 很快到了兩腿盡頭之處, 近看著這夢寐以求之處, 勞佬盡伸著粗糙的大舌從下一舔而上, 美姍被這一弄, 下身更不其然騷得緊夾著勞佬的頭部, 兩腿之間的頭部已發動著猛烈的攻勢, 舌頭就像上了發條般不斷進攻著這稚嫩的位置, 「啊….啊….不行了….騷死我了…..」 美姍騷得全身擺動地亂抓著床上的東西。

穴水已像江河暴瀉般地流著出來, 此時, 亦是最緊張關鍵的時刻, 勞佬已爬著起來, 下身亦要擠到適當之處, 美姍也緊張得看著勞佬身下那宏偉之處, 正等待著這根世紀之物向著自己身下的體內進發, 就只是冠頂, 已經如拳口一般的大, 勞佬正開始慢慢向著目標擠著而進, 已濕潤著的兩瓣似乎很輕易地便包裹著這柱頂, 勞佬見首關經已通過, 繼而再一下一下地深入到陰道壁之內, 壓迫感逐漸增加, 兩旁的瓣肉已被拉得緊緊般的模樣, 美姍的呼吸亦漸沈重, 就只進入了頭部, 已開始有點兒吃不消的感覺, 勞佬看著美姍一面擔心的樣子便說, 「還可支持得住嗎?」 美姍咬著下唇皺著眉頭地輕輕點著頭。

勞佬繼續逐漸前進, 此刻就好像一條小蛇正吞噬著比自己大上數倍的動物一樣, 門縫每吞進一點, 陰道之內又進入一點, 二人此刻已弄得滿頭大汗, 前所未有的漲滿令美姍感到有點暈眩的感覺, 巨物已進入了一半, 但美姍的通道卻已進入了大半, 此時, 美姍按著勞佬的身下大腿之處, 示意稍為停頓, 好等她慢慢習慣這巨大的漲滿感覺一會才可繼續, 美姍靜靜地呼著氣, 看著自己已紅腫不憾的胯下正緊夾著一根巨大的鐵柱, 美姍皺著眉地苦笑了一下, 頓了一會, 美姍再躺回床上示意勞佬繼續而進, 巨物再次繼續鑽探入內, 抽插再過數下之後, 終於已到達了子宮的盡頭, 小腹位置此刻被擠得感到漲滿滿似的, 美姍也驚嘆自己有此能耐, 居然也能吞噬著這世紀之巨物。

勞佬已慢慢地開動著機器, 每一下進出都令美姍感到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但仍尚可支持得住, 勞佬此時也俯身擁著美姍, 手正輕撫著美姍的面額, 似是安撫著美姍, 但心底裡卻又佩服著美姍能有這番的能耐, 慢慢地, 美姍似是習慣了這根巨大的鐵柱, 此時, 美姍正閉上眼地, 像享受著曾幾何時人生首次被進入的那種巨大壓迫感覺, 情況漸趨向好, 勞佬的動作也更見順暢, 美姍也漸漸開始發著呻吟的聲響, 二人終於相擁地感受著對方為自己帶來身上無窮歡愉的性趣。

「啊….啊….啊….漲死我了…..」 美姍舔著舌頭嬌媚地叫著, 這時, 美姍想感受著另一角度的感覺, 正示意勞佬先抽出巨物, 已有點雙腿麻痺的美姍此時轉身伏在床上, 下身仍繼續張開地等著勞佬的再次進攻, 硬物再次朝著已擠得開開的洞口再次插進, 「啊….啊….」 身後的勞佬再次抽動著巨物, 美姍又再緊皺著眉地迎接著身下的巨物衝剌, 「啊, 不行了, 我要死了, 我要死了, 啊…….」 一陣突如其來的痙攣感覺充斥著美姍漲滿的陰道之內, 美姍口中正發著長長的呻吟聲響, 漸漸, 美姍像已虛脫般地伏在床上, 勞佬按著美姍圓潤的臀部繼續進出地抽插著, 看著美姍已癱瘓著的背影, 想到多年來要在夢中才可幹的美事, 此刻果真能成為事實, 一切一切就如墮進人間仙境般一樣, 下身之處射意已現, 進出的鐵柱亦已夾集著白色的精物, 終於, 隨著勞佬伏在美姍的背後, 這艱辛浩瀚但又愉快的工程終於也要完結了。

巨物離開美姍體內以後, 一陣空虛的感覺隨即在美姍身下湧現, 勞佬也輕撫著美姍的秀髮, 二人立時再次相擁而吻著, 沖洗過後, 美姍仍一拐一拐地被勞佬攙扶著, 勞佬看著美姍, 心中想著怎麼要在臨走之前才發生這樣的美事, 美姍心內也想著今天終於能挑戰了自己的過去的極限, 皎潔的半月正在黑夜的高空掛著, 仿佛就像此時地上的一對黑白倒影投射到半空一樣, 面上掛著滿足而又歡欣的笑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