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夏和爸爸(第1–4章‧01) (5/5)

 第八章之一

  卻說這天中午。趁著誠誠在臥室裡睡午覺。離夏和爸爸就在客廳裡的沙發上。
作者極致的曖昧。又是摸乳。又是摸屄。極盡其極。就差直接交媾了。

  在撫弄閨女的整個過程中。

  老離的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過離夏的兩腿之間,終於老離的慾火上升。就要
控制不住了。就要在女兒身上來真的了。他就勢抬高了離夏的雙腿,把膝蓋壓向
兩邊打開,離夏的肉屄就向前突出的展現在了父親的眼前,只見兩片豐滿肥厚的
肉唇已經紅腫張開,裡面已經是汪洋一片,老離喉嚨裡只發出野獸般的「呵呵」
聲,眼睛緊緊地盯著那處肉穴。

  離夏感受到老離的目光,顫抖的說。「哦,爸,快別看那裡了。都羞死人了。
要做什麼你就快點做吧。女兒都滿足你。你要抓緊點。一會誠誠醒了就麻煩了。」

  聽了女兒的話。老離馬上解開自己腰間的皮帶,連著內褲一起脫掉,說道。
我的好女兒。今天應該是爸爸來滿足你才對。那天你徹底滿足了爸爸。爸爸謝謝
你了。現在爸爸也要徹底滿足我的女兒一回。說完。挺著雞巴就想往女兒的幽洞
裡插。  離夏看著紅了眼睛的父親。急忙推住。「呵呵。別說好聽的了。誰滿
足誰還不是一樣。嘻嘻。不過。爸,你可要輕點。別弄傷了孩子。」

  老離看了看離夏,有點清醒過來,想起女兒已經有了兩個月的身孕。就說。
「夏夏,爸爸這種姿勢真的沒關係嗎?要不就從後面來吧。」

  「不要緊的。就這樣吧,爸爸,還是從前面好。我也可以摟著您。感覺更親
切。嘻嘻。你輕著點就行了。」

  說著就閉上眼睛。側過頭去,一付任你所為的樣子。

  老離扶著發漲的下身輕輕的抵在了女兒的幽洞口,那裡已經是泥濘一片。黏
黏糊糊的。老離用龜頭研磨了幾下,就慢慢的推了進去。

  這一次。老離把龜頭推到底後。由於是在沙發上。施展不開。感覺自己的陰
莖還沒有全根沒入。她的小腹也不能緊緊地貼著女兒的三角區。二人的恥骨也沒
能緊緊地相貼。而且他也知道女兒的子宮頸能夠分開。讓自己的大龜頭頂到裡面
去。可是。他並沒有急著頂進去。他害怕真的弄傷了閨女肚裡的孩子。

  老離趴在女兒身上。摟著女兒的脖子。胸脯緊貼著女兒的大奶。感受著女兒
的體溫。哈哈。這種感覺也挺好。老離讓自己的陰莖在女兒的陰道里來回抽插。
等到快感到達了一定的高度。在用龜頭頂在離夏的子宮頸上。有力的研磨了一陣。
問離夏到。寶貝。感覺怎樣。閨女說。嘻嘻。挺好的。再用點力。沒關係。

  老離說。好。我的孝順女兒。爸爸也疼你。現在爸爸就來滿足你了。說完。
大龜頭又在女兒的子宮頸上研磨了幾下。然後猛力的往前一頂。這才一下子把大
龜頭頂入了女兒的子宮頸的軟肉團裡。趴下身子。就不再動了。哈哈。自己的雞
巴又全根進入了女兒的陰道里。和女兒徹底完美的結合在一起了。嘻嘻。著那裡
是滿足女兒啊。是完全的滿足了老離自己。他感覺非常刺激。非常爽快。就美美
的享受起來。

  當然。在滿足了父親的同時。被父親一番動作以後。離夏也早已是快感連連。
高潮不斷。父親最後的一頂。讓離夏的陰道深處一陣顫抖。就好像飛到了天上被
父親緊緊地摟抱著。離夏感覺非常溫暖。幸福。哈哈。和父親這樣的交媾在一起。
是那樣的完美。刺激。那樣的徹底。這回兩個人的性器官就完全貼在了一起。兩
人的恥骨緊緊地相貼著。陰毛不斷地摩擦著。讓人感覺是那樣的舒服啊啊。

  這可是親閨女和親生父親在一起性交啊。這可是在真真切切的亂倫呀。太刺
激人的大腦了。離夏什麼都不管了。他只是在享受。享受。不停的享受。嘻嘻。
太美妙了。兩隻手也緊緊地摟住了父親的後背。讓兩個人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
老離緊緊地抱著女兒。美美的享受了十多分鐘。他還有些不滿足。竟然忘記了身
下的女兒身懷有孕。於是。他開始在女兒的身上運動了起來。開始動作很慢。過
了一會。速度逐漸加快。

  感受著父親的運動,離夏伸著脖子。儘量忍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可身體的
快感卻是越來越強,濕滑興奮的腔道隨著父親的抽插像是要溶化了一樣。他也顧
不得肚子裡的孩子了。一味地在父親身子下面不停地扭動著屁股。讓爸爸的陰莖
進入的更深一些。以增加自己的快感。  終於離夏忍不住叫出聲來。「哦,爸,
快點,再快點。我要來了。」

  老離就像聽到了衝鋒號,馬上加快了頻率,深進深出。  兩人交接的地方
已是一片狼藉,離夏的屁股下慢慢形成一汪淫水。

  老離也是舒服到了極點,真想一直這麼插下去,射精的感覺卻越來越強,
「哦,夏夏,爸也要來了。爸爸也要射精了。能射在你的裡面麼。現在是安全期
麼。」

  「嘻嘻。真糊塗。裡面已經有一個了。還能再懷一個啊。嘻嘻,我,我也要
來了,爸,你再快點,哦。用力。」

  老離只覺得下身漲的快要爆炸了,拚命的忍著射精的慾望,想讓閨女先到達
高潮。以兌現滿足女兒的諾言。他大開大合,快速的抽插,感覺到女兒的子宮頸
一鼓一鼓噴出水水之後。他也「啊」的一聲。在女兒的體內爆發了,射精的快感
幾乎讓老離產生了幻覺,覺得又回到了自己年輕的時候。身下壓著的是自己剛剛
成熟。就要結婚的閨女。他給他破了處。他徹底滿足了。

  在父親就要射精的一剎那。離夏首先到達了欲仙欲死的高潮。子宮頸一鼓一
鼓的痙攣著。向外噴出了熱熱的淫精。讓他嘗到了那美妙的滋味。這一次和那天
父親醉酒是又不一樣。那天他還有些害怕。可是今天他是快樂的。心裡和生理都
得到了滿足。除了還有一點害羞以外。只有享受。已經沒有什麼可顧忌的了。

  他伸出雙手。緊緊地摟住父親的後背。在上面摸索著。過了好大一會。離夏
先回過神來,輕輕的推了下老離,紅著臉,擅抖著叫了聲。「爸。感覺好嗎。」,
老離也清醒過來。馬上爬起身,這時的離夏經過性愛的高潮,整個人都軟了,身
上白裡透紅,張著小嘴輕輕的踹著氣,肉穴也微微的張開著,裡面白白的夾著自
己的淫水和老離的精液。不斷的流出來。

  女兒羞臊的看著爸爸。嬌嬌的問老離。爸。你閨女好麼。你感覺快樂麼。

  好。好。爸爸快樂極了。老離反應很快。連忙回答。

  那你覺得我們這樣做好嗎。好。好。老離回答的很快。不想閨女又接著說。
那你覺得我們這樣做對得起媽媽。對得起宗建嗎。

  對的。老離卡住了。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閨女笑了。又調皮的說。嘻嘻。做都做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爸。咱
們都現實點吧。媽媽已經走了。宗建又經常不在家。女兒有時候也很寂寞。很空
虛。也很為難。家裡沒有個男人也挺難的。爸爸你就幫幫女兒把。嘻嘻。爸爸的
難處。也只有女兒來解決了。你說好不好。

  好好。老離趕緊說。可是又意識到了什麼。臉上又紅了起來。難道就像剛才
這樣幫他。也享受他。嘻嘻。老離心裡樂了。

  離夏說。好。那咱們就這樣說定了。爸爸不許走了。當然。我們可能都有些
害羞。有些不好意思。不過慢慢就會好的。

  老離看著身下的女兒,還真的有些害羞。不過老離還是點了點頭。覺得自己
非常滿足。正想再趴在女兒身上溫存一會。突然。

  「媽媽,媽媽。」誠誠揉著眼睛,眯眯煳煳的走了出來。

               第八章之二

  老離正想再趴在女兒身上溫存一會。突然。

  「媽媽,媽媽。」

  這時候臥室的門突然打開了,誠誠揉著眼睛,眯眯煳煳的走了出來。

  離夏馬上推開了還壓在自己身上的父親,並且很快的把被父親撩到了自己胸
脯上面的睡裙拉了下來。蓋住了自己裸露著的乳房兩腿中間。也顧不得還沒帶胸
罩和穿內褲了。就做起身來。

  離響也馬上起身坐到沙發邊上,裝作正在看電視。

  還好沙發是背對著房門的,又沙發靠背遮掩著。誠誠看不到媽媽和老爺的身
體。離夏拉下衣服後起身去拉誠誠,雙腿卻有些發軟。差點摔倒。靠著沙發的支
撐。才勉強站起來。

  可這會父親還光著下身坐在沙發上呢,要是讓誠誠看到了就麻煩了,離夏只
好強打精神走過去把誠誠拉回了房間,好在誠誠也是剛睡醒,迷迷糊糊的應該不
會注意到客廳裡的情況吧。

  「誠誠,怎麼這麼早就醒了。」

  「媽媽,我想小便。」

  「房間裡面不是有衛生間嗎,快點去吧。」離夏趕緊推著兒子進了臥室裡的
衛生間。趁著兒子上廁所的時間,離夏又連忙出了房門,看到父親已經不在了,
應該是回她的房間了吧,才常常的呼出一口氣。定一定心。又忙著用衛生紙把沙
發上散發著男女交合氣味的那一灘粘液擦乾淨。免得一會被誠誠看到。又要問這
問那的了。

  忽然離夏感覺到下身涼涼的,方才記起自己還沒來得及穿上內褲,下身流出
來的東西也沒有擦,淫水都順著大腿流了下來,亮晶晶的一條水線,剛才太緊張
了。居然沒有感覺到。

  離夏在沙發下面找了一下。居然沒有看到自己的內褲,是不是被父親拿走了,
這會也沒時間去顧這些了,趕緊去了外面的衛生間,匆忙的擦乾淨了下身,穿好
胸罩,又把睡裙往下拉了拉,嘻嘻。睡裙太短了。半個屁股都露了出來。不過誠
誠還小。不會特意注意這些。回到房裡時。誠誠已經尿完出來了,正坐在床上發
愣。

  「誠誠,還想睡嗎?」

  誠誠搖了搖頭。「不想睡了。」

  「那你就出去玩會吧,等會媽媽做好吃的給你吃。」

  等誠誠出去後,離夏才又翻出一條內褲穿上,這才坐在床上。右手抹著自己
的胸口。常常的舒了一口氣。好半天才慢慢平靜下來。

  離夏捧著發燙的臉,靜靜的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自己也太大膽了,兒子
還在房間裡睡覺呢,自己居然和父親就在客廳裡的沙發上做起通姦交媾的事情來。
簡直是太冒險了。以後一定要注意了。唉。好危險呀。要是讓兒子看到了自己和
父親摟抱在一起。做著那樣羞人的事情。那可就全完了。

  先不管外人怎麼看待自己。首先自己就無法面對自己的丈夫。魏宗建雖然對
自己非常好。可是他能容得下自己和親生父親做那種亂倫的事情麼。以後可要注
意了。千萬不能這樣粗心大意了。小心駛得萬年船。

  想想自己和公公魏喜保持了八年的亂倫關係。不是很安全麼。以後和爸爸也
要這樣才成。豈不是能保持更常的時間麼。啊呀呀。想什麼呢。離夏的臉上不由
得一陣發燙。以後還要和父親做這種羞人的事情呀。多丟人那。嘻嘻。不過也真
刺激。又讓人丟不下。心裡面癢癢的。唉。想那麼遠幹什麼。還是先顧眼前吧。

  離夏走出房間。坐在客廳裡的沙發上。用手摸著剛才浸著淫液的地方。好像
還有微微的淫霏的味道。回想著那種場景。親生父親趴在女兒身上。作者插入抽
出的動作。也實在是太羞人了,幸虧沒有讓誠誠看見,要不還真是沒臉見人了,
不過。現在的離夏卻又一點後悔的感覺都沒有了,剛才和父親緊緊地摟抱在一起。
簡直是太刺激。太興奮。太讓人舒服了。

  那種感覺是和誰都沒有過的。別說和丈夫。就是和公公都沒有過這樣的刺激
感覺。父親無比粗大的陰莖插在自己的陰道里。陰道被漲得滿滿的。是那樣的舒
服和爽快。又是那樣的刺激。生理和心理上都得到了一種滿足。真是讓人無比的
想往。吸一咂摸。好像父親的陰莖比公公的還要粗一些。也常一些。著也許只是
一種幻覺。畢竟公公已經走了半年多了。那種感覺淡了一些。這樣想著。離夏的
臉上就又露出了笑容,心情也更是好到了極點。再說剛才緊張極了的老離。

  匆忙中從沙發上起來。從地板上撿起女兒的小內褲。來不及穿自己的褲子。
就赤裸著下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間。一屁股坐在床上。心理撲通撲通的跳著。好半
天才平靜下來。起身用衛生紙擦乾淨還是黏黏的陰莖。穿好了內褲和外褲。藏好
女兒的內褲。爬到床上躺下來。靜靜的聽著外面的動靜。過了半天也沒有聽到什
麼。老離不由得笑了。嘿嘿。剛才好危險呀。正因為危險。也才更加刺激。更加
讓人興奮。

  不過。雖然刺激。興奮。以後可要注意了。外孫子已經大了。懂事了。千萬
不能讓他發現。不過。老離也明明白白的懂得了閨女的心事。他不僅是完全原諒
了自己。而且他從心裡也非常願意和自己做這樣的事情。不僅僅是孝順自己。他
也有這樣的需求。而且也是被他的慾望所支配。

  他是自己的女兒。也是個成熟的女人。他也有性慾的要求。姑爺經常不在家。
他一定也非常空虛。希望男人來安慰他。來滿足他旺盛的性慾。看他剛才那種享
受的樣子。她的性慾一定非常旺盛。性要求也一定非常強烈。可惜這麼多年來一
直是這樣忍受著。控制著。也真是難為他了。老離這樣想著。到可憐起女兒來。

  可是他哪裡知道。這麼多年來。女兒並不寂寞。並不空虛。她的性慾雖然旺
盛。要求雖然強烈。他有公公魏喜來安慰他。滿足他。姑爺不在家時。女兒就和
公公魏喜像夫妻一樣的生活著。他過的非常充實。非常快樂。直到進半年來。魏
喜走了。他才空虛寂寞起來。現在老離來了。經過了一番波折。看來他又可以充
實起來了。



  老離就這樣想著想著。可能是累了。就慢慢的睡著了。直到快吃晚飯時。他
才醒過來。慢慢的坐起身。下床到衛生間洗了把臉。從衛生間出來。看見離夏正
端著盤子從廚房裡走出來。兩人對望了一眼。臉上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離夏還
對爸爸調皮的擠了擠眼睛。又羞澀的吐了一下小舌頭。

  再也沒有了前幾天的尷尬和愁眉苦臉。而是從心底裡發出的一種滿足的笑容。
是那種慾望得到抒發後幸福的笑容。二人都心知肚明。從此兩人的幸福生活就要
開始了。不過。這種性福可不是那種幸福。而是男女之性的性。是性交。性愛的
性。想到這裡。老離的心裡就更加爽快了。

               第八章之三

  過了幾天。魏宗建又走了。

  這天晚上。老離在客廳裡看著電視。離夏哄睡了誠誠。也來到了客廳。坐在
老離身旁。靠在父親身上。對爸爸害羞的笑了笑。說。嘻嘻。憋得慌嗎。

  還好。夏夏。這幾天宗建在家。你累了吧。坐下來休息一下。陪爸爸說說話
把。

  離夏衣偎在老離身上。老離轉過身來。把女兒抱在懷裡。一雙大手放在女兒
的胸前。開始在女兒的乳房上揉摸起來。離夏說。爸爸。嘻嘻。你又不老實了。

  老離也笑著說。嘿嘿。我的親閨女。我就是親不夠。摸不夠。你的大奶那麼
柔軟。摸著真好。

  離夏抬起頭。害羞的看著老離。說道。爸爸。我們那樣做。你覺得真的很好
麼。

  老離說。原來爸爸總是覺得那樣不對。是在亂倫。所以這麼多年爸爸不敢碰
你。可是爸爸喜歡你。也只能和你曖昧曖昧。並不敢越雷池一步。可是。自從到
你家來以後。爸爸看著你。就想和你親近親近。自從看了你的裸體以後。爸爸的
慾望更增強了。爸爸憋不住就想和你做那件事。可是爸爸不敢。張翠華走了以後。
每天看著你。爸爸的性慾越來越強烈。那天酒後就找了個藉口。假裝把你當成你
媽媽。和你做了那樣的事情。你不怪爸爸吧。

  說完。老離紅著臉。不好意思的看著女兒。又用力摟了摟女兒。還是揉摸著
女兒的一對大奶。

  離夏嬌羞的說。女兒不怪你。爸爸。其實女兒也總想親近你。當初你再婚時。
女兒心裡也是酸溜溜的。又怕佛了你的意。才沒有阻攔。現在好了。事情都過了
明路了。我們都跨過了那道檻。做了我們想做的事情。嘻嘻。就讓閨女好好孝敬
您把。再說。這樣對閨女也有好處呀。嘻嘻。您說是不是呀。

  對。對。老離連忙說。對咱們倆都好。我也不用老憋著了。閨女也不寂寞了。
嘻嘻。需要了我們就來一次。閨女。現在你想了麼。離夏說。剛隔了一天。您又
想了。今天就別做了。昨天晚上宗建把我弄得夠嗆。現在還有些腫呢。咱們就說
說話吧。爸爸。您說現在張姨和王曉峰怎麼樣了。

  老離說。哼。說他們幹什麼。一對亂倫的狗男女。簡直是壞透了。不知羞恥
的東西。離夏笑道。嘻嘻。爸。您彆著急。他們不知羞恥是狗男女。嘻嘻。嘻嘻。
那咱們不是也坐了這樣的事情麼。那咱們是什麼男女呀。知不知羞恥呀。哈哈。

  老離說。他們怎麼能和咱們相比。咱們是父女。是有感情的。

  離夏又說。他們是母子。難道他們就沒有感情麼。

  老離說。可是他們不光是做了這樣的事情。他們還專門算計別人。還傷害了
你呀。

  離夏說。對了。這回您說到了點子上。主要是他們不應該傷害我們。如果只
是他們母子通姦亂倫。那到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人都是有感情的。母子連心嘛。
再說。現在科學發達了。社會風氣變了。母子。父女。甚至兄弟姐妹間發生性關
系的已經不再少數。男女之間性交已經不再是單純的生育工具。也是感情交流的
一種行為。只要不再生孩子。人們互相喜歡。發生性行為也是無可厚非的。再說。
性慾也是人的一種本能。過分的壓抑對身體也很不好。像咱們倆不是也是這樣了
麼。時間長了您不是也想做麼。嘻嘻。您說是不是呀。我的親親爸爸。

  說完。離夏用力網老離懷裡喂了喂。和父親靠的更緊了。老離說。那倒也是。
不過他們的事情已經暴露出去了。一定也不很好過。看來他們也挺可憐的。不過。
誰讓他們傷害我可愛的閨女來著。

  離夏說。爸。咱們不說他們了。還是說說咱們自己吧。我們在一起通姦。亂
倫。性交。交配。嘻嘻。您別害臊。我這樣說覺得很刺激。讓我很興奮。很舒服。
您不是也這樣麼。我們已經這樣做了。就不要害羞。害臊了。說的淫蕩一點也沒
有什麼。只要我們快樂就好。不過。以後咱們在一起的時候。可千萬要小心一點。
您外孫子也這麼大了。要是讓他看見。告訴了他爸爸。那咱們可就全完了。您說
是不是呀。

  老離說。對。咱們就都控制著點。少做幾次。再說女兒有了身孕。也不能多
做呀。我的小寶貝。這麼多年。宗建經常不在家。可苦了你了。唉。女兒是怎麼
熬過來的。以後爸爸可要好好補償補償你了。

  這一說。到讓離夏噗嗤一聲笑了。

  老離莫名其妙。問道。小丫頭。你笑什麼。難道爸爸說的不對。

  離夏笑著說。對。對。對。爸爸說的很對。要爸爸好好的疼我。愛我。補償
我。嘻嘻。

  說著。還調皮的對老離擠了擠眼睛。

  老離覺得一定有問題。就說。壞丫頭。一定有問題。別糊弄爸爸。說說。到
底怎麼回事。

  離夏抱著老離的胳膊晃悠著。沒什麼。真的沒什麼。嘻嘻。

  老離說。不對。你一定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小丫頭。你說不說。不說我可要
趴在你身上狠狠地弄你了。嘿嘿。把你的孩子弄掉了我可不管。說著就要往離夏
身上壓下去。當然不是真的。

  離夏說。好吧。您就輕輕的趴在我身上。讓我享受一下。我就告訴您。

  於是。老離輕輕的趴在女兒身上。兩條腿支撐住身體。一隻手放在床上。一
隻手放在女兒的乳房上。揉摸起來。嘴裡說道。說吧。小丫頭。不說實話。我就
把身子壓下去。

  離夏笑道。好。我全說實話。您說女兒那麼多年很空虛寂寞嘛。嘻嘻。告訴
您把。女兒過的可充實了。一點都不寂寞。直到這半年來。孩子爺爺走了。女兒
才開始寂寞空虛起來。

  聽了女兒的話。老離有所察覺。就說。難道你和誠誠的爺爺。老離說不下去
了。

  您猜對了。是和誠誠的爺爺。我的公公有了關係。宗建老不在家。您說我該
怎麼辦。公公那麼關心我。疼我愛我。可是他沒有再婚。一心一意把經歷放在我
和誠誠身上。我們就。

  聽到這裡。老離插嘴說。你們就發生亂倫了。

  離夏說。也不是您想的那樣簡單。那是在誠誠快滿一歲時。

  於是。離夏就把誠誠有病發燒。公公和自己去醫院。公公從樓梯上摔下來。
摔傷了胳膊。大夏天的不能上廁所。自己怎麼幫助他接手。後來又幾次幫他洗澡。
幫他洗下身。還幫他自慰。以至於無意間發生了第一次性關係。都詳細的向老離
做了彙報。當然。以後保持了八年的關係。就無法說明了。只是那麼輕輕的一帶
而過。

  老離聽完了女兒的述說。才如夢方醒。哎呀。你們竟然保持了八年的性關係。
那是多少個日日夜夜啊。老離簡直是後悔死了。要知道是這樣。自己悔不當初。
唉。唉。

  離夏看著父親驚呆了的模樣。打趣道。怎麼。您吃醋了。後悔了。後悔在家
裡沒有要了女兒的身子。嘻嘻。千萬可別這樣。現在公公走了。正好要爸爸來疼
我。愛我呢。您可要生活的好好的。過個十年。二十年的。一定要超過他。您說
對不對呀。對。對。一定超過他。和我可愛的女兒通姦交媾十年。二十年的。氣
死他過個老不休。老離狠狠的說。

  可是他竟然忘了。親家公已經死了半年了。他沒辦法氣了。

               第八章之四

  聽完了閨女的述說。老離感覺有些不服氣。她的性慾又燃燒起來了。也不管
閨女的下身還有些紅腫。也不管閨女是否承受的了。就起身。抱起閨女來往自己
的臥室裡走去。

  老離一邊走著。一邊說。我讓你補償我。我讓你補償我。嘻嘻。八年。你都
給了魏喜。嘻嘻。你的補償我多少。離夏掛在爸爸身上。看著爸爸紅紅的臉。啊。
爸爸是不是瘋了。離夏這樣想著。呼吸有些急促。

  老離把閨女抱到自己的臥室裡。把他放在床上。並沒有抬起身子。嘿嘿。我
要你這樣補償我。閨女。小丫頭。爸爸要你這樣補償我。說著。把臉撫在女兒的
臉上。努著嘴在女兒紅紅的臉蛋上親了幾口。接著就落在了女兒的櫻桃小口上。
很很的親咂起來。這一下。還真是讓離夏又羞又臊。臉上火辣辣的。還別說。離
夏和父親那麼親近。那麼曖昧。卻並沒有嘴對嘴的接過吻。就是和丈夫。和魏喜。
他也想不起來什麼時候這樣吻過。他們從來都只是性器官的接觸。或者摸奶子。
吃奶之類的。再就是直接交媾。肏屄。覺得那就是通姦。就是亂倫了。卻很少這
樣子親熱過。

  現在忽然被親生父親這樣的狂吻。離夏一下子竟反應不過來。他竟然忘記了
張嘴。緊緊地閉著嘴唇。任由父親的大嘴在自己的小嘴上按摩著。他並不是要拒
絶父親。只是一時反應不過來。

  老離在女兒的嘴上摩擦了一陣。見女兒一直閉著嘴。就說。夏夏。把嘴張開。
爸爸要舔你的舌頭。吃你的口水。難道你不願意麼。離夏被父親著一提醒。才反
映了過來。急忙張開自己的小嘴。把舌頭伸了出去。頂到了父親的舌頭上。緊接
著。兩個舌頭便緊緊地纏繞到了一起。這一下。可就分不開了。

  老離把女兒的舌頭不住地吞入突出。恣意的親咂。離夏被父親的猛烈親吻。
也感覺到非常的刺激。全心全意的回應著父親。知道二人的舌頭都木了。才從對
方的口中退出。老離看著嬌羞的女兒。嘿嘿的笑著說。哈哈。好多年沒有這樣親
吻過了。女兒。你感覺這樣刺激麼。

  離夏紅著臉。嬌羞的說。壞爸爸。你可真色。竟然這樣對待女兒。真是讓女
兒羞臊死了。不過。女兒還真的很少和男人親吻過。現在被爸爸這樣吻著。還真
的感覺很刺激。很舒服。嘻嘻。真的很好玩。我要你以後多多的這樣吻我。女兒
喜歡。

  老離說。現在你有身孕。我們做那件事要控制些。既然你也喜歡。以後我們
就多多的這樣好了。你說是不是呀。嘻嘻。我的好女兒。我的小寶貝。

  離夏說。好吧。只是接接吻就方便多了。也很安全。爸。我還想再來一次。
嘻嘻。爸爸。你不煩吧。

  老離說。和我親愛的女兒接吻那裡會煩。嘻嘻。爸爸也還想呢。

  說著老離又把嘴按在了女兒的小口上。恣意的親咂起來。這一次。離夏沒有
猶豫。很快的張開了嘴。伸出了軟軟的舌頭。和父親的舌頭又纏繞了起來。三分
鐘後。老離還沒有鬆口。只是一隻手抱著女兒的後背。另一隻手伸到女兒的胸前。
開始解他睡衣的紐扣。隨著紐扣一顆顆被解開。離夏的睡衣分向兩邊。露出了白
皙的兩隻大奶。老離的一隻手在一個大奶上揉捏起來。離夏被爸爸摸得渾身酥酥
癢癢。忍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來。說。嘻嘻。真舒服呀。多摸會吧。又說。爸。
您說我公公是個好人嗎。

  老離想了一下。對女兒說。閨女。說實在的。你公公可真是個大好人。他對
你可真是關心。沒有誠誠的時候。他就那樣照顧你。你坐月子的時候。雖然是在
咱們家裡。可是他送的那些補品。營養品。哪一樣也沒少呀。後來被你們接到了
家裡。又幫你照顧誠誠。唉。真是好人不常命呀。那麼個好人。怎麼就那麼走了。
說著說著。老離有些傷感起來。不覺有些唉聲嘆氣。

  別嘆氣了。人各有命。離夏勸慰著爸爸。是呀。老離也說。老哥哥真是福薄。
沒命享受現在的美好生活。

  唉。由他去吧。離夏又勸慰道。爸爸也不要傷感了。話又說回來了。要不是
公公走了。嘻嘻。女兒這麼嬌好的身體。還輪不著爸爸你來想用呢。嘿嘿。你就
知足吧。

  哼。你這個負心的小丫頭。老離說著。用力捏了捏女兒的乳頭。你公公對你
那麼好。你還說這樣的話。

  哎吆。爸您輕點。您知道打從公公走了這半年。女兒是怎麼過來的麼。心裡
剛剛好了一點。這不是就把您給接來了。現在又把身子給了您。還不是完全為了
孝敬您那。爸爸。女兒會讓您的晚年過的幸福的。您再堅持一年。一年後女兒的
身子。只要宗建不在家。就完全是您的。嘻嘻。到時候女兒坐月子。您可要好好
的侍候閨女呀。

  沒問題。女兒你就放心吧。哈哈。不過到時候你也要把奶水分給我一部分呀。

  嘻嘻。離夏說。那是肯定的。要不爸爸現在就品嚐一下女兒的奶子把。不過
可沒有奶水。嘻嘻。

  老離聽了。還真就叼起了閨女的一個奶頭。輕輕的褁砸起來。褁的離夏咯咯
咯的又笑起來。不停地扭動著身體。

  老離又揉摸了一會女兒的雙乳。就對離夏說。女兒。時間不早了。明天你還
要上班呢。起來睡覺去吧。

  離夏笑著說。嘻嘻。您真個不做了。您憋得住啊。

  哼。憋不住也要憋。不能為了我的性慾傷害了我的女兒。更不能傷害了我的
外孫子。以後的日子常著呢。也不再著一時。我要把身體鍛鍊的棒棒的。再活個
十年。二十年。好好地享受我孝順女兒完美的身子。哈哈。說著。老離就起了身。
離夏也從床上起來。看了一會老離。緊緊地擁抱了她一下。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就回自己的臥室去了。

                (全文完)